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53 救命的刀

重生之锦绣嫡女 153 救命的刀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云卿双手放在膝盖上,双眸里透着认真的望着御凤檀,瞳子里的点点认真让御凤檀心内是又喜又怕。喜的是云卿在宴会上见过韩雅之一次,就如此惦记,想必心里也是在意的他紧,怕的是云卿不会等下听了他说出来的事情后,会不会等下不理他了?

    面对这双泛着聪慧光芒的凤眸,御凤檀眉头微微皱起,眼中噙着认真,嘴角的笑容渐渐的收了起来,如梨花一般清润的面容上透出一点肃色,声音比起往日来也多了一份正色。他将视线望向桌上的酒杯,开口道:“韩雅之是我父亲瑾王手下的一名猛将的女儿,二十年前因为四王之乱时,跟随我父亲从边关回来,在战乱之中受伤后,便将唯一的女儿托付给父亲了。”御凤檀看了一眼云卿的神色,见她还是一脸平淡,继续道:“所以从小她就是跟在母妃的身边,这次到京城,母妃才将她带到了身边。”

    云卿听完后,脸上方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端起桌上的清茶喝了一口,让御凤檀心里不由的没底,眼巴巴的瞧着云卿,看起来竟是有点可怜的意味,“云卿,她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你都不要相信。”

    未免韩雅之在云卿面前说了什么,御凤檀首先先将自己摘干净,这可不关他的事啊。

    云卿抿了一口茶,抬头看他,眼波澄澈明亮如一弯小湖,里面隐着浅浅的笑意,面上却不带一点,声音柔淡道:“这么说,你们两人是青梅竹马啊?”

    “没!”御凤檀狭眸里泛着笑意,然而说出来的嗓音虽然慵懒,却没有一丝随意,“我和她见面的机会不多,而且我九岁就到京城来了,更是没有见过她了。难道她跟你说和我说青梅竹马了?”

    说当然没说。只要不是个傻子,就不会直接到云卿的面前来说和御凤檀是青梅竹马。然而那句脆生生的‘檀哥哥’真是比直接说出来的效果还要好些,谁一听都能猜到。就像御凤檀所说,当初他九岁就到了京城,其他人又没有见过韩雅之,必定是在肃北的时候,两人先认识的。

    九岁之前,可不是两小无猜了么。

    不过看御凤檀这个样子,十有*是没有将那个韩雅之放在心底,不过云卿倒是听着他话里有其他的意思,素白的手指捏着茶杯盖子将浮在清茶上的茶末撇开,眸子中泛着疑虑的望着御凤檀,“男女之间七岁不同席,你们从小便认识,她又是寄养在瑾王妃的膝下,你们见面的机会怎么不多了?”

    御凤檀俊美的面容上露出了一点郁色,随之飞快的掩饰下去,然而浮起慵懒而随意的笑容,狭眸里水波荡漾,如兰芝,如玉树,“我从小苞着父亲的时间多一些。”

    跟着瑾王?要知道御凤檀不仅是瑾王的嫡子,也是瑾王的长子。瑾王妃生下的第一个孩子,按理来说,应该是在瑾王妃的身边呆的比较多,然而看御凤檀此时说话的神色,虽然依旧笑的如往常一般云淡风轻,却不难看出那一抹清淡如烟的落寞。

    云卿不由的想起那日看到的瑾王妃,高贵,雍容,端庄这些词语都可以用到这位夫人身上,然而那时候云卿却没有察觉出一点瑾王妃对她的态度。

    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她儿子的未来媳妇,不管是喜欢和不喜欢,都要有一点反应吧。可是看韩雅之的样子,却又不是性情抑郁之人,难道瑾王妃其实内心对她是不满意的?虽然云卿是大度,然而对瑾王妃这个未来婆婆的态度,还是有些在意的。

    瑾王妃对自己的不置可否,会不会是因为对御凤檀……

    见云卿目光中微露的疑虑和讶异,御凤檀的笑容不着痕迹的收了些许,对云卿解释道:“父亲说我是嫡长子,要严格的要求自己,所以从小就让我在他身边,出入王府和军中,学习男人要学习的东西。”

    听他这么一说,云卿稍微释然,然而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却也不再多问。不过倒是能听得出,瑾王对御凤檀很是喜爱,这样严格的要求御凤檀,大概从小就把他当作未来的世子来对待,所以御凤檀后来可以驰骋沙场,这也一定少不了瑾王的教育和培养,才有了后来的成就。

    御凤檀望着云卿,又越过石桌底下,拉着她的手,将那细嫩的手掌握在手心里,手指细细的摩挲,道:“你不要怕,我心底就只有你,其他的女人我根本连看都不想看。”

    云卿被他偷偷的从桌下拉住了手,先是一惊,朝着周围望了一眼,见丫鬟们都没有将目光投过来,含怒的瞪了他一眼,却让御凤檀觉得这瞪来的一眼都妩媚之极,不禁心波荡漾,目光望着云卿都舍不得收回,喃喃道:“这婚期还不定下来,卿卿还不是我家的,我可要急死了。”

    春天的剪刀一剪将冬日的寒冷全部破除,仿佛一夜之间,就看到绿色覆盖在了京城的大街小巷之上。而宫里的御花园里更是一片柳绿叶翠。

    明帝穿着绣五爪暗龙纹的深紫色便装坐在亭子里,脸色也因为这一袭春风变得稍有暖色,然而眉宇里的刻纹显示着他这段日子为了国事家事并没有少操心。

    “凤檀,棋艺又有精进了啊。”他捏了一颗黑子放在棋盘之上,口中话语轻松,目光却停在黑白两字交杀之中,丝毫没有松懈。

    在明帝的对面,着了一身白色丝袍,眉目间慵懒随意的御凤檀却是捏了一颗蜜饯放入口中,右手再执了一颗白子放下,笑道:“这都是陪皇伯伯你练出来的,强将手下无弱兵嘛。”

    明帝目光在御凤檀放下的那颗白子上停留,视线里带着一丝锐利。

    明帝下棋,棋路是开阔如风,以目视全局,一子一将皆在胸怀中,走一步谋百步,而御凤檀棋风则凌厉非常,一开始就步步攻进,逼得人不得不全神贯注的来抵挡来势凶猛的棋路,待到可以喘气之时,再来破御凤檀的快步棋时,才发现他的棋不仅是另辟奇径而攻,却是攻中有守,让人不由自主的掉入陷阱里。这样的下法新奇,若是初初对弈之人,很可能早就被御凤檀逼得弃子投降了。

    “今天这棋,是故意走给朕来求和的?”明帝挑眉看了御凤檀一眼,今天御凤檀走的太中规中矩了,倒让他一时有点不适应。

    御凤檀狭眸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唇角也是扬着高高的弧度,然而态度却是十分的恭谨,“凤檀近来是心事重重,睡不太好,所以不敢用那费尽脑力的棋招,还是规矩点的来。”

    听到御凤檀的话,明帝将手中捏着的黑子放回玉碗中,眼中露着兴味的神色,往椅中舒服的一靠,笑道:“怎么,有什么心事,想要让朕听一听的?”

    御凤檀接过内侍递来的帕子擦了擦手,这才神秘兮兮的靠近明帝道:“皇伯父,凤檀今年都快二十了……”他转动了一下眼睛,目光里写着男人们彼此才能懂的那种意思。

    明帝先是一愣,然后一下哈哈的笑了起来,朝着御凤檀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几眼,“怎么,你是想要皇伯父给你在宫中挑两个顺眼的人送去吗?看中谁就直接说,这点要求皇伯父还是能答应你的。”

    御凤檀望着明帝,狭眸里蕴着笑意如春花一般灿烂,将周围的一干宫女都看的面红耳赤,心里想着不知道瑾王世子是不是看中她们谁了?若是能给瑾王世子做个侍妾,可真是一辈子的福气了。

    谁知,御凤檀脸上的笑容却是一顿,“皇伯父之前不是给凤檀挑了一个吗?”

    “你小子拐弯抹角的就是提醒朕,要给你和沈云卿赐婚了吧。”明帝也看出御凤檀的意思来,倒是未曾为难御凤檀,直接就将话说问了出来。

    “皇伯父不愧是真龙天子,一下就将小侄的心事看出来了。”御凤檀的笑容是越发的灿烂,周遭的宫女却是充满了遗憾,原来世子是要说和韵宁郡主的婚事啊。

    “如今三月了,你小子也思春了啊。”明帝望着御凤檀的样子,也笑得很欢乐,然而眼底却带着一抹淡淡的精明,就是不松口定下个具体的时间。

    御凤檀可是抓紧时间来的。魏贵妃敢这样设计云卿,不就是不想让云卿进他瑾王府的门吗?本来他还不至于这么心急的,如今看来,还是早点将云卿娶回来,打着坏主意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以免再生变故。“皇伯父,你二十岁的时候可有不少妻妾了吧,凤檀可一个都没有呢。”御凤檀说着,还非常配合的叹了口气,表示自己长夜漫漫,无法睡眠的苦楚。

    “又没谁不让你找通房。”明帝斜睨了御凤檀一眼,“当初不是还不愿意朕赐婚韵宁郡主给你吗?如今怎么又急巴巴的赶来让朕将日期定下来。”

    当初那可是装的。御凤檀心里想着,面上却露出一抹略为不好意思的笑容,“韵宁郡主样貌出众,凤檀开始虽然有所不愿,见过几次面后,倒也觉得不错。”

    “你呀!”明帝长叹了声,“那你要怎么感谢朕赐的这门婚啊?”

    御凤檀一本正经道:“皇伯父,如今西太后身体不大好,定下一门婚事,也能为皇家带来喜庆,冲冲病气。”

    “好了,你今日是打好主意来找朕的,别以为朕不知道。”明帝哼了一声,御凤檀立即站起来作揖道:“求皇伯父成全。”

    “这韵宁郡主真是不错,就前后几个月,让你改观这么大,上来求朕赐婚了。”明帝轻悠悠的说了一句,手指微微的搓动。当初老四也是来向他来求过旨,想要求娶这个沈云卿。如今御凤檀也是上来求婚期,沈云卿倒是魅力无穷。明帝顿了顿,却将话题稍稍一转,问道:“凤檀,当初我大雍在秦天六国之中,以兵强马壮,以一敌十而闻名,后在乾帝带领下,吞并其他五国,统一六国,造就了乾坤盛世。然而现在的大雍,兵马之强,却不能超越西戎,你说,这是什么原因?”

    明帝突然转了话题,御凤檀的心里却琢磨着明帝在此时说了此话的原因,随即缓缓的开口道:“当年乾帝自幼在沙场领兵,严格操练军队,挑选强兵壮马,淘汰不合格的兵士弱将,手下更有四名大将独当一面,加上坤帝的谋略果断,才创就了盛世的壮迹。”

    “这些朕都知道。说点朕想听的吧。”明帝微微一笑,目光望着御凤檀,深渊一般的眼眸里透出了无尽的压力,让他即便是如此随和之时,也有着帝王的威严。

    御凤檀却是一下跪了下来,“陛下心中自有定论,臣不敢妄议。”

    明帝见他如此,神色却也不知道是喜还是怒,摆摆手道:“起来吧,跪着做什么。”他扬眉望着天边的浮云,“其实你心里也知道,当初乾帝带兵,是因为他在军中的威望,士兵心中有所向,军心所归,所以他能以一敌十,即便是人数处于下风,依旧能反败为胜。就像如今的平南王府,十五万雄兵在平南王的带领下,能发挥二十万,甚至二十五万军队的效果。如今朝中的将领虽然是不少,能做到军心所向的,还是极少啊。”

    他幽幽的一叹,御凤檀却是不能出声。明帝挑了这个时候和他说这些事情,自然是有道理的。自先帝掌权以来,兵权就开始分化,为了防止拥有大量兵权的将领造反叛逆而有此规定,一个将领下面最多不能超过十万兵马。自四王之乱后,明帝更是加大了这一命令的执行力度,除了将军之外,身边还有朝中的参谋持同样的调兵符,也就是将原本的十万兵马,分裂成五万一批。

    薛国公手握三十万兵马,还是因为当时明帝登基后情况惊险,而朝中的将领多数在薛国公的派系之下,后来渐渐集中而下,虽然如此,但还是零散的分布在各个将领的手中,兵与兵之间的契合度很低,薛国公自己本身的军功和才能也并不是十分的突出,只能算是权臣。而大雍也没有那种一呼百应的将领在朝中,竖立起大将的旗帜,使得士兵都心有多归。

    现在兵权大多数都是握在明帝的手中,也造成了兵虽强,而心不齐的现象。将领之间的斗争明争暗斗的其实也十分之多。于国来看,确实不是件好事。

    “朕坐在这个皇位,就不想看着大雍的兵马就这么渐渐的弱势下去。最近周边一直不平静,就连你们瑾王府所在的肃北都有波动,这无疑是给朕敲了响钟。以前你父亲是朝中猛将,如今他却醉心于温柔乡之中,再加上年纪也不小了。朕想让你,接过天越城外十万驻军的兵权。”

    御凤檀神色微微一敛,十五万兵马,对于一个将领来说,不算最多,但是也不算少了。然而他在京中多年,即便是当初大破西戎军,明帝也未曾给他兵权在手,如今让他握住兵权,这其中的意图,究竟是试探,还是真正有所想。毕竟明帝所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明帝不待御凤檀想好了再说,又接着道:“幽裕关的兵马,当初是由你带领的。朕相信十万驻军如今交给你,你自然能训练好。”

    看来明帝是早就已经有所打算了。御凤檀自知不能推辞,然而一直做个闲适的世子,也的确非他所愿,立即跪下道:“臣接旨。”

    明帝点头,“人都说,成家立业。你如今年岁不小了,成家之后,朕会让你多多立业的。”

    御凤檀领旨谢恩,明帝便去让人拟旨,选定日期给两人赐婚。

    魏宁跟在明帝的后头,有些不解今日明帝的所为,一直以来明帝都是防范着瑾王府的影响力,为何今日会提出让瑾王世子掌管这京城外的十万驻军,这十万驻军,可是除却城内五万禁卫军外,最近的守卫力量了,如果京城出了什么乱子,这十万驻军,可是一把救命的刀。

    “陛下,今儿个你心情不错啊。”魏宁使了眼神,退了小内侍后,自己拎着袖子替明帝端了茶,打量着明帝的神色问道。

    明帝含笑接过,半抬眸的睨了一眼魏宁,“你是跟在朕身边的老人了。还没看出来吗?凤檀在意沈着家那个丫头。”

    他轻轻的嘬了一口茶,魏宁却在思索着明帝的意思。今儿个瑾王世子求着陛下赐婚,那模样有点耍赖,多深情倒是看不出来,有些在意倒是真的。难道陛下看出来,其实瑾王世子心里头喜欢了韵宁郡主……

    所以……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魏宁轻轻的说道,明帝笑了笑,“有了美人,英雄何愁不归来呢。凤檀这孩子,其实朕还是挺喜欢的。”

    当定下婚期的圣旨下来的时候,大婚日期在四月蔷薇盛放的季节里,沈府上下都是一片喜气洋洋,忙碌着准备大婚事宜。然而就在这片喜气之中,京城里迅速的传出了一件事情,将沈府上下心情全部破坏。

    ------题外话------

    过度章…开始往大婚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