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48 退婚之事

重生之锦绣嫡女 148 退婚之事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安雪莹自幼和云卿交好,此时听了她的话,转过头来看她的表情,想要从云卿的面上看出什么来。97小说网||中文||不怪她多心,实则云卿在她心中是聪慧无双的,只怕云卿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特意来问她的。她的目光落到云卿的脸上,但见她半垂着睫,露出的半合眼眸中带着对她的关心和担忧,便觉得自己是不是想的太多了,手指将捏破了的梅花瓣放在了桌上,视线盯着那白瓷碟上的花纹,呐呐道:“云卿,你我一同在扬州长大的,你也晓得,正月十六嫁女是什么意思的。”

    她的语气说不尽的黯然和感叹,却是在云卿意料之中。在江南一带,以扬州府为首,有流传一个说法,正月十六是老鼠嫁女的日子,老鼠便是不好的意思,老鼠嫁女就是说将家中不好的东西趁着过完节赶紧的送出去。

    安雪莹是安夫人的掌上明珠,在府里也极得安老太君的喜爱,又是安尚书的嫡长女,怎么也算不得是那样不好的东西,可想而知,安雪莹对这个婚约提前是有多么的不耐和不愿了。

    而此时的安雪莹正是蛾眉轻蹙,眉间笼着淡淡的忧愁,云卿嘴角蕴着的笑意在看到她这番表情后,也随之淡了下去,亦是一脸认真道:“安夫人没有与池郡王妃相商量,要求改期吗?”安夫人虽然不是扬州本地人,然而跟随安尚书在扬州任职多年,不会不晓得这个说法的。

    只见安雪莹摇了摇头,嘴角浮着一抹淡淡的苦笑,眼眸里的水光陡然之间暗淡了下去,“娘与池郡王妃相商了,原本婚期是在开春之后,提前的话会显得仓促,可池郡王妃说当初她没有算好,三月的时候正好是她公爹的十年祭祀,要做水陆道场,到时候婚期和此事相碰不吉利。又说嫁妆等物,不需要太过繁杂,池郡王妃看中的是我这个人,而不是嫁妆。到时候那边都会处理好的,不会让我嫁过去有任何闪失。池郡王妃的话让娘也不好再推脱,只是将婚期往后延了几日,总没出了正月。”

    闻言,云卿眼中浮起了一抹讥讽的笑意。池郡王妃一番话倒是说的十分在理,只是这十年祭祀的水陆道场,不是刚刚决定的吧,当初订婚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呢。

    安雪莹低着头,眼底的神色黯如半夜,没注意到云卿的神色,只慢慢的接着道:“虽然我不晓得怎么回事,但是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池墨……”她顿了顿,随即苦笑一下,眼眸中带着一点雾气,“每次他跟着池郡王妃来府中,看我的眼神,仿佛看着最烦厌的东西。偶尔娘和池郡王妃让我们聊一聊的时候,他也多半是看着其他的地方,一句话也不多。”

    注意到她这一次说起池墨的时候,眼中的无奈,与前几次说起池墨时候的娇羞完全不同,云卿细心的捉摸了这样的区别,言轻曼声道:“你且告诉我,你对池墨感觉如何?”

    安雪莹目光落在那红如云霞的梅花上,眼底带着一丝迷茫般的神色,听的云卿的问话之后,脸上虽然浮着一抹羞意,然而却道:“他是我未来的夫君……”因为订婚才对他关注,因为她要嫁的人是他,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感情了。

    听到安雪莹对池墨并没有感情,云卿的心也终于放下来,如此一来,她要做的事情就简单多了。见安雪莹愁肠未全解,云卿也说了一些墨哥儿轩哥儿的趣事使得她转移了注意力,待看了一眼屋中的小时钟,则笑着起身道:“眼瞧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该去父母那边了。”

    安雪莹也瞧了一眼,随着她起身,“我送你出去。”

    “送什么,外面还下着雪呢。你受了风刚好了点,又出去吹出点什么来,可不是让我担心了。”云卿轻轻的推了推她,不让她起来送,安雪莹也知道自己身子不大好,便喊了小寒送了云卿回去。

    出了听风阁,刚绕了一个回廊,到了拐角处,看到一抹碧蓝色的身影,竟是安初阳。

    云卿看到他,想到之前谢氏暗示过他,当初安尚书想和沈茂结亲家的事,然而她是一早知道了安初阳的心意,但安初阳未说穿,她也装作不知。

    此时有小寒和流翠在身边跟着,也算不得私下见面,略顿了顿,云卿便坦然的的走了过去,嘴角含着一抹云烟似的笑,“安公子。”

    安初阳早就看到云卿的身影了,确切来说,他也是得知了云卿来了府上,晓得她会去看安雪莹,才在这里等着的,此时看到云卿披着玉色银鼠毛的斗篷,下面露出胭脂色的裙边来,整个人窈窕如海棠立于人前,虽然脸色雪白,然而气色看着却是极好的。心里不禁是有些苦涩,到底她对陛下赐婚给御凤檀的事,是乐于接受的,否则依她倔强的性子,早就推了,哪能还能这样面色红润,喜气洋洋的。

    如此想着,本来没有多少表情的面上,眸中呈出一丝淡淡的苦来,嘴角弯了弯,像是笑道:“一直都未曾恭喜你。”

    云卿先是一愣,接着知道他这是在说赐婚的事,听着他声音里的恭喜之意像是冬日里的一丝北风,淡的几乎让人听不出,哪里不晓得他的心思。然而她也只是有礼的答道:“现在也不迟,未出正月且都算作新年,安公子随时都可与我互相恭贺的。”

    见云卿如此说,显然是不想戳穿这一层薄薄的纸,安初阳也知道她的态度,当初若是她真有心,就不会推掉他提议娶她的解决办法了,一时便有些沉默下来。

    安初阳素来话就不多,如今在宫中当差,也没有多少改变,好在他实力不错,又有好家世,再者人也好,听说明帝还对安尚书赞过一句安初阳——少言寡语反而显得可靠。

    云卿认识他多年,也没什么异样的感觉,知道他是这样子的性格。不过她本来就要找他的,如今安初阳直接出现在这里,反而显得好多了。/中文/

    ……

    正月,不仅仅的是走亲访友的日子,京城里面的公子少爷们,少不得在这难得的,所有人都休假的日子里,呼朋唤友,在府里摆开酒席,一起喝着酒取乐。

    池郡王的长子池优便是京城里众多公子哥中的一人,虽然已经娶妻,然而性子还是和婚前一般喜欢举杯邀友。这次受邀的也大多数是和他一样的公子哥儿,而池郡王和池郡王妃对于儿子的这种行为,当然也是支持的,在这京城的生存之道,首先就是要有良好的人际网络,有人好办事,这可是一句不老的古话。

    安初阳作为池墨未来的大舅子,当然是在受邀行列的,他此时坐的桌上,池优和池墨在,除此之外,在座的熟人还有方小侯爷方宝玉,去年的状元郎如今的龙图阁大学士耿沉渊,徐国公家的长孙徐砚奇,张阁老的三孙张新武,去年的榜眼资培石,和其他两桌子各家公子,大多数都是未曾娶妻的小一辈人,不出意外,都是朝中未来的新贵世族的接班人。

    池优首先端着酒杯对着三桌酒面道:“新的一年又过去了,咱们这些朋友在一起也不弄那些虚的,说那些面儿话,今儿个就是一起图个乐呵,一起喝几杯。”

    池优的话一出,其他人也就给了面子端起酒杯,同他喝了。安初阳进来后视线就不时的在池墨身上停留,此时看他一脸淡淡的,比起池优的脸色,那点笑容就像是风沙画成,随便一吹就会掉落,憔悴的不行,若不是安初阳知道他没多久就要娶安雪莹,乍一看还觉得池墨跟刚死了妻子一般,便是他面无表情惯了,此时嘴角也冒出一股火来,举着酒杯道:“想来郡王府的新年客人也太多,瞧池墨的样子,像是忙的没休息过似的。”

    安初阳一向都话不多,今池优刚说完,他就接了第二句,又见是对着池墨说的,其他人便想原来是小舅子跟着未来的妹婿说话,不由认真的看了几眼,才发现安初阳不是故意找了话说,徐砚奇奇道:“这过年的日子,池墨兄怎么反而累得如此,是不是府中下人太偷懒了?害的我们池墨兄如此憔悴啊。”

    而池墨仿佛不仅仅是憔悴,还有些神游四海的意味,好似没有听到众人的话。

    见其他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池墨身上,池优则不着痕迹的将手往弟弟的肩膀上一拍,“大家可别光看着池墨啊,今儿个我才是主客啊!”

    池墨此时才醒过来,隐约回想起刚才的说的什么话儿,却想不起来,端起面前的酒杯道:“昨夜儿没休息好,一时恍神了,还请各位莫要见怪。我先罚三杯。”

    众人见他如此干脆,也不再说了,倒是徐砚奇嘿嘿一笑,眼底露出了促狭的光,抬了抬下巴,挑眉道:“寒正好眠,池墨兄没休息好,是不是红袖枕边走,不战不休啊?!”

    男人在一起,免不得说些荤话,开点黄笑话,这本是没什么,徐砚奇也是纨绔惯了的,一张嘴跑马似的说什么是什么,说完之后见众人脸上都有点讪讪的。后知后觉的看到脸色冷冰冰的安初阳,想起池墨年后的婚事娶得就是安家的小姐,不由觉得有点难堪,毕竟人家哥哥还在这里,连忙转开了话题,笑道:“前日里我驱马去了清明道,你们知道我在那看到了谁吗?你们肯定猜不到。”

    虽然他这话题转得是硬了点,但是在场的多数人还是看出来了,立即附和的问道:“谁,谁,谁,快说……”

    于是一屋子的气氛又热闹了开来,池优还请了三五个歌姬,在旁边唱着小曲,弹着琵琶添着热闹的气氛。

    安初阳出去了一趟,说是要去方便,过了一会儿回来之后,又跟着其他人敬酒闲话,闹了好半晌,直到桌上菜肴已经换了两巡,酒也烫了五壶了,外面突然跑来了一个小丫鬟,满脸的泪痕鼻涕,小脸皱巴巴的看不清原本的模样,一把冲到了池墨的面前,抓着他的手就使劲的哭喊道:“二公子,你快去看看薇儿姐姐,她……”

    池墨顿时站了起来,手中的筷子丢到了地上都不知道,只盯着小丫鬟,眼底写满了紧张道:“薇儿她怎么了?”

    小丫鬟也顾不得擦自己的鼻涕眼泪,一下趴在了池墨的袍角上,“二公子,薇儿姐姐她肚子疼,疼的慌……拼命在喊你的名字,你赶紧过去看看吧……”

    池墨一听,立即朝着后院跑去,池优皱眉看了一眼小丫鬟,正要开口说话,便看到池墨转身就跑,连忙要去拉住,去没来得及,只看池墨转眼间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池优转过头来,正好迎上安初阳和冰凌一般的眼眸,整个人背上就透出了一股凉意,扯出一抹自然的笑意道:“府里出了点事,池墨过去看看……”

    啪!

    安初阳提掌一拍顿时压垮了桌子,整个人站了起来,带着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定定的对着池优冷笑,“可不是,池二公子真忙,郡王府里一个丫鬟生育的事情,都要找池二公子去看看才行!而且肚子痛还只嚷着池二公子的名字!”

    池优一看安初阳的神色就知道不好,暗骂这个不省心的弟弟,表面上却还得维持着微笑,劝道:“哪里,不过是贴身伺候的一个,和池墨关系好……”

    “放你的狗屁!”安初阳这次是直接打断了池优的话,素来冷冰的眉眼里染上了浓浓的怒意,“你当我安家的人都是傻子呢!我今就要去看一看,到底这贴身伺候的和池墨关系好到了什么地步!”

    安初阳拔腿就向前走,池优哪里肯,连忙在前面拦住他,赔笑道:“初阳,这事肯定是个误会,我们两家就要结亲了,何必这样……”

    安初阳一手推开池优,他武功好,推的池优后退了两步,然后侧回了头道:“不是要结亲,我还不管这事!”池优一站定脚跟,就要去拉安初阳,却被方宝玉拖住了手,如花似玉的脸对着池优道:“人家两小舅子的事,你去搀和什么!”

    池优被方宝玉拉着追不上去,听到他的话,只觉得头都要晕了,“方小侯爷,那是我弟弟!我能不去搀和吗?”

    “哦,是你弟弟啊。那你去吧。”方宝玉好似才想起来,很乖巧配合的放开手,还将两手背在背后,表示自己再也不拉着他了。可是此时,已经有喝了酒想看热闹的一大把公子哥儿跟着气势汹汹的安初阳朝着内院走去了。

    待一大群人熟门熟路的走到池墨的院子里,看到便是池墨怀里抱着一个肚子高挺的女子,正问道:“肚子还疼吗?”

    “刚才疼的太厉害了……”那女子依偎在池墨的怀中,软言轻声的说道。

    只见池墨平日里斯文中带着淡漠的眼神就如同那三月的杨柳,带着无尽的温柔和疼惜,瞬间将众人看了个呆。

    安初阳瞬间脸色由青色变成了铁黑,一脚将屋子里一个檀木的桌子踢了个翻,望着池墨的黑眸中霎那间溢出了满满的戾气。

    池墨在看到院子里这一群人的时候,表情也呆了下来,他没有想到安初阳竟然会进来看到这一幕,更没想到安初阳的身后还跟随了十来个公子哥儿,正满眼发亮的看着他。

    “别,这个是误会,是误会。”池优从后面急急忙忙的追了上来,推开众人,高声解释道。

    耿沉渊站在安初阳的身后,看着这么久已然将怀中女子搂着紧紧的池墨,清隽的眉眼里带着一抹十分淡漠的笑意,“池公子不如解释下,眼下是——如何误会?”

    池优进来之后一看弟弟的姿势,脸色都绷不住了,若是池墨此时没有搂着女人,他大不了说是自己弄大了丫鬟的肚子罢了,可眼下这搂得紧紧的,他要是还说是自己的丫鬟,那两兄弟争一个女人,还争大了肚子,可会成为京城的丑闻。顿时池优就跟堵了嘴的鸭子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方宝玉也跟着池优追了上来,从人群里钻了出来,一看到屋中的情景,立即夸张的哟了一声,满脸惊讶,白白的手指指着池墨,对着徐砚奇道:“你还真说对了,池墨昨日还真的是在女人这累了……”当然了,方宝玉所说的累和徐砚奇所说的累本来不是一个意思,但是此时听起来就是一个意思。

    感觉到安初阳冰冷的视线,徐砚奇立即正色反驳,“我那是随便说说的,哪知道他真的……”搞了女人……后面半句话,最终还是在安初阳冰冷的脸色中消失在喉咙间。

    池优此时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等着池墨,眼珠子简直都要落了出来。池墨看到哥哥的眼神,终于觉得自己这样一直抱着女人有些不妥了,他却是慢慢的扶着那个女子,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来,然而抬头看着安初阳,“我喜欢的是薇儿。”

    在这一句话后,站在安初阳附近的池优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然而这一次,他还是没有拦住安初阳,待他看过去的时候,安初阳已经抓住池墨狠狠的揍了两拳,打在了那张斯文的脸上,下手的狠劲当即让池墨就掉出了一颗牙齿。

    接着,整个池郡王府就乱成了一团,劝架的,说和的,喊大夫的声音络绎不绝的传出来。

    ……

    云卿坐在荣华苑前的观雪台,看着那一片红的绿的白的梅林,美眸望着安雪莹有些怔怔的表情,道:“事情就是这样的。那个薇儿是池墨的贴身丫鬟,在池郡王妃上你府中提亲的时候,她不知道薇儿肚子里有了……她只以为这个薇儿是个普通的……”通房,云卿没说出来,而是看着安雪莹的眼眸,观察她的神色,见她神色稳定,才接着缓缓道:“然而到了和你府中订婚之后,池郡王妃才知道那个丫鬟有了身孕,池郡王妃一直想要丫鬟打掉她的孩子,可是池墨每次都以死相逼,说只要这个丫鬟没事,他就听从池郡王妃的安排,娶妻进门。而若是这个丫鬟或者丫鬟的孩子出了什么事,他立即就去死。”

    也正是因为这样,池郡王妃心疼儿子,自然是不想要儿子死去的。然而她又怕到时候丫鬟这个儿子生出来,安雪莹刚好过门,会将安家彻底得罪。于是就想出了道场这个说法,让安雪莹提前嫁过去,再把这个薇儿提了做个妾室,孩子的身份就有了,儿子也保全了。

    然而正妻一进来门,就抬妾室,两个月后庶子就出生,这简直不亚于让安雪莹以后在京城的贵妇圈子里成为笑柄。

    更何况池墨还是为了妾室,以死要挟,和池郡王妃两厢商量之下,才答应娶安雪莹的。以后嫁过去,在宠妾灭妻的日子里生活,活活耗尽一个女人所有的青春。

    听完云卿的话,安雪莹的脸色浮白,像是纸一样的色泽,嘴角的笑又苦又涩,“云卿,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那日哥哥回来后,池郡王和池郡王妃后脚就跟着到了府中,说那个丫鬟他们会想办法处死的,也不会让那个孩子存在,保证让我嫁过去不会受这样的委屈。”

    她看了一眼白茫茫的雪地,胸口浮着的一抹哀戚染在了秀气的眉尖,语气轻飘飘的道:“祖母和母亲见他们上门道歉,姿态又放的很低,这样处置也觉得合情合理,我是家中的长女,下面还有安兰和安芳两个庶妹,若是池郡王府对这件事道歉,并答应如此处理,我还要退婚了,怕对两个庶妹的婚事有影响。”

    这个时代的人,男人三妻四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池墨的这件事,不是错在他疼爱丫鬟,也不是他让丫鬟怀孕,而是不该在妻子还没过门之前,就让丫鬟怀了孩子,最重要的是,这件事还被云卿设计闹得如此之大。在这种情况下,是安雪莹站了有利的优势。

    但是没想到池郡王妃如此喜欢安雪莹,在儿子被打之后,还能上门求和。若是按照池郡王府这样说,处理了丫鬟,那个孩子也不生下来,在世人眼底,池郡王府的确是安排的很好了,人家都牺牲了自己的孙子了。

    并且安老太君和安夫人考虑,出了这样的事情,池郡王和池郡王妃都心中有了愧意,日后安雪莹嫁了过去,他们必然会多护着一些,在府中生活自然是更好。

    然而云卿的眼底就浮上了一层雪一般的怒意,她嘴角带着一丝冷笑,拉着安雪莹的手,只觉得她的手又凉又湿,粘腻的很,就像是此时她的心情。

    “雪莹,嫁过去你不会幸福的。池墨为了那个丫鬟,可以以死要挟。如果他发现丫鬟死了,立即去寻死,若他真的就这么死了,以后池郡王和池郡王妃只要想起池墨,就会想到是你要嫁过去,才逼得池墨自尽的。若是他没死成,等你嫁了过去,他也一定会记恨于你。”云卿的脸色是难以见到的严肃和认真,她必须要将嫁到池郡王府的事情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安雪莹心肠软,但是很聪慧,她眼下一定觉得很犹豫,很徘徊,所以才想到约云卿出来看雪赏梅,无非是要好好的理一理心中的想法。

    一滴眼泪就这样掉在了云卿的手背,滚烫的泪水从安雪莹低垂的眼睫里落了下来,安雪莹的手指紧紧的抓着云卿的手,用力用到手都在颤抖。虽然看不清她的神色,然而从手中的感觉,云卿知道安雪莹此时一定很伤心。

    这是安雪莹的婚事,是安雪莹她对男女之情最初的向往,就这么被无情的撕毁了。云卿能了解安雪莹此时的心情。幸而这里的赏雪台用半透明的六扇屏风隔开,相互之间看不轻面目,她拉着安雪莹,将她带着靠近自己的怀中,一手轻轻的在她背上抚摸着,眼睛看着远方,轻声道:“雪莹,若是想哭就尽情哭吧。”

    腰间传来的点点温热感,让云卿知道安雪莹在流泪,此时云卿不再开口,任她就这样发泄了自己的情感。

    北风刮过树林里,带起的阵阵呼呼声压住了安雪莹低低的哭声,周围的人都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只有一个青衣男子,却是往这边看了几眼,眉眼微微皱起。

    半晌之后,安雪莹的眼泪渐渐的收了进去,她对池墨并没有太深的感情,这样的眼泪,不过是为一个少女的自尊和憧憬过的感情而发,所以即便是伤心,也不会到了悲痛欲绝的地步,发泄过后,只觉得那种郁在心里的哀戚和忧伤就随着泪水发泄了出来。

    云卿见呜咽声停了,便坐了下来,平视着安雪莹因为哭泣而发红的眼眶,拿着帕子给她擦了擦泪水,道:“为了他哭,不值得的。”

    安雪莹点点头,自己也擦了擦脸上残余的泪水,声音还带着哭过的涩感,柔声道:“也不算是为了他,是为我这一腔期盼空付了而哭的。”当初以为自己嫁的是良人,在京城里素来是听到池墨没有什么不良的嗜好,不赌博,不流连花巷,谁知道他竟是心中有了其他人,不由的又抿了抿嘴唇,“只怪我没那丫鬟好罢。”

    一听这话,云卿就知道她是赌气说的这话,当然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未婚夫为了个丫鬟要死要活,还把自己做为交换条件才肯娶的,但凡有点心气的女子都觉得受不了。

    于是云卿拉着安雪莹站起来,站到观雪的透明琉璃窗前,指着那远处的一片梅林,唇角聚着一抹淡淡的笑容道:“你瞧那是什么?”

    “梅林。”安雪莹有些奇怪云卿为何要这么问,却知道她肯定还有话要说。

    云卿点头,瞳眸清澈中带着敏锐,浅声道:“你与我都喜欢梅花,你喜欢红梅,喜欢它一片白雪中风姿**,我呢,却喜欢雪梅,喜欢它存于雪中,与雪一色却暗留清香。连你我二人相交好到这等地步,也一样有不同的欣赏品味,更何况人呢。而池墨对你的态度,就像这红梅与白梅,只不过没有投到他的喜好而已。并不是谁比谁不好,而是没有遇到他欣赏你,你也欣赏他的那一个。”

    安雪莹望着远处那一片花瓣如云,堆堆叠叠的梅花,再听云卿的这一番解释,眼底那一点不甘心也随如同冰雪融去。须臾之后,脸上终于扬起了今日里的第一抹淡笑,水眸黯色渐渐消散,柔声道:“云卿,亏得你会打比方,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释然了。”

    见她终于笑了,云卿总算是开心了,就怕她一直郁郁不乐惹得心疾重发那可就麻烦了。

    安雪莹虽然心思细腻,却也不是围绕一个问题可以钻死胡同的人,只要能通了,便不会再纠缠,而是将思维放到了此时要面对的另外一件事上,她将视线从梅林上收了回来,咬了咬唇,轻声道:“云卿,我不想嫁给他了,你有没有好法子,可以将这门婚事推掉?”

    她说的好法子,自然是在不要嫁入池郡王府,又不能让人质疑安家女善妒不容人,心气高,不好相处的前提下。毕竟安雪莹作为安尚书的长女,还是要考虑到庶妹们的婚事了,而安夫人和安老太君也必然是考虑到了这点。

    云卿既然能想出法子让安初阳去闹,当然就想好了接下来的法子。她握着安雪莹冰凉的手,也觉得在这里呆的有点久了发冷,便道:“这儿炭火不足,你身子不好,我也怕冷,抖抖索索的说话也不方便。眼见色不早了,我们到马车里去说。”

    两人挽着手,往楼下走去,却在楼梯口看到了此时最不想看到的人——腆着大肚子的丫鬟薇儿。

    ------题外话------

    每一个人的人生里面都有许多的配角,安雪莹是云卿生命中很重要的配角,所以她的婚事我会写一写,但绝不会喧宾夺主。

    下一章会迎来了瑾王府的人进京,开始准备云卿的婚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