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64 lkzw

重生之锦绣嫡女 164 lkzw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就连今日莹妃突然到未央宫去一趟,坐了一会儿意味不明的又走掉,也同样变得耐人回味了起来。云卿望着那伶牙俐齿的小爆女,面上露出一丝犹豫,道:“古小姐所说的事,我已经忘记了,特意设席招待就不必了。”

    她这么说,显得很是宽宏大量,如果古晨思只是要道歉的话,云卿已经说过既往不咎,那还有什么好纠缠的呢。当然,如果是其他的人有着其他的目的,那又说不定了。

    那小爆女脸上露出害怕的神色,连连摇头道:“郡主,古小姐说她以前所为实在是过分了,不当面跟郡主道歉,实在不能安心。还请郡主过去,奴婢才能心安。”她说着,面色带着一点点的惊惶,让人看着就觉得,若是云卿不过去的话,这个小爆女肯定会受到惩罚,只怕这惩罚还是不轻。

    云卿看着小爆女的脸色,淡淡的一笑,好像是被她可怜的样子打动了一般,眸子里露出些许的不忍,道:“好吧,既然古小姐请我过去,那我就随你过去吧。”

    她说完之后,小爆女就露出欣喜的神色。云卿顿了顿,又接着道:“我现在花园中,珍妃娘娘不知道,我派身边的婢女去告知珍妃娘娘,我现在前去晶心宫了。”

    听到云卿的话,小爆女的眼中闪过莫名的神色,见云卿看过来,连忙掩饰的低下头。

    云卿像是没看到她的神色一般,然后走到了一旁,对着流翠吩咐了两句,交代完了之后,又走了过来,跟着小爆女向晶心宫走去。

    她一路上慢慢地走,像是在欣赏四周的风景。小爆女却十分的着急,想起了莹妃的吩咐,但是现在已经将韵宁郡主请来了,于是她耐着性子跟在云卿后面慢慢地走。

    未央宫和晶心宫有一段的距离,这样慢慢的走过去,光在花园的路上就花了两柱香的时间。等到了晶心宫的时候差不多过了小半个时辰了。

    晶心宫是莹妃居住的地方,由于莹妃喜欢玉石,所以在进入晶心宫的时候,举目四望,宫中的许多装饰都是由上等的玉石雕饰而成,地板也是由有“汉白玉”之称的大理石铺就而成,透着一股华贵又冰冷的气息。这宫中的装潢虽然没有章滢所在的未央宫那般簇新富丽,却也从那一件件珍贵的摆设中,看出明帝对她的宠爱。

    待云卿到了晶心宫之后,便看到莹妃站在大殿之前,一瞧见她的身影迈着莲步款款走来,一脸和善的笑,好像以前的那些龌龊都没有存在过一般。

    古晨思在后面看了她真的来了之后,也是满脸的欣喜,“没想到郡主真的会赏脸到来”,她坐下之后首先向云卿举起了茶杯,以茶代酒。

    “既然古小姐相请,我自然是会来的。”云卿对着她微微的一笑,抬手拿起了面前的茶杯,目光在莹妃带着喜色的面上轻轻的掠过,然后抿了一口茶。

    古晨思今次进宫本就是为了祖父和卫贵妃所嘱咐而来,要向云卿赔礼道歉,拉近两家之间的关系。本来她以为云卿是不会接受她的致歉,毕竟当日她做的实在过分了,但没想到云卿竟然大度的喝下了这杯茶水,古晨思的眼中流露除了欢喜的神色,这是不是代表云卿不再怪罪于她了呢?

    古晨思怯怯地看了她一眼,然后道:“韵宁郡主果然是好气度,以前是我无知,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郡主饮下这杯茶,可就代表了对以前的错事既往不咎,我衷心希望以后再见到郡主的时候,能够两厢和气。”

    云卿笑了笑道:“古小姐说的是,以前发生的那些不快的事情,小女子已经忘了,云卿绝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秋后算账之人。”

    她这么说,古晨思的面色微微的一变。在诗会上,她曾抄袭过云卿的诗词,却被云卿用计谋揭发了,后来,在护国寺她又说起了京中的谣言,也被云卿狠狠的掌掴。虽然她心中也十分的不甘心,曾想过什么时候将这些侮辱找回来。但这些在和家族的利益比起来,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三人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显得十分的和睦。好似三个人从来都是这般的友好一般。

    古晨思从未央宫里出来就到了卫贵妃的玉坤宫里,不想,现在的卫贵妃已被人禁足,不许任何人探望,也不许里面的人出来。

    古晨思没有任何办法,恰好遇见莹妃经过,便向她询问了一番,在得知古晨思是为向云卿致歉而来,莹妃便主动提出让古晨思到晶心宫来,又差人特意邀请云卿来晶心宫与她见面。

    古晨思正发愁,见莹妃这番说辞,不由得有些心动,却又暗自踌躇。她虽然不懂朝堂之事,但也知道,莹妃与皇后是一条船上的人,同是四皇子党。

    自己家由于姨妈卫贵妃的儿子是三皇子,自然就是依靠着三皇子。按理说,她们两人最多也只是点头之交,不方便有过多的交际。

    但又想到祖父的交代,左思右想下还是应了莹妃的安排,她想着,宫中多少的眼睛看着她进了莹妃的宫殿,就算是有什么事,害怕莹妃脱得了关系吗?所以莹妃没道理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她也乐得能有见到云卿的机会。

    此时,见云卿前来,自己已经向她致歉,完成了祖父的交代,不由得对莹妃的看法有了些许的改观。

    就在这时,莹妃的贴身侍女彩华上前来,躬身对莹妃道:“莹妃娘娘,奴婢有事请莹妃娘娘过去一看。”

    莹妃秀眉微蹙,不悦道:“出了什么事?你们一个个都不能好生处理了吗?没见本宫正在招待客人吗?”

    彩华看了一眼云卿和古晨思,带着歉意的眼眸有些为难,道:“娘娘,那衣柜中的衣物都是陛下御赐,奴婢不敢乱动。”

    明帝御赐的衣物自然不一般,虽然在宫中嫔妃的宫中,都会有不少的御赐之物,算不得十分稀奇。然而御赐的东西不能送人,不能损坏,否则的话,可以与藐视陛下同罪。莹妃面带歉意的看了看云卿两人,似是不好离开,但是又想要去看看内殿里的衣物,十分为难的样子。

    古晨思善解人意道:“娘娘,您就先去吧,这里就由我陪着云卿吧。”

    莹妃就是等的这句话,古晨思说了,莹妃便顺着台阶下,美目莹然如波,声音含笑道:“好,既然古小姐这样说了,那我先去内殿看一下,毕竟是陛下赐予的东西,马虎不得的。”

    云卿淡淡的一笑,并不开口,看着莹妃和彩华的身影消失。她拈起一块点心,慢慢地品尝。糕点入口即化,软糯可口。她的眼眸内划过一道暗藏的芒光,嘴角的弧度越发的愉悦,果然是宫中的东西,的确相当精致。

    古晨思单独与云卿呆在一起,这样的情形让她感到了些许的无措。对于这样的场面,古晨思也是很少的,她的祖父虽然不是首辅,但也是仅在首辅之下的次辅,在朝中也可以称得上是人人敬重,礼让三分。一般人见到她这个次辅孙女还是多少会给一些面子的。像这样设席专门向人致歉的事,可从来没有发生过。

    她转头看了云卿一眼,发现云卿脸上并没有丝毫尴尬,或者不自然的神色。不由得暗地中佩服。从见到云卿开始,她给她的印象总是冷静,睿智,不慌不忙。这样的神色,在她的记忆里,所接触的人里,只在一个人身上见到过,那就是她的祖父。

    古次辅历经两朝,有这样的城府是理所当然的。而云卿却只不过是和自己年纪相当的少女,古晨思突然意识到,也许云卿一开始就是个不简单的人。

    就这样默默地想着,两人相对无言,但是由于云卿脸色十分自然,古晨思略微有的尴尬也慢慢的消逝。而莹妃在里面逗留的时间也不是很长,过了一会儿,她出来了,脸上带着一种淡淡的忧愁,美丽的面容上,一对美目望着云卿似乎有什么话说。

    古晨思因为莹妃帮助她设了这个宴席,帮助她完成了祖父的交代,而变得格外的热心。她瞧出了莹妃欲言又止的神态,于是抢在前头道:“莹妃可是有什么为难的事?”

    云卿淡淡的看了一眼古思晨,依旧不发一言。

    莹妃脸色依旧未变,眼眸却是看着云卿,踌躇了一会儿,见云卿没有如同预想中一般搭自己的话,虽然有些生硬,终究还是将话说了出来:“郡主,听说你家是江南最大的纺织商,对于布料方面的知识,肯定比一般人要多,我箱中的东西有一点奇怪,能不能请你过去瞧一瞧。”她说完,便望着云卿,眼眸中出现了一丝乞求的神情,那样楚楚可怜,十分能打动人。

    云卿看着她,嘴角微微的扬起,凤眸在日光之下显得格外的明亮,她抬起了眼眸问道:“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虽然我家是纺织商,但对于这些知识我了解的还是很少。”

    莹妃脸上露出了一种更加乞求的神情,甚至带了一点恳求道:“郡主,我的话并不是说你家中是商人的事,确确实实是那箱中除了点事情,那些衣物是陛下赐予,我平日里最宝贵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想请你帮我去看一看,只要看一看就可以了。”

    她的眼神是那样的真诚,语气是那样急迫,使得古晨思也在一旁道:“郡主,你就帮莹妃看一看吧,只要看一看就可以了。”

    莹妃感激地看了古晨思一眼,眼里划过一丝莫测的神情。

    云卿眼底露出了一丝冷意,看了一眼古晨思真诚期盼的看着她的眼眸,面上的笑容却是依旧的不变。云卿抬起头,站了起来对着莹妃道:“好的。”

    从进了晶心宫开始,她就在想莹妃要做什么呢?她不相信她一到,莹妃御赐的衣物就出了什么事情,看得出来,莹妃是打定了主意要让她过去一趟,就算她现在不答应,等下莹妃也会有各种各样的借口让她过去,如此一来,不如现在就过去。

    莹妃带着云卿往内殿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她似乎转到了别的方向,到了另一个殿内,莹妃对着她说:“郡主稍等一下,我进去让人将衣饰抬出来给你看看,在内殿难免有些不方便。”莹妃的内殿就是寝室,不让人进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云卿眸子里含着淡淡的笑意,道:“你去吧。”莹妃见她答应了,带着笑容往内殿的方向走去。

    而就在她们两人转身之后没多久的时候,一位宫女殷勤的上前,笑眯眯的对着古晨思道:“古小姐,让你在这里坐一会了。”

    古晨思完成了祖父安排的任务,心情还算不错。也有心情搭理这种上来巴结的宫女,微笑道:“无妨。我就在这里等一等。”她看了一眼茶杯,发现里面没有茶水了。

    宫女立即识趣的将茶杯满上,嘴里介绍道:“古小姐,这可是上好的银尖,今年新摘下来的。喝在口中茶香满口,让人永远都难以忘记呢。”最后一句话宫女说的意味深长。

    “有这么好吗?”古晨思看了她一眼,刚才她喝的时候,并没有觉出什么特别让人难以忘记的地方啊。

    但是莹妃是明帝的宠妃,她这殿中的东西也实属不错。

    古晨思看着宫女亮晶晶,似乎十分渴望能喝一口这种茶的眼神,半信半疑的将面前的茶杯端了起来,喝了一口,拧眉道:“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古小姐,此茶要喝三口方知其妙处。你既然已经喝了一口了,不妨再试试。”宫女含笑道,眼神里划过一道莫名的寒光。

    古晨思坐在这里也无事,便可有可无的将茶水喝了下去,三口之后,她重重的将茶杯往桌上一顿,喝道:“你这宫女,是没有喝过好东西吧……哪里有你说的那样……”她说到这里,突然脸上露出一抹扭曲的痛楚,睁大了眼睛透出恐惧,指着宫女道:“你,你给我喝了什么?为什么我肚子会疼……”

    肚子里的疼痛像是有人拿着刀子在五脏六腑内搅拌一样,使得古晨思趴在了桌上,脸色开始迅速的变黑。全身颤抖了几下之下之后,再也不能动了。

    “喝的是让你永远都难忘记的茶而已。”宫女的声音幽幽的殿内回荡。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

    晶心宫十分的大,除了主殿还有侧殿,内殿,里面还有院落,此时云卿站在的地方便是靠近院落的小殿里,里面的摆设有美人榻,华丽的玉质屏风上绣着广衣华服,正在庭院赏景的美人。美人眉目清晰,连衣服起伏的每一条纹路都十分清晰,可以看出屏风的精美。根据四周的摆设,平日里莹妃应是躺在此处欣赏风景的。

    云卿转眸从装口往外看去,从这里望去,外面是一个小型的花园,风景是宫中特有的修饰过的美丽。风轻轻吹过,玉片串联起来制成的风铃玎玲作响,悦耳动听。在这段声音之中,有一个人的脚步悄悄的接近了。

    等到脚步声更近的时候,云卿缓缓的转过身来。

    一人从门口跨步走进来,那人穿着深紫色的华服,气质凛然,他有着古铜色的肌肤,一双眼睛带着犀利的神色,乌黑发亮,下巴稍方,但神情却是桀骜不驯的。然而他的嘴角紧紧的抿着,深色的嘴唇透出一股阴冷的神色,整个人带着阴森的气息。

    云卿一见,就知道他是谁,对那人微微一笑道:“好久不见了,四皇子殿下。”

    来人正是四皇子,他看着云卿那淡淡的笑容,眉目里带着的疏离和淡漠,自从薛家倒台,薛国公家告老还乡了之后,他在朝中的势力被斩掉了将近一半。这些日子以来,他一直在亲近的朝臣,还有那些中立观望的官员之中来回奔走,尽量稳定他们的心,不至于让他们倾向别的党派。尽避在如此忙碌之中,他还是时不时想起了这个睿智的女子。

    他的眼神从云卿白玉般的脸上扫过,看见了她眉目之中有着其他女子脸上少见的妩媚。随着年岁的增长,她身上的气质越发的绝色倾城,没有人看到过这样的女子,还能轻易的忘掉。

    他微微启唇唤道:“韵宁郡主。”

    云卿的笑容依旧保持在唇角,却没有丝毫的温度,道:“四皇子殿下通过莹妃请我前来,不知有何事?”

    四皇子看到她自从自己到来,就一直从容不迫,丝毫没有慌张的神情,猜她恐怕早就预知了此刻的情形。他一直知道她是睿智的,但是每次看到她,还是能给他带来惊喜,他不知道自己此时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因为她太过从容,让他没有任何成就感。于是他眼中的阴霾更重,脸色冷酷地看着云卿道:“听说韵宁郡主就要大婚了。”

    “这件事朝中上下都早已得知,难道四皇子殿下是想要提前向我道喜吗?”云卿看着他笑道。

    四皇子没想到她会这样说,心里有一种可以称之为难过的感觉,眼神更加阴沉,道:“我曾经也向父皇请求,让他给我们两人赐婚,可每次时机都不太对,第一次因为西戎想要求娶你,第二次,却被御凤檀抢了先。”云卿唇角的笑如同一朵冰凌花,道:“四皇子殿下原来对云卿如此伤心,可从这两次看来,云卿和四皇子是无缘的。”四皇子说的事情,她都知道,然而四皇子对她有没有有意,又有什么关系呢,她的心中只有御凤檀。

    云卿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全善的人,她和其他的人没有区别,在对待自己的对手时,毫不心软,也不会有白莲花似的同情。她的手中是染有鲜血的,只是她很少用自己的手去沾染鲜血罢了。

    四皇子微微愕然,他本以为这样说云卿应该有一点表示,然而她没有像其他女人在看到他的时候,眸子里有一种隐藏的欢喜。希望得到他的注意,得到他的关注。就连以前喜欢着御凤檀不可拔离的安玉莹,如今嫁给他之后,还是对他刻意讨好,奉承迎合。

    也正是因为她这样的不同,才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不是吗?

    云卿的肌肤在光晕下有一种透明的质感,好看的想让人伸手去触碰,看看会不会就融入到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中去。

    四皇子忍不住的伸出手想要去触摸,他时常在梦里梦到的人如今就出现在面前。偏偏是别人的未婚妻,他怎么不想要去占有。

    云卿在他抬手的瞬间,立即往后退开了一步,冷冷的喝斥道:“四皇子!”

    她的声音让四皇子从迷醉中回过神来,望着自己摸空的手,冷冷的将手收回。现在不是时候,以后会有机会的。

    四皇子忍住心中的欲一望,眼眸深沉,而面容的阴戾之下带着一丝暗藏的温柔,道:“你说的没错,前两次我去的时机,是有些不对,但是这一次不同了。”他话里面藏了别的意思。

    云卿静静的看着他,四皇子继承了御家一脉的美男气质,加上那一身皇族特有的高贵气质,走到哪都是能吸引人们的目光的。

    此时他的眼神冷冷的看着自己,那种眼神很复杂,却有她不喜欢的东西,是不顾对方的想法而存在的占有欲。她冷冷的笑道:“殿下把我约到这里,是为了强人所难吗?”

    四皇子嘴角抿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看起来像是在笑,更是透出一抹理所当然,道:“强人所难?这个词语不错,但凡是我喜欢的东西,从小就没有得不到的。如果强人所难就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就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这样的话语,云卿并不陌生,对于这些皇室家族的人来说,强人所难,巧取豪夺是理所当然的。他们喜欢的东西,他们就会想要,运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得到,韵宁郡主是,二公主也是,现在连四皇子也如此。

    云卿的唇角扬起了一丝讥讽的笑容,眼神里凝着一抹厌恶,道:“那我想知道,四皇子殿下又有什么把握呢?”

    四皇子胸有成竹,不慌不忙的道:“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第一,做我的妃子,第二,做一个杀人犯。”

    杀人犯?原来这才是今天的重点,云卿轻轻的叹息,缓缓的摇了摇头,一双凤眸里划过一点瞳芒,垂下的眼睫微微一颤,再望向四皇子的时候,唇角的笑容慢慢的浅淡了下去,直到消失,声音中含着一丝莫名的情绪,“四皇子,我与瑾王世子的婚事是陛下亲自赐下,你是想要用这样的方法来逼迫我?第一个条件我不想答应,第二个条件……我想听你说一说你是怎么让我变成杀人犯的呢?”

    四皇子看着她依旧平和的面容,心中有些郁结。然而这样的冷静也是他欣赏的地方。想到日后这样睿智的女子会变成自己的女人,四皇子的脸色又稍微缓了一缓,甚至带着一抹可以称之为温柔的眸色,凝望着云卿,道:“你就算不问,我也要告诉你的。”他朝着云卿身后的方向乜了一眼,“刚才你不是正和古小姐在里面单独喝茶吗?”

    云卿注意到他用的,是‘单独’二字,也许云卿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

    四皇子接着说道:“古晨思她刚才和你单独在一起,因为以前的事,你们又起了口角。你故意说有事要离开酒桌,待走了之后,便说你有一包好茶要充给古小姐喝,让宫女拿过去。宫女接到你的吩咐,并不知道茶叶里面有毒,冲给了古小姐喝。古小姐饮下这杯茶后,立即毒发身亡。”

    他本来冷酷的面上露出了温柔的神色,使得这一张脸透出一分与平日里不同的柔和。冷酷的男人突然露出来的温柔,比起一直温和的男人来,更要吸引人。

    然而云卿很清楚,四皇子说出的这段话,所代表的意思绝对不是与他的面容所表现出来的一般。只要她稍有不慎,那么随时就可能掉入他们的毒圈之中,也许会死无葬身之地。

    云卿不置可否的掠起一边的嘴角,眼眸半垂,像是在看着自己袖上的花纹,道:“我一直在想,莹妃怎么会邀我来这里,原来是你们联合到了一起,拿着古晨思来做你们的棋子,让人引我在这里,又留我和古晨思单独在一起,就是为了制造出我和她闹翻了脸,在这里下毒害死了古晨思的假象。”

    只可惜古晨思,以为莹妃真是什么好人。还带着一脸的感激替莹妃说话。殊不知早在她进宫的时候,莹妃就开始紧盯着她。将她当成了对付云卿的利器。

    四皇子眼底带着一抹赞赏,道:“是,这殿中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你和她单独在一起,而且其他的人也都知道你们两人之间有过争执。届时古晨思的死,绝对只和你有关系。而你不想成为杀人犯,唯一的方法就是选择第一个条件。告诉其他人,你和我在一起幽会,我可以做你的证人。证明你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也没有吩咐人去沏茶。如此一来,就没有人能说,你是那个下毒的人了。”

    他已经说的这样的明白,相信以云卿的睿智能将里面的所有都已经想的清清楚楚,不需要他大费周章的解释清楚。

    云卿微微的笑了,她的笑声轻轻的,虽小,但是很清晰的传到了四皇子的耳中:“你就这么笃定我会答应第一个条件?”

    四皇子不急不忙,慢慢地道:“当然,你没有别的选择,与其做一个杀人犯,你不如做我的妃子,做我的皇妃有什么不好的?你如此聪明美貌,做皇妃,做将来的皇后才是你应该得到的。”

    “未来的皇后?”云卿笑着重复了这句话,脸上的笑容慢慢的褪去,脸上换上了寒冷的神色,看着眼前的四皇子带着淡淡的讥讽:“四皇子,此言尚早,这样的言论被陛下听到了,可是不大好啊。”

    四皇子知道明帝此时不会在莹妃的殿中,这上上下下他都已经打点好了。他不徐不疾道:“我此时只是说给你听啊,只要你答应我,我以后自然会做到与你看。”他的语气是那样的坚定。

    云卿知道,在上一世的时候,四皇子的确坐到了帝王的位置,他也的确像他说话时这样的笃定,然而那只是上一世的事情,这一世已经很多事情都改变了,时至今日,改变的东西实在太多,那么,四皇子能不能登上帝位还是未知之数。

    只是,云卿眼眸在外面姹紫嫣红的院落里掠过,目光里带上了一抹疑虑,抬起手拂了拂掉落到颊边的碎发,白皙的手指如玉一般的动人,樱唇缓缓的启合道:“若是我与你在这宫中幽会,便是让人知道了。也只不过是做个妾而已。我沈云卿自幼就说过——宁为寒门妻,不为高门妾。嫁给瑾王世子,我也是世子妃,做四皇子的妾,我心里不会舒坦的。”

    她的声音柔柔缓缓的,好似带着商量般的语气。让四皇子心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目光随着她拂动的手转动。沈云卿的每一处都是极美的,充满了魅惑。四皇子本来可以不和云卿谈这些条件的,然而在听到她的话后,心内却忍不住的道:“你若是不想做妾,便不做吧。”

    这么多年,让他魂牵梦萦的女人也只有沈云卿一个。她不仅有着绝色的容貌,还有着令人钦佩的头脑,这一切都使她拥有完美的资格坐上四皇子妃的位置。他的心内,也觉得这个位置很适合她。

    云卿斜乜着他,凤眸睨过来,瞳眸如同琉璃般褶褶生辉,“四皇子的意思是,如果我承认和你在这里幽会。你会给我四皇子妃这个位置吗?”

    “既然你不愿意为妾,我也是真心想要娶你的,一个妃位又如何。”四皇子语意里含着一股满满的壮志,潇洒道。是啊,之前他还说要做皇后呢。云卿目光内有诡谲的光芒流淌,眉尖微蹙,疑道:“四皇子的侧妃安玉莹可是莹妃的妹妹,莹妃可知道四皇子有意让我做正妃吗?”

    云卿一句句的问话,让四皇子心情越发的舒畅,他知道沈云卿聪明,聪明人是知晓怎么驱害的。古晨思在莹妃的宫中中毒,这宫里的人都是莹妃的人,她们想要怎么说都可以,再加上莹妃和四皇子的辩词,谁人还相信云卿的辩论。所以她才会对未来担心,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接连的问自己。四皇子如是想,脸色更加和润,声音里有一种少见的温柔,“你嫁给我做正妃,中间的阻拦,以你的智慧想要解决的话,又有什么不能的呢。”

    云卿目光一下子变得冰冷,她望着四皇子唇角的那一抹笑,凤眸就这样看似平和,实则眸如琉璃清寒。

    四皇子这是对她太过于放心了吗?竟然说她要嫁给他做正妃,中间的阻拦要她去解决。就是这么一句话,显现出了御凤檀和他的区别。御凤檀所想所做是——嫁给我,其他的阻拦我替你排除。而四皇子呢,他说他看上了她,只不过是看上她解决问题的能力罢了。

    四皇子看到云卿的脸色一寸寸的变得冰冷,素来和婉的面色也带着一丝寒气。他不知道,为什么云卿会变成这样的脸色。云卿不是最聪明的吗?她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呢。

    云卿是聪明,可她嫁的男人,是可以倚靠的,是在她想抵挡困难的时候自己抵挡,累的时候让她歇息的港岸,而不是做男人手中的陀螺,被逼着不停的转动。

    “不能。”半晌之后,云卿清晰的突出两个字。

    四皇子先是一诧,然后不以为然道:“你不能也没有关系,我帮你。”

    云卿的秀眉微微的扬起,像是柳叶从她眉宇间划过,有一抹暗藏的锋利,“不,殿下,你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不能答应你的条件。我,不做你的正妃,也不做你的妾。”

    “你!”四皇子眼眸猛然的睁大,死死的瞪着云卿,刚才她问出那样的问题,难道不是答应了第一个条件了吗?他按下心中的郁躁,“那你是要做杀死古晨思的凶手吗?要知道,古晨思是古次辅的孙女,是魏贵妃的外甥女,如果她死在了你的手中,就算御凤檀想要保你,就算你是郡主,也绝对不可能轻易了了。只有以命抵命,才能平息他们的怒火!”

    云卿望着他,眼神冰冷,并不接话。

    四皇子又继续道:“你现在和我在这里单独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如果你说和我在一起,那么就是有人替你证明,你并没有杀人。而你如果不说的话,那么古晨思喝下的茶,就是因为你下毒了。”他早就安排了宫女,那一个宫女,如果云卿答应做四皇子的女人,那么她就承认自己和古晨思有仇,下了毒药。如果云卿不答应,她就是那个云卿使唤去冲茶的人。

    总而言之,一切四皇子已经早早的设计好了。云卿只有两者选一个,别无他法!

    就是这样的男人,坐上了帝王之位。将人的生命视为草芥。古晨思虽然脾气不好,但是她这个人也只是坏在嘴上和气性上,所做出的事情让人不耻但是也不会伤及人命!但是在四皇子他们的眼底,古晨思也不过就是一颗棋子,他们随意得决定着她的生死!

    就像上一世的时候,四皇子一定觉得,将沈家抄家,就像是随意的折下一朵花那般的简单惬意吧。

    “韵宁郡主,你还是答应了吧。”莹妃从门口慢慢的露出了美艳的容颜,声音娇美,望着四皇子道:“殿下,时间也差不多了,下个决定应该不难吧。”她留着古晨思在这里,也不能太久。太久的话,会引来其他人的注意,到时候发现了古晨思的死,再布置一切就仓促了。

    四皇子刚才被云卿引导的一直在纠缠,此时莹妃出现,才发现自己本来只打算问一个问题的,可现在已经说了无数句话了。他已经不想再说了,对于云卿,他是志在必得。随即他的脸上如同冰川一样凝结,黑眸中透着戾气,望着云卿道:“你现在还可以后悔。”

    云卿扬起唇角,笑容那样的灿烂,落在四皇子眼底却是刺目不已。

    “我绝不会后悔!”

    铿锵有力的声音是那样的斩钉截铁,比玉片撞击的声音还要清脆,顿时使四皇子身上带着一层重重的阴霾,整个人散发出无尽的冷意,瞬间让周围的气温下降了不少。

    “好,既然你不愿意做我的女人!就算毁了你,也是你自寻死路!”四皇子狠狠的一扬手,紫色的袖袍在空气中如同一把利刃,像是要隔断什么让他烦恼,让他发怒的东西。转头大步走出了殿外,对着宫外的侍卫,扬声道:“来人啊,将韵宁郡主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