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24

重生之锦绣嫡女 224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就在她心绪不宁,朝着明帝走过去的时候,玉嫔突然觉得全身无力,腿脚一软倒了下去,吓得宫女惊呼了一声,云卿刚巧在她旁边,她三步两步靠了过去,将那玉嫔拉了起来,和声问道:“玉嫔可是吹风受寒,有没有摔到?”

    玉嫔这一摔,自然是觉得莫名其妙,她的身子一直都调养的很好,虽然吹了寒风,也不至于马上就要倒下。然而看了云卿那一双凤眸里对她的关心,却心头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她觉得自己刚才摔倒了实在是太过古怪。

    就在她担忧的时候,云卿的纤指夹着两个银针借着披风的遮掩,迅速的从她腹部的几个要穴上扎了下去,与此同时,她手指狠狠的在手臂上一掐,玉嫔皱眉喊道:“世子妃,你掐我做什么?”

    云卿像是被吓到了一样,连连退了两步,御凤檀连忙上去接住了她。她靠着御凤檀的怀中,长吸了一口气,才将脸上的神情慢慢的缓了下来,淡淡的道:“玉嫔,我刚才看到您倒下的样子便想到了珍妃在树林里被人熊扑过的样子,一时想起了惊惧的一幕,不由的加大了力气,请你不要见怪。”她说着垂下了长睫,遮住了眼中凌厉的光芒。

    玉嫔听她之言,面露迟疑之色,刚才她突然腿软,也实在是太过巧合,偏生就是在披了那披风的时候,可她又没有什么异常,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披风上动手脚,若是被发现了,可是无处可逃。可沈云卿除了扶起来又没有其他的异常,难道她就是为了林间的事情,来掐她一把泄气吗?

    她微微侧身,小声问着刚才在她身后伺候的宫女,“你有没有看见世子妃动什么手脚?”沈云卿不像是会做出这般幼稚举动的人,为了谨慎,她还是问一问方能放心。

    那宫女回忆了一下,只看到瑾王世子妃蹲下去扶玉嫔,当时身子被挡了一大半,也看不到其他,不由的摇头道:“奴婢所站的角度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的地方。”

    玉嫔颔首,眉尖微蹙,难道真的是她想的太多了?

    明帝听到云卿提起在林中的事情,目光微微的一沉,道:“算了,经历了这件事,只怕你一时难以忘记吧,既然如此,就先去歇息吧”

    明帝当然不喜欢在庆祝狩猎成功的时候,有人提起这不痛快的事情,云卿稍微有一些遗憾的一笑,而头上还布满了冷汗,“好的,那韵宁就先退下了。”

    御凤檀扶着云卿,秉着做戏要做全套的原则,精致的唇角微微一勾,“陛下,她一个人退下,凤檀不放心。”

    目光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明帝带着戏谑道:“好小子,你有了家室,就变得如此儿女情长了,真不像你啊……”臣子注重感情,对于一国之君,有时候不见得是坏事,特别是掌权的兵将,这代表了他们有弱点。

    “这都是陛下赐的好婚,若是凤檀不喜欢,岂不是对您不满?”御凤檀斜挑长眉,同样以一种戏谑的态度回敬明帝。但是心里却明白,伴君如伴虎,言行之间可以超出界限,但绝不可以越出底限。

    “好吧,朕为了自己赐的这个婚,今晚可失去一个陪酒的对象了!”明帝豪爽地一笑,旁边的众人也附和的笑了起来。只有四皇子目光阴鸷的停在那珠联璧合的两个玉人身上,带着与旁人完全不一样的神情,狠狠的又咽下了杯中的烈酒!幽黑的眸子里浮着一抹悠然的醉意,万千灯火之中,只有那一袭淡青色的身影,绰绰约约,如烟似雾,渐渐远去。

    而另一处,有一双眸子却一直在注视着四皇子。二公主倒了一杯酒,睨着耿心如,不屑道:“怎么,看上我四哥了吗?”

    耿心如慌忙的收回了眸子,脸色尴尬,“没,没……”

    她那种慌张的劲儿落在已经为了人妇的二公主眼底,自然是瞒不过的,“我四哥是人中龙凤,你喜欢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就在耿心如以为二公主支持她的时候,二公主轻啐了她一口,“就凭你一个小小的庶女,也想要嫁给我四哥,简直就是妄想!也照照镜子看看你,年纪一大把了,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

    耿心如平日里是古怪,可是到底是未嫁的闺女,二公主一番话将她说的面皮胀的通红,眼看旁边的人被二公主嚣张的话吸引了过来,她简直羞得见不得人,眼中泪水都忍不住要落了下来,连忙垂头遮住自己的难堪。

    “还哭,有什么好哭的,刚才你不顾廉耻盯着我四哥看,怎么没看到你哭……”因为皇后被幽禁,二公主也不受明帝的待见,若不是还有个四皇子是她的亲弟弟,只怕二公主早就凤凰沦落成野鸡了,连日来心情不好,今日逮到了耿心如,定然是不会轻易放过。

    耿佑臣实在是听她说的太过分了,眼看四面八方的人都望到这里,眉头一皱,低声劝道:“你够了,这么多人在,心如还未出嫁呢,怎么说她也是你小泵子……”

    他话还没说完,二公主就“呸”了一声,“她是我的小泵子,那低贱姨娘生出的贱种,一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低俗的气味,让人看了就作呕……”

    耿沉渊正与朝中大臣敬酒,听到这边的喧哗声,清隽的面容上展开一抹笑意,端着酒杯走来,“二公主,臣远远便听到你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广场,看来二公主的嗓子还是很好的,不如献歌一曲,以来助兴啊?”

    二公主琴棋书画是一点不通,她自幼仗着身份高贵,将那些教习的夫子都吓的不敢多言,哪里会唱歌,白了他一眼,“我不会唱歌,要唱你让歌女去唱。”

    俊朗的容颜上展露出一抹诧异,“噢,原来二公主不会唱,那臣刚才听到那一连串的声音不是曲子,难道是泼妇骂街的串词?”

    听见周围的低低笑声,二公主一下子站了起来,抬起手臂指着耿沉渊道:“小小一个六品官员,竟然敢辱骂本公主,来人啊,将他给我拖下去!”

    她一声号令,周围的侍卫却丝毫没有走动,如今最受宠,前程最好的天子近臣,更何况耿沉渊根本就没有骂过二公主,他们怎么可能动手。当侍卫没一点儿眼力介怎么行。

    二公主见他们不动,觉得在众人面前被落了面子,大呼,“还不上去将他抓起来!”

    耿沉渊不慌不忙,一袭竹色锦袍,玉立风中,淡然一笑,“二公主,微臣不过是邀你高歌一曲,若公主不允也就罢了,为何要动刀动枪呢?若是如此也有罪,不如我们一起到陛下的面前,将刚才的事情复述一遍,让陛下定夺如何?”

    耿佑臣知道二公主如今是不受陛下重视,刚才又当众辱骂臣子的女儿,到了名字也吃不了兜着走,到时候这刁蛮公主回来,还不要拿着他撒气,连忙站起来,小意劝道:“二公主,这事闹到陛下面前,陛下定然不高兴,今日可是庆功宴会,惹了陛下不高兴,对你没好处,不如就此放过,还显得你心胸宽广,不定陛下听到了,还深感欣慰,对你也会刮目相看呢。”

    二公主眸光一亮,深深觉得他的话有理,转过头看到耿佑臣那张讨好的脸,又觉得恶心无比,皱眉嚷道:“这还用你说吗?我自然知道!”说罢,就侧过头来,一脸皇族的高傲之态,“罢了,父皇日理万机,这等微末小事就不用闹到他的面前,给他增加负担了。”

    她觉得自己表现的宽宏大量,非常有大者风度,殊不知周围的人都看得出,她不过是害怕了,吹嘘两句给自己长气势罢了。

    只有耿心如终于从被人围观的窘迫中抬起头来,她泪眼朦胧的走到耿沉渊的身边,小声道:“谢谢你刚才替我解围。”

    对于耿心如这个辈分是姨妈,实则与自己相差没两岁的女子,耿沉渊没什么好感,也说不上特别厌恶,刚才出口,也是觉得二公主仗势欺人,侮辱永毅侯府的人,若是无人开口,本来就衰落的永毅侯府定会被人更加看不起,这份心情与耿心如无关。此时听她道谢,也不过是淡淡一笑。

    而这边的小插曲也只是整个晚会不起眼的部分,最大的光圈还是在那万民之主的明帝身上,夜风沁凉,章滢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哆嗦,靠着明帝的身躯也有些冰冷。

    明帝察觉到她的不适,问道:“是不是天气太冷了?”

    章滢摸了摸额头,脸色略微有些发白,虚弱的点头:“陛下,臣妾出来吹了一会子风,看了一些热闹,也想回去休息了。”

    明帝望着她那惨白的脸色,点头道;“开始便让你不要出来,如今看你面色如此苍白,等会唤了御医过去再给你看一看。”

    章滢走了没多久之后,明帝也觉得有些倦了,他毕竟已经年约五旬,不比二十左右,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虽然精神不错,然而身体却发出了疲累的信号。吩咐众人接着庆贺之后,便起身朝着营帐走去。

    玉嫔连忙扶着明帝,脆声道:“陛下,臣妾扶你回营。”

    明帝点头,目光中今日玉嫔有一种别样的美,她的黑缎子一般的秀发,垂在肩上,眉线细长如同天上的弯月,那两颊的桃色烟粉使整个人透出一种特别轻灵的意味,点点红唇却格外的使人觉得诱惑。

    明帝只觉得心中涌起了一股难以言说的燥动,心中暗道这山中烈酒,果然醉人,不过醉中看美人,倒是格外的不同。他拉着玉嫔朝着营帐中走去,那炙热的目光和动作,让人明白这位受宠的玉嫔今日要侍寝了,在入宫这么久之后终于要侍寝了。

    玉嫔看得出今天明帝的眼中有炙热的光芒,望着她是时候像是望着自己心爱的爱人,男人用这样的目光望着的时候,也到了她可以交出自己的时间了。若是拖的再长,等男人失去了兴趣就得不偿失。欲擒故纵,说是纵,最后的目的还是为了擒。小手被明帝握在大掌之中,玉嫔早就被人训练了千百遍的身子也有些熏然,将娇一软的身一躯贴近明帝,媚眼如丝,喊道:“陛下,你是要留琼儿在此处吗?”

    明帝如同在幻境里一般,看着玉嫔清丽灵秀的面容,生出几分飘渺的美意,露出会心的一笑,用手指点了一下玉嫔的鼻尖,“不然朕要琼儿来这里做什么呢,今日朕心大悦,又得琼儿一舞庆祝,若是能再和琼儿一起共赴巫山,必然是人生一趣事!”说罢,拉着玉嫔便朝着巨大的床上滚去。

    “陛下,陛下不要急嘛……”玉嫔娇侬软语,好不诱人。明帝粗喘越来越浓……

    室内春色无边,魏宁识趣让伺候的内侍宫女退出,再悄悄的退了出来,将营帐的门帘放下,吩咐内侍好好守着,莫要让人打扰了陛下的雅兴。

    ——割一割——

    云卿先到了帐篷之中,不多久,章滢也进了来,将斗篷除下站到小银炉前,望着她轻声道:“刚才你已经下手了吗?”

    云卿搓着手,笑道:“自然是下手了的。你的披风都送到了她身上,我当然要抓紧时机,趁着迷药让她腿软的时候好好的送她一程。”

    外面的夜色之中,热闹的场景都被隔绝在厚厚的营帐之外,烛光跳跃之间,暖光融融,对立而坐的两个女子,却是在静静的等待着什么,一帐之隔,是两个世界。

    她们开始计算时间,静静地等待着网中的猎物上钩。

    两人拿着棋子下了四五盘棋,品了几盅茶,不多久,便听到谷儿跑了过来,小脸上红扑扑的,带着满脸的惊讶,呼道:“娘娘,世子妃!陛下帐篷那边出大事了,现在都闹了起来!”

    章滢与云卿对视了一眼,默契的一笑,猎物已经上钩了,如今她们需要做的便是收网。

    章滢站了起来,谷儿帮她系好斗篷,她微抬着下巴,“该是我们上场的时候了。”

    此时明帝营帐外的帘子掀开了来,透过了夜明珠散发的柔亮光辉,看到玉嫔跪在地上,连同身边伺候的内侍宫女纷纷胆战心惊的跪拜在地,不敢抬头,唯独只有明帝披着一身炫黑色的大袍,两眼怒色的望着跪在地上的人儿。

    章滢缓缓的从外头走进去,看到跪在地上的玉嫔,眼中划过一丝凛冽的寒光,眉头微微的皱着,问道:“陛下,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明帝望了她一眼,声音里有着明显的恼火,“你怎么来了?”

    章滢忙行礼道:“陛下,臣妾听到外面有人声,又见是从陛下这边传来,恐生了什么变故,便过来一看。”

    明帝听完后,转过头来狠狠地一甩,望着玉嫔的满脸都是厌恶,道:“你问问这个贱妇,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玉嫔被明帝那寒冷的声音吓的浑身一抖,连声呼道“陛下,臣妾真的是冤枉的,臣妾绝对没有做出对不起陛下的事情,臣妾对天发誓,如有此事发生必遭五雷劈顶啊,望陛下明察。”

    她的声音再不复往日的高傲,清脆之中带着一种戚戚之色,婉转如鹦哥凄凄,便是百炼钢也忍不住变成绕指柔,可惜明帝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他高高的背手而站,望着玉嫔的眸中没有一丝温度,和之前那个宠爱,疼惜她的人完全不同。

    章滢一脸茫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劝慰道:“玉嫔妹妹不用着急,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陛下对玉嫔妹妹如此雷霆大怒呢?若是妹妹你做错了,认个错也就罢了,陛下平日如此宠爱你,自然是会原谅你的。”

    魏贵妃的营帐离明帝最近,她早早便已经到来,此刻站在明帝的身边,却是讽刺的笑道,“珍妃这话说的轻巧,你可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莫说是陛下平时最为疼爱她,就算是普通的妃嫔,那也容忍不了失贞的事,这种事情是能轻易原谅的吗?”

    章滢这才朝着营帐里边望去,那一床被褥凌乱,说明了刚才屋中发生的一切,一袭白色的绢丝帕子正握在一旁的嬷嬷手中,那是妃嫔们第一夜侍寝时,都要用来验证清白的洁帕。看来披风上的药物和云卿的针灸起到了效果……

    她惊讶的微张了樱唇,不敢置信的望着玉嫔,犹疑道:“这,玉嫔进宫以来,都未曾出过宫啊,怎么可能会有如此事情发生,这是不是疏忽了?”

    魏贵妃闻言,睁大了眼睛摇头,“珍妃,你进宫的规矩与众人不同,也许不知道,这每一个进宫的女子,都必然要是完璧之身,这玉嫔如今……可是陛下亲眼见到的,只怕这其中有什么呢!”她说完,便朝着明帝道:“陛下,如今玉嫔此事,要如何处理?”

    明帝胸膛不停的起伏,显然是十分的愤怒,当作珍宝一般的妃子,竟然是个残花败柳,这让他的面子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他声音带着憎恶,哼道:“还要怎么处理!如此不贞的女子,直接打到冷宫里面去就是了,还要问朕吗!”

    冷宫,那可是吃人不吐骨头,活着比死了还难受的地方啊。玉嫔连声呼道:“陛下,陛下,臣妾没有做对不起您的事情,这其中一定是另有蹊跷啊,还请陛下明察……”她不明白,自己虽然和无数的男人有过肌肤之亲,可那都是为了培养她日后伺候男人的功夫,最后一层薄一膜是绝对还保留着的,怎么刚才却没有反应呢……

    往日里动听的声音此时却变成了缠人的藤蔓,令明帝心烦不已,“还不来人将李氏拖下去,以后再不许让她出现在朕的面前!”

    这种事情,明帝实在不想再多审,帝王之尊不可轻易侮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可谓避之不及,哪里还容得了玉嫔在这里辩解。

    就在这时,便听到外面有侍卫站在营帐之外报道:“陛下,瑾王世子来报,已经抓到当日故意纵熊伤人的凶手,还请陛下来查。”

    明帝脸色依旧沉黑,然而怒意却慢慢的平息,深藏在眼底,冷眸扫了一眼被人正拖出去的玉嫔,便朝着外头而去。

    广场上的篝火还在燃烧着,空气里弥漫了一股酒肉香气夹杂了一股炭火的焦味,人群已经散去,然而上面却多了数只铁笼,其中有两只铁笼里还关着一头人熊,一头猛虎,正低声吼叫。铁笼前,还跪了一男一女,全身被绳索缚住,脸色灰暗。

    “他们便是那纵熊伤人的祸首?”明帝的脸色复杂,在营帐里所发生的一切使他脸色阴沉,此时眸色更是变得冷厉无比。明帝表面上看起来是个无害的君王,但是只要经历过当初四王叛乱的人就知道,这位君主,绝对不是像他平日里看起来这般的和煦。此时他的心头正烦郁,又再看到面前的铁笼,心情可想而知。

    那两人早被侍卫审讯过一番,此时明帝问话,忙不迭的点头道:“是,陛下,是草民养的人熊!”

    “你们养的人熊,怎地要放到围场中来,留它们蓄意伤人?”明帝冷哼了一声,帝王的威严自全身散出,吓得那一男一女浑身颤抖不停,叩头求饶,“陛下,是有个女主子,给草民二百两的黄金,让草民训练人熊专门对女子袭击,然后饿上它们三天,再偷偷的运到林子里,放它们出来!”

    “那个女主子是谁,你可知道?”魏宁看明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赶紧问道。

    那男人低声道:“她坐在马车里,草民也没看到,只听到她和身边的人说是什么玉什么屏风吩咐的,草民只记得她穿的很华贵,一看就不是普通富贵人家,像,就像这位夫人一样漂亮……”他指着云卿说道。

    众人一惊,面色大变,这吩咐之人,很明显便是说的玉嫔,明帝压抑着怒意道:“去,将李氏身边的人都给朕拉来!”

    云卿嘴角微微一勾,已经是李氏,而不是玉嫔了,看样子陛下已经十分生气了,接下来,她就将这股气化作熊熊的怒焰吧。

    “还有,把李氏也一起拉过来!”明帝顿了一顿,又添了一句。

    魏宁急忙应声下去吩咐,身后又传来明帝的声音,他连忙顿住脚跟,应道,额头有冷汗冒出,陛下今天可是真的发怒了,玉嫔看来是要倒霉,绝无翻身之地了。他心有余悸的朝着营帐跑去,不多一会,押了七八个宫女和钗环已除的李琼儿上来。

    李琼儿见陛下押她出来,原以为事情能有转机,正在心中策划要如何博得陛下的同情,到时候按照她的手段,一定会让陛下食髓知味,再也无法忘记的,岂料一到场上,那跪在地上的一对男女,如同冷风将一腔计划吹的破碎。

    明帝看也不看她,只让魏宁问道:“你们看这些人,是不是有那个买通你们的人?”

    其中一个宫女全身发抖,拼命的低下自己的头,被侍卫硬生生的扳过来,将容貌展示出来,让那两人指证。

    “就是她,是她给我们黄金,让我们放人熊的,也是她带我们进来的,陛下就是他!”他们指着那个宫女,大声的喊道,希望能通过指认收买他们之人,来减轻自己的罪过。

    “奴婢该死,请陛下恕罪,请陛下恕罪!”那宫女瑟瑟发抖,害怕的连连求饶,不用人问,已经将所有事情都招认出来,“陛下,是玉嫔让奴婢出去找这个驯兽人的,奴婢是逼不得已的!”

    明帝胸口剧烈的起伏,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怒道:“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向来面色平和的君王一旦发怒,比起日日暴行的帝王来还要让人害怕,那一对男女吓的都瘫软了过去,根本就不敢抬头。

    “她说要让人熊将珍妃撕裂,最起码都要让珍妃毁容,所以让奴婢安排了驯兽人驯兽,并且将人熊放在珍妃她们那一组回来的林中!”宫女如同倒豆子一般,将所知道的一切全部都说出来,她实在是太过害怕。

    李琼儿眼见事情败露,却不放弃,把握住最后一丝机会,“陛下,此事绝对不是臣妾所为啊,臣妾不知道身边的人怎么会与驯兽人有勾结,但是此事绝对与臣妾无关!”

    明帝冷哼道:“是吗?他们谁也不指认,偏偏指认你?是因为你受宠还是因为妒忌你已经被打入了冷宫?”

    李琼儿听明帝的话,心头惶恐了起来,她膝行几步,双手抓住明帝的衣袍,“今夜之事,臣妾实在是觉得突然,臣妾自进宫之后就谨守本份,洁身自爱,然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臣妾百思不得其解!如今又有人指证臣妾害人,这一切陛下不觉得太过巧合了吗?”

    云卿面上划过一丝冷笑,现在可是一个大好机会,李琼儿,你既然要为自己辩驳,那等下就让你辩驳个够,她微微皱眉,“陛下,李氏这么说,倒是有些疑点,这人熊关在铁笼之中,虽然有驯兽人驯服,然而要进入围场又不被巡逻的侍卫发现,就凭她一个嫔位要调动侍卫,定然是不可能的。”

    明帝皱起眉头,此时他心头已经被怒火覆盖,想起刚才所受的屈辱,堂堂一国帝王竟被人弄了个残破女子,他还在心中将元后的影子寄托在上,哪里容得了玉嫔再在其他人面前将此事宣扬,顿时喝道:“来人啊,将李氏严刑审问,让她说出究竟是何人与她一同串谋!”

    侍卫们动作迅速,立即上前将李琼儿抓住,此时李琼儿彻底乱了心神,她等着四皇子出来帮她说话,却到现在还没看到人。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显然已经没了回旋的余地,她死死的抠住明帝的衣角,“陛下,不要啊……”

    因为她抓的太紧,侍卫拉开她时,生生将明帝的锦袍扯下一块来,三寸厚的木板打在李琼儿的身上,凄惨的叫声在围场上不断回荡,最后李琼儿终于忍不住的大喊起来,“陛下,是四皇子,是四皇子让人放进来的,他要陷害珍妃,不关臣妾的事,饶了臣妾吧……”

    四皇子!

    终于说出来了!云卿脸上划过一抹笑容,看着明帝的面容陡然之间如同冰封,目光中冷芒大盛,“四皇子呢,他人在哪里?”

    事情可闹大了,连皇子都牵扯进来了,看来今夜又是一个不宁夜啊。魏宁小心翼翼上前一步,斟酌的回答,“四殿下篝火晚会上似乎喝多了酒,此时应该在营帐里休息。”

    “传!将那逆子带到朕的营帐中来!”明帝紧紧的皱着眉,眸光中有怒焰在燃烧,一袭明黄色龙袍火光之中龙眼如炬,龙爪威猛,震慑人心,那张牙舞爪的天子之龙,正如明帝内心的怒火翻腾。

    他倏地甩袖转身,目光落到李琼儿的身上,朝着铁笼里两头躁动的野兽一瞥,语气阴冷,道:“既然她喜欢驯熊,那就让她和熊呆在一起,好好的驯!”

    铁笼里的人熊爪子在铁杆上猛烈的扑着,只恨它不能出来,两日没进食的它已经饿的眼冒金星,兽性大发。看到眼前这些能行走的肉,口水吧嗒的从血盆大口流出,让人一看就心生畏惧。

    李琼儿臀腿处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此时闻言要去喂那人熊,肝胆都已经吓破,手指抠住地面,连指甲裂开翻过都毫无觉察,面上血泪交织,凄声喊道:“陛下,陛下……”见明帝头也不回的朝着营帐而去,抬头对着侍卫拼命摇头,“不,我不去,我不去,我不要去,你们快放开,我是玉嫔,陛下最宠爱的玉嫔……”

    “呸!都要死的人了,还以为自己的玉嫔呢!”一名侍卫对着她的面吐了一口唾液,他是安初阳手下的护卫,见自己老大受伤就是面前这个女人弄的,早就生出了三分火气,此时还在这鬼喊鬼叫,更加憎恶!

    侍卫们哪里容得她不去,生生拖着她到了关着人熊的铁笼附近,用刀剑架着人熊的爪子,以防被它抓伤。那铁栏的宽度,人熊出不了,放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子绰绰有余,他们直接提着李琼儿将她从铁栏之间丢了进去。

    人熊身上散发的臊气熏得人想吐,李琼儿顿时生出巨大的求生本能,拼命的用手往外面爬去,“救我,快救……”

    只见一阵凌厉的掌风掠过,众人的瞳孔猛然一紧,御凤檀狭眸微闪,连忙将云卿搂在怀中,柔声道:“莫要看,太血腥了,会做噩梦的!”

    只可惜刚才那一瞬间,云卿已经看的十分清晰,熊掌如利刀扑下,活生生的将玉嫔的身子切成了两半,鲜血一下从断裂处涌了出来,连带肚子里的肠胃都一起流出。她轻轻的闭上眼睛,不再看下去,安心的靠在御凤檀宽厚的怀中,耳边听着李琼儿凄厉的尖叫,和随之越来越弱的嘶喊声……

    血腥的场面不是她所好,但是也并不畏惧。甚至李琼儿得到如此悲惨的下场,这一切的都是因为她的设计。施恶者,终将自毙其恶之中。

    过了一会儿,广场寂静了下来,只听头顶传来温和悦耳如琴声的磁性嗓音,“好了,我们走吧。去跟陛下禀报这行刑的情况。”

    云卿轻轻地“嗯”了一声,眸子里却带着一抹狡黠的笑意,抬头看着有着精致下巴的绝魅男子,挑眉笑道:“你是要去禀报陛下,还是想去看四皇子的热闹?”

    “唔,自然是要去禀报陛下的……”御凤檀一本正经的回答,只一双闪烁的狭眸说明了他的口不对心。云卿正挑唇指责他,他却微微一笑,接着道:“然后顺便去看看我那四堂哥,如今酒醒了没!”

    菱唇勾起一抹冷笑,云卿暗道,四皇子,终于轮到你了!

    ------题外话------

    大伙的月票别藏了,月底的关键时刻到了,再藏醉醉指挥人熊去你们的兜兜里翻了哟……

    可爱的人熊,噢嗬嗬嗬嗬,连续客串两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