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26

重生之锦绣嫡女 226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只听着嗒嗒的脚步声慢了下来,应该是站到了温泉的洞口,一条娇脆的声音带着一股稚气,正在不服气地喊道:“我要进去看看,你干嘛要拉着我啊……”

    “十公主啊……这么晚了,你跑到这个地方来,万一遇见什么猛兽,让陛下知道了,奴婢就完了……”低声下气的声音带着惊惧劝道。

    “怕什么!侍卫们早就将整个林子都检查干净了,哪里还有什么猛兽,你别想吓我!”十公主的声音越来越近,显然是她们已经走了进来。

    云卿吓得脸都一白,低声对着御凤檀道:“这下可好了,让十公主看到我们两人在这里,简直要丢死人!你快点想办法啊!”说着,还用手在御凤檀已经脱掉了上衣的腰间狠狠的掐了一把。

    “哎哟……谋杀亲夫啊……”御凤檀看她小脸上挂着焦急,心中觉得有些好笑,又怕自己一笑,依她谨慎的性子还真的会跟自己恼了,他倒是不怕给十公主看到,可到底教坏了小孩子,那可就不好了。

    “这个地方能藏哪里?”十公主的脚步声已经离的很近,眼看就要到温泉之中,云卿已经心急如焚,看御凤檀还是一副淡定如风的样子,又狠狠的在他腰间掐了一把。

    御凤檀愈发觉得她可爱,在她唇上一啄,“亲我一个,亲一下我就带你去藏起来。”

    云卿真是恨死了御凤檀这偶尔冒出来的邪恶因子,越到关键时刻,他就越无赖。可偏生此处她又不熟悉,又不会闭气,总不能沉入水里去。就算会闭气,万一十公主要呆个半刻,她也不可能藏得住,更何况还赤果果的被他搂在怀中,根本就不晓得往哪藏,飞快的在他翘起的优雅红唇上吻一个,嘴里催促,“好了,快点。”

    御凤檀挑眉优雅而满足的一笑,卿卿主动的感觉真好啊,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将两人的衣裳全部卷起,优雅的一跃,两人便到了温泉内壁一道天然的石缝之中。云卿左右看了一下,大概也就一人半的宽度,大概也是御凤檀以前在这玩闹的时候发现这个地方的。

    与此同时,从前方的温室里传来了十公主的惊叹声,“哇,阿蓝,你看这里竟然有四个小温泉啊,太神奇了!”

    阿蓝满头的汗,分不清哪些是被十公主急的,哪些是进来被热气捂出来的,虽然对眼前的温泉也觉得十分新奇,目光里透出些惊讶,可身为奴婢的职责还是让她将大部分的注意力在十公主半夜出行的事情上面,仍旧劝道:“是啊,十公主,这里有个温泉,皇宫里面也有温泉的,你若是喜欢,等回去了奴婢伺候你去泡个三天三夜都没问题啊。”

    “泡三天三夜,你想把我的皮泡皱啊!”十公主哼了一声,耸了耸小巧的琼鼻,活泼的跳到了池子旁边,伸出小手在一个像是花瓣形的小温泉里拨了拨,又掬了一捧水闻了一下,黑白分明的大眼放光,“这水看起来很清澈,又有一股香味,跟皇宫里的完全不同呢!”她想了想,对着阿蓝道:“你去外面看着,不许人进来,我在这里泡一会温泉。”

    阿蓝闻言瞪大了眼睛,哀声道:“我的小鲍主啊,这荒郊野外的,你还泡什么温泉,这万一给人看见了,可不要毁了清誉……”

    虽然十公主今年才十岁,可到底也不是不谙世事的年龄了,平时像男孩子也就罢了,本质上还是个女孩子,让人看到了身子,和其他女子也没区别。

    十公主看她一直念念叨叨,小脸上终于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板着脸,喝道:“你是公主,还是我是公主,你在外头守着,哪里会有什么人过来!快去,否则回去我就叫人打你板子!”再好说话的公主,一旦摆出皇家的架子来,也会有一股威严。无关于自身,而是她那尊贵的血脉所代表的权势。

    “十公主……”阿蓝还要再劝,却又怕这个活跃过头的公主真的回去告她一状,十公主最多是被罚一罚,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叹了口气,“那奴婢就在外面守着了,公主快一点。”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放心好了!”十公主笑眯眯地推着阿蓝往外走去。

    御凤檀和云卿贴在那一道石缝之中,听着外面的对话,云卿眸中有着一抹懊恼,略微了眼望着还一脸笑意的御凤檀,他不仅没半点急切的样子,搂着她贴在怀中,手脚还不时的动一动,本来挤在这儿,全身赤果就已经够难受的了,又听那十公主还要在外头泡一泡温泉,她心里着急,张嘴无声地道:“怎么办,十公主一泡还不知道要多久,咱们怎么出去啊?”

    “一时半会是出不去了,不如就在这里等着,反正又不冷。”御凤檀低声在她耳边吐着芬芳的气息,唇瓣沿着她耳一廓游一走,手也在细嫩的肌肤厮一磨。

    外头传来簌簌的除衣声,还有十公主拍水玩的声音,愈发显得眼下的情形紧张,云卿浑身说不出的不对劲,想推御凤檀,又怕抬手动作,被外头看去了什么,只扭着头,用手掌轻轻的将他朝外推了推,细声求道:“别,别在这里……”

    御凤檀哪里容得她扭头,两人肌肤相贴,那细小凸出的一点在他优美流畅的胸膛上磨一蹭,早就让他眸色加深,两只长腿将云卿牢牢的夹一在中间,将她的两只乱动的手握住,不让她再避开,顺着脖颈一点点的朝着下方吻去,根本就容不得她躲避。

    云卿这才意识到,无论御凤檀生的多么的魅惑精致,可他是个男人,只要他想要掌一控,她就如同一尾小鱼,只有由他摆一布。

    听着外面扑水的声音,云卿实在是急了,她脸上烧得火一辣辣的,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像是怕,又像……像是有一点点觉得刺激,然而最终还是害怕占了上风,“凤檀……”她话还只刚刚出口,御凤檀的薄唇就已经覆一盖了上来,直接就将她的唇封住,强硬的撬开了壁垒,别说是还想说话,就连呼吸都只能在口齿之间进一出。手上更是丝毫不停一歇。

    本来这里空间就不大,云卿背靠在石头上,温度比起蒸汽腾腾的空气要冷的多,顿时如挨冰石,难受得紧,又怕外头听到动静,只扭着唯一能动的头,表示自己的抗议。

    御凤檀开始还只是想借故调戏一下她,逗逗云卿的,虽然她平日里与他人相处,面色柔婉,实则胆子很大,可在这方面还是比较守规矩的,此时她越是这般动作,御凤檀就愈发疼的紧,手指的游走就已经违背了开始的初衷,顺着美好的源头而去。手臂往下一捞,便将她修一长白一嫩一腿拉了上来,搭在了自己的腰间,直接进入了最后一关。

    云卿全身发一软,死死的抑制着唇齿之间,不让任何古怪的声音发出,越是如此,那害怕与刺激并存的感觉,使她眼前微花,再也没办法再去注意温泉里十公主的动静,整个人往着御凤檀的胸膛靠去,随着他的动作整个人上下起伏,脑子里一阵阵的白光热浪交替。

    水汽缭绕之间,乌发雪肤的女子唇瓣紧紧咬住,唇色越发的鲜红,青丝随着主人的跳动而垂到了雪白上,黑,白,粉红三种颜色交汇,那眼前的刺激,简直让御凤檀无法自一控。

    ……

    待云卿神识清醒之时,呼吸还有些微乱,迷蒙的望着眼前的邪魅男子,眨了眨眼后,深吸了一口气,“十公主呢……”

    御凤檀懒洋洋的抱紧了她,一只手摩挲着她的脸庞,“走了。”当然要走了!最后某些人太投入了,那声音若是让十公主听到,那可就不得了了,所以御凤檀就用了法子,吓得虽然胆子大,却害怕鬼魅的十公主早早逃了出去。

    不过这一段插曲嘛,他不打算告诉怀里这只光一溜一溜的小狐狸。算是他的一个小乐子。

    “走了?”云卿依旧是处于缺氧的白茫状态,伸出头似要往外面去看,还发现身子和某人的连在一起,意识到那连在一起的是什么东西时,脸上一红别开头,低声道:“你……怎么还不出来啊?”

    御凤檀拉着她的手,亲了亲,精致的唇角勾着的笑容如同偷一腥了猫儿一般,“多呆一会,给我儿子创造点条件……”

    云卿身子有些软,瞪了笑的一脸无害的某人,索性懒得动,靠在他身上,“咱们这可是偷偷摸摸的,别人都是把证据捣毁了再说,你还要制造个证据出来。”

    御凤檀被她的说辞逗的笑了起来,被云卿这么一说,好像是偷一情一般。低低的笑声带着一股颓废般的慵懒,还含着一股情一欲一褪一去时的暗一哑,“制造出来了你也不用怕,就说是之前怀上的,咱们的儿子是迟生的呗,他们还能验出什么啊……”丧礼是上个月的事,相差也就一个月不到,根本就不担心人查出来。手指在她柔软平坦的腹部慢慢的抚一摸,御凤檀暗道,怎么还不鼓起来呢,他一直挺努力的啊。

    他到底是年轻,又未曾做过人父的,殊不知,太过频繁的“努力”,也并不适合宝宝的诞生啊。

    过了一会,御凤檀把自己弄了出来,一把将云卿抱着齐齐进入了温泉内,身子浸泡在温水之中,整个人都像酥了一般舒服,云卿微微张了张唇,想要说,如果真想怀宝宝,事后泡温泉绝对不是一个好法子,但是想到了要是真是因为这一次而怀了,也会有一点小麻烦,虽然御凤檀是不在意,可麻烦能少一件便是一件,再者泡在温泉里,哪里还舍得出去,干脆闭上了眼睛趴在御凤檀身上,好好享受一下被水流包围的舒适。

    冬天泡温泉确实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云卿小睡了一觉醒来,整个人却没有一丝的疲惫,不像平日身上无力,腿软腰懒的,比起刚才来的时候,似乎精力更好。

    “那温泉果然很不错。”御凤檀望着她泛着粉色的脸颊,便知道精神不错,握住她的手,两人走在静静的林子里。

    毛孔里每一处都是热烘烘的,再穿上保暖的狐裘斗篷,全身散发着无尽的热力,云卿也不急着回营帐,干脆拉着御凤檀散步一般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这样的夜,没有了马蹄声乱,没有了刀枪棍箭,没有了人生喧哗,所剩下的是回归于自然的寂静,徐徐的清风扫过人的脸颊,冰冷中又有一股舒畅的凉意。天空飘起了小朵的雪,纷纷扬扬像是天女散下晶莹无暇的花瓣。

    就在这一片沉静之中,两人手牵着手,脚底是枯叶铺满的泥土,踩在上面,还有着嘎吱嘎吱的声音。

    云卿抬头接了一片小雪花,“明日应该会有大雪吧。”

    替她将斗篷的帽子戴上,御凤檀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嗯,今晚只怕就会有大雪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你还走得动吗?”

    要是下大雪了,山路更滑,云卿点头,“早点回去吧。”忽然一只浑身雪白的小兔子从她前方蹦过去,跳了几步后,顿住了四肢,睁大了一双毛绒绒的红眼睛,望着这深夜里突然多出来的两个不明生物,显然是有些好奇。

    它毛绒绒,软绵绵的样子,让云卿一下想起了轩哥儿和墨哥儿两个糯米团子,一时记起,她有很久没见到两个小家伙了,这次回去后,一定要去看一看,她朝着那小兔子看去,若是能带回去给小家伙做礼物,他们一定喜欢,不由的就悄悄的朝着那小兔子走过去,想要扑上去将它抓住。

    谁知道小白兔子虽然看起来天真,但是还是很警惕的,一看到云卿有动作,四只腿就一蹦一蹦的往远处跳,直到又来她拉开了距离,才停下来,继续睁着眼睛望着她。

    “哈哈,你这样想要抓到它,那是不可能的。”御凤檀望着她那盯着小兔子的样子,挑唇一笑。

    云卿几次失败,正恼怒着,剁了下脚,“那你去抓啊,明明知道我抓不住,还看着我丢脸!”

    御凤檀抿唇一笑,对着那小兔子道:“你别看它小,很机灵的,它觉得你很好奇,可不代表任意给你抓它。”他说着就往前走,似要去捉兔子,云卿忙喊道:“你可别弄伤它啊,我想送给墨哥儿轩哥儿的,莫让小兔子恨他们。”

    “放心好了,绝对不会。”御凤檀一笑,“就算是,受伤的小兔子恨的人是伤了它的我,到时候你再让他们把小兔子的伤养好,它就只会感谢他们了。”

    “那你岂不是变成小兔子眼底的坏人了?”云卿盯着兔子,随口道。

    “好人,坏人,有时候区别并不清晰。若是在你看来,我就是帮你抓兔子的好人。”御凤檀眼眸微微闪烁,唇角似有若无的勾了勾。音落,身如弹箭,瞬时射了出去,再回来时,手上已经抓着那只小白兔子了。

    待回到了营帐中,已经是申时,距离天亮也不过两个时辰,御凤檀和云卿到了扎营区,为了给小兔子一个居所,御凤檀又去找了一个木箱子,将它放了进去,给云卿提着。因为孝期,两人不能歇在一起,分别住在两顶帐篷里,御凤檀又粘着云卿腻歪了一阵子,恋恋不舍的分开,回到了床上。

    流翠和桑若窝在另外的小床上睡着,听到动静,桑若马上醒了过来,看流翠还在熟睡,正要喊醒,云卿摇了摇头,轻声道:“罢了,都睡着了就别喊醒她。你也早些休息,明日还要赶路回京都的呢。”

    桑若看了一眼流翠睡的嘴角还有口水的样子,沉默的点点头,大概也只有世子妃这样的好主母,才会有流翠这样的丫鬟吧,连主子进来这么久都没发现。

    此时的流翠正睡着了,不然她一定会起来对桑若抗议,她又没有武功,世子妃走路那么轻,没发现也是偶然的失误啊!

    除了外衫,借着烛光,望着满身的斑斑点点,想到在温泉里那疯狂的一幕,云卿脸又烧了起来,那时候怎么就跟着御凤檀……这么,这么……真是丢死人了啊……

    第二日一早,所有人起来都看见外面白茫茫的一片,一夜大雪让一切都蒙上了白色的棉被。

    按照计划,今日要回宫,即便是天气变得恶劣,气温降低,众人还是收拾好东西,如来时一般,拉着长龙,浩浩荡荡的往着天越城的方向而去。

    雪越下越大,鹅毛似的雪片将众人的视线也弄得模糊了起来,风儿夹杂了雪瓣迎面而来,许多将士都难以睁开眼睛,不断的用手拂开吹到面上的雪,连马儿都不时打着响鼻,甩掉落在头上的雪花。

    出了围场的道路是沿着河边而走的,但是远远不如在围场内那般的平坦。阴沉的天气吹的树枝树叶乱摇,只有笃笃的马蹄声和车轮滚动的声音,混杂着底下那奔流的大河传来的声音。这一段路程,两边都是树林,密林之中混合着点点星星的雪花,更加深不见底。

    所有的侍卫都提高了精神戒备,毕竟天气如此恶劣,若是有人想要对圣驾袭击,今日绝对是一个好时机,而这一处,又是埋伏的最好地段。但是当明帝的御驾就快要经过密林的时候,两旁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侍卫们心底微微一松,看来还是没有人敢在护卫如此严密的时候下手。

    只有御凤檀骑在血红色的骏马之上,狭长的眸子里透着点点的星辉,冷佞的目光在林间不断扫寻,作为习武者,自走进这一片区域,他便觉得有些不妥。

    旁边的五皇子见他神色不定,驱马向前,走到他的身边,问道:“世子,是不是觉得有什么不妥?”

    安初阳倒下,御凤檀作为京卫营指挥使,便接下了他的位置,此时他并没有看到密林之中有什么,然而武者的直觉却让人从内心觉得危险。

    长龙的一半已经渐渐的驶出了密林,明帝的御驾已经离了密林一段距离,御凤檀皱了皱眉,依旧没有半点松疏,就在妃嫔们的马车全部驶出密林的时候,前面的却传来了惊惶的叫声。

    带头的侍卫不知道踩中了什么机关,四面八方都有密箭朝他们射来,只听得嗖嗖的箭声不断,不少侍卫来不及躲避,都被射下了马。这还不算最糟糕的,就在反应快的侍卫策马避开的时候,却掉入了巨大的陷阱坑内,马儿哀嚎,人儿惨叫,因为道路中间出现的陷阱,车马无法前行,御驾和马车全部停了下来,整个场面乱做了一团。

    眼看前头乱作一团,御凤檀心头一惊,眼眸飞快的扫过密林,察觉到空气里不一样的拨动,旋即侧转马头,对着众人提气喊道:“大家小心,密林里面有埋伏!”

    话音一落,密林中忽然冲出了上百个头上绑着红色的头巾,身穿布衣的人来,他们手中的弓已经搭上了利箭,对准了长队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