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阿芫皇后最新章节 - 第八十二章 往事

阿芫皇后 第八十二章 往事

作者:辛嘉书名:阿芫皇后类别:玄幻小说
    独孤伽罗,这是她记载在史册上的名字,一出生即被赐封为明泰郡主。所有人却喜欢叫她的乳名,阿芫。

    小时候,总分不清皇宫与卫国公府哪个才是她的家。童年有大半的时间是在宫闱里度过,至今长乐宫里还留着她的寝殿。母亲是外祖母最疼爱的长女,她是母亲惟一的女儿。舅母曾戏言:“长公主是帝朝最美丽的花,小郡主却是花蕊上最晶莹的一颗露珠。”

    那时,她从未曾想到,露珠虽柔美,却经不起日光灼晒,太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最不易停留。外祖母因为对她的偏宠,常常把她带着身边,亲自教习典仪,甚至纵容她玩累了就睡在长乐宫的凤榻上。她喜欢上了外祖母的凤榻,缠着母亲要张一模一样的床。

    舅母与母亲相视而笑,外祖母却摸着她的头说:“好阿芫,只有皇后和太后才可以睡凤榻,等你长大了就可以了!”母亲骇笑,舅母却有些叹息,“阿芫确实太年幼了些……”外祖母沉着脸嗔怒:“怕什么?太子的年岁也还相当,怎么就等不起了!”

    那年,她只有十岁,还不太明白什么是嫁人,甚至和当时还在做太子的元乾没有半点交集。

    那时仗着外祖母的纵容,她总是满宫里最无法无天的那个。

    不管闯下什么祸,只要躲进长乐宫,赖在外祖母怀里,任何责罚都会被挡得远远的,就像华盖稳稳张开在她头上,永远不必担心任何风雨,连母亲也无可奈何。后来,又多了一个元彻,那时她还在叫他的小名“佛狸”。他们之中,坏主意最多的总是她,得好处的也是她,佛狸则是永远站在她前面的挡箭牌。那个温润的少年,承袭了皇室高贵端雅的外貌,一如他的母亲,温婉娴雅的舅母——崔皇后。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少年,却只会在她的面前,露出狡狭的一面。

    那些无忧无虑的岁月,却在不经意间飞逝如电,直至再也寻不到半分踪迹,只能珍藏在回忆里。

    再后来,舅舅和外祖母薨逝了。那是她第一次经历死亡,不管其他人怎么解释劝慰,她都不肯接受这个事实。大丧过后,她仍如外祖母在世时一样,天天跑去长乐宫,守着外祖母最喜欢的四色鹦鹉,一个人坐在殿里,等待外祖母从内殿走来,笑着唤她,“好阿芫……”

    如今,母亲也要离她而去了吗?

    孤孤单单的长乐宫里,阿芫赶走所有宫婢,一个人坐在外祖母亲手种下的紫藤旁发呆。仰头看秋风中片片枯叶零落,生命如此易逝,转眼就消弭于眼前。

    初秋寒气透过薄薄的纱衣,钻进心底,她觉得冷,冷得指尖冰凉,冷得无依无靠。

    肩头忽然一暖,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拢住她。

    熟悉的气息笼罩下来,刹那间,带着松针气息的龙涎香充盈了她的整个天地。

    元乾低头看她,目光深湛,蕴藏着一种她从未见过的迷离。一片落叶飘坠,恰被风吹得贴上脸颊,他伸手拂去那片叶子,修长的手指却拂上她的眉间,动作轻柔得不像话。

    他说:“世上生老病死皆有定数,无论贫富贵贱,皆不能幸免。生亦何苦,死亦何苦?”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目光温润,眉目间笼罩着淡淡忧郁,眼底一派悲悯。

    她的心像有泉水淌过,一时间变得很软很软。

    转眼十月,已是肃秋长安的桂花全都谢了。椒房殿暖阁里,夕阳斜照,风里隐隐有一丝甜沁的气息。

    崔带着小伽叶来探望阿芫,他才八岁,端了槐汁蜜糖,学着大人的样子,一勺勺喂给永乐吃。永乐很是贪吃,纷嫩的唇瓣边沾了蜜色汁水,还兀自舞着小手索要不休。伽叶看得咯咯直笑。

    永乐比起几个月前初到椒房殿时白润了许多,越发清秀可人。虽然还是偶有啼哭,却与阿芫越来越亲近,每日必要她抱着才肯睡觉。

    阿芫摇头笑叹,“伽叶,你再这么喂永乐,该把她喂成秦姑姑一样了。”秦姑姑是掌膳司老宫人,一手厨艺妙绝天下,尤其长得憨肥浑圆,奇胖无比。“胖才好,胖人有福。小可要像我们公主一样,长得白白胖胖,可不能像皇后这样弱不禁风!”念奴爽快地笑道。赢姑与颦儿都笑出声来。

    “都说外甥肖舅,小鲍主瞧着竟跟陛下的眉眼有些相似。”徐姑姑看着永乐笑道,“尤其是山根这个地方,看着英气十足呢……”

    她垂下目光,笑而不语,心底泛起一抹酸意。有那样一个父亲,怎么会没有英气——

    入夜,辗转反侧,似醒非醒之间,阿芫依稀见到外祖母,容色如霜,忽又见母亲浑身是血,披头散发……猛然惊醒,竟已汗透重衣。

    她望向罗帐外,约是四五更光景,天色将亮未亮,越显凄清。这个时候,元乾应当已在太极殿上开朝了。

    抚着身边似水柔滑的锦缎,睡了整夜,床的另一半仍是空空冷冷。为了开科考一事,元乾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躺下过了。

    阿芫眼眶忽热,湿了衾枕。这九重宫阙里,她是这普天之下最尊贵的,但她是皇后又如何?在战争、杀伐、离别、孤独、疾病、生死面前,都不过是无辜而无助的。左右不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不了他人的生死。

    尽避,那是她的母亲……

    母亲是真正已经油尽灯枯了。缠绵病榻这些日子,把自己活成了一个神智混沌的废人,与行尸走肉并无任何分别。从起初想尽一切办法,甚至以项上人头为代价令太医为她医治,到后来日渐悲哀绝望,如今的她,已彻底放弃。

    眼看母亲这个样子,她甚至宁愿母亲在当初大哥死的时候就离开人世。保持着昔日风华,在最高贵的时候离去,而不是被痛苦折磨,饱受疾病摧残,以老妪的姿态踏上黄泉。

    亲人一个个离去,如今,连母亲也要离开她了。

    阿芫每日强撑精神,她知道,此时最难受的人绝不会是自己,而是父亲,深爱着母亲的父亲。

    见证了她最意气风发的年华,看过她最美的容颜风仪。到底要有怎样坚忍心性,才能做到这样难受而不被外人所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