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58

重生之锦绣嫡女 158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望着云卿探究的眼神,御凤檀脸上得笑容又渐渐的浮现了上来,只是看起来没有之前那般的悠然,伸出修长的手指在云卿写下的名字上一拨,水珠在桌上流动成一团,再看不出原本的字迹。

    收回湿润的手指,御凤檀弹开手指上沾染的水珠,狭眸望着云卿,启唇道:“不意外。”

    他的回答在云卿的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那个人实在是平常人难以想到的人,任谁都不会想到是那个人指使的,然而看御凤檀的样子,似乎是真的早就预料到了,从他狭长潋滟的眸中一丝一毫的都看不出半点震惊的痕迹。

    若不是桑青将资料查出来,其实云卿也不会猜到是那个人和韦凝紫做的交易的。在微微的意外之后,云卿转而又释然了,连她都可以是重生而来再活一世,其他的事情于她来对比,也不算是有多稀奇了。

    她微微一抿唇,思忖了之后,方抬眸道:“如今你知道了,那我们要如何处理呢?”

    那个人的身份特殊,就算说出去这件事情是谁做的,别人也不会相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云卿才只能让韦凝紫先在前面受了惩罚。而那个人,暂时先放了一放。她想听听御凤檀的意见,看看他是怎么想的。

    “既然那个人敢这么做,就有把握让人查不到。不过之前一直是我们在明,如今一切都知道了,那就是我们在暗了。静待其变吧。”御凤檀垂下眸子,斜的眼眸浓艳又贵气,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极为复杂的气息,将他一身白色的流云长袍带出一种诡谲的意味,像是**存在于世间,又像是漂浮在云间。

    当他再抬起眼眸的时候,眼眸里璀璨流转,朝着云卿靠过来些,满面笑容道:“在京卫营的时候,我好想你。”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一股慵懒的魅力,从耳中传入到心里,有着酥麻的温度,云卿含笑道:“要是让京卫营的知道,他们新上任的指挥官,满脑子都是女人,肯定要大闹的。”既然御凤檀不想再谈那件事,如今也谈不出什么结果来,云卿就暂时不谈,转而和他说笑。

    “那群老兵,你相公我这么厉害,已经收服他们了。就算我满脑子是女人,他们也没办法打赢我。”御凤檀很骄傲的扬了扬长眉,语气里带着自豪,那样子,简直就像是得胜的小孩子在大人面前等待夸赞的模样。

    云卿抿唇一笑,凤眸里带着柳树一般的柔情,却是转过身避开御凤檀靠拢的亲密,假装微怒道:“我可是还没出嫁的,不知道你是谁相公,可不要在旁边乱说。”

    御凤檀借机凑过来,一下拉着云卿得手,笑眯眯道:“当然是沈云卿的相公了,这一辈子都是你了。下人都知道陛下把沈云卿许给我御凤檀了,你就是想赖也赖不掉的。”他说着,手就搂上了云卿的腰,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闻着从颈上传来的馨香,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浑身都被这样的气息所迷醉。[中文]

    他的怀抱有着特有的檀香味道,能让人宁神静气。而这样的香味,东太后的慈安宫中也同样有,但是那时候在慈安宫中的时候,云卿只觉得香味浓郁,而且在那样浓郁的香味里,她全身却是不由自主的绷紧,但是被御凤檀这样同样静谧的香味包围之中,只觉得能让人放松心情,让人浑然忘记心里的那些事情,只想在他温热宽阔的怀抱中静静的歇息。

    她真的是对这个男人动情了。喜欢一个人,就会依恋他的怀抱,贪恋他的气息……

    怀中的女子如此安静的呆在自己的怀中,让御凤檀心中柔情四溢,整颗心就像泡在了温和的水中,酥酥软软的成了一团,他用下巴又蹭了蹭云卿的颈部,嘴唇贴着柔软的肌肤,一字一字的问道:“云卿,你有想我吗?”这些时日,他在京卫营的时候,除了对付军中的公务和收服士兵,剩下的时间常常想起云卿,也不过是十左右的时间,可他觉得像是很长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她了。

    火热的呼吸喷在颈部,云卿浑身打了一个颤栗,只觉得浑身有一股电流传过,将头偏了偏,目光里漾着的柔情如水一般光滑,“想。”她也会经常想他,不知道他在京卫营如何了?

    柔柔淡淡的嗓音说出来的字也像是一霎那就融在空气里,稍微不认真就会被忽略,御凤檀却没有漏过去,不依不舍的将唇又贴了过去,僵将唇瓣在云卿的颈部轻轻的摩擦着,嘴里迷恋的喃喃,“卿卿,我想你,昨晚做梦的时候,也梦到你了。你穿着一身红色的嫁衣,笑着朝我走过来,喊着我的名字,然后我牵着你的手,一起走到洞房里……”

    他的呼吸如火一样喷在颈侧,云卿只觉得心跳噗通,整个人像是要烧起来一般,御凤檀渐渐小下去的声音里,想说的是什么,云卿自然知道。每一次见面,御凤檀所表现出来的占有欲和思念,都会更浓郁,每次都能让她的心尖颤抖,这样的人儿,她怎么会不喜欢呢。

    御凤檀在诉说着他的梦境,手臂紧紧的搂着云卿,这样的感觉,实在是不够,他很想……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流翠的声音,“小姐,章小姐来了。”

    屋内旖旎浓腻的气氛一下子打破,云卿自御凤檀的怀中出来,刚才熏然的头脑中第一个反应便是推了御凤檀一把。

    这个动作实在让御凤檀一下不设防的,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他扶着桌子一脸不甘心的望着云卿,“你好狠啊,还没嫁过来就要谋杀亲夫了。”

    云卿那一下也是条件反射,看御凤檀身子一歪,伸出手虚扶了一下,此时被他指责,也有些不好意思,“没。章滢过来了,让她看到你在我屋中不好,你还是先走吧。”

    这么一说,御凤檀反而更不开心了,俊美的面容上露出一丝赌气的神色,哼道:“怎么搞的像偷情一样的,你可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哼!”

    云卿知道他偶尔会露出这般神态,一时又好笑,又怕章滢看到,便柔声哄道:“我当然是你未婚妻,可现在还没大婚呢,你不是想要人发现在我房里,达到那个人没达到的效果吧。”如果给人看到御凤檀在云卿的闺房里独处,这与在外面两人踏青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可以列为偷情一项,女子如果传出这样的名声,是可以降为妾室的。

    “那怎么行!”御凤檀闻言,瞟了云卿一眼,不甘的瞟着那双漂亮的眼眸道:“那就这么走我不干。”说着,朱红的唇还微微的嘟起,朝着云卿眨眨长长的眼睫,那一瞬间的风情使得云卿都陡然心动,暗道:真是妖孽,还会趁机撒娇了。

    就在云卿踌躇要不要满足面前这个趁机揩油的家伙时,流翠的声音再次响起,“章小姐,小姐还在睡午觉呢。”

    这一次的声音比上一次要急,更是提醒云卿,章滢已经走进来了。

    云卿也顾不得满足不满足了,走上前去,忍着害羞,对御凤檀的唇角亲亲的一碰,迅速的收回来,推着御凤檀道:“快走,章滢要进来了。”

    嘴角被轻轻的擦了一下,御凤檀觉得很不满足,半推半就的被云卿拉到了窗子旁,抱怨道:“刚回来,又要被你赶走,要亲,也就亲这么一下,我在你心中果然没地位的。”

    “以后大婚了,你还怕没机会吗?”云卿不得不用上了杀手锏,朝着御凤檀笑着睨了一眼,妩媚到极点的眼神让御凤檀心神荡漾,顿时沉醉在美人的眼波里,立即从窗口跃了出去,满脑子都是云卿说的大婚了,还怕没机会吗?留下一地春意盎然的傻笑,惹得潜伏在外头的暗卫个个暗笑。

    云卿刚将窗口合上,便听到门已经打开,流翠高声道:“小姐,你起来了吗?”

    看着急冲冲走进来的章滢,云卿呼了一口气,还好御凤檀走了,她不自然的用手拂了一下颈部,扫过某人留下的气息,却发现章滢走进来后,情绪有些不对。

    一看到云卿后,章滢的面上就露出了呆怔的表情,和方才在外面一直要求闯进来的模样有着极大的区别。

    看来章滢找她是有事。云卿面上不露丝毫的朝着流翠道:“我知道了,你去冲茶吧。”

    流翠也看出章滢的神色有一点不对劲,这些时日,章滢也来抚安伯府两回,但是一直都是很有规矩的,再没有以前那种张横的样子,而今日却不同,流翠一路都说云卿在休息,但是章滢却很坚持的要进来找云卿,而且是一定要见到,连流翠都拦不住。

    当然,流翠拦不住的原因也是知道云卿和章滢的关系仅仅次于安雪莹,而且云卿在屋内也一直没有喝斥她拦住,否则换做其他人要硬闯的话,流翠就是拼命也不会让她随意进去的。

    此时云卿让她走,自然是让她不要留在这里,让章滢自由说话。也防止其他人进来,听到什么不能听的东西。

    章滢今日穿着一身墨绿色的衣服,美艳的面容上一双丹凤眼显得有点肿起,眼睛里不满了血丝,眼下还有着青色的印记,看起来像是哭过,又整晚没有睡觉的样子,就连饱满的脸颊都显得暗沉而消瘦,在墨绿色的长裙映衬下,脸色越发的灰沉,一点也没有那种明朗扬的模样了。

    云卿甚少看到这样的章滢,就算是在宫里面代十公主受罚的时候,她的眉眼里也很少有郁沉的东西在,其实章滢本质上是比较开朗的女孩子,当去掉了张扬和蛮横后,是很好相处的。然而此时的她,让云卿想起了当时颍川侯夫人孟氏,也就是章滢母亲死去的时候,章滢的表情就是如此,像是有点万念俱灰,又有些不知道怎么办,茫然而无知,让人看了心里有点心疼。

    她走过来,看着章滢一眨不眨,凤眸望进那空洞的眼神,声音坚定而温柔的问道:“章滢,你……出了什么事?”

    在云卿问话了之后,章滢的眼珠子慢慢的在眼眶内转动了起来,然而那里面还是空洞洞的一片,像是一潭水被活活烤干了一般,聚焦在了云卿的面上。

    一滴,两滴……

    从章滢的眼中开始冒出了泪水,一滴滴的跌落在她的面容上,落到了墨绿色的长裙上,融在了美丽的布料和刺绣之中,像是人无法言说的苦楚。

    她的眼泪,是无声的眼泪。

    章滢很少哭,然而在云卿面前,却是哭过两回的,但是那时候她是悲伤的大嚎,愤怒的大哭,从没像现在这般,无声的哭泣,这是一种难受到了极点的哭泣,整个人在难受中压抑着,就算是泣声,也淹没在了这浓浓的难受之中。

    “章滢,到底发生了什么?”云卿觉得那泪水就像不断线的珍珠,渐渐的成了一条小溪,铺满了章滢的丹凤眼之中。

    “云卿,我完了,我完了……”章滢哭泣了许久后,一开口,却只是重复着这句话,泪水从她的脸上滑落到了唇上,湿润的是整颗少女的心。

    她的表情呆怔,语气却很绝望。

    云卿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大到章滢露出这样绝望的表情,可是此时的章滢只是不断的流泪,除了那句“我完了……”她就什么都不说。

    人在悲伤的时候,也许想要的只是大哭一场,哭完之后,心中的一切也就能顺其自然的说出来了。

    云卿没有再问,她只是站在一旁,陪着章滢,等待着她说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