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51 拦路薄冰

重生之锦绣嫡女 151 拦路薄冰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云卿凤眸中流出一丝惊讶。/中文/在东太后尚未出来管理后宫的时候,她对这个东太后处于不见不识的位置,今日进宫,为何东太后寻她去一见。她目光在瑾王妃所在的方向望了过去,恰好瑾王妃也望了过来,她浅浅一笑,暗道,若是说要见,今日东太后要见的人应该是瑾王妃才更为合理吧。

    不过,不管是什么缘由东太后宣她一见,她都是必须要过去的。上次东太后插手了池墨和安雪莹订婚一事,证明东太后在后宫也的确是在恢复权利。

    于是云卿淡淡的一笑,侧身对着安雪莹和章滢道:“东太后宣我过去,只怕不是一会的事儿。你们替我跟母亲说下,让她在宫外等我。”见安雪莹和章滢应了,云卿这才转身对着宫人,含笑道:“请公公在前面带路。”

    那位宫人是太后身边的郭公公,在宫中摸滚了数十年,老皱的面容上一双眯缝眼带着不容人糊弄的眼光。一直看着云卿的动作,素闻韵宁郡主美貌,性格又和婉大方,此时见着才知道和传言是一般模样,并没有其他那些小姐的傲气,望着他们这些宫中奴才的时候,带着不可一世的眼神,让人觉得心里不痛快。

    再看她刚才与身边两位小姐说的话,便可看出她心中的谨慎和小心,并未让谢氏在宫中等待,而是说在宫外,只怕也是防范着有人趁着这段时间做什么手脚。看来这位韵宁郡主,除却和婉大方之外,也是一个心思细腻,聪慧瑞敏之人。才十五岁的年纪,就一步步升到了郡主的位置,还让陛下给她与瑾王世子赐婚,这的确不是一个普通女子可以做到的,那和婉大方的笑容下藏着的应该是一颗玲珑剔透的心呀。

    “郡主,这边请。”郭公公听云卿的话后,面上的笑容将皱纹叠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后,便请了云卿上早就准备好的小轿之中。

    四抬小轿经过长长的径道,两边朱红的宫墙沁出一大片大片的湿迹,还带着冬日的寒冷,像是冰块结在了墙面。

    云卿没有去看这春寒的宫中景色,而是坐在轿中,整理思绪,以便到了慈安宫时好应对东太后。

    东太后虽然被明帝请出帮理六宫,却还是居住在慈安宫里,和慈宁宫分属后宫东西两头,象征着两位太后在后宫尊贵的权利和身份。

    只是这东太后幽居在慈安宫多年,此次再次出来的机缘也实在是太巧了。西太后恰好就被人告知了贵顺郡主的死因的真相,导致中风,而皇后又因为薛家的事情,心中忧思过重而病下。她不禁想到当初抢在御凤檀之前,将信送到薛家人手中的人,难道是东太后?可是东太后一直幽居在宫中,孔家也一直没有实权操纵许多事情,若是东太后做的,实际是痕迹太明显了,明帝这样谨慎的人,难道不曾怀疑过东太后吗?若是明帝也没调查出来,那后面还有隐藏的更深的人?

    三皇子如今在朝中的呼声非常之高,隐隐有压下四皇子和五皇子的势头,这也是与薛家出事后,发生的一系列政局变化有关系。当初握在薛家手中的三十万兵权,如今全数收到了明帝的手中。然而大雍周围群国环视,明帝不能将所有兵权都只捏不放,所以各派之间的斗争表面上看是平静,实则已经闹成了一团,纷纷想要争夺这一份兵权。

    若说薛家的事,是三皇子所为,也不是没有可能……

    就在云卿左思右想之时,便听到郭公公在外头唱到:“韵宁郡主,慈安宫已经到了。”

    听到外面的声音,云卿将脑中的思绪收起,面上挂着浅浅的微笑下了小轿,迎面便是红柱蓝漆的檐拱阁的慈安宫主殿。

    与慈宁宫相比,慈安宫的规模和占地目视是一样的。这也是当然,既然明帝立了东太后为太后,自然不会在如此明显的地方给与人话柄。然而随着郭公公带着走进殿内,两者之间的区别便渐渐呈现在了云卿的眼底。

    从进了殿门起,云卿便闻的一股浓郁的檀香味,这样的味道,只有长久经年的烧焚檀香才会留下,沁入到屋中的每一个角落之中。而屋中的布置也已素雅和深青为主,没有西太后殿中的富丽堂皇,金碧辉煌,然而可以从屋中摆设和挂着的字画上看出东太后的出身和喜好。

    东太后是孔家老太爷的嫡女,当初先帝选秀之时,便将东太后指为了皇后。东太后是孔家的嫡女,自然是自幼饱读诗书,与先帝是琴瑟和鸣,月下对诗,感情颇好,是朝中的一段美谈。

    郭公公带着云卿进了主殿之后,并未停下,而是又带着云卿走到了一间偏殿之中,屋中烧着炭盆,比起外面来要暖和的多,然而此殿里却供放着诸多菩萨的法身,几圈檀香正在香炉慢慢的燃烧着。||中文||

    东太后手握着一串紫檀木碧玉佛珠,站在菩萨前,正合十拜着,云卿看到她穿着深棕色绣佛经的长袍和瘦长的背影,梳得整齐的发髻上只简单的簪了个羊脂玉的钗子,显示着东太后的尊贵身份。

    郭公公带着云卿站到一旁,直到东太后拜完之后,伺候东太后的英嬷嬷猜才向前小声道:“东太后,韵宁郡主来了。”

    “人来了。”带着一点沙哑的嗓音,东太后扶着英嬷嬷的手转身过来,一双眼睛虽然布满了皱纹,然而让人望上去,只觉得像一汪古井一般,看不到里面的神色。如果要云卿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就像是那些摆在台上的菩萨一样,两眼有光,然而却无法窥探里面所有的想法。

    “臣女参见东太后,东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云卿领着流翠走上前,朝着东太后行了一个规规矩矩的跪拜大礼,双手交叠在额头。

    东太后淡淡的笑了,目光如炬的望着跪拜在地上的身姿,从容缓慢的声音如同殿中飘着的檀香,有一股宁和神秘的意味,“倒是个有礼的孩子。地上凉,别寒了膝盖,起来吧。”随后扶着英嬷嬷的手,朝着上座走去。

    “多谢东太后关心。”云卿和流翠听了这话才起身,从东太后刚才的话来听,果然是特意让她过来的,并且是因为听了其他的言语唤她过来,只是刚才自己那番表现,让东太后还是满意。作为诗书之家的,自然礼仪不可少,云卿进殿之后就发现这里极为安静,然而宫女内侍却不少,想必东太后是个极为注重礼仪的人,半点都不能疏忽。

    “自西太后身子有恙后,皇帝将哀家请出慈安宫看着六宫上下,就常听起左右的人说起韵宁你的事。你曾义勇的替皇帝挡了箭,体贴的照顾西太后的病,按理来说哀家本来早就要召见你的。只不过哀家身子不大好,寒雪地的恐你也不喜,今日正好趁着瑾王妃进京,便宣了人让你过来瞧一瞧,的确是个不错的孩子。”

    西太后的脸颊瘦削,带着一种人到老年的干皱,然而却不会显得人过分的凌厉,可能由于常年的吃斋礼佛,反而有一种和气和慈祥,说话的时候不高不低,不急不缓。

    然而云卿听完她的话,当即往前一步,半垂颔首,屈膝做福道:“臣女本是一扬州商贾女子,侥幸能为陛下遮难,是臣女的荣幸,承蒙陛下的圣恩,能封得郡主之位。然而终究是自小门户不高,不识得朝政大事,也就懂得一些山野方子,能替西太后除忧。”

    东太后听了云卿的话,面上的笑意稍微浓了些,在古井般的眸子里就如同石沉大海,让人摸不到真正的意图,只是从皱纹的深度,还是能感受到东太后的满意,“韵宁也不需要妄自菲薄,商贾之女只是过去的身份,如今你已经是我朝皇帝亲封的郡主,任谁也不能小瞧了你去。”

    直到东太后说了这句话后,云卿在心里才舒了口气。东太后刚才的话,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其实藏着莫大的锋芒。东太后是在暗指云卿当日进宫,去见了西太后,却未曾来拜见她这个东太后,反而要东太后宣召,才肯一来。

    而云卿刚才便是将自己远在扬州,养在商家,不懂后宫诸事,当日如果没有来给东太后请安,那也是她没有一心想要往上巴结皇家,攀上皇家的原因。也是因为这样,才让东太后的满意的。毕竟东太后幽居宫中二十年,云卿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之女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这后宫中,听到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要细细思量其中的意思,才能不被人抓住把柄。就算东太后满屋子都是菩萨和檀香,身上穿的是佛经,然而却是生活在后宫之中,成长于唇枪舌剑最厉害的朱墙之内,亦免不了如此。

    刚才东太后故意在那敬香礼佛,只怕是要放松云卿的警惕,让她故意以为东太后是一个一心向佛的人而忽略了言语里隐藏的含意吧。

    若不是她在轿中一直都怀疑西太后的事出有因,对东太后的话始终提高警惕,也许在这种静和宁谧的氛围里,的确会不知不觉的放松警惕。

    云卿的姿态更为端庄,眉目流转,微微一笑,道:“臣女的一切都是两宫太后和陛下所给,一直放在心中,不甚感激。”

    英嬷嬷眼中微露一丝欣赏的望着云卿,这谢恩可是个技巧,东太后和西太后,东为主,而西为副,然而西太后却是陛下的亲生母亲,两人谁的名号说在前面都会让另一宫的人听了以为偏向哪一派。两宫太后如此表达,既不偏颇,也不失礼。

    英嬷嬷的目光在云卿的脸上转了转,精锐的目光中透出一抹讶异后,快的收在了心底。看来东太后说的没错,这个韵宁郡主绝对是个巧人儿。

    “倒是有一张巧嘴。难怪皇帝喜欢你,将你赐给了瑾王世子,男才女貌,哀家也觉得不错。”东太后望着云卿,嘴角的笑纹越发的深了,虽然她的动作始终缓而慢,但是举手投足间那种威严淡淡的散发出来,让人绝不会将她当作普通礼佛的老妇。东太后转身望了英嬷嬷一眼,英嬷嬷点头往内殿中走去。

    东太后咳了一声后,指着一张椅子道:“你坐吧。”

    云卿谢恩,斜签了身子坐在椅子上,看到东太后咳嗽的时候,脸色微红,知道她是受了风寒。然而云卿却当作不知道,这宫中御医太多,一个风寒随便能治好,她才不会过分好心,要去给东太后诊治。如今她因为身份的原因,就被四面八方的人关注,若是又说出东太后的病来,岂不是惹是非上身。

    过了一会,英嬷嬷从内殿拿了一个盒子出来,送到了云卿的身边,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串四十九颗红珠串成的项链,每一颗红珠都打磨的十分光滑,光滑的珠身映出水一样的色泽,隐隐约约的透出一股粉色,十分鲜嫩可爱,令人看了之后便想要握一握那饱满的珠身。

    “很漂亮的红玛瑙项链。”云卿便未掩饰自己对这串项链的欣赏之意,嘴角亦是挂着得体的微笑。

    然而东太后却没有发现欣赏之外的其他情绪,像这串红中带粉的玛瑙珠串并不常见,并且可以说是十分稀少,而且每一颗都要保持有这样的色泽和透明度,基本上一旦发现这样的玛瑙,就会被呈给皇家。就连一般的重臣家中也只能得到太后皇后或者皇帝的赏赐才能见到。一般女子看到这样的项链,一定是露出了羡慕喜爱的意思,还要心里流露出来的渴望,云卿却没有。

    当然,并非云卿不喜爱珠宝,而是对于这一世的她来说,珠宝这些东西远远不如其他来的重要。更何况东太后拿出这串玛瑙来,总不会是给她欣赏的吧。

    云卿的表现越发的满意,然后在这样的满意之中她又透出了一分淡淡的深思来,随即掩藏了在平静之中,指着那串玛瑙道:“这是哀家年轻的时候戴的,如今这样鲜嫩的色彩是戴不出来的。今日见你年轻貌美,皮肤白嫩,正适合这颜色。也算是哀家谢谢你救了皇帝的见面礼吧。”

    “东太后如松柏长青,这大红的玛瑙项链正适合东太后的身份和气势,云卿一个小小的臣女,岂能要如此贵重的东西。”云卿站起来,脸上带着一抹惶恐,忙对着东太后道。

    大红是正妻所用的颜色,也是正宫娘娘所用的颜色。东太后一听云卿的话,眉目里带着一丝似有似无的舒展。这些年,想必她这个先帝的皇后一直被西太后压着,只怕心里是不好受的。然而时局变化,东太后所生的皇子是叛子,自然不能再同日而语。如今被云卿这么一说,也不知道心里头浮起的是什么感受,目光在红玛瑙珠链上悠悠的一转,道:“你别哄哀家了,这红中带粉的颜色,哀家戴出去,还不让人笑话。你家中原是富商,自看得出这是好东西,哀家收在箱底也无用。”

    “东太后赐给你的,你便收下吧。”英嬷嬷也在一旁开口,只是语气里却有了坚硬,东太后赐下的东西,云卿若是再推辞的话,反而显得有些不知好歹,双手接了珠链过来,连声谢恩。

    东太后这时才露出一抹微笑,又低低的咳了两声,“一串珠链算不得什么,以后还有更多的荣华富贵,你可要更加小心才是。瑾王世子是个好儿郎。”

    “是,臣女谨遵东太后的教诲。”云卿心中充满了疑虑,总觉得东太后这一句话说的太过意味深长,让她心下猜测,这一番东太后让她而来究竟是何意思。然而心中柔肠百转,一时倒是思忖不出东太后的意思为何。

    “咳……咳咳……”但见东太后又咳了几声,脸上露出了微疲之态,“时辰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东太后保重凤体,臣女告退。”云卿心中写满了疑虑,面色沉静如水,又在郭公公的护送去朝着原路返回。

    从慈安宫出来,小轿还在殿前停着,云卿望了一眼那顶小轿,想起方才在东太后宫里闻到的檀香,对着郭公公摇头道:“我想走一走,不坐轿可以吗?”

    郭公公看了眼小轿,倒也没为难,满脸笑容道:“如今虽是初春寒气正重,若是郡主不介意,想要走一走的话,也可以,初春时新叶从枝头长出来的样子,也好看,宫中的早桃花已经开了,如今时辰也还早,郡主刚巧可以边走边看。”

    郭公公和英嬷嬷不同,是个嘴讨人喜欢的。云卿笑着点头,让流翠给他塞了银票,然后扶着流翠的手慢慢的走着。

    说起景色,云卿倒是没有多少心思去欣赏,她只是觉得这串珠链东太后赏赐的有些贵重了,又觉得刚才闷在充满了檀香的屋中,有些不舒爽,趁着路途不长,自己走走。

    郭公公在前面带着云卿走,云卿则一路望着枝叶倒也有两分新趣。就在路过一个种满了桃花的院子时,云卿突然脚下一滑,直直的朝着地上摔去,流翠走在她后方,吓的连忙一把去拉住云卿,才阻止了她摔倒的身形。

    “小姐,你怎样了?”流翠扶好了云卿,脸上写满了担忧,连声问道。

    而郭公公此时则返过头来,脸上也带着害怕,看了一眼地上,“郡主,可有受伤?”

    云卿极快的皱了一下眉,然后缓缓的舒展开来,目光往地上看去。宫中的道路都有宫人随时打扫,时时清理上面的掉落的树叶。

    而此处路上铺着防滑的石子,上面洒着细碎的琉璃片,在日光的照射下分外好看。然而就在云卿刚才路过的地方,石子与石子之间却结着一大块的薄冰。

    这也是为什么云卿走的好好的,突然脚下会打滑的原因,薄冰结在石头之间,看上去就像是水迹,然而踩上去的时候,却异常的滑溜,根本就站不稳。

    郭公公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眉头紧皱道:“这些宫人打扫也太不注意了,竟然还留了冰在石缝之间,郡主放心,等会奴才回了东太后,让她替你处理此事。”

    云卿望着地上的薄冰,眸中掠过一道淡淡的暗芒,目光似镜一般照出通亮的光彩,抬眼望着郭公公的时候,已经是一派温婉,“公公的关心我心领了。只是这气虽是初春,但春寒料峭,飘下的雨滴难免落在此处,只怪我自己不小心罢了。”

    郭公公听完之后,脸色露出惊讶的表情,拱手道:“郡主心肠极软,不怪罪其他人,奴才谢谢郡主了。只是,郡主可有受伤,奴才可以去请御医来看看?”

    云卿缓缓一笑,如冰面上开出的花朵,透着绯红的色泽,望着郭公公道:“无事,方才我的丫鬟扶的快,没有受伤,公公有心了。”

    郭公公听了之后,目光注意了一下云卿,但见她浅笑得仪,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这才放心的继续在前面领路。

    直到送出了后宫,郭公公这才转身离去。而谢氏则看到云卿,看了一眼那赏赐的红玛瑙,问了到东太后宫里的事,听不出有其他的情况这才作罢。

    而一进了归雁阁,云卿使了借口把其他丫鬟都支使开,这才走到书屋中,坐到美人榻前,对着流翠道:“到药箱的第二层第三格把绿色的圆瓶拿出来。”

    流翠虽然不知道云卿要药做什么,还是拿了出来,一看药瓶上贴的标签,顿时拧眉道:“小姐,你是不是扭伤了?”

    “疼,流翠,快帮我上药。”云卿的脸一下子就就好似变了一个颜色,雪白的额头上有汗珠流了下来,吓得流翠连忙帮她脱了袜子,这才看到云卿左脚的脚踝高高的肿起,显然就是刚才在宫中扭到了的。

    “小姐,你这都走了多远的路了,难道开始不疼?现在才开始疼的?”翠手指在高高肿起的部位轻轻的凃了药膏,一边不解的问道,一边替云卿轻轻的揉着肿起的脚踝。

    云卿轻轻的‘丝’了一声,拍了一下流翠的手臂,皱眉道:“扭成这样,哪有不疼的。你轻点。”

    “怎么不直接到宫中上了药再回来?”流翠不禁有些抱怨,“当时郭公公还问你有没有受伤,你说没有,之后走了那么长的路,你为什么不开口?”

    在流翠的印象里,云卿平日里吃的用的,无不是精致美好,就是使用的胭脂水粉,都是家中丫鬟采集的新鲜花瓣,蒸煮而成,绝不买外面配料不纯的东西。绝不是喜欢自我虐待的人。

    想起当时的情况,云卿的眼底便有一层淡淡的寒意浮了上来,嘴角带着似笑非笑,冷声道:“你小姐我若是开口了,如今恐怕就回不来了。”

    ------题外话------

    妙子:嗯,大家都在猜那个青衣男是谁,到底是谁?

    醉醉:不都说是耿沉渊吗?

    妙子:不是,青衣男会,耿沉渊不会,快告诉我,会的是谁?

    醉醉:是鸟……

    妙子: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