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阿芫皇后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二章 丹心

阿芫皇后 第一百零二章 丹心

作者:辛嘉书名:阿芫皇后类别:玄幻小说
    “殿下,您进去的时候动作轻些……”念奴的声音有一阵没一阵地传来。

    依稀能听见衣袖拂动的声响,窗外大雪绵绵,风吹在窗棂上,像孩子扬起了一把沙,飒飒作响。

    阿芫睡得极浅,隐约听见有动静神醒过来了。眼皮半睁半阖间,感觉脸颊边一凉,睁眼看到一张桀骜消瘦的脸,眉眼与昨夜守着她入睡的人八成相似,她卧在床上怔怔看着他。

    良久,她牵起一抹笑容,温声道:“阿彻?你怎么来了?”

    元彻不自然地收回手,点点头,眼里满是眷恋,“阿彻听说你病了,来看看你。”他笑了笑,“姐姐放心,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你会好好活着,长命百岁,儿孙满堂,享尽人间天伦之乐。”

    她勉力笑了笑,“好啊……姐姐还等着给你和云黛生的小世子取名字呢……”

    不知怎么,元彻突然晃了晃,慌忙撑住了床榻边沿,脸色骤然变得很难看。

    “怎么了?”她轻轻问。

    元彻缓过劲来,安抚道:“不要紧,来的路上太滑摔了一跤,头有些晕,现在已经好了。”阿芫勉强抬手摸他的额头,责备道:“怎么还烧起来了?走路也不知道小心些——”说完,自己觉得又恍惚起来,感觉四肢如有千斤重。又怕元彻看出她的勉强,又笑着解释说:“大概是睡久了,这阵子我成天躺着,精神难免有些不济。过几天就好了……”

    元彻“嗯”了一声。看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愈发觉得凄惶,一直放在被褥边的手慢慢紧握成拳。

    “臣与众僚诊入皇后寝殿,连皇后平时所穿衣物都逐样查看,发现皇后贴身木樨香珠中掺有颠茄。颠茄产自柔然,在中原几乎不得见,但与曼陀罗、夹竹桃齐名。这种花可入药,长至一人高时毒性最烈,两颗小小的浆果便可毒杀一个孩子。若将根茎和种子磨粉,再佐以漠北草原特有的毒花毒虫长期吸入。轻则神志不清、谵妄、躁动。重则神智癫狂乃至毙命……“

    夜已经深了,元彻茫然走在漆黑的夜里,身后远远有火光,他没有回头。停了一会儿的雪又飘起来了。也许这是今冬的最后一场雪。他闭了闭酸涩的眼睛。雪沫子落在眼睫上。瞬间融化,仿佛长安城里漫天纷飞的柳絮,掠过她的脸。停在他心上。

    如果沿着城墙根走,从皇城到梁王府是一片无人的清静地。可是他害怕孤单,从晨晖门出去,穿过染院桥,那里是大片的夜市,有高悬的彩灯,和喧闹的人群。但今日因为下雪的缘故,行人稀少。间或看见几个孩子戴着虎头帽,举着扑土木粉捏成的小象跑过去,身后留下一串银铃似的笑声。

    从前,他们为了一串糖人,可以在这里逗留一整天。那些花花绿绿的彩灯,和拥挤的人群,都曾经有过他们驻足的痕迹。他现在不能思考,满脑子都是她的脸。

    她瘦了。眼眶深深凹陷下去,疲倦得像是下一刻就要睡过去,再也不能对着放声大笑、再也不会同他肆无忌惮地打闹,蹬了他一脚还反过来无辜地瞪他一眼,也不会再指着他的鼻子骂他像只呆头鹅了。

    她的身体那么虚弱,连笑一笑都困难。

    他应该怎么办?如果没有解药,她会死的。

    也许因为他身后的阵仗吓坏了百姓,那些临街的商铺前原本有人,见他走过顿时一哄而散。

    一个打伞的孩子忽然走出来,到他面前,把伞递给了他。他怔了下,视线追随过去,街边一位与少年年纪相仿的女孩摸了摸少年的头,含笑牵起少年的手,转身往巷子深处去了。

    他看到这幕愈发难以自持,心痛得难以自持,手里握着伞柄,艰难地蹲踞下来。想起从前和她在一起玩,她虽然表面嚣张,内里却不许其他人让他吃一点儿亏,时时护着她。跟太学院其他大孩子一起玩时,她会张开两手臂将把他护在身后,说他是她的弟弟,不许任何人欺负他,因此常被那些孩子取笑,背后管她叫虎姑婆。

    他不敢回忆,越回忆越伤痛。

    这些年,他从失去父母的艰难里一步一步走过来。习惯了封闭自己,因此缺少了同龄人的圆滑和世故。只有她,只有和她一起度过的那段时光是他最快乐的日子。

    风又吹了起来,他就这么走着,从宫门一直走到了王府。梁王府大门口挂的两盏灯笼还没有熄,他踉踉跄跄地进门,跨过门槛时险些摔了下去。

    一只纤细的手却紧紧拉住了他,他一抬头,看见一张年轻稚嫩的脸,是云黛,他的王妃。那张脸是那样的明艳鲜活,充满了生命力。

    不同寻常的是,梁王妃冷眼看着自己的夫君,笑容讽刺:“原来你还没死心啊?”

    “死心?我凭什么死心?”元彻攥着她的手,冷笑道:“这些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本王如何行事不劳你费心!中山王算什么、天子又算什么,什么受命于天?这个天下就是物竞天择,弱肉强食!成为王、败为寇,胜者生、败者死!”

    云黛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诧,唇瓣颤抖不止:“你疯了?说这样的话你不想活了!”

    “这里是梁王府,不是太极宫。”元彻依旧冷笑:“我的事用不着你插手!谁也没有规定什么东西一定就是一个人一辈子拥有的,总有一天,我会靠着自己的双手,把我要的一切都抓在掌心!”

    云黛一时怔忡,恍惚间记起,又是谁在大婚那个晚上曾这么对她说:“我什么都不想要,做什么诸侯王公,我只想和那个人在一起,看青崖白鹿,听风雪夜飞,对着一盏明烛、两杯薄酿;只要看着她就好,从此岁月静好,渡此余生……”

    那个少年,早已不复记忆中青涩的模样。如今他披着绣蟠龙肆卷暗纹的大氅,面带讥诮地立在她面前,眉目阴鸷,处理政事铁腕雷霆——

    一时间,周围居然寂静下来。

    原来时间已经带走了那么多、那么多,远远地带走了那曾经美好青涩的少年,那同在一起互相依偎着取暖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

    云黛无力地垂下手,嗓音微微沙哑:“你会后悔的……”月光下的她很漂亮,那是一种由柔然公主的身份与血统决定的高贵,有着被父兄保护得不然一丝尘埃的纯净。

    但再高贵,她也只是国破家亡的公主。

    云黛陡然尖厉地喊道:“她是中宫皇后,是你的皇嫂,你再不放手,迟早会害死你自己的!”

    “我不怕,”元彻嗤笑:“也不在乎。”

    云黛忍无可忍:“你一定要她?可她快要死了!”

    元彻蓦地捏紧双拳,眼中透出疯狂的神色,厉声道:“我要她,只要是她,我就要!”

    闻言,云黛大笑起来,眼中却有泪,她摇着头,喃喃自语:“你没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