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嫡女毒谋最新章节 - 第一四二一章 费力

嫡女毒谋 第一四二一章 费力

作者:弱水西西书名:嫡女毒谋类别:玄幻小说
    沈默云尚未说完。

    “此外,有陈老那四个大字在先,见湖心岛突然再起动静,对方一定会有所行动!而暂时没有船只下不了水的他们并无其他法子来阻止天上的纸鸢,便唯有拿箭去射。

    而一旦他们射中,发现纸鸢内有乾坤后,一定会慌神,一定不敢再贸贸然去继续射向纸鸢。所以,一定会有纸鸢飞离大湖的上空!当然,这纸鸢数量本就巨大,他们也根本不可能控制住!

    我用了三百只纸鸢,足足藏了一千多张一模一样写满字的纸片。其实第一批放出去的纸鸢和其肚子里的纸片,我从来都不曾寄予希望,早就猜到会被射下。为了不那么浪费人工和时间,那批纸片实际只是婢女们随手画的废纸罢了!

    时间宝贵,我自然是要抓紧的!至于那两网箭矢,只不过是顺手之劳罢了!白送到了眼前,没理由不拿是不是?咱们最缺的就是箭矢,这么一来也能为咱们腾出手来多做些其他准备!

    岛上就这两张大网,都用在了北边湖面!长宁伯府那边湖面也是落满了箭,好在有东南风相助,一会儿风一吹都会往咱们这处过来,依旧只需命人去湖面上捞一会儿就能满载而归了!”

    “怪不得了!一百多人一起开工,这么简单的纸鸢竟然用了这么长时间!原来内里的乾坤如此之大!这一把你玩得好,这会儿朱景炽和朱广恒只怕都要气晕过去了!”施定忠哈哈大笑。

    “朱景炽会!但朱广恒未必!”

    “又打哑谜!”

    沈默云深吸了一口气,喃喃自语:

    “我可是给足了诚意了,但愿他能看明白!”

    施定忠最烦的就是用脑子去钻那七拐八弯的道道,他可不想顺着她的话头再追问,只挑了自己感兴趣的开口。

    “我还有疑问,来,你给我解答。头一条,哪来的这么多的纸?”

    “这个,穗儿告诉你!”

    穗儿上来行礼。

    “回施大人,因着这纸轻便,所以用处可不少。首先对信鸽的训练和使用上,这纸是最好的选择!因此,这纸在岛上长年备着。其次,岛上虽都是行武之人,写写画画的时候少,可无奈人数巨大,用纸量一直都不小的!

    这种纸价格中等,但按斤称取时,数量要比一般纸张多一倍。咱们都是糙人,也用不上多好的纸,这价格适中又便于携带的纸张自是最合适!

    当然,还有个原因。岛上人多,造饭麻烦,有时候在林中训练时,点堆火就对付了!地瓜鱼肉,拿大叶一卷,再这纸一裹,拍些泥上去拷一烤,焖一会儿,一顿美食就出来了!这纸裹着,叶子不易碎,外边的泥也进不去,保温效果还好,所以,岛上从不缺……”

    “啊!还是你们会过日子!叫花鸡的意思是不是?”施定忠立马反应过来。

    “就……差不多的意思!”穗儿笑到,“若是施大人有兴趣,一会儿奴婢就找人给您焖条鱼,焖只鸡过来!”

    “如此,多谢穗儿姑娘了!”

    施定忠转向沈默云。

    “我再问一句,湖的北岸是北营。你这些纸片卷过去,自然有人拿到!你的盘算极好,等于是将信息直接传到了咱们的人手中,传到了长公主手中!是不是?”

    “不错!”沈默云远眺北方。

    御林军的老营在那儿,再往北,城外,禁军的营地也扎在那儿,这就是她一定要想法子将信息往北传的原因。

    她已经被困住许久,对外边的判断和分析倒是不少,可说到底都只是猜测。

    她不知道外边的真实形势究竟如何!她也不知道长公主人在何处!包不知道用什么法子联络上对方!

    但营地总不会跑!营里也不会无人巡守!

    只要信纸能传到营地,自然也就能送到长公主等人的手里!

    “好,北路的纸鸢我理解,那么,其他几路呢?你是要往哪儿传?难道不是只需传给长公主就行了?”

    “你看往西南方向行去的小船,在东北风的作用下,他们的纸鸢的整体方向是向着偏东北而去,我要的,就是纸片能在越过湖后,往东边送去!我只希望很快,北城各处都能收到这些纸片!

    而湖东岸和峰顶的两路纸鸢我之所以要将它们糊得牢,放得远,就是为了让它们走得更远!由于风向的缘故,这些纸鸢不可能往南走,那我就希望它们能够尽量发散在北城或是北外城,甚至是城外。只要数量够大,一传十,十传百,肯定很快就能传遍京城!”

    “怎么传遍京城?你别忘了已经戒严了!”施定忠越问越糊涂。

    “戒得了吗?戒不了!既然到处起了乱子,又是杀人放火,又是抢劫乱兵,衙门所有人都在疲于奔命。朝廷哪还有人手参与戒严?百姓们胆子小或者会躲在家中,但只要稍有钱财,稍有势力和实力的家族都不可能坐井观天的!所以京中不但不会戒严,只会更乱!”

    “可我还是不明白,你要将这些纸片传遍京城做什么?你那些飘出去的纸上,密密麻麻的,你该是写了不少东西吧?上边写的什么?不是为了给长公主看的吗?

    这些东西放去北营就可以了,怎么可以随意四散?那些东西若是落于反军手里,对方岂不是有了防范?

    还是你上边加密了?又或是有什么门道在里边?你确定长公主或者威武将军等人能看懂?还是里边有什么引诱反军之道?反间计?无中生有?还是什么?”

    施定忠一口气抛出了一大堆的问题。

    可沈默云只是转过了身,笑看着他。

    “你说的极是!所以那些信纸上边没有什么机密,也没有什么良策!此刻长公主忙成那样,她在外边面对时势,手中有人有武器,她自然知晓要做什么,该怎么做!我连形势都不知,有什么资格指点她?

    我唯一想告诉她的,就是陈老那四个字,想来她已经收到了!哦,还有一件,我倒是特别想让她分出兵力去找到高丽人,可咱们也不知高丽人所在啊!所以实际上,我没有任何秘密想要单对长公主说!”

    “那你这大费周章发出去的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