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17

重生之锦绣嫡女 217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易劲苍自认自己挥下去的鞭子,可不是小毛孩的力道,也不知道这长得娴雅的世子妃还能用什么手段出来重生之锦绣嫡女。不禁诧异道:“世子妃,你有何办法?”

    “最温柔的办法。”云卿看着匡蔷,下巴微抬,“唤醒她吧,我保证不用你们那么麻烦。”

    易劲苍将信将疑,总觉得这审问的事情不是弱女子来做的,朝着御凤檀发了个询问的意思,流翠见他婆婆妈妈的,哼哼道:“易侍卫,你快点吩咐人将那坏女人泼醒吧。世子在这里看着,他这么疼爱世子妃,哪里不会同意。”

    云卿顿时脸色有点发窘,朝着流翠轻喝道:“别胡说。”虽然是夫妻,这么多人面前说御凤檀对她唯命是从,这有损他男子汉的尊严。

    谁知道御凤檀反而是笑了,勾起的唇畔含着一抹风流,赞同道:“流翠说的没错,世子妃要审就让她审吧。”他不介意让人知道自己有多喜欢卿卿,最好以后那些花花草草的都别黏上来是最好的。

    易劲苍微怔,流翠得意的向他眨了眨眼,他收回目光,时而不见,面无表情地让人用冰水反复泼晕厥了的匡蔷。

    匡蔷悠悠的醒过来,头发湿答答的落了水,虚弱的抬起头,视线落在站在身前她不远处的云卿,嘴唇勾起讥讽的一笑,“你们还有什么招数,尽避拿出来吧!”

    她的声音虽小,却还是有些硬气的重生之锦绣嫡女。比起御凤松来,匡蔷倒是像个人。不过,也只是像而已。

    云卿淡淡的一笑,摇头道:“用鞭子抽,用刀子割,听起来就让人毛骨悚然,实在是让人有些害怕。你知道我素来是温婉和气的,绝对不会对你用这些血腥的手段。”

    匡蔷冷笑了一声,牵扯到鞭伤,笑容一下又变得像是在哭,“沈云卿,你不用在这假惺惺装什么好人了,要动手就尽避动手,我不会怕你的。”

    云卿缓缓的一笑,坐在旁边侍卫搬来的椅子上,望着匡蔷倔强的表情,声音很是温和:“怎么,你还在等着龙二来救你吗,你觉得他还会来吗,从你到王府开始,最起码都有六个时辰了吧。依他的能力,不可能不知道你消失了吧,你还要等,等到什么时候呢?”

    匡蔷一怔,随之又干笑了两声:“沈云卿,你别想用这一套来打击我,不管龙二他会不会来,你什么都别想从我口中得到。你想知道龙二的信息我偏偏不告诉你,有本事你自己去查,不要来问我呀。”

    望着匡蔷自以为得意的模样,云卿摇了摇头,她的神情依旧很平和,匡蔷的话对她没有造成一丝影响。的确,龙二的信息掩藏得非常好,在京中查了几日都没有查到任何蛛丝马迹,但是,现在匡蔷在她手中,难道就真的不能问出什么吗?

    她不相信匡蔷真的是铁打铜骨,什么都不怕,此时不过是一股硬气在撑着罢了。

    她对着匡蔷道:“当然,我知道你是不怕鞭刑的,可你的儿子呢,他是不是像你一样可以顶得住刑罚呢?我刚才可是听说了,鞭子一抽下去,他什么都说了,只可惜他知道的实在是太少了。否则的话,根本就不需要再问你了。”

    匡蔷抬起头来,望着那张肌扁宁润的脸,一双凤眸幽幽沉沉,像是与这阴暗的地牢混为了一体。

    她看了一眼在旁边依然昏沉的御凤松,冷笑道:“你们审问他,什么也审问不出来,他连自己的身世都是刚刚晓得。对于龙二的事又能知道什么呢。”

    “是啊,他知道的不多,可你知道啊。”云卿缓缓的站了起来,笑容里带着一丝寒冷的痕迹,走到了御凤松的面前,对着旁边的行刑人道:“泼水。”

    “哗啦”一桶冰水泼到了御凤松的脸上,他打了一个寒栗,从昏沉中醒来,**肥恿酥芪б蝗Γ缓蠹饨械溃骸拔沂裁炊妓盗耍∥沂裁炊家丫盗耍』挂墒裁茨兀“陕锘蛊梦遥 

    他的声音在牢中格外的清晰,就像是临死者的哀嚎一般,可惜谁也没有碰他,他就叫得如此凄惨。等会不知道还有没有力气叫呢。

    云卿摇了摇头,侧头对着匡蔷道:“你不怕,可是他很怕,现在开始我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如果你将所知道的龙二的一切全部都说出来的话,我就不折磨御凤松了。若是你不说的话……我觉得你还是选择前者比较好。”

    匡蔷望着御凤松那张惊惧的脸,想起自己今晚来救他,反而被他弄得关进了牢中,心中是恨意交加,眼神里迸出了凌厉的光。

    御凤松昏沉之间也听懂了云卿的话,不禁转头大喊道:“娘,娘,你快点说吧,义父的事情你都说出来啊!你现在还管他做什么,他都不管我们了,他救都不来救我们,你还守着那些秘密做什么呢,快点说出来啊!”

    匡蔷的面部控制不住的抽搐了一下,然而,她依旧咬紧牙关,摇头道:“这个逆子,若不是他今日,我也不会被关在这里,你若是要罚就罚他吧,我绝对不会说出恩人的下落的。”

    “好,好,有骨气。”云卿轻击了手掌,面上一副十分赞同的模样,她侧头望着易劲苍:“易侍卫,你刚才抽人用的那条鞭子呢?”

    易劲苍从墙上取出一条手指粗细的长鞭来,上面沾染了斑驳的血迹,暗红色的长鞭,鞭身上挂着点点的倒钩。

    鞭子是最常见刑具的一种,越是细的鞭子,打在人的身上就越痛。

    云卿仔细的端详了一遍,像是欣赏着精美的瓷器,音色婉和,“这个确实是不错,不过,若是沾一些盐水在上面,大概效果会更好。”

    御凤松看到了那条长鞭,之前被鞭打的疼痛又在记忆中浮现,身上的伤痕还带着痛意,整个人开始在墙上剧烈的挣扎了起来,锁链随着他的挣扎哗啦哐当的乱响。他满脸惧怕,哀声道:“娘,你就说吧,你就快点说出来吧!”

    匡蔷干脆直接闭上了眼睛,不去看他,也不去听他到底在说什么。她不能说,一旦说了,恩公这一条路可就断了,日后的话她还去哪里找靠山呢,难道她就真的准备在瑾王府自尽,就被他们抓在这里关上一辈子吗?

    此时的匡蔷心里还有一些小小的希望,她还在等待着。虽然她知道这个希望是那么的渺茫,就像人在激流湍急的大江之中,看到一根小小的稻草,明明知道没有用,还是会想要拼命去抓着,寻求那唯一生存的机会。

    那边的行刑者已经拿起了长鞭,在粗盐里裹了一圈,然后“啪”的一声,打到了御凤松身上。

    “啊!”御凤松的哀叫声惊雷一般贯穿了整个牢房。

    余生盘旋,逼近了匡蔷的耳朵里。她紧紧的咬紧了嘴唇,拼命的克制自己颤抖的心,拼命让自己想着御凤松刚才所做的一切。是这个逆子害得她被抓的,一切都是他的错,是他的错,你不要疼惜他!

    可是当旁边一声又一声的尖叫不断的传过来的时候,匡蔷终于有些忍不住的对着御凤松道:“松儿,几鞭而已,你要像个男子汉啊,不要再惊声尖叫了,就这么几鞭难道你就受不了吗,娘都可以受得了,你只要挨了过去,等你义父来了救了我们出去就可以了。”

    御凤松此时已经被那鞭子刮得旧伤加新伤,血肉模糊,又有那盐水浸在了伤口里,一种剧痛从伤口传了上来,简直就是让他难以忍受重生之锦绣嫡女。疼得整个人左右挣扎,哐当哐当铁链声如同疯了一般想起,他哪里还顾得上匡蔷在说什么,只顾着拼命的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很好!云卿十分满意的听着御凤松的哀嚎。他叫得越惨烈,匡蔷这个做娘的心大概也越痛吧。

    御凤檀在一旁看着云卿的动作,手指在鼻梁上轻轻的摸了摸,狭眸里波光潋滟,于阴暗的地牢中含沁了深深的笑意。

    这就是攻心术,如果只对匡蔷下手的话,怕整个人都要折磨一番,费了极大的力气和功夫,匡蔷不到奄奄一息她是不会说出来的。但是匡蔷是母亲,她的心是系在儿子身上的。儿子受伤,母亲的心比谁都要痛苦,要难过。

    他将目光投向面色平和的云卿,她着了轻黄色的长裙,披着烟绿色的披风,披风上有一圈细细的绒毛,衬着她小脸美艳中更添一份柔和,那样清淡的表情,水漾的眸子,若不是站在这里,谁又能看出她是在地牢里拷问人呢。

    御凤檀狭长的眸子里露出一分溺爱,暗道:卿卿这个坏家伙哟……

    匡蔷见劝说无果,再次把头扭了过去。她紧闭的双眼,抓紧的双手和颤抖的眼皮,已经泄露出她内心的不忍。

    云卿摆了摆手,让行刑者停了下来,然后站到了匡蔷的面前,慢慢的道:“也许鞭刑还是太轻了,不过这的确也是刑罚中最轻的一种了,不如我们换一个。”她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叹道:“说起刑罚,我知道的的确也不多,不过记得曾经在《史记》上面看到过,有一种刑罚叫做膑刑,你知道膑是哪里吗,是人的膝盖的一块三角形的骨头,直接剔去了这块骨头之后,双腿就不能再用了。我想,书上的名人都能承受得了,他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匡蔷闻言猛的反过头来,双眼睁大,混合着血水的面孔,格外的狰狞,“沈云卿,你好狠的心,我松儿对你做了什么事情,他根本就没有害过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没有害过我?”云卿重复了一句,低低的笑了两声,又抬头望着匡蔷,双眼如同两汪湖水一般清澈而又深不见底,幽幽的寒意从其中透出,“他没有?你是想说当初你让韦凝紫在京城陷害我,传出不利的流言,他不知道?还是说我新婚之夜,他挑拨韩雅之来勾引御凤檀,他没做过?还是说这一次你们放了高利贷的册子要将我沈家上上下下全部抄斩,他不知情,不知道,没有参与?就算他无辜,但我沈家不无辜吗?

    你们将那些高利贷的账册藏到抚安伯府,若不是我早早识穿了你们的阴谋,今日站在刑场上的,就是我沈府上上下下上百口人!你们又何曾想过他们无辜不无辜呢?!

    更何况,我又何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要让你们来陷害我呢,从我一嫁入王府开始,你们就事事处处的针对我!不,是我还没嫁入王府,你们就已经在想要如何对付我。若不是今日你们被关在这里,高利贷的事情也不会是最后一桩。现在再来说什么无辜不无辜,你自己难道不觉得可笑吗?!”

    幽暗的地牢中,墙上的油灯似乎被云卿那一连串的反问也惊的跳了两跳,光线闪烁里,那一双凤眸格外的闪亮,也只有这个时候,御凤檀才能从云卿的口中听到她对匡蔷他们有多么的憎恨。

    她是那样的在乎家人,匡蔷她们陷害抚安伯府,简直就是找死!

    匡蔷被她一番言辞震得无法言语,但是她并不是觉得自己错了,她只是一时找不到反驳之语。怔了怔之后,看到御凤松还在那里呻吟喊叫,她又接着道:“是,我们是陷害了,可哪一次陷害成功了呢?每一次得利的人都是你。就算高利贷这一次,最后胜的人不是你吗,现在被绑在这里的人,不正是我和松儿吗,你又有什么伤害呢?”

    “是啊,这只是证明了,你们蠢而已。成王败寇这句话难道没有听说过吗,不是输了,你就是无辜的,也不是失败了,就等于没做过。”云卿说完,脸色依旧很平静,她摆手道:“行刑吧,既然她不在乎,那么也就无所谓了。你们下手也不用留情,到时候我看没有了膑骨的人,就算是被救了出去,他日后又如何行走?”

    行刑者已经从墙上拿出了一把尖刀,在磨石上狠狠的磨砺,那咔嚓咔嚓的声音在地牢中响个不停。

    匡蔷的目光停在那把刀上,然后转到了御凤松的脸上。此时的御凤松看着行刑者拿着刀一步一步的接近,整个人几乎是以一种癫狂的状态在叫:“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当刀尖放在了他的膝盖上的时候,他的惨叫声让所有的人都惊住了,刀插进了他的膝盖骨,狠狠的一剐,刀尖碰到膝盖的嚓嚓声让人毛骨悚然。

    那一下一下从膝盖割出一个半圆来,皮肉翻了下来,露出黄红的皮肉,整条裤子都已经被鲜血淋湿。御凤松的尖叫声终于在最后一下,到了极限,声音戛然而止,人已经深深的痛晕了过去。

    这样的刑罚,在从小娇生惯养,连打都没被打过的御凤松来说,简直是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匡蔷再也看不过去,看着儿子受刑,简直比自己还要心痛,凌乱的眉目间混合着心痛,焦急,大叫道:“我说!我说!你快点停下来,快点停下!”

    云卿没有开口,她只是望着匡蔷一字一句的问道:“龙二的真名是什么?”

    匡蔷眼睛放在御凤松膝盖上的尖刀,目光转回来:飞快的答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叫龙二。你还有什么问题快问吧,让他们把刀放开,放开,别放在松儿的膝盖上了!再割下去,他的腿就要废了!”

    此时的她已经十分的惊慌,面容扭曲而急迫,云卿静静的望着匡蔷,面上的笑容更深,她仍然没有让行刑者松开那把刀,而是继续问道:“龙二让你进瑾王府是有什么目的?”

    她的声音刚刚一落,匡蔷马上快速的答道:“他跟我说只要我进来代替了瑾王妃的位置,我就能做上瑾王妃,生的儿子以后也能坐上瑾王的位置,作为尊贵的王爷,一定会有很大的权力,能够帮助他成就以后的大业重生之锦绣嫡女。”

    大业?御凤檀听到这个词语,微微挑了挑眉。

    云卿又问道:“什么大业?”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总是说他有什么大业要完成,让我一面到瑾王府来享受荣华富贵,一面为了他日后打下基础。其它的我也不清楚了,他并不是什么都对我说的,大概我也只晓得这么多,他在很多地方都有据点,我只知道他手下有很多的人,手里的银钱也不少,总是有很多人为他做事,在京城他有一个地下钱庄,那些放高利贷的都是帮他做事的。但是这些我都没有接触过,他也没有让我接触过。”

    匡蔷语无伦次,几乎是将自己能想到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生怕要是有一点错漏的话,就会惹得云卿再次折磨御凤松。

    “那他现在,在京中的据点在哪里?”云卿问道。

    这一次,匡蔷显得有稍稍的犹豫,云卿摆了摆手,只看那行刑者立刻就加大了行刑的力度,活活的又将已经昏过去的御凤松疼了醒来。那种尖叫实在是让人凄厉得心头发寒。

    匡蔷再也顾不得心头那一点微弱的防线,大喊道:“在东南区的第十三家庄子里,暗号是两声鹧鸪响后再学三声蛐蛐叫,马上就会有人来接应你,就是那里,你赶紧放了松儿吧,放了松儿吧!”看到御凤松那一副疼得宁愿死去的模样,匡蔷再也忍受不住的喊了起来。

    云卿此时才点了点头,让行刑者停了下来。

    她相信,有句话是说得对的,天下的母亲都有一颗爱子的心,像谢姨妈那样的人是少之又少。匡蔷能为了御凤松再次冒险潜入瑾王府,她必然是很在乎这个儿子的。看到御凤松痛苦,简直比割在她自己身上还要难受。

    云卿有这个自信,匡蔷刚才的话没有撒谎,而且她也知道,这大概也就是匡蔷能知道的一切了。毕竟她已经生活在瑾王府多年,龙二虽然与她有联系,却是很少的。

    依云卿对龙二的看法来说,他不会将匡蔷这样一个女人当做自己的心腹,只是做一个棋子,能用则用,不用则弃,谁会跟一个棋子透露出太多的消息呢。

    她淡淡的道:“好了。”

    匡蔷也没有心思去看云卿,因为她此刻最在乎的还是御凤松的安危。当看到刀尖离开御凤松的膝盖时,她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凄婉的喊道:“松儿……松儿……”

    云卿从地牢里走了出来,御凤檀跟在她身后走了出来,立刻吩咐人按照匡蔷所说的地址去抓龙二。

    一个时辰之后,易劲苍便回话,从匡蔷口中说出的那个地址,已经没有了人,人去院空,里面收拾得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易劲苍不禁问道:“是不是匡蔷她说的假话?”

    御凤檀摇了摇头:“不,她绝对没有说假话,只能说在龙二的心中,匡蔷什么都不是。匡蔷开始逃出王府时,定然是找过龙二的,但是龙二没有向她施出援手,她才不得已自己深夜摸进王府。龙二定然是早就察觉了她的一切,当发现她已经走了之后,便撤离了那个地方。

    既然你们去清查的时候都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在这么短的时候内人想清除所有的痕迹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原因就是从一开始龙二就是要撤离那个据点了,因为那个地方匡蔷知道。也就是说在当天高利贷事件失败的时候,龙二就已经计划了这个事件,为的就是避免匡蔷落到了我们的手中,被审问出了什么,发现了他的存在。这个人,不简单啊。”

    “的确,就算匡蔷不来瑾王府,龙二只怕私下里也是容不得她的。如今匡蔷到了瑾王府,他也不在意,反正匡蔷和御凤松两个人对他的消息也知道得不多,这些内容起不了大作用。”只是这条线索就这么断了,云卿心中实在是有些不甘心,龙二这个人给她的印象实在是太过深刻了。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狠辣无比。

    她想了想后,转头对着御凤檀道:“你觉得,匡蔷所说的大业是什么?”这两个字实在是太敏感了,单是说出来,就会让人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

    御凤檀与她对视了一眼,如月的眸子里带着一种你知我知的了然,朱红的唇缓缓的起合,“大业,这两个字若是一般人没有理解错的话,应该就是指的那独一无二的位置。”

    他的目光朝着紫禁城瞟了一眼。皇图大业,唯有九五之尊才称得上。

    如此大的野心,实在是令人咂舌。龙二此人,从来没有在京城听过他的名字,之前也没有任何的风声表示哪里会阻止在策划谋反,若不是匡蔷这件事引了他出来,只怕所有人都不会知道,有一个人已经在暗地里谋划着一些逆天的事务。

    “龙二是一个江湖中人,他怎么会想要那个位置呢,还是说他背后还有更大的主使者……”云卿隐隐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脑海里一闪而过。

    御凤檀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目前手中的资料又实在是太少,推断出来的东西也并不一定准确。半晌之后,道:“既然匡蔷说了他在京中有地下钱庄,那么我会让人将这些钱庄的线索找出来的,只要那些账本在我们手中,迟早也会找出一些线索。龙二这个人绝对不能小瞧,他的动作不单单是这么简单而已。能将一个王府的王妃换掉,再用自己的私生子上位,这样的心思真的是不简单呐。”

    匡蔷和御凤松最后也没有等到他们的恩公和义父龙二来救他们,就已经被瑾王吩咐秘密处死在地牢之中。接着,瑾王便向外发布了消息,说瑾王妃不小心染上了鼠疫,卧床不起。不久,御凤松也一并染上了此病重生之锦绣嫡女。

    鼠疫毕竟是一个传染性极大的病源,京城里也正好流行着鼠疫。其他的人听到了这个消息,并没有任何的怀疑,只是表示自己的一番慰问心意,却不敢亲自去探望。

    一个假的王妃已经当了这么多年,现在瑾王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定然不会让她再坐到这个位置上。接着七天之后,就传出了消息,瑾王妃和御凤松两人,皆感染了鼠疫而死。

    在整个瑾王府在挂上白绸,白灯笼的时候,丛烟阁里有着另外一场榜外不同的对话。

    一道灰色的影子立在屋内,背对着一身缟素的韩雅之,徐徐地道:“这件事,你办的不错。”

    韩雅之嘴角勾起,含着一抹得意道:“御凤檀和沈云卿也实在是厉害,我只不过透露出一点信息,他们就能挖出这么大的秘密来。”

    “如果自己不够聪明,又没有能力,就要学会借力打力,这一个道理,你这次运用的很好。”灰影缓缓的转过头来,烛光照得他脸色一半明,一半暗,却依旧能认出,这个灰影,赫然正是瑾王府的庶三子,御青柏。

    他那白日里清秀窄小的脸蛋在夜色中透出一股陌生的阴森出来,与平日里唯唯诺诺,软弱可欺的样子完全不同。若不是他说话的声音,实在是很难相信,这白天黑夜的竟然是一个人。

    韩雅之看到灰影的真面目时,也是吃了一惊,然而后来却觉得这样的御青柏比白日里胆小怯弱的他要有气魄吸引人多了,加上毒药的控制,甘心情愿的为他办事。

    虽然瑾王将匡蔷和绿帽子儿子御凤松的事情瞒的很紧,然而韩雅之和御青柏两个人还是很清楚,毕竟揭穿身份这件事,他们在其中也起了一点作用。

    韩雅之冷笑,“我去找沈云卿本来以为她能查出御凤檀身世有问题的,咱们再借着她查出来的东西,将御凤檀扳倒,到时候剩下御凤松他们就不难对付了。没想到原来是个假货王妃和假儿子,她们母子俩在王府里横行霸道多年,如今也活该。”尽避很不喜欢云卿,韩雅之这一次也不得不承认云卿确实是很厉害,至少她跟着瑾王妃这么多年,就没有看出其中的蹊跷来。

    “哼,那两个人没有了身份的依赖,就什么都算不上了。”御青柏坐到了椅子上,韩雅之殷勤的给他倒了茶放在手边,一面道:“三公子,他们两虎相争,哪里知道还有你这个猎人在后呢,枉他们认为自己厉害,其实真正厉害的人是你啊。”

    接过韩雅之小意端上的茶,御青柏眼底也禁不住露出了一丝深藏的得色。做了这么多年无用的庶子,在瑾王妃的打压下,忍气吞声,装痴扮弱,偷偷的学习武功,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御凤松这个假货死了,现在唯一的拦路虎也只有御凤檀了,等他一除,这瑾王府还有谁能与他相争呢。

    韩雅之观察着他的表情,自从知道灰影是御青柏,她就知道他性格喜怒无常,她必须要小心翼翼的,见他心情似乎不错的样子,又接着道:“依我看,那棺材里面装的一定不是假王妃的尸体,而是挖出来的真王妃的骨架,我们要不要乘胜追击,在丧礼上,将棺材打开,然后让来的文武百官看到里面放置的是一具骨架,这样御凤檀岂不是要背上杀母的罪名了——”

    她还在为自己的想法而洋洋自得,一个巴掌就扇到了她的脸上,御青柏面色狠厉,骂道:“你个蠢货!莫说那棺材现在已经被封了,就是你真的将那棺材打开了,父王难道就等着你说御凤檀弑母吗?他就算是把假王妃的事情说穿,宁愿丢脸,也不可能让御凤檀背上一个这样的罪名!”

    韩雅之被他扇了一巴掌,却没有恨意,只是捂着脸不服气道:“王爷难道不丢脸吗?二十年身边的王妃都是个假货,还被戴了一顶绿帽子,难道他就不怕成为全天下人的笑话?我觉得他不会说!”

    嘭的一声,御青柏将茶杯顿到了桌上,几滴茶水溅出跳到了桌上,他看着韩雅之那张美丽高傲的面孔,语气阴沉,不悦地道:“父王自然是不愿意丢脸的,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将整件事都瞒了下来,暗地里处置他们母子两人。可他也不会愿意为了一个假货而将他最喜欢的儿子直接丢入了地狱,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必要时,他不介意丢这个脸的!”

    “怎么可能,”韩雅之不相信,“王爷要是承认了,那还不成为全天下的笑柄!”哪个男人丢的起这个脸!

    “蠢货!别说去揭开棺材了,父王既然不想让此事给人知道,自然派人守得严实,若有人靠近,马上就会被拉出去,当作失心疯,冒犯王妃直接斩首!”这一步都做不到,还谈什么其他!而且瑾王丢脸,他这个做儿子的一样会没有脸面!

    御青柏心中充满了厌烦,往日里韩雅之对他的轻视和鄙骂一下冲到了他的脑海里,除却这张脸漂亮一点,真是草包一个。

    他整个人瞬间暴一戾了起来,一下站起来,将韩雅之硬生生拖到了床一上,猛地扯(河蟹)下她身上的素服,一点都不疼(和谐)惜的如同对待烂一布一娃一娃一样横一冲一直一撞!

    看着韩雅之整张美丽的面容在他的身下皱成一团,听着她口中发出疼一痛的求一饶声,御青柏心中得到了莫大的满足,一种凌(和谐)虐的快(和谐)感从他的心头迸出。总有一天,这些曾经高高俯视他的人,看不起他的人,都会像韩雅之一样,跪在他身一下求饶!

    ------题外话------

    各位客官,渣渣母子被收拾了,上票吧,醉醉都被挤到第六去了,耍赖打滚卖萌求票,看我闪亮的大眼睛!

    感谢亲wjllzhang送5颗钻石,jyu1970送1颗钻石,清夜画真真送了5朵鲜花,清舞梦依送了1朵鲜花,jessica0832送了2朵鲜花。

    就最后一段话,就被发黄牌了,修改啊修改啊……现在天朝太v5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