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27

重生之锦绣嫡女 227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话音一落,密林中忽然冲出了上百个头上绑着红色的头巾,身穿布衣的人来,他们手中的弓已经搭上了利箭,对准了长队射来重生之锦绣嫡女!

    嗖嗖的长箭如雨降临,御凤檀手中拿着软鞭,如同长蛇将所有飞到他所在区域的铁箭全部拦下,动作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重生之锦绣嫡女!

    五皇子从腰间抽出长剑,也拨开袭来的铁箭,御凤檀便撩铁箭,转头对着易劲苍道,“你快去保护陛下!”

    虽然不知道这些人是谁派来的,但是能摆出如此大的阵势来袭击,目标十有**便是明帝!趁着箭雨停下的空隙,御凤檀朝着云卿所在靠后的马车看去。那些刺客弓箭射完,立即便拔出了武器上前,大概是看出御凤檀的装束为护卫首领,立刻就将他包围到了其中。

    这些刺客虽然穿着粗布衣裳,然而手中的功夫却不像装束那般毫不起眼,个个身手都算得上好手,一般的侍卫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不多一会,便听到许多女子哭嚎与尖叫声。

    此时云卿在马车里已经听到了外面的厮杀声,还没反应过来,箭只便从车窗处射了进来,扎在了马车车壁之上。桑若眼明手快,早就一把将云卿拉开,坐到了车窗旁边,略微掀开了一角朝外看去。

    云卿虽然被吓了一跳,然而经历了人熊袭击之后,她的心性又增强了不少,此时面色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沉声问道:“外面有多少人?”

    桑若略微估摸了一下,“至少上百,武功都不差!”

    “比起你呢?”

    “不如我!”桑若转头望着云卿,双眸里流露出久掩的杀气,这一霎那,她不再是一个平凡无奇的婢女,而是一个真正的暗卫。

    那就好,桑若的功夫不错,只要坐在马车里,没有铁箭射来,就算有人想进马车,桑若也能守住,就是不知道车夫武功如何……

    她想到此处,外面却是传来一声惨叫,车夫明显是被铁箭射中,随后马车就开始颠簸了起来,显然是马匹受惊,拉着车厢想要乱奔。

    若是马车疾驰,那受惊的马儿也不知道会将她们拉到哪里去,万一朝着刺客的中央,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云卿当机立断,一把拉住流翠的手,对着桑若道:“跳!”随即,三人便先后滚出了马车,与此同时,马匹拉着车厢朝着密林里跑去,车厢撞在树干之间,发出猛烈的碰撞声!

    云卿跌落在白雪之上,抬头看到的便是一片混乱的情形,地上已经倒下了许多被箭射伤的护卫和马夫,周围金铁交加,正是战的激烈。那些平日里端庄的夫人小姐们,此时都吓的惊声尖叫,有那吓得不知所措的,往着刺客的刀下跑去,刑部侍郎女儿黄红便是其中一个,只看那刺客眼中闪着残酷的光芒,见那华衣少女奔来,手中长刀毫不犹豫的斩落,顿时将黄红上半个身子斩成了两段,一线血丝慢慢的沁在她美丽的衣裳之上,身子顺着斜砍的刀痕慢慢的滑落了下来。

    黄夫人亲眼看着女儿被斩杀,眼睛一下变得赤红,从地上拾起一把刀就冲上去与刺客拼命,却被刺客反手一下,从右肩膀将手臂生生的切了下来,鲜血溅在白雪之上,宛若一朵朵凄凉的红梅。

    处处都是惨叫声,救命声,痛苦声!

    来刺杀的刺客,前方一批,后方一批,全部都是心狠手辣,绝不容情之辈,根本就不管,不看是什么身份,但凡见到是生人,全部毫不留情的斩杀!

    虽然带出来的侍卫很多,可是大部分都是集中在前面的御驾之前,后方都是大臣的家眷,派出的是一般的侍卫,刺客身手高强,下手又尤为狠毒,侍卫连连退败,人数急减!

    桑若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出现了一根铁链,细如手指,然而在她手中威力却非比寻常,一下便卷上了刺客的喉咙,生生将头与身子扯飞,手段之狠,半点都不下于这些刺客。

    云卿虽然不喜欢多管闲事,可是眼睁睁看着那些平日里娇俏的小姐就在眼前香消玉殒,也心有不忍。她心计诡诈,但不是绝情冷血之辈,眼看前方不远处的马车上,梅太傅的孙女梅妤正由身边一个会武功的丫鬟掩护着,偷偷朝着这边而来,却没有看到在她们的左侧,有一个刺客正举起利剑,云卿登时朝着前面跑了几步,捡起地上掉落的长弓,对着那刺客射了一箭!

    无奈力道不足,本是瞄准眼睛的,射到了右手手臂上,但是已经足够引起那个丫鬟的注意了。

    梅妤一看云卿在此,连忙奔了过来,书香气十足的面容上带着一股平日里难以见到的坚毅,“世子妃,谢谢你出手相救。我身边的丫鬟懂些武功,你与我一起走吧!”

    危难之时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心地,望着她真诚的双眸,云卿摇了摇头,指着后方的桑若道:“我的婢子也会,你不用担心我,赶紧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那你呢?”梅妤望着后方的混乱,担忧的问道。

    “我还要去找安统领,他受伤了,身边的人也不知道抵抗的住刺客吗?若是他出了事,我没办法面对雪莹!”

    云卿和梅妤的关系是京中闺秀里不错的,梅妤知道云卿和安雪莹两人感情十分要好,抬头看了一眼桑若凌厉的身手,随即点头道:“好的,那我就不留在这里拖累你们了!小心点!”她是有心帮忙,但是她身边的丫鬟武功护她一个人还勉勉强强,若是跟着云卿去,说不定还是麻烦。

    “你也是!”云卿待梅妤的婢女过来接应她,便朝着压低了嗓子往前走另外一旁走去。那些刺客在桑若手底下吃不了好,也知道不要再硬碰硬,不再去送死。

    云卿朝后看了一眼长长的马车,她记得安初阳是在一辆特别大的青蓝色马车里,位置应该在她后方才对,果然见后面有一辆跟她颜色差不多的。那边厮杀的情况比起这边来还要激烈,她咬了咬牙,安初阳在密林内是为了救她和章滢才会受伤的,此时绝对不会丢他在这里自生自灭。

    她避开刺客的视线,尽量沿着马车,借着高大的马车来遮掩自己的身形。桑若杀了一个刺客,立刻就跟了上来。见她虽然是一身狐裘锦衣,明明养尊处优的大家夫人模样,可是一双凤眸却镇定无比,犹如雪色之中的明灯,让人望着就觉得异常的美丽重生之锦绣嫡女。他们密局里的人私下里也会交流,经常想怎么主子就偏生找了一个商人出生的女子做妻子,如今看来,她有些明白主子的选择了。

    “世子妃,往这边走。”桑若收敛了心情,冰似的容颜上眸光冷凝,带着云卿避开刺客多的地方。她武功高,不代表就要与人硬拼,能节省一份体力是一分。

    刀光剑影,血肉横飞。血雨伴随冰花四溅,到处都是一片凄惨的景象。不是人人都会像云卿,梅妤这样,身边有懂武功的丫鬟,于是惨剧连连,根本就没有办法避免。好在此时朝廷中的人员已经纷纷调集,不再是开始那般纷乱的样子,和刺客也能打个平手,不至于开始那般。云卿她们顺利的摸到了青蓝色的大马车前面。

    情况比她想象的要好,这辆马车是由侍卫驾车,所以并没有毙命于箭下,甚至马儿也没有受惊。云卿连忙道:“桑若,你去看一下,马车里还有人吗?”不知道安初阳有没有被人转移了。

    桑若轻轻一跃跳上了马车,一把掀开帘子,旋即点头道:“世子妃,他还在!”

    闻言,云卿观察了一下形势,眼下虽然看起来势均力敌,然而侍卫们平日里训练有素,在慌乱过后,渐渐显出整体作战的优势,加之人数比刺客本来就要多上一半,慢慢地定然会占上上风。只要马儿不受惊,安初阳躺在马车里,比在外头还要安全。她想了想,随即道:“桑若,你牵着马,到那边林子去。”

    刺客早就从树林里冲了出来,此时里面极为安静,入眼除了雪便没有其他东西。将马牵到树林旁边,系在树干上,一来防止马惊乱跑,二来走的远了,也不会与厮杀之地隔得近,刺客们的目的主要还是在明帝,杀其他的人只是为了分开护卫和武将们的注意力,让前方的刺客能更加容易得手。

    就在侍卫渐渐得了上风的时候,却听到刺客发出了尖利的口哨声,四短四长,像是在传递什么讯号。同时,那些正在与侍卫交手的刺客神色变得愈发的紧张,下手更不留情,刀刀必杀,杀完之后便不像开始那样再去追人,而是拼命的往后退。

    这般古怪的动作顿时引来了云卿的注意,她凤眸微眯,见到那退后的刺客开从腰间的布包内掏出一个黑乎乎的球状的东西,她猛地想起这是什么东西,心脏狂跳,竭声喊道:“小心,他们有**!”

    这些人之所以撤退,就是见力不敌,便要用**再减弱护卫们的行动力。连忙去马车上拉安初阳,就看刺客开始对着各处丢小型的**了。她连忙扑到在地,用手抱住自己的头,紧紧的将身体贴近地面。

    轰!

    轰!

    一声声的爆炸声,炸在雪地之中,薄雪混合硝烟四处飞扬,顿时人的视线全部被拦住,云卿待声音平定了之后再抬头,却看不清周围的一切,这**不仅有炸弹的作用,竟然还有着混淆人视线的烟雾,她左右看去,却没有见到流翠的影子,不知道桑若如今如何,又不能大声说话,怕引来那些刺客的注意,只能拾起手边的一把匕首,小心摸索着往前走去。

    浓雾之中不时传来金戈交击的声音,显然刺客丢出炸弹之后,又再次袭击,她视线受阻,模模糊糊只能凭着感觉一点点的靠近,低声的喊着,“流翠,你在哪?桑若……”

    御凤檀在见到刺客丢下炸弹之时,待炸弹过后,第一时间便是朝着云卿而去,明帝身边五皇子和三皇子还有杨将军在指挥,不会有问题。密烟之下根本看不清人,他就一个个的问过去。这样大的烟雾,若是一时和桑若分开了,以她的身后若是遇见了刺客,那可怎么办!

    而那些刺客一个个如同暗地里的鬼魅一般,突然从浓烟里抽出一刀子,对着人刺下,御凤檀头也不回,反手一弹,软件以一种诡异的角度绕过他的脖子,状若银龙,雪翻腾飞,直接刺入身后欲来偷袭刺客的脖子上,叮的一声,又恢复了直直的剑柄。

    这些刺客明显习惯于在浓烟中作战,若不是他耳力好,被那刺客偷袭也不是没有可能。越是如此想,御凤檀越是着急,干脆也不顾自己会被刺客发现,振声大喊:“卿卿……卿卿……”

    声音传入到浓烟之中,很快的没入了其中,半天没有得到回应。

    云卿则在另外一面,寻找着流翠和桑若两人,以御凤檀的身手,她根本不需要为他担心。随着北风吹来,那些烟雾也渐渐变稀,视线也越来越清晰,云卿这才发现,自己走着,走着,竟然偏离了主要的官道,而到了两边的侧路旁,谷下奔流的河水之声也越来越清晰。她不知道坡下是何状况,然而那河流却是亲眼见过,水流喘急,若是掉下去可是焦急不已。

    她连忙朝着前方走去,离这处远一些,只听前面刀剑相击之声传来,越来越近,竟然是侍卫与刺客厮杀到了此地,她心中焦急,正要再往前绕开这里,便听到其中一人发出一声闷哼,混合着利刃刺入皮肉中的声音,努力辨认,还站立的那人头上带着鲜红头巾,显然是刺客那一方的人。

    她连忙悄悄避退,却仍旧引起了那人的注意,转过头来,一张凶神恶煞的脸,还沾着星星点点的血液,恶眸在云卿身上上下扫了一圈,辨认出她是朝臣的家眷,立即勾起一抹恶笑,提着刀对着她一步步逼了过来!

    “别,别杀我……你要钱,我给你就是……”云卿脸上露出了害怕的神色,一步步的往后退去,口中不断的哀求。

    那刺客看到她害怕的样子,哈哈一笑,唾弃道:“钱!杀了你们这群狗官,到时候我们一样有享用不尽的金银珠宝,你的钱,到时候也是我们的——”

    最后一句话,戛然而止,因为一根银针已经射在了他的喉头,他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变青,随即直直的倒了下去!

    早在看到他的时候,云卿就做好了准备,看多了死亡之事,也没有了惧怕,头脑早就冷静无比,然而双方在武力上的区别使她知道不可以硬碰硬,于是面上露出一副害怕的样子,用以麻痹刺客,实际上在等刺客到了计划距离时,就射出银针重生之锦绣嫡女!

    她站到刺客面前,看着他不甘睁大的眼睛,和发紫的面皮,伸手将银针拔了下来,可别让人看出是她下的手。自从人熊袭击后,手镯上的银针就不再是凃麻醉药了,其中一部分云卿全部凃上了剧毒,为了的就是应付面前这种突发的情况。将银针擦干净,收入腰包之中,云卿站起来正要继续去寻找流翠和桑若。

    便看到四皇子从薄烟之中渐渐走近,五官也渐渐清晰,刀刻斧凿的面容上挂着一抹讽笑,“沈云卿,你果然还是那么阴毒!”

    倒没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云卿冷笑道:“四皇子不好好的去保护陛下,却跑来这里说这些冷言冷语,莫非你要让我站在这里任刺客宰杀!”

    自刺客出现之后,四皇子马车前的侍卫就全部与刺客厮杀到了一起,他武功高强,根本就不惧这些人,然而被禁足起来,心情不好,干脆就不出手,直到听到了炸弹的声音,才跳出了马车,谁知便发现了浓雾之中一道熟悉的纤细背影,脚下不受控制的跟了过来。

    他本来是想找个机会,趁乱直接将沈云卿杀死的,见她到了河谷边,正欲下手,便看到了刺客过来,便收了手,谁知那刺客还没下手,就被沈云卿用奸计除掉了!这个女人不仅心计诡诈,身上竟然还藏着毒针!他不由懊恼,自己怎么会被这样一个女子吸引了去!

    眼看薄烟散去,周围的人,景都清晰了起来,连不远处的人都看的清晰,四皇子心中一紧,幽黑的眸子里射出阴鸷的视线,紧紧的盯着云卿。现在就杀了她吧!杀了她这个让他心神大乱的女子,若不是她,现在自己也用不着被禁足!

    既然得不到的,那就让其他人也都得不到罢!

    眼看四皇子目露杀机,云卿不由警醒,眼前这个四皇子,与刚才刺客可不同,他已经知晓她的杀手锏,提防住她的动作,不是那么好哄骗的了。

    暗里想着如何对付他的办法,瞳仁中却是不露出半点害怕,云卿淡然自若的望着四皇子,淡淡的一笑,“四殿下,你现在要除了我,不就是想趁混乱,无人知晓,让人以为我是被刺客杀死的吗?如此下作的手段,如何是你一个男子,一名皇子所为?”她虽然在说话,心中却在想着如何避开四皇子的袭击,看到后方过来的一人后,眸中掠过一丝狡黠。

    四皇子不屑的一笑,眸光复杂的望着她那张在薄雾之中越发雍容美丽的面容,忍下心头忽然而来的一酸,冷然道:“沈云卿,你就不要妄想再拖延时间,他们现在不会望向这边,成王败寇,不管男女,在本皇子的眼底,挡我者就该死!”音落,而身形一提,枉若苍鹰扑向猎物,手掌带起凌厉的烈风,朝着云卿而下。

    云卿眼看再退就是河谷底下,不由心中焦急,手中银针再发,被他一卷袖全部拂开,面对高手,这银针根本就像小儿的把戏,根本不值得一提!

    就在这时,云卿的目光却一下子亮了起来,露出一分欣喜,对着后方连声喊道:“凤檀……快来救我……”

    四皇子闻声身形一阻,望着云卿的瞳眸里带着一丝犹疑,这个女子素来诡计多端,也不知道是不是御凤檀来了,会有这么巧吗?御凤檀不应该在前面保护明帝?但是万一是真的,他若是不收手,以御凤檀的性格,从后方一剑刺过来也不是没有可能!那他到时候就完全没有招架之地了!

    不过瞬间,四皇子已经闪过了无数个念头,最后还是觉得云卿在说谎!毕竟刚才他已经亲眼看到了她的狡诈,身形又猛然快速了起来!

    云卿眼底闪过一抹寒光,四殿下,这次可是你自己太多疑了!

    就在此时,一支冷箭射入了四皇子的背心,顿时使他气血一滞,还来不及转身,一道银链紧随而来,宛若蛇形,蜿蜒而上,瞬间缠在他腰间,猛力将他往后一拉!四皇子猝不及防的被一下子拉的身形猛坠,跌翻在了地上,他反手用力拔出冷箭,然那银链缠在身上,趁机倏地从腰间缠上他的脖子,一股劲力震来,顿时狠狠绞紧,致人气力不接!

    “世子妃,快过来!”桑若手中丝毫不敢松懈,紧紧的发力,一面赶紧让云卿到自己的身边来。

    见她面色浮白,云卿知道四皇子与御凤檀身手相差不大,以桑若一人必定难以坚持,不可在此耗费她心神,连忙提脚就跑,殊不知四皇子双手紧紧扣住银链,猛然看到云卿从面前逃开,想着方才受她欺骗才遭人袭击,心中郁恨爆发,内力一震,生生将银链震断,飞身一扑,一把将云卿扑倒,两人顺势朝着低谷滚去。云卿大急,顺手摸起手边的石头,对着身后人一下砸了过去,将四皇子打的额头破裂,趁着他手上力气减小,连忙挣脱掣肘。

    四皇子被那突然一下砸的面前一晕,身形就势往后一滚,也不知道那冷箭上凃了什么,他全身无力,陡然间想起下面是一片湍急的奔流,半身已经悬空,咬紧牙根,一把抽出腰带卷住女子的脚踝,狠力一拖,拉着她一起往河谷坠去。

    “沈云卿!要死,你也要陪着我一起死!”

    ------题外话------

    上个月大家的努力醉得到了第六名,这是对醉的一种鼓励,精神上是,物质上,醉醉也有几百块钱的奖金,所以非常感谢大家!

    ps:上个礼拜,醉检查身体的时候,肾上发现有瘤子,体积还不小,医生让我去大医院再去检测一下,所以接下来的两到三天里,醉要请假,去大城市里进行全面复查,请大家知悉!

    感谢亲黄秀琴送10颗钻石,dark666送了99朵鲜花,妖精南烟送10朵鲜花,冬眠在被窝,xyq8908各送1颗钻石,jyu1970送了2朵鲜花,249465949送了1朵鲜花,紫小诺的5朵鲜花,15200091160送了3朵鲜花,如有遗漏,醉同样倾心感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