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12 求个月票哟

重生之锦绣嫡女 212 求个月票哟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无广告看着就是爽!

    212求个月票哟

    她行礼之后,院子里出现长时间的静默。起初那些害怕的人在看到粒儿身后的影子时,目光里的惊恐换做了打量,探头探尾的看她这个本该死了的粗使丫鬟怎么再一次站到了众人面前。

    瑾王身份高贵,平日这些低等丫鬟是见不到他,所以他也不认识面前这个面貌普通,身子细瘦的小丫鬟,但是因为这段时间瘟疫严重,所以府中人员的生死都要经过他的手中,他还是知道前日里有一名叫做粒儿的丫鬟被高利贷逼迫得不得不自杀。

    而府里面的人也有流言说她是因为得了鼠疫无钱医治,求生无门才上吊而死的。对于粒儿这个名字,他稍许有一些印象,当看到眼前的这个小丫鬟自称是粒儿的时候,瑾王的目光中也露出了微微的惊疑。

    他沉声问道:“你是粒儿?”

    旁边的人自然知道他问话的意思,那个叫做粒儿的丫鬟虽然脸色略微有些发白,细细的颈部还可以看到淡青色的瘀红。然而站在阳光底下精神看起来还是不错的样子。

    只见她低着头,细声的道:“回王爷,正是奴婢。”

    瑾王皱眉道,他本来准备问她怎么死而复生的,后来想这话问出来又有些怪异,看着面前这个怯生生的瘦小少女,这个风流王爷,用了一句比较温和的话:“你前日里是怎么回事?”

    粒儿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心里紧张,手指捏着衣角害怕得不得了,她悄悄的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云卿,见她脸色平和,目光和煦隐隐带着鼓励之色,不由想到那一日自己从桌上醒过来的时候,吓得害怕不已,是眼前这个如花儿一样好看的世子妃细声的安慰她,又给她看病,不由的有了胆量。

    再想到今日到这里是为自己洗脱冤屈,指认凶手的,切不可半路而废,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胆子微微的一壮,回道:“回王爷的话,奴婢前些日子是被人勒晕了过去,吊在了房梁之上,还好后来被人发现了,救了回来。”

    “吊在房梁上半夜,还被人救了回来?”

    这不就是起死回生了吗?众人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惊奇的扫视着粒儿,好似要看穿她到底是不是假冒的。

    瑾王心里也有些吃惊,但是他是曾经上过战场的人,虽然觉得听起来诡异,然而也能接受。想当初在战场上有些士兵被围困后,四天四夜没有东西吃,没有水喝,整个人饿得形容枯槁,像是死去了一般,然而被人抬回来之后,一部分是无药可医,而有的人却能够救活。也许粒儿就是属于后面这一种情况。

    “既然你说你不是自杀,那究竟是何人勒死你呢?”瑾王问道。此事实在是太过于重大了,有人在王府里公然杀害丫鬟,并且传出了有关于高利贷的流言。如今被杀之人给人救活,站在此处指证,他身外一府之主,身为王爷,自然不可置之不理。

    粒儿虽然声音还有些小,但是看瑾王并不是想象中那般凶神恶煞的样子,样子生的很英挺,虽然威严的很,然而说话的时候声音不大还很亲切,胆子渐渐大了起来,声音不大不小,足以让所有人听清她所说的话。

    “王爷,那一日奴婢做完了差事,回到屋中,发现屋子里的丫鬟都被调遣了出去,我们做粗使丫鬟的,经常被各房调到其它房里去加班加夜的做活,所以奴婢也未曾放在心上。洗漱了之后,自己就先睡下了。

    大概是到了半夜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口有轻轻敲门声音,奴婢睡眠一向浅,于是醒来一看打开门,却看到了陈妈妈站在门口。奴婢虽然吓了一跳,然而以为陈妈妈临时有事吩咐,便让她进来。这才发现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忙问她是有什么事。

    谁知道她进来之后一句话不说,直接就让人拿着绳子勒着奴婢,奴婢拼命的挣扎,却被人捂住了嘴,跟着陈妈妈进来的那个人,也帮着陈妈妈使劲的拉着绳子,奴婢力不敌众,拼命的挣扎了几下之后,力气用尽不得不放弃,活活的晕厥了过去,至于之后发生的事情,也不清楚了,最后醒来的时候,听到人说,自己之前已经是死了。”

    当时她醒过来的时候,也是吓了一大跳,好不容易才接受自己死而复生的事情,其他的人这样想也不奇怪了。

    这样的言论听起来有些荒谬,但观她说话的时候,眸子灵活地转动,站在阳光下,也没有任何的不妥。就连王爷和她说话,也没有受到任何的侵害,面色更是和人一样有着红润,终于从心里将她是鬼怪的想法渐渐的消除了。

    但是心里却更多了一种猜测,粒儿既然不是像那日那丫鬟说的,是被高利贷逼迫而死,那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呢,有什么人非得去杀一个粗使丫鬟呢?

    瑾王的脸色渐渐的沉了下去,他那双眼眸里露出了沉思之色。

    陈妈妈看到粒儿之后,整个人的脸色就变得雪白,此时听她说到了自己那一日去她房中活活将她勒死的事情,她不由得大声喊道:“不!老奴没有去她的房间,什么用绳子勒死她这等事情老奴没有做过啊,王爷你不要听她说话!”

    粒儿听到她的狡辩,脸色也露出了愤怒的颜色,她转过来,瘦小的身子不停的发抖,看着陈妈妈尖声叫道:“陈妈妈,那一日晚上来,你为何要杀死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事情,就算我曾经摸过王妃的华服,你已经让人扎破了我的手指,为什么还要来勒死我,难道我的命就这么的不值钱吗!”

    其实粒儿本身胆子是非常小的,她进府不久,因为家中贫困才卖身到王府来做活,算是一个十分老实的丫头。所以,她今日感到十分的愤恨,她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做着自己的事情,每日里辛苦想要多做一些差事,多得一些打赏,也是为了还清高利贷的钱。虽然生活过得很贫困,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自杀,因为她还有一个弟弟,若是她死了,弟弟怎么办呢。

    所以,她现在看到陈妈妈,整个人生出一种与平日里不同的勇气来,愤声的责问。

    陈妈妈那天夜里的确做了这样的事情,所以在粒儿来进到院子的时候,她才会吓得浑身发软。

    此时见平日里抖抖索索,胆小如鼠的粒儿竟然敢对她大声责问,不由目瞪口呆,心中生愤,又含着一丝心虚,声音颇大但终究有些颤抖道:“不不,粒儿,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死的,但是你既然能活过来就好了,那你为何还要冤枉于我呢,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将这个杀人的凶手指认于我呢,这样做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陈妈妈!”云卿瞪大了眼,望着一脸狡辩的陈妈妈,厉声的道:“你口口声声说粒儿是冤枉你,可是,一个人死而复生,首要做的一件事情必然就是指认自己的杀人凶手,难道还会故意去冤枉其他人吗?若不是你将她活活的勒死,她为何又要去上吊自杀呢,难道她为了弟弟能借高利贷,就这样又抛弃了年幼的弟弟任他活活饿死吗?这样说是不是太不合情理!当初我听到说那账本是由你发现的时候便觉得有些不对劲,粒儿她明明不是为了高利贷死,偏偏有人传出了谣言,说她是被高利贷活活逼死的,可见,你的话便有多少说谎的成分在里面,若不好好的查清楚,这府中岂不是没了规矩,任你们这些下人在此做主!”

    她凌厉的话语逼得陈妈妈都说不出来,云卿根本就不给她反应的机会,说完之后直接朝着粒儿道:“你当日说还有一个人,你是否看清楚了另外一个人的样子呢?”

    粒儿看了云卿一眼,小脸上还带着愤恨,然而眼中已经有了委屈的目光,任谁都看得她是又羞又怒,还带着一些害怕,回忆了一会儿道:“夜里太黑又未曾点灯,陈妈妈平日里奴婢见得到她,所以听得出她的声音来,也借着微光认出她的样子,而另外一个人,看不清他的样子,奴婢不知道他究竟是谁。不过……”她想了想:“看身形,应该是个男子,在帮着陈妈妈勒紧绳子的时候,奴婢拔了木簪,反手在他身上刺了好几下,若是要查的话,可以从他身上的扎伤来查的。”

    瑾王闻言,追问陈妈妈道:“你为什么要杀死粒儿?”有了原因,才能追究此事的结果。

    “王爷,老奴没有做此事啊。”陈妈妈反复只说这一句话。她的脑子里此时顾不得回话,她实在是想不明白,那日晚上去的时候,明明粒儿已经被勒得断了气,还挂在梁上小半夜,被人发现的时候,也明明是没了气儿,为什么今天粒儿能好端端的站在这个地方说话。

    她心里十分的费解,想不出其中的原因。

    她当然不知道,云卿在当时救下粒儿的时候,虽然她已经断了气,但是手放在她胸口上,却还有热气。她记得曾经在《救死方》里面曾经看到过,如果人上吊没有吊足一个晚上,而且救下来的时候心口发热的时候,可以用金针扎穴的方法救活。

    当时云卿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因为她和桑若两人发现,粒儿并不是如同外面所说的上吊而亡,而是有人逼迫她造成这种吊梁自杀的假象,假如能够救活粒儿,就能发现事情的整个真相。

    当然,粒儿如今站在这里,代表了她救活成功,从粒儿的口中说出来的内容,她早已分析出瑾王妃想要做的事情,他们想要借着高利贷这个滔天的罪名,将她和沈家一网打尽。

    瑾王妃开始的震惊慢慢的恢复到了一种平静的姿态,她看了一眼陈妈妈,眸子涟漪不起。只要陈妈妈什么都不说,她就不必要担心会指证到她的身上。

    御凤檀将瑾王妃的神情收在眼底,与云卿对视了一眼,狭眸微微一眯,墨眸黑到泛出暗蓝色的光泽,似笑非笑道:“父王,既然陈妈妈不肯说出来,那么便可以从另外一个人身上下手,她不是说那是个男人吗?王府中侍卫森严,能避开众多侍卫的耳目进入王府的高手,要是对付粒儿的话,她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如此推论,那人应该是王府中的,而夜里能进内院的也是那么几人,我认为,可以召集府中所有男子过来一一检测身上的疤痕。”

    御凤松眼看明明可以抓住云卿,却被这突然多出来的小丫鬟弄得局面混乱,又要检测什么疤痕,不耐烦的往前窜了几步,喊道:“检查什么,这还有什么可检查的,父王,你也不能太偏袒沈云卿了,福生已经指认了沈云卿,东西也是在她这里发现的,难道这还不能定罪吗?!”

    他满脸蛮横,本来生的俊美的脸加上这般神色,让人看了心头生厌,高升在一旁观察了许久,此时看到御凤松的行径,暗里皱着眉:世子独自在京中这么多年,在如此复杂的情况下,依旧能得到明帝的欢喜,不仅容貌比这二公子生得好,就是头脑也比他聪明的多,心思缜密,滴水不漏。就二公子这愚不可及的样子还觊觎世子之位,只怕坐上去没几年,瑾王府就要垮在他的手中了。

    “你胡说八道,现在是我在问话!”瑾王眉头紧皱,脸色沉郁的斥道。这个二儿子真是拎不清,这个时候还在这搅合,浑然不顾大体。

    “我哪里是在胡说八道了……本来就是……”瑾王妃对着御凤松身边的丫鬟使了个眼色,那丫鬟赶紧拉了御凤松一把,就在他快速转头叱喝丫鬟的时候,瑾王妃看到了他脖子后方,衣领以上的部分有四个深浅不一,暗红色的圆形疤印!

    她顿时想到了刚才粒儿所说的话,瞳孔一下子紧缩了起来,难道那晚松儿也跟着陈妈妈一起去做这件事了?她本来只吩咐了陈妈妈去解决,但是御凤松恰好在旁边,依他那性子,也许真的会一时兴起,赖着陈妈妈一起!

    她心头一跳,眼神微乱,此时瑾王妃很想开口问问陈妈妈,那天晚上是不是御凤松与她一起,但现在不能如此直白的问,她想了想,对着陈妈妈道:“粒儿已经说出那晚的情形,你还不赶紧说出那个男人究竟是谁?若是惹恼了王爷,只怕少不了要罚!”

    陈妈妈闻言抬头看着瑾王妃,那晚明明就她一个人啊,难道王妃还派了其他人去吗?可她勒死粒儿的时候,确实没有其他人在场,她想了想,委屈道:“王妃,老奴根本就没有害过粒儿,哪里知道什么男人不男人啊!”

    听到这句话,瑾王妃松了一口气,还好这老奴才识相,陈妈妈那晚动手她是知道的,此时她否认了当晚有男子,就是为了保护御凤松。

    云卿冷笑道:“王妃,你就莫要逼问了,陈妈妈根本就不打算说,我看就依世子的办法,一个个检查过去,自然能找到夜里的那个男子,到时候陈妈妈就算不想承认也不行了!”

    瑾王略微皱眉,现下陈妈妈不肯承认,也只有找出那人,才可以看看究竟是谁人说谎!在他的心里,其实明白粒儿绝对没有撒谎,只是单凭粒儿的话,还不够推翻福生和账本这两样证据!

    事到如今,瑾王妃已经知道,云卿根本是早已经看穿了她的计谋,设好了圈套,在这里等着她自己钻进来。她以为恩公所设的圈套是独一无二的,却不知道早在粒儿之死的时候,就把自己送到了别人的陷阱里面。实际上她早就已经被云卿算计在了里面。

    瑾王妃胸口一阵气闷,平静之色渐渐失去,两眼发晕,紧紧的盯着云卿,几乎要说不出话来一般,胸口像是有一团棉花堵住。

    她看着陈妈妈,狠狠的咬了咬牙,她不能让人去检测,要是御凤松被人查出来半夜潜入丫鬟屋中,杀死丫鬟,这辈子根本就没有翻身之地了,就算是御凤檀死了,他坐上世子之位也会被人诟病!

    眼下这种时候,她只有选择保全御凤松,舍弃陈妈妈了!

    她咬了咬牙,转过头来厉声道:“陈妈妈,你可知罪!”

    陈妈妈还在苦苦思索脱身之计,此时听到瑾王妃如此一问,吃惊的望着她。瑾王妃一手撑着碧玥的手,头上的金凤簪闪烁出流利的光芒,盯着陈妈妈的眼神里露出愤怒的神色,她冷声道:“陈妈妈,你在我身边数十年,是我最为贴心的老人,我将手中的日务都交于你处理,甚至一心的相信你,就因为你前段时间想要跟我拿银子在京城里置庄子,我没有答应你,你就想出放高利贷这样的事情来,实在是让我太过痛心了!”

    陈妈妈吃惊的望着瑾王妃,她没有想到瑾王妃在这个时候想到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将她推了出去。

    云卿却并不惊讶,到了如今这个时候,瑾王妃不可能等着高升和瑾王两人顺藤摸瓜将事情查到了她或者是那名叫做龙二的男子身上。她肯定是先要找到一只替罪羊!

    这正是她要瑾王妃所做的事情,眼看着猎物跳到了箭下,她自然不会劝阻,而是火上添油道:“王妃,你刚才不是说了吗,如果是陈妈妈的话,她怎么可能拿得上账薄上的那么多银两出来呢。她只是一个老奴啊,那账本上的银两可不少哇。”

    瑾王妃拼命掩饰着脸上的激动,心内飞快的急转,她想了想之后,飞快的道:“陈妈妈是我的贴身嬷嬷,我手中的银库钥匙都是放在她的手中,不如去清点一番,若是她公移私用,定然是有这笔银两差距的。”

    只要有一点时间,她就能很快的将账户上的东西转移走,而且她的私帐,除了她和陈妈妈也没有人清楚,到时候她说说少了一半,又有谁能证明呢。

    瑾王妃有这个自信,陈妈妈自然也知道,她忙迭声的喊道:“王妃,老奴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会去放高利贷呢,王妃,你一定要替老奴伸冤啊!”

    自从瑾王妃进了王府之后,她就随身陪在她的身边,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为她马首是瞻,一切都是以她为主。如今没想到,在高利贷事上替罪不成,瑾王妃竟然会推了她出来做替罪羊。她当然要为自己辩解。

    瑾王妃叹了一口气,目光中都是失望的神色:“陈妈妈,正是因为你跟在我身边多年,今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实在是让我失望,你自己放了高利贷也就算了,你竟然人家还债不成,你还要逼死粒儿,妄想将此罪嫁祸在世子妃的头上,这样的事情便是我想保你,也没有办法呀。”

    她这是要完全的撇清自己了。云卿看着瑾王妃那一副高贵叹息的模样,心中冷笑,转身过来,蓝色的裙子泛出清冷的色泽,“陈妈妈,这高利贷的账薄是你在我的花厅中发现的,其他的人都未曾看到,你可知道放高利贷是怎样的罪行。此时陛下必然不会轻饶。”

    陈妈妈不由的抬头望着瑾王妃,目光显得犹豫,而又有一些决绝在其中。陈妈妈鼓起勇气道:“王妃,老奴跟在你身边多年,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由老奴出力的,老奴一直是处理得妥妥当当,如今怎会去做出这样的事情,王妃请相信老奴啊!”

    她再一次强调了她在王妃身边的身份,其实是在告诉瑾王妃,若是她出了什么事情,瑾王妃往日里所做的一切她也是清楚的。

    陈妈妈在威胁她!

    瑾王妃终于是气怒了起来,这么多年来陈妈妈在她的身边知道的实在是太多了,她不得不忍气吞声道:“你若是诚心认错的话,也许还有一条生路可过,如今瑾王和高大人在这里,我是不可以偏私的,你若是实话实说,也许还有三分余地呀!”

    陈妈妈身体一震,望着瑾王妃,那目光里刚才锐利决绝之意慢慢的褪了下来,她知道,瑾王妃这是在告诉她,只要她承认了放高利贷的行为,至少今日有高升在这里,不会立刻就将她拉出去打死,起码要压入京兆府的大牢待审。瑾王妃和龙二自然会想办法将她救了出去。

    她慢慢的低下了头:“是,此事是老奴所为。这福生,也是老奴从街上寻来的流氓,当时老奴到京城之后看到了京城的繁华,便想在京城买一座庄子,以后来京城做养老只用。可是京城的物价实在是太高,老奴自己的体己钱是不够的,于是想向王妃借一笔银子。王妃没有答应老奴,老奴便心生邪念,想起了放高利贷这一条,本来想着做上几个月到了肃北后便收手,后来发现做高利贷的风险越来越大,又因为上一次和世子妃落下了结怨,老奴便想到用这个方法,来冤枉世子妃,如此一来,高利贷的事情老奴也洗清了,世子妃也会得到了惩罚,报了私仇!”

    她的说法,听起来有理,实则漏洞百出,然而今日有诸多外人在场,而且高利贷一事实在是太过严重,如果真正拉扯到了瑾王妃的身上,也许瑾王府也要跟着倒霉。

    高升和瑾王两人都知道事情性,此时看到陈妈妈一个人将事情尽力的担待了下来,也只是就此作罢。

    虽然瑾王心知肚明这件事肯定是瑾王妃所为,让人觉得发指,然而,在外人看来,瑾王妃始终是瑾王府的人,若是传了出去,必然会有人利用此事对付瑾王。

    瑾王的眉头紧紧的锁了起来,早知道如此,当初不管御凤松是病重还是病残了,他都要将他们赶回肃北。

    瑾王低头想了半天,下定决心道:“高大人,陈妈妈既然已经招认,请您将她带回京兆尹去,福生与这两本高利贷册,你一并押了过去。”

    高升早在一旁看着家中争斗的一切,早就想要离开了,此时听到了瑾王之话,让自己衙役拉着陈妈妈和福生一同出去,也不管那灭瘟不灭瘟的事情了,急急忙忙走出了门外,对着那些衙役低喝道:“此事不可往外声张,若是有人往外说了出去,便叫他全家灭口!”

    而瑾王此时脸上已经显出了疲惫之色,他看着院子里的人,对着瑾王妃挥了挥手道:“把瑾王妃关在荷心苑中,没有我的吩咐绝不能外出一步。其他的仆人立即收拾东西,七天之后准时送瑾王妃和其他人等回肃北。”

    瑾王妃如遭雷击,她奋力的一争,最后还是落得一个回肃北的下场。她双眸死死的盯着瑾王,目光中透出灰暗神色:“王爷,此事我又有什么错,为何要赶我回肃北,难道京城的瑾王府就没有我的位置了吗?”

    瑾王瞧见她严重的怨毒,满脸的冷笑:“你今日做的什么事情,难道其他人都是傻子吗,难道别人就看不出来吗,有你在家中一日,这家中就永远就永无宁日!你若是不肯回肃北,我便不会再顾着你的面子,到时候直接让人押着你上马车,别说我不顾多年的夫妻之情!”

    瑾王妃突然呵呵的笑了两声,神色如同夜鬼一般狰狞,在寂静的院子里,笑声显得那样突兀和慌张。突然,她又噤声,静了下来,不再看瑾王一眼,甩袖而走。

    瑾王不再看瑾王妃,他眉间紧紧的皱着,带着一丝深藏的疲惫对着御凤檀道:“你跟我到书房一趟。”

    御凤檀回头望着云卿,见她点头,神色尚好,才答道:“好的。”

    瑾王将御凤檀喊走了之后,云卿望着粒儿微微一笑,“你今天很有勇气。”

    粒儿小脸微微一红,这样美丽的人注视之下,让她都有些自惭形愧,她摇了摇头,“世子妃是奴婢的恩人,奴婢若是指认凶手都不敢,对不起世子妃。”

    看她单纯的小脸上挂着羞涩的笑意,眸子晶晶亮的,虽然刚刚遭受苦难,却没有怨天怨地,云卿心中有一抹心疼,粒儿确实是无辜的,她虽然不该去借高利贷,然后却罪不至死。

    云卿吩咐她日后不要再去借高利贷,让流翠给了她一包银子用来给弟弟看病,又派人送了她回去休息。

    日头渐斜,白日里的丽阳渐渐落下,热气慢慢的驱散,一缕寒瑟的秋风从窗户里钻了进来,桑若将窗户关上。

    流翠给云卿倒了一杯热茶,放在她的手边,然后道:“幸亏小姐今日发现得早,若不是如此,可能那高利贷的罪名将会给咱们带来不小的麻烦,就连老爷和夫人都会惹事上身呐。”今日之事,针对的不仅仅是云卿,还有整个抚安伯府。

    云卿眼神微冷,朝着桑若道:“我让你去找的东西找出来了吗。”

    桑若上前一步,从怀里掏出几本册子,放在了云卿的面前:“世子妃,这是您让桑青他们去抚安伯府寻来的,果然不出您的所料,在府中发现了几本暗藏的高利贷账册。”

    早在粒儿说出当日她被杀死的真相时,云卿便让人关注着抚安伯府的动向,果然发现夜里有人暗暗潜入了抚安伯府,将这些东**在了几处地方。

    云卿瞟了一眼桌上那几本账册,漆黑的眸子如同被黑夜覆盖,看不见一点光芒。她冷冷一笑道:“是啊,都动用了高利贷这样的手法,又怎么会轻易的放过我呢。要知道,交出这一笔高利贷来,对她们是多大的损失啊。这一次,可是下了极大的成本。”

    流翠若有所思的望着那本本账册,忽然转过头来问着桑若道:“桑若,这账本是何人所放,现在还能查出来吗?”

    桑若面无表情的道:“世子妃已经吩咐我们去追查过了,但是我们从这个账册上去找那放贷之人,放贷之人已经全然不见踪影了,奴婢估计他们已经被人处理了。”

    处理的意思就是杀了。

    好快的速度!

    云卿心中一凛,这个龙二,事情才刚刚发生,他便将后面的尾事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处理手段和方法,绝不是平常人可以做到的。或者说,并不像是一个普通的江湖人能做到的。

    之前,御凤檀便一直在查这龙二的身份,却屡次遭到了阻拦。刚才他说有秘密要告诉自己,只怕也是关于这龙二的,只可惜他现在被瑾王叫走,如今不能询问出来。她打算等一下还是好好从御凤檀那里,也许能听到什么关于龙二的消息。

    流翠叹了口气:“就这么放过了他们实在是让奴婢不甘心啊,瑾王妃拿出一个陈妈妈出来顶罪,她什么事情都没有,不过是打回了肃北,这样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小姐!”流翠一生气,就将云卿婚前的称呼喊了出来。

    抚安伯府对于流翠来说,和她的家没有区别,她的老子娘和兄弟亲戚如今都在抚安伯府里做事,从小就是在抚安伯府长大,哪里会不生气!

    云卿眸光微微一闪,宁静的目光中尽是阴翳,也许在流翠看来送回肃北只是一个小罪而已,但是在瑾王妃看来,这也是意味着她和御凤松的世子之位要失之交臂了。

    当然,她并不认为这样就是对瑾王妃的惩罚了。因为瑾王妃这一次的做法,已经不仅仅是针对她沈云卿,而是针对她整个家中,包括她敬爱的父亲,心爱的母亲和两个天真可爱的弟弟。

    这是云卿绝不能允许的,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她这一次想要做的,必将是瑾王妃想象不到的事情!

    她默默的喝了一口茶水,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却在这个时候看到问儿打了帘子进来道:“世子妃,丛烟阁的韩姨娘,说是要求见您呢。”她心直口快道:“奇怪了,那韩姨娘刚刚出去了,又素和世子妃你合不来,不知道刚走怎么又要过来呢?”

    如今瑾王妃也要回到了肃北,以她的身份没有瑾王在身边的话,她只怕是自顾不暇呀。既然她来了,那就请她进来吧。“云卿淡淡的一笑,吩咐道。

    问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道:”那好,奴婢便下去让她在花厅那儿候着。“

    她的笑容映着外面金灿灿的秋阳,显得有几分阴森森的暗意在其中。流翠总觉得云卿这一次对瑾王妃所做的实在是太过于大方了。然而,她是知道自家小姐的性格的,也许还有后招在后面,只是她现在还不知道。

    到了花厅中,韩雅之站在屋中,身后的丫鬟好似也被打发走了,见到云卿之后,目光中透出一丝不明的神色,却是徐徐的行礼道:”婢妾见过世子妃。“

    韩雅之自从撕破脸面之后,见到云卿都是爱理不理,视而不见,今日难得的低姿态让人觉得颇为意外。

    云卿施施然的坐下,然后才慢悠悠的道:”哦?韩姨娘刚才在此处无事,现在这么突然来找我,可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韩雅之却是目光中露出一丝恨意,云卿却看的分明,那恨意却不是对着她而来的。

    韩雅之凄凄的道:”世子妃,婢妾与你之间,也没有客气话要说,今日前来,是要告诉你一件大事。“

    这个时候,韩雅之出现必然是有什么的事情。否则的话,她不会来云卿的寻梦居里,这一点云卿早就已经知晓了。她依旧是不急不缓,凤眸里露出一丝极为锐利的光芒,明烁的星光在她的瞳仁里跳动,让她整个人显得清华而高贵,如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月华动人心魂,便是韩雅之再妒忌,也不得不承认在外貌气质上,她比不过这个耀眼的商人之女。”韩姨娘有什么事情请说。“

    韩雅之望着云卿那始终平和的神色,看不出她心中到底是如何做想。她想了想后,旋即道:”我想世子妃对此事一定会感兴趣的。你肯定在心中猜测,你嫁进瑾王府也有半年了,看到瑾王妃对御凤檀和御凤松两人明显的诧异,难道你心中就没有疑虑吗?“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云卿的心中微微的一惊,然而面色却不露出一丝分毫来,依旧是那副从容的样子,唇瓣微微的勾动:”哦?韩姨娘是想要告诉我有什么差异吗?“

    眼前云卿并没有想象的那般激动,韩雅之似乎也不意外。也许在这么多场斗争中,看着别人失败,而云卿一直是场场必赢,她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事实。

    对于云卿的云淡风轻,她也不过是稍稍不悦的挑了挑眉,然后道:”世子妃,我相信你也会与我一样,会觉得既然都是一个母亲生的,为何瑾王妃对御凤檀是步步杀机,不肯放过,对御凤松则是包容宠溺,珍惜如宝。虽然你是没有做过母亲的人,但是这世界上每一个母亲对待自己的儿子虽有偏心,然则能到生死差异这一步的,实在少之于无。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御凤檀他不是瑾王妃的儿子吗?“

    想过,自然是想过,从嫁进来开始,云卿早就在心中想过了千万遍。她问过御凤檀,也让人去查,然而事情总是显得模模糊糊。

    毕竟,御凤檀如今已经二十一岁,这么多年,二十多年前的事情证据大部分已经随风飘散了。而且瑾王府从搬到了肃北也将近二十年了,这么多年,很多东西在搬迁之中就消失了。

    云卿她一直都在等待一个契机,但是她没想到今日韩雅之也来了。韩雅之从小就是寄居在瑾王府内,也许她能知道一些什么事情,这并不奇怪。她微笑道:”我记得你现在是御凤松的姨娘,那么你的生死荣誉都会是和御凤松有关的,为何今日会想起来和我说这样的事情?“

    韩雅之嗤嗤的笑了一下,面容上露出一种绝望,像是自嘲的笑,那样的眼神早就失去她往日的骄傲,像是活生生的就变成了一个寄人篱下的哀怨和怨毒的神色。

    她摸着自己的脸颊,望着云卿那关节白皙红润丰满的脸颊,轻轻的道:”你看看我,我现在的样子,算是什么呢?说是姨娘,这姨娘又是怎么得来的,你的心中不是比我更清楚吗?我本来已经认命了,嫁给御凤松也好,不瞒你说,我觉得日后他如果有瑾王妃的相助,也许也能做上世子,当上王爷,做一个王爷的侍妾,我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妥的。特别是怀上孩子的时候我十分的开心,至少,我还能生下未来世子的长子,这样我的身份也许会变得不同,不说当上正妻,至少也是一个侧妃吧。但是,她竟然容不得我肚子里的孩子,从孩子出现开始,就告诉我,这孩子只是一个用来利用的物品。

    她说着,嘴角露出一抹平和的笑意,“那孩子已经在我的身体里待了快有三个月,我几乎与他血脉相连,一天一天感受到他的成长,他生下来一定是个很漂亮的孩子,可是她竟然不能容他啊!她表面上对我和和气气的,实则不过是把我当成一个棋子,也许你觉得我很傻,但是,至少我还知道瑾王妃和御凤松两人,他们从来没有把我当做人看,以前也是,现在更是!”

    她的语气里带着一种怆然,让人听了不禁心生怜惜。可是落在云卿的耳中,不过只是轻轻的一声叹息而已。

    这世界上的许多事,看起来是别人逼你所为,其实很多时候都是自己选择的,很多时候你可以选择自己的路,选择自己要做的事情,却偏偏要去选择一条看起来光明华彩,实则毒药遍布的,不属于自己的道路。

    所以,韩雅之如今的处境也不过是她咎由自取而已。

    她没有兴趣听韩雅之说这些幽怨的心事,而是直切主题的道:“你今日到我这里说出这样的话,必定是有证据,若是没有证据,传到了其他人的耳中,只怕你的日子不单单是不好过了。”

    韩雅之今日到了她这里,虽然肯定是瞒住了众人,云卿想知道,韩雅之到底是有什么样的证据,敢来对她说出这番话。

    韩雅之咬了咬牙道:“其实一开始我也并不敢肯定,我自小在瑾王府长大,根据多年的观察,瑾王妃对御凤檀几乎是不闻不问。在肃北的时候,除了我们早期进府的人知道有御凤檀的存在外,其他人都是不晓得的。瑾王妃从不会跟别人说她还会有一个长子,不仅如此,她还有技巧的换掉当年的老仆人,消灭御凤檀在肃北存在过的痕迹。我一直在细细的观察,御凤松在说话的时候,一直对御凤檀都是十分的不屑,但是有我在场的时候,瑾王妃还是会对他稍加训斥,所以我有些犹疑,以为不过是御凤松嫉妒御凤檀。直接有一次御凤松喝醉酒了到了我的房间里来,骂御凤檀是贱人生的贱种。就是这样的一句话,让我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如此明显的一句话,谁也听得出来,若是一个母亲生出来的,再怎么也不会骂是贱种,这明显就是在贬低御凤檀的身份。想到这里,云卿的嘴角勾出一抹悠远淡漠的笑意,淡淡的道:“这就是你要说的发现吗?”

    韩雅之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她以为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云卿会觉得十分的激动,没有想到云卿只是说出这样的一句话,不禁反问道:“怎么,没有用吗?”

    这样的消息,若是她在一个月之前来说,也许还有效用。现在云卿已经不需要了,很多事情她已经明了,而且她已经设下了一个大大的圈套,等着人钻进来,韩雅之的话不过是让她更为确定御凤檀不是瑾王妃亲生儿子的猜想罢了。

    云卿微笑道:“你无凭无据说出这样的话来便想要我去找瑾王告状吗,你当我是一个傻子吗,贸贸然的去说这样的话来。韩雅之,你还是过高估计了你自己的智商。”

    韩雅之的挑拨,早在她开口时云卿已经听得出来,她不会上当,也不会觉得可以凭借这么句话就扳倒瑾王妃。

    韩雅之为什么会选在今日来和她说这样的话,不仅仅是因为瑾王妃对韩雅之的行为让她心生怨愤。更的是,韩雅之觉得云卿在今天看到瑾王妃的所作所为后定然会心中含了怨愤,肯定是处于震怒之中。

    所以,她此时再来添上一把怒火,也许云卿会一时冲动找到了瑾王。一旦云卿将此事揭开,那么不仅仅是瑾王瑾王妃会犯了混淆王府嫡庶血脉的大事,就连御凤檀的世子之位都会面临被撤之险!

    韩雅之见自己的想法被云卿识穿,面色一僵之后,便退了出去。

    流翠望着她的背影,轻哼了一声,“到了如今这地步,还想要来骗人,真是讨厌!”

    云卿轻轻的摇头,“韩雅之刚才说的话,应该是真的。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她不需要再说假话惹祸上身了。”

    流翠微微吃惊,“那这千万不能让王爷知道了,若是王爷知道世子是被人掉包的……只怕……”

    “不,事情没那么简单。只怕有更大的秘密。”云卿站起来,走到窗前,仰目眺望天穹,这一点她早就想过了,若是御凤檀是被掉包的,瑾王妃早就应该可以将嫡庶之分拿出来与瑾王说了,就算瑾王妃会被处罚,然而私下里瑾王可以想出办法来,去掉御凤檀的世子之位,但是瑾王妃一直没有这么做,就算被逼得请来了其他人大动干戈的动手,她也没有想要揭露御凤檀的身世,云卿认为,这其中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流翠心头一跳,看了云卿一眼。此时天光映在她白皙的肌肤上,泛出珠光浅晕,看不出她究竟是在想什么,只觉得明光烁烁,不能逼视。

    荷心苑里,华美的锦缎折射出夺目的光彩,屋内的沉香袅袅如白丝消散。

    所有的下人都被瑾王妃差遣了出去,整个院子都被侍卫守卫了起来,除了每日送餐的丫鬟可以进出外,其他的人都只能呆在院子里。

    屋里长按上点着两盏琉璃梅花灯,映着大厅一侧暗紫色的长帘,明明温暖的光泽却生出几许阴暗的色调。

    一道光影悄无声息的越过侍卫的监视,偷偷的潜入了荷心苑中,瑾王妃在焦急的等待中看到那人,一阵轻风从敞开的窗口进入,她急急上前呼道:“恩公。”

    来人正是之前到府上来的龙二,他看了一眼瑾王妃,肃声问道:“今日之事败在哪?”

    看到高升带着陈妈妈和福生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已经失败了,然而他计划如此周详,从他一到京城,便给人下了蛊毒,操控着蛊毒在大街上发作。这种蓝蛊所发症状与鼠疫相差无几,必定会让人以为是瘟疫传来,全城恐慌,再让瑾王府的一名丫鬟死亡,传出得病流言,从此得来可以进入那守护得密不透风的寻梦居的机会,再而下手将高利贷的账本放入其中,安排好其中一名下属来指认。在他看来,这样的计划是毫无破绽,完美无缺,不可能会失败。所以他进来,是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究竟。

    瑾王妃叹了一口气,她要怎么说才好呢,这个计谋她左思右想,根本就找不出任何的漏洞。事实上,她在研究了云卿以往的动作之后,杜绝了任何可以给她在账务上翻盘的机会。可是现在想来,她根本就没有想到,沈云卿竟然可以令死人复生,将粒儿提出来作为罪证。最后自己都栽了进去。

    虽然没有和陈妈妈一般的下场,然而此时,她也好不了多少。这一切,到底都是沈云卿的阴谋,她明明早早就知道了一切,却等着他们钻进去。

    她心中悔恨不已,对着龙二道:“恩公,这都是我的错,我让陈妈妈对粒儿下手的时候,没想到,松儿也会跟着她一起去,反而被那丫头在耳后戳出了印迹。若不是为了保住他,我也不需要将陈妈妈推了进去,差一点都误了大事啊。”

    说着,她袖子里面的指甲紧紧的掐入了肉里,用力的克制住自己心中的悔恨。她自持出身名门,身份高贵,又嫁给瑾王为正妻,性格高傲自负,对一般人都是瞧不起的。可是面前的这个男子,是自己的恩人,若是有他,就没有今日的自己。可是自己到了京城后,屡次失手,逼得恩公不得不出面帮忙。

    恩公为了帮她,将京城隐藏多年的放高利贷的下属都已经调动了,然而最终还是功亏一篑,她不由的想到了一件事,紧张地道:“恩公,高利贷的那些沈家的账册,现在还在吗?”

    龙二目光平静而温和,似乎看不出什么,他望着瑾王妃,叹了一口气道:“到底还是低估了他们,那账本我刚才吩咐人去取的时候已经不见了。我想,大概御凤檀他们早已经发现了这件事情,已经将那账册取了去,我吩咐人将那些放高利贷的人已经处理了。”

    他顿了一下,又道:“你刚才说,松儿跟着陈妈妈一起去处理那丫鬟了?这件事,是陈妈妈承认的吗?”

    瑾王妃不知道他问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她抬起眼来,摇头道:“不,这是当时那丫鬟所说之言,沈云卿说是要验明正身,我恰好看到了松儿耳后的伤疤,当时为了保住松儿,我便将陈妈妈推了出去。”

    经龙二这么一问,瑾王妃隐隐觉得,这其中好像有什么问题。龙二听后,突然发出了两声低笑声,与面容不符的,苍老到极点的声音透着一股莫名的味道。

    他望着瑾王妃道:“这个沈云卿心机深沉,难怪你不是她的对手。你可知道今日你中了她的计了。”

    瑾王妃震惊的看着对方,她不解的问道:“恩公,此话是何意?”

    龙二淡淡的一笑,摇了摇头:“根本就没有其他男人跟着陈妈妈到了丫鬟处,这不过是沈云卿使的诡计罢了。她救了那丫鬟,那丫鬟自然什么都听她的,松儿定然是没有跟着她一起去那丫鬟的住处,否则的话丫鬟怎么又会轻易的开门而没有发出惊叫声呢。我相信,你看到松儿耳后的伤疤,不过是沈云卿让人偷偷弄上去的,特意让你发现,你自然会为了保住自己的孩子而将陈妈妈推了出去。”

    瑾王妃闻言一怔,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龙二笑了笑,那笑容之中仿佛带了三分嘲意,斜乜着瑾王妃:“她的目标不是你,而是陈妈妈。依她的心机深邃,聪慧机敏,只怕现在已经看出了你的不对,她现在想要逼迫陈妈妈讲出当年事情的真相。”

    最新最快章节,请登陆是一种享受,建议您收藏。

    更多全本txt小说请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