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41 绑架事件

重生之锦绣嫡女 141 绑架事件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谁知面前高马上的人一丝眼神都不望向他,直直的看向厚厚的车帘,目光中带着深深的锐利和掠夺男子浑厚高昂的嗓音透过坚硬的车厢壁传了进来,“这里面可是大雍的韵宁郡主?”

    云卿在里面听这声音,便拧了眉头,流翠掀开车帘一隙,望了出去,便可见到大马上骑着一人,绒帽长袄,花饰繁复,腰间系着长长短短的结子,狂傲逼人的脸上带着一丝轻视望着马车,眸中带着戾气。

    这人流翠跟着云卿到宫里的时候,曾经见过,正是西戎太子赫连安元,当初他差点就成为了云卿的夫婿。一看到他,流翠就反射性的拦在云卿的前面,低声道:“小姐,外面是西戎的太子,你不要出去。”

    其实男子的声音传来的时候,云卿就已经认了出来。赫连安元那具有特色的嚣张声音,真是让人想忘都忘不了。

    随即流翠就对着外头道:“请问来者何人,为何拦在郡主的座驾前?如无要事,请速度离开!”

    赫连安元冷笑一声,他回到大雍没多久,就听到御凤檀和韵宁郡主的婚事,自然是不舒服的紧。只觉得自己被欺骗了,原以为自己娶了御凤檀喜欢的女人,可以好好的出一口气,谁知道贵顺郡主还没出了大雍的国土,御凤檀就被指婚娶了另外一个,不得不怒,所以今日特意纵马来拦路,自然也不是抱了什么好心思来的。

    “看来没错了,这就是韵宁郡主的座驾!那就请韵宁郡主下来,陪本太子说说话!”

    陪他说话?当云卿是什么人!

    流翠听他声音跋横,就已经生了怒意,此时再听他说出这等没轻没重的话来,不由怒上脸颊,喝道:“从没听到过我大雍立了太子,你自称太子,不知道是哪国哪地的,要让我们韵宁郡主说话,也要将名号报出来,否则的话谁也不见!”如果朝中,除了超品的在云卿之上,其他的遇到云卿都得给三分面子,流翠这也是气得,看这人说话嚣张又轻佻,断断不能让他随意出言侮辱了云卿。

    赫连安元嗤笑了一声,眉梢里都是轻视的往车厢内一撇,“你大雍立不了太子,难不成我西戎还没太子!你不是韵宁郡主就不配和我说话!让你们郡主出来,好好的陪本太子说说,否则的话,别怪本太子不客气了!”

    流翠一听这话,简直是菩萨都要生出几分火来,霍地一下就要冲出去,云卿一把拉住她,凝眉示意她不要冲动,然后提声道,“原来是西戎太子,我说是谁这样的火气大,太子从玉门关折回,应是抱的美人归的,怎么还这样大的火气。”

    随着女子曼妙轻软的声音,马车的车帘掀了开来,但见车厢里的女子若边之容花,面若牡丹,眸如凤凰,白得如同雪样的肌肤透出清凌凌的气息,一双黑玉做似的眸子镶嵌在华贵的凤眸之中,只觉得眼前生出灿烂的光来,即便是淡淡的脂粉不施,也透出一股灿烂的艳丽之意。

    赫连安元生在皇宫,看的美人不少,就连贵顺郡主也是一等一的美人,然而看到此时的云卿时,不知道是风雪太过冷清,还是车厢的温度太过折腾,恍若有一抹明月就这样生在了眼前。

    他前两次看云卿的时候,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御凤檀身上,此时是第一次认真的看她,心神为之一动,但对于他来说,云卿的美色并不是最看中的地方,他看中的是她未婚夫是御凤檀。

    他脸上露出一抹带着杀意的笑容,整个面容因为这样一个表情而格外能给人压力,声音听起来似含了一丝客气和礼貌,然而也掩饰不了他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寒意,“韵宁郡主,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若是真的不知道,那也只能说你的消息知道的太慢了。/中文/贵顺郡主已经在玉门关前,被你们大雍的薛东谷将军活活拖死,本太子这次回来,是打算重新再挑一个太子妃的。”

    云卿轻轻的一笑,唇角绽出一朵浅浅的花,凤眸里带着一丝惊讶,“我不过是女儿家,只懂得女红刺绣,这些朝政大事不知晓也是正常的。贵顺郡主遇害了,太子你还特意返回,愿意和大雍再结姻亲,真是意志坚定,希望这次挑的太子妃,西戎太子可以保护的周全,两国再结友好关系了。”

    这话中暗讽赫连安元连自己的未来太子妃都保护不好,还好意思重新返回来,赫连安元听了出来,眉头皱紧,脸上戾气更盛,“是啊,本太子是一定要和大雍结亲的,当初大雍陛下就是要给我和郡主赐婚,如今贵顺郡主已死,本太子又回来了,这不是说明我们是作之合,命定婚姻吗?”

    云卿抬手抚了抚鬓角的发簪,翠蓝宝石的发簪在玉白的手指间色泽更靓丽,她浅浅笑道:“太子难道不知道,陛下已经给我和瑾王世子赐婚了吗?在我们大雍朝,一女是不能二嫁的,太子所说的作之合只怕今生是无缘了。”

    赫连安元看着面前的女子,她的双眸漂亮,但是吸引人的不单单是漂亮,更是那眸子中的睿智,如同宝石一般,让她整个人散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他怔了一怔,随即挑起两道浓黑的眉,虎目中有着凌厉的光芒,口气狂妄道:“你如今还没嫁给御凤檀不是,就算嫁给他了!本太子也能让你们大雍陛下将你赐给我!”

    “噢,太子有什么方法呢?”

    她的语气轻飘飘的,就像是落在车篷上的一片轻雪,又像是擦着脸颊过去的一缕清风,那般的不以为意,在听到赫连安元的话后,依旧是浅笑盈盈,不带一点害怕的眼神。赫连安元在西戎也是除了西戎王和王后外的第一把手,他浑身上下有一种成的尊贵气质,加上方才语气凌厉,一般人看到都要被吓得发抖,更别提大雍这些名门千金,一个个弱质女子,没哭就算不错的了。

    可看眼前的女子,她没有一丝的惊慌,不知道她是不是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而显得这般的从容,笑的那样云淡风轻的,让他一下没了底。

    他听赫连安素说过,这个韵宁郡主本来就是个普通的商人女儿,靠着两次狗屎运,得了大雍皇帝的封赏做了郡主,其他的名气,他也就没听到过了。

    就这么一个女子,肯定是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了,赫连安元在心里已经下了判断,韵宁郡主是个养在深闺里的花瓶,除却面色美貌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就是面对他的时候,也傻到分不清形势,难怪刚才说到贵顺郡主的事,她还什么都不知道,看来是真正只知道打扮玩耍的千金,什么也不懂。

    但是赫连安元心底也有些隐约的不安,也许面前的少女心理素质很好,她根本就不害怕任何事情,但是这种念头不过浮现了一霎那,就被自己拍的消散了,怎么可能,就凭她这样子,会有这样的好素质。

    于是他哈哈的笑了两声,目光逼人,“你们大雍不是最守礼节了吗?但凡一个女子被男人掳了之后,清誉就算没有了,只有嫁给那个男人,才能保住性命?现在,我就要掳走韵宁郡主你,到时候你大雍陛下也只有将你嫁给我了!”

    他似乎很得意的笑了起来,视线落在已经被他身边西戎侍卫押着的车夫,和身无武功的流翠身上落了一圈,嘲笑着云卿的战斗力,“你身边就这么两个人,他们也没有办法保护你吧!”

    就在他以为云卿会再说出什么话的时候,她十分赞同的点头,颦着眉幽幽叹了一口气道:“我既不想我的车夫丧命,也不想丫鬟受到什么伤害,那就请太子殿下带路吧。”

    赫连安元冷笑道:“算你识趣!”说罢一扬手,他的手下立即将车夫拉到马上押着,另外一名跳到了马车前面,代替了车夫所在的位置,御马朝着另外一条路上走去。

    一路上流翠都拉着云卿的手,担心道:“小姐,就这么任他们抓走你,这可真的会损坏你的名声的!”

    “那我要怎么办呢?你和车夫难道还能打得过他们?”云卿转头看着流翠,轻声问道。

    马车两边的车帘都有侍卫紧紧的跟随着,流翠两次想要掀开车帘去看一看外面,都被人制止了,她想起刚才看到的,跟随在赫连安元身后的侍卫,个个都是身体强壮,一身精悍,腰间还佩了弯刀,个个看起来都像是武功高手。就算不是武功高手,她和车夫两人的小身板也敌不过对方那人高马大的力量啊。

    流翠不由撇了撇嘴,道:“那我们可以大声叫,吸引人过来啊,总好比现在这样束手就擒,真是太不心甘了。”

    “还叫,没等你叫,小命就没了,那些人是好相与的吗?我是陛下亲封的郡主,他们不敢随便动我,但是要送你和车夫,那还不是随便的事情。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不希望你出事。”云卿在心底默默的念道,她并不是喜欢看血的人,也不是喜欢杀人的人,每一次动手都是被迫的,对于敌人当然不必软心肠。然而像现在这种情况,能保住车夫和流翠的情况下,她当然选择保住她们。

    而且,赫连安元并不是个傻子,他选择出来的路段,人迹本来就少,何况冬日里路上的行人就更少了,求救不成,赔了自己的性命才是真正大亏。

    “小姐。”流翠圆脸上露出几分感动,云卿看她眼里有泪光要流出的时候,伸手摸了摸她的下巴,“看你一抬头,这里的肉就少了,这个冬你吃了不少,低头的时候都有了双下巴了,长成胖姑娘了,以后谁还要哦。”

    本来感动的泪水被云卿这么一说,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知道云卿是不愿意看到她眼泪包包的样子,流翠脸上是又气又恼,抬手摸了一下下巴,“小姐,这个时候你还说这个,亏得你有心了。”

    “反正坐在里头无事,聊会又如何。”云卿淡淡的一笑,凤眸在投向车帘的时候带着一轮晕光。

    马车走了大概小半个时辰的样子,终于停了下来,云卿下车,入目是一座精巧别致的院子里,马车是直接驶了进来的,云卿也不知道外围是什么样子,由人带到一处休息了下来。

    赫连安元看着云卿坐下来,挥手让人端了茶上来,而他自己面前则是一尊酒杯,散发出浓烈的酒味,让云卿不由的皱了皱眉。

    赫连安元看到她的模样,眼中带着一丝蔑视,落到她身边的茶杯上,“你们大雍人就爱喝这些涩涩的怪东西,就是些树叶子拿着热水一冲,就能让你们写出那么多酸句子来,哼。”

    他说话间已经喝了一口烈酒下去,眼底的神色更是张狂,整个人散发着如同烈酒一般的气息,让人闻之便觉得刺鼻。可见当初在盛宴上看到他的时候,还是有所收敛的,否则的话,该是和此时一般神态。

    云卿素手端起白色的瓷杯,看了一眼里面浓绿色的茶汤,心底带着一丝冷笑,朝着赫连安源道:“喝酒喝茶都是每个人的爱好,只是西戎太子不懂茶道,却在这大肆批评大雍人,似乎有些狂妄了!”虽然她重生后是要和四皇子做对,但是她现在身为大雍人,任人这样侮辱,等同于侮辱她。

    赫连安元哼道:“什么茶道,不过就是拿水一冲就罢了。”

    “太子这话莫要让人听去,贻笑大方了。”云卿知道赫连安元狂妄,可人若是狂妄到了这样的地步,那就代表了不可以接受其他的东西,不接受其他的东西意味着在停步不前,赫连安元以后能不能坐上西戎王的位置,真的很难说,不过这些话,她当然不会说出来,她手指拿着茶杯,轻轻的转着,“泡茶茶叶有讲究,水也有讲究,不像是太子你所指的,拿水一冲就勾了。泡茶最好的是泉水,尤其是从山上慢慢渗透流出的泉水最好,其次是江水,江心水为上,再者就是井水,如果没有合适的泉水和江水就收集雨水或者雪融水,而现在我手中这杯君山银针,的确是上好的茶叶,可看太子对茶道不在乎,用的是普通的水冲去,显得厚重而浑浊,当然喝下去就显得涩了……”

    “好了!”赫连安元一声低喝打断了云卿的话,他西戎向来和大雍不和,当然是看大雍的什么都看不惯,本意是侮辱云卿的,谁知被云卿这么一说,反而显得他粗俗不堪,丝毫没有文化一般,当即便不让她说下去,“你说这些泡茶的做什么,有这功夫,不如好好想一想,等下怎么把本太子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待到你大雍陛下把你赐给我的时候,别只是做了本太子的侍妾!”

    流翠一听他的意思,这是打算绑了云卿之后,也不想给太子妃之位,这不是纯粹的侮辱人吗?“你虽是西戎的太子,可我家小姐也是大雍的郡主,还是未来的世子妃,未未来的瑾王妃,给你做侍妾,你倒是想的美啊!”

    赫连安元瞪着流翠,一双充满寒冷的眸子中露出嗜血的杀意,戾气十足道:“你个小丫鬟,说什么!本太子配你家这个郡主,难道还配不上!来人啊,把她给我拉下去……”

    “太子不需要动气!”这一次云卿打断了他的话,凤眸里仿佛冬日里雪落之前那充满了阴凉湿寒之气的空,定定的将赫连安元即将要说的话冰冻在了口舌之中,赫连安元眯着双眸,如同兽伏的前一刻,语气里充满了即将冲出的狠意,“你是要为她求情?”

    “我只是想告诉太子,你绑架我,是不明智的行为。”云卿眸中波光流转,没有燃烧火炭的屋子里气温十分低,将她的脸冷出一种沉沉之色,表情似藏在薄冰之下,透出一种不甚清晰的寒意。

    “不明智?”赫连安元以为她开口会说出什么其他的话来,谁知道她竟然转而说起自己的不是来,不禁问道。

    云卿淡淡的一笑,似葱管凝白秀美的手指在茶杯上轻轻的一指,语气从容道:“刚才我跟太子说这个茶,冲的不合时宜,就和太子眼下绑架我的行为一般,也同样的不合时宜,冲的不好,反而喝了没味道,绑的不好,反而给自己惹麻烦。”

    “是吗?你以为这样说,我就会放过你吗?”赫连安元看她说完之后将茶杯往桌上一放,轻巧的姿势落被无声,显示出极好的教养,虽然觉得大雍女子太过娇弱,可他也不的不承认,在姿态上,大雍女子有着她们独自的美。

    云卿摇摇头,淡淡笑道:“不,我从没想过要你放了我,我只是想提醒太子你,免得你到时候为了现在的行为后悔。”

    ------题外话------

    刚下班,看到十点了,怕亲们久等了,把之前码的放上来,不多也不算少了,嘿嘿。看到微博里亲们的猜测了,各种各样,看来亲们看书不少,思维很扩散啊,欢迎踊跃参加啊。

    对了,有亲在百度给醉开了个贴吧,名字是醉疯魔吧,喜欢玩贴吧或者愿意到那里和大家一起讨论的亲可以去看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