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阿芫皇后最新章节 - 第六十九章 燕都

阿芫皇后 第六十九章 燕都

作者:辛嘉书名:阿芫皇后类别:玄幻小说
    彤云密布,朔风渐起。

    从春夏到秋冬,不过几个月的时间,柔然败得彻底,北朝也损失惨重。

    勤政殿偏殿,屋子里烧了地龙,一点儿也不觉得冷,即便是阿芫这样畏寒的体质,也觉得身上暖和和的。

    她抬手落下白字,墨玉棋盘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棋局已成胶着之势,白子步步紧逼,黑子连连退守,羽翼大折,输赢已经是时间的问题了。

    “说了不要你让——”阿芫目有恼色。

    元乾笑了,“我没让。”他紧随其后,落下手中黑子,“我想起用一批寒门学子,六部的老家伙们不肯,御史中丞还直接参了崔浩一本!”

    她落子的手一顿,垂下眼睑,仿佛是在琢磨面前的棋盘,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崔浩?”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御史台弹劾他做甚么?”

    “朝。中三省五寺六部哪个不是世家把权?若是起用寒门学子,势必要损害他们的利益。”元乾拈着一枚墨玉棋子,嘴角笑意加深,“你也是世家出身,若是你,你放过这个始作俑者吗?”。

    “崔浩?”阿芫讶然,“这主意是他提出来的?”

    元乾微笑:“那些老狐狸,一个个都成精了,阻拦不成,就索性把心一横,冒着大不韪的风险也要给崔浩惹一身骚。”

    阿芫寻住他刚才的话头,幸灾乐祸地说:“我就是世家出身的,要是我,就先千方百计找几个绝世美姬,把皇帝的心勾住了。”她兀自把玩手中白玉棋子,无视元乾因这话而明显不善的眼神,唇角勾起一抹娇笑,“等把你迷得七荤八素时,荣耀权势还不是唾手可得?还用得着为这些事争破头?!”

    元乾嚣张地笑了,凤目潋滟,“那还不简单,只要皇后略略施展风情,朕可不就甘心情愿做个不早朝的昏君了!”

    阿芫吃吃地笑起来,“行了,你这话要让那些臣子们听着了,背地里不知道该怎么商量着对付我呢!”话虽然如此说,但她知道,他永远都不可能是那等为博美人一笑的昏君,幽王裂帛那样的事,他做不来。

    她终究是,所以不是不羡慕的。只是要背负的东西太多,况且周幽王那样的亡国昏君,她也未必能看得上眼。

    阿芫抬头看了面前的人一眼。元乾并未察觉有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寒门学子以科举晋身官场,打破世家门阀的世袭罔替制度,让朝廷里多些新鲜血液,这主意还是好的……”

    “好了好了,这些你自己想去吧,说起我就头疼——”她揉了揉额角。

    过了午时,便是元乾每日例行批阅奏折的时间,阿芫也没有留下的打算,就准备了。

    大雪如鹅毛,皇后轿辇一路走走停停,原本只需要一刻钟工夫的,却走了将近半个时辰。

    紫硫玉大辇上,阿芫拢着元乾的墨狐大氅,觉得阵阵睡意来袭,她只想好好睡个午觉。

    忽然又想起事情来,忙问:“表姐的身子有几个月了?”

    念奴在她手边回话:“五个多月了,肚子已经显怀了。”在她又要问时,抢先道:“您放心吧,明儿个公主殿下就搬来椒房殿养胎了,还有诸邑公主照顾着呢。东西全都备好了,绝对不让荣安公主和未来的小世子出一点儿差错!”

    闻言,阿芫在高高的辇上斜了她一眼,笑道:“就你嘴利,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个小世子呢?”

    “小郡主也好啊。”念奴立马改口,笑眯眯地说:“女孩儿贴心,以后一定对公主殿下十分孝顺……”

    阿芫摇摇头笑了,不与她争辩,这丫头自从和颦儿混熟以后,一张巧嘴越发厉害了。

    “娘娘,钦总管派人传话来了。”念奴指了指前方小步奔来的内监。那是钦苇身边的小徒弟,他一向是钦苇安排的耳报神,此刻他这么急匆匆前来,想必是有什么事了。

    那内监来到大辇一侧,低头道:“娘娘,柔然左贤王燕都王子求见,此刻正在椒房殿里等您!”

    “好。”

    她知道他会找上门,自从大理寺监牢解禁后,她就料到会有再见他的一天。

    三段走廊在湖心连接起来,中间是一座雅致的亭子,这片冒着寒气的水湖是仿照卫国公府的千碧塘建造的,也是椒房殿里唯一的水域。

    阿芫坐在矮桌边,正往茶壶里添今年刚摘下来的新茶,热气腾腾,青瓷白盏,仿佛一幅清新隽雅的水墨画。

    “都说皇后好烹茶,有一手好茶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她不置可否,“闲得无聊嘛……”

    清峻的身量裹进雍容棉袍里,罩一顶烟岚色狐裘,他竟是一身汉人打扮。

    “为什么是梁王?”她抬眸,“我以为,你会一定会在陛下身上下功夫。”

    燕都侧过身,背对着她,“柔然需要的当然不只是一位梁王妃,可阿黛尔晚生了几年,北宫里已经有了一位皇后。说实话,要从你手上把皇后的宝座抢,我还办不到!”

    她不怒反笑,“那你就能确定,梁王一定能继承大位?”

    他亦是不置可否。

    这下阿芫是真的被激怒了,声音里也带着前所未有的冷然:“左贤王,你就那么肯定,本宫必然生不出吗?!”

    风卷起两边的竹帘,发出轻微的声响。他没有答话,眼中却有着复杂的神色。似是悲悯。

    阿芫却忽然笑了,“在长安,汉人流行的话本小说里,总说美人相遇。彼此喜欢时,看那个人的眼神,说起那个人的名字,甚至是想到那个人时,那种眉宇间透出的神采,周围的人都能看出来。”她轻笑出声,挑眉看他,“而你这种人,永远眉头微皱,一眼看上去脸上也总是若有所思的表情。这样的人很好猜啊,不是有个悲惨的童年,就是有什么牵挂着,丝丝缕缕缠在心里,就像坠进一张看不到尽头的网,怎么逃也逃不了,解不开。”

    燕都似乎怔了怔,回过神后,又不自然地支吾道:“没想到,你还看这些书……”

    “你管我!”阿芫忽然自己很喜欢看他吃瘪。那带着淘气调笑的娇喝,一瞬间就让她整个人生动起来,宛如未出阁的少女。

    他不懂声色地压下心中的异样,看着阿芫纯娴地摆弄一整套茶具,琥珀色的茶汤滚滚扑盖。

    她忽然又沉潜下来,神情也有些恍惚,“情就是这样,要辨难辨,似断难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