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阿芫皇后最新章节 - 第十章 凤兮凤兮归故乡

阿芫皇后 第十章 凤兮凤兮归故乡

作者:辛嘉书名:阿芫皇后类别:玄幻小说
    半人高的三足铜镜前,身材高挑的少女穿一身广袖木兰青双绕曲裾深衣,袖口处绣着绿色竹纹,银白双色镶边蜿蜒而下,同色曳地裙葳蕤生光。

    婢女们恭身替她掖平衣角,整理玉带。

    再过两个月就是阿芫的十五岁生辰了,那一天,她将褪下罗裙换上深衣,成为和荣安表姐那样的大姑娘了。

    华阳长公主一早就开始为小女儿裁制新衣,王太后也从宫里拨了一大批宫人入长公主府。

    阿芫一大清早就被人拉起来试衣服,试首饰,还有宫人不断地在她头上变换花样,以确定她适合什么样的发髻。

    刚开始她还觉得挺新鲜,时间一久就没了耐心,抱怨连天地催促那些人动作快点,在衣服、首饰和发髻的轮番攻势下,她撑到了正午,终于撑不下住了!

    一大群人鱼贯而出后,她觉得世界都~清静了。阿芫坐在书案前一动不动地撑着下巴,觉得再多动一根手指头都没力气了。

    婢女拿着个锦盒进了里屋,阿芫一愣:\"谁送来的?\"

    婢女将手中的锦盒递了出去:\"门房的人说是东宫送来的,说太子殿下新得了几个谋士,写得一手好文章,所以遣人送来,请大一同品评。\"

    阿芫更疑惑了:\"既然是指明给大哥的东西,怎么送到我手里来了?\"

    \"这个……奴婢就不得而知了,门房的人说是大的意思。\"婢女盯着阿芫手里的东西,迟疑道:\"要不,您打开看看?\"

    盒子被金漆封着,阿芫踌躇了一会儿,还是打开了那个锦盒,里头只有一卷宣纸安静地躺着。

    她取出来看,开始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同。不过她很快就,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写得这么好的字,大哥虽然也写的一手好字,但他提笔写出来的是方方正正的楷体,而她手里这篇文章,却是以前朝书法大家王右军创立的行书写就的。

    笔力遒劲,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丝毫没有大多数人下笔轻浮的陋习,如果不是有多年的功底,是绝然达不到这种境界的。这一幅字,就算是用\"矫若惊鸿,宛若游龙\"这八个字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从小到大,母亲让她看了那么多经史典籍,她却唯独对司马相如这篇《凤求凰》过目不忘。

    \"念奴,你确定这是东宫送来的?\"那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刚毅狠绝让她觉得不对劲,这怎么可能是出自东宫一个谋士之手?

    念奴迟疑地点头,也是一脸困惑。阿芫越想越不对劲,东宫为什么会送这样一篇文章到卫国公府?区区一介谋士又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笔力?

    忽然,她似乎是开了窍一般,不敢再去探究其中的深意。想起那一日他在宫宴上没来由的一笑,以及他向舅舅的进言,她忍不住心头一跳。

    “凤兮凤兮归故乡,游遨四海求其凰……”她下意识地呢喃出声:“凤求凰……”

    是的!他赞她高贵如凰!他在“求”她!

    初夏的清风摇曳着树影吹得案上书页不断翻飞,她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异于平常的心跳。随着年岁的增长,她已经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了,胸口处那股熟悉的感觉周而复始地盘旋在她心里,她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阿芫觉得自己重新陷入了那个无人的荒野,她能清楚地听见牧笛声在呼唤她,她已经离那个声音越来越近了。她不需要知道时间,不需要知道方向,她只是个追声音的人,她只需要不停地往前走。她想,终有一天,她一定会在某个山岗遇见那个声音!

    东宫,崇德殿。

    玉案上,元乾铺开了雪白的宣纸,沉吟片刻后,提笔挥毫。

    内监进了正殿,恭身道:\"殿下,东西已经送去卫国公府了!\"见主子没有丝毫反应,又道:\"奴才照殿下的吩咐,特地言明了是给独孤大的。\"

    元乾提笔蘸墨,声音平和:\"她可有只字片语?\"

    内监垂首忙答:\"郡主看过之后,赞殿下的字颇有王右军的遗风!\"

    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再无其他。\"内监低头侍立一旁。

    他停笔,将目光从书案上移开,宣纸上赫然写着一行龙飞凤舞的大字:

    \"凤、求、凰!\"

    卫国公府,管松苑。

    阿芫悄悄探出门边,露出一双纯黑幽深的眸子,睫羽细长而柔软,焕发出少女的风采。

    屋子里,独孤阳一身广袖月牙素袍,正与人在棋盘上厮杀,对门外的异动浑然不觉。与独孤阳对弈的年轻男子执一黑子,手起棋落,神情淡漠,望之如瘦竹幽花、庭阶芝兰,阿芫在心里暗叹,就是仙人所乘白鹤临凡也不过如此了。

    二人战得昏天暗地,阿芫在门外犹豫不决,磨蹭着该怎么进去。

    \"进来吧——\"独孤阳执棋落定后,不动声色地丢出一句话。

    阿芫暗呼不妙,满满探出了半个身子,见大哥只一味下棋,于是壮着胆子小声嗫嚅:\"今日诸邑邀我,我……我可以晚些回来么?\"

    独孤阳收回视线,看向她:\"早知道你这丫头躲在门后,这么大了还是孩子心性。\"他拢了拢滑落肩头的衣袍,胸膛反而露出大片的玉色肌肤,仿若魏晋名士的风流之态毕览无疑,末了他还不忘补一句:\"就这一回!\"

    \"好嘞!\"一听大哥嘴里蹦出来的那几个字,阿芫顿时眉眼俱笑。

    年轻的俊雅男子由始至终都在看着这一对兄妹,他被那个古灵精怪的少女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他有点好奇,那双纯黑色眸子的主人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独孤阳发觉了朋友的目光,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舍妹顽劣,崔兄见笑了!\"

    崔浩执棋笑着说:\"郡主冰雪聪明,衍之过谦了。\"

    两人相视抬头,哪里还有阿芫的影子!

    崔浩出神地望着门边,他想,多美的一双眼睛啊,为什么她不看看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