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205

重生之锦绣嫡女 205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御凤松怔怔一愣,心底猛然一醒,连忙扑到瑾王妃的腿边,“母妃,我差点就害了你了!”

    瑾王妃摸了摸他的头道:“你日后切莫这样冲动,今天你父王对我们母子已经生气,你就算说出了御凤檀的身份,他的事小,可你母妃我也会遭受大罪,以假充嫡,还让御凤檀以世子之名在京中数年,便再会加上一个欺君的罪名,不仅我会被废,连带你这个本来的嫡子,也会变成尴尬的存在。浪客中文网舒骺豞匫你行事之时,多想一想后果,这样对上那狡猾奸诈的夫妻两人,才能保全啊。”

    瑾王妃的话,御凤松听到耳里,却没有进到心中,这么多年他在肃北一直都是唯一的嫡子,甚至有很多新近的仆人都不知道原来还有御凤檀这个嫡长子的存在,等到了御凤檀大婚这里开始,一切就变了,他到了京城,不管是去参加宴会还是出门,别人看他的目光都有一种陌生感,介绍他的时候也成为二公子,然后会带上一句“世子的弟弟怎么怎么样……”之类的话,他漫不经心的点点头,随即又悲愤的抱着瑾王妃的膝盖道:“母妃,那这件事就要一直瞒下去吗?那我们怎么办,就只有听父王的话回肃北了吗!?那这世子之位不是白白的让给了那个贱种!就他低下的出身,怎么能让他做世子!”

    从他小的时候就看出母妃对他与御凤檀的不同,到他稍微知道一点事情的时候便问过母妃,为何对哥哥格外的冷淡,那时候母妃便告诉他整个事情的真相:

    原来当初瑾王妃怀着第一胎到了七月份的时候,被一个不知廉耻的妾室上门炫耀示威,情绪大动之后导致早产,而那时候,瑾王已经有七八个妾室,他又经常夜不归府,一直在京城各大酒馆青楼流连。

    瑾王妃这个孩子是早产,生了两天两夜,当孩子出来的时候已经全身青紫,马上就要断气了,但当时家中还有一个妾室也生了个儿子,瑾王妃害怕那妾室占了长子的位置,于是就让产婆弄死那个妾室,反正女人生孩子是一个大槛,死了也没有人怀疑。谁知她刚让人抱来那个孩子想要杀了,王爷却回来了,看到孩子喜不胜收,抱在怀里舍不得放手,平日里对瑾王妃一点都不关心的王爷,也对瑾王妃关注了起来。

    这让当时不受重视的瑾王妃发觉到有孩子的好处,作为不受宠的王妃,她也需要有个孩子来固宠,来夺得王爷的重视,于是就将错就错了下去。也因为有了这个孩子,她瑾王妃的地位逐步稳固,当瑾王封到了肃北平州的瑾王府内,更是让她一手掌握了管家大权,坐稳了瑾王妃的位置。

    直到后来有了御凤松,瑾王妃有了自己的亲生孩子了,就不再喜欢御凤檀这个妾生子,屡屡要下手除掉。可惜这个时候,瑾王对这个长子的珍爱成为了阻拦,从御凤檀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带在身边,派了护卫保护他,还将王府里资格最老,经验最丰富的戚嬷嬷派去做御凤檀的嬷嬷,看护他的一切,根本就得不了手,直至后来要送御凤檀来做质子,这段日子才算是过去了……

    可如今,随着年岁的增长,御凤檀在京城越呆越久,越混越好,世子之位一直都稳固如初,没有半点动摇的迹象,这个时候瑾王妃和御凤松终于急了。这一次就算御凤檀不大婚,他们也要找理由来到天越。

    瑾王妃沉默了半晌,声音微凉,慢慢地道:“肃北自然是不能回去的,这一走,也不知道日后什么时候才能进京,陛下对你父王是非诏不可进京,你我也是一样。”

    御凤松扬起了脸,眉毛挑起,“那母后你可有办法?”

    瑾王妃叹了口气,“办法很多,只要我们出了事,自然还可以留下来的。但是留下来后,还是得想办法对付御凤檀和沈云卿两个人,否则到时候陛下允许你父王回肃北,那我们必然要与他一起!我已经修书给义父了,到时候他过来了,一定能除掉他们那两人!”

    御凤松闻言,眼睛闪亮,一脸欣喜道:“龙爷要来了,那就好,他那么厉害,一定会帮我们的!”

    瑾王妃含笑点头,望着伏在膝上的御凤松,看着他与自己相似的眉眼,心里头又柔软了起来,他是自己的孩子,从全身皱巴巴的,到一点点的看着他从襁褓里长大,牙齿一天天长得整齐,会走路,会说话,会撒娇,直到变成一个大人,却还是对她这么孝顺,这么依恋,这瑾王的位置自然是要让给她的亲生儿子才是,她无奈的道:“你快点站起来,哪里有世子总是跪在女子的膝盖前的。”

    她的话语并不威严,御凤松也不怕她,笑嘻嘻的站了起来,坐到了瑾王妃的身边,叨叨道:“母妃,这次韩雅之的事情要怎么办,她醒来后知道了事情只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瑾王妃轻蔑的扫了一眼,“她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一个孤女而已,除了王爷念着旧情照顾她几分,她无权无势,无依无靠的想要活下来,就只有倚靠你这个夫君,她若是聪明,当初就应该知道我留下这孩子的目的,还在我面前惺惺作态,舍不得打了这孩子,就凭她也想生下你的孩子,她不配。”

    韩雅之看不起沈云卿,处处嫉妒沈云卿,却不知道沈云卿比起她来,虽然出身商户,然而却是御封的韵宁郡主,父亲又封了抚安伯,其他人要下手行事,多少还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够不够。

    御凤松在瑾王妃日夜熏陶之下,特别的看重身份,与人相识交往,先是看他出身如何,背景如何,否则的话便是用鼻孔看人,此时也与她是一样的心态,想着自己今天被瑾王骂,不由委屈道:“母妃,你瞧父王今日为了我骂了那贱妇几句,就打我,踢我,现在身上还疼的很……”

    “诶,世子,世子,你不可以进去!”门帘猛地被掀开,一张冷冽的面容出现在门前,高大的身躯挡住了门口射进来的光,一身白袍让来人显得如玉般温润,然而对上那双狭眸却只觉幽光烁烁,让人像是地狱里爬上来的野兽,盯着坐在花厅中的两人,目不转睛!

    小丫鬟从院子里跑过来,怯怯的望着瑾王妃,细声道:“王妃,奴婢们该死,没有拦住世子!”小丫鬟十分委屈的瘪着嘴,这世子要闯进来,她们哪里拦得住,本来世子还没这么横冲直撞的,不知道在门前听到了什么,整个人一下暴怒了起来,直接的就冲了进来!

    瑾王妃微眯了眼眸,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人,目光微闪,对着小丫鬟威严地道:“看守院子的人每个人拉下去打二十大板!”

    小丫鬟吓的浑身一缩,却不敢开口求饶,瑟瑟的退了下去,不多久就听到外面院子里一阵此起彼伏的板子声。

    御凤檀睨了一眼瑾王妃,冷冷的一笑,她要罚就罚好了,罚的是瑾王妃的人,他又不心疼,当着他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无非就是要他开口,还以为他是什么菩萨心肠,会替这些小丫鬟求情吗?笑话,除了云卿,这些人的死活与他又有什么关系。自己要是开口了,不就坐定了乱闯的事实嘛。

    瑾王妃见小丫鬟退了出去,这才将看着御凤檀,脸色端肃,双眸的视线冷冷的射向他,“凤檀,你越发的没有规矩了,没有经过通报就闯进来。”

    御凤檀一步步的走了进来,嘴角浮着一朵轻笑,挑眉道:“是吗?”说着,他便轻轻撩起白色的锦袍,姿态轻适坐到了下首的一张椅子上,那举动肆意张狂,根本就没有将瑾王妃放在眼底。

    陈妈妈站在一旁,看御凤檀那副模样,站前一步道:“世子,你怎么可以如此无理,擅闯王妃的主厅也不知道歉!”

    御凤檀讶异的睁着一双眼睛,语气却是冰冷,“既然陈妈妈知道规矩,你顶撞世子是什么罪!来人啊,将陈妈妈拉下去掌嘴二十!”

    陈妈妈哪里看过御凤檀这个样子,二话不说便要对她掌嘴,她是瑾王妃身边的贴身妈妈,除了瑾王妃,就是御凤松也要给她几分薄面,上次为了御凤檀的事情挨打,现在又听御凤檀这样嚣张的话语,不由横眉道:“世子,老奴只是提醒世子的礼仪而已,哪里算得了顶撞你,老奴再老,也不会糊涂到如此大胆的地步。”

    御凤檀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我让人拉你下去,你还不下去,这不是顶撞是什么,莫非你一个奴才还能违背主子的命令,还是说你是有了王妃撑腰,就将我这个世子不放在眼底了?人家说奴大欺主我还不相信,今日总算是看到了!”

    陈妈妈从来没看过能这样指鹿为马的人,没理也能被说成有理,怔愣片刻后,为难的看着瑾王妃。不是她不能反驳,而是御凤檀的身份摆在那里,陈妈妈虽然是王妃身边的人,可到底也是瑾王府的人,若是不要脸面的闹起来,最后吃亏的还是陈妈妈。

    瑾王妃尚未开口,御凤松却看不过去御凤檀那样的姿态,早就在御凤檀走进来的时候,他的目光就一直定定的跟着他,如同两颗钉子恨不得将御凤檀钉死了才甘心,此时看御凤檀要惩罚陈妈妈,谁不知道陈妈妈是瑾王妃的人,打了她就等于打了瑾王妃的脸面,顿时冷斥道:“陈妈妈,你不要理他,他凭什么命令你!”

    陈妈妈就怕瑾王妃不开口,听到御凤松的话,老脸上露出欣喜道:“老奴多谢二公子,还是二公子宅心仁厚。”

    一句夸奖就让御凤松微扬起眉头,平日里他不会如此,可此时御凤檀在,让他觉得自己比御凤檀要高上许多,得意道:“那是自然,我自然不比一些人口蜜腹剑,心藏不轨,连带着娶的贱妇也是一样的卑鄙!”

    他话音未落,就看一道如月的残影已经到了身前,只看那影子速度极快的抓起御凤松的领口,一把将他提了起来,一拳拳的对着他的嘴揍了下去……

    瑾王妃被御凤檀的举动吓得身子惯性的一缩,然后立即站起来去拉御凤檀的手,御凤檀哪里会那么容易放过御凤松,身形一闪,拖着御凤松往侧面闪,手中的动作一下不停!

    陈妈妈吃惊的看着满面寒霜,双眸含怒的御凤檀,开始他揍的时候,御凤松还能叫出两声,到后来根本就是唔唔的乱叫,满脸都是嘴唇鼻子里喷溅出来的鲜血,形容凄惨得简直是难以形容!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老脸上肌肉颤抖,开口尖叫道:“世子,世子不要打了,你这样会把二公子打死的!”

    刚才瑾王妃和御凤松讨论的事情很机密,只留了陈妈妈在屋中,此时也没有其他人能够帮忙。瑾王妃急的冲上去拉着御凤檀的手,大声喝道:“御凤檀,你难道要打死你弟弟吗!”

    她的声音如同绝地呼喝,力大无比的扳着御凤檀的手,御凤檀终于停下了手,然而拽着御凤松的衣襟不松开,缓缓的转过头来,面色上阴霾重重,仿佛乌云层叠在他的面上,黑压压几乎看不到底,他缓缓地松开已经被揍的浑身瘫软的御凤松,对着他又猛烈的踢了一脚。

    瑾王妃连忙扑了上去,遮住御凤松倒下的身子,防止御凤檀再踢,面容绷紧,厉声喊道:“御凤檀,你打得他满口都是血,现在还要踢他,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她望着御凤檀的目光,就像是对着敌人的母兽,有一种深可见骨的仇恨和愤怒,恨不得将对方活活咬碎了吃了一般!

    御凤檀在看到她的眼神时目光微愣,冷哼了一声,狭长的眸子里含着嗜血的光芒,声音如同北风冰封绝境,有一种彻骨的寒冷,“下次再让我知道你骂她,掉的就不会是牙齿!”

    他说完,深深的望了一眼瑾王妃,那目光幽深,寒光凛冽让瑾王妃心头也不禁的一寒,看着不知道刚才她和御凤松说的话,御凤檀有没有听到?

    云卿望着御凤檀进了院子,笑着迎了上去,却见御凤檀一脸沉色,直接走到花厅中,坐到了椅子上,那素日里挂着笑容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全身散发着霜雪一般的冷意。

    她微微的皱起了眉头,走到他的身边,看到右手上沾染的血迹,心内一惊,连忙拉起他的手,“怎么受伤了?疼不疼?”仔细的一看,却发现手上并没有伤口,那这血迹……

    “我打了御凤松一顿。”御凤檀看出她的担心和疑虑,不在意的摇摇头,“这是他的血,不用担心我。”

    云卿眸子里闪过一丝光芒,这个时辰御凤檀应该是刚回来的,他回来之后,没有先到寻梦居来,而是先去打了御凤松一顿?那么今天的事情,他应该已经知道了,她心中微暖,转头吩咐人打一盆水进来,捧着他的手将上面的血迹清理干净。

    “桑青跟我说了,她们陷害你,可是她们没有你这样聪明,被你提早发现,然后反过来惹了父王的教训。他还说,御凤松骂你骂的很难听,但是父王却没有处置他。”御凤檀一字一句的说着,语气里带着难以抑制的无奈和愤怒。

    瑾王妃她们选择今日下手,就是知道他不会那么早回来,没有人会站在云卿这边说话,瑾王就算再喜欢御凤檀,云卿始终是个外人,他只能公事公办。

    他娶了她回来,本是要给她一个简单的环境,让她不要在斗争之中,然而身边总会有不合时宜的人,不让人安心的事一件件的跳出来,让他不放心。他知道云卿聪颖机敏,很多事她都可以从容的应付,可她不愿意她一直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

    他给她安排了暗卫,护了她的人身安全,却不能防到内宅里的明争暗斗,不能阻止别人隐秘的陷害。但是他又不能时时刻刻守在她的身边,他要站稳脚跟,要有权势和力量,才能真正护得她的周全,不让她被其他人觊觎,至少很多人在对她下手的时候,要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而今天这场闹局的来源,又是来源于瑾王妃和御凤松,云卿一定很为难,他从管家口中得知,他们两人都没有受什么实质性的惩罚,这和云卿以往的手段来比,实在是轻之又轻了。

    他很愧疚,却又憎恨着自己,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造成的!

    云卿抬头看着他魅惑的双眼阴沉沉的,勾唇一笑,“你帮我出气,我很高兴。”其实她是不怎么在意的,御凤松所说的那些话,多少勋贵高门的小姐在背地里,在心里都曾说过,她从来都不放在心上,只当是她们嫉妒罢了。

    但是御凤檀这样维护她的行为,让她真的很高兴。那种被重视,被放在心尖上的感觉,舒服的就像是喝了蜜水。

    御凤檀摇头道:“父王不教训他,我来。”

    云卿知道他此时还是很生气,“你揍了他,这可不是让他找到借口不回肃北了。”

    御凤檀冷哼一声,“就算我不揍,他们也会赖着不走的,不如就我动手罢!”

    云卿自然知道瑾王妃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毫无意外地微微一笑,道:“指不定还会传出我恶意挑拨你们兄弟不合的传言呢。”

    御凤檀以前大概是没有揍过御凤松的,今日这样的行为,还真是和她有点关系。云卿暗里笑了笑。

    谣言这东西对于御凤檀来说,是毫无效果,他根本就不理会,再坏的情况他都经历过了,还会怕几句闲言闲语吗?何况他进府之前就是想好了的,想要拿这点说事,只怕瑾王妃他们难以下嘴!

    他丰神俊朗的面容上有着一抹不屑,“我回来之后都没有见过你和你院子里的丫鬟,何来挑拨?!他们若是敢传出谣言来,我就能让外面传出更难听的!”

    云卿笑了笑,将他的袖子拉下来,柔声道:“晓得我家夫君厉害呢。”

    御凤檀望着那张绝美动人的面容,她这样的脾气,人家若不惹她,实在是再好相处不过了,想到今天的事,又忍不住的皱眉,“云卿,你说我不做这个世子,他们会从此以后就放手,不再心心念念的算计和陷害了?”

    他的眼神专注而认真,如月的狭眸有一种深深的厌倦,这样的神情,让云卿十分熟悉,就像她日日夜夜在算计之中,虽然已经习惯,却偶尔还是觉得不堪疲惫,觉得这样的日子有一种让人觉得很灰暗,像是看不到头。然而云卿却在不断的滚摸之中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生活在这繁花似锦,堆金砌玉的人生之中,就免不了这连绵不断的设计和谋算。

    她将帕子拧吧,抹着修长有力的手背上的水珠,他的手很漂亮,很大,却五指修长,看起来就很有力,摸起来也有一层薄茧在上面,不同于那些手指白嫩,整日摇扇的纨绔公子,这是多年习武留下来的痕迹,他在京中付出过多少努力,她都能感受得到。

    云卿微微一笑,长睫微垂,轻声道:“这位置不是你说不坐就能不坐的。”

    不管是明帝,还是瑾王,都认定了御凤檀的世子之位,王府的世子绝对不是说换就能换的,除非是有重大变故,御凤檀犯下了极大的错误或者是病重不起,死去之类的,才能禀报换人。这也是为什么瑾王妃一而再,再而三下手的原因,她要让御凤檀再也没办法坐这世子的位置,如此,御凤松才能稳稳当当的坐上去,得到其他人的认同。

    御凤檀何尝不知道,为了一个世子的位置,那些人争斗不停!好处永远是他们的,坏的永远要别人来承受!

    云卿擦干了手,又喊了人将水端了出去,转头却被御凤檀一把拉到膝盖上坐下,在云卿喊他不要如此的时候,他却将头靠在了云卿的肩头,慵懒的声音里含着一丝深深的憎厌,轻轻的像是倾诉,又像是呢喃,“云卿,我讨厌他们。”

    ------题外话------

    这几天工作很忙,下班晚,码字要码到夜里两三点,醉有点吃不消,码字的时候老想睡觉,而且思维很迟钝,所以明日休息一天,希望亲们理解。

    ps:身世之谜,你们认为这是最终谜底吗?奸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