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六章 这是个无赖

君九龄 第六章 这是个无赖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宁大夫人直到回到自己的屋子里脸上还蒙着一层寒霜,一句话不说坐下来就吃茶。

    宁云燕已经带着姐妹们退出去了,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还在等候着,看到她的神情惊讶又不安。

    她们当然知道宁大夫人不是外表那般菩萨模样,但做妯娌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她在人前流露这般情绪。

    很显然那君小姐把宁大夫人气的不轻。

    “大嫂,我看过了,那婚书是真的。”宁三夫人沉吟一刻说道,“她现在也在我们家中,不如我让人毁了它。”

    “你要抢?”宁四夫人心里一跳问道。

    “丫头们倒茶倒水的,万一不小心湿了婚书。”宁三夫人说道,“或者君小姐心中愤愤不平,故意吓人,其实拿来的并不是婚书,我们也从来没见过,反正君小姐在我们家闹腾也不是第一次了,上吊的把戏都玩过,这样闹起来,也没人信。”

    宁家这么家大业大,无赖的事自然也做过,但对付一个小泵娘又是这么明明白白的耍无赖还真是头一次。

    宁四夫人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宁大夫人放下茶杯。

    “不用了。”她说道,“她的确是要钱。”

    原来是已经谈好了?

    “大嫂,她是真的吗?”。宁四夫人忙问道。

    宁大夫人吐口气,神情恢复如常。

    “是,她说了,既然我们家不同意结亲,那就给她些钱。”她说道,“她如今孤女一个,有些钱傍身也是好的。”

    她说到这里又停顿下。

    “婚书她已经给我了。”她说道,伸手将婚书拿出来扔在桌子上。

    竟然真的成了?

    宁三夫人忍不住伸手拿过婚书。

    “是真的吗?别是拿假的糊弄。”她说道低头仔细的看。

    宁四夫人轻咳一声。

    宁三夫人却不以为意。

    “大嫂是正人君子菩萨心肠,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人家给什么就接什么,但那君小姐可指不定是个无赖。”她说道,“还是看仔细的好。”

    这话让宁大夫人心情好了很多,宁四夫人笑了笑不说话了。

    “我看过了,是真的。”宁大夫人说道,一面站起来,“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我去跟母亲说一声,从账上支了钱打发她走。”

    “大嫂先去说,我们去账房安排。”宁三夫人说道,“二千两银子不用等母亲的对牌。”

    宁大夫人脚步停顿下,原本变好的神情再次阴沉。

    “是五千两。”她咬牙说道。

    五千两?

    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愕然。

    怎么大夫人去见了这君小姐一面,二千两就变成五千两了?

    “大嫂到底是心慈。”宁三夫人摇头说道,“见不得这孤女可怜。”

    “那就是个无赖,大嫂可用不着可怜。”宁四夫人说道。

    只不过她们妯娌这次一唱一和,宁大夫人神情没有好转,反而更难看。

    “但现在看到大夫人对这门亲事的极其反对,我才明白我还是低估了,宁十公子比我想象中更贵重。”

    她想起那君小姐说的话,虽然这话说的极其客气,而且君小姐的神情态度也很恭敬,但其中的意思却直白的很。

    因为我对你说的话很生气,所以我决定就地起价。

    真是个无赖。

    宁大夫人心里恨恨,但这件事她不愿意多说,毕竟是在一个小泵娘跟前吃瘪的事。

    她没有理会两个妯娌抬脚走了。

    ……………………………………………………

    宁云燕在屋子里来回踱步焦躁不安,终于等来了母亲那边的消息。

    “五千两?”她惊讶的说道,旋即又愤怒,“她可真敢开口。”

    身后两个姊妹也被这数额吓到。

    “凭什么答应她,一分钱不给让她滚,看她能怎么样。”宁云燕抬脚就要走。

    大丫鬟忙拦住她。

    “小姐,大夫人不想再纠缠了。”她劝道,“闹的久了,到底对十公子不好。”

    宁云燕咬牙恨恨。

    “怕她怎的。”她说道,“是她不好,关哥哥什么事。”

    “这不是怕她,大夫人说了,她的长辈到底是跟老太爷有旧,如今父母都不在了,也无兄弟姐妹,孤女一个,既然拿着当初长辈们交往的旧情来投靠,虽然咱们家不能安排了她的终身大事,但给些银子让她傍身也是应该的。”丫鬟说道,“她是个孩子不懂事,咱们宁家不能跟她一般见识。”

    “真是人善被人欺,就让她这样得意?”宁云燕愤愤。

    “小姐,她算个什么,跟她斗气,她还不配。”丫鬟含笑说道,“这样谁有理谁没理,人们都看得到了,她就是个无赖,所以婚事也好,闹腾也好,其实就是为了要钱嘛。”

    这样她就是跟那些市井泼皮无赖一样,就是讹诈。

    没错,她就是讹诈。

    宁云燕恨恨点点头。

    五千两银子,真是个无赖。

    此时,那个被视作无赖的君小姐正看着站到面前的仆妇。

    “君小姐,这是你要的五千两银票。”仆妇冷冷说道,将手里捏着的银票晃了晃,“是你外祖母家票号的,你拿着方便,我们也方便,以后也不用再跟方家票号打交道了。”

    这意思就是说以后宁家再不会跟方家来往。

    君小姐神情恬静,看着那仆妇微微一抖的手指尖。

    “你要把钱甩在地上,就要再给我拿来一张同样数额的。”她忽的说道。

    仆妇的手一抖,神情有些惊愕。

    什么?

    “你要做这件事还是先请示一下大夫人吧,看看她允许不允许,她也会告诉你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君小姐说道,“别自以为是,拍马屁拍在马蹄子上就不好了。”

    作为大夫人身边的得力仆妇,她自然知道大夫人现在有多生气,也知道老夫人适才怎么给了大夫人一顿没脸。

    老夫人对于大夫人许下的五千两银子大发脾气,骂大夫人是个瞎眼菩萨乱发善心亲仇不分,当着屋子里那么多仆妇的面,大夫人给老夫人跪下哭求为了十公子请老夫人同意。

    “就当是为钊儿积福了。”

    老夫人最喜欢十公子这才勉强同意。

    大夫人受了这等憋屈,都是因为这个君小姐,但凡是个有骨气的小姐,受了这么多冷脸,就该掉头离开绝不再提婚事,她倒好转头讹钱,还狮子大开口要了这么多。

    这样一个泼皮无赖,就该把钱让在地上让她去捡。

    仆妇就打算这么做,没想到这无赖竟然敢警告。

    把钱扔地上就要再拿五千两来?

    她敢!

    仆妇神情惊疑的看着君小姐,这个女孩子神情平静没有怒气也没有冷笑,浑身上下都温柔和顺,但她却莫名的觉得这君小姐并不是在故作威胁。

    她真的敢,也会这么做。

    这是个无赖,也许正等着机会再跟宁家闹呢。

    只要她肯接了这钱,就跟宁家再无婚事纠葛,也没有理由再纠缠,再纠缠就是她理亏了。

    仆妇手微微抖着,却稳稳的捏住了银票递了过去。

    “柳儿拿着。”君小姐说道。

    在她身旁站着的有些傻傻的小丫头上前接过。

    “多谢。”君小姐浅浅施礼,“告辞了。”

    她的声音柔和,动作轻盈,神态端正,仆妇不自觉的就忙还礼,礼了一半才回过神。

    干什么要跟这个无赖这么客气。

    君小姐越过她走了出去,衣裙飘飘,身姿窈窕如风拂弱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