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89

重生之锦绣嫡女 189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云卿望着安玉莹的那张脸,眸中就带出了一丝冷光,今日这安玉莹看来是不会安分的,还特意走到她的面前来搭话,只会是为了要冷嘲热讽几句吗?

    她微挑起精致的长眉,含笑的与安玉莹对视道:“听安侧妃此言,只要嘴上能占了厉害,便是其他的都不用计较了,看来这一点,安侧妃是深有体会了。”

    当初安露莹在宫中一事,便是没有安玉莹的出现,云卿也可以解决,不过用安玉莹做证人,是对四皇子和安露莹最好的讽刺,她们的亲人,他的枕边人跳出来让计谋失策,岂不是快哉!

    那时的安玉莹,岂不是就是逞的口舌之快!导致自己的亲姐姐被杖杀,夫君受疑!

    这对现在的安玉莹来说,只怕留下的是无尽的后悔,若是她还有个亲姐姐在宫中做宠妃,岂会落到今时今日被四皇子当作丫鬟一样看待的下场!

    旁边听到这句话的夫人小姐们,联想到当日的事情都是偷偷的掩嘴而笑,幸好宁国公夫人去世了,不然的话,知道此事,只怕是会给活活气死!遮遮掩掩偷笑的人有,也有那光明正大站出来不用遮盖的。

    三皇子侧妃穿着一袭铁红色勾金牡丹长裙,裙摆如莲瓣铺展,露出茜红色串珍珠葫芦的盆底鞋,从手臂处收紧,到手肘处突然变大的银丝绣的水袖,越发显得她身段窈窕,如云的发髻露出高高的额头,还有一双含水的眼眸,袅娜的走了过来,朝着安玉莹一笑,“可不是嘛,安侧妃真是宽宏大量,心胸宽广之人,我等是没这等情怀的。”说罢,那眼眸便斜睨着安玉莹,捂着嘴娇笑不已。

    如今三皇子和四皇子的关系尖锐的很,就连女人们也跟随着夫君对立起来,云卿叹了一口气,这些女人在一起没事就要找点事来掐,仿佛这样生活就会更有乐趣一点。

    李老太君眼看两位皇子的侧妃言语里毫不避让,出口将话题打岔,瞧了三皇子侧妃的腹部一眼,道:“听说魏侧妃怀了身孕,虽说已经过了三个月了,今日参加生辰宴会人多眼杂的,魏侧妃可要多多小心啊小皇孙。”三皇子侧妃是安顺侯魏家旁支,出身不高,但是因为出自三皇子母族一系,很是得宠,之前已经生了一个,但是是个女儿。

    眼下瞧李老太君提到她的肚子,又说她肚子里是个男胎,娇媚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丝骄傲,摸着并不明显的腹部,像是摸着一块钻石一般,要炫耀给众人看,嘴角矜持的勾起,“本来三皇子也是说让我不要参加宴会的,可每日在园中呆着,也实在是太闷了,今日四皇子生辰,我过来也算是沾沾喜气,也算是散散心。”

    到四皇子的生辰宴会上散散心,这样的话说出来鬼都不会相信,只不过不想这么重要的宴会单单只让三皇子带着正妃出席罢了。

    众人心知肚明,但是表面上一样要附和道:“是啊,多出来走走对胎儿也是好的,如今风和日丽,正是游览的好时候。”

    “可不是吗?今儿个我还跟魏妹妹说了,小心出来走动,以免伤了肚子里的小皇孙,可她性格向来活泼,喜欢热闹,四皇子也怕她闷在家中对身子不好,便让她跟着来了。”说着话的是三皇子妃,她本来站在另外一边,跟着徐国公夫人她们说着话,眼眸不经意的朝着这边瞟着,看似不经意,却一直都在留意三皇子侧妃的举动,此时一番话说出来,更是显得她温厚大方,贤惠淑雅。

    云卿浅笑着打量着这位三皇子妃,她穿着只有正妃才能着的衣裳,稍圆润的脸庞上五官端正,脸上带着得体的关心,本也算的上是个美人儿,只可惜一站到如茉莉一般清丽的魏侧妃的身边,便显得整个人资质凡凡,平淡无味了。她进了三皇子府多年,可是肚子却一直都没怀上过,反而是比她迟进府的魏侧妃,如今肚子里又有了,虽然运气不好,前面只生了个女儿,可若是魏侧妃这一胎若是生的是个儿子,只怕三皇子妃的地位是岌岌可危了。

    但是眼下这位三皇子妃的笑意里可是看不出一点勉强,话里话外无不是把魏侧妃捧得天高地厚,刚才那话一听就让人明白,如今在三皇子府里,这位正妃说的话,远远没有魏侧妃撒娇来的有用。

    云卿淡淡扫了一眼魏侧妃那虽然已经过了三个月,但是看不出什么的肚子,浅浅的一笑,目光转回到三皇子正妃的面容上,有时候捧的高,可不是为了让你过的舒服,说不定摔下来的时候,会跌得更惨啊。

    安玉莹看到魏侧妃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看向她的眼眸里透着一丝厌恶,还有着隐隐的妒忌,同样是做侧妃的,她就做的这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而人家就是风生水起,风光过正妃。乍听的有位夫人奉承魏侧妃貌美如花,才情过人才赢得三皇子如此宠爱不散的时候,忍不住的冷笑着开口道:“可不是吗?魏侧妃不仅是才貌过人,心胸也十分的宽广,眼下自己不方便,便为三皇子寻来了娇婢美妾,这般的举止贤惠,可非一般人可以学的到的啊!”

    安玉莹的轻轻的说完,众人一下子脸色就变得讪讪的,在座的大部分夫人大多数都做过这样的事情,在有身孕,不方便的时候,挑选自己身边的人送上夫君的床榻,为的就是在这段时间内丢失的宠爱落到自己人的手中。

    魏侧妃纵使再美丽无双,在有身孕的日子里,还是不能去伺候三皇子的。眼下安玉莹说这话,就是要打魏侧妃的脸,你不说你魅力无限,勾的三皇子只喜欢你吗?还不是要送人到三皇子的床上去,说到底也不过是这等的水准而已!

    魏侧妃自怀孕以来,府里府外见的人,无不是捧着她,哄着她,哪里有人像安玉莹这般语带指责的,顿时那脸上的笑容就抽了几抽,见周边人员众多,好不容易忍了下来,但那笑意怎么看都多了几分狰狞,“安侧妃此话不错,这等贤惠淑德的心胸你的确是要好好的学一学,在座的夫人们都是一心为自家夫君开枝散叶,解忧散愁的,安侧妃可要好好的为四皇子考虑一番了,毕竟四皇子是三皇子的兄弟,不能落于人后太多!”

    众人听魏侧妃前面的话,个个都是暗暗点头,谁家不是这样的,为了表明自己的贤惠大方,无不是上赶着给夫君挑选貌美可人的小妾,博得一个好名声,可突然话锋一转,两人之间话的矛盾猛地提升了到了另外一个层次,若之前还是两个女子在明里暗里挑衅,这就到了皇子间的落后不落后去了。

    她们纷纷看着安玉莹,四皇子不喜欢莺莺燕燕,府里只有安玉莹一个侧妃,这一点已经是让众人生出了羡慕之心了,如今看她如何回答魏侧妃的话,一个回答不好,说不定明天全京城就会传四皇子比不过三皇子的风言风语了。

    众多目光注视之下,安玉莹脸窘的通红,她哪里知道魏侧妃口齿如此伶俐,将两人的问题一下拉到了四皇子的身上去了,比起魏侧妃的得宠,安玉莹心底对四皇子有的更多是害怕,她左思右想,却觉得怎么说都不合适,若是让四皇子知道是她的原因传出不利于他的流言,说不定会怎么对付她,正急忖之际,转眸便见到含笑立在一旁的云卿,脑中迅速的转动,眸底闪过一道谋算的光芒,美眸里瞬间就退去了开始的着急,换上了一副笑意盈盈的面容,缓缓移步站到云卿的身边,朝着魏侧妃道:“刚才魏侧妃的一番话让我有些不解,在座的夫人之中,也不是人人如此的,瑾王世子妃不就是一人独享世子的温柔。”

    云卿本就不喜她们的这种口舌之争,站在一旁怡情观赏着花儿,安玉莹将战火往她东移,也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她的身上。

    比起安玉莹的侧妃身份来说,云卿是世子正妃,贤良淑德这样的美名用在正室身上才是更加的名正言顺,在座的很多小姐,心中都对御凤檀是充满了憧憬和爱慕的,此时听到有关于云卿的问题,也将目光投向了她,看她如何说话。

    若是云卿开口要做个‘贤良’妇人,只怕是马上就会有那紧紧盯着世子侧夫人位置的好事之徒,将人塞了进来,若是云卿承认自己想要永远和御凤檀一双人,那就落得个妒妇的名声,少不得要掀起一番风浪。

    瑾王妃隔着半个人高的花墙,仪态端庄的观察着这边的情况,新婚那一日,她对云卿的印象便比较深刻,这个儿媳妇,并不是任人拿捏搓扁的包子,说话处事头脑清晰,显然是个聪慧的。她不喜欢御凤檀,连带也不喜欢云卿,若是对付这个儿媳妇,她完全可以拿出婆婆的那一套规矩礼仪来对付她,可瑾王妃出身高贵,不屑于用这样的手段,她也知道,这样的手段用在云卿的身上,只怕起不到什么效果。

    跟在瑾王的身边,她也知道一句兵法: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借着这次宴会,她便要好好的观察一下,这位儿媳妇的手段和心智。

    只见云卿缓缓的朝着周围一看,嘴角的笑容角度不起不落,凤眸里依旧是那般淡淡的光景,一笑道:“安侧妃今日事情多而繁忙,只怕一时不记得了,我与世子成婚不过月尔,比不得你跟着四皇子半年光景。”

    安玉莹哪里晓得云卿直接就拒绝了,她也不直接说出来,只是告诉众人,她才新婚第一个月,要拿她做例子,一下子就显得安玉莹技穷口拙,不合时宜了,她略微尴尬的一笑,却没有因此就善罢甘休,而是直接将矛头对准了云卿,“听这话的意思,世子妃如今是新婚燕尔,待日后,定要给世子寻上几房美妾的,我这有两名歌姬,容色动人,一直都倾慕世子,不知道可不可以让她留在世子的身边,成全了她们的一番心意?”

    真是一只疯狗!还倾慕世子,两个歌姬倾慕世子,这是向自己暗示御凤檀以前风流成性!

    云卿心内冷笑,这安玉莹今天是看谁就想咬谁,尤其针对自己,时时刻刻要拉着自己与她争斗,难道她嫌丢脸还丢的不够彻底?

    云卿冷冷的看了一眼安玉莹,凤眸里流露出来的是毫不克制的厌恶,樱唇却挂着一抹笑容,淡雅的一笑:“安侧妃的歌姬是要送给世子的,自然这话要问世子才行。”她说完,便将目光转到了另外一边,缓缓地道:“夫君,安侧妃想要与你说话呢。”

    虽然与人在闲聊,实则一直在注意云卿一举一动的御凤檀听到“夫君”两个字,魅眸中便带着一抹浓浓的笑意,月华一般耀眼的俊颜上薄唇微微扬起,自然的站到了云卿的身边,“安侧妃找本世子要说何事啊?”

    众人本来是等着看这一场好戏的,三皇子,四皇子,瑾王世子,都是皇家子嗣,看他们的妻妾明争暗斗的,也不失一回乐趣,正等着欣赏新晋的瑾王世子妃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却看见她根本就不答,直接将御凤檀拉了出来,站到了众人的面前,眼底写满了诧异。

    虽然御凤檀才新婚一个月,但是他尊贵的身份摆在那儿的,这些人就趁着今天旁敲侧击的想要往御凤檀身边送人。便只能趁着人多的时候,让云卿先不得不做个大度的,到时候再好名正言顺的塞妾进去。

    如今云卿直接就将御凤檀喊了过来,你们不是要送人吗?送吧,她都将正主请了过来了,你们问他就好了。

    安玉莹望见御凤檀那如仙似妖的面容,心跳不由的一快,然而取而代之的更是一种深深的惆怅,她忍住心中的悸动,朝着云卿微笑道:“世子妃,你把世子叫过来做什么?”

    云卿笑的十分亲切,说的更是真诚万分,“安侧妃不是要给世子送人吗?我想着既然要送,自然要看夫君满意不满意才行,若是送的不好,反倒惹得他不喜岂不是坏哉,现在他就在这儿,你可以直接说出来。”

    秦氏看着云卿凤眸微微瞠着,眸光清澈如溪流,一副纯美体贴的样子就有点好笑,她是看着云卿从扬州如何到了京城的,知道云卿并不是个好欺负的女子。如今云卿说的是十分在理,却让人听起来又觉得浑身不对劲,若是说她不贤惠,她处处都是以御凤檀的感受考虑为先,以夫君的喜好为第一位,若是说她很大度,她又没有像那些夫人一样,把人直接就送到了床上,只让人喉咙里像堵了一团棉花,反驳也不是,不说更难过。

    御凤檀更是一脸的好笑,敢情她喊他过来,便是让他做那挡箭牌的。

    云卿睨了他一眼,一双凤眸波光潋滟,看起来含情脉脉却是暗带警告,这可是给你送人,自然你过来决定要不要!哼!

    御凤檀眨了眨眼,将云卿的警告当作媚眼,甜蜜蜜的收下了,然后按照娘子大人的旨意,对着安侧妃扬起他招牌的浅笑,流丽的面容越是惑人,“安侧妃是要给我府上送人吗?那实在是太好了!”

    闻言,安玉莹心里一喜,她如今过的悲惨,巴不得云卿也嫁得不好,才能让她的苦悲心里得到满足,你看,当初她就算嫁给了御凤檀,也不过是嫁给了一个风流的男人,还不如四皇子呢!

    众人更是一惊,望着御凤檀那俊逸的面容,眼底露出了轻视,原来婚前洁身自好的瑾王世子也是装的,婚后才一个月就要纳妾了,同时又不免有点同情云卿,这才嫁过去多久,就要替夫君纳妾了!

    耿心如手里持着一把团扇,将自己幸灾乐祸的眉眼半遮掩了起来,眼波流转在御凤檀的身上,眼底闪着妩媚丝丝,徐徐传情。

    就在各种可怜,幸灾乐祸,怀疑的目光交织之中,御凤檀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侧过头来望着云卿,一身淡紫色的薄纱将他的瞳眸衬的越发的瑰丽,他声音微扬,狭眸里带着很庆幸的神情,道:“夫人,前两天我房中那负责清理恭房的婆子不是年纪大了吗?安侧妃送的人正好顶上这个缺,夫人你也无需再费心神了,四皇子一直严以要求府中上下,想必安侧妃送出来的人,必然能胜任这一职的。你说对吗?安侧妃。”

    御凤檀的笑容很是清逸,带着他特有的风流和肆意,看不出半点异样,然而被他最后点名到了的安玉莹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乃至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周边人发出的低笑以及难堪的目光使她浑身上下都觉得一种深深的屈辱。

    送去的歌姬世子是收了,可收了是用来倒夜香,做最下等的活,安玉莹还不得不应是。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耍的猴子,被人推到了这里,一个个都攻击着她,而云卿就是那幕后的策划者。

    她想要大声的哭嚎,却不敢,因为四皇子的生辰上她若是敢哭出来,明日也许就没有她的影子了,她浑身开始不可克制的颤抖,手指紧紧的掐在了皮肉里,是沈云卿,都是沈云卿,她这一辈都是被沈云卿毁掉的!

    李老太君见也差不多了,眼眸在安玉莹和云卿之间一扫,当初御凤檀一直都不肯娶安玉莹,实在见了沈云卿之后,再看安玉莹,完全不在同一个层次上面。她叹了一口气,站起来打着圆场道:“老身听闻安侧妃寻了一盆七彩蔷薇,不如带我们一同去看看,也好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珍品。”

    虽然这些夫人是喜欢看热闹,可眼下安玉莹还是主人家,适可而止也就行了,而且方才所发生的事情,也让她们看出了世子的态度,瑾王世子不是听不懂安玉莹送歌姬的的意思,而是根本就没这个想法纳妾,又何必再自取其辱呢。便识趣的随着李老太君道:“可不是吗?蔷薇的色彩丰富,看过红的,白的,绿的,可没见过七色的呢!”

    安玉莹在这样的声音里,出乎意料的平静下来了,她淡淡的收回落在云卿身上的视线,朝着众人道:“如今正是蔷薇怒放的时候,各位来的巧,七朵都盛放着呢!”语毕,仪态端方,姿态优雅的浅笑转身,带着众人往正东方走去。

    这可太不像平日里的安玉莹了,刚才那样被御凤檀和自己联手羞了一顿气得浑身发抖,还能抑制下来,人的进步能如此大,可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呢。可安玉莹最后望向自己的那一眼,波光诡谲,眸光难辨,复杂的很哪。

    云卿微微一笑,仿佛没有察觉到安玉莹的不对劲之处,与所有人一同去欣赏那七色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