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82

重生之锦绣嫡女 182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明帝紧皱了眉头,双目朝着皇后望去,似要再开口,皇后已抢在他之前,面容镇定,眸子里再也寻不出方才的那种哀哀戚戚,肯定的开口道:“陛下,你不能废了臣妾!”

    她的语气十分的笃定,似乎非常有自信的说出这句话,双眸直视明帝,透着灼灼的光彩,下巴微抬,等待着明帝的回答。

    明帝双眉几乎拧成奇峰,扭结成了一团,面色一沉,声音如同石坠千斤,“皇后,你在祭祖礼上被先祖降下先兆,意喻不详,此事不但影响了朕的后宫之安,更对天下百姓有不详,岂能由你说不能就不能吗?”

    皇后枉若未闻明帝之言,容色平静如一腔空水,嘴角甚至有了一点似笑非笑的弧度,这气度和平静,让她本来妆容凌乱的面容也显出一股与平日不同的大气,“陛下,臣妾自知祭祖大礼上出现凤凰啼血图案,乃不详之兆,陛下为天下,为万民考虑,不得容臣妾,然而,臣妾只是想问陛下,请问陛下还记得二十年前的封后之日,曾在永乐宫中对臣妾的许诺吗?”

    她声落之时,德妃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头上的珠冠映着她眼眸里透出一抹难以察觉到的恨色,然而很快又消失在她那苍白的面孔之上,只余那惯常孱弱的仪态,目光追随着明帝的面色。

    明帝身子一震,沧桑又精明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惊愕和痛苦,视线停在皇后的面容之上,眸子里有着一丝一丝的情绪在跳动,随即他的面色很快的平静了下来,紧抿着唇像是在克制着什么,一字一字的从口中蹦出,“朕记得。”

    随着明帝的声音,殿内被刮进了一阵幽幽的清风,卷着一股百花的清香还有泥土的湿润从檐角上划过,皇庙中的黄色经幡扬起翻动,飞到了皇后的面前,遮盖了住她的容颜,只听她的声音从经幡之中悠悠的传来,带着一股怅然,“当年元后去逝后的一个月,陛下封了臣妾为新后,因感激臣妾父亲帮助陛下荣登宝座,陛下曾答应父亲,今生绝不废弃臣妾,以来奖励薛家上下对陛下的辅助扶持之情。”

    云卿目光里微微露出一抹惊讶,皇后所说的这一点,她却是不知道的,当年薛家在明帝坐稳帝位之时,的确是出了极大的力量,才有后来的权倾朝野之势,原来其中还有这么一个插曲。她抬眸朝着御凤檀所站的位置望去。

    御凤檀狭眸里带着一抹思虑,察觉到云卿投来的目光之后,微微摇了摇头,显然皇后所说的诺言,就是连他都不清楚。

    连御凤檀都不知道的……云卿目光向着周围的老臣们看去,不管是老谋深算的首辅张阁老微微皱起的眉头,或者是官威摄人的古次辅明显从开始愉悦而变得冷下来的脸色,还是魏贵妃眼底的惊异和失望,都在说明着,他们也与御凤檀一般,也同样不知道,当年明帝曾对薛家,和皇后许下这样的诺言。

    一个帝王对皇后许下永不废后的诺言,一来是因为情深相许,伉俪情深,但是看明帝和皇后之间的相处,不过是皇帝和皇后之间的相敬如宾,很明显没有这种感觉,二来,便是在当时的情况之下,不得不说下许下承诺,以保住自己的利益。怎么看,当时的薛家和明帝之间,都是因为第二种的关系。

    明帝今日借着凤凰啼血之事,要将皇后废弃,其一的确是因为他相信这个预兆是真的,其二,也许是明帝多年来对薛家积郁的不满已经随着薛家的倒台而蜂涌出来,毕竟薛家这么多年所作所为明帝亦不是毫无所知,如今找到这么一个机会,自然要将是薛家爱女的皇后拉下来。

    然而皇后却在这个时候将以前的事情提出来,自然这不单单是一个口头承诺,肯定还会有私下的诏书,不过皇后不会在这么多人面前拿出来,让明帝彻底难堪。她此时说出来,让明帝记起这件事,还有,便是让所有人都以为她是拿着薛家人的感情在说事。

    果见明帝在听到皇后的话后,长久的没有开口,目光亦是空洞而辽远的,像是在回忆着什么,随即他缓缓地道:“薛家当年确实对朕帮助良多,朕没有忘记。”

    他的语气叹气,如同那一节节焚尽的香柱,清晰又飘渺,沉重又虚弱。

    魏贵妃抬眼望着明帝的神情,一直带着期待的目光陡然变得不甘心,华袖下的手指紧紧的握成一团,此时她不敢开口,但是又很想开口。怎么不废掉皇后呢,怎么还有这什么诺言呢,心中的话冲到了喉间,又咽了下去,复又升起,直到她的目光落到了皇后那尊贵无比的九翼金凤步摇上,视线里出现了一丝贪婪,那钗子,离她是这样的近了,只要皇后倒了,下一个戴上那金钗的人就是她了!

    一瞬间,魏贵妃的勇气达到了最大点,她根本就不再顾忌东太后所说的那一句警告,旋即屈膝跪下道:“陛下,薛家乃陛下的臣子,臣子辅助君王,乃天底下再理所应当的事情不过了,皇后以薛家的功劳来打动陛下,陛下不可轻易心软。”

    然而,明帝将她的话置若罔闻,只是以一种淡漠而复杂的眼神看着一脸平静的皇后,望着皇后的眸子里平复到没有一丝涟漪,道:“传朕旨意,皇后薛氏,天命不佑,其身不详,不宜再母仪天下,主掌六宫,念其乃功臣之女,顾其旧恩,将其安置于储秀宫内,非诏不能出。”

    若是开始明帝对皇后身着凤凰啼血之礼服还有怒,那是因为意外才怒,而在皇后说出薛家旧情之后,明帝的脸色就平淡了下来,是一种无期无盼的冷淡。

    魏贵妃出言未曾得到想要的效果,虽然皇后未曾被废,然而六宫之权彻底剥夺,以后只有皇后之名,而无中宫之实,她在失望之余又觉得得意,接下来,陛下就会将掌管六宫之权,全部交给她了!那时候,她又和皇后有什么区别呢!

    她跪在地上,不动不移,甚至展露出一丝微微的笑意望向明帝,但是,明帝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没有停留,望着站在前列的两排妃嫔,视线一个个滑落,显然是在考虑,从此以后,六宫之权该落到谁的手上。

    只听帝王至尊在众多妃嫔期待的面容之上划过,最后停到了一个众人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人身上,他声音幽远,一身帝王气势与明黄色的龙服相得益彰,宣布道:“从今日起,德妃摄六宫之事,珍妃协理六宫!”

    说罢,朝臣和宫中的嫔妃们眼中都露出了诧异的光芒,将执掌六宫的权利给德妃,自然是没有多少异议的,毕竟德妃和皇后一样,她们都是皇子府中便陪伴明帝的人了。但是珍妃,这个进宫便直接飞升到了妃位的女子,她们已经是存了嫉妒之心,巴不得她有什么好日子过,哪知道还没嫉妒完人家的位置,如今又见她又有了协理六宫的权利,这实在令人惊讶明帝对她的宠爱到了一种如何偏心的地步!

    皇后听后,不过是淡淡的一笑,缓缓的叩头道:“臣妾谢陛下之恩。”她不等明帝开口,亦知道明帝也不会再对她说什么,便徐徐的起身,一身凤袍披在她的身上,那雍容华贵的凤凰展翅飞翔,却始终只能做这衣裳上的点缀,落寞,孤寂。

    看着皇后的身影一步步的消失在皇庙祭坛之下,德妃面上不过是浅浅一笑,没有大喜之色,也没有和其他妃嫔一样,嫉妒或者惊讶,眸子里也不过如往日里一般带着温和虚弱的光芒,姗姗走出列队来,向明帝跪谢,声音细而稳地道:“臣妾蒙陛下圣恩,定会与珍妃一同好好管理六宫,为陛下分忧。”

    章滢美眸中流露出一丝惊讶,然而更多的还是惊讶,她进宫日子不长,不如德妃沉稳淡定,袖下的双手带着喜色交错的握在一起,直到听到德妃特意扬起声音说到的“珍妃”两字,才记得此时是要去谢恩,抬手整了一下鬓角,也莲步轻移的到了德妃的左侧,一起谢恩。

    明帝点头道:“珍妃入宫时间尚短,然她聪慧,而德妃你身子不好,但端庄有仪,又入宫多年,对宫中事务了解清楚,你们二人相互一起扶助,定然不会让朕失望的。”

    他的目光在章滢身上掠过,瞳孔里带着兰花一般的清润之气,使得刚才阴沉的气氛稍稍得了缓解。

    而章滢与德妃一起站了起来,抬头望着明帝,她的衣带轻轻的在风中飘荡,整个人在肃穆的背景之中,像是添上的一笔明朗之色,众臣虽然隔得很远,然而却也能窥见一点真容,暗道这位珍妃倒真正是位美人,难怪陛下心下喜欢。

    魏贵妃此时放如梦初醒,她简直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明帝,然后迅速的转头,目光停在德妃那张雪白孱弱的面容上,头上的佩饰发出叮当的撞击声,如同她此时碰撞难受的心一般。

    德妃,竟然是德妃这个病秧子,这个天天不出殿的女人,站在这里一出现,就受了渔翁之利,得了这个位置去了,可这个病秧子好歹也入宫二十年了,那个珍妃呢,她算什么?!

    魏贵妃面上露出一丝讽笑,道:“珍妃进宫才两个月,只怕宫中的妃嫔们还没记个完整,德妃只怕也是第一次见到珍妃吧,怎么就有信心可以一起管理好六宫了呢?”

    德妃扶着宫女的手,淡淡的一笑,却不是朝着魏贵妃,而是对着明帝道:“陛下,臣妾刚才冒然见到皇后之事,倒是想起今日珍妃宫中先帝化身相思鸟衔彩衣而飞之事,一吉一凶,倒是也可化解了其中的不详之气。”

    云卿缓缓的垂眼,看了看自己袖上的海云纹,德妃的话虽然像是与明帝说话,实际上是说给魏贵妃听,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的,给那些质疑章滢协理六宫权利的一个威慑。章滢能任协理六宫这个位置,是因为人家有了先祖的吉兆,不单单是陛下的偏心。一句话,便能将章滢目前的处境缓和许多,这位德妃倒真是一个聪颖通窍之人,看她举动也不与争权夺利的魏贵妃相似,只是她为什么要帮助章滢呢?

    明帝点头道:“是啊,今日有珍妃的一吉,朕才觉得先祖并未全权责怒于朕啊。”

    在场的人有进皇庙前便听到这桩奇闻的,自然明白他们所说的是什么,也有不知晓的人,心中充满了疑惑,此刻虽然不知晓,待祭祖之礼结束后,再立即打听,以免耽误了揣摩圣心,辨认朝堂风向。

    闻言,章滢轻轻的一笑,却是缓步向前,温柔之中不失一种爽朗之色,微微启唇道:“陛下,臣妾的吉兆便是陛下的吉兆,蒙圣恩顾眷,方得有显灵于未央宫中。方才臣妾在祭祖之时,看到这祭祖之物,皆是先祖乾帝所喜爱的物品,臣妾有一个想法,想与陛下一说。”

    见她言辞恳恳,明帝点头道:“若是与祭礼有关的,你且说无妨。”

    章滢接着道:“陛下,臣妾在想,未央宫中相思鸟儿衔走礼服,它们在众多衣物之中,选中了这一件,首先定然因为那件衣裳乃祭祖礼服,郑重,端凝,但臣妾曾听陛下说过,此锦缎乃新进贡入宫,相思鸟儿是否是因为喜欢这样的精致缎料呢。虽然不敢妄自断言,然臣妾斗胆猜测,这种锦缎也深得先祖钟爱。陛下尊爱孝悌,上尊先祖,下爱百姓,臣妾想,不如将这种锦缎也一同供奉于先祖,更显陛下孝心。”

    明帝眉头轻轻的蹙起,脸上带着思虑之色,须臾之后,眼中露出赞许之色,连连点头道:“当时朕亲见此奇景,甚觉惊讶。珍妃心思细腻,思虑周全,朕听你所言,确实有一二道理。魏宁,让人将珍妃做礼服的锦缎送到皇庙中,与其他贡品放在一起。”

    “陛下,这一批锦缎与皇后的礼服,都是今日先祖显灵于上的,不如请慧空大师在庙中吟诵经文后,化解其上的气息后,再处理,如何?”章滢微微一笑,眉眼随着她的一笑,活泼又生动,隐约有她往日里那种飞扬的神采。

    明帝目光里带着赞赏,点头道:“不错。”虽然已经幽禁皇后,然还是未曾废弃。凤凰啼血确实不祥,读诵经文化解上面的戾气却是是个好办法。他徐徐的负手转身,深邃的目光里带着威严和肃穆,望着一脸高泊的慧空大师,语气柔和中带着尊敬道:“那就烦清大师诵经祈福了。”

    慧空清远的一笑,颔首道:“贫僧每日都是诵经念佛,参悟佛经,这不过是区区小事,陛下莫要在意。”

    解决好了这突发的事件,祭礼也完成了,百官以及命妇在明帝走后,有序的出了皇庙之后,便各自散开。

    御凤檀面容上带着微微的笑容,朝着云卿走过来,身姿清逸如松,“我们一同回去吧。”

    云卿含笑正要点头,却见魏宁走了过来,停到了御凤檀和她的面前,拱手行礼道:“奴才世子,世子妃。”

    他是明帝的贴身内侍,此时过来,必定是因为明帝的吩咐,御凤檀微微颔首,玉面上挂着一抹淡笑,用他惯有的慵懒声线,道:“魏总管无需多礼,请问此时相找,是有何事?”

    对于这个总是挂着一抹清浅又极为好看的笑容的世子,魏宁是绝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将他当成一般的高门子弟相看,这些年御凤檀与明帝之间的关系,明里暗里的周旋和试探,他作为贴身内侍,都一一收于眼底,知道这位笑面世子绝对不是一个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的人,否则的话,明帝也绝对不会将守卫京畿的京卫营权利交给了他。

    更何况他还是未来的瑾王,如此,魏宁也不会有任何托大的心理,精瘦的面容上带着一抹圆滑的笑容,依旧态度恭谨道:“陛下让奴才请世子与瑾王到养心殿一聚。”

    ------题外话------

    初一到,新春到,大家今天收获丰富吗?祝大家红包多多,财源滚滚哟!

    多谢大家的月票,钻钻,花花和打赏哟,醉醉收到大家的各种奖赏也一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