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39 又绝一人

重生之锦绣嫡女 139 又绝一人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十一月的京城飘着的白雪压断了干枯的树枝,啪的一下砸到了地上,像是四皇子迎娶侧妃安玉莹时,那一连串的炮仗声,让压抑了许久的京城终于有一阵喜事传来,虽然只是一名侧妃,但是由于新郎新娘双方地位依旧引起了京城人人讨论。

    安玉莹作为第一个进入四皇子府的女人,给后面那些带着无限期盼的女人带来了不少动力。然而,就在这份喜悦还没在心里回过味来的时候,宁国公夫人薛氏在女儿婚后第三日归西。

    由于薛氏生前曾犯欺君之罪,所以宁国公府并未大肆张扬她的葬礼,简简单单办了之后,便下葬了。

    一时之间,不少人暗叹这个秋冬,真是京城的多事之秋。

    紧随着,月前已经回西戎的西戎使者却没有达到西戎,而是沿着原路返回大雍了,而这一次的返回和上一次到来时那种友好的态度截然相反。

    明帝的脸色在明黄色的五爪金龙映衬下显出一种极深的肃色,他的眉头紧紧皱起,望着原路返回大雍的西戎使者,西戎太子赫连安元,王爷赫连安素,魏宁站在明帝的身后,小心的微躬了身子,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只见赫连安元戴着西戎国的绒毛圆边镶嵌绿松石的风帽,身上是深棕色的同样镶嵌着浅棕毛边的厚袍,比起走的时候那一脸的得意,此时已经换上了十分的怒色,手指抓着一旁的茶几,紧抿着嘴唇。

    赫连安素穿着与赫连安元相似的装束,只不过相比之下,没有那般镶嵌着诸多的宝石,然而面上的表情在平静中也带着一丝淡淡的怒意。

    西戎使者站起来,略显粗糙的肌肤好似崩紧了一般,站起来道:“大雍皇帝陛下,贵国的贵顺郡主是您指给我国的太子为妃的,如今人刚刚到了大雍和西戎的国界旁边,她就出事了,你是不是该给我们太子殿下一个解释,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大雍无意和我西戎结盟,用一个郡主来侮辱我们太子!”

    西戎使者的话掷地有声,说话时还愤愤的甩了一下袖子,用力的一哼,以表示自己的不满。

    明帝看到这极为不尊重的动作,锐利的双眸微微一眯,从西戎使者的面上扫过,脸色却显得淡了下来。

    刑部尚书吕双木站在一旁,看到这样的动作,立即出声问道:“事情未曾定论,还请使者保持自己的礼仪,以免损了西戎的风度!”

    “风度?”西戎使者重复了一遍,冷笑道:“你们大雍还是赶紧将凶手抓出来,以免影响两国的友好结盟!”

    刑部尚书转头望着明帝,明帝虽然脸色不大好,但是还是点了点头,不管是出于外交的角度,还是对贵顺郡主的死,他必须要追究这件事情。

    刑部尚书得到明帝的首肯,随即转头对着西戎使者,振声问道:“大雍收到西戎的传书,称贵顺郡主在路途上被人杀害,具体的事情发生经过,究竟是何人所为,本官还不清楚,还请使者详细的叙述一遍。”明帝对于贵顺郡主的看重,朝中上上下下都是知道的,若是说明帝故意将贵顺郡主嫁出去,然后派人杀害,这完全就不符合逻辑,不管是站在国家,还是个人的角度看,都不像是一个君王会做出来的事情。

    西戎使者冷哼了一声,将事情的发生过程说了出来——

    当日西戎求娶了贵顺郡主和亲之后,便于一个月前回往西戎,这一路上一直是平安无事,直到出了西戎和大雍的边境玉门关之后,和亲的队伍在当日的下午便遇到了一群蒙面的马贼。

    这群马贼来势汹汹,将近有两百人左右,直接将和亲的队伍冲的七零八散,分而取之,西戎的侍卫抢先保护西戎太子和安素王,西戎使者三人,而大雍的侍卫则保护贵顺郡主。

    然而那群马贼,他们训练有素,目标明确,将所有人冲散后,大部分的主力都是朝着贵顺郡主所在的鸾轿之中而去,为首的一名马贼将贵顺郡主直接从鸾轿之中拖出,用马绳套住脖子,御马拖行,随之,马贼也转身逃走。

    后来西戎太子吩咐人出去在附近搜寻贵顺郡主的尸体,找到的时候,是在距离事发地点两千米的地方,据说身上的皮肉已经被拖在马后磨得血肉模糊,整个人像是一具风干的骨架,脖子上的绳子已经勒透了颈骨,紧紧靠着一点点皮肉连接在一起。

    西戎使者不愧是出使之人,很快的将事情表达清楚,言语里听起来并没有偏颇的地方,但是恰恰是这种没有任何感情的叙述,让屋里大雍人听起来毛骨悚然

    虽然西戎使者说当时这群马贼有抢金银珠宝,也有杀西戎和大雍的侍卫,然而他们都看得出,马贼主要是朝着贵顺郡主而去的,否则的话,他为什么要独独从鸾轿里拖出贵顺郡主,并且用这样残忍的方式,将贵顺郡主套在马后一路狂奔,在沙石遍布的地上就这么活生生的拖拽而死。

    刑部尚书吕双木皱着眉,想着这案子中有没有什么蹊跷的地方,毕竟这么大的一群马贼在玉门关旁边还是很少见的,且目的这样清晰,他得好好想想。

    而礼部尚书林新则道:“既然事情是出在玉门关之外,那便是在西戎的土地上发生的,贵顺郡主如此惨烈的受害,首先应当是我朝向西戎要求严惩凶手,没有保护好我朝尊贵的郡主,导致她的受害。使者你是不是想要先声夺人,将责任怪罪到我大雍头上!?若是如此,我大雍完全可以怀疑你的用心,那批马贼的安排有蹊跷!”礼部尚书便是负责主管朝廷中的礼仪、祭祀、宴餐、学校、科举和外事活动的大臣,当听到西戎使者直接将此事的责任推到大雍的头上,第一时间便是站出来,将关系呈述清楚。

    林新所说的句句在理,本来西戎使者一出大雍的范围,所发生的事情就不在大雍的管理范围之内,西戎使者一上来就直指大雍,要求大雍负责,这样的态度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谁知西戎使者在听了林新的话后,又是一声冷笑,“你当我们西戎也是如此不要脸之人吗?一面说和亲,一面就让人过来毁坏和亲……”

    “西戎使者,大雍子面前,请注意你的言行!”林新双目一瞪,喝斥道。

    西戎和大雍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若不是由于如今两国都不宜开战的状况,要和亲是不可能的,如今贵顺郡主之死,又将一直隐藏在心底深处的对峙引了出来,当即殿中的官员便是瞪着眼,剑拔弩张的似要随时在殿中动手一般。

    岂料林新说完之后,西戎太子赫连安元似乎不能再忍受一般的站了起来,气势汹汹的站到殿中,一双虎目中透出两分戾气,瞪着林新,声音逼迫道:“既然大雍怀疑我国的诚意,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来人啊,将抓到的马贼带上来,让大雍的皇帝好好看看,认真听听,这件事情究竟是如何!”

    他一挥手,西戎使者便十分配合的走到殿外,吩咐开始在外头等候的西戎宫人将一个男子提了上来。

    刑部尚书一看那人双眸灰暗,全身污脏且血迹斑斑,就知道是用过大刑的了,一时眉宇结起,如果这个是马贼,那么一开始西戎就是有备而来的,西戎能派出来的使者,定然不是随意就可以指责大雍的行为,那么这个马贼肯定有猫腻。

    事实证明,吕双木的想法没有错,那马贼被丢到御前跪下的时候,明帝的双目中就有了猜疑,西戎使者看到马贼,双目中射出仇恨的光,上去便指着马贼问道:“如今面前是你大雍的皇帝陛下,你快点将这件事的始末讲给他听,免得还让人以为我西戎先声夺人!”

    那被称作马贼的男子显然是被折磨的很惨,脸色惨淡,看到赫连安元的时候,眼神瑟缩了一下,显然是被折磨的害怕了。

    赫连安元冷声道:“说,你是何人!”

    马贼伏低了身子道:“属下是幽裕关驻守边境的士兵。”

    “你乃大雍士兵,难道不知道大雍和西戎签订了友好盟约,为何扮成马贼的模样,杀害贵顺郡主!”

    “我……”马贼虽然全身十分害怕,然而目光中的恐惧里还带着一丝犹疑,匍匐着的身子悄悄的抬起看了一眼明帝。

    赫连安元顿时一脚踢了过去,暴躁道:“还不快说!”

    明帝自听到马贼自称是幽裕关驻守士兵后,瞳仁便紧缩起来,此时完全没有管赫连安元在御前踢人的行为,而是紧紧的盯着马贼,手指在光润的座椅扶手上握紧。

    “我说……是薛将军说要替他兄长报仇,让兄弟们扮成马贼活活拖死贵顺郡主的!”

    驻守在幽裕关的薛将军,只有一个,就是薛国公的小儿子薛东谷。

    “混账!”礼部尚书林新一听,首先便开口怒斥,这位扮成马贼一路上本来就被西戎人用各种残酷的手段折磨过,否则的话,若是如马贼所说,是与薛东谷去杀害贵顺郡主的,那也一定是忠心耿耿的士兵,不至于轻易的反口,但是两国来往,若是冒然就承认了这名马贼的身份,大雍就处于下风了,于是林新鼓起双目,喝斥道:“就凭你一个人的口供,就判定杀害贵顺郡主的马贼是我大雍薛将军所派吗?我们又如何知道,到底是不是你们有意陷害薛将军,才做出如此举动,反咬一口的!”

    薛东谷乃大雍年轻一辈将领之中,身世优秀,才能也比较突出的人了,自从御凤檀将西戎在玉门关大退了之后,明帝对御凤檀有防备,将其重新调回了京中,另外一方面,也将薛东谷从原本驻守的关谷中调离到了幽裕关。

    幽裕关离玉门关只有二十里,一旦战况发生,兵马随时可以赶去救援,薛东谷镇守在此关,重要的目的便是如此。

    明帝深深的看了林新一眼,眼底暗光闪烁,林新不知道当初薛东含遇害的真相,但是明帝心中却是十分清楚的,薛东含不是什么为保护京城安慰捐躯,而是因为贵顺郡主私下派人杀害的,这一点,除却薛国公和明帝之外,其他人一概不知。

    但是此时,他也不会开口,林新的话站在众人的角度来看,是绝对有着说服力的。两国外交,若是一开始就处于劣势,以后的谈判就更不好谈了。显然明帝是不希望大雍站在劣势上。

    一直冷眼旁观的赫连安素终于开口了,他的眉眼并没有赫连安元戾气十足,但是此时也有一股厉色,道:“若是单凭他一人之言,我西戎也不会如此判定,他所骑的战马,所用的兵器,身上的的蹀躞都是大雍军队中的物品,本王想此等物品,总不会是任何人都可以拥有的吧!”

    他一挥手,便有西戎宫人将所说的物品一一呈上,刑部尚书吕双木是武官出身,立即上前查看,虽然十分不愿意承认,但是还是点头道:“此等物品,的确似大雍军队所拥有。”而且这都是旧物,绝不是新的。

    赫连安素眉目微舒,眼中带着一丝笃定,他们既然敢调过头来找大雍论理,当然是做好十足的准备,绝不可能空手来谈。

    而且这批装扮成马贼的士兵虽然来势汹汹,但是护卫西戎太子和安素王的侍卫又岂是无能之辈,在突袭之中他们仍然杀了数名马贼,虽然只生擒了一名,但是座驾和蹀躞这些物品,都是一样,出于大雍军中。

    “并且,我们还留下了战马,其中三匹战马牵回了,脚掌上的马铁,你们也可以验证,同样是和大雍军队如出一辙。”

    两国交战多次,对双方的军备所使用的物品自然是了解的,而战马脚上的马铁,是做不了假的。

    殿中的气氛越来越凝重,偶尔听到沉凝的大殿上传来一声爆开的烛花,冰冷的北风在屋外肆掠,发出呜呜的风声,阴绵绵的冷气仿若穿过了厚厚的朱门沿着缝隙穿了进来,殿中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林新看着那些呈上来的证物,再看跪在地上趴着发抖的士兵,恨恨的咬紧牙根。薛将军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若是要做,也做的干净一点,怎么留下人给抓住了,还禁不起刑罚的将事情全部抖了出来!

    赫连安元一脸冷戾的站在殿中,满脸不愉,双目等着明帝,露出一抹蔑视,且要看明帝在人证和物证之前要怎么处理!

    岂料明帝眼眸深邃如渊,沉吟了半晌之后,道:“我大雍绝不冤枉一人,也绝不会给贵国一个交代!斌顺郡主是朕的侄女,比起你们来,朕更是心痛!”

    赫连安元冷声道:“陛下心痛不心痛,本太子是没办法知道的。但是本太子娶的太子妃死在了半途之中,这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如今证人和证物已经呈了上来!就看大雍是怎么处置了!”

    赫连安元说起来这么声壮气直,除了觉得他堂堂太子的护卫队竟然没有防范到大雍的士兵,让人从眼皮子底下将贵顺郡主掳走十分丢人,必须要保住颜面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出于私心,其实于他本人来说,对于贵顺郡主并没有半点感情,这一路来,贵顺郡主的脾气都十分暴躁狠戾,数次动手打骂下人,包括他的贴身侍卫。

    当然赫连安元不会知道,明帝在贵顺郡主身边安排了两个武艺高超的嬷嬷,时时刻刻监视着贵顺郡主,不许她有任何举动。又对侍卫们下过死命令,任何杀害西戎官员和皇子的命令绝对不能听从,否则的话,只怕西戎太子这一路上,要遇刺多少次了。

    赫连安元既然这事是薛东谷做的,他强调贵顺郡主是他的太子妃,而不是大雍的郡主,如此一来,贵顺郡主死的高度陡然提高了不少,薛东谷只有以死填命,否则西戎太子妃的死,如何能安抚?!

    他话中的意思,明帝自然是明白,这次的人若真的是薛东谷……明帝心中的怒火掩饰在平和的外表之下,简直是无视君王,他冷声道:“宣旨,立即召薛东谷回京!配合刑部调查此事!”

    薛国公在大儿子薛东含和小女儿薛氏相继去世后,两鬓迅速的斑白,整个人在瞬间如同老了十岁,冬日一来,饶是他也顶不住,染了风寒在身,这几日向明帝告了假,在府中休息。

    如今正在他自己屋中休息,咳了几声后,有小厮来报,说薛一楠进来了,薛国公捂嘴轻咳,挥手让人进来。

    厚厚的深棕色暗纹锦帘被掀开,薛一楠阔步走了进来,他披着一袭银蓝色的大氅,上面还有碎雪停留在肩膀和冠上,可见来时匆忙,外头飘着大雪都没有举伞。

    薛国公咳了几声后,才问道:“有什么急事?”

    薛一楠疏朗的眉目轻结,显出两条浅浅的褶印,“伯父,西戎使者返回京都,到玉门关时遇马贼,贵顺郡主遇害身亡。”

    薛国公皱眉,“何人所为?”

    “西戎那边抓到了袭击之人,称是薛将军所为,意在替薛东含报仇。”薛一楠的话说的十分平缓,似乎怕说的太快,薛国公一时承担不了,然而他的语速再慢,声音再轻,也不能将事实改变,只见薛国公听完之后,刚才那垂垂的眼眸顿时一睁,顿时眼中明光大盛,“陛下怎么说!”

    薛国公不愧是两朝的老臣,不用薛一楠一点点的将前后发生的事情说出来,他首先考虑的是明帝的反应!

    因为他知道,既然西戎敢拿了这样的证据出来,必然是有了把握的,否则的话,由着现在两国这样的关系,西戎绝对不会故意做出这等撕破友好结盟关系的事情,这样的做法是不理智不明智的。

    薛一楠眼见薛国公本来脸色发白,此时跃上了不正常的红色,略为踌躇,似乎不大想说的样子。

    “说!陛下是不是让谷儿回来了?”薛国公瞠目大声问道。

    薛一楠知道瞒不过他,就算自己不说,其他人也知道,吸了一口气后,俊朗的面容上露出一抹肯定的点头,“嗯,陛下下了旨意,要求薛将军收到诏书后,十五赶回京城。”

    陛下这就是相信了啊,陛下是知道贵顺郡主杀了薛东含的事情,这件事情除却明帝知道,就是薛家人知道的。

    薛东谷知道哥哥死去的真实情况,那样的惨烈,心中气愤,借着贵顺郡主出嫁到西戎经过玉门关的时候,装扮成马贼袭击。若是说薛东谷帮薛东含报仇,这是合情合理的事,没有人不会相信的。

    薛东谷是薛东含的弟弟,弟弟给哥哥报仇,这样的理由是多么的合情合理,况且还有西戎的证明,那些证据和证人,加上这个原因,就是明帝相信的根本原因。

    而且薛东谷是镇守幽裕关的将领,他在没有任何陛下亲手的指令之下,擅自带领旗下的士兵到玉门关,并且装扮成马贼,袭击西戎使者,一旦确认了,罪名就不单单是杀害郡主这样简单了。

    擅离职守,私自调兵……

    这两样比起杀害郡主,在明帝心中恐怕更为严重!

    可是……

    对于自己儿子,薛国公有着相当的了解,薛东谷自幼和薛东含一起长大,两兄弟的感情十分之好,而薛东谷的脾气就和一般的武官一样,急躁且率直,若是知道了薛东含真正的死因,少不得又要提剑报仇,所以薛国公和家中人都下过死令,绝对不能将薛东含真正死因透露给薛东谷。

    但是,显然不遂人愿,薛东谷现在很显然还是知道了……

    薛国公剧烈的咳了起来,眼底因为激动的咳嗽而变得有些发红,一双老且利的眼眸在烛光下像是半夜里的兽眼,闪着亮光,死死的盯住薛一楠,“是谁,是谁告诉谷儿他哥哥的死因的!究竟是谁?”

    ------题外话------

    关于浴火王妃被抄袭的事情,醉这几一直在处理,感谢各位亲给与的支持,谢谢。

    虽然迟了一点,还是要祝福大家圣诞快乐,每都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