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20 求月票

重生之锦绣嫡女 220 求月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花开两枝,各表一头重生之锦绣嫡女。且说章滢在宫中完胜玉嫔李琼儿,也听到了瑾王妃薨了的事情,因为她是宫妃,无大事不可任意出宫,便托了人送了一份心意。

    云卿收到她的礼品,既然这个时候能从宫里使人送礼物来,又观察了来的内侍神情,便知道章滢如今在宫中呆的不错。

    如今整个瑾王府都要云卿一人料理,谢氏担心她是新妇,一个人又忙不过来,便将李嬷嬷派到了云卿身边,帮着她打理内院中的琐事。

    李嬷嬷跟在谢氏身边多年,从原来的谢府来的,管起下人来,要气势有气势,要规矩有规矩,又有云卿在后头撑腰,一时之间府中被整的井井有条,和瑾王妃在的时候感觉完全不同了重生之锦绣嫡女。

    夜色渐深,云卿在房里拿着名单,“李嬷嬷,还有几批客人?”

    李嬷嬷低声道:“接下来还有文官三批,武将两批。”因丧事邀请的宾客名单是根据不同官员的品级,所任的职位,分开日子送帖子去的,故而云卿由此一问。

    “嗯。”云卿轻声应了,听着外头的更声,对着李嬷嬷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若不是嬷嬷你在,只怕我一人会忙的晕头转向。”

    李嬷嬷是看着云卿长大的,这些天在王府里瞧着她一个人应付里里外外这么多事情,淡艳如云霞的眉目间泛着一丝疲倦之色,担心地道:“老奴倒是无妨,世子妃你这些天辛苦了,天色已晚,你早些歇息吧。”她还是负责内院里的事情,而云卿不仅内事要处理,外头的人员往来,应酬交际一干都不能松懈,换做其他的新妇,倒下去也说不定了,大小姐不愧是她见过最聪明的女孩子了。

    云卿此时确实有一些疲惫,轻轻的开口道:“李嬷嬷,你也去歇息吧,明日还要忙呢。”

    见云卿如此说,李嬷嬷才放心下来,走出去的时候吩咐飞丹去打热水过来。十一月的天越已经是初冬季节,掀开了厚厚的帘子,风就从外头刮进来,屋子里已经烧了炭火,暖烘烘的将那冷意冲淡了不少。

    流翠把炭拨了拨,让屋子里烧得更暖一些。飞丹走进来将热水端到她的面前,拧了帕子递给云卿,一面道:“看现在这天气,阴绵绵的,大概过不了多久,又要下雪了。”

    屋子里的丫鬟都是扬州过来的,提起下雪已经没了初到天越时的新鲜感,想到又要冷的全身发抖,都不由有些抱怨。

    问儿点着小脑袋,眨巴眼睛道:“可不是吗?你瞧,现在就要穿这么厚的衣裳了,到了下起雪来,就要包的更多了,动动手脚都不方便呢。”

    云卿细细的擦了脸,将帕子递给飞丹,笑道:“那还不好,问儿包多一点,到时候下雪打雪仗的时候,你站在雪人堆里,也没人能认的出了。”

    问儿闻言,雀跃不已,眼睛闪闪亮道:“世子妃,你这主意不错,奴婢下回穿白色的衣裳,混到雪里,到时候那些小丫鬟肯定发现不了。”

    她说完,却看到周围人都捂着嘴在那里笑,难道她说错话了吗?脑子一转后,脸色就羞恼了起来,“世子妃,原来你是说问儿长得胖,像个雪球呢!”说罢,还低着头往自己肚子上摸了摸,“也没那么胖啊,怎么能说奴婢是圆的呢?”

    这么一说,旁边的人更笑的厉害了,桑若也不禁抿了抿唇,嘴角浮起一点浅淡的笑意。

    众人笑闹了一会,终究是晚了,便停了下来,飞丹将水端了下去,流翠替云卿将外裳除去,云卿伸展双臂任她除下,缓缓地问道:“世子什么时候回来?”

    “之前让易劲苍来说,要晚一点过来。”将被子里的暖壶取了出来,流翠麻利的让云卿躺上去,换了另外一个暖手炉在她手边。

    本来这些贴身事情都是流翠和青莲一起做的,如今换了桑若,她拿剑杀人是一把好手,伺候人却是粗手粗脚,分不清轻重,流翠看了几次后,干脆自己一人承包了所有事。反正伺候云卿她早做习惯了,事儿也不重,桑若好好负责云卿的安危就够了。

    将灯点亮,云卿靠在床头拿了本医书阅览,白日里的忙碌让她已经是疲惫不堪,再看了一会书,视线渐渐朦胧,便歪在了床头睡了过去。

    当御凤檀回到寻梦居的时,便看到云卿斜靠在枕头上,手中握着一个银雕百合的手炉,地上掉了一本书,显然是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看了一眼床头点燃的烛灯,御凤檀明白云卿是在等自己回来,挨不住困意才睡着的,他轻手轻脚的走近了床边,对着一旁惊醒的流翠做了个嘘的手势,摆手让她退出去,这才捡起地上的书,放在床前的小桌上,慢慢地将她手中已经变温的手炉抽出来。

    云卿本来就睡得极浅,心中惦记着要等着御凤檀回来,被人这么一触碰,立即睁开眼,睡意朦胧的双眸停驻到面前的人脸上。

    窗外的月华,正照在他的脸上,她睁眼便看到一张颠倒众生的脸,白皙的肌肤如同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光泽,如月的瞳子狭长流丽,镶嵌在玉一般的面容上,宛若江上的清风带着梨花的清露芬芳,又有傍晚锦霞的魅惑奢华,像是一个花下的妖精,突然绽放在了眼前。

    真是好看的紧啊!

    纵使看了这么久,云卿还是会为这张面容所沉醉,难怪京城里传言,瑾王世子新婚这一日,多少少女在香闺里哭红了眼睛,碎断了心肠,暗地里诅咒韵宁郡主,恨她夺去了她们心中最为俊美的世子爷。

    在这样朦胧的时刻,望着他,就像在梦里一般,公子绝色,无华自芳。

    御凤檀被她痴痴的看着,嘴角便勾了起来,一手抱着他,另一手除了自己的衣裳,钻进温暖的锦被之中,亲了亲云卿的额头,“怎么被子也不盖,就睡在这,也不怕着凉吗?”顺手将被子拉在云卿身上,用自己的怀抱暖了她的身子。

    其实屋子里很暖和,流翠知道云卿要看书,炭也烧的很足,云卿依恋的将手环在他精瘦的腰身上,小脸靠着他的肩膀,半眯着眼睛,低声道:“等你等的睡着了。”说着,又用力搂了搂御凤檀腰,蹭了几下。

    御凤檀抚摸着她如锦缎一般的墨发,低声笑了出来,唇角慵懒的勾起,又亲了亲她绵一软一滑一腻的面颊,“我今天递了折子给陛下,陛下夺情了,让我不必在家丁忧。”

    头顶传来惑人低沉的磁性嗓音,云卿的心也格外的安心起来,“那你接下来还是会很忙了重生之锦绣嫡女。”若是丁忧的话,这一年就不用上朝了,可是御凤檀才接受京卫营没不到一年,陛下定然是不会同意的,否则这一年的训练也就白费了。

    “也不会太忙,只是初冬狩猎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我们是一定会要去的。”御凤檀手指在她圆润的肩膀处细细的摩挲着,怀中的人儿还不时的在她胸口蹭来蹭去,像是要找一处睡着最安稳的地方。一垂头,便看到青丝如锦的女子,长而卷的睫毛在眼下打出一道清影,鼻子微微耸起,像是不太舒服,嘴角也略微有些俏皮的翘起,樱唇如一朵展开的红梅散发着诱人的清香,顿时有一股燥一热从升起,手指也沿着肩膀越滑越下。

    “卿卿……你睡着了吗?”御凤檀将她圈在了怀中,搂着芳香袭人的美人儿紧紧的靠着自己,轻轻的啃咬着她的耳朵,低沉的话语有一种特有的磁性,散发着无尽的魅惑。

    云卿已经又陷入了半沉半醒的时候,耳朵边有些痒痒,便用力的推了一推,皱起眉头,像是不太喜欢这个骚扰。

    御凤檀心底已经蠢一蠢欲一动了,哪里容得了她的拒绝。修长的手指滑过她的脸,停在她的唇上。她的唇很漂亮,粉润的颜色,透着浅浅的光泽,如同一颗成熟的,饱一满的樱一桃,让人看到就想去采一撷。他手指放在她尖尖的下巴上,两年了,当初面颊上的婴儿肥已经褪去,紧一致一细一腻的肌肤勾出完美的鹅蛋脸,她的每一处,都变得那样让人觉得惑一人。

    他垂下头,漂亮的薄唇轻轻的覆了上去,有声音从唇齿相接处溢出,“卿卿……卿卿……”

    在他粘密的细一吻之下,呼吸越来越急一促的云卿终于在快要窒一息的感觉之中缓缓地睁开了眼,温暖的锦被之中,那股熟悉的檀香味随着体温更加浓郁,即便看不清楚,她也知道这扰得她不能安睡的人是谁,她的衣襟散乱,裙摆已经被掀一了起来,有一股温暖灵一巧的在周一身一揉一抚着,她求饶道:“凤檀,我想睡觉,好困了……”

    这话让御凤檀的动作微微一顿,然而也紧紧只是一顿,此时他的火一源已经燃起,哪里会如此放手,俯一下一身在她耳边低喃道:“卿卿,孝期就要来了,你就人心看我这么可怜吗?”

    孝期来了,御凤檀就要搬到前院去住,不能再和她同房,对于这个精一力旺一盛的人来说,还真是有一点……云卿心里微微一软,一直细微观察着她的御凤檀勾起薄唇一笑,再不待云卿作何反应,直接就压了下去……

    香一侬一软一语,一夜未觉。

    第二日,云卿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不已,想起昨晚朦胧间被御凤檀翻来覆去的折腾,暗里咬咬牙,这家伙是准备把接下来一年的全部都做了吗?她摸了摸发酸的腰,明明在使力的人是他,为什么每次累的人却是她呢,这体力上是不是也太不平衡了?!

    御凤檀神清气爽的洗漱出来,看到云卿坐在床头,一脸气愤的表情,凤眸里蕴着绵一绵的小火一焰,魅惑的红唇翘起一抹弧度,走过去将她搂在怀中,“卿卿,怎么这么贪睡,看来白天的事务还是让你太累了?”

    什么白天的事务!明明是你昨晚索一求一无一度,才让我睡到现在的好吧!一双凤眸瞪着御凤檀,云卿用眼神进行控诉。

    御凤檀笑眯眯的从旁边拿起流翠早就准备好的衣物,弯着一双墨眸,“唉,都怪卿卿魅力太大了,我一时忍不住……”

    在这一点上,女人永远没有男人的脸皮厚,云卿干脆懒得理他,一边哼哼,一边享受着美男的伺候。

    哼,折腾了我一晚,现在也要折腾折腾你。

    “不对,不对,这个不是这么系的,要系蜻蜓结才好看……”

    御凤檀看着自己系的漂亮蝴蝶结,皱了皱眉头……

    “灰色的裙子配青色不好看,换那条素银绣兰花的……”

    这不是流翠配好了的吗?怎么又不好看了?虽然接待客人不能穿的失礼,可这是不是有点太挑剔了,御凤檀又皱起好看的眉毛,站起来去衣柜里找……

    “这件太薄了,等会穿了出去会冷的……”

    望着手上的厚裘衣,御凤檀终于终于抬起了眼眸,到这个时候,还不明白云卿是要报昨晚被他翻来覆去的仇才奇怪了,一双狭眸里露出狡诈如狐的波光,朝着云卿十分勾起薄唇,“卿卿,看来为夫对穿衣不太擅长,不如还是用我拿手的,脱……”

    “好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我就这么穿了。”不等御凤檀说完,云卿赶紧打断他的话,天拉,这个时候还让他再脱一次,等下客人来了可怎么办,‘瑾王妃’丧期她还不宣一yin,虽然死的是假的,可其他人不知道啊。

    “卿卿真乖,我本来还想说,为夫不擅长穿衣,没穿好的话,干脆脱了让流翠进来给你重新穿一遍呢。”御凤檀将手中的镶白狐毛裘衣披在了云卿的面上,“不过,你说那时间来不及是什么意思?”说完,还**的轻嗯了一声,以加重他语气里的疑虑。

    云卿望着面前这笑的像狐狸的家伙,气的牙痒痒,好你个御凤檀,你故意耍我是吧……

    赶在老婆大人发怒之前,御凤檀搂住云卿,在她额头上亲亲一吻,“好了,再不去就真要迟了,等会晚上我任你罚……”说罢,就牵着还没反应过来的云卿走到了院子里。

    罚?晚上罚?怎么罚?

    那到底是谁罚谁啊?

    ——场景时间分割线——

    瑾王妃的丧礼举行到入葬完毕,已经是十一月中旬,马上就迎来了皇家初冬狩猎重生之锦绣嫡女。

    初冬狩猎,自然是在冬日的时候打猎。每当冬季来临,万物完全停止了生长,灌木枯萎,动物们积蓄了一个夏天和秋天的能力,长足了一身肥膘,准备冬眠的时候,就是皇家狩猎之时。

    这个时候,既容易追踪猎物,又非繁育季节,不影响动物的繁殖,而且冬天的动物皮毛是一年中最好的时候,又厚又软,最为保暖,是人们最喜欢的保暖皮料。

    大雍自开国以来,在位的每一个君王都会进行狩猎的活动,如无意外情况,每年一期,几乎朝中重要官员都会要来参加。而准备的时间,便是以京城下过的第一场雪。时间通常为五天,而随着皇家狩猎,民间的狩猎活动,也会在此之后展开。

    因为要在围场住上五天,冬日里要穿的衣物,换洗的衣裳特别多,流翠和飞丹光衣裳就收拾了两个箱子,还是云卿说不要带那么多,毕竟她如今是在守孝,能穿的也就是青,白,黑,三色的衣物了,那些华丽的首饰也只能收起来,头上戴的都是素簪。

    御凤檀也一样,不过他的衣物本来就多数是白色,将花纹太过华丽繁复的去掉,也收了一箱子。

    天微微亮,云卿就起来梳洗,让流翠去看御凤檀有没有醒来,瑾王妃葬了之后,御凤檀已经收拾了睡到了前院,他身为京卫营的指挥使,并不与云卿同车,穿着银色的盔甲,骑着一头浑身发红的宝马,领着京卫营的护卫队,笔挺俊逸的身子散发着英气,身姿如龙,曦光之下那一身银甲散发出来的光亮,将他俊美的容颜衬托的如同天神一般英武,有着瞬间让人倾心的力量。

    “天啦,世子妃,世子太帅了,这是奴婢第一次看到他穿盔甲啊!原来男人穿盔甲这么帅的啊!”流翠睁大了眼睛,透过车窗望着外面的情形,连声赞叹道。

    云卿抿唇一笑,视线也落在那人的身上,瞳眸里有着骄傲,“男儿本色,便是戎装战马,血战沙场的时刻,不论多平凡的男人,穿上盔甲,都会比起平日里要多上一种浓浓的男子气慨。”当然,那些不正常的猥琐男人,不算在其中的了。

    流翠趴着窗子上,仍然到处扫射着那些穿戎装的俊男,听到云卿的话后,翘了翘嘴,“那也不一定啊,你看易劲苍,穿了也好,没穿也罢,就那呆呆的像个石头一样,怎么看都没世子那种英武不凡的感觉。”

    听了她的话,云卿也望去,易劲苍在御凤檀的身后,也是一袭银色盔甲,只是没有了象征指挥使的红璎头盔,酷酷的面容有一种格外的疏冷,立体的五官,方正的下巴让他和盔甲结合在一起,雄一性一味一道十足。就算在御凤檀身边,不及他的夺目耀眼,易劲苍还是有一种属于自己的英俊啊。

    流翠虽然性子泼辣,可不会随便去指责人,今日怎么好端端的贬低易劲苍呢。她望着流翠,见她虽然抱怨,目光却是朝着易劲苍那个方向看去,有些发亮的眸子,凤眸微凝,瞬间露出了一抹笑意,看样子,流翠也对某个人有着不同寻常的关注了哟。

    如此想来,好似有几次流翠和易劲苍都有些不对头的样子,两个人之间是不是有了摩擦了?刚想开口问,便听到外面长号吹响,如穿破天际一般,浑厚隆重。

    广场上,浩浩荡荡的队伍终于开始朝着目标而去。这次围场辨模十分宏大,去年因为朝事耽搁没有进行狩猎,所以今年特别重视,狩猎在一个皇朝,不仅仅是一个活动,更是一个象征,象征着国富民强,臣民的身强力壮,以及丰收强盛。

    出行一行人共有千余,拉开了数里的队伍,在官道上蜿蜒前行,首尾相接如同一条长龙。

    京城里留下杨阁老,古次辅主持朝政,东太后和德妃身子弱,不能出行,便留下来管理后宫,禁卫军右护卫队留守皇城,安初阳带着左护卫队,以及一干年轻的文臣武将和诸位皇子,以及一干妃嫔们,浩浩荡荡的朝着东山围场而去。

    一路上百姓都早已经被护卫队清理,大道上没有任何阻拦,明黄色的步撵,龙凤齐飞的华盖,队列整齐的骁骑,都显示着皇家的威严和无上的天威。

    东山围场位于落玉山脉之上,是天越最大的围场,为皇家专属,早在明帝要到来之前,就已经被清空了,方圆五里不许闲杂人等靠近。以保证陛下和勋贵朝臣的安全。

    围场离皇城并不算远,快马加鞭一日两个来回没有问题,所以若有大事发生,并不会阻碍与明帝之间的消息传播。经过了大半天的时间,队伍终于达到了围场。

    此处并没有建好的行宫,所有人都是住在扎好的营帐之内,最中间华丽最大的则是明帝的临时行宫。周围按照各自的官级和身份,依次整齐的排列在明黄色帐篷周围。

    云卿是第一次随着皇家狩猎,进了自己那一间帐篷后,发现与想象的完全不同。虽然只是一个帐篷,外面看起来相当简单,然而进来之后,里面则五脏俱全,如同一间缩小的卧室一般,装饰精美,被褥齐全,炭火烧的滚热。内外完全是两个世界。

    桑若进来之后,先是在帐篷周围检查了一圈,方和流翠一起指挥人抬了箱子进来。这一次出来,云卿身边只带了她们两人,所以一切的东西都需要亲自整理。

    在欣赏了一圈帐篷之后,云卿刚想歇息一会,外面便有人来找她了。

    ------题外话------

    本章温馨小饼度,让大家的温暖一下。,>_,求月票啊,一天时间,醉醉和前面一名的距离就拉的很开了,大家的票票不要藏着啊……

    谢谢亲13816225739钻石10颗,wszll钻石5颗,朱兰庆2颗钻石10朵鲜花,zsstyt送了5颗钻石,bingyumm打赏了币,jjll99鲜花5朵,hip65815397鲜花1朵,bingyumm送5朵鲜花,nj3008送了1朵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