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84

重生之锦绣嫡女 184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她忽然站起来,走到旁边的一个柜子里,一手拖出里面的一个匣子,猛地掷到了四皇子的面前,美目怒瞠,嘶声呼道:“我针对地是她!是她!”

    不大的匣子因为皇后用力的扔掷,合口处摔裂了开来,露出了里面一封封的书信,还有几张随笔画,从匣子内蹦了出来,展开了半卷的画面露出一个女子绝丽的容颜,一双凤眸如水雾迷蒙,华丽妩媚,脸上的表情却是淡漠如烟,飘渺疏离。舒残颚疈

    四皇子心头一凛,目光先是一愣之后,随即换做一片森冷之气,这是他书房里的东西,如今却到了这里,他心中满是怒意,抬头望着皇后,冷声问道:“母后,你竟然派人跟监视我!”

    皇后一直望着四皇子,从匣子掉落到地上,他目光里先是痛意,后是怒意,都观察的十分清楚,面对四皇子的指责。她一步步走到四皇子的面前,脸上没有露出一丝惊讶,有的只是那略微发白的唇瓣里透出来的深深的失望和伤心,“你若不是上次在安氏的晶心宫里做出那样的事儿来,我还不知道,原来你对这个女人,已经这样上了心!你竟然可以杀了三皇子一派古次辅的孙女,就是为了让这个女人做你的正妃!”

    四皇子听着皇后的话,牙根紧紧的咬住,他的胸口充满了愤恨,这种愤恨不单单是来自于今日皇后的被废,来自于皇后的字字责骂,还有更深处的,是那一次被云卿拒绝的屈辱,他眸光几欲如乌云压顶,黑沉沉的看不到底,双手握拳,拧声道:“所以呢,所以母后不想要这个商女做我的正妃,就要去害珍妃,结果反害不成,还让自己被永远幽禁吗!”

    “啪”的一声,只见皇后扬手在四皇子的左脸上狠狠的扇下一巴掌,未施浓妆的美眸里利光不减半分,面色夹杂着极其的失望和痛恨,咬牙道:“到了现在,你还不知道母后所作所为是为了什么?你还以为母后只是因为那个沈云卿生的像贾漪兰才对她下手的吗?!”

    四皇子冷冷的注视着她,目光里透露出的阴沉,说明了他正是这样以为的。

    皇后苍白的一笑,目光却愈发的凌厉,她用脚尖踢了一下地上的小匣子,语气怅然道:“对,我是讨厌贾漪兰,讨厌她当初夺走本该属于我的皇后的位置,可老天有眼,报应不爽,那个女人在生完孩子后,就身体虚弱去世了,最后这皇后还是属于我的!这么多年,我坐在这皇后的位置上这么多年了,比她足足多了二十年,我还会为了当年的事记恨吗?你自己好好的想一想,你和安氏(原来的莹妃)所做的事情,是冒了多大的危险,你杀了古晨思,就是公然的和三皇子一党挑战。现在三皇子已经公然和你翻脸,他们明里暗里对你打击不断,打压连连!这些日子,你处理公事,是不是觉得疲于奔命,是不是觉得力不从心,是不是觉得大不如前!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心腹们觉得杀了古晨思这件事情,实在是太不是时机,太不明智了!他们怀疑了你的领导能力,你的决策能力,以及你登基后能不能治理好国家的能力!你让他们动摇了,自然做什么都不顺手了,更何况如今我们再也不是以前的薛家了,没有了薛家,我们就没有了以往的优势!”

    皇后一口气说下来,脸色更加苍白的厉害,她看着四皇子紧抿的嘴角,越发阴鸷的神情,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又继续道:“我原本以为你会明白的,我看着沈云卿嫁给了御凤檀,以为你会死了这条心,谁知道,你竟然暗中派人每日看着沈云卿,看她每天做什么,记录下来送给你,还在书房里画了她的小像,是啊,我是派人监视了你,因为我对你不放心!你现在已经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你的理想,你的宏图大业了!你的一门心思都在沈云卿的身上,你甚至连她的婚礼上,和御凤檀起了冲突。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吗?其他的人都看不出来吗?三皇子,五皇子他们只不过装作没看见,因为他们还没有十足的把柄,将你击倒,让你永远的,再也站不起来!若是有了,一个觊觎兄弟之妻,这条罪名就够你在陛下面前再也翻不过身来!”

    自四皇子懂事之后,皇后再未曾如此厉声的和他说过话,她要培养自己儿子的威严,培养他帝王的威慑,让他早早便有那种皇家的,一言九鼎的气势,然而今天,皇后声色俱厉的指责,却让四皇子神色沉郁,他的双眸闪烁不定,绣着四爪金龙华服广袖之下的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握着,忍受着心中的翻滚汹涌的情绪。

    他以为自己掩饰的不错的,以为没有人知道的,他自认为监视只是为了预防她再有什么阴谋诡计!

    可谁知道现在被皇后看穿,被皇后揭穿,他觉得自己好似被人扒光了保护色一样难堪!不,不能说是难堪,更正确的说,是难以忍受的的求而不得,“母后,做皇帝,不就是为了做这天下之尊,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吗?!我连一个沈云卿都不能要,那当这天下之主又何来什么乐趣可言!”

    望着四皇子的神色,皇后缓了一缓,闭上了眼睛,红颜祸水啊,红颜祸水啊!这种貌美近似妖的女人,生来就是给男人劫难的!只是这劫难为何要落在自己的皇儿身上!

    她有些疲倦的睁开眼睛,转身望着柱子上的龙凤图案之上的那条扶摇蟠龙,悠悠地道:“你说的没错,做这天下之主,就是为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可是你现在还不是,你只是可能成为天下之主中人其中的一个。天下美人何其之多,你想要她这样貌美的,母后为你寻便是,天下如此之大,比她生的美丽的,生的妩媚的,再难找,也找得出!”

    “母后,这天下不会再有第二个沈云卿!”四皇子打断了皇后的话,幽黑的目光里带着肯定,语气生硬道:“有她貌美的,没有她的聪慧,有她聪慧的,没有她的美貌!”

    四皇子没有意识到,自己说起云卿的时候,带着一种全然难得见到的柔和,皇后默默的望着她,脸上的神色生出一种悲哀来,颤声道:“你听,你自己听听!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定要置她于死地的原因!因为她的存在,会让你迷失了方向,会让你最终一无所有!我绝不容许有任何人能威胁到你的前程!”

    “可是你为什么要在祭礼上这么做,今日赔进去的是你自己的一切,你让朝臣日后如何看待我!”四皇子低吼了起来,双目之中神色既阴且沉,他的心情很复杂,他深深的恨着让皇后被幽禁的云卿,却在心底的深处不愿意皇后加害于云卿,却又恨不得云卿早点死了算了!这种纠结郁闷屈辱愤恨的情绪使得他抬脚狠狠地踢了一脚!

    “谁说我赔了一切,如今我还是皇后!”望着地上的匣子狠狠的撞到了柱子上,发出猛烈的撞击声,一匣子的信纸满殿飞舞。皇后知道四皇子心中已经明白了自己所做不是正确的,这个时候,她要做的便是以亲情打动自己的儿子了。

    果然,四皇子闻言,双目里透着森冷之色投向皇后,“母后,今日祭礼之上,你以薛家当年辅助之情逼得父皇给你留下了后位,但执掌六宫之权已经被人夺去,你现在空有一个皇后之名,又有何用?就连薛家仅剩下的那一点情意都不复存在了!”

    一个没有实权的皇后,在后宫,又能算什么!不过是幽居在一座名为“储秀宫”的冷宫里面,渡过余生的日子罢了!

    “不,轩儿,你错了。”闻言,皇后却是淡淡的一笑,那笑容又有了她往日的高贵雍容,仿佛她现在不是一个即将被幽禁的皇后,而是一个刚刚坐上凤位的女人,那笑意从嘴角蔓延到了眼里,她转身一步步的走到了凤座之上,缓缓地坐了下来,凤服铺展在脚边,华丽生辉,她的手指抚着座椅上的凰羽,轻声地道:“只要本宫一日是皇后,你就永远是皇族的嫡子,帝后所出的皇子,宗谱上的嫡长子,永远都无法改变!”

    她的声音在殿内回荡,虽然轻,然而一个字的一个字似石头坠落,砸在了四皇子的心头,他望着凤座上的那个女人,好像第一次才认识了她一般。

    四皇子心目中的这个母后,是有心计的,但是那种心计是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所用,和那些年轻貌美的妃嫔拈酸吃醋,惹得父皇不喜,大局上一点都顾忌不到,若是没有了薛家,她一切都没有了。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和记忆里空有一副母仪天下的外表的皇后又不同了,虽然这一次她还是落败了,但是她的出发点,是站在了不同的角度,是为了儿子争夺储君的前途稳定,而在事情落败之后,又很快的分析了局面,选择了最有利的做法。

    诚如皇后所言,若是她被废了,不过就是丢入冷宫之中,以一个平民的身份老死或者是赐死,与现在相差无几,但是现在,她的处境虽然差不多,但是四皇子却是不同,至少他不是一个废后之子,不是一个身份尴尬的皇子!

    四皇子突然明白,就算这个母后看起来多么的不识大体,仿佛只晓得拈酸吃醋,可她在后位上能一直坐稳这么多年,其中也不乏她本身乱小不失大的头脑!

    看着四皇子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皇后再接再厉道:“沈云卿固然是好,可你之前为了天下,而忍受着她嫁给了御凤檀,如今就更不应该再去肖想他人的妻子,你若是真心想要她,就应该让自己真正坐上那个龙位,到时候,你想要什么,便可以有什么,不需再瞻前仰后,顾忌其他!”

    皇后的话带着一种蛊惑,一种引诱,传入到四皇子的耳中,但四皇子却没有就此眼中露出一抹欣喜,目光反而变得更加的深沉,他冷峻的面容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嘲讽,望着她眸中的那一丝深藏的**,深红色的薄唇缓缓的勾出一个讥诮的弧度,反问道:“母后,若是我当了帝王,你这个皇后,最后还会是皇太后,对吗?”

    面对儿子讽刺的话语,皇后面上期待的笑容一下子就隐去,眼中瞬间充满了冷意,手指用力的握着,强压着被儿子识破的惊慌和害怕,镇定道:“我是你亲生母亲,又是皇后,自然是要做皇太后的。”

    四皇子缓缓的勾起唇畔,那弧度不似在笑,更似钢刀一般冷冽,目光里写满了肯定,“那母后就不要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了,你希望我能夺得皇位,也是为了你自己的私心,你不做废后,日后才能坐上皇太后的位置!说什么你不是为了自己,那你为什么只对珍妃下手!若不是你嫉妒她,你完全可以在其他人身上下手,这样的话,沈云卿难道还会阻止得了吗?”

    四皇子极快的从皇后的话中找出了漏洞,反击回去。他的话语咄咄逼人,逼得皇后脸色白了又白,心思被儿子看透,顿时让她嘴唇微微的发抖,却又反驳道:“你,难道我做的这一切,只是为了我自己?若不是为了你,我为何要用沈家的布料做手脚!你是我的儿子,你做了皇帝,我做皇太后又是有什么不对的!”

    四皇子看着她顿失仪态的低吼,顿了一顿后,眼底透出一股冷漠无情的温度,用他惯有的冷漠声音生硬的开口道:“母后不要激动,你始终都是我的亲生母后,虽然这次你冒然下手,惹得父皇不悦,使得儿臣在后宫中顿失了一个有力的支撑,但是有些话,母后你说的也没错,我会好好听取的。”

    虽然皇后说她在位置上,四皇子就是永远的嫡子,可这受宠的皇后的嫡子和有名无实皇后的嫡子,还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皇后要对云卿下手,瞒着他对云卿下手!难道仅仅是因为他吗?当初皇后见到云卿的第一次,就完全的失态了!因为云卿让她想起了当初夺去她皇后之位的元后!这一次所作所为之中,只怕还是私心的成分多。

    但是四皇子不会指责皇后,因为不管是从公还是从私,皇后本来就对云卿诸多不满,欲下死手,自己当初不也是这样的吗?只想要置她于死地才能解恨!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种感情就变得十分的复杂,让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解。

    收拢了心内的思绪,随即,四皇子对着皇后行礼道:“母后,日后儿臣不能进来探望,还望母后好好保重!”

    知道话只能说到这里了,皇后顿时虚脱了一般,手肘撑在扶手上,以手支额,摆摆手道:“你去吧。好好的照顾自己。”

    她的声音里带着说不尽的疲意,四皇子嘴角一抿,旋即恢复成他固有的冷酷面容,向后一退,转身打开大门,扫了一眼站在门外守着的米嬷嬷,面无表情的,快速的从她面前走了出去。

    米嬷嬷待四皇子走远了之后,快步走了进来,关好门之后,见到地上的信件和画像,心头一凛,赶紧收捡了起来,放在匣子里锁好,这才走到皇后的身边,望着她陡然之间苍然老去的容颜,关切的开口道:“皇后娘娘,殿下一定知道你的苦心的。”

    皇后摇了摇头,动作里带着无尽的怅然和愁绪,眉头紧紧皱起,徐徐道:“他认为这一切都是本宫为了私欲而设计,我纵使有私欲,原本也都是为了他啊……”

    米嬷嬷站在门口,隐隐约约听到两人的对话,又见到地上的匣子,她本是皇后的心腹,推测出两人对话的内容并不难,忧心道:“殿下心机深沉,目光宏远,只不过是一时被那贱人迷得失了魂,被皇后您这么说,未必是因为全部认为是你的一腔私欲,而是因为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毕竟您是她的母后啊!”

    听米嬷嬷这么说,皇后的心情并未就此便好,但总算是抬起头来,叹了口气道:“他是自幼就是冷情冷心,素来让我放心,若像米嬷嬷你说的那样,我也就心安了……只是那沈云卿,真的不是好对付的人,我费尽心思,下的这么一个圈套,就被她轻巧解开,我却连什么时候被人动了手脚都不知道……”她环顾了一圈空无一人的大殿,幽幽地道:“以后,本宫就只能呆在这里了……”

    米嬷嬷走到皇后的身后,为她轻轻的按着太阳穴,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那沈云卿不止是皇后觉得可怕,连她这个经历半辈子高门斗争,宫廷暗斗的老人也觉得是可怕之极,年纪轻轻心机颇深,手段诡异,让人防不甚防。如今皇后被幽禁在此,只盼殿下能好好争气,坐上了储君之位,皇后才能以皇太后的身份,出了这座冷宫啊!

    ------题外话------

    看到亲们鼓励的留言和祝福,虽然气候冷冽,心里却是暖和的。

    过年醉也坚持不断更,有时候实在是分不开身,我能更得多的时候一定会多更。

    希望大家能投月票支持醉,我的努力和动力来源于你们的订阅的和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