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28 事有蹊跷(求票)

重生之锦绣嫡女 128 事有蹊跷(求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明帝乍听贵顺郡主的话,眸中划过一抹微诧,此事本不欲牵扯过大,但若真是有人在背后算计,那又完全不同。甚至薛东含和沈云卿这两个人怎么又会半夜约见,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理由?

    薛东含面色沉黑,心内一惊,贵顺郡主竟然猜到了真相,他的确要约之人是沈云卿,不过却不是两人说定见面的,他在其中用的法子不光彩。

    “陛下,臣刚才所言句句属实,绝没有虚言,若是陛下不相信,完全可以找人去查,丽阁中一名叫做红梅的风月女子,今夜臣是否与她相约。”

    薛东含一开始能想到用风月女子做借口,自然也是有保障的。红梅是薛家在青楼安排的一个暗人,平日里薛东含就与她接触频繁,在外人眼底,红梅便是他宠爱的一名妓女,而红梅是受过训练的暗人,一旦有风吹草动,自然能配合薛东含,此时便是让人去查,也不会有太大的纰漏。

    贵顺郡主本就不甘心,一早西太后就与她说明,将要去西戎和亲的人是沈云卿,为此才提了她的品级,谁知那该死的西戎太子在殿上非要指定是她,这一切都是沈云卿的错,若是她规规矩矩去和亲,自己又为何会被一封莫名其妙,内容暧昧的信给骗到了院子里。

    既然她不好过,沈云卿也别想好过。今天若是能将沈云卿拖下来,安下私会的名声,就算她以后想嫁给御凤檀,那也绝对不可能了!

    贵顺郡主立即道:“风月客而已,如何做证明,只要你给钱,她们什么都会做。薛大人,你好好的跑到那院子里面,去约见郡主,你一个朝廷命官,难道不知道郡主是何等人,做出这等猥亵之事。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你也不用再替沈云卿隐瞒了,你们若是真心相爱的,想必皇舅舅也一定会成全你们的!”

    御凤檀的脸色便有些阴晴不定,真心相爱?云卿和薛东谷?距离不要太大才好。看来今日贵顺郡主是铁了心要将这盆脏水往云卿头上泼了。

    “贵顺郡主倒是想的远,单单用郡主一个词语就能推算出是‘韵宁郡主’,高大人他们进去之时,看到的应该是你和薛大人,难道你是想说,其实你们是真心相爱的,想要让陛下提你们做主吗?!”御凤檀语气轻飘飘的,仿若雾气一般,透着一股讽刺,一双狭眸如同含了冰一般,沁出冷意。

    “行了。”明帝皱眉道,御凤檀说的话的确让他觉得奇怪,且不说沈云卿和薛东含有染,奇怪的是为何沈云卿和薛东含真的到那处约会的话,为什么一直都未曾见她露面,反而到了别院里的是贵顺郡主?这封信又是何人所为?沈云卿的话,她一直都是生在江南,要说有这种能力,将信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到贵顺郡主的寝宫里,明帝还是不相信她有这种能力的。

    在明帝心里,不,应该是说在绝大多数人的心内,沈云卿只是一个除了样貌气质出众的平常女子,她性格温婉,为人和善,进退有度,绝不是那种锋芒毕露,心思歹毒之人。

    “皇舅舅,这件事不简单,朝中的郡主并不多,烟彩是收到这封信才出去的,沐岚郡主人不在京城,剩下的只有沈云卿了,若是薛大人他要见得是沈云卿,那他们两人约定见面的定然只有他二人知道,那这封信会是谁送来的,定是沈云卿她对烟彩上次指使宝昭仪所为之事心怀怨恨,便想要如此来毁了烟彩的一生。今日之事,若单单是烟彩一人的事情也没有关系,是烟彩莽撞才被人利用,可是难道沈云卿不知道烟彩是未来的西戎太子妃吗?她这么做,完全没有将皇舅舅与西戎之间的结盟当作一回事,只想着自己的一己私仇。”贵顺郡主一双杏眼里透着痛心疾首的光,面色哀痛,带着悔恨的语气道,这一番倾诉可谓是有条有理,让明帝不得不正视此事。

    他不止是对沈云卿起了疑心,明帝更在乎的是这个送信的人,他的目的是什么,是要挑起两国不和吗?

    当问题上升到这一步的时候,明帝不想将事情闹大,也必须查清楚,究竟是何人所为。这样的人潜伏在朝中,所报的目的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魏宁,即刻宣沈云卿入宫。”明帝手一挥,根本就不容人反对,立即发话。

    高升眼看今日的事情是越来越负责了,一封信扯出了瑾王世子,现在也将韵宁郡主拉了出来,若是再问下去,不会再把其他人弄进来了吧。

    当然,明帝召云卿进来,也是有把握的,如今知道这件事的,也只有屋中几人,外加正被押禁的小厮和二十个差役,若是传出了什么风声,只有这么几个人,很容易查到。

    当云卿从抚安伯府到御书房的时候,时间已然过了一个时辰,她早就知道今夜肯定会有事情发生,但是也不会故意等着被传召,而是歇下来,然后被传召后,再斯斯文文的整理好一切到了这里。

    一进屋内,贵顺郡主那阴冷的目光便朝她射了过来,仿若想要用眼神将她撕成碎片一般,只可惜这样的场合,她只能站在一边,等待着云卿的到来。

    高升,薛东含都站在原地不敢妄动,而御凤檀早就和明帝说站的太累,坐在了宽大的紫檀椅中,悠闲的等待着。高升,薛东含是眼露羡慕,却也不敢仿效这位世子,去说站的太累了,再者,他们各有心思,一个时辰站下来,也不会撑不住。

    云卿眼里有些许的茫然,不知道为什么到御书房中来,先规矩的给明帝行礼后,也站到了一边,等待着问话。

    贵顺郡主自见了云卿,待她行礼后,便立刻道:“沈云卿,你在别院与薛大人私会也就罢了,若你和薛大人有真情,明说出来,就算薛大人已有妻室,你也可以嫁过去为妾。为何还让人给我递上书信,哄骗我去别院,当日花园里发生的事,陛下已经处罚了我,你还有什么不甘心,竟然引我去别院,到底有何居心!”

    她这么一连串如同鞭炮般劈头盖脸的砸下来,根本就不给人反应的机会,而贵顺郡主也的确是不打算给云卿反应的机会,只要云卿有点疏忽,她若是真正参与或者知道今夜之事的话,在如此快速的责问下,很可能会马上说漏了嘴!

    “贵顺郡主在说什么?你说谁和薛大人有约?我完全不知道怎么是怎么回事?”云卿双眉眉尖蹙起,带着一股迷茫的愁绪,望着贵顺郡主,脸色惊讶中带着不解,环顾了一下屋内人,更为诧异的问道:“你是说薛东含大人?”

    自她进来后,明帝就有观察云卿的面色,看刚才的反应,她显然是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明帝也不会因为一个表情,就觉得云卿无辜了,双目望着她,声音低沉,“沈云卿,你今晚去了哪里?”

    云卿还在为贵顺郡主那一连串问题发怔,被明帝一问,脱口而出,“今晚民女就在家中绣花,哪里都没有去。”

    还没有,你明明去了,还是傍晚的时候上了马车,骗得我的人以为你真的出来了。薛东含看到云卿后,脸色阴晴不定,看着她睁眼说瞎话,却偏偏不能反驳,这种滋味,就如同口中塞了破布被人冤枉不能反驳一样的难受。

    “绣花?你骗人的吧,沈云卿,你快点说,今夜那封信是不是你托人送到我殿中去的,目的就是要毁了我的名声!”贵顺郡主打定主意不能让云卿好过,她两只眼睛的光芒阴森,将一张脸弄的十分难看,没有一丝甜美的感觉。

    “贵顺郡主!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信,或者你又做了什么事情毁坏了名声,我今日在屋中没有出门,身边的丫鬟,府中的门人都可以作证。你为何进门就咄咄逼人的将什么罪名都往我身边引。”云卿凤眸里透出了冷冽的光,似乎被贵顺郡主逼得过分了,一脸正色的反问。

    贵顺郡主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你的丫鬟,你的门人又如何为你作证!他们自然是听你的!你别在这假装了,你以为假装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真的没发生吗?”贵顺郡主从没觉得云卿是一个简单的对手,上次宝昭仪的事,若是一个愚蠢的人,是绝对不可能避开的,但越是聪明的,她就越要扳倒,心里才会痛快。

    这次云卿直接转过头来,无视贵顺郡主,望着明帝,道:“陛下,云卿今夜受诏入宫,定是有急事,可否容臣女问一问,究竟发生了何事?以免站在此处,完全不明白被指责的原因是何,心内终是觉得难平。”

    明帝点头道:“高升,你且将事情讲述一遍。”于是,高升又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简单的叙述了一遍,直到高升说完,云卿叹了一口气,“陛下,臣女不知贵顺郡主为何非要指定薛大人要私会的人是臣女,也非要说那封信是臣女所寄出去,但相信陛下圣明,若是三言两语便要臣女将如此大逆不道,不为人齿的罪名承担下来,臣女也难以接受,可否容臣女辩驳一二?”

    “你说。”明帝也想听听云卿究竟会怎么为自己辩驳。

    “皇舅舅!”贵顺郡主拉长了声音,这个时候还要听云卿说什么,直接将罪名安上拉出去打死算了。

    “烟彩,休要胡闹!”明帝的声音柔和,却带着不容反驳,贵顺郡主懂得看他脸色,自知明帝是不会容她再闹,只得闭上嘴。云卿看了一眼面色素正的明帝和面有怒意的贵顺郡主,暗里冷笑,此时屋中还有薛东含,高升,御凤檀,明帝就算是偏袒贵顺郡主,也不会做的那么明显,再者今日这事,可没那么简单,只怕明帝心中有更多的疑问呢。

    她微垂了睫毛,声音柔和轻缓,半侧过深来,却是对着薛东含,有礼道:“我想问薛大人,你今夜是否约的人是我?”

    薛东含抬头,正迎上她浅浅含笑的容颜,别人看去只觉得美绝倾城,只有薛东含才能看出,其中深处的含意。

    她是在讽刺他,嘲笑他,笑他转了这么大一个圈子,结果换来如今的局面,更可笑的是,他现在还要与沈云卿站在一边,因为他什么都不能说。

    薛东含只觉得胸口如一颗大石压住,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勉力从喉咙中回答道:“我约的不是郡主,此事我已经向陛下说明了,绝对和郡主没有关系。”

    云卿微笑点头,不管薛东含的面色有多难看,他的脸色越难看,她的心中自然是越舒服,然后转过头来,对着贵顺郡主问道:“郡主所说的那封信,可否让云卿一看?”

    “在我这里。”御凤檀浅笑开口,朱红的唇如同一抹樱花坠落,泛起了无限魅力,将手中早被明帝揉成一团又被他拾起的信交给云卿,手指在递信的时候,若有若无的擦过云卿的手心,狭眸里的笑意更盛。

    胆子还真大!

    云卿手心一麻,面色却更加沉稳,如常的走到屋中将信纸打开,看了一遍后,凤眸里掠过幽幽的光,“贵顺郡主,你说这封信是我用瑾王世子的名字冒充写的,目的是引你出去,毁你名声。先不说我怎么把信写好了送到你宫中。云卿看了这封信后,有两个疑问,很明显,信上没有署名,云卿不才,对书法了解一二,这信上的字是再普通不过的楷书,和瑾王世子的字完全不同,怎么郡主会认定是瑾王世子写的呢?再者,若是这封信是瑾王世子让人送进去的也就罢了,可按郡主你的说法,是出现在你房中的桌上,既无人送,也不知道怎么到了房中的,郡主就拿着这么一封没有署名,没有托送人的信,就相信是瑾王世子送来的,并按照信上所注明别院地址前去相会?”

    本来明帝就觉得单凭这封信,贵顺郡主前去约会便不理智,但是他当时想到的是不理智,而不是其他。

    而高升心内虽然有其他想法,但是他不敢说出来,因为一旦说错,也许会引火上身。

    但是云卿不同,现在贵顺郡主都在指责她,她完全可以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而推论,恍若没有看到其他人严肃的脸色,云卿接着道:“还是说,其实这封信根本就没人送,也没有人造事,只是郡主你自己故意伪造,然后嫁祸到云卿头上的呢!”

    贵顺郡主听到此处,终于忍不住的大吼道:“你胡说,我绝对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这一次,她总算是知道了被人冤枉的滋味,简直是暴怒上心,目光能将云卿吃下。

    “当初云卿被西太后召进宫的时候,郡主你让宝昭仪用猫抓云卿脸面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你为何要做这样的事情。那时贵顺郡主你刚从云南府回来,在宫中还未曾和云卿谋面,便如此作为,云卿实在不知道哪里让郡主你看不惯了,今日,可否问问郡主,究竟为何?”云卿脸上有着疑问,似乎已经想了很久这件事的原因,一直都得不到答案,此时认真的在求的一个回答。

    这件事明帝也知道,原因是什么,明帝也不是不明白,贵顺郡主这些年所为,他不可能没有耳闻,只是睁一眼闭一只眼,遮盖了过去。

    此时听云卿这么一反问,他当然想的到,依照贵顺郡主的性格,在没有见面的时候,便能要毁沈云卿的容,此时做出这样的行为,不是没有可能的。

    贵顺郡主望着云卿那带着委屈的眼神,和话语里的质问,脸上是异常的难堪,她知道云卿是故意将两件事的原因穿插到一起,模糊了这个概念,竭力控制住自己,冷道:“当日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也在陛下面前承认了错误,难道郡主你是要抓住这件事来做文章吗?”

    “不,我只是想要一个答案,既然郡主你这么说,大概是没有原因,因为你看到云卿就不讨厌,所以你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想要我毁容。”云卿很懂得适可而止,话说的太多,有时候起了是反效果,她本意也不是要让贵顺郡主承认什么,而是要让明帝明白什么。

    真正能做主的人不是贵顺郡主,而是明帝。

    看清楚要面对的真正对手是谁,才能在战场上站稳脚跟,若是一开始就选错了对象,将会败得一塌糊涂。

    高升心内暗暗佩服,这个美丽的韵宁郡主,说话温柔,表情清淡,看起来简直就是无害到了极点。可从她刚才说的话里,虽然一直都没有直接说贵顺郡主是因为什么原因要针对她,可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会生出一种感觉——贵顺郡主嫉妒沈云卿,她以前就想毁容,如今毁容不成,便想了更加恶毒的法子,自己给自己捏造了一封信,接着便打听出薛东含今晚的举动,然后自己上门,在给京兆府送信,目的就是要让沈云卿名声尽损,嫁给薛东含为妾。

    一个这般美丽的女子,不管出身如何,她现在都是一位郡主,嫁给薛东含这样可以做父亲的男人做妾,对沈云卿来说,的确比毁容也好不了多少。

    只看明帝此时的表情,便知道明帝此时是信了五分了,另外的五分,是对贵顺郡主的宠爱,才不去往这方面想。

    “沈云卿,你血口喷人!”贵顺郡主敏锐的发现屋中的气氛完全变了,明帝的关注点显然已经到了她的身上。

    她这么多年对御凤檀痴心不改,明帝当然是清楚,当初西太后和他也是决定让沈云卿去和亲的,只是到了宴会上,出现了偏差,只得换成了贵顺郡主。这些天贵顺郡主的心情不好,到西太后那哭诉了两场,但是明旨已下,是绝对不能更改的。

    单单就是这个原因,明帝也会觉得,贵顺郡主是故意如此作为的,一旦这件事闹出去,不但可以毁了沈云卿,顺便还能将贵顺郡主的名誉毁了,哪国和亲都不会要婚前不贞的女子吧。

    想到这里,明帝突然觉得贵顺郡主的胆子太大了,他以前还未曾想到。

    “云卿不敢,薛大人方才已经说明,他今夜邀请的是另有其人,郡主不知为何偏说薛大人邀请的是我,难道薛大人不是受到了牵连,而是早就和贵顺郡主串通好了,偏要将云卿名誉尽损吗?”云卿淡淡的回道,目光却是由贵顺郡主面上转到了薛东含身前。

    身不由已,言不由衷。

    这两个词语最能体现薛东含此时的想法,他本来的计划的确是如此,可如今却不能这么说,并且要全力否认,否则他教唆郡主私会的罪名就扣压了下来,他看了云卿一眼,胸口的石头越来越沉,还要辩驳道:“陛下,臣绝没有串通何人,实乃不知为何,贵顺郡主会出现在臣府中的别院里,请陛下明察!”

    云卿低着头,静静的站在屋中,长长的睫毛掩盖了凤眸里冷冽的光芒,却让贵顺郡主被冤枉被压抑的情绪膨胀到了极点。

    从小到大,她没有受过任何委屈,就算是她错,最后都会变成对方的错误,西太后对她简直是无止境的溺爱。她现在尝试到了这种被冤枉的感觉,很难受,就像有一只野兽在胸腔里咆哮,却又找不出合适的语言为自己辩驳,这虚无缥缈的证据,如何去证明,她当时就是以为是御凤檀的信,才会去见面的!

    百爪挠心的滋味,在贵顺郡主看到薛东含眼中的无奈和愤恨时,忍不住的吼了出来,“薛东含,你今夜明明就是为了让沈云卿名誉损毁,替你妹妹报仇的!怎么到了陛下面前什么都不敢说,还袒护沈云卿,你如此做,对得起你妹妹吗?!”

    贵顺郡主的恨意已经从云卿身上,发散到了薛东含身上,明明只要薛东含将真相说出来就可以的,只要薛东含说出今夜他的确是约了沈云卿,那么这封信就可以很好的解释了!

    为什么!为什么薛东含不说出来!为什么要替沈云卿遮掩!永远只站在自己立场上想问题的贵顺郡主是绝对想不到薛东含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原因,她是聪明,可这种聪明由于心胸的狭窄,有时候顾忌不到别人的感受和感情。

    扑通一声,薛东含双膝跪地,诚惶诚恐道:“陛下,臣绝对没有和韵宁郡主相约,臣可以当着陛下的面,对着天地起誓,若是有此作为,必当天当雷劈,不得好死!”

    薛东含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连这样的重誓都发下来了,时人信佛,自然信神。而明帝自己也是一个信神之人,看到薛东含如此辩驳,心内微动。

    “你说谎,事实不是这样的,你为什么不说真话!”贵顺郡主努力压制的暴躁已经全然爆发了出来,她不是一个温顺的人,只是惯会假装,在明帝面前偶尔发脾气也像是小孩子使性子,可是如今这样被人冤枉,被群起怀疑的局面让她的阴暗面完全的暴露了出来,她几乎是冲了上去,对着薛东含的脸面直接抓了下去!

    她不止是想抓,若不是身上没有佩剑!斌顺郡主只怕早就拔剑对着他劈了下去!

    薛东含哪知道她在明帝面前狂性大发,竟然会不顾颜面的动手,当即一愣,连闪避都忘记,结结实实的被贵顺郡主在脸上挠出三条血印!

    莫说薛东含想不到,明帝更想不到,脸色铁青,双眸里深幽的光芒闪烁不定,魏宁站在明帝的身边,能清楚的感受到明帝已经开始恼怒。

    当着他的面,在朝臣的脸上挠出了血印,这是哪个帝王都不可以容忍的,这是漠视帝王的尊贵,藐视君王的权威!

    薛东含本是跪着的,此时也不敢起来,但却含着冷怒将贵顺郡主又要挥上来的手推开,“贵顺郡主!不管你今夜所作所为的目的是什么,但请不要让我配合你的目的却撒谎,没有做过的事情便是没有做过!就算你动手威逼,我也绝对不会承认!”

    薛东含此时的辩解无疑是给贵顺郡主的行为加上了一条新的罪过——逼人串供。

    高升眼看面前这一出,又因为贵顺郡主是女子,不能动手,只得喊道:“郡主切不可妄为!”

    贵顺郡主被薛东含推的连连往后推了几步,一把撞到了旁边的花瓶高几上,却丝毫不觉疼痛,只用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云卿,“是你设计的是不,是你故意设计的对不对?!”

    “郡主,事情到了如今,你还是将一切推到云卿身上。若郡主能拿出真凭实据,证明云卿与此事有关,云卿自然会承认,但实际上是郡主你自己捏造了一封没有书名,也认不出字体,更没有任何人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信,便去了薛大人的别院中,然后将一切事情都推到了云卿身上。当时薛大人屋内若不是烛灭灯熄,或者说高大人若是晚去了一步,事情可能已经演变到难以挽救的地步了。希望郡主能明白,你如今为西戎的未来太子妃,你的一举一动代表的不是你个人,而是大雍的形象,莫要再由得小性子来耍些如此手段!”

    贵顺郡主本来就气的狠了,此时再被云卿一番高论,看她脸上挂着高洁的表情,双眸里一副为国着想,不畏委屈的模样,双眸红的几乎滴得出血来!

    不仅贵顺郡主,薛东含此时也是满眼震惊,他的心内和贵顺郡主一般,非常明白此事就是沈云卿一手安排,一手操演的,可偏偏不能去指证,反而只能跟着她的思维走!这样的女子,有着一颗七窍玲珑心,口齿伶俐,舌绕莲花,她根本就不需要出多大的力气,费多大的劲,却让局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难怪父亲说,此女一定要除掉!薛东含此时还有一个念头,必须要尽快除掉!

    明帝用方才云卿说话的少顷已然恢复了冷静,贵顺郡主是西戎和亲的对象,就想云卿说的,她是未来的西戎太子妃,她的一举一动代表的是大雍,是大雍对结盟的态度。

    此时他的双眸再看贵顺郡主的时候,少了一种极致的宠溺,但是多年的宠爱,也不会在这一瞬间消失,主要还是刚才贵顺郡主的举动实在是太过狰狞,活生生的用手去挠朝臣的脸,只因为薛东含没有按照她的想法毁掉沈云卿。

    他冷冷的看了在场的人,“今夜的事,只是一个误会。”

    审问了这么久,明帝给出来的结论便是如此,但是薛东含能感觉到明帝锐利冰冷的视线在自己面孔上停顿,显然明帝在贵顺郡主的嘶吼中,觉得薛东含也是帮凶。

    薛家所为的目的是什么,明帝冷笑,当时在扬州的时候,皇后看到沈云卿便有意为难,薛家人在害怕什么,他当然清楚。过了这么多年,皇后心内依旧是记得当年的事情,如今看到沈云卿,想要动手也不奇怪。

    谁知道事情没有进行不成功,薛东含只好将自己撇干净,将所有的罪名都推给了贵顺郡主。

    对于这样的行为,明帝当然不悦,他更多的还是偏袒贵顺郡主,毕竟多年的疼爱不会霎那间飞灰湮灭,他觉得,是薛家人撺掇贵顺郡主,演出今日这幕的。好在沈云卿洁身自爱,没有掉到这个陷阱里去。

    薛家的人最近蠢蠢欲动的厉害啊!

    明帝敛眸,沉声道:“高升,此事好好处理了。莫要让人传出风言风语。”

    “是,臣领旨。”高升应道。

    御凤檀,云卿,高升,薛东含告退后,都走出御书房,明帝看了一眼还呆站在原地,目光通红瞪着云卿背影的贵顺郡主,道:“从今日开始,至出嫁西戎之日,再不许出宫一步。”

    贵顺郡主的举动让明帝知道一件事,他这个侄女没有想象中乖巧,也许她会为了不嫁到西戎去,做出更疯狂的举动,到那时,就真的无法挽救了。

    帝王的疼爱,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有对比的,当个人和国家放在一起,他首先考虑的自然是国家,其次是个人。

    这个道理贵顺郡主明白,所以她在被赐婚的时候没有大吵大闹,但这不代表她就甘心情愿,说到底,其实她知道自己不过是无父无母之人,最疼爱她的两个人,明帝和西太后,都不可能对她倾尽一切的好。所以她在盛宴上看到抚安伯为了自家女儿反驳明帝的时候,其实心内很嫉妒,为什么沈云卿就能父母双全,受尽宠爱。

    他父亲甚至可以为了她,反驳至高无上的皇帝,甚至她还有注意,当时沈云卿的母亲是做好了准备要冲出来抗旨的,她只是一个商女,为何能得到这样的父爱母爱。

    而她却要失去父母,在宫中以一种尴尬的身份活着,她不是公主,就如同二公主说的那样,她是个假公主。所以她比其他人更懂得讨好明帝和西太后,学会在他们面前卖乖,去知道他们的底线在哪里。

    可是也因此,她的心理变得更加扭曲,她觉得不公平,若是真正的父母,不需要卖乖,不需要讨好,也会对自己很好的。所以她面对其他人的时候,会很狠厉,她不仅讨厌接近御凤檀的人,她也讨厌那些被父母亲爱着的人。

    “嗯。”贵顺郡主想着,心内黑色的阴暗之气如同沼泽里不断翻滚的气泡,蒸腾得厉害,表面上却极为平静的应下。

    明帝看她如此平静,心内又有些怜爱,这么多年自己也是放任她喜欢御凤檀,一直都是打算给她指婚御凤檀的,如今突然出现落差,哪个女子不会难过呢。

    于是微咳了一声,声音放柔道:“烟彩,你嫁给西戎太子,以后就是西戎王后,他必不敢对你如何,舅舅在大雍会支持你的。”明帝此时这话不能说是假话,只是天高皇帝远,到时候过的如何,明帝管不到。再者西戎太子就算不对她如何,可是嫁的不是喜欢的人,对于贵顺郡主来说,也没有区别。

    她点点头,轻巧的一笑,双眸暗沉的好似见不到底,安静的在明帝派出名为护送实则限制她行动的两名嬷嬷跟随下往宫殿里走去。

    薛国公府。

    薛国公料想今晚会发生一桩让他高兴的事情,晚膳过后,便让府中厨房摆了一桌精致小食,糕点,在府中避风的花园内带着大儿媳妇海氏,二儿媳妇花氏,以及薛东含所出的孙女薛莲,小孙子薛荇和二儿子薛东谷所出的小孙女薛芊一起玩耍。

    看着面前三个孙子辈的,薛莲人如其名,犹如一朵空谷幽莲,清新脱俗,她甚少出现在交际场合,可以说养在深闺中,很少见面,却是薛家最美丽的孙女,琴棋书画,无所不通,一举一动,莫不带着大家闺秀之风。

    而小孙子薛荇才七岁,正拿着一个竹蜻蜓,逗着三岁的薛芊团团转,花氏正看着孩子,生怕她跌倒了。

    海氏则有些心不在焉,今夜丈夫出去,便是要设计一个美妾回来,虽然知道这个妾室在家里也不过是呆上一小段时间,可她心里怎么想也不舒服。一杯茶端起来好久,都没送到唇边。

    “娘。”薛莲清幽出尘的容颜看到海氏后,轻柔的唤了一声。

    海氏这才看到薛国公的在看着自己,对着女儿笑了一声后,端起茶杯放在桌上,一不小心,茶杯磕在汉白玉的石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竟然直接碎掉了。

    “嘶……”受伤传来刺痛,海氏飞快的收回手,食指上俨然一条细细的血痕,虽然不深,但殷红的血液凝结成一团,在保养的白皙的手指上,显得很刺目。

    薛国公皱了皱眉,旁边的丫鬟立即将桌上的碎片收走,薛莲拿了帕子给海氏把手指包好,吩咐人去取药膏。

    好好的杯子,怎么会一碰就碎了呢,俗话说杯碗碎裂,绝不是好兆头的,海氏此时看到那裂开的玉杯,心里头有些七上八下的不放心,抬头问道:“爹,东含是不是出去的时间太长了?”

    按照他们的计划,傍晚的时候沈云卿应该就要赴约了,可是此时已经离傍晚的时候有好几个时辰了,就算高升当场抓住,然后闹上皇宫,也应该有人送信来通知这件事的进展。

    可是到了现在,还没有人送信过来。薛国公现在其实也觉得有些不对,按照进度,应该早就闹起来了,进宫的话也早进了。为何到现在薛东含也没让人送信回来,宫里面也没有人传消息来,实在是太过蹊跷了。

    就在这时,花园一条径道上出现了两个急急忙忙的身影,其中一个是府中内院的管家,还有一个,看着眼生,但是他身上的衣裳,是薛国公府中下人所穿,此时衣衫狼狈,踉跄慌乱的跟在管家的背后,脸色苍白如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