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32

重生之锦绣嫡女 232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重生之锦绣嫡女232_重生之锦绣嫡女全文免费阅读_232来自()

    “……”她还敢说怀疑吗?再说御凤檀岂不是还要让她窒息一回。【高品质更新】她软靠在御凤檀的怀中,握着小拳头在他胸口捶了两下。在怀中静静的靠了一会,云卿想起了一件事,抬起头来,“刺客的幕后主使者查出来了吗?”

    说到此事,御凤檀的眉头轻皱,“那批刺客已经将所有知道的一切都招供了,他们来自于一个叫做”血衣教“的江湖组织,此组织十八年前出现在江湖上,秘密的招收人员,动作极为隐秘,需要教内人介绍,才能加入。血衣教待遇极好,极高,而进去的门槛也比一半的江湖组织要高,必须要通过测验才能进去。”

    “这测验是指的武功。”云卿道。

    御凤檀点头,“没错,所以这一次袭击的刺客身手都不弱,但是有一点的是,这些刺客都说不出血衣教的教主是谁,他们有严格的等级制度,一共分为九级,每一级的人,只对上下两个级别的人打交道,除此之外的其他人,都是相互之间不认识的。”

    “那今次来的刺客,是那个阶级的?”

    这就是御凤檀皱眉的原因了,他垂下眼,伸出五个手指。

    “五级?”云卿诧异道,“他们还只是五级,武功便已经超乎一般护卫了,那再往上的四个等级,岂不是更强?”

    “嗯。每一级的武功差距并不是一点点,而是完全跳跃一个级别,他们曾经和四级的人交手,完全不能走过二十招,而处于顶级位置的的应该就是他们的教主,但是这批刺客所在的等级是接触不到教主的,所以对此一无所知。”御凤檀遗憾的摇摇头,本以为抓住这批刺客,能问出幕后的头目来,然而有消息,却不是最关键的,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不爽。

    血衣教?

    云卿皱了皱眉,努力回忆关于这三个字的一切,但是记忆里却是一片空白,上一世,直到四皇子登基为皇,她都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个教派敢于直接对上朝廷人马的,这实在是有些蹊跷。

    不过眼下,她根据所得出的消息,还是想到了一点,“这个血衣教的基地他们也不知道吗?”

    “三级以上的人才可以出入教地,其余的人只是分散在各处的庄子之中,血衣教平时会供养着他们,训练武艺,吸收帮众,而这一次来的,便是离京城五百里外县城中的一批教众。我已经派人去他们居住的庄子里查过,没有任何线索,反而有人清理过的痕迹,应该是有人在善后。”

    一旦刺杀失败,后面接应的人就负责消除痕迹,避免被追踪。这样的组织不像是个普通的江湖组织。

    级别明了,分工清晰,动作迅速,人员庞大。

    让人觉得是一个相当有组织,有计划的机构,而且根据这次刺杀的目标来看,他们真正想要对付的人是明帝。

    云卿脑子中有点模模糊糊的想法,她紧抿了唇,细细的思忖,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望着御凤檀道:“你说,龙二他和血衣教是不是有关?匡蔷说龙二一直说有什么大业要做,而血衣教又行刺明帝,说要杀了明帝狗官。”

    这一点,御凤檀便也想到了,龙二此人他一直觉得行踪莫测,而行事又极为干净利落,密局一直都在追踪他的下落,线索经常一下断了,“除了你说的这点,做事的手法上也很像。同样是抹杀痕迹,绝不让人追踪。这个龙二,很有可能是血衣教的人,而且以他神出鬼没的身手和安排,以及能安排匡蔷进入瑾王府做内鬼这一点来看,他在血衣教的级别至少是三级以上。”

    “这些消息,你都回禀了陛下吗?”想到龙二发现的特殊过程,还真是不大好开口。

    御凤檀摇头,“龙二我没有提,其他的都如实回报上去了。”

    “那陛下怎么说?”在狩猎场上遇见刺客,不仅天子受惊,群臣伤的伤,亡的亡,而且这样的行为,是对皇权一个极大的挑衅,若是不将幕后之人查出来,明帝日后如何放心,又如何面对天下人,以为天子是想刺杀就刺杀的。

    所以当听到御凤檀回答“全力追捕”之时,云卿并没有任何意外。

    “现在京城里好几个官员丧生,又有伤员,想不重视也难啊。”御凤檀挑唇笑了一笑,眸子里却没有一丝笑意,比起明帝,他想将血衣教一锅端的心情,是只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想了一想,“陛下说,若是你腿好了,让我带你进宫一起进宫去看看。”

    云卿诧异的望着他,凤眸里藏着一丝犹疑,“陛下什么时候说的?”

    “昨天。”

    “昨天?”陛下的这句话就有深意了,也许只是单纯的想让她进宫去一趟,也有可能是因为这个流言蜚语已经传到明帝的耳中,让他都上心,不得不重视了。而这两者,后者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前者。

    御凤檀看着她不由自主的蹙起眉尖,伸手替她揉了揉眉心,“去就去吧,左不过是要去说上几句。”

    手指按的很舒服,云卿眉尖舒展开来,“不会这么简单的,都闹到了陛下的面前,怎么会这么好了了。”不是她多心,自从听到这谣言开始,她就有一种预感,事情绝对不是四处传播传播这么简单,既然当事要闹的满城皆知,接下来就还有步骤要走。

    “你这段时间受伤了,就不要再劳心劳力,想东想西,总之这件事,明天到了陛下的面前,你的夫君我一定会妥善处理好的。”御凤檀捏捏她光滑软腻的脸颊,语气宠溺。

    云卿望着他,有些犹疑。

    御凤檀又伸出一只手,刮了下她的鼻子,“小狐狸,都嫁给我这么久,还喜欢事事亲力亲为,我不反对你聪明,但是这次你必须给为夫一个表现的机会,看为夫如何大展神勇,将四皇子那个情敌打得趴下,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翻身之地!”

    看他一副求表现的模样,云卿嘴角的笑容便绽放了出来,御凤檀说的轻松,和他一起这么久,云卿早就知道他是一个有勇但更有谋的人,既然能对她如此承诺,定然是有了十拿九稳的方法,顿时也不让自己再去想这件事。

    “好啊,既然如此,那我就全心全意的靠着夫君一回。”云卿也学着御凤檀那风流又不缺潇洒的语气调侃到。

    此时心里一松,她的面容自然就放出轻松的色彩来,经过一个月的休息,伤痕消失了,面色也养的白润透嫩,比起剥了壳的鸡蛋,还要多上一份水润。艳丽的牡丹绽放在寒冷的冬季之中,在片片素白里,那夺目耀眼的姹紫嫣红更能让人产生惊艳而又悸动之情。御凤檀情不自禁的抱住云卿。

    这一个月来,为了云卿养好身体,他是睡在房中,却没有半点其他的心思。然而看着鲜嫩乖巧的人儿在面前,那当初被焦虑心急压下去的悸动,就如潮水一般澎涌而出。

    御凤檀靠过来的时候,云卿身子也有些发软,却担心此时天色刚黑,两人在外面温泉偷偷的也就算了,到了家中,多少还是要忌讳一下,忍住心头的微动,云卿推了推御凤檀,“别闹,我腿还痛呢!”若是直接说不行,御凤檀肯定是不听的。

    然而这一次,御凤檀却没有依云卿所想,他依旧在阔别已久的香肩上磨蹭,手指还更加放肆的往衣裳里面钻一去。潮湿的吻不断落在云卿的脸颊,耳垂,脖子,肩膀,锁骨上,每一个吻都极尽温柔,缠一绵,和挑一逗,将全身的火一焰一点点的点一燃。

    此时的云卿已经被他抱着坐到了腿上,整个人被环抱在宽阔的环抱之中,熟悉的气息包围着,身体的记忆又被唤醒,她全身软一绵一绵的,双手不由的抚上御凤檀的面颊,凤眸迷离地望着他。

    俊美的面容上狭眸飞斜,修眉如竹,明明清逸的面庞,却因为那一双眼睛,而变得魅惑,半阖的眼眸羽睫覆盖,透出含着暗色一情一欲的光,似月下的妖精,又像是夜色里的修罗,她不由自主的吻上了他的唇,从被动到主动,从推脱到迎合,步步登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月上冷天,寻梦居里一片浓情蜜意,妙不可言。而四皇子府里,这一个月来却是被乌云笼罩。

    四皇子站在书房中,而他的旁边,则站着一袭蓝色便服的户部侍郎辛旷,他面容清瘦,全身则完好无缺,是京中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官员之一。说来也巧,那日狩猎,他正巧累了,便躺在马车里睡下,而他这个人睡觉向来睡的死,外面兵荒马乱也没有听到,而拉车的马是一下被砍死的,没来的及狂奔,直到血衣教的刺客都抓的差不多了,他才醒来,避过了这残杀。也因为如此,辛旷越发觉得自己是承天庇佑,日后定然是要做一番大事业的。

    此时他便是来劝阻四皇子,“殿下,关于散播瑾王世子妃和您单独相处两日两夜之事,微臣觉得实在是不妥,此时,正是朝中不少官职空出之时,微臣以为殿下的精力应该放在人员的迁升之上。”而不是为了那点隐秘的心思,而做下如此胡乱的事。知晓四皇子性格的辛旷,这一句吞在了肚子里。

    闻言,四皇子转过身,双眸射出冷厉的视线,盯着辛旷,寒声道:“父皇让我禁足在府中,便是对我心生不满,现在正是京中官职混乱之际,老三肯定是会想办法安插自己的人进去的,而这种时候,以父皇的性格,必然是盯紧我们这些儿子的举动,若是我还安插自己的人,你想一想,一个被禁足的皇子,私底下在朝中仍然活跃,尽量安排自己的人手占据要职,陛下会怎么看?”

    辛旷闻言,先是一想,而后额头上出了一层冷汗,心内大惊,连忙拱手躬身,惶恐道:“是微臣鼠目寸光,没有想到这一层,还请殿下恕罪!”

    一个禁足的皇子,就是无法接触到朝堂政事,在一般人看来,便是远离皇权,那若是私底下蠢蠢欲动,落在明帝的眼中,就会有了想要谋反的意思。

    这一层,他还真是疏忽了,只想着多安排自己一派的人。他不由抬头望着面前的四皇子,虽然看他平日里冷酷淡漠,言语不多,然而对于政事变化,还是拥有十分准确的判断。这也难怪,毕竟是明帝和皇后所生的儿子,薛家自幼又将四皇子做储君培养,能力想不胜人一等也难。辛旷惶恐之时,又更加觉得投对了注。

    见辛旷懂了,四皇子也不再多说,“你先回去,这件事不用你管了,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辛旷今晚来的目的本来就是来劝说四皇子不要再令人在京城将此事弄大,眼见还没成效,哪里肯冒然后退,低着头继续道:“殿下,微臣想,此流言影响太大,陛下已经得知,与瑾王世子妃牵扯不清,似乎对陛下并没有好处!”

    没有好处!

    他怎么不知道没有好处!

    可是他不甘心,自从与沈云卿在小岛上相处了两日之后,他心内那些被压抑的,不敢面对的情感一下喷薄而出,几乎是汹涌如潮水一下将他心内对她的恨淹没,整颗心焦灼如火烤,每日里想的都是两人在一起的时光,虽然她称不上对他温言软语,但是好歹也不怒目而视了,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见四皇子不说话,辛旷又道:“殿下,瑾王世子妃虽然美貌倾城,世间难得,但是绝不能称得上绝顶难寻,她这般绝色的女子微臣命人去找,也能找到与她一样美貌,甚至她更好的……”

    “滚!再说的话,就让侍卫将你拉下去!”四皇子听辛旷将云卿与那些庸脂俗粉相比,一掌拍到了桌上,若是那些人能代替的话,他还要等到沈云卿嫁人了才来下手吗!

    眼见四皇子突然发怒,辛旷吓得一呆,自己刚才说的话并没有不妥,怎么四皇子这么大怒意,虽然不知道原因,但他还是飞快的跪下来,“殿下息怒!”

    四皇子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刚才拍向桌子的右手传来一阵麻痛,他用力的攥紧拳头,却怎么也握不紧,右手,他的右手废了!想到此处,怒意更甚,一拳打在桌上,吓得辛旷抬起头来,注意到他的右手,连忙呼道:“殿下,你的伤……”

    “下去!立即!”四皇子紧紧咬住牙根,脸色阴沉。

    书房里布满了一种风雨欲来的味道,就算辛旷再傻,也知道此刻绝不是再进言的好时间,他连忙站起来,退了出去,视线落到四皇子隐隐露出血迹的右手上,摇了摇头,红颜祸水,祸水啊。

    若不是为了救那韵宁郡主,四皇子这么好的身手,怎么可能将右手弄成这样,他早就觉得四皇子对那女人有些不对劲,如今看来,不仅是不对劲,完全就是情魔附身,鬼迷心窍,对着一个已婚的妇人念念不忘!

    他对着外边伺候的婢女道:“四皇子的手受伤了,去拿些药进去。”这才离开了皇子府。

    “四皇子,奴婢过来给你上药。”丫鬟的声音出现在色调深沉而气氛凝厚的书房里,闭着眼的四皇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默默地看着她。

    那丫鬟没有得到回答,屏息凝气的走到他旁边,用余光瞥了一眼四皇子,见他没开口赶自己走,略微得意的一笑,掏出帕子,捧着四皇子的手,将手背上砸出去的破皮处血迹擦干,细细的洒上药粉。

    朦胧的灯光之下,丫鬟的侧脸也被笼罩上一层橘色的柔光,清秀的容颜在夜色里散出如梦似幻的色泽,同样的受伤,同样的洒药,眼前的这一切渐渐的和一个白衣丽颜女子重叠在一起,只是现在这个,眼神要更加的柔软乖巧,动作也更为奉承讨好,小心翼翼的像是怕伤害他,弄痛他,让他有一种被重视的感觉。

    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触摸那娇嫩的脸庞,宛若能看到如星光灿烂的凤眸带着柔情蜜意,当手指碰触到脸颊的时候,他几乎就要开心的笑起来。

    她笑了。

    她朝着他伸出了手。

    她坐到了自己的怀中。

    她对着他露出了谄媚的表情……

    一霎那,梦境如破碎的玻璃一块块的跌落下来,四皇子陡然之间看清楚正坐在自己腿上,面色嫣红,发髻微斜,搂着他脖子的却是那个刚才进来擦药的小丫鬟!

    他顿时厌恶的一把将丫鬟扯开丢到地上,“谁让你坐我身上来的!”

    原本还以为一直不动情的四皇子突然看上了自己的丫鬟遭受如此巨大的变化,有些不知所措,委屈哭诉,“殿下,是你先拉着奴婢坐在你身上的……”

    “来人啊!”四皇子挥手打断他的话,话语声一落,立即进来两名侍卫,他看也不看那躺在地上嘤嘤哭泣的丫鬟,“拉出去,杖毙!”

    不管丫鬟到底在哭诉什么,他都不会在乎!罢才他只是将她当成了沈云卿而已!

    沈云卿,为了你失去了右手,不能用剑,不能上战场,一身武功如同空废,如今我已为你入了魔障,今生今世,不得到你!我就不是御宸轩!

    ------题外话------

    我是存稿箱,今天醉醉主人要出门,所以是我帮她发文,大家有什么留言和想法,可以写下来,等醉醉主人回来,我会告诉她的。

    根据醉醉主人的吩咐,是要对各位送钻石,鲜花,打赏的读者进行感谢的,可是小存是机器人,不能看到大家的名字,所以为了不辜负主人的吩咐,小存在这里给大家鞠躬谢谢大家!等主人回来,再请她一起表扬你们!

    重生之锦绣嫡女232_重生之锦绣嫡女全文免费阅读_232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