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50 怪异王妃

重生之锦绣嫡女 150 怪异王妃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在京城的第一朵桃花迎着料峭春风在枝头颤颤绽放的时候,瑾王妃到京了。

    瑾王本来和瑾王妃一同前来,无奈与瑾王所封区域相连的落日国却正好因为王位更换而发生了变动,瑾王授命防止落日国变动,殃及大雍边境的百姓,于是延迟行程。由瑾王妃先行到京城准备御凤檀的婚事。

    由于瑾王妃几乎没有来过京城,她这次居住,只怕是少则半年,多则一年也不为奇,于是明帝让皇后举办一场宴会,作为瑾王妃的洗尘接风宴,二来也是让京城的女眷们认识这位王妃。

    据说这一次瑾王妃不是单独而来,她还携了嫡次子御凤松,另外还有瑾王的一名爱妾以及其庶子一同到京。

    这是新年后皇后主持举行的第一场宴会,虽然如今皇后缺了薛家这个最有力的臂膀,然而其坐在凤位,还有四皇子这个儿子,也没有人敢随意的轻视她。而瑾王妃的到来,让各府的夫人们心里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打算在心头转悠,怀着各种目的到了皇宫的宴会场所。

    云卿作为瑾王妃的未来儿媳,这次宴会等于是第一次和瑾王妃见面,自然是慎重之极。由于要参加宫中的宴会,不能打扮的过于随意,然而如果一味注重隆重,又会显得过于浮夸,只怕瑾王妃会不喜这样的打扮。

    流翠一共挑了三套衣裙,都被云卿摇头否了,最后想起在柜中有一套新作的流纱翠羽裙,拿出来给云卿看了后,这才让她首肯,又盘了一个流云髻,点了碧玉珍珠,如同星辰散落在发间,最后簪了一只荷花蓝玉镶嵌点翠长簪,略施薄粉,这才与谢氏一同上了早就准备好了的马车,往宫中而去。

    皇宫里面的宴会,云卿参加的不算多,也不算少了。只是这一次设宴的地方是在专门招待女眷的殿内,除却规模和装饰略有不同外,和皇宫里其他的大殿一般,都是金碧辉煌又透着皇家至高无上的威严。

    谢氏和云卿在领路宫女的带领下到了殿中,便顿觉香风习习,千娇百媚的女子们都在里面交谈说笑。其中人最密集的一团,云卿想,应该就是这次设宴主要接待的人,瑾王妃了。

    虽然云卿对瑾王妃有着一丝紧张期待的心里,然而此时她也不可能毫无礼仪的上前,分开那些上前搭话的夫人小姐们去抢着和瑾王妃说话,如此反而会显得她失礼。

    “你来了。”林真清脆的嗓音从后方传来,惹得云卿转过头来,看到她面上一脸的笑容,也被感染道,笑道:“是你啊,从后面来差点吓到我了呢。”

    林真一笑,看了一眼场中的人,大眼睛无聊的眨了眨,“你总算是来了,都没人陪着我玩,她们都去那里了呢。”

    林真所指的便是瑾王妃旁边那一圈人,不少夫人小姐都在那你一句我一句,气氛显得十分热络。林真不喜欢这样的应酬,自然是觉得无趣的很。

    “宴会上就是如此了。”云卿举目望了一圈,“没看到雪莹吗?”

    “只怕比你来的还要迟呢。”林真一直无聊的盯着入口处,好不容易等来了云卿,就是没有看到安雪莹。

    两人正聊着,便看到耿心如和一个夫人走了过来,耿心如与云卿不对头已经不是一日两日,只是那位脸生的夫人,长方的脸上也带着同样恨意的目光,让人有些费解。

    林真似乎看出云卿的疑惑,附在耳边低声道:“她是耿家七少奶奶贺氏,耿继峰在永毅侯府官位仅仅在耿佑臣之下。”

    短短两句话就将所有的关系都表达了出来,云卿心中暗道,其实林真天真倒也不愚笨的。永毅侯当年以庶子之身过继到李老太君的名下,其他的庶子当然心里是又嫉又妒,这位耿继峰便是当时名列第三位庶子的嫡子,如今在朝中任着从五品的官职。

    之前一直有耿佑臣压迫着,所以耿继峰一直觉得没有出头之日,后来耿沉渊的出现,让他幸灾乐祸的许久,想着耿佑臣这次可也要被人打压了,暗暗叫好。谁知道不久后就出了驸马条例,耿佑臣因为娶了二公主而再无任官职的可能。

    耿继峰眼看这个最大的对手就这样被突然出来的驸马条例干掉,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一个耿沉渊在前面挡着,自然心里是极度的不平衡。原本觉得耿沉渊出现的时机是天下最好的,如今看来,耿沉渊是挡着他继承爵位的最大绊脚石。

    而云卿和耿沉渊两人是结义兄妹,云卿的步步高升,当然也代表了耿沉渊身后的势力在高升,云卿嫁给了御凤檀后,耿沉渊又多了瑾王府这样的巨力支持。

    而耿心如本来想着哥哥能承爵的,结果被耿沉渊破坏,想着自己能进宫为妃的,又被云卿破坏,又加上那日及笄被沐岚郡主当着众人数落,心头的恼怒在看到云卿的时候,不可遏制的冲上了头,拉着与她一个战线的贺氏就一起走了过来。

    “不管到哪里,都可以看到韵宁郡主的身影啊。”贺氏过来后,先是行了一个礼,她与耿沉渊是同辈,眼下云卿又是郡主,就算她心里多不福气,却也不得不先对着云卿行礼,才能说出自己想要说的话。

    “罗织,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韵宁郡主家中是做生意而起的,据说当初在扬州的时候,还在外奔波处理生意,赢得了各处商人的赞誉,自然是活泼了一些了。”耿心如虽然年岁和贺氏相差不大,然而她辈分上却比谢氏要大,所以直接唤贺氏的名字贺罗织。

    眼下她和谢氏一唱一和,表面上看起来是夸云卿,其实就是故意大声在这里说出云卿的出生,什么赢得各处商人的赞誉,隐喻云卿到处抛头露面,和行商之人接触过密,意图往云卿身上泼脏水。

    林真皱了皱眉,鼓着双颊要反驳,却被一只微凉的手拉住了动作,转头一看,安雪莹正对着她微笑摇头,让她不要开腔。这样的道行,完全不是云卿的对手。

    云卿对着安雪莹轻轻一点头,回过头来嫣然一笑,并未因为贺氏和耿心如的话而有所不忿,她先是望着贺氏道:“夫人处处都能看到云卿,可见夫人和云卿的缘分不浅,不论去何处,你也会一同而去,用耿小姐的话来说,没想到夫人嫁人之后,依旧这么活泼。”

    一个嫁为人妇的女子,应该在家中相夫教子,贺氏说每次都能看到云卿,这说明了她自己也是喜欢到处乱跑,比起云卿未嫁女子,喜欢逛街赏景的情况来,这样松懈懒惰的妇人才真正被人不耻。

    感觉到周围夫人投射过来的目光,贺氏脸面通红,不自在的缩了缩肩膀,一下子变得小家子的很,而云卿看到这样的情况也不过是淡淡的一笑,转眸望着瞪着贺氏,让她不要害怕的耿心如,声音不急不缓道:“耿小姐对我家中的情况了如指掌,想必对于各家各户的情况也都是十分关心的,每日恐怕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在打探上面。难怪耿小姐如今十八了,依旧还是待嫁闺中,只怕平日里太过于关注此事,而无暇顾及婚事了。其实有时候,还是将注意力多放在自己身上比较好。”

    只听云卿的话一结束,林真是笑出了声音,望着耿心如烧得和猴子**的脸,实在忍不住的趴在安雪莹怀里抖着肩膀笑,而安雪莹也是抿着唇,垂首暗笑,云卿也实在是太毒了,一针见血,戳得耿心如连说话还击的能力都没有了。

    云卿望着林真和安雪莹两人,暗里摇了摇头,她也只是说了真话而已,这两家伙笑成这样子做什么。

    而此时,云卿的到来,也让众人注意到了,今日来的是瑾王妃,接受瞩目的自然会有云卿。所有人的眼底都带着一种复杂,特别是小姐们在看到这一幕后,停下了相互说笑的动作,手里的丝帕捏的紧紧的,想看这位从商贾做到郡主的沈云卿,能不能让瑾王妃看了满意。

    人群就这样慢慢的分开,特意给瑾王妃留出了路来看向云卿。

    感受到这种突然安静的气氛,云卿缓缓转身,便看到在人群之中,一位身着极其隆重的华丽装束女子在一群人的花团锦簇的簇拥下走了过来,站到了距离云卿的一丈之处,便停了下来。

    殿中十分安静,而云卿则望着眼前的华服女子,大方自然的行了一个标准的礼,“沈云卿见过瑾王妃。”瑾王妃看起来三十岁有余,和谢氏的年纪差不多大,鹅蛋脸上一双长方形的眼眸极其有神,顾盼之间有一种女人的妩媚和夫人的威严,头上梳着高髻,簪着王妃品级的七宝树簪,各色宝石在殿中的光辉下闪烁,然却不觉得过分艳丽,脸上施了粉,不笑的时候,脸色看起来有点冷,然而身上铁锈红的宫装却将她的面色衬得多了一种丰润的红,十分符合她此时的年纪和出席的场合。

    她在打量瑾王妃的时候,瑾王妃也同样在打量云卿,她来京之时,就听到御凤檀将娶的未婚妻出身商贾,本以为是一名粗俗不堪而运气颇佳的女子,然而此时看她,身上的衣服华而不艳,装束简单而不简陋,举止仪态无不是进退有度。方才面对别人的挑衅时,也是自信沉着的应对,双眸始终带着一股冷静的色彩,让她不得不对这位韵宁郡主在心中有了新的估量。

    云卿知道瑾王妃在打量自己,而这样的打量是避免不了的。因为瑾王妃是御凤檀的母亲,所以她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这位将来的婆婆面前,嘴角始终挂着浅浅的微笑,不卑不亢,从容应对。

    她知道能在花心风流的瑾王府一直牢牢坐稳瑾王妃一坐的未来婆婆,必然不是肤浅之辈,而方才只看了瑾王妃一眼,便知道这位婆婆是一个在宅门里的高手。

    瑾王妃至始至终都未曾在面上,眼底流露出一丝其他的情绪,在打量完云卿之后,嘴角弯起了一丝弧度,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声音缓缓如同温暖的玉石交击在一起,开口道:“起来吧。”

    “谢瑾王妃。”云卿这才从从容容的站起来,至始至终,没有因为弯曲得太久而导致身子歪了摇了,这样的好礼仪,也使得旁边的夫人暗暗咬牙,人家一个商人之女的礼仪都能做的这样好,自己的女儿礼仪一定也得好好抓一抓,也许也可以像沈云卿一样,钓到瑾王世子这样的金龟婿。

    “你是檀哥哥的未婚妻吗?”站在瑾王妃旁边的一位女子,此时笑盈盈的开口了。

    因为她话中的‘檀哥哥’三个字,让所有人的注意力瞬间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但见那女子大约十八岁的样子,一张脸蛋生的十分的清雅,秋水为眸,柳叶为眉,淡淡的樱唇小而形状好看,鼻尖翘起,带着一点点俏皮的角度,肌肤白腻似凝脂,挽着牡丹髻,上面点缀了几颗金刚石的发簪。

    从瑾王妃进来之后,她便一直跟在身后,并未开口说话,而瑾王妃也未曾介绍过她的身份。众人纷纷在心里猜测她的身份,看她身上的锦衣丽裙,全身的钗饰并不像是丫鬟宫女,然她一直沉默的样子,却让人又觉得她的身份不是那么重要。如今一开口,却显出别样的不同来了。

    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叫瑾王世子为‘檀哥哥’的,这里头的尊卑区别,身份讲究可大了。

    可看这女子喊出来如此顺溜,就像是喊了千百遍一般的顺口,而瑾王妃也没有因她出声而露出其他的表情,显然是默认了这个称呼。

    云卿看着这个女子,她秋水眸中带着点点笑意,目光里带着好奇和欢喜,眸底深处涌现一丝莫名的情绪,在云卿还来不及看清楚的时候,已消失不见。云卿微微一勾唇,也含笑回道:“不知姑娘是?”

    这里的人都知道她的身份是什么,她也无需再证明,不过眼前这个女子,看样子不像是御凤檀的妹妹呢。

    “韵宁郡主,我是韩雅之。”少女从对着云卿福了一福身子,云卿从她的姿势看,自是下过一番苦功的。而观察这个韩雅之说话的时候,云卿发现,她虽然说话娇俏了一点,然而表情和举止,和瑾王妃有着几分相似的地方。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个韩雅之,应该是经常呆在瑾王妃身边的,而且在瑾王府也有一定的地位,否则的话,瑾王妃是不会在今日这样的场合将她带出来。

    而瑾王妃的娘家并不姓韩,这位韩姑娘具体是什么身份,为何随着瑾王妃到京城而来,其中的意味就值得人好好的推敲推敲了。

    韩雅之目光落到云卿不动如山的眼眸上,看到那张牡丹一般艳丽的面容,顿时觉得心里有些别扭了起来。美女总是有一种天性,看到与自己一样是美人的女子,就会不由自主的去对比,看看自己有没有哪处能比对方好一些,如此才能平衡。

    然,韩雅之对比下来:云卿的皮肤是奶白色的,不同于平常的那种透白,更有一种外域的那种随时可以滴出奶的那种白色,充满了诱惑。而眼睛,是最美丽的凤眸,又贵气又妩媚,顾盼之间如神女回眸,再看身材,全身体态纤细,腰如蜜蜂,盈盈一握,似乎风吹便会折断一般,而偏偏胸部却高高耸起,虽然衣裙宽松,然而却能看到那侧峰起伏,一看便知丰满如山……

    普普通通的商人之女,怎么会生的这样漂亮,这样的完美,且瘦且丰满。就算她是女子,也觉得云卿的美太过夺目了一些。不是她觉得自己的容貌比不上云卿,她自己也是雅致如烟的美女。只是同样的美丽在一起,云卿的容貌总是有一种耀眼的感觉,让人会不由自主的忽视其他的一切,关注她的繁丽妍美。

    韩雅之对比之下,眸子里便露出了些微的羡慕,云卿自然敏感的把握了这一点,然现在还不知道这位韩雅之的出现是为何,她眼眸注视着韩雅之的秋水瞳眸,含笑的望着她,淡然的开口道:“原来是韩姑娘,云卿到京中久未见过姑娘,想必你是第一次到京城吧。”

    瑾王妃一直默默的观察着云卿的举止,见她落落大方,丝毫不输于韩雅之,美目里闪过一丝瞳芒,缓缓开口道:“雅之从小在我身边长大,未曾来过京城。云卿你当然未曾见过。”

    云卿听到瑾王妃的话,此时瑾王妃称呼她的名字,这是一种亲昵的叫法,这代表瑾王妃心内对她是满意的吗?只是从表情上,却看不出太多来,瑾王妃一直是含着得体的笑容的。

    不过初次见面,她也不求瑾王妃能觉得自己格外入眼。由于是宴会,瑾王妃还有其他人要应付,那些夫人小姐见没有什么好戏看,此时也忙着继续交际去了,不过刚才一直被人忽略的韩雅之,此时也有不少的夫人小姐去旁敲侧击,想要知道她的身份。

    毕竟能从小养在瑾王妃身边的,又是当作女儿一般的样子,还带着出席今日这样的接风宴,必定不会是寻常的女子。

    不过没想到,韩雅之却像是十分会应酬的,巧笑倩兮的应对着所有人,任那些夫人小姐如何与她交谈,她都能将话语非常好的圆了过去。问了半天,夫人小姐们还都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身份,更显得韩雅之的身份神秘了。

    半晌之后,皇后也由人扶着上了殿中,于是众人都坐到了位置上,开始了这一场接风宴。

    而章滢此时才从殿门前急急的赶了过来,捡了安雪莹旁边的位置坐下。安雪莹望着章滢急急的样子,听她呼吸微喘,面带微红,肯定是疾步跑来的。不由的低声问道:“怎么才过来?”宴会的时间章滢应该早就知道了,这般急冲冲的,万一迟到了,可是对皇后和瑾王妃的大不敬。

    “十公主拖着我陪她去摘花。”章滢飞快的回答了,然后坐了下来,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又一口,眼见她定然是十分渴了。

    “别喝那么急,看你这样子,还以为做公主陪读的都没水喝呢。”安雪莹让宫女给章滢添茶水,章滢将白玉飞燕杯放在桌上,却露出遮盖在袖子下的半截手臂。安雪莹目光微凝,眉头一皱,抬手握了她的手过来,问道:“你手上这是什么?”

    云卿正拿了一块点心,听到安雪莹的话后,便也看了过去。只见章滢雪白的手臂上,有一条条的红色青色的淤痕,还带着肿起的痕迹,很显然是刚刚被打的。

    章滢飞快的将手抽回来,把袖子拉下掩饰了手上的淤痕,余光往左边看了一眼后,见舅母没有看到这边,才放下心来,微微垂首,美眸中带着一抹黯然,低声道:“没事,习惯了就好了。”

    云卿看她的手臂,想到方才章滢说的话,心里猜测到了是何原因。而安雪莹却一把拿了她的手臂过来,眼底带着一丝严肃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在公主身边做陪读的,还有人会打你?”

    安雪莹的眼眸里既是担心又是微怒,让章滢看了颇为心暖,也升起了一股淡淡的涩意在心口,若是娘还活着,她一定和安雪莹一样也被保护的极好的。

    章滢拉着袖子把伤口遮下来,眸子里带着淡淡的麻木,轻声道:“十公主有些调皮,不爱读书女红,夫子自然是要罚她的。”

    做皇子公主的陪读,除了可以与这些皇家子结交关系外,另外也有弊处的,否则的话,岂不是人人都削尖了脑袋往里面挤。这弊处最明显的一条,就是当皇子公主犯错的时候,由于她们是天家贵胄,龙孙凤女,夫子不能亲自打她们,那么所出的惩罚就是由这些陪读受了。章滢所跟的这位十公主,能在宴会前还拖着章滢去爬树,可见有多么的调皮。从章滢手臂上的伤痕来看,还有今日刚刚被折打的痕迹。

    安雪莹从前也曾听过这事,然而刚才一时半会没有想到这里,现在再看章滢手臂上的伤,心里微痛。以前的章滢在扬州哪里会受这样的罪,那时候只有她欺负别人的,虽然安雪莹并不是支持章滢去欺辱别人。然而现在,看章滢的模样,受伤的伤痕是新旧交加,还生怕别人知道,掩盖的严严实实的,若不是今日她碰巧看到,只怕一直都不会知道章滢过的如此苦。

    “既然如此,你别在皇宫里做陪读了。打成这样,手臂得多疼。”安雪莹蹙着细致的眉尖,眼底带着一抹淡淡的怒意,只是这样的怒意也只能在这里发泄一下,毕竟这是天家的规矩,不可能因为她一句话而有所改变。

    章滢又喝了一口水,望着正与夫人周旋的舅母,摇头道:“舅舅是从五品的官员,俸禄也不高。虽然他们不介意我在家中,可我到宫中来做陪读,日后能嫁个好些的人家,总不愧对舅舅的一片心意。”还可以帮衬舅舅家。

    “你放心,我和雪莹不会将这件事告诉你舅母的。”云卿知道章滢的心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入宫陪读,对此时的章滢并非不是件好事,她母亲已死,父亲薄情,章滢靠不到家里,就只有自己去争取包多的靠山,这样以后不管是嫁人,还是做事,都会有更多的路途可以选择。

    章滢点头,目光在殿上皇后与瑾王妃之间扫了过去,问着云卿道:“今日瑾王妃对你印象如何?”

    云卿想了想,“如同平常人一般。”她的确是看不出瑾王妃的态度,始终都是不咸不淡,轻轻缓缓的。不过这样也算得正常。

    “不坏就成了。”章滢咬了一口点心,这里人多耳杂,她也不能和云卿多聊瑾王妃的事,让人听了,口传口,传出乱七八糟的话对云卿就不利了。

    安雪莹,章滢,云卿三人心里都有共识,于是轻巧的转了话题,聊一些被人听到也无关紧要的话题。

    就在宴会快要散场之时,一位宫人到了云卿的面前,恭谨道:“东太后宣郡主到慈安宫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