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33

重生之锦绣嫡女 233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云卿随着御凤檀下了马车,站到了紫禁城门前,雪纷纷扬扬的飘下,踩在上头吱嘎吱嘎的作响,琉璃瓦,朱红墙,被一片银装素裹包围,平日的肃穆掩藏在洁净之中,露出其中纷杂的一两角来。

    眼看进来没多久,又看到一队侍卫走过,云卿转头望着御凤檀道:“皇宫的侍卫好像更勤了一些。”

    御凤檀瞧着那一行对他两人行礼的侍卫,嘴角扯出一丝笑容,“皇宫如今的戒备比起以前来要严上一倍不止,侍卫都是两班两班的交替巡逻,就连以前交班会出现的短暂薄弱环节现在都避免了。”

    云卿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围场刺客的事情,她拉了拉手中的暖手炉,不置可否的笑了一笑。人都是怕死的,高高在上的天子并没有什么不同,反而因为极高的权势和地位,比起常人来,更加惧怕一些罢了。

    御凤檀瞅见她的动作,拉着她的手在掌心里暖了暖,“很冷吗?”

    “没事,走一走倒不觉得冷。”养心殿在皇城中央的位置,过了这一段,前头便有候着的小轿过来接他们进去。待到了养心殿的时候,云卿将手中的暖炉交给跟在身后的桑若手中。找到了云卿之后,御凤檀便按照当时所说,要处置桑若。

    云卿见此,忙劝阻了下来,根据当时的情况,桑若已经尽力,她与四皇子之间身手相差太大,当时她已经尽力,这并不怪桑若。再三请求之后,御凤檀才让桑若去密局领了刑罚,半个月前才回到云卿身边。

    当然云卿也明白,御凤檀所用的是一个御人之术,既然桑若以后是要派给她使用的,自然让桑若记得她的情。否则的话,御凤檀不必要选择她在场的时候处置桑若。

    此事,御凤檀望着桑若,眸中带着一丝莫测的光芒,语气幽远道:“桑若,你就在外边等着,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桑若心中一凛,顿时明白御凤檀的意思,表面恭敬的接过暖炉,应道:“是的,世子。”

    内侍进去通报之后,便打开殿门,一股热气迎面扑来,全身将将沾上的冷气一下就化在了地龙的暖意之中。

    云卿刚一抬头,空旷的御书房里,色调以沉重肃穆为主,雪夜光线稍暗,便在角落处摆置了夜明珠,整个殿内通亮。

    除了明帝之外,四皇子竟然也在此处,她心中闪过一丝惊讶,暗暗忖道:四皇子如今正被禁足,自然是不能随意到皇宫来的,今日既然能如此巧合的出现在此,定然是明帝特意安排的,看来今日这一见,里面定然有文章。她与御凤檀对视了一眼后,两人交汇了一个相互才懂的眼神,这才向前行礼道:“臣(臣妇)参见陛下。”

    明帝站在一旁的书架前,也不知道是在看书,还是在看那上等材质做的古朴书架,听见两人进来,这才转过身来,手里正拿着一副玉石球在手中活络筋脉,腰间镶长方玉块的腰带闪着温润的光,明黄色的龙袍配着温玉,贵气浑然,他面色淡淡的道:“起来说话。”说罢,朝着书桌后的大椅上坐下,朝着两人望来,眼色深不见底,缓缓道:“好些时日不见韵宁,气色更胜以往。”

    这话听起来像是在关心,却又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云卿知道今天来这里,必定要做好打一仗的准备,只低着头,回道:“谢谢陛下关心。”

    明帝看她一副不动如山的模样,唇角略弯,表情看不出是喜还是怒,一双眸子深幽如海,缓缓地道:“知道今日朕将你们三人唤来所为何事么?”

    自云卿一进来,四皇子的视线就落到了她的身上,自小岛上昏迷之后,他就再没看到过她。

    之前是要养伤,接着过后,可以行走了,想去见她,可云卿这一个月养伤,根本就没出过瑾王府的门,到了瑾王府前,也会被人以拒不见客的理由打发走。

    此时看她,又觉得和小岛上完全不同,面色白里透红,双眸清澈如水,灼灼如烛,越看越觉得好看,便连那看向他冰冷冷的眼神,也觉得别有一番韵味。

    打量她几眼后,见她已经全好了,腿脚走进来也没有再有任何不便,放心之余又倍觉不舒,那站在她身边的一身月白色锦袍的御凤檀刺眼之极。

    待听到明帝如此问后,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寒光,面上却保持着一贯的面无表情。

    云卿就是知道,也不会自己上门去将此事捅穿,站在一旁静静的等着。此事三人中,有身份比她贵重的四皇子,有作为夫君理应处理外事的御凤檀,她完全可以不开口。

    而御凤檀作为三人之中看起来最为云淡风轻的一人,此时面色未有丝毫变化,俊逸的面容上还挂着一弯浅笑道:“陛下今次不是唤臣将内子过来,一问伤事,难道还有其他?臣愚钝,还请陛下明示。”

    似是早料到御凤檀会如此一说,明帝只是淡淡的撇了他一眼,道:“这次京城里传的沸沸扬扬的事儿,你不会不知道。朕本来也只是当作风言风语不想管之,但是朝中大臣和百姓的反应,朕不能无视之,便寻来老四一问,谁知,老四说流言是真,这就非同小可了。”

    明帝说话的时候,目光却是落在云卿身上的,暗里观察她的反应,对于她的冷静自若,不动声色,心中有些吃惊。若是寻常女子发生这样的事情,要不就是满口喊着冤屈,表明自己的清白,要么就是哭泣嘤咛来表明流言之虚伪,然她却是气态雍容,面容清淡,仿若所听的是别人的事情,这份处之淡然,真不像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

    御凤檀对明帝的话似乎十分的吃惊,狭眸流光闪烁,望着四皇子讶声道:“殿下,你与陛下说当日发生的事情是真的,究竟是说救你是真呢,还是其他事情是真?”

    四皇子看御凤檀眼下是越看越不顺眼,面上如挂冰霜,冷笑道:“世子,父皇问话,我自然是据实回答,那一日世子妃与我两人飘在孤岛之上,天寒地冻,旁有野兽,若不是两人互相取暖,共同敌兽,也不会安然等到救援来到。”

    什么叫相互取暖?说的也太暧昧了。打卿卿的主意要不要这么明显!

    御凤檀瞳眸里泛出的冷意一寸寸的逼走火龙烧出热力,瞅着四皇子冷笑一声,“内子身上带了火石,殿下捡柴取火,抵御寒冷,确实是合作的好。”他转头望着明帝,“若只是这等谣言,确实也不需要到陛下面前来了,不知道殿下还说了什么?”语罢,两道凌厉的目光却是射向了四皇子,刚才四皇子所说的话,虽然有暧昧不清的地方,但是绝对称不上让明帝特意唤了两人来。

    四皇子道:“既然世子问了,我也不是不可说,当日到了岛上,我身上受伤,是由世子妃亲手上药包扎的,而世子妃睡着之后,因为天气寒冷,我们两人是睡在一起相互取暖!只怕世子妃睡的太熟,忘记了,当时我的披风还盖在她的身上!”

    怎么想,云卿也没料到四皇子会如此大胆直接在明帝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微微一惊。那一日她睡醒了之后,的确发现身上盖着四皇子的披风,但是她入睡之前,四皇子还是坐在一旁的,若他真在后面睡到她身边,以她当时困痛的程度,没有察觉也是可能的。

    她睁大了眸子望着四皇子,四皇子面容在她望过来的时候,略微的一松,似是露出淡淡的希翼。

    可云卿没有察觉,她只是觉得惊讶,四皇子的目的是要做什么?将她和御凤檀拆散,没有了瑾王府的庇护,然后更方便的对沈府下手吗?

    她动了动唇角,却是一语未发,此时若是开口辩解,反而越说越不清楚,干脆不说得好,御凤檀说过,今日这一切都让他来解决,她便也做那一日呆呆小女人罢了。

    御凤檀凝望着云卿,见她对着自己浅浅一笑,唇如樱花,绽放到了心底,那一丝冷意也融化不少,转头去看明帝。

    明帝此时一脸闲闲的状态,并不打算插话,像是要两人自己解决。

    如此便好。

    狭长的眸子里掠过一丝寒意,御凤檀不慌不忙地道:“方才既然也说了是天寒地冻,殿下和内子两人处于冰天雪地之中,略微靠在一起临火取暖,这是人之常情,更何况,内子本就是殿下的堂弟弟媳,两人除了是君臣之外,还有血亲之系,遇难事,难道不一起解决,还相互排斥等死吗?如此作为,不应是我大雍皇室所为。”

    四皇子听的面色阴冷,全身寒意逼人,望向四皇子的目光如同雄鹰猎猎,恨不得将其吞食,他布此局,为的就是要明帝在儿子和侄子之间,为了民间的流言平息,而将沈云卿推出来牺牲,将御凤檀和她的婚事取消,把两人分开,这样他才有机会将沈云卿抢夺过来。

    到时候沈云卿的名声坏了,原本嫁给了瑾王世子被休离的她也没有人敢要,他再花些心思将她接过来,安置一座豪宅,好好的养着她,疼着她一辈子就是,待他夺了天下,将她接进宫来,那时候一切就完美顺利了。

    此时听御凤檀巧言驳辩,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他和沈云卿在一起肌肤相亲之事,反而要将此事的高度提升到“事有急缓,权宜之时”的角度来,若是如此,那他一番苦心布局就此过了,他眼眸幽深的望着御凤檀,“世子只怕是没有听到外间的流言蜚语,当时的事情的确是不得不为之,本来我是想瞒下此事的,但想到事情到底都是发生了,总不能让世子无缘无故担下此名声,所以今日父皇询问,我便将事情说出,以免日后世子知道,于你我之间有隔阂,当时确实是……情非得已。”

    看着他的神情,那意味深长的语调,似乎分明在说,他和沈云卿的确发生了不可告人的事情。

    这屋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傻子,谁都能听出,什么叫情非得已,不得为之,假如只是一个拥抱,谁还会在这纠缠不清,不是拥抱是什么,那就是两人之间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

    站在殿中一角的魏宁心内都是一惊,这世子妃和四皇子若是真有这么一层关系,那事情可就难办了,一女不能侍二夫,民间尚且极度反感此事,更何况是皇室,还是堂兄弟之间,要是私下里也就罢了,可现在整个天下人都知道,简直就是皇室丑闻了。他颇为同情的看了云卿一眼,此事要处理的话,就只能从她身上下手了。

    连明帝呼吸都微微一窒,片刻之后才缓缓开口,“听你二人对话,当日在岛上所发生的事情,便不是流言那么简单了?”

    御凤檀只是微微一笑,那华丽的眉眼在一片暖意里更添了一分奢靡流丽,语气淡淡地道:“我倒是听过不少流言,传的是神乎其乎,让我忍不住想去问问那写出这故事的人究竟是多有想象力。可是我却不信,陛下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何?”一个男人被戴了绿帽子,那是最无法忍受的事情,明帝身为男人,倒是想知道为什么御凤檀就这么相信沈云卿,孤男寡女本就危险,更何况是寒冷季节,患难之下,发生些什么,本就是无数古今风流人物爱做的事情,所以明帝也觉得四皇子所说并未有何不妥。

    御凤檀低头勾唇,侧脸浸在光线之中,俊美异常,他抬起头来,眼神里似乎想着什么好笑的事情,悠远的朝着四皇子一望,“我听闻,殿下的府中多年没有侍妾,身边连一个知冷知热的人都没有,相比三皇子和五皇子,殿下的生活,似乎过的太素淡了一点。”

    四皇子面色就是一变,御凤檀这是说他什么,是说他不行。连明帝也觉得有些过了,虽然四皇子被禁足,可到底是自己的儿子,手指不禁在扶手上摸了摸。

    魏宁见此,适时的开口道:“世子,四皇子只是洁身自好罢了,陛下不是给他赐婚过吗?”这世子真是太大胆了,竟然直接就说四皇子的那个,今日这事情,看起来没什么火药,可是云淡风轻之下是暗潮汹涌啊。

    御凤檀微笑,他既然能来到这里,就不准备一事不成的回去,当即道:“魏总管,我如何不记得,我可记得,安侧妃可是在四殿下的笀宴上被人发现和侍卫私通,见事情暴露,顿起歹心,要刺杀四皇子被当场剑斩的。四殿下的府中又没有其他侍妾与她争宠,比起侍卫来,殿下相貌更为出众,才能更突出,应该是更为吸引女子才是,怎地会嫁去不久就跟侍卫私通呢!”

    这一次就说的更为露骨了,就差没直接说——“四皇子不举,导致自家侧妃耐不住寂寞要红杏出墙了!”,就算四皇子素来冷酷,如今听到这句话,顿时一股火焰便从心头窜了出来,双眸阴寒,怒火灼烧,厉声道:“世子,安玉莹一事那是她不守妇道,你不可妄加猜测,将事情的原因追究到我身上,本皇子容不得你如此侮辱!”

    任何男人被质疑这一方面的能力,都觉得十分的羞辱,更何况面前还站着自己苦心想要争夺回来的女人,四皇子对自己的身体了解的清清楚楚,他只是不像其他男人,对谁都有反应,那一日在岛上,激烈的反应证明了他是个健康的男子!

    越是如此,便越不能容忍诬赖!

    御凤檀面色十分柔和,语气非常惋惜,“殿下,我知道这种事是男人都不能面对的,本来我也不想说,但是事关内子和殿下的清誉,也是不得而为之,这也表明我十分的信任殿下与内子之间是清白的,岂不是好事一桩。”他的声音是无比的温和,可是说出来的话简直比刀子还要厉害。

    四皇子浑身发抖,呼吸都要梗塞,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一双眸子如冰峰冷冽,“世子!你相信我与世子妃的清白是一件事,怀疑我又是另外一件事!此事甚大,由不得你信口开河,肆意侮辱!”他说完,转身朝着明帝道:“父皇,世子当着您的面侮辱儿臣,儿臣实在忍无可忍,还请父皇主持公道!”

    云卿看整个事情渐渐的开始由御凤檀控制着节奏来进行,暗中一笑,似乎想到了什么,眸中笑意更甚。

    事情牵扯到这一步,明帝原来只想处理好此事,如今牵扯到的似乎开始有点失控了,但是仔细一想,他又觉得御凤檀说的是有几分道理。

    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御凤檀说的有道理,明帝心里还有一件事,就是当初的玉嫔和四皇子之间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那时候事情发生气怒之下下了决定,慢慢地冷静了下来,再想那一晚的事情,便也觉有蹊跷之处,他对玉嫔还是有几分喜欢的,想着当时若是冤枉了这个女子,也有些可惜。

    于是乎,便有些迟疑。

    他的迟疑让四皇子心头一凛,难道父皇还真的相信御凤檀的胡说八道了!难道他寡情淡欲还是件坏事了?!四皇子心里也涌起一股子憋屈来,哪个男人容得了人质疑自己这方面的能力,男人在一起喝酒聊天,都是放肆的吹大自己。除了内侍这种身份,没办法吹嘘,十个男人九个吹,更何况他本来就不差!

    御凤檀见他神色越来越愤恨,似乎怒意开始上脸,眸中流光溢彩,狡黠一笑,又微微叹了一口气道:“唉,殿下,这种事情陛下怎么好夺断,你虽然是他儿子,可陛下也不是事事都能管的,你与内子之事,我已经明白了,就不用劳烦陛下了!”说罢,朝着云卿道:“你别担心,四皇子的情况我都明白的,绝不会怀疑于你!”

    前面那些话还好,四皇子忍了下来,可最后那一句话,一下子让四皇子的冷脸终于绷不住的化作了怒意勃发,唇畔张合如同怒焰喷吐,跪在明帝的面前,“父皇,今日世子之言儿臣忍无可忍,父皇切要为儿臣正言,否则儿臣难平怒意!”

    养心殿里出现一刻极为寂静的时刻,明帝望着四皇子,眸光闪烁不定,最后抬手慢慢的在椅上一抚,沉声道:“请汶老御医,来养心殿!”

    要正言,自然是有真凭实据才可,此等鉴定,非御医不能为,御医之中,又属汶老太爷医术最佳,请他来,便是要给四皇子还一个公道了!

    ------题外话------

    特大喜讯:检查结果良性,哦也!为了庆祝一下,大家给点鼓励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