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85

重生之锦绣嫡女 185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未央宫内。

    德妃一阵阵的咳嗽声传来,她身旁的宫女替她轻轻的扫背,又端了水,从身上携带的荷包里拿出一戈瓷瓶倒出两颗淡黄色的药丸喂给德妃吞下之后,目光里带着歉意道:“珍妃娘娘,世子妃,今日德妃娘娘出来已久,如今到了该吃药的时辰了。”

    章滢见德妃咳的苍白的脸色泛起了红潮,关切地问道:“德妃你咳的这般厉害,要不要宣太医过来看看?”

    吃了两颗药丸之后,德妃又咳了半晌,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她抬眸望着章滢担心的神色,嘴角淡淡的笑道:“不用了,老毛病,只是催促我到时候该吃药罢了。”

    云卿看出她咳声急促又带气喘之音,又见她嘴部泛白,样子约摸有点像雪莹发病的样子,但是却应该是来自于气虚血弱之类的问题,只怕是常年累积下来的,便点头道:“祭礼上娘娘站了两个时辰,又和我走一会,也确实是劳累了。”

    德妃缓缓的点头,“我先回紫云宫了。”

    章滢和云卿知晓她身体不好,也不勉强,站起来送德妃出了未央宫,两人这才走了回来,章滢差了其他的宫女下去,只留了米儿在身边,海棠花似才慢慢地道:“德妃的身子的确是不大好,不过心地还算不错。”

    云卿笑了笑,凤眸里带着一点莫测的光,望着章滢美艳而舒展的眼眉,明白她今日化险为夷,心内是十分的开心,淡淡地挑眉道:“在这宫中,你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都不要信,所有的一切你都要凭着自己的头脑去想,去估量。虽然我很不愿意这么说,但是在这宫中,最坚固的关系,莫过于利益的同盟。她帮你,自然是因为你可以与她相互扶住,互助互益。若她真的是善心广施,以前那么多妃嫔出事,受罚,怎么不曾见到德妃她出来相助呢?”

    当然,这也不是全盘否定了德妃,在这后宫里首要的一件事就是明哲保身。

    章滢的眼底露出了微微的惊讶,比起以往来,她这一次听到这番话已经少了许多诧异,毕竟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人忽略,只是她今日的心情还是很好,手指在身上精致的裙摆上划过,带着一丝的欢喜,“云卿,你说的我明白,对德妃的突然示好我一样是心底有着防范的。但是今日我对她依然感激,若不是她拿了衣裙来,我也不会参加了祭礼,也以此让陛下分给了我协理六宫的权利。以前在家中的时候,我便发现了,女人再得宠爱,最重要的是要拿到了管理府邸的权利,只有这样,才能在家中有威信而屹立不倒,不会随便由人想换就换。”

    她说的,是当初颍川侯府内的家斗时得来的感想和教训,那些事情,在章滢的记忆里深刻鲜明,不管是在后院还是后宫,女人手中有权利是很重要的。

    见她如此通透明了,原本还担心她不能适应的云卿心内也放心多了,从早晨到宫中,此时她感觉肚子有些饿了,便抬起素白细腻的手指打算拈一块芙蓉糕来垫垫肚子,转头便见到谷儿带着一个面生的小爆女走了进来,两人行礼道:“珍妃娘娘。”

    “起来吧。”章滢抬手,吩咐两人不必多礼。

    那小爆女进来后,眼睛在坐上两位主子的身上便飞快的打量了一下,看其中一人穿着世子妃礼服,便晓得是云卿,又对着她福了福身子道:“世子妃,世子让奴婢来告诉您,他已经从养心殿出来了。”

    云卿猜到这个时辰,也应该是御凤檀使人来通知她,便放下手里的点心,擦了擦手指,方徐徐的站起来,道:“这会子,我也该出宫了。”

    章滢心内满是不舍,在这宫里好不容易见到可心可靠的人,拉着云卿的手恋恋不舍的送了她到宫门前,才放开了手。

    天色已经不早,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一缕缕的白云似乎棉丝一样漂浮在碧蓝色的天空上。瑾王府的马车行走的平稳而踏实,杏色的马车车帘微微的晃动着。

    御凤檀望着她一身沉重的服饰还穿在身上,微微一笑,眸如星辰,道:“把头上的翟冠取下来,也不嫌沉的慌吗?”

    云卿抬手摸了一下,戴得久了,好像也习惯了,御凤檀不说她倒不觉得沉了,“无事,左不过马上就要回到王府了,取了下来发髻也就乱了。”今日是宫中祭祖之礼,任何人身边的丫鬟妈妈都是不可以跟着进宫的,所以流翠青莲她们也没有跟随着出来。再怎么说,她也是世子妃,要注意自己的仪表举止,否则给人看到了,往轻了是笑话她衣冠容貌不整,重了说便是拉扯到御凤檀的身上去了。

    御凤檀细长的眸子落在云卿在颈部微微按摩手指上,眼中划过一道碎碎的波光,视线落到云卿的翟冠上,倏地惊讶道:“你看,凤钗都歪了,”

    “是吗?”云卿不知就里,抬手去摸头上的金凤钗,要知道钗子是插在发髻之中的,走动碰撞都会造成松垮,掉落。

    “是啊,你看。”御凤檀在她之前将她的头钗拔了下来,手指使了一点巧劲,那梳的端整的发髻便也松散了下来,虽然没有完全掉落,但是整个珠翟冠都显得有些摇摇欲坠,仿佛只要再多动一步,。

    云卿忙举手扶着,又用另一只手摸了摸松松的发髻,瞪着御凤檀道:“你是故意的!”

    御凤檀将金凤钗放在一旁的小抽屉中,义正言辞的声明,“我不是故意的,是这金凤钗松了嘛!”随即眸子里噙着一分讨好,一分赖皮,还有更多的是心疼的举起手,将那顶样式繁复,精致华丽却又重量不凡的珠翟从云卿的发上取了下来,笑嘻嘻道:“从这里到王府起码还要将近一个时辰,既然你的发髻已经散了,那就取下来吧。”

    云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摸着一头掉落的青丝,“这下可好了,穿着祭礼服,披散着一头散发,让人看见还以为我对先祖不尊呢。”

    “别担心,我给你梳。”御凤檀放好了珠翟后,又从小屉子里摸出一把犀角珍珠梳子来,在云卿眼前晃了晃,一副小孩子炫耀的样子。

    云卿凤眸里流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这家伙,是早就有了准备吧,不过面上仍是一脸狐疑,目光落在御凤檀修长如玉的手指上,道:“你会梳发吗?”

    御凤檀手指抚着云卿一头乌发,长长的青丝如同绸缎一般沿着后背蜿蜒的曲线倾洒了下来,玉树堆雪,似能折射出银河的光辉,他嘴角勾起,淡淡挑眉道:“一点点。”

    “一点点是什么意思?”云卿偏过头来,望着御凤檀,同样挑起两条黛眉,“不会是给我梳个你那样的发髻吧。”她的目光停在御凤檀的攒金发束上,显然觉得他应该就是那样的梳头水平。

    御凤檀轻轻的拉了拉她的发丝,示意道:“放心好了,要给你梳个这样的,别人还以为我带个男人回来了呢,来,坐好了,否则梳歪了不怪我。”

    他慵懒的嗓音里带着一丝警告,可是任谁都听得出里面的戏谑,云卿凤眸斜睨了他一眼,似娇还嗔,眸子妩媚含情,直看的御凤檀心头荡漾的时候,她却转过身背对着他,嘴角含笑道:“那我可要好好看一看,夫君大人绾青丝的手艺了。”

    “娘子大人,你且看着。”御凤檀学着酒楼中店小二的声音,拉长了声调,带着十足的谄媚,手指拿着梳子,却是十分轻柔的从发顶开始动作了起来。

    梳子在头上轻轻的刮过,柔柔的,带着恰到好处的力道,一股股酥酥麻麻的感觉顺着头皮到四肢,云卿舒服的闭上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服侍。看这水平,御凤檀束发的技术应该是不差的,他是看到自己脖子酸疼了,才故意弄歪了钗子,让她能取下沉重的珠翟,好好的休息一会。

    嫁给御凤檀,大概是她重生以来,除了保护了家人以外,最骄傲的一件事情了。被这样的幸福浸yin着的云卿,缓缓的开口道:“御凤檀,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她喜欢的人,也刚好喜欢她。她想嫁的人,也刚好娶了他。茫茫人海之中,能因爱而在一起,又因爱而结成夫妻的人,在这样的时代,并不算的上普遍的现象,大多数人还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有的,就是皇命……

    虽然云卿没有与他面对面,然而御凤檀仍然能听出她这份带着欣喜语气里的沉重和惋惜,他与她相识了两年多,对她的一切都费劲心思,不说了如指掌,也是十有**,如何能不知道云卿此时感叹的是什么,他微弯了唇角,眸子里带着一股沉郁,“今日的事情,实在是因为你警惕性高,否则的话,珍妃还真是吉凶难料。”

    “嗯,她虽然受到明帝的万般宠爱,可也等于站在了刀峰剑浪之上。”云卿喟叹了一声,带着淡淡光泽的眸光里有着显而易见的担忧。

    御凤檀不缓不急的梳着手中的发丝,一缕一缕地从指缝间淌过,他对其他人的事情并不关心,章滢也好,安雪莹也罢,这些人与他是没有关系的,因为云卿在乎,他才会在乎,此时他也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感想,身子向前倾,狭眸睨着云卿,问道:“皇后礼服上你是用了什么手法,那血痕是怎么回事?”

    云卿侧头望进他那双狭长如月的眸子里,挑眉道:“这个可是大秘密!你想知道吗?”

    她那带着微微得意的模样,像是三月春风里一瓣桃花轻悠悠的落到了御凤檀的心尖上,麻麻的,酥酥的,在绝丽之中,又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可爱,御凤檀忍不住起身在她脸颊上吻了吻,“我的好云卿,快告诉我吧。”他是真的有点好奇。

    被他偷袭成功,云卿又好气又好笑的摸了一下脸颊,“你快坐好,莫把头发搅在一起,我这就告诉你。”

    御凤檀这才坐下来,手上的动作不停下,等待着云卿的解答。

    “就是这个。”云卿从腰间的荷包之中掏出一个大概手掌心大小的圆球,圆球乃琉璃制成,从窗帘透进来的光芒在琉璃球中,照的五彩缤纷,格外地耀眼。

    “这有什么特别的吗?”御凤檀瞧了一眼,没有看出这个琉璃球除了光彩闪耀之外,还有其他特别的地方来。

    云卿神秘的一笑,将那圆球上面系着璎珞的地方一拉,那琉璃球从三分之二处分开了来,露出了内部的结构,御凤檀这才发现原来那使得琉璃球特别耀眼的原因,是里面含着一腔透明的液体,揭开之后,一股淡到若有若无的特别香味便从里面挥发了出来,若不是在车厢的空间是封闭的,根本就闻不出来。

    云卿取出自己的丝帕,用手指沾了一点无色的液体在上面,几乎指尖刚刚离开丝帕,水迹就消失了,接着她用两只手将丝帕捂在掌心里,顷刻之后,微微打开了掌心,唤了御凤檀过来,道:“你瞧。”

    御凤檀的目光落在了柔和细腻的如同一块上好的凝脂的小手之间,一条鲜艳的红痕在丝帕上的兰花花瓣之上,像是兰花突然哭泣。

    他眸子里带着一抹思索,目光在琉璃球与帕子之间来回几个起落,一下子便将其中的关节看透,道:“琉璃球中的液体遇热变色。”

    对于他的一语中的,云卿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她都如此清晰的展现了,以御凤檀的敏锐精明哪里还会猜不到,将帕子慢慢的展开,望着那红色的印记随着温度的降低,而慢慢的变成了无色。

    “这个琉璃球我记得是汶老头回来的时候送给你的?”御凤檀道。

    “什么老头,他是我师傅。”云卿轻声斥道,随即一手握着那琉璃球,看着它表层的汁液慢慢的变成了红色,眼眸里透出一抹冷沉的光,犹如含了一层冷冰,“琉璃球是师傅在西域的时候买来的,可这里面的液体,是一种草药,是我在一次配药的时候发现它的药汁会变色,便觉得有趣,这药汁有解毒的作用,我便让人碾了滤净了放在琉璃球中,这次……”说到这里,云卿轻轻的笑了一声,凤眸朝着车帘外瞟了一眼,没有继续说下去。

    当初十公主引得陛下到了未央宫,众人看到天空上出现了众鸟衔衣而飞的时候,她将当时准备好的一条帕子从皇后的裙子上轻轻的划了过去,那浸满了汁液的丝帕不动声色的流到了凤凰绣图上,很快就没入了繁复的绣图上去。

    等到了祭礼之时,帝后是要进入皇庙中的祭坛内的,祭坛周围有焚烧经文的金盆,又是在封闭的大殿之内,加之上百根的牛油蜡烛,香火一起散发出来的热量,使皇后礼服上的汁液悄无声息的显现了出来,变成了“凤凰啼血”这样的天降之兆。

    之后,皇后离开了皇庙中,换下了礼服,也自然因为温度的降低,那血痕就消失了。当时,就算是明帝允了皇后的提议,让其他人穿上礼服,在没有那样的炙闷环境下,也是很难让血痕再次显现出来的。

    不管皇后怎么说,她都不可能令其他人进入皇庙的祭坛之中的。所以这个局,皇后只有败。更何况慧空本就是云卿和御凤檀安排进去的人,他的话看起来是不偏不倚,其实在那样的环境下,一步步说下来,都是让皇后跌得更深,更无法翻身罢了。

    而之后,这礼服明帝交由慧空处理,其他人接触不到,待念了经文之后便会以火焚之,从此无踪无影,再无人能寻了。这一点,和云卿让章滢提议将库中的所有碧荷锦全部用来祭奠先祖,是一个道理。

    虽然在王府的马车里,周围也有易劲苍这等高手,和王府的侍卫,但是陷害一国皇后之事实在是兹事体大,不宜拿出来挂在嘴边,以免隔墙有耳,让有心人听了去,惹来更多的麻烦。

    “那这件事,你打算让岳丈他们知道吗?”御凤檀将一缕发丝绾好,固定在了头上,一心两用,丝毫没有影响他的思考能力,依旧能很配合云卿的话题。

    云卿微低下头,让他能方便的绾发,想点头,又想头此时正在束发,便打住了动作,思忖了一会,道:“说是一定要说的,皇后如今都将手伸到了我家中,有了她开头,说不定还会有其他人见在我这里下不了手后,转而对付我的家人。”这次也是因为送丝绸的人因为时间紧迫而放松了警惕才会出了这样的纰漏,若是稍许留心一下,翻找箱中下层的锦缎,也就不会有今日的事情发生了。

    “这样也好,让岳丈早些注意,以免给了人机会。”御凤檀也赞同云卿的观点,敌人从来不会觉得你是百密一疏,他只会等待着你的疏忽,然后将你一击击倒!他一面说着,一面将最后一丝头发绾好,再用夹子固定住,左右看了看,无发丝垂落之后,才开口道:“好了。”

    “速度还蛮快的嘛。”云卿先是抬手摸了摸,发髻光滑,端端正正的,好像还不错的样子,便转身对着御凤檀道:“你取了镜子来给我照一照。”

    御凤檀含笑将镜子举在云卿的面前,镶嵌着紫檀木镜框的水银方镜内,女子云鬓高绾,如山尖翠翠,层层叠叠蜿蜒而上,越发衬得美人如玉,脸颊如花,虽不如青莲绾的好看,在男子里,只怕也是极为不错的了。

    “怎样?没给你丢脸吧。”御凤檀似乎看出云卿心底的赞赏,趁她左右对镜的时候,嘴角微勾,十分得意的望着自己的作品。

    “确实很不错。”云卿望着头顶的发髻,嘴角的笑意却是不着痕迹的淡了几分。

    御凤檀原本欣赏着自己夫人的姣美容颜,却见云卿凤眸由噙着淡而婉转的笑意变得清清无波,垂下了长睫,手指交叠在膝盖上,兀自看着,好似在琢磨指甲上的蔻丹,下次是不是要换个花形,连眼神都不肯望着自己了,不由的一愣,而后狭眸里透出两道极为闪耀的光来,凑到云卿的面前,一把拉着她的手儿,“卿卿。”

    云卿嘴角勾了勾,算是笑了笑,手指却仍然固执的交叠在一起。

    若是平日里,御凤檀一拉小手便拉了过去,哪里会像今日这般,手上都使了力气了,还是半分不动,他望着云卿依旧含着浅浅笑意的嘴角,啧啧,卿卿这醋吃的,若不是他观察力好,一般人还看不出来呢。

    御凤檀一边心内想着,一边也不拉她的手了,直接将她搂在怀中,世子服上的云纹印得他嘴边的笑容是分外的清晰和甜蜜,没错,就是甜蜜,而且还夹杂了一丝促狭,“你是不是嫌我绾发绾的不够好啊,可我觉得挺不错的,这可是我练习了很久的,以前给别人绾都说不错啊,卿卿你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

    御凤檀挑着眉头,目光在云卿的脸上梭巡着,见那清丽淡艳的脸上,樱唇不自在的抿了一抿,这一次却是不再说话了,手指紧紧的扣在一起,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御凤檀偷偷的睨着云卿,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道:“唉,还说不是生气了,明显是嫌弃我绾的不好,看来以前锻炼的还不够……”

    “御凤檀,你还说!”云卿转过身来,在他手臂上一掐,恨恨地道。

    御凤檀被掐了,反而笑的比刚才要开心多了,一把握住腰间的小手,瞧着眼前的女子两颊因为微微生怒而浮起的两抹胭脂,凤眸也瞠大了,碎碎如水波的眸子潋滟中暗含着心疼,黑曜石一般的眸中浮起了一抹淡淡的心疼,“谁让你说,你没有不高兴的。”

    云卿咬唇斜睨了一眼他,又把脸扭到另外一面,长长的睫毛微垂,轻轻的眨了眨,闷闷地道:“你知道吗?女子嫁予男子之时,会各剪一缕发丝放在荷包内,寓意做厮守一生的结发夫妻,绾青丝,绾情丝,是只有心爱的人才能做的事情。”她手指无意识的捏着,虽然她一直都说不在意御凤檀的事情,而御凤檀在新婚之初也告诉了她,他没有其他的女人,可是绾发这样有特殊意义的事情,她知道他曾给其他的女人做过,心里有一点在意的。

    听着她娓娓述来,带着点委屈,又充满了女子梦幻般憧憬的声音,御凤檀好笑的扭过她的身子,以额顶住她的额头,轻笑道:“傻卿卿,这绾发是以前我想给母妃梳头发,特意偷偷的跟着戚嬷嬷去学的,除了你以外,唯一让我绾过头发的女人,就只有戚嬷嬷了。”

    他的额头温暖干燥,顶着云卿不得不抬起眼来,一双狭眸像是聚集了天下的星光,那样的耀眼。呼吸可闻的距离,他的声音是那样的远,又是那样的近,却让云卿有些在意的心如注入了缓缓的蜜流,难怪她觉得御凤檀的动作虽然很熟练,但是又透着一股生疏,他从肃北来京城已经很多年了,许久未曾绾过了,又没有接着再学习,所以给她绾的也是最保守的发型,适合戴珠翟的这种。

    听到事情的真相,她眼睛左右瞟了瞟,咬了咬唇道:“那你不早说,还故意逗我,说什么给别人绾了……”

    “戚嬷嬷也是别人嘛……”御凤檀难得见到云卿有些孩子气的样子,不由起了心要多逗一逗她,拉长了语气,慵懒的嗓音里含着调笑和惋惜,“没想到我家卿卿这个醋坛子哟,还吃戚嬷嬷的醋啊……”

    戚嬷嬷若是还活着的话,今年都已经七十岁了。自己和七十岁的老嬷嬷吃醋,的确是有些说不过去了。云卿被他说的脸上微微发烫,不用看自己也晓得肯定是羞的发红了,凤眸里满含着羞意,觉得自己刚才真的是有些奇怪了,也不敢看御凤檀的眸子,一头扎到他的怀里,小手握成拳头捶道:“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啦!”

    再大方的女子,再淡然的女子,到了心爱的人面前,就会化身为小女人。一旦投入到了爱情之中,对对方的一切就很是在意,越是深爱,便越想要拥有对方的一切。虽然理智会说那些都是以前了,不要再追究了,偶尔忍不住想起的时候,心里还是有微微的酸涩,想着为什么没有在最早的时候就遇见他。云卿觉得自己也没有逃脱这个例外,当她以为御凤檀给其他女人也绾过发丝的时候,还是有些微微的难过,自己是那么想要做他独一无二的那一个,他所有的柔情和体贴都由她独享。

    这就是女人在爱情里的独占欲,丝毫不会比男人差。只不过这个时代的人都让女子故作大方,让她们一个个变得“大方贤惠”。

    一把握住那轻轻捶下的,根本就没有力道的小拳头,御凤檀很是享受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撒娇的感觉。

    温软,香柔的身躯靠着自己,那属于云卿身上的馨香飘顺着鼻尖飘入了心肺之间,全身每一处的脉络都舒畅得不的了。

    御凤檀本来就不是责怪云卿,此时被她一脸依恋的磨蹭着,一股火焰就从下方燃烧了起来,狭眸不禁黯了黯,呼吸也微微的紊乱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将唇在白皙的颈部蹭着,贪恋唇下微暖的滑腻。

    车厢内有一种靡靡的气氛渐渐的升了起来,脖子上传过来的热度,让云卿明白了御凤檀的想法,新婚以来,她和他已经由开始的生疏慢慢的熟悉了对方的身体语言,此时御凤檀轻轻的蹭着她的颈部,炙热的呼吸和贪恋的动作,都说明了他在想……

    “凤檀,这是在马车里……”云卿轻声的提醒道,却不料话还没说完,御凤檀便抬起了头,望着她双颊还未褪去的胭脂红,那雪白如玉的面上,樱唇饱满丰润,莹润如朱,像是雪地里的一一朵红梅,夺魂摄魄之间正开开合合的对他发出殷切的邀请,他一下低头,含住那粉色的梅花。

    温软的唇瓣不容云卿闪躲,有力的双臂将她搂在怀中,密密麻麻的吻如同江南飘飞的雨线,清冽淳透,又有着无尽的热情,似酒一般迷醉。

    云卿在着罂粟一般的吻中,分出唯一一抹清醒的神志,小手推着男人精瘦结实的胸膛,微微气喘道:“这里,不大好……”

    御凤檀在温香软玉之中,十分不舍的从薄唇间迸出几个字来,“马车,唔,隔音很好……”

    隔音很好?这是什么意思?

    云卿还在想着这句话的时候,御凤檀已经容忍不了怀中的女人到了这个还走神了,一把将她压在了身下,狭眸里浸满了的光华,如地狱最深渊处处的亮光,吸走了人所有的理智,慵懒暗哑的嗓音霸占得在耳边回荡,“卿卿,此时想着我,看着我就够了……”

    ……

    “世子,世子妃,王府到了!”易劲苍在马车停下后,跳下马来,朝着车厢内恭敬的喊道,等待了一会,没有听到车厢内有任何的反应,浓黑的眉毛皱了起来,见瑾王从另一辆马车已经走了过来,又尽职的喊道:“世子,世子妃,王府已经到了!”

    这一次,车内终于传出了声音,声音慵懒着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暗闷,“我知道了。”

    得到了回应的易劲苍站到了马车一旁,身子笔直,等待着世子下来,瑾王负手走过来,朝着说了一句话后,又没了动静的马车投去了意味深长的一眼,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嘴角透出一股古怪的笑意,朝着易劲苍亲切地道:“小易,别站的那么近。”

    与此同时,车厢里,云卿一脸郁闷的望着满面愉悦的御凤檀,将衣襟飞快的系上,瞪道:“御凤檀,你这个,这个……”

    她想了想,骂御凤檀色鬼,不大好,她是御凤檀的妻子,不大合适,那么骂其他的,她又舍不得,只得又狠狠的瞪他一眼,以示心中的不满。

    御凤檀披上最后一件衣裳,狭长的眼眸里带着一种男人情一欲过后特有的魅惑,愉悦的低笑了一声,“卿卿,你是表扬我技术好吗?你看你的头发,可是一丝不乱哦。”

    云卿小脸一下就像火一样点燃了,简直没脸看这个脸皮厚的家伙了,干脆背过身来,捡起台上放的珠翟戴上。

    御凤檀替她整理了衣裳,又取了抽屉里的金凤钗替她慢慢的插上,手指划过她脸颊的肌肤,又有些心猿意马,看着她微红的耳垂,微微倾下身子,凑在耳边,吐气如兰地道:“其实啊,我最喜欢的,还是看卿卿披下满头青丝,在我身下的样子……”

    且不说御凤檀的气息喷在耳间,让敏感未退的云卿身子一缩,单就他说出的话,就让云卿差点站不稳,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呵呵……”御凤檀又是慵懒的低笑,他从来没发现云卿能可爱成这样的,真是让他爱到心头,心坎了。

    云卿听到他的低笑,只觉得这本来偌大的车厢一下子变得狭小了起来,恨不得过去捂住他的嘴,却发现马车已经停了下来,外面还传来了易劲苍的声音,手又缩了回来,努力压住自己变红了脸蛋,在狠狠再瞪了一眼御凤檀后,再也不看他,缓缓地走了出去。

    一出马车,云卿便看到了瑾王和王府里的其他侍卫,都站在离马车几尺外的距离,正在等待着他们,不由在心里又骂了御凤檀一声,面上带着温婉的笑容,由后出来但是先下马车的御凤檀扶了下来。

    “父王。”御凤檀在车厢中的那一种气息褪去,又到了平日里风流明朗的模样,含着笑意朝瑾王喊道。

    瑾王目光在御凤檀面上一转,笑意深长道:“小子,辛苦了啊!”

    此话一出,云卿的面色几乎是用力克制着才没有再次火热了起来,她不敢抬头看瑾王,总觉得这话里听起来有别的意思,像是她和御凤檀刚才在马车里的举动,只怕是瑾王知道了。

    大概是知道儿媳妇的脸皮薄,瑾王说完之后,爽朗的一笑,随即便朝着院内走去,道:“你母妃比我们先回来,可是舒服多了……”

    三人一边走,一边说着话儿,却发现府里的情况,好似有些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