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08

重生之锦绣嫡女 208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无广告看着就是爽!

    御花园中,一盆盆嫣然清傲的菊花绽放在各个角落,桂花如金零碎点缀在依旧翠绿的枝叶间,偶然飘落一两瓣在偌大的湖中,看那荷花渐冷。

    滢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望着面前的一番景象,她紧抿了樱唇,目光遥望着远方,直到米儿唤道:“珍妃,宴会还在举行中,若陛下回席,你不在位置上,多有不好。”

    她徐徐地转过身来,美艳的面容上那愁容一下子褪去,如同戴上了一层面具,整个人都显得平和淡雅起来,一双眼睛也无波无喜一般往金殿的方向行去,路上各种各样的景色入不了她的眼,迷蒙中带着一丝思绪。

    路过一处假山之时,砰的一下撞上了突然出现的人时,她才收回思绪,抬起眼看着面前的人,脸色微微有些惊讶,望着来人道:“安副统领。”

    这个一脸冰冷,有着古铜色肌肤,穿着禁卫军软甲的高大男子正是安初阳,他发现突然从假山后出来的女子穿着华贵的宫服,立即道:“臣冒犯珍妃娘娘,请珍妃娘娘恕罪。”

    他的声音和往日里一般的冰冷,那容貌也是棱角分明,下巴略方,说话的时候动起来一板一眼的,初见的人都会以为他是极难相处的,只要接触过就会知道,他只是不说话,然而那双黑眸却透出柔软和亲切来。

    滢看了他一眼,心中不免感叹,在这宫中,能见到安初阳的机会并不多,今日凑巧就遇上了,她微微一笑,将略微有些激动的心情略微收敛,玉手清摆道:“不必多礼,是我自己没注意。”

    她说话间,抬手扶了扶头上的玉钗,余光却撇见地上掉落的一袭淡粉色的手帕,弯腰将那手帕拾起来,抬头问道:“这是你的?”安初阳一个男子身上怎么会有女人的手帕,看这手帕,成色不新,却有正正方方的折痕,显然是妥帖收藏在身的。

    安初阳闻言面色微微一僵,没想到怀中的帕子竟然会掉下来,眼眸里带着一丝复杂的情绪,道:“这正是臣的手帕,还请娘娘还给臣。”

    他的目光在那方手帕上停留,带着一股陌生又熟悉的专注,章滢细细的观摩这块手帕,除了能看出是上等的丝绸,帕上无一图案绣花,没有办法辨识是谁家小姐的,她心里不由有些羡慕,又有些酸涩,手指捏着帕子,羡慕着它的主人,微微摩挲了一会后,递给了安初阳,“若是喜欢她,就早日上门去提亲。”当日她若是早一点让舅舅去安府提前,今日也许她站的也就不是这里了。

    安初阳小心地接过帕子,目光之中闪过一抹愁绪,他倒是早就让人去提亲过了,甚至自己也去了,只可惜如今那个人已经做了别人的妻子,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回答这句话,似乎不管怎么说,都有些奇怪,更何况他和章滢的身份,已经不是以前同乡之情了,有些话不能说。

    滢见此,也不置可否的一笑。事实上,她也只是随口一说,在她的内心深处,或许偶尔还是会想起安初阳来,但是她已经成为了明帝的妃子这么久了,早就已经认命,她也渐渐的习惯了这种奢靡无聊,钩心斗角不停的宫廷生活,安初阳的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若是一个外男和她车上关系,对于她和他来那个个人都不会有好的结果。想到这里,她也不在此处停留,轻声道:“安副统领定然还有事务,我就不叨扰了。”

    安初阳早就想要离开,他再怎么无波无绪,章滢到底当日跟他说过那些话的,眼前的女子是什么身份,他记得清清楚楚,立即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树墙后方突然传来一声轻诧,“什么人!”

    随之就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米儿连忙挡在章滢的前面,大声道:“何人在此?”

    “是我。”云卿从树墙后走出来,慢慢地道。

    滢这才收了心,奇道:“怎么你也从宴会上出来了?”

    云卿站在她左侧,却是望着前方,美眸之中带着一丝冷光,“刚才我过来的时候,看到前面树墙后躲了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像是在偷看什么。”

    滢想起刚才自己和安初阳站在这里,眸色微沉,“那人是谁你看到了吗?”

    云卿闻言,望着章滢的面色,“我派了丫鬟去追了,刚才你在这里做什么?”

    对着云卿,章滢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朝着后面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宫女立刻站远了形成一个环形,避免有人偷听,章滢这才低声道:“方才安副统领经过这里,他掉了东西,我捡起来还给他。”

    云卿盯着章滢的面色看,见她除了担忧外并没有其他的神色,晓得当日的事情她是真的放下了,不管是心里放下了,还是理智放下了,只要不再想其他,就对章滢有好处。

    过了一会,桑若回来朝着云卿道:“世子妃,那人追到暖玉堂后就不见了。”她虽然身手不错,然而现在在宫中是以云卿丫鬟的身份出现的,自然不能随便乱走,惹人注意。

    以桑若的身手都没有追到那个人,只怕那人身手也是不弱,就算对上了,只怕也会引起不小的动静。只是这个人潜藏在那里偷看,若是路过的也就罢了,要是特意的,只怕是别有用心。

    “看清楚是男是女了吗?”章滢问道。

    桑若道:“看样子,应该是个女的。”

    “女的?”章滢和云卿两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一个意思,能逃到安嫔的暖玉堂里去,对宫中的路线应该很是熟悉,毕竟暖玉堂便是离此处最近的妃嫔宫殿了,等会到了殿中,只要询问不在场的妃嫔,也许会有她们想要的答案。

    “你怎么会出来?”

    云卿望着章滢,见她此时面色如常,微微叹了口气道:“刚才在殿内我发现你神色有些不定,便想来问问你,那玉嫔你是不是认识?”

    滢先是一怔,随后又轻轻的笑了起来,云卿本就擅长观察,又善于捕捉细微之处,自己以为藏的不错的神情被她发现也不奇怪,她转过身,缓缓的一笑,走到假山下的凤尾兰边,望着碧绿清秀,优雅香浓的花儿,眼眸深幽如海,音色幽幽地道:“我不认识她。”

    不认识她?那在宴会上的神色为何会如此古怪?云卿暗暗皱了皱眉,却听章滢顿了顿后,接着道:“但是我知道她跳的那支舞。”

    舞?云卿眸光里微带疑虑,“玉嫔刚才献上的那只舞应该是《如仙》,此舞难度虽然比较高,然而能跳此舞的人也不在少数。”

    “对,这支舞是没有什么太特别的,云卿你博览群书,心思机敏,但是你肯定想不到,这支舞曾经是元后跳给陛下看的第一只舞。”章滢转过头来,双眸如同嵌着黑色的水银丸,背在阴影处,莫名让人心头一震,那缓缓的话语声仿佛带着一种魔力,使得云卿的目光也从疑虑变为了清晰。

    她听了章滢说的这句话后,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模糊的轮廓,纵使她对那位曾经短短坐在皇后位置上不到一年的元后贾漪兰不甚了解,也能够想像得到,今日那玉嫔之所以能得到陛下的喜欢,她的容貌气韵乃其一,她的独特性格是其二,但是最重要的应该还是这只舞,和元后见到陛下时跳过的第一只舞一模一样。

    这么多年来,陛下后宫有无数的宫嫔,却从来没有听到过他对谁格外的宠爱,然而去年有了章滢一跃成妃的特例,今年又有了玉嫔的出现。她望着章滢那又露出了几分迷离的眼神,若单单是玉嫔跳上这么一支和元后相似的舞,章滢又何必露出那般的眼神,恐怕章滢入宫受宠的原因,和这位元后也脱不了关系,只有这样,才能为章滢的异常找到了理由。

    “你猜到了?”章滢冷冷的笑了一声,“这些还都是魏贵妃说,你与元后的容色略有相似,而我是性格相似,最有意思的是,当年元后唤陛下就是‘明郎’……”她边说又翘起了嘴角,带着一点点讥讽的弧度,却没有愤恨,不知道是知道了真相之后已经忿恨过了,还是因为对明帝没有情感而显得平静,“二十年前,元后诞下五皇子不久后便薨了。民间有传言,人死后魂魄在阴间三日之后便会过孟婆桥投胎转世为人,衔玉而生,十八年华,真是想不得封都难啊。”

    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像是将心中要说的都随着这一叹而走,那精美的五官映在光晕里,有一种薄轻的媚意。

    民间有个说法,阴间一天,人间一年,玉嫔若是十七岁,也许今日她得封的也是一个妃位了。

    德妃是当年元后的闺中密友,对于往年宫中发生的事情自然知晓,她之所以帮助章滢,也是有这一点在其中。

    云卿淡淡的一笑,“管她是像也好,不像也好,你是珍妃这一点,没有人能否认,她再好,也不过是玉嫔而已,比不得你的。”

    滢嘴角慢慢地浮起一抹笑容来,如海棠一般的面容顿时明艳,抬手慢慢的将头上的玉钗扶了扶,挑眉道:“可不是,经过今日这一遭,只怕宫里面的人不敢再轻易惹我了。”魏贵妃当初对章滢说出元后的事情来,自然以为她对明帝是一片痴心,谁会知道她当初的迫不得己呢,知道这一点,不过是让她对日后更有把握而已。

    云卿从她那月华珍珠上扫过,低低的笑了笑道:“魏贵妃在你手上吃了这么大的亏,自然不会甘心的,你还是小心点为好。我们现在回席,还要问一问刚才有谁也没有在殿中的。”

    待云卿让人查清楚当天那个时段不在殿内的女宾,共有三人,一人是碧嫔,一人是新晋的玉嫔,以及户部侍郎辛旷的女儿辛蝶儿。这三人,玉嫔是今日刚刚进宫的,辛蝶儿也甚少来到宫中,只有碧嫔对宫中的一切都甚为熟悉。但是这并不百分百确定那个人就是碧嫔,或者是这三人中的一人,云卿嘱咐章滢要多小心。

    宴会散去之后,金殿中的人都散了,云卿和御凤檀上了马车,朝着瑾王府驶去。

    “四皇子能想出这么个办法来,还真是让人惊奇。”他斜靠在马车上,一双眸子流澈如湖,一手撑着下颌,似乎觉得颇有趣味,说话间口齿里有着淡淡的酒味,在车厢里呼吸可闻。

    云卿知道他刚才和官员一起喝了不少酒,那双眼亮晶晶的,比起往日里更多了一份惬意迷醉,那容貌有一种摄人心魂的潋滟美意,难怪宴会上不少少女望着她都是一脸艳羡,她不由一笑,冲了一杯醒酒茶递给他,笑道:“这法子倒也不错,皇后如今被幽禁,四皇子在后宫之中也需要有人替他吹吹枕边风,暗地里塞人不如明里送,还找了个这样有奇玉的女子,陛下自然会喜欢。”

    抿了一口浓郁的茶汤,御凤檀勾唇一笑,容色越发的慵懒,目光倒是渐渐的清明起来,“你不为珍妃担心,她又多了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云卿在宴会上对章滢的关注可瞒不过他的眼睛。

    见他如此问,云卿料想今日她的动作御凤檀都看到了,想到章滢所言,眸光变得柔和朦胧,轻轻叹息了一声,“从她今日在殿上的手段来看,我不必太过挂心了。她所在的地方,要担心的实在是太多,求人不如求己有用。”她又不在宫中,能帮的始终有限。

    “这话倒是让我放心多了。”不知御凤檀什么时候坐起来,歪到了云卿的身上,“就怕你老是记着别人,不记得我。”

    他整个身子都靠在云卿身上,虽然身材标准可体重不轻,云卿使力推了他一下,“靠那边去,你好重,我都坐不起来了。”

    “我的头好晕,卿卿,让我靠一下。”御凤檀反而更为靠过去,干脆把脸都埋到了云卿的心口,嗫嚅道。

    鬼呢,醉了还能像刚才那样问话,真是……云卿好笑地摇了摇头,却还是扶着他躺在了自己的腿上,“靠就靠,别乱动啊。”

    “嗯。”御凤檀宴会上也确实是喝多了一些,靠在软绵绵的腿上,闭上眼开始休息了起来,云卿将他脸上的发丝轻轻的拂去,看着他呼吸声渐渐平稳,高高的鼻梁像是山峦一样挺直,伸手想去抚摸,却又顿住。就在此时,却听到外面有不正常的骚动。

    她微微蹙眉,抬手将车帘微微掀开一些,从窗纱往外望去。

    此时车辆正行驶在大道之上,光线明亮而行人颇多,只见左边众人围了一个圈,好似指指点点的在说什么。云卿蹙了蹙眉,想要移动又见御凤檀没有醒来的痕迹,又坐着不动。

    桑若见她如此,知道她担心吵醒御凤檀,便做了个手势,表示自己出去看一看,得到云卿的允许后,便掀开帘子站到了小台上看去。

    只见那人群之中围着一个矮汉子,他全身不停的颤抖,皮肤发黑,大喊:“好冷,好冷……”

    秋高气爽之中,他穿着一件薄袄,却是一副冷的发寒的样子,实在让人觉得诡异,所以人们看到他,都只敢远远的望着,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询问,有那胆子大心肠好出言问话:“兄弟,你怎么了?”

    那人也不回答,然而却是双膝一跪,直接翻倒在地上,四肢摊开,皮肤上沁出丝丝的血迹,也不像开始那样颤抖低呼,好似已经断气了一般。

    “让开,快让开!”之前已经有人去喊了大夫过来,此时那身子胖胖的大夫急急忙忙的提了药箱赶了过来,老百姓的心灵大多是善良的,人命要紧,赶紧让出一条路给大夫通过。

    一看那人的症状,大夫眼底露出了一丝惊意,走到那人的身边,蹲下来捏着那人的手腕一摸后,脸色猛然一白,迅速的从药箱里拿出一大瓶白酒冲着诊脉的手指,将那瓶白酒冲完之后,将瓶子一丢,连连退后,那惊恐的眼神像是看到了鬼一般。

    众人不免吃惊道:“大夫,怎么了?”

    那大夫背起药箱,对着众人充满惧意的大呼道:“快离开这里!这人死于鼠疫!是鼠疫啊!”

    闻言,人群大惊,忙不迭的朝后退开。关于鼠疫的恐怖,早在民间就有一句话表达了出来:东死鼠,西死鼠,人见死鼠如见虎。鼠死不几日,人死如拆堵!

    桑若瞳仁收缩,返身钻进车厢内,声音轻盈却干净利落道:“世子妃,大夫诊断一名百姓死于鼠疫,我们是否立即离开此处,以免被传染?”

    她说话与其他的丫鬟不同,有着暗卫特有的言简意赅直切重点,云卿暂时还不习惯,但是觉得很好,凝神朝做鸟兽状分散的人群的望了一眼,面色渐渐的凝重了起来,点头道:“回府。”然而眸光却一直透过窗纱,望着那个躺在地上的矮汉,在斜辉之中闪烁不定。

    ------题外话------

    云卿眸光闪烁不定,她闪什么呢……噢ho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