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79

重生之锦绣嫡女 179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却见云卿浅浅的一笑,笑语盈盈道:“我找你,当然是有事了,珍妃娘娘。”话声一落,就见云卿笑容猛的变得冰冷,她瞬时抄起桌上的一杯清水,对着目瞪口呆的章滢泼了过去。

    章滢往后一退,抬手挡住泼过来的谁,面色露出十分惊讶,神情惶恐地喊道,“你这是做什么!”

    云卿却只是不言不语,一脸淡漠的望着她那华丽的裙子,双眸神色幽深,如同一汪古井冰冷而寒冷。

    米儿见到此景,快步冲过来,愤怒的用身体挡在章滢的前面,“世子妃!你这是做什么!”随即,她低头看了一眼被水泼湿的裙子,一双眼睛快要喷出火来的抬头望了一眼云卿,连忙扯了手绢吸那上面流下的水滴,眼看那水沁入裙上,她连忙用手拉起来,仔细的擦,只听嚓的一声——

    “这,这不是奴婢扯烂的!”米儿看着自己手中华丽的裙子裂开了一条缝,心里一惊,目瞪口呆的当即的叫了起来。

    章滢还未弄懂云卿为何要对她泼水,此时又看到裙子又裂开了一条口子,顿时脸色煞白,她一手捞过破裂的地方,惶惶道:“这是陛下让人给我做的祭礼规制要穿的服饰,等会参加祭礼一定要穿着去的……”

    米儿闻言,浑身抖起来,不住的求饶道:“不,不是奴婢扯烂的,珍妃娘娘,奴婢真的很小心了,只是把想把它拿起来擦干晾一晾而已,绝对没有大到可以扯烂它的地步!求娘娘饶命,求娘娘饶命!”这件衣服可是御赐的东西,今日又是章滢进宫后第一次参加祭礼,弄烂了御赐的衣裳已经是死罪,若是害得娘娘没法参加祭礼被皇上责怪这可如何是好啊!

    章滢望着手中的裙子,已经顾不得看一边摇晃惊惶的米儿,颤声道:“你们赶紧去请司设局的人过来,要最好的绣娘!让她立即到这里来!这一定还能补好的!”

    “不用了!”此时云卿终于开口,她伸手,一把扯过章滢手中的裙摆,那已经开裂的裙摆如同一张纸般,轻轻巧巧的被她扯的裂开。

    章滢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按理来说祭祀所用的布料,是最上等的锦缎,虽然讲究华丽,韧性也同样重要,代表了祭祖的严肃和凝重。可刚才这条裙子,她也没见云卿使多大的力气,整个裙摆便被咔嚓一声扯了下来。

    “这……”章滢终于察觉到了,为什么云卿一进来就会被她泼水呢?刚才她被裙子破裂吸引去了注意力,如今想来,云卿从进来后动作就有些奇怪。

    她望着她,面露惊疑,她看了看裙子,又抬起了头对着云卿狐疑的道:“这裙子……是不是有古怪?”

    云卿将手中的布料举起,面上冷冷的笑道:“这布料是由我家今年贡上来的碧荷锦。这种碧荷锦,是我家的织造用了一种全新的纺织技巧,使它与荷叶一般,沾水凝露,滴水不透,所以称之为碧荷锦。刚才我将水泼在你裙子上的时候,看到了吗?”

    米儿六神无主,忽然听了云卿的话,猛地抬头惊呼道:“刚才奴婢看的清楚,那水直接就沁入了裙子,根本就没有凝住水滴!”

    云卿点头,“没错,这布料,并不是我家所出的,被人动了手脚。刚才你也看到了,被米儿轻轻一扯,就裂开了来。你想一想,如果你穿了这样的衣裳到了祭礼上,若是有人不小心踩到你长长的裙摆,那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祭礼本来是皇族十分重视的礼仪,祭祀的是大雍皇族的祖先,祭祀期间严令要求所有人肃容洁装,不得有半点不尊。如果在祭礼上衣裳开裂,就等于衣裳不整,也就是严重的不敬先祖,这样的罪,只怕是不轻,可想而知,若是章滢被人陷害,裙摆当场撕裂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是不容人想象的。

    章滢低头,凝神看着自己身上华丽的衣裙,这精致秀美的服装顿时化成一把把利刃割向她的肌肤,她的后背泛出了冷汗涔涔,她清楚的记得宫里有刚进来的美人不懂事,争宠失败之后,将明帝赐下的玉钗一气之下摔碎,第二天就被人以不敬帝王之罪,打入了冷宫,从此再也不能出那地方一步。

    这其中的残酷,有时候不需要亲自实践,也一样能感受到。一支扑通的玉钗摔碎了被打入了冷宫,那一件祭祀所用的衣裳呢?

    “这……这不仅是我会被罚,你们沈府只怕也会连累到其中,这可是你们沈家贡上来的布料啊!”章滢强按捺住心中的焦急和烦躁,急道。

    云卿将手中的布料往桌上一掷,头上的珍珠微微摇动,淡艳的脸上冷冷的笑道:“这本来就是冲着我和你一起。自然陷害了你,也要拉着我进去才甘心。”

    “什么!”章滢怔怔的看着云卿,脸色惨败,“你早就发现了是不是?”

    云卿看着她一眼惊讶的望着自己,走到了檀木椅上坐下,缓缓的一笑,道:“我开始并不敢肯定。前几天我府上的管家到了京城,我听说他赶来参加我婚礼的时候,船只坏了延期,说最近船只总出毛病,上回有人来送进贡布料的路上,船只发现了问题,在岸边耽搁了三日,我当时就有一些奇怪,三月四月,正是春汛的时候,一般来说,像我们沈家的船只,是很少会出问题,特别是这种水涨河深的时候,船只应是最好通行的。于是我心中有了疑心,便使了人去查。结果发现那一次所乘的船只中有两个伙计不见了,虽然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但是做了手脚在船上的人,一定是想要对贡品下手,构陷我们沈家。”说道这里,云卿的眸子里闪出了一丝幽冷的光芒,这等卑鄙的手段,是出自何人的手,她的心中早有几分明了。

    “而这样的布料如果出现在其他人的身上,这样拙劣的手段,我们沈家一定会提出质疑的,就像刚刚我说的那样,沈家的布料既然是作为皇商贡品,所送进宫里的物品绝不是其他人可以轻易仿造的。但若是出现在你的身上……”她的声音顿时低沉了下来。

    章滢立即接口道:“谁都知道我与你关系好,若这件衣服出现在我的身上,陛下如今是这样的宠爱我,又是在祭礼上破裂,那么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的话,我和你被安上个里通外串,藐视皇家,必然逃不过被惩罚的下场。”章滢的话一出口,自己的面上血色尽褪,这人真是好一出一箭双雕的好计策。

    “没错。”云卿缓缓的点头,她目光冰冷的看着章滢身上那团撕碎的裙摆,缓缓的道:“不管最后的结果是如何,我们沈家一定会受到重击。”

    “是的,陛下与我说过,这批布料只给我一人做了衣裳,其他人都没有。”章滢对着云卿说着,神情越发的不安。

    云卿点点头,仔细的凝神沉思了一会儿对着一旁忧心的章滢道:“没错,这批布料进宫后,陛下只让人取了给你做了衣裳,没有人再动过。交接的时候也是守库房的官员和我父亲接收的,当时因为延期三天,所以日子紧迫,我估计他们检查的时候,只检查了放在最上面的,而下面的已经被人换成你身上这样的不堪一扯的布料。”

    章滢听完这番话,不由得冷笑道:“是啊,到时候你们家脱不了干系,我也说不定会被陛下冷落,就算陛下对我还有新鲜感,其他的御史官也一定会向陛下施加压力,不能他接近我这对皇祖不敬之人。”她不禁恨怒,站起身来猛地一掌拍到了桌上,目光中迸射出寒冽的光芒,一口银牙咬得紧紧的,她愤怒道:“是谁?是谁处心积虑的想要害我们?”

    云卿摇摇头,安抚着发怒的章滢道:“现在是谁已经不重要,如今已到卯时,你要想想如何解决这件衣裳的问题。”她的目光落在残破的衣裙上,上面的花纹是祭祀专用的,她不禁微微皱眉,“你今年刚进宫,想必这衣裳你只有这么一件吧。”

    章滢素白的手指紧紧的攥住身上的衣裙,只觉得金银绣线将手心刺的生疼,她咬咬红唇,忧心忡忡的道:“这是陛下特意吩咐人给我做的,宫中仅此一件。可谁又知道布料被人做了手脚呢!”

    云卿沉吟了片刻,对着章滢缓缓的道:“不管如何,现在我们都要解决这个问题,你不可能穿这件衣裳去参加祭礼,你换了别的衣裳,在规制上也就不对了,若是你对陛下说,你将这套衣裳弄坏了,我相信背后的那个人,必然还有其他的点子将这件事扯上来,而且陛下会认为你对他送的东西不珍惜,不在乎。”

    章滢默默的点头,她岂会不知道,在这宫中走每一步路,说每一句话都不是那样容易的,她心中知道云卿并不是危言耸听,然而此时她又有什么办法呢?章滢望着桌上的破布,心中越发的焦距不安,她脸上带着急切的问道:“现在破成这样,还能怎么办,不如我装病吧,这样就可以不去了!”

    云卿望着她慌乱的面上,那双美丽细长的丹凤眼透出了慌张和灰心,云卿不由摇了摇头,又冷冷的笑道:“章滢,你在宫中这么久,难道还没学冷静吗?你好好想想,你昨日还好好的,今天你就突然生病了,陛下会怎么想,他会不会认为你是故意装病呢?像今日这样的祭礼,只有妃嫔以上的才能参加,你是越级升上妃位的,宫中对你虎视眈眈的人众多,这次参加祭祖是对你身份的一种肯定。在宫中你的品级和地位是一样重要的。”

    听云卿这么说,章滢不禁急的额冒冷汗,她赌气一般的坐在凳子上,心中左思右想,始终没有一个好的办法,秀眉紧紧的锁在了一起。

    殿内一阵寂静,空气似乎都有了紧张感,悠悠的百合香味化作一丝丝缠绕在心头的线,令人烦躁不已。

    忽然云卿对上章滢那双焦急的凤眸,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那笑容之中有着笃定而自信的神色,她道:“我有一个法子,不知道你敢不敢试一试?”

    章滢看着她,忙不迭点头道:“此时有法子就好了,我是一时半会想不到的。你快说吧!”

    云卿面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如同一朵牡丹在缓缓的绽放,自有一种雍容,自信也带给别人力量,她对着急切的望向自己的章滢道:“把你宫中信得过的宫女唤来,顺道让她们将针线都一道带来。”

    “嗯?”章滢疑声道:“你是要让她们补起来吗?”显然是觉得这个法子行不通。

    云卿摇了摇头,她修长的手指拈起布料,指着上面的制工道:“这衣裙上金丝银线绣制而成,繁花似锦,针脚工整严密,层次分明,这其中所用的绣工绝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做成的。这件衣裳至少花了数十个绣娘日夜工作一个月的时间。你想想,就凭这么一些时间,我们能补的让人毫无察觉吗?”

    “那你的意思是?”章滢拧眉道。

    “不要急,我既然说了这个法子,只要你配合,应该是可以的。”她说完话,朝着窗口望去,目光落到了宫外枝叶茂密的树干之上,久久凝望不动,眸中有着一丝灵动流转。

    章滢此时也不再犹豫,立刻吩咐米儿去召集自己殿中所有的宫女带着针线过来。

    祭礼的时间越来越近,卯时五刻,皇后从储秀宫到了养心殿,推门而入,殿内弥漫着淡淡的沉香的香味,令人心旷神怡,缓缓的静下心来,有让人感到了厚重,大殿之上有两根大柱,有一整条雕刻的龙相连接,龙头向外探出,龙尾指向内殿正中,仿佛在蕴含着皇权归一的含义,再加上金碧辉煌的装饰,整个大殿显出了一派帝王气魄,让人心中不由的深处一丝敬畏。

    “儿臣见过母后。”一道清亮的声音传来,皇后发现除了明帝还有十公主也站在一旁,她微微抬手,面容雍容华贵,淡淡的道:“今日可是祭礼之日,怎么十公主还在这里呢?”

    明帝抬眸望了皇后一眼,她一身凤尾宫装,头上戴着的九龙五凤冠,珠光宝气,华丽雍容,规矩正统,没有半丝乱处,“小十说朕平日里总说她不够端庄娴淑,今日换了公主正服,特意来让朕看一看的,让朕来赞美她呢。”

    十公主对明帝皱了皱鼻子,露出小女儿的娇态,随即展开双臂,在殿中转了一个圈,展示她那一身华丽的宫装,又俏皮的歪着头对皇后道:“母后素来最是端庄,你也看看,今日我是不是有皇族的公主仪态了。”

    明帝对公主们都特别偏爱,一般都不拘束着她们,而这位十公主自幼调皮,虽然被夫子们抱怨的多,但是这股活泼劲也同样被明帝所喜。

    皇后虽然对十公主没什么好感,但她再怎么也只是个女儿,又没有争夺皇位的威胁,她当然愿意做出慈母之态,点头道:“穿上这公主服后,的确是端雅多了,若是以后都如此,只怕你父皇要少伤许多脑筋呢。”

    十公主俏皮的一笑,对着明帝娇俏的夸耀道:“母后这是间接说我平日里太活泼了呢。”

    “你刚才穿着这身衣裳转,可不就太活泼了,小心将衣裳弄皱了,可是对祖先不敬呢。”皇后雍容的一笑,十公主身后的宫女立即上前为她整理服装。

    十公主不乐意被皇后说教的鼓了鼓两颊,明帝看她那可爱调皮的模样,不由朝着她一笑。皇后此时才朝着明帝恭谨道:“陛下,时辰差不多了,我们可以动身去祭礼皇庙了。”

    明帝点点头,随即四处环视了一周,然后侧头问向旁边道:“怎么珍妃还没到?”

    魏宁朝着门口望了一眼,立即躬身答道:“陛下,头先奴才使了人去珍妃那了,珍妃说马上就过来。不知道怎么现在还未过来。要不要奴才再让人去催一催?”

    皇后眼中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暗光,面上却是淡淡一笑,随即柔声道:“陛下,珍妃进宫不久,参加祭礼这样的大典,只怕是有些紧张吧。臣妾听说,她还请了瑾王世子妃到她的宫中去做陪伴。”

    “噢,有这样的事儿?”明帝微挑了眉头,那一双眼睛有着深邃的目光在她画得精致的面容上扫过,又淡淡地对着皇后道:“皇后的消息倒是挺快的。”

    皇后面色微微一变,瞬间便恢复了镇定,然后她低头道:“陛下,臣妾是后宫之主,定然对于后宫中妃嫔妹妹的举动放在心上,如此才能替陛下打理好六宫。”她说话的时候,头上的金凤步摇随着她的动作轻轻的摇晃,闪出细碎又凌厉的光芒。

    明帝的目光停在她的金凤步摇上,目光莫测,眸子变得幽冷,隐隐的透出了寒意,但他依旧面色微笑道:“是吗?那就辛苦皇后替朕管理好后宫了。”

    皇后闻言一笑,却见明帝站起来道:“既然珍妃紧张,那朕就去未央宫,与她一起吧。”

    “陛下,这下是不是对她一个妃嫔有些逾越了?”皇后心中一紧,忙出声道。这祭祖礼是由帝后主持,进场的时候也是帝后一同进入。若是明帝今日携了珍妃而去,这后宫中人,无不会以为明帝有将珍妃取而代之的倾向了!

    皇后自从薛家倒台之后,眼中那种风华自信的眸光就再不复以前。没有了母族的支撑,就算她是皇后,是四皇子的母亲,在凤座上也觉得坐不安稳,她是经历过朝中风雨的人,很清楚没有了支持的皇后最后会落的怎样的下场。虎视眈眈的魏贵妃大概每日每夜都在咒她早早倒下,好取而代之。

    十公主的衣裳已经整理好,几步走到明帝的身前,抬起小脸道:“父皇,珍妃娘娘的胆子可小呢,以前我让她与我一起去捅马蜂窝,她都怕被马蜂蜇,包了十几层的面具才肯挨的近一点。今天她肯定也是有些紧张的,父王去陪她也可以嘛!”十公主天真的笑靥上露出一对浅浅的酒窝,眸子纯真又活泼,如同一朵茉莉花。

    明帝笑望着十公主,“听你这么说,朕倒想起来,她以前做过你的伴读吧,珍妃可不是胆子小,没几个人敢和你一样去捅马蜂窝的吧。只是你说的不错,她与你年岁差的不多,又是第一次参加如此隆重的大典,朕还真是要去看一看她。”

    十六岁还称得上年幼?十公主今年才十岁而已,两人之间的年岁相差也太大了。

    皇后心中微妒,然而目光微闪,似乎想到了别的事情,面上又带着了和善的笑容,道:“陛下如此说,臣妾倒也想起来了,珍妃年纪尚轻,陛下去看看也是好的。眼看时辰不早了,臣妾也随您一起去,接了珍妃之后,就一起往皇庙去。”

    明帝点点头,回头对着十公主道:“你也与父王一起去吧。”

    “好啊,我也同父皇一起去。”十公主蹦蹦跳跳的跟在明帝的身后,小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十分高兴的回答,一行人朝着未央宫而去。

    此时的未央宫内,章滢手指紧紧握住的云卿的手指,神情紧张的望着云卿道:“这方法行不行?”

    她的手出了一层粘腻的冷汗,长长的指甲几乎要陷入云卿的肉里,在宫中时间不长,章滢却已经察觉到宫中生活的残酷。而有些残酷的事实,及时指导,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去面对的,云卿知道,章滢不比自己,她今年才十六岁,很多事情都没有经历过,这个时候的章滢是需要一点鼓励的,以免等下到了陛下的面前,露出了端倪,云卿看着章滢,这是你自己选着的道路,成长起来吧,这绝不会是最后一次,只有自己在不断历练中成长,不然终究有一天会被人置于死地到那万劫不复的地步之中。

    云卿浅浅的一笑,“既然这件事情,我说可以,一定就可以。这不仅仅是关乎于你,也关系了我沈家的,若是不成功,连累的不止是你一人。”

    她说话时凤眸带着淡淡的笑意,闪着睿智的光芒,镇定从容,像是一波不易起涟漪的湖水,她的语气是那样的坚定,从容,自信,充满鼓舞人心的力量,这种力量感染到了章滢,她的心渐渐的安定了下来,她的背渐渐的挺直,目光不再涣散,神情也不再摇摆,她坚定的点头道:“相信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说罢,提手整理了新换上的一身宫裙,虽然没有刚才那一件华丽珍贵,然而面料柔顺,彩色的丝线秀出来的百花似在春风中绽放,飞舞的蝴蝶在花丛中扇动着翅膀,寻觅那幽幽的花香,画面栩栩如生,闻之生香。

    云卿抬手将桌上一支蝶恋花的金钗插在她如云的发髻上,轻声道:“有一个美好的妆容,能使陛下更加相信你所说的话。”她回头望外看了一眼,“时辰差不多了,陛下应该过来了。”

    果然过了半晌,就见谷儿从外面匆匆的走进来,朝着云卿和章滢微微一点头,“陛下的銮驾到了前花园处了。”

    远处的明黄色銮驾不到片刻就已经到了未央宫中,门口的宫女见到明帝和皇后,齐齐跪下道:“奴婢见过陛下,皇后,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明帝抬眸望进宫内,未曾见到章滢出来,眉心一皱,问道:“珍妃呢?”

    “珍妃娘娘正在内殿。”谷儿答道,手指在袖子底下握成一团,克制自己紧张的情绪。世子妃所想的方法实在是太冒险了,若是成功自然是好的,若是不成功,珍妃娘娘可就罪上加罪,再难有翻身之地了!就连她们,也会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