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31

重生之锦绣嫡女 231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231

    孤男寡女,同处一方,给无数大脑闲置,无事可干的人无限的想象,以雷霆之势,迅速蔓延京城的每一个角落。舒榒駑襻瑾王府自然避免不了被流言蜚语侵蚀。

    此时云卿就正在面对突然一下全部来齐的王府中人。瑾王府虽然人员不庞大,留在京中的也就是瑾王,韩雅之,御青柏了,自从假王妃和御凤松去世了之后,韩雅之就变得低调了许多,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呆在她的丛烟阁里。而御青柏据说是要留在京中参加今年的科举考试,瑾王有事无事都是在外面,也不知道在做什么,现在“正妻”新丧是不能做的太过火去逛青楼,大概每日里就去风花雪月,登山看景。

    这一群人平时用膳都不会聚集在一起,可现在却因为一件事全部到了一处。

    瑾王坐在首位,身着一袭棕色绣蟠龙云纹的锦袍,凤目朝着御凤檀看了一眼,见他面色平和,一脸的淡然,顿了一顿,方才慢慢的开口道:“韵宁回来也有一个月了,伤好些了吗?”

    云卿回道:“谢谢王爷关心,将养了一个月,也好的差不多了,再喝一阵子的药,基本就没有大碍了。”

    韩雅之坐在下一旁,看着云卿归来,心里格外的不舒服,要知道,她是没有资格跟着去参加狩猎的,又因为身上戴着婆母和夫君的双重重孝,根本就不能出府。得知云卿去参加狩猎,嫉恨的很,接着便听说云卿被刺客弄的跌落了河谷,简直是欢喜的不行了,可

    这喜悦还没品出味道来,又见到她人回来了,这样的好运气足足让韩雅之怄了一肚子的气,连云卿受伤都无法补偿她心内的怨气,好在老天不辜负她的苦心,果然又出了事让沈云卿不痛快。

    这一次,她倒要看看,沈云卿还能怎么解决这件事,于是扬唇一笑,望着云卿道:“看来世子妃的伤确实是不重,我听说与世子妃一起掉落下去的四皇子,眼下伤还是很重的呢。”

    她面带笑容,语气关怀,语意却是阴阳怪气,让人听了就不舒服。云卿瞧了她一眼,虽然是守着孝,韩雅之穿着浅青色的衣裳,容色也依然秀丽,就是说出来的话,有点与外表不搭。她看了一眼瑾王,见瑾王脸色没什么变化,可是双眸里还是略微有些沉沉。看得出他多少还是有些介意的。

    云卿淡淡的一笑,“韩姨娘足不出户,倒是连四皇子的事情都了解的清清楚楚,让人佩服。”

    韩雅之面色一顿,这不是说她不守妇道吗,到处乱跑吗?寡妇本来就忌讳这些事,云卿又暗指她关心四皇子,这可是惹是非的话题,她略微缩了缩肩膀,声音比起刚才略小,讪笑道:“这不是我了解的清楚不清楚的事,是满京城的人都知道,你和四皇子在个孤岛上过了两夜,就连府中的下人都在议论,就算我不打听,也免不了传到耳中的。”

    御青柏在一旁坐着,依旧是那副沉默谨守的模样,只是目光不经意的观察着所有人的变化,今日他是不大想来的,坐在这里,始终都是有些太明显了。他习惯于深藏在暗处,慢慢的观察着所有人。但是韩雅之说完就朝着他望过来,虽然没有挤眉弄眼,但是他还是明白她的意思。

    这是一个好机会,若是能让沈云卿和四皇子之事越闹越大,皇家堂兄弟之间因为一个女人闹的沸沸扬扬,到时候,迫于压力,御凤檀只有两个选择,一就是休了沈云卿,可是御凤檀对沈云卿是一心宠爱,若是他为了名誉,休了沈云卿,那接下来御凤檀起码有一段时间会很难过,人意志消沉的时候是最方便下手的,二来,就是御凤檀坚持所爱,不肯休了沈云卿,但是有一个和四皇子有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妻子,这对名誉是极大的损坏,对御青柏同样有利。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在这个时候坐在此处,他从来不做无用之事,投靠那个人也是为了前程更为远大,不要一辈子都被人庶子庶子的看不起。

    他微微颔首,斯文而又有些保守地道:“这件事,我也听说了,这些天,我在国子监,很多同学也在议论此事,只怕再传下去,对瑾王府不利。”

    听了这句话,云卿有些讶异的看了一眼御青柏,倒不是说他这话说的不对,听起来还是很关心的,以御青柏的柔和声音也没有太

    耳,可细细想来,这句话的意思就有点怪了,再传下去就对瑾王府不利,这就是说她的事败坏了瑾王府的名声,岂不是确定了她和四皇子之间传言的真实性。

    如此,她又多看了御青柏两眼,睫羽里透出几分思忖的光芒,想起有一次自己在他眼底看到的怨恨和不甘,只怕他也不是表面看起来这般温和不争了。

    见御青柏配合自己,韩雅之又接着道:“可不是吗?都说四皇子身上的伤都是为了救世子妃受的,如今右手都不可提重物了呢!四皇子从小就请了名家教习武术,以后不能再提武器了,这是多么遗憾的事情啊。”她说完,就撇了一眼瑾王,看瑾王虽然端着茶杯,让放在离唇不远处,迟迟未动,又暗暗冷笑了两声。

    “说够了吗?”御凤檀坐在一旁,看着韩雅之一句句越说越难听,眼角斜睨着她,面色清清淡淡,可狭眸里却是暗流汹涌,让还想继续煽风点火的韩雅之心口一凛,想要开口,胸口的害怕又阻止了她的冲动,最后只能望着云卿暗自冷笑。

    御凤檀见她那副样子,唇角更冷,语气淡讽,“外面的人乱说也就罢了,你也要在这里煽风点火,是当我这世子白当了吗?”

    云卿对韩雅之的这几句挑衅却是没什么意见,连韩雅之都来她面前说了,可想外面传成了什么样子,这流言这东西,从来不是事实,而是在事实的基础上进行不断的延伸,虚构的内容会让整个事件的本来事件变得面目全非。

    御凤檀此时在瑾王面前说出这话,就是表示澄清的意思,瑾王对着他摇了摇头,让他莫要再说,转头却是望着云卿,语气平静道:“韵宁,不是我不相信你,确实如今京中的流言有越来越盛的倾向,此事牵涉到王府世子和四皇子,只怕陛下不久就会过问。我对你们夫妻的事向来都不多问,今次在这里的也就是府中几人,你将当时的事情说与我听一遍,我也好想日后发生何事,要如何应对。”

    外面的传言是越传越厉害,说四皇子和云卿在小岛上过了两夜的已经算是最好的,其他的比如爱恨情仇版本的:说四皇子与世子妃本就早已经两情相许,但是由于陛下赐婚,两只鸳鸯不得不分开,好不容易得到围场见面的机会,两人趁着刺客来临,躲在一旁互诉衷肠,最后决定私奔,装作被刺客打下河谷,谁知道世子不轻易放过,两天两夜搜寻,最后还是将人找了回来,并将四皇子打昏,将逃走的世子妃腿打断……

    这个版本还是算客气的了,所以可以想象,其他的是怎样的故事情节了。

    到这个时候,瑾王还是如此冷静的对待,虽然不是说完全相信他,云卿心里已经十分满足了,她与瑾王可以说一直都是陌生人,相互之间是因为御凤檀而联系到一起,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关系。他没有听到流言后,便来横加指责,已经是十分有修养的行为。

    她便将当日发生的事情全部都说了一遍,掠去和四皇子的恩怨情仇,直接说她和四皇子遇见刺客掉下去之后,醒来后点火,对付豺的事情都说了,不仅是对瑾王的尊重,也是因为她心中坦荡,她和四皇子在小岛上,有的只是互相猜忌,互相防备,互相合作,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大概韩雅之也想不到,当时在小岛上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那么多的豺狼,竟然还是没将沈云卿咬死。

    从云卿开始讲述到最后,瑾王的面色都没有变过,他的目光一直在落落大方,有条不紊的云卿身上,她那般从容不迫的姿态,让人很容易就觉得她是没有半点隐瞒的,也没有什么是值得她隐瞒的。最后,他只是点了点头,道:“事情原是这样……”他顿了一下,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又觉得不大合适,换了一句,“既然如此,那便……”

    看瑾王的样子,似乎就这么放过沈云卿,韩雅之先是一怔,接着急急插话道:“王爷,就算事情是这样,可外面的那些闲言碎语怎么办,他们到底是在一起呆过两日的,就算事实和她说的一样,可其他人会相信吗?”

    真是胡搅蛮缠,不得安宁。

    云卿极为冷漠的看了她一眼,唇角轻启道:“韩姨娘,流言蜚语我不是没有面对过。当初我父亲遭遇泥石流后生死不明,家弟尚幼,母亲病重,沈家的生意全部是由我一个人打理的。那段时间有无数的小人在背后议论,最后事实证明,若是惧怕流言蜚语,那么如今沈家也不会存在了。人活在世上,谁没有人在背后非议几句,便是陛下,也有御史台直言进谏,直面天子过失,难道你要处理陛下吗?”

    韩雅之被她一番偷换理念的话弄的口呆目瞪,她毕竟不像云卿,重生后一直就在危险的边缘游走,面君见圣的机会少的可怜,所以当提起了高高在上,无比威严的陛下,心中就有一种畏惧。就算觉得云卿说的话哪里不对,也不敢贸然开口。

    瑾王看着韩雅之那不甘又带着怨愤的眸子,不知怎么,心中怆然,自从进了京城后,这个心腹大将的女儿,从小在府中带着长大的少女就渐渐的变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的大方雅致,而是目光越来越狭隘,心胸也越来越窄,本来带着她进京,是让她来游览天越,拓宽眼界的,可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与他初衷甚远,甚至可以说十分的失望。也不知道究竟是到了京城这地方容易让人迷失自我,还是以前他看到的都是假象。

    他想起匡蔷和御凤松的事,又觉得对不起韩雅之,本来她再三纠缠这事,他完全可以训斥,可想到他还是让韩将军失望了,韩雅之嫁的根本就不是他的儿子,心内叹了一口气,瑾王站起来,掷地有声地开口,“这事纯属有人故意造谣,府中若是有人再提,就按家法处理!”虽然有愧疚,可他也不会容许有人为了一己私利,将瑾王府弄得一团糟。

    瑾王发话,其他人在府中也没有了发话的权利,韩雅之有些不满,转而想到这事可不是瑾王想息事宁人就能解决的,又满意的走了。

    送走了他们,屋子里只剩下了夫妻两人,御凤檀走到云卿的身边,蹲下来摸着她受伤的腿部,“这里还疼吗?”

    他轻抚着她的动作,没有一丝其他的欲一望,只有无尽的柔情和疼意。云卿拉着他的手,站起来走了几步给他看,唇角绽放出明媚的笑意,“早没事了,让你说的,好像我双腿都不能走了似的。”

    “别乱说话!”御凤檀记得那时候云卿刚回来,换下衣裳,露出受伤的全身,那一身的紫红让他看的心脏都在抽搐,而腿上的伤更是令他全身发抖,心疼得无以复加,他伸出手臂,将她揽在怀中,低头吻着光滑的额头。

    天知道他有多疼她,多爱她,不愿意她受一点伤害!

    光润的唇在额头轻如棉丝,云卿的睫毛微微的一颤,“凤檀,他们知道我那两日和四皇子在一起。”刚说完,便感觉到御凤檀的

    身子微微一僵,顿时心底一颤,难道御凤檀心底还是介意的,她也不知道怎么说,回来以后,御凤檀一直待她很好,关心有加,爱护更甚,甚至连伺候的这些事情都亲力而为。

    那时候,她心里觉得和四皇子没有什么,问心无愧,而御凤檀也没有半点介意,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但是随着流言的起来,她不禁要想一想,御凤檀心底到底是怎么想的。

    夫妻之间,虽然有坚实的感情基础在,然而每个人看人想事的方法角度都不同,有些事情坦诚的说出来,沟通沟通,会比藏在心底等着烂了臭了,腐烂成伤要好。

    她接着道:“我和他之间没有什么,那些流言蜚语,我想是有人故意放出来,想要搅合我们两人关系的。”她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御凤檀的表情,却看他玉面阴沉,狭眸的光彩黯如夜色,不由顿下了话头,抿紧菱唇,有些难过的垂下长睫……

    握在掌心的手变得发凉,御凤檀才觉得云卿有点不对,低头一看黯然神伤的云卿,他脸上一惊,先是用手摸摸她的额头,“怎么,还是不舒服吗?”

    他的声音依旧关心十足,云卿有些疑惑的抬起眼来,“你刚才不是在生气吗?”

    御凤檀这才知道云卿那黯然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而是以为他在怀疑她,连忙笑道:“若是换做其他的男人,我还要想一想,四皇子就算了吧,就算他再救你一次,他也别想抢走你!”

    他说的那般自信,手臂却不由自主的收紧,生怕有人从他怀中将云卿抢走,“不过你说的没错,这的确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目的就是要抢走你!那个人就是四皇子!”

    他刚才阴郁的神色,也是因为这个,从一开始四皇子就表现出对云卿浓厚的兴趣,甚至结婚这么久,他还是不死心。

    开始瑾王那欲言又止的话,便是想说,当时除了云卿,御凤檀,四皇子,其他的便不知道此事了,而这流言传出来的时间就是四皇子醒来不久,如此明显,云卿岂会看不出来。不过此刻她却没那么生气,而是捏着御凤檀的手背,眼眸微微迷蒙。

    忽地想起上一世的一件事,那时候她嫁给耿佑臣,然而她是因为失贞而久久无人问津的女子,她以为耿佑臣对她真的是一片真心,但是现在想起来,耿佑臣那时候新婚之夜是带着微微厌恶的,甚至喝合卺酒的时候,都很勉强,草草的就翻上床行洞房之礼,动作别说温柔,甚至还有些僵硬。

    当时她就觉得有点奇怪,然而这一切,在发现她是处子后,才有了一些改变,那时候她认为耿佑臣看到喜帕是大喜的表情,其实是大松了一口气吧。

    而其后,她若是稍许和别的男子说一句话,就会被耿佑臣拿失贞的时候讽刺,原以为是因为爱而吃醋,却不料耿佑臣从来都只觉得是耻辱,而没有设身处地的为她想过,即使她已经在初夜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不知道怎么,很久都没有想起关于上一世的那些事,恍若隔世一半。此时却跳跃到了脑海里,又觉得很讽刺。同样是苦苦追求她的男子,一个是从来都没相信过她,一个却是不停的将吃醋挂在嘴上,却是真正的呵护她,疼爱她。

    “在想什么?”不满意怀中的人儿半天不开口,御凤檀抖了抖肩膀,低头咕哝道:“该不是我身上太舒服,睡着了吧。”

    “臭美,你身上有多舒服。”云卿环住他的腰,撇了撇嘴,表示自己的不屑。

    “还不舒服啊,你都靠了这么久了。”

    “一身硬邦邦的,哪里有床上舒服。”云卿挑眉道。

    御凤檀继续厚脸皮,眨了眨眼,“可是卿卿不就喜欢为夫有些地方硬邦邦的吗?”

    说罢,眸子里闪着亮亮的光芒,那熟悉的眼神一下就让云卿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云卿无力的翻了翻眼皮,“……”果然是越相处越能了解一个人的真实面貌啊,御凤檀这家伙,完全就是自恋和不要脸的结合体,哪里有外面表现出来的那般风流倜傥,白衣翩翩啊!想到上一世自己对他的印象,再看眼前这个皮相依旧俊美,性格却完全不同的大无赖,云卿顿时觉得这就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啊。

    不过这个差距,她还是很喜欢的。毕竟上辈子的他和她是有着天与地的距离,可望而不可及,这辈子,是真真实实的,要陪伴她一辈子的人。

    御凤檀看着云卿那拿他没有办法的模样,忍不住的将她搂在怀中吻下,直吻得云卿气喘吁吁,呼吸不畅才放开她,声音略微暗哑,“以后还怀疑我吗?”

    小心眼的,这话都过了一大段了,他还在这儿记恨着呢,云卿撅了一下嘴,“我不是怕你被闲言碎语洗脑了嘛……”话还在口中,唇舌已然再次被含住。这一次直到云卿都快要窒息,御凤檀才稍稍放开一些,“还怀疑吗?”

    “……”她还敢说怀疑吗?再说御凤檀岂不是还要让她窒息一回。她软靠在御凤檀的怀中,握着小拳头在他胸口捶了两下。在怀中静静的靠了一会,云卿想起了一件事,抬起头来,“刺客的幕后主使者查出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