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95

重生之锦绣嫡女 195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而云卿在知道了宁国公府的情况之后,回家与御凤檀商谈此事。

    “你怎么看待这次下毒事件的?”接了青莲冲过来的茶水,云卿皱眉问道。她在路上已经思忖了一会,心中隐隐有一个猜想,但是这猜想很大胆,让她决定听一听,御凤檀的看法是怎样。

    御凤檀望了她一眼,见她眸子里带着点点期盼的望着自己,微微点头,狭眸里精光微闪,他心中也正在想着这件事情。

    本来安尚书府中的事情,他没有看到,但是云卿出来的时候,那深藏在眼底的担忧,没有逃过对云卿投以关注的御凤檀的眼底,被他察觉了之后,云卿并没有隐瞒,而是将事情告诉了御凤檀。

    此时,御凤檀左手横置胸前,右手撑着下巴,微垂的长睫挡住外界的干扰,想了想后,道:“你是不是觉得,安尚书的毒,是四皇子下的?”

    云卿目光看着御凤檀,瞳仁里的碎光如湖水倒影的星光,散发出闪亮的色泽,面上却溢出一丝明透的笑意,“嗯。”

    她抿了一口茶水,口中余留着茶水的香味,润了润有些发干的喉咙,这才继续道:“在四皇子府的时候,我就觉得他杀安玉莹的举动实在是太过鲁莽了。如今的四皇子,没了薛家这棵大树,又少了皇后稳坐中宫,宁国公府对于他来说,虽然不是最重要的一个支撑,但是绝对是举足轻重的。他能毫不犹豫的将安玉莹斩杀,表面上看,是为了杀人灭口,以免这次陷害之事被人抓住了把柄。实际上,我觉得,他是已经有了后路,在惹怒了宁国公府后,能毫不犹豫的抛弃这个支柱!”

    当初宁国公娶了薛氏,在所有人的眼底,宁国公府和薛家,和四皇子都是一派,而宁国公也晏然将自己当作了四皇子一派。

    而如今,薛氏死,宁国公病,剩下的就是安尚在朝堂上,一直是以中派而自居,从不偏袒哪一边,但是因为安玉莹与四皇子的联姻,在朝臣的脑中,还是将他归于四皇子一党的。

    然而,安尚书自身却是不动声色,在四皇子的步步禁逼之中依旧不偏不倚,没有一丝要被四皇子拉拢的意思。此次安玉莹之死,彻底将安尚书和四皇子之中联系的那根细弱的线剪断,安尚书肯定不会再站到四皇子一旁。

    当初这户部尚书的位置,本来就是准备给那时候任户部侍郎的耿佑臣的,谁知道耿佑臣自毁前途,娶了二公主,才让安尚书坐上了这个位置。

    四皇子对户部尚书一位谋划已久,哪里会轻易甘心。

    云卿之所以想要听一听御凤檀的看法,是因为,这样意味了从一开始,四皇子就是要牺牲了安玉莹的,他早就做好了打算,安玉莹今次不管是陷害云卿成功也好,不成功也罢,他都会让她消失。

    四皇子早对她起了杀心!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明帝硬要赐婚起,还是从晶心殿里作证的那刻起,还是从皇后被囚禁的那一刻起,具体是什么时候,只有四皇子知道了。只是这个时候再看安玉莹,真的是一个可怜到了极点的人。

    御凤檀勾唇一笑,瑰丽的容颜充满了讥讽,薄唇轻启道:“冷酷无情,是御宸轩一贯的风格。他这步棋其实下的很妙,只可惜他没有想到,两种毒性之间竟然会相冲,想必当初安玉莹是不知道这一点的。”

    安玉莹若是真心要让安尚书死,完全可以下杀手,然而她只不过放了点浅毒,造成晕眩的效果,这证明她还是知道,娘家是她现在唯一的靠山。只是她不知道,她的夫君心思是多么的狠毒,多么的深而已。

    当然,四皇子不会将这样机密的事情告诉安玉莹,显然在四皇子的心里,安玉莹只是一个即将被抛弃的棋子,绝没有资格知道如此重要的机密。

    “那这个月,你就必须天天要去宁国公府了,那我岂不是见不到你了!”御凤檀说着突然转了护体,将云卿拉到了自己的怀里,狭长的眸子流露出一丝小动物似可怜巴巴的神情,瞳仁乌黑发亮。

    云卿不妨他突来的动作,贴着温热厚实的胸膛,抬起小脸瞟了他一眼,责怪的轻笑,“你够了,我每日就去一个时辰,哪里会见不到,更何况,你大部分时间都在京卫营里,哪里会天天呆在家中,我出去了你也不知道。”新婚假期一过,御凤檀又忙着接手京卫营的一切,有时候几天不回来也是有的。

    御凤檀听到云卿最后一句,声音娇浓软腻,带着一点点撒娇的意味,眼底的蜜意更浓,心里柔情泛滥,低头在她光滑的额上一吻,声音温柔:“每天跟那些大男人在一起,天天揍人也没什么乐趣,卿卿,我好舍不得你!”

    轻软的唇在额头停留,有一种被珍惜,珍爱的感觉直到全身,云卿仰首,白皙细腻的肌肤水润光透,视线落在面前的男人脸上,唇微微嘟起,在御凤檀薄唇上印上一吻,“你就晓得欺负他们没你武功好!”

    享受了美人红唇,御凤檀面色如春风浸染,狭眸更是迷醉潋滟,勾起唇畔道:“军营中便是如此,再尊贵的身份都比不过真实的本领,那些当兵的,可不管你如何位高权重,而是看你有没有真本事,降得住他们!”

    武功好,自然是一个方面,除了这些,还有如何收复人心,令他们服从,听命于自己,御人之术同样也很重要。只懂得打战的士兵,战打的再好也不过是一个先锋将军,而不会是统领全军的主帅。

    而御凤檀,正是一个天纵的将领,不管是前世云卿听闻中的他,还是这一世,大获全胜的他,每一个,都证明了他的独一无二。

    云卿从未能想到,上一世那个如同京城之光的男子,这一世,竟成为了自己的夫君,她含笑望着他魅惑的眉眼,笑道:“我的夫君,自然是最好的。若是有机会,真想看一看你在战马上的风采。”那应该是御凤檀最英俊的时刻。

    女人的心中总是有一个英雄梦,期待自己的爱人身披金甲圣衣,骑着汗血宝马,在人群之中朝着自己奔来,那是男人最有气魄,又最令女人骄傲心动的时刻!

    “总有一天会让你看到的。”御凤檀眸光微微一闪,捏了捏云卿的脸,语气里带着疼爱道:“而现在,你还是赶紧去休息吧,明日可要给安尚书施针呢。”

    接下来的日子,云卿每日以学书法之名,到宁国公府去给安尚书施针,以抑制安尚书的毒不再加深,给汶老太爷足够的时间研制出这种毒药的解药配方。

    安老太君则在府中装成重病的样子,不时的让下人到外面的药店去抓药,以迷惑外面的眼线,而安夫人则需要每日应对那些要求上门探视安老太君的官员和夫人们,让他们不能进府发现其中的异状。

    一面担心丈夫的病情,一面还要掌管偌大的宁国公府,另外还有费劲心神去谢绝官员们的探视,安夫人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之下,极快的消瘦下去,而安雪莹在这个时候,却格外的坚强起来,帮着安夫人料理府中的事务,还能安慰心如火焚的安老太君。

    随着时间的推移,半个月眨眼即逝,而朝堂上,那些终日求见,而无法见到安尚书的人,终于开始行动了。

    金銮殿上,明帝正坐龙椅之上,顺手拿过身边的折子,翻开阅览之后,眉头微皱,随手又翻开一本,脸色又是一沉,随手丢到了一旁,目光朝着殿中百官身上一扫,沉声问道:“柳州水患已经报上来半月有余,为何工部还未曾派人修筑堤坝,惹得柳州知府奏折一再加急呈上!究竟是怎么回事?!”

    工部尚书宋修被明帝点名,立即上前回禀,“回皇上,此事与工部无关!”

    “与你无关?难道是朕说的还不够清楚!”明帝微眯了眼眸,语气微冷。

    宋修往后瞟了一眼,眼中带着不服之色,一字一句道:“陛下,臣已经三次向户部申请修筑堤坝,转移灾民,抚恤安置的费用,然而户部始终没有一个回复给臣,并且到如今,仍然未见有赈灾银两拨下!没有银子,自然无法购买材料,派出工人修建,就算再紧急,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宋修说话直接,虽然听起来有些粗俗,但话糙理不糙,朝臣们纷纷将目光投向户部侍郎辛旷所在的方向,户部尚书安知义卧病在床的消息,朝臣们已经听闻,此时将赈灾之事,扯到了户部的头上,不由都加以关注。

    朝堂中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程序和步骤,有时候一个月下不来的请折也是有的,然而这一次是递的加快请折,半个月的时间,必须要拨款下来。柳州那边未曾收到朝廷的派令下来,自然会上书急催,所以才有了今日的争执。

    而户部侍郎辛旷则面色镇定,毫无一丝慌乱的走出来,低头恭敬的答道:“陛下,此事臣早在半个月的时候便已经接到了工部的通知。”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久久不划银钱到工部,以至于灾民受难,得不到及时的援救!”工部尚书宋修闻言,顿时反驳了过去,“此次灾情,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了户部,户部都没有给出具体的答案,今日就请陛下断论!”

    他如此厉声的责问,辛旷眼底带着一丝冷色的转头而望,面色却是一副无辜又愤怒的样子,“宋大人在朝为官多年,难道不知道户部是由尚书主管全国户口,赋役方面的政令,而侍郎是稽核版籍、赋役实征等会计统计工作。如今安尚书休假,我屡次上门求见,都被拦了出来,在下一个侍郎,又如何越俎代庖,岂不是忍得人议论纷纷!”

    宋修冷叱了一声,“笑话,安尚书在家伺候安老太君,难道连接见你的时间都没有了吗?你休要信口雌黄,将责任推卸!”

    “宋大人,若我有一句假话,便不得好死!户部自收到你的通知之后,我便带着公文上门寻安尚书签字,然而他从不现身,反而让人将我拦到了门外,几次三番登门也是如此,如你不信,可以去查证,我所说是否属实!”辛旷被宋修如此说,脸面涨红,顿时反驳道。

    而这话说出来之后,便听见朝臣在下面议论纷纷,不少人表示自己曾经也去过宁国公府,但是也一并被拦在了门外。

    如此下来,宋修反而是皱起了眉头,似是在思考什么,过了半晌之后,疑声道:“安尚书向来心系国事,对国事事事上心,既然你说了是因灾情一事,求见于他,为何他会不见,莫非真的是与外面的传言一般,安尚书已经身患重病,卧床不起了?”

    这句话,终于将今天上朝最重要的一件事带了出来,这不仅是宋修的疑虑,就算是其他的官员,也一样在心中猜测,安尚书这次奇异的闭门不见,究竟是不是和传言一般,实属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医。

    辛旷闻言,脸上先是一惊,接着却带着愁苦的表情道:“难道真的是这样,如果按宋大人所猜测的话,倒也可以解释安尚书为什么执意不肯见我,因为他实在没有精力再处理政事了!”

    御凤檀看着宋修和辛旷两人你一言,我一言,看似针锋相对,实则引出了安尚书重病流言之事,他颇为兴味的望了一眼腰身挺直,位于队列最前面的四皇子,眼底的笑意更浓,收回目光继续看那两人一唱一和。

    只见宋修满脸愤慨,转身对着明帝道:“陛下,安尚书闭门不见,导致户部拨款迟迟不下,柳州河堤崩溃一事未曾解决,无数百姓还在受难!臣恳请陛下,尽快将拨款一事批示,以解百姓之急!”

    “父皇,此事确实刻不容缓,柳州百姓受难,灾民惶惶,必须要首先处理。”这一次,开口的却是五皇子,只见他平和的面容之上,双眉间带着对百姓的苦难的担忧。

    四皇子看了五皇子一眼,也趁机站了出来,一并请求道:“父皇,安尚书休假月余,伺候母亲情有可原,可他闭门不见,却让人怀疑他的用心。如今外面传言纷纷,说安尚书病重,却不肯卸职,耽误国家大事,儿臣觉得辛侍郎敬忠职守,在户部任职多年,能够代替户部尚书一职!”

    代替户部尚书一职?御凤檀闻言面上浮起了一抹略带嘲讽的笑意,辛旷今日在大殿之上敢将安尚书的事说出来,便是有四皇子在后面撑腰,并且又有工部尚书宋修在一旁支持,只要让辛旷代替了户部尚书一职,户部里的一概人员都会出现变动,到时候就算是安尚书复原了,刚任户部尚书没多久的他一定会被变相架空,成为有名无实的尚书!

    朝堂之事,瞬息万变,半个月下来,很多事情都可以改变了!

    而明帝听到两个儿子纷纷站出来,两人说的虽然是同一个话题,然而目的则完全不同,他目光深幽,悠悠的开口道:“安尚书不是请假伺候病重的母亲,怎么又变成他病重了?”

    御凤檀此时一笑,俊逸魅惑的容颜上一对长眉微嘲的挑起,“臣只知道安老太君病重,安尚书作为儿子,在床前尽孝,至于其他的,不过是无稽之人捕风捉影,传出来的谣言罢了。”

    四皇子听御凤檀开口,目光随即转到了御凤檀的身上,冷声道:“瑾王世子,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安尚书他贪图官位,不肯让贤,反而以母亲病重为借口,掩饰他自己重病之事实,否则若只是安老太君病重,为何他却不理国事,将诸人都拦至于门外!”

    四皇子借着这句话,又将安尚书的罪名推向了‘贪图官位,欺君罔上’,即便是日后安尚书痊愈,只要今日这话成立了,四皇子一党要将他拉下位置来,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听着四皇子字字指责,御凤檀反而是愈发的云淡风轻,他缓缓勾唇,慵懒的声音里带着一股暗藏的寒意,“安老太君病重在身,宁国公缠绵病榻,府中只有安尚书一个儿子,他以孝为先,尽心伺候在母亲的床前,隔绝了外界的打扰,这样的行为,在民间也是有过不少的。而四皇子却认为安尚书的尽职是掩饰他重病的事实,听从流言蜚语的揣测,以己之心度人,实在是不可取也!”

    四皇子听御凤檀每一句都如同一把利刀,戳到了他的心头,先是指责他以小人之心猜测安尚书的孝心,是因为他不孝在先,所以无法理解一个孝子的心情,这正是指四皇子在皇后被幽禁不久后,便大办寿宴,接着又讽刺四皇子心中无定夺,听从流言蜚语,没有自己的判断力。

    不孝,不明。

    两样都是为帝王者,不可缺少的条件。

    不孝,则是不尊皇帝皇后,一个不孝敬自己的儿子,那个帝皇会喜欢呢?

    不明,则无法定朝事,而偏听小人之言,江山难固!

    四皇子气的一口钢牙几乎都要咬碎,目光如喷火一般怒视御凤檀,却没有忘记自己是在金銮殿上,生生止住自己那森寒的恨意,面上一片忠贞之意,朝着明帝道:“父皇,儿臣只是担忧国事未能及时处理而殃及百姓,一切还望父王定论!”

    到了这个时候,只有把一切都交给明帝处理,才能显示出四皇子没有任何的私心,若是他再次重提,反而太过明显,惹来其他党派的攻击!

    明帝此时方徐徐的开口,面色一片淡然,“既然安尚书是一片孝心,又向吏部请休一个月,那就一个月后再看,若是那时他还不曾上朝,户部尚书一职定然要再议。”他顿了顿,看了一眼低头不起的辛旷,淡淡一笑,道:“这半个月,户部有未决之事,便由张阁老代传于朕吧。”

    这是将代理之责给了张阁老了,但又多了后面几个字,明显是在警告别有心思之人,户部尚书这个位置,由明帝代理了,断了其他人再次搅合的机会!

    虽然很不甘心,但是四皇子知道事不可急为,侧头看了一眼辛旷,缓缓的摇了摇头。

    “四皇子,这次我们精心策划的一局,就被瑾王世子几句挑拨完事了吗?日后只怕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四皇子府里的书房之中,辛旷正一脸焦急的道。今日殿上,他们精心安排好的一场好戏,只要让明帝答应了代理尚书一职,半个月后,他们就能让安知义自请卸下尚书一职,眼看就要成功了,便半路杀出一个口齿犀利的御凤檀。也只有他,才能在众臣面前,让四皇子不得不闭嘴后退一步,生生让出主动权!

    四皇子双手撑在宽大的书案之上,那双冷酷的眼眸,此时布满了阴霾,望着辛旷的眼神透着一股狠狠的肃杀之意,紧紧的抿住口唇一言不发。

    辛旷开始是心焦,此时看四皇子全身散发的气息冰冷骇人,心头亦是充满了畏惧,他微微思忖了一会道:“此事本来我们计划周全,只要那安知义悄无声息的毒发身亡,臣便可名正言顺的取而代之,如今闹的如此之大,反而什么都没得到,不知道是谁下手惹得毒药提前发作!”

    四皇子在京中势力盘结交错,既然事先就是他们下手,不需要明察,根据蛛丝马迹推测,他们也知道那毒药必然是提前发作了!

    闻言,四皇子抬起眼来,鹰眸里射出的光芒犹如利刃森寒,这一切他当然知道是安玉莹那个蠢货自作主张而坏了他的大事,但他不会将这一切告诉属下,不仅是他的尊严,他也觉得没有必要告诉一个臣子!

    四皇子摆手,目光冷然道:“此事已经过去,这一步已经是阴差阳错的失败了,就不要再留恋,将目光放的长远,才能走的更远!”

    “是,四皇子高见,微臣受教!”辛旷低头应道,又微微思索了之后,道:“今日朝堂之上,只怕其他人也能猜测出安尚书之事有不妥之处,特别是三皇子一派,他们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动用各种关系,去夺取户部尚书一位,我们必须要抢在他们的前面!”

    四皇子听到辛旷的分析,眸光一沉,这的确也是迫在眉睫的一个问题,若是安知义真的中毒死了,那么尚书之位会空下来,半个月的时间足够其他党派的人再布局,到时候辛旷这个户部侍郎的优势就会变得很弱,他沉思之后,缓缓开口,“你有什么办法?”

    辛旷在户部多年,是两位侍郎之一,当初有耿佑臣是四皇子的心腹,他没有机会出头,幸亏老天开眼,让耿佑臣成为了驸马,还刚好赶上了‘驸马守则’的颁布,这样一来,四皇子才在户部看上了本来默默无名的辛旷。

    他是个有野心的人,一心想要往上爬,自然不甘心坐在这侍郎一位,便出谋划策,想出了用茶具下毒一法,正好投中了四皇子的心思。

    眼看户部尚书这个要职要失之交臂,他哪里肯甘心,心念急转之间已然有了办法,他低声道:“殿下,安尚书中毒一事,我们是清楚的,他闭门不见,一定是因为剧毒不解,所以才会在府中休养。我们只要能证明他的确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那么陛下届时也没有办法,只能将尚书一位另行择人待之!”

    他的声音细细的,本来是不好听的,可此时说出来的话,却让四皇子的眉头一展,露出了一丝笑意,幽黑的眸子里带着深深的赞许,“好,辛旷!本皇子果然没有看错你!这件事,你计划一下,在合适的时间叫上其他的朝臣好好的去‘探望’一下安尚书!让其他都看清楚安尚书的‘孝心’!”

    “微臣一定将此事办的妥当!”辛旷躬身道,眼底充满了算计,这一次,他非要让所有人都看到,安知义中毒不起的样子,户部尚书一职始终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题外话------

    长智齿了,牙齿好疼,哎哟哎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