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61

重生之锦绣嫡女 161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明帝此时怒在心头,望着耿沉渊那清俊的面容,这是他在新贵中最看中的臣子,于是忍着怒气,稍微放缓了声音,道:“你是要为孟祈佑求情吗?”

    虽然声音压抑了些许,然而还是能听得出明帝的怒意。耿沉渊半低着头,道:“陛下,臣只是觉得事有蹊跷,若孟大人穿着百服进殿,其他百官必然早已经看到了,而刑部侍郎大人也不会在刚才才惊呼出口。这证明衣料上有问题!”

    这些明帝又何尝不知!但凡是想一想都能知道,但是明帝如今便不想去想,看着那一袭刺眼的白服,想着他最近事事不顺,贵为天子连一个喜欢的宫女找了这么多天都找不出来,亲生母亲西太后又一病卧床不起!

    种种事情加起来,冲淡了原本一点点的喜悦,再加上白服的刺激,明帝目光里掠过一抹阴霾,此时的他倒是不再怒声,然而平静的言语里藏着无尽的冷意,全身散发出一种强大的威严,摆手道:“耿卿,你无需再求情!好好的官服也能让人动了手脚而不自知,这说明他对这份职位并没有任何兴趣,连自己的官服也保管不好!多说无益,拉下去待斩!”

    明帝的话果断又凌厉,任谁都听出这其中没有商量的余地。开始有心和耿沉渊一起求情的官员心里都暗暗退缩,不敢再在这个时候,去触明帝的逆鳞。

    耿沉渊望着明帝阴戾的脸色,知道他现在的心情十分的不悦,若是一再说下去,只会适得其反,只能等会下朝后再与人商议有没有别的办法了。

    经过这么一遭,明帝心情显然不悦,先行退朝而去。

    在早朝里突然发生了这么一遭,所有人都始料不及,但是很快的,这则消息就随着下朝的官员们,迅速的传了出去。

    当孟大人被抓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云卿心中已经做了准备,心里还是吃了一惊,没想到下手这样之快,看来这个人早就有这样的计划了,一旦章滢拒绝站出来承认那日的人是自己,后手马上就来了。

    这样精密的计划和对人心的揣摩,虽然现在还不敢肯定背后的是谁,但是云卿首要怀疑的对象就是东太后。

    但是时间太紧迫了,云卿目前最重要的是证明当日的事情是有人故意所为,她想了想,对着屋中喊了一声,“桑青。”

    桑青似影子出现在面前,看不出他开始是隐藏在哪里的,然而一呼即应的速度能让人知道,他确确实实一直都藏在这里。

    “你现在马上去查一下当日孟夫人订官服的那件制衣店,如果老板他们还在的话,立即将他们抓来!”非常时期,要用非常手段,这个时候,云卿已经不管这样抓人是不是对的了。

    沈家是做刺绣纺织起家的,对于布料染料这些东西,可以称得上是行家。当日沈茂因为遇见泥石流没在家中的几个月,云卿将这些程序都弄的清清楚楚。她知道,不是孟祈佑故意穿白服上殿,而是有人在他的官服上做了手脚。如果她猜的不错的话,那是一种见光褪色的布料,百官从府中出来的时候,天色尚未明亮,而随着到了金銮殿上议事开始,光线越来越亮,而官服也随之颜色褪掉。

    在行内人看来,这算不得什么秘密,仔细检查了布料,就知道染料有问题。但是外行人就不懂了。

    云卿想了想,又唤了流翠进来,道:“你现在立即去追汶老太爷的马车,让他将这封信交给十公主的陪读章滢,务必快一点。”

    宫里没有宣召是不可以随意进去的,但是汶老太爷是个例外,他每天都要在宫中去看西太后的病情,所以他有这个资格。而且因汶家的名声,汶老太爷也可以在宫中随意走动,而不惹人注目。

    孟祈佑被抓的事情,章滢一进宫,肯定很快就会知道了,为了不让章滢自乱阵脚,做出什么冲动的行为,以免这些天的隐忍都白费了,她必须要写信通知章滢。

    流翠看云卿满脸的肃色,眸色认真,知道事情非同小可,接过云卿的信后,就往外去喊马车追汶老太爷的马车了。

    处理好这些事后,云卿坐在椅子内,望着打开的窗口透进来的春光,偶尔一两只蝴蝶在花瓣上飞舞着,相互追逐戏耍,颇为轻松的模样。

    她唇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目光映进曦光之中,却像是看向很远的地方。这京城比起扬州来真的是乱的多,暗流汹涌,皆在那看不见的阴暗之处。在这里生活,一丝一毫都不能松懈,一不小心就会变成了别人的棋子,做了利益下的牺牲品。

    云卿抿了抿唇,想了一会,又喊了一声。御凤檀派给云卿的暗卫是一支,桑青是这支暗卫的队长,大部分事情都是由他接洽,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副队,在听到云卿的声音之后,他也出来了。

    “夫人有何事?”一个身形瘦削的男子出现在云卿的面前,云卿记得御凤檀说他的名字叫桑六。

    被他唤作少夫人,云卿有一瞬间不适,但心内也觉得坦然了,并没有过多的纠结这个称呼,而是道:“你将孟祈佑孟大人的事情告诉世子,让他想想办法,若是不能直接将孟大人救出来,可有法子拖延几天的时间。”

    只要孟祈佑的处刑时间不要这么急迫,就算多出一两天,总能想到一个合适的方法,待到明帝不那么愤怒的时候,也许就好办多了。

    “是。”桑六同样也是很精练的应下,并不多说话,接下命令之后便走了出去。悄无声息的就像刚才屋内并没有其他人来过一般。

    过了没多久,桑青就再一次出现在了归雁阁中,看着他两手空空,云卿心内止不住的焦急,然而面色却很沉稳,问道:“是不是都走了?”

    桑青低头道:“属下到了那家制衣店的时候,那家制衣店老板家中上下,包括丫鬟一共八口人,已经全部死了。”

    云卿的瞳孔一下子放大,比她预想的还要糟糕!她一开始就是做好了准备,制衣店的老板能做出这样的事情,肯定是不敢再留在这里的。但是幕后的人比她想象的更狠,直接将所有人灭口,这样的话,很难再从这家老板这查出什么线索来。

    好在她一开始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这种步步为营之人,手段自然是慎密。现在只看御凤檀的了,他一定有办法让这件事拖延两三天。毕竟养兵千日,而用兵一时,慧空大师在宫中的作用可不仅仅是用来受人尊敬的。只要他接到御凤檀的传信,巧妙的设下一个天机,这样的话,就能将孟祈佑的处斩时间拖延。

    虽然心里有了把握,然而云卿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像是会有什么事情就这样发生一般,超出她的预料之中。

    紫禁城中。

    安嫔所在的暖心堂里,正传出一阵阵哀求的声音。

    只见一着了水红色长裙的女子正跪在东阁中,对着安嫔,哀求道:“娘娘,求求你,到陛下面前帮章滢的舅舅求求情!”

    安嫔是一个眉目温和的妇人,她的样貌在后宫中并不算得最出色的,然而眉目平和,有一种宁静的美丽,此时她正慈目望着跪在面前的女子,眉头却是轻轻的蹙起,带着一丝为难道:“章滢,你舅舅在金銮殿上穿白色官服,正和宫中生病的西太后相冲撞。连耿大人求情陛下都不理,可见此事之严重。我去求情没有什么作用的。”

    安嫔并不是后宫中最受宠的妃嫔,而且她也入宫多年,已经不再是年轻貌美之时,比起耿沉渊来,她的分量远远不够。

    章滢此时心中乱成一团,只觉得一颗心脏都揪成了一团,她不明白,舅舅的官服怎么会变成白色的,但是她敢肯定,舅舅一定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来宫中的时间不算长,认识的能说得上话的,待她又最好的就是安嫔了,所以她首先想到的就是来求安嫔,听到安嫔的话后,章滢的小脸更是一白,透出几分凄惨的意味,“娘娘,我舅舅他在朝中为官多年,又身为吏部侍郎,不可能不懂这条规矩的。这一定是有人陷害他,求娘娘去跟陛下说说,也许陛下听了娘娘的话,会考虑一番的。”

    她一边说,一边对着安嫔磕头,砰砰的声音让安嫔亲自站起来扶住她道:“章滢,你不要这样。”

    安嫔的声音里透出了深深的无奈,望着章滢满脸的泪水,用手帕替她擦着泪水,分析给章滢听道:“你知道的,自古后宫是不能干政的,我已经是个不受宠的妃嫔,一个月也难得见到陛下一次,你舅舅的事情和西太后的病牵扯到了一起,我若是冒然去进言这件事情,陛下说不定会迁怒到我的头上。”她看了一眼一直站在身边的十公主,瞧着那稚嫩的面庞道:“我出事,还无所谓。可是若是我走了,十公主以后就没人照顾了。”

    十公主站在一旁,虽然她年岁还不大,平日里又调皮,但是此时也听出来安嫔在说什么了,小手抓着安嫔的手道:“娘,真的没办法帮助章滢了吗?”

    “娘真的无能为力。”安嫔摇摇头,想了想,又道:“章滢,你试试去找找其他高位的妃嫔吧。”

    听到安嫔如此说,章滢明白安嫔是没有办法帮到自己了,她的喉咙梗塞,如同塞了一团棉花一般,艰难的站起来,“谢谢安嫔娘娘。”语毕,便朝着外面走去。

    安嫔摇了摇头,拉过脸上还略带着茫然的十公主搂在怀中,心中暗叹,章滢的背影看起来很伤心,但是她也是没有办法,就算她现在去,见不见得到陛下还是一回事,就算见到了,也不会有任何作用的……

    章滢走出了暖心堂,瞧着偌大的皇宫,她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才好,她认识的人不多,也不知道该找谁求情……

    不知道云卿知道这件事了吗?她会不会在想办法?

    章滢抬头看了看天,太阳已经挂在了天空上,和熹的日光撒在了每一处,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但是她却觉得很冷,漫无目的在花园内走着,找不出一个办法来。

    若是舅舅死了怎么办?舅母又要怎么拉扯表弟?表弟没有了父亲是不是会和她刚失去母亲一样,每一天晚上都做着噩梦呢?

    “都半个月了,殿下还在找那个宫女呢,不知道到底是谁,究竟让陛下这么念念不忘的!”

    “是啊,好几个宫女都去说是自己,陛下刚开始很高兴,结果问了两句话后,就暴怒了起来,让人将人处死呢!”

    花丛里传来两名小爆女悄悄的对话声,若是以往听到关于找那个‘宫女’的事情,章滢都会避开的,然而今天,她却只是站在了原地,听那两名宫女的对话。

    “唉,要是我是那个宫女就好了,你没看到陛下在宫中寻找的样子,听说还特意到弄风阁去看了一次呢,可见对她有多宠爱了!”话语里面的羡慕和嫉妒让章滢半垂了眼帘。

    另一个宫女接着道:“那是,若不是我长得不够漂亮,也要去试试。你想想,陛下这样寻找的肯定是宝贝的不得了,我要什么就有什么了!到时候我老子娘都能分个一官半职做做了!”

    “那是,你看看碧修容,进宫才多久,她父亲又升了一级,还不就是因为陛下宠爱她……”

    章滢听着她们的对话,瞳孔一寸一寸的缩紧,整个人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苍白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丝莫明的神色。

    耳中只听的一句句关于陛下要寻找她的消息。碧修容她是知道的,是去年选秀时进来的一个女子,长得算是出挑的,出身也不算是太高,然而明帝却很宠爱她,所以如今碧修容的父亲又升了一级了。

    若是这样的话,那……如果她说自己就是那日的女子,陛下就会放过舅舅了……

    章滢的目光中透出了挣扎,手指在袖中放松又握紧,握紧又放松……

    她不喜欢明帝,也不想成为后宫中妃嫔中的一人,和那么多女子去争夺一个男人。自从看到她父亲颍川侯为了侧夫人为难她娘的那时候起,她就一心一意想要嫁一个能一辈子只娶她一个的男人。再到后来,她就想找一个人男人,像舅舅对舅妈那样,两个人恩恩爱爱的过着小日子也可以。

    可是如今她……她到底要怎么做……

    章滢的心中有两股不同的思想在狂热的交战,一边喊着,你快去,快去跟陛下说,你就是当日的那个宫女,到时候借机求陛下放过舅舅……另外一边则道:你去了就完了,陪着一个五十岁可以做你爹的男人,和那么多女人去抢一个男人,不愿意吗?

    一边又道:你不去就是你自私了,为了你自己的幸福,就要让舅舅去死,舅妈和表弟变成寡妇和没有父亲的孩子。给明帝做妃子有什么不好,他是天下之主,是九五之尊,你不是想要帮助舅舅做出一番成绩来的吗?如果你受宠了,舅舅的官途也就更顺利了啊……

    另外一边道:那安初阳呢,你不是喜欢他吗?你不是准备跟他说要嫁给他,让他去提亲吗?以后你做了妃子就再也不能和他有牵挂了……

    你自私,自私……

    “啊……”

    章滢终于大叫了一声,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那两名还在碎嘴的小爆女连忙回过头一看,相互对视一眼,眼底划过一道诡谲的神色,立即拎着裙子跑掉了。她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慈宁宫中。

    东太后正坐在正殿之中,脸色淡淡,双眼如古井一般无波,沉淀着岁月和沧桑,望着坐在对面,一脸阴郁的明帝道:“哀家听说汶老御医已经回京了,过来看看西太后如何了。”

    明帝点头,他下朝后到养心殿坐了一阵子,就直接到了西太后,心里也是惦记着母亲的病情。到了这里之后,刚巧遇见了东太后也过来探望。

    虽然对东太后没有多少感情,然而当年东太后的孔家对他的登基坐稳皇位,也帮了忙。而现在自东太后出宫插手后宫事务,宫中也确实安静了一些,所以明帝面上还是有着尊敬,道:“难得东太后有心。汶老御医替母后检查了一番,好好的调理静养一段时间,方有机会复原。”

    明帝称西太后为母后,却直接喊东太后,两者的亲疏一听便能明白。

    但见东太后丝毫都没听出来的样子,面色不变,轻轻点点头,声音深沉缓慢道:“那就让她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如今春暖花开,温度适宜,天气好了,人更舒服些,对病情的恢复会更好。”

    明帝抬眸望了她一眼,深邃的眸子里情绪不明,口中道:“东太后也多注意身子。”

    “哀家知道的,多谢皇帝关心。”东太后点点头,带着轻轻的笑容,手中的佛珠一颗颗的拨动着,碧珠发出轻轻的拨动声。

    一个内侍从外面走进来,对着明帝道:“陛下,外面有一公主陪读求见。”

    明帝此时心情正不好,听到公主陪读,不悦的皱了皱眉。魏宁见状喝道:“没看到陛下在探望西太后吗?公主陪读的事儿也要禀报到陛下这儿来吗?”真是没一点眼力劲,今儿个陛下的心情可一直没好过呢。

    那内侍被魏宁训的头低了下来,等他说完后,又道:“奴才也不敢冒然而来。只是那公主陪读自称是陛下所寻之人,奴才才进来禀报的。”

    陛下所寻之人?魏宁眼睛一转,心中一惊,难道是当日在弄风阁时陛下遇见的女子?不由的转头望着明帝。

    而明帝显然眸中也露出了一丝思虑,转头望向东太后。

    东太后淡笑着望着那名内侍,道:“陛下在弄风阁遇见一喜欢的女子,遍寻不到,今儿个却有一个自称伴读的来了。若不是有十足把握,陛下寻的是宫女,她一个伴读如何会前来?不如唤她进来且问一问。”

    内侍抬眸望了一眼明帝,见他没有反对,应道:“是。”便下去了,片刻之后,便领了一名女子进来。

    “臣女见过东太后,陛下。”章滢走进来之后,便看到了一袭明黄龙袍未曾换下的明帝,心底止不住的颤抖,那一夜的事情她虽然记得不是很清楚,然而那种感觉还是留在身体里的。看着明帝的脸庞,她心中又有些退缩,最后还是坚持,她不能这么自私。

    明帝望着她明艳的面容,看着章滢微湿的发髻和未施粉黛的面容,显然刚才她特意洗脸了才进来的。那皮肤湿润润的像是沾了水的鸡蛋一样,丹凤眼半垂,带着一点微微的颤抖,让人忍不住生了怜意,他面色慢慢的放柔,眼底带着一份审视的问道:“你说你就是在弄风阁内出现的宫女?”

    章滢在明帝的目光下,只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像是被人看透了一般,只低着头,双手握紧道:“是的,陛下。”她虽然能应对章洛的刁难,然而在明帝这等天子面前,依然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明帝脑海中对那晚的女子有一些模糊的迹象,虽然夜色朦胧,然而触感和轮廓能感觉到是身材玲珑,脸容貌美的女子,他在扫视章滢的时候,便可以在心中暗暗与那晚女子的形象相对应,再看章滢的容貌,便多了几分满意。

    “你说你是那晚的女子,你可能说出那晚你与朕说了什么?”明帝将他一贯的问题说了出来,深邃的双眸紧紧的盯着章滢。

    章滢开始还有些紧张,然而进来对话了几句之后,虽然觉得明帝威严逼人,可到底有一种已经逼上梁山,无路可退的感觉。人也慢慢的放松了下来,不似开始只敢低着头。她在宫中呆了一段时间,也知道后宫的妃嫔得到明帝的宠爱是最重要的。此时,听到明帝的话后,慢慢的抬起头来,望着明帝含羞一笑,缓缓道:“陛下,臣女不敢逾越……”

    丹凤眼本来就是极其妩媚的,此时章滢半抬半合的这么一笑,眸如秋水,徐徐生波,再加上她的声音,让人听了以后,浑然愉悦。

    只见明帝的眉宇间露出了三分喜色,唇边也挂上了笑容,道:“朕让你说,你便说就是,何来逾越?”

    东太后含笑的望着明帝的神色,手中的佛珠拨的慢条斯理,一粒粒的珠子在指尖上下,就像是操控着一个个人的人生。

    章滢行了个福礼,雪白的面容上带着两抹红云,轻合目光道:“陛下,臣女可以写出来,单单呈给陛下一个人看吗?”

    “魏宁,备纸墨。”不高的声音传过来,魏宁已经猜出,这个面前的公主伴读,十有**就是明帝当日所遇见的女子了。

    他吩咐了小内侍准备了执笔端上来,只见章滢盈盈而立,左手拉袖,右手执笔,在纸上写下了字后,吹了吹后,让小内侍呈给了明帝。

    明帝接过之后,脸上的笑容终于在今天明显的展露了出来,点头道:“果然是你。”他一面看着纸上的字,望着虽然素颜,然后颜色依旧美丽,像是一朵文静的海棠绽放着明艳光芒的女子,和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臣女章滢。”

    “是哪个莹?”明帝显然记得宫中还有一个莹妃,不由的问道。

    章滢低声道:“‘玉山前却不复来,曲江汀滢谁平杯’的滢。”她的眼神黯然,这首诗也是娘教她的,说是她名字的由来。以前娘说要让她嫁个好人家,如今她嫁给了皇帝,娘觉得是好,还是不好呢?

    然,明帝却笑道:“不错,是个好字。”

    听到明帝这么赞美,章滢心中稍许舒服了一些,抬起头正好望见明帝的双眸之中,却觉得那双眼眸里看自己的眼神有着不一般的凝望,里面包含的东西实在是让章滢觉得受宠若惊,那眼神迷蒙中好像是透过她,在看着另外一个人。

    东太后含笑的望着章滢,古井般的眸中有一种淡淡的慈色,问道:“章滢,听你口音并不像是京城人士?”

    章滢道:“回东太后的话,臣女乃扬州颍川侯之女。”

    “难怪,哀家一瞧便觉得举止不凡,听刚才说话,也是精通诗书的,原是侯府出身的女子,果然不俗。”东太后转过头对着明帝笑道。

    明帝淡淡的点头,然而眼角一直带着一点皱纹,看起来确实是很高兴。

    章滢动了动嘴,想要直接说舅舅的事,然而此时说出来,她又觉得有些突兀了,显得她突然来承认便是因为舅舅之事,便思忖要怎么开口才好,才能显得直接自然,又能让舅舅脱罪。

    东太后却接着开口了,“你家中在扬州,为何到了京城来做公主伴读呢?”

    这句话让一直找不到机会说话的章滢心里一阵激动,望着东太后的眼神带着淡淡的感激,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控制自己急切替舅舅求情的心情,依旧恭谨道:“回东太后,臣女母亲去世后,舅舅为免臣女在扬州睹物思情,便带臣女到京城散心。”家中的事儿,自然是不能拿到明帝和东太后的面前来说,只稍稍带过。

    东太后点点头,缓声道:“你舅舅倒是不错的。”她转头道:“陛下,说起来,章滢的舅舅倒是给你带来了一个好嫔妃呢。”

    明帝微微一笑,目光望着章滢道:“你舅舅是朝中何人?”

    “吏部侍郎孟祈佑。”章滢一字一字的从口中说道,生怕说的太过急切了,引得明帝的反感,她的表情尽量显得平静,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为了避免眼眸中的情绪被人窥视,章滢假装垂下头,样子显得十分恭谨。

    然而,明帝闻言,眉梢依旧是一皱,望着章滢的目光里带着一抹探寻,即便是没有抬头,章滢也能感受到那目光在探视着自己。

    毕竟她出现的时间真的是太巧合了,若是有目的的出现,会让明帝将这份欣喜降低一大半。

    “孟祈佑?哀家今日似乎听过这个名字。”东太后慢慢道。

    郭公公在一旁立即道:“今儿个在殿上穿白服的就是这位大人。”便将今日殿上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东太后像是有所思忖的看了明帝一眼,随后道:“皇帝,哀家虽然刚到后宫不久,却也听说那孟祈佑是三品的吏部侍郎,他在朝中素来也有清名。怎么会犯这样浅显的错误?”

    “别人如何不会犯,偏偏是他?”明帝抬起眼,目光望着章滢,慢慢的说道。

    章滢知道此时自己若是还不开口,便有些显得太刻意了,她抬起头来,双眸里带着一丝濡慕,还有一丝哀痛,跪下来道:“陛下,臣女瞻仰陛下的风范,那一日恰好在弄风阁看到了陛下,望见心仪之人一时冲动之下,做出了逾越的行为。然而心内却觉得羞耻,无法再见陛下。左思右想,却敌不过对陛下的思念之情,今日前来相认,却在半途中得知了舅舅在殿中发生之事。臣女不敢在陛下面前说假话,孟大人是臣女的舅舅,自幼照顾臣女,许多关于陛下的事迹,便是舅舅说给臣女听的。他这等忠心之人,不可能会做出如此大不敬的事情。陛下英明神武,治国有方,臣子百姓无不臣服,臣女才有此胆量,希望陛下明察,给臣女舅舅一个清白。”

    她眼中的泪水要落不落,十分脆弱的样子,然而面上却显出一抹刚强,而刚强之中又有着一丝哀伤,使得面如秋风刮过后的芙蓉,又坚毅,又柔弱。

    章滢已经将当年侧夫人经常在颍川侯面前展现的那种哭态出来,偏偏她容颜美艳,更多了一份其他女子柔弱起来没有的坚毅,反而效果更好。

    见明帝眼中流露出了的隐隐约约的思绪,东太后眼中露出了满意的神色,趁热打铁道:“皇帝,如今西太后身体抱恙,正是需祈福之时,若是冒然见血,倒不妥了。孟大人虽然自己有疏忽,然而智者千虑也有一失。陛下不如缓一缓,也给时间查清楚,这背后究竟有没有人是故意陷害的。”

    明帝缓缓道:“既然东太后如此说了,那便缓三天。也算是给母后积德。朕使刑部去查,究竟是何人,竟敢在官服上动手脚!”

    虽然不冷不淡的一句话,然而章滢却听出来了,明帝这是松口了,他的意思已经不再将罪名直接安置在孟祈佑的身上,而是查幕后之人。

    章滢喜上眉梢,连忙道:“臣女谢谢陛下,谢谢东太后。”

    她的目光看向东太后的时候,正望见东太后慈爱的对她一笑,顿时心中更是感激,今日若不是东太后在这里,也许事情会变得很难。

    明帝见章滢还跪在地上,眉头微微的舒展,抬手道:“起来吧,地上潮气重。”一旁有宫女听到了,识颜色的上去将章滢扶起来。

    东太后自然是看到了她眼神里透露出来的神色,缓缓的一笑,常年吃斋念佛的面容带着一种佛一般的高深莫测,“陛下,如今章滢也找到了,你看要给她一个什么封位好呢?”

    明帝闻言后,稍微想了想,“赐珍字,择日封妃吧。”

    明帝的话一出,连魏宁都是一怔,虽然知道陛下对这个在弄风阁里遇见的女子格外的看重,可是一进宫,就直接封为妃位的,在明帝继位以来,是从来没有过的。

    明帝宠爱的妃嫔也不是一个两个了。像以前的莹妃,现在的碧修容,那也没有一个是直接封了高等级的位置,莹妃也是入宫好几年后,才得了明帝的封赐,如今这个章滢,难道是格外得陛下的眼?魏宁不由的多看了章滢几眼,目光最终停在了那张纸上。

    而场中唯独只有东太后一个人,不管是心内,还是眼底,都没有多少吃惊的神色,望着有点呆愣的章滢道:“珍妃,还不赶紧谢恩。”

    另一边,汶老太爷接到流翠送来的信后,便到宫中去找章滢。

    当他到公主馆去寻的时候,其他的人说章滢到了安嫔的宫中。当汶老太爷到了安嫔的宫中,章滢又去了御花园,最后待汶老太爷知道了章滢到慈宁宫时,走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明帝牵着章滢的手,从慈安宫走出来,正巧见汶老太爷站在门前,不由扬眉道:“汶老御医,过来替母后看诊的吗?”

    汶老太爷在扬州的时候见过章滢,此时看到她站在明帝的身侧,事情肯定已经发生了。当时云卿身边的丫头流翠就说过,要在章滢没见明帝之前给她,若是见了,也就不必要了。

    “老臣特意来看看西太后服药的情况。”汶老太爷不动声色的说着。

    “劳汶老御医费心了。你在宫里,母后的病朕才放心。”明帝一笑,脸色看起来比白日里好了许多,双眉里的刻痕都比往日浅上些许。

    东太后站在一旁,望着汶老太爷,缓缓道:“如今有了汶老御医,过几日又有喜事出现,想必西太后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

    “喜事?”汶老太爷抬起头,望着明帝身边的章滢,忽而一笑,“恭喜,陛下又添新佳人了!”

    “对,佳人,珍妃正是珍的佳人啊。”明帝哈哈笑道,旁边的人也陪同着一起笑着,只有章滢的笑容浅淡的若一抹云丝,随时可能消散在春风中。

    云卿在家中等待着,她拿着一本书靠在美人榻上看着,不时的抬头看着外面的天色。

    有了汶老太爷和御凤檀两人的合力,将孟祈佑行刑时间延迟自然是不难的。她只需要在家中等待事情的结果就好了。但是,在胸有成竹之间,她又有些担心。章滢的性格虽然是变了不少,但是骨子里一些东西不可能一下子就改变。就像上次,她要进来找云卿的时候,还是带着急迫和冲动的成分在里头,不顾流翠的拦截就往里面冲。

    章滢对她舅舅和舅妈的感情,云卿是知道的。在心情急迫之下,章滢也许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但是她那日和章滢说话,听章滢对安初阳的感情确实是真的,对于一辈子的事情,章滢再怎么冲动,也应该会踌躇才对。

    然而,云卿一手策划都成了空,等到的却是章滢被封为了珍妃的消息。钦天监选了一个黄道吉日,本月十四对进行珍妃的封位大典。

    因为明帝对章滢的宠爱,怕她一个人刚进宫不熟悉,在得知云卿与她是好友之时,传召云卿进宫陪伴章滢,直至封妃典礼完成的那一天。

    当消息传遍了宫中,不少妃嫔都气的暗自咬牙。其中最气的便是晶心宫的莹妃。

    “好个贱蹄子!竟然到弄风阁去勾搭了陛下,还让陛下念念不忘!”莹妃站在屋里,一手将桌上的物品全部扫落,咬牙切齿道:“不知道使了什么妖术,竟然直接一跃成了‘珍’妃!”

    莹妃气的不仅仅是章滢一跃成为妃子,还有章滢的这个封号,进宫这么多年,明帝可从来没给哪个妃嫔用过“珍贵”的“珍”字。

    “珍字?!她配吗?”莹妃越说越气,拿起背后的靠枕对着前面砸去。

    旁边的心腹婢女见此,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娘娘,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你费不着为了她生气。小心隔墙有耳啊!”

    莹妃看了她一眼,咬牙切齿道:“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就做上了妃位,和本宫平起平坐!若是有了倚靠,那还不把本宫踩在脚底下吗!陛下还怕她什么在宫中不熟悉,派了沈云卿那个贱人来陪她!这宫里那个妃嫔有这样的待遇!”

    当说到‘云卿’的名字时,莹妃更觉得气愤!一双美眸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又是沈云卿,只要碰到什么不好的事情,都会和沈云卿扯得上关系!这章滢进宫的事情,只怕也是她一手策划,故意让一个人进宫与自己争宠的!

    她冷冷一笑,眸中掠过一丝寒光,戴着银色镶嵌珍珠护甲的手指在桌上划出两道白痕,暗道:沈云卿,你想让那小蹄子做珍妃,可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