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24 谁威胁谁

重生之锦绣嫡女 124 谁威胁谁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重生之锦绣嫡女,124谁威胁谁

    盛宴上,除了贵顺郡主和西戎太子,明帝还将安玉莹指给了四皇子做侧妃,这无疑又给薛国公一个打击。97小说网唛鎷灞癹晓以安玉莹的身份,便是做皇子正妃,也是够的上的,却偏偏被明帝指了为侧妃,可见当日虽然薛氏将罪名承担了下来,明帝心中显然还是不放心。

    西戎太子赫连安元显然心情很好,和周围来说话的官员不断进酒,甚至还时不时的走到御凤檀的身边去挑衅两句。

    可惜御凤檀一直都冷着脸,不太想理他的样子,便是如此,赫连安元的心情也是十分之好。

    云卿和上来说话的小姐们聊上几句,大部分的时候,还是安静的在一处,没有与其他人一般,一堆堆的坐在一起。她对这样的宴会并不喜欢,如果不是必要去参与一些事情,她宁愿弄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远远比在这儿看着人虚情假意要好的多。

    四皇子坐在前面的位置上,一双眼睛如同冰浸一般,在殿上华丽鲜亮的人群中寻找云卿的影子,他被指婚娶了安玉莹,而云卿却没有被指去和亲,这一切,是不是和以前一样,又是她精心策划后所得到的结果。一个弱质女子,能做到这一步,要是以前,他根本就不敢想象,如今却屡屡会往沈云卿身上去套,每件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最后都会变得和原来的计划不一样,仿若事情根本就是由她一手操控。

    他不愿意这么想,又不得不这么想。

    “韵宁郡主坐在此处看什么呢?”云卿正出神的想事,回过头来,望见赫连安素手中端着一杯酒,唇含浅笑的走到她身边。

    若是不说赫连安素是西戎来的皇子,单这么看,他比较像是一位家境富裕的公子哥,有着长眉星目,脸上的表情不盛气凌人,反而有些让人觉得温和,面容也比赫连安元要白皙一些,身材偏颀长,威而不猛。

    然而生在皇家的人,没有一个人可以轻易小视,他们表面上和内心里的一切,往往是完全相反的,至少,也不会全然展现。

    “安素王怎么没和太子一起庆贺呢?”云卿不答反问,目光在远处与众臣交杯的赫连安元身上。西戎人爱喝酒,赫连安元一人与众多大臣敬酒,没有一丝不适。

    赫连安素听她说话那种漫不经心,目光在说话时花瓣一样的唇角掠过,淡淡一笑,“我认为应该庆祝的是韵宁郡主你,若不是瑾王世子故意表现出对贵顺郡主的在乎,我皇兄是绝对不会要求娶那位郡主的。毕竟韵宁郡主艳冠天下,有眼睛的男人都会选择的。”

    他说话的时候,双眸望着云卿,从亭中开始,直到殿上,他的注意力一直在御凤檀身上,直到赫连安元突然站起,要求将和亲人选澳为贵顺郡主的时候,他便觉得这是一个圈套,最后果然看到了御凤檀和沈云卿之间眼神的交流,虽然没有什么特殊的,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其中不简单。

    云卿望着他,一早就知道这位安素王过来寻她说话不会是觉得她没被选为西戎太子妃的安慰,果然一来开口便是扯到了其中。不过她的脸上没有出现赫连安素以为的那种惊惶,双眸平静,甚至还噙着一抹淡淡的优雅的笑意,略微侧过头,露出姣美的侧脸,轻启唇瓣道:“既然安素王如何肯定,为何不直接去告诉太子殿下呢?”

    饶是安素王做好了心里准备,大概也只想到了她会否认,会威胁,会惊讶,却不该是这样的回答,那样的云淡风轻,仿若淡淡的回答一句——你觉得这花好看吗?这样的问题。

    他下意识的道:“你难道不怕我去告诉皇兄?”

    此时殿中的气氛正是热闹,众人都在相互交流说话,他们两人的说话声不大不小,在喧嚣之中很快就融入了进去,然而两人的脸上都绽放着笑意,远远的掠过一眼,只会觉得赫连安素是在和韵宁郡主客气的说话,不会想到实际上两人正在进行一场心理的交战。

    赫连安素看着云卿,在她妍美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惊惶,仿若他刚才所说的话,和她没有分毫的关系。

    真是与众不同。赫连安素在心内对云卿的评价又多了一句,从水榭中的诗词比试中已经看出,她并不是一个如同外表一般柔弱无靠的女子,在被古小姐剽窃诗歌之前,她就已经做好了应对各种突发情况的处理,在被人冤枉时,悠然不迫的拿出证据,将诡计戳穿。在众多小姐被琉璃风铃突然碎裂而吓得惊慌大叫的时候,只有她拉着身边的另外一位小姐,从容的往后退了三步,避开碎片崩裂时所能射到的范围。

    这样的女子,西戎并不是没有,但是那些女子都会显得咄咄逼人或

    大家可以到

    重生之锦绣嫡女,124谁威胁谁,第2页

    者锋芒毕露,甚至是在事后再去反应,而沈云卿一直是不慌不忙,她对接下来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给人一种掌握在手心的错觉。

    对,是错觉。

    这世界上是没有一个人能真正将所有事情都掌握的,天时,地利,人和,这三方面,有两样,并不是人可以完全掌握的,但是能掌握到其中一两样,也是非常强悍了。

    赫连安素的出身不高,在西戎王众多的皇子中,不算是最出类拔萃的。

    但是云卿曾经听耿佑臣说过,西戎王对其中一个皇子非常喜欢,也就是赫连安素,那时候太子已经下台,若是不出意外的话,继位的就会是这位默默无闻的安素王。

    上一世的耿佑臣是四皇子的左膀右臂,知道的东西不少,虽然对云卿这个妻子不是十分满意,但是期间做出的浓情蜜意,让他还是说了不少的事情,然,那时候就算他说的再多,云卿对这种国与国之间的局势也不感兴趣的。好在当时因为对耿佑臣情有独钟,他说过的每句话总是格外留心,现在看来,也不算是件坏事。

    根据现在来看,赫连安素一直扮演着赫连安元的跟班王子的角色,只怕现在西戎王还没有对这个儿子特别的喜爱,如此分析,赫连安素这个人还是扮猪吃老虎的类型。因为出生地位不高,所以只能依附于赫连安元身边,将可以收复的力量慢慢的收为己用,待到有一天机会合适,足够强大的时候,再将猛虎扳倒,从而一跃成王。

    对对手的分析准确,才能让自己处于主动的局面。

    云卿缓缓的一笑,“怕,自然是的。”她口中说着害怕,却让赫连安素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来,不知道面前的少女接下来会不会再接上一句来,果然,顿了一顿,云卿道:“可是安素王,你并不会去对太子殿下说的,对吗?”

    这一句,又超出了赫连安素的计划之外,他手指不由的握了握,微微一垂头遮掩住眸中惊讶的神色,接二连三的为一个少女所说的话而惊讶,有些超出了他的意外,不过这也只是短短的一瞬,抬起头时,赫连安素还是那个满身平和的皇子,“你就这么肯定?”

    “当然,若是安素王你要提醒太子的话,早就说了,又何必等到陛下赐婚了以后,再跟我说呢。想来安素王到大雍之前已经调查了很久了吧,我在这京城什么地位,你实在是清楚得不得了,虽然是封了一个郡主,可怎么比得上那个由陛下亲自带到宫中抚养长大的贵顺郡主呢?于两国的友好宁静来说,一个没有实权的郡主和一个身受大雍陛下和西太后宠爱的郡主,安素王当然是希望太子殿下能娶一个真正保持两国平衡的郡主吧!”

    云卿一口气说完,端起手中的白玉被抿了一口茶水,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的阴影,几乎要盖到了白而透净的玉杯上。

    赫连安素不过是淡淡一笑,对她这番话似乎是有些兴趣一般,“郡主这个理由也算是说得通,可代表了两国和亲的人,无论如何,西戎都会好好对待她的,不管她之前是什么身份,嫁到西戎后,就是西戎的太子妃,这一点不会有任何区别。我不需要为这点而去隐瞒皇兄,刚才我没说,只不过我还没有确定。”

    他也没有否认云卿所说的观点,对于和亲的对象,身份高贵一些当然是有利的。但是更因为这句话,云卿笃定了一点,“安素王,你若是真正的确定了这点,是我设计而导致了最后让太子改选了贵顺郡主,你就应该更不会想要我嫁给太子殿下了。”

    她浅笑盈盈的眸子里,赫连安素看到了自己再次一凝的目光,心底的那一瞬几乎有种被人看透的感觉,出口道:“你为何会这么想?”

    他的眸子这一霎那射出一种极为锐利的光芒,大概自己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就消失在一汪平静之下。云卿不以为意道:“安素王并非池中物,看你这次出使大雍,一切都以太子殿下为主,所有的一切都是听从他的安排,同样作为皇子,你因为出生不高而被淹没在众人之中。同样是西戎王的儿子,为什么你就因为从另一个人的肚子里出来,而受到忽视,没有人在乎你,没有人将你真正当作皇子来对待,这高贵的出生并没有给你带来高贵的生活,你在困苦中迷惑,甚至挣扎,最后发现,只有借助别人,才能让西戎王发现你,最后你选择了地位很高,但是头脑却不见得最聪明的太子,你接近他,为他出谋划策,消除他的疑心,成为他最信任的人,所以这次出使,他也带着你一路同行,因为他很信任你,一点儿也不担心你会在路途中找了理由将他除掉。就连刚才琉璃风铃碎了的时候,你不是还伸手拉了他一把吗?”

    赫连安素听着云卿的话,手指慢慢的

    大家可以到

    重生之锦绣嫡女,124谁威胁谁,第3页

    握紧,喉咙上下移动,像是拼命吞咽下所有的情绪。

    “其实不是这样的,你当然很想那个风铃就这样砸下来,砸到太子的头上,让他头破血流,最好是从此以后再也不能醒来。可你不能这么做,因为若是他出了事,你这个陪伴着一起来的皇子一定也会受罪,王后一定不会放过你,所以你心底犹疑了瞬间,最后选择了还是将太子拉了出来。这样一来,他更加信任你,你却觉得更加不甘。你这么多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最高的位置,但是为什么太子那般不如你,却一出生什么都有了,就算带兵大败大雍,也照样坐稳在这个位置。你不会再让他娶一个聪明的妻子,一个真正会帮助到他的妻子,你宁愿他娶一个地位高,但是事实上不会有任何帮助的妻子。因为你早就知道贵顺郡主对御凤檀一片痴情,性格又狠厉霸道,这样的女子娶回去,对于男人来说,是一匹难以驾驭的野马,稍有不顺,便会将火惹上身。”

    赫连安素目光里透出一股隐隐的愤恨,指节青到发白,透出了死亡一般的色彩,声音如同呜咽的兽,低沉的可怕,“韵宁郡主可真会编故事。”

    云卿闻言,低头轻缓的一笑,面容白洁的好似最美的玉兰花,“安素王觉得这故事也不错吧。你知道吗?若是我被送去做了太子妃,既然人到异乡,而我身后又没有足够的盾力来保护我的话,也许会一心一意的帮助太子殿下,让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重,等着他有一天坐上至高无上的皇位,我也能有一席之地呢。”

    她才不相信赫连安素真的当这是一个故事,皇权倾轧,在哪一个国家的皇室都是不可能避免得了的。赫连安素身在其中,就不能安然避过,他就算再温顺,也掩饰不了本性。何况在泓月水榭时,云卿将他的举动已经看的清清楚楚。

    赫连安素的面容不再沉静,此时的他眉眼耸起,透出几分戾气,乍看之下,和赫连安元终于有一分相似,那被掩藏在伸出的不甘不愿,在少女充满了轻柔诱导的嗓音中终于浮出了两分在脸上,他紧咬牙根,盯着云卿好一阵子,半晌后,方开口道:“你果然很聪明,但是你不知道,太聪明的人往往死的很早吗?”

    “安素王,你这是威胁我吗?”云卿脸色忽然也变了,从刚才的微笑变得带上一抹愁,双眸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说话时,唇瓣微微的动着,但是一字一句依然很清晰,“你今日和我在这里说话,已经超过了一刻钟,大殿上的人看到的不少。如安素王所说,瑾王世子真正在乎的人是我,你说,若是在此之后,我接着就出了事,第一时间,所有人会想到谁,一定是安素王你的。”

    “那不一定……”赫连安素出口反驳。

    云卿不理会他,继续道:“大雍有一句话,叫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一个出使的皇子在我国内杀害了一名郡主,就算是为了天子的颜面,到时候我国陛下也不会轻易了了的……”

    赫连安素听着云卿的话,她说的没错。此时他已经明白为什么沈云卿的脸色要变得似乎愁和为难了,因为在场已经有几人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其中一道非常明显的,便是那狭长的双眸里漫出来的冷意,在众人之间穿梭过来,丝毫没有减少其中嗜血的杀意,甚至还有几名华衣公子,目光也在这处停留,目光里的关注并不比瑾王世子要少。

    看来这名韵宁郡主并不如表面上所看的那般简单而惨无势力。她的死不会就单单被判定为简单的一起凶杀案。

    然赫连安素虽然是一名出身不高的皇子,但骨子里还是留着皇室的血液,至少在平民中,他依旧是带着一层金黄的光芒的,此时被云卿这般威胁,心内分明很不是滋味,面色露出冷意,“据我所知,大雍和西戎结盟,不仅仅是为了和平,你们的粮草能跟的上吗?就算你的死陛下知道不是意外,但是他为了一国的平静,会做这样财力不接之事吗?”刚才赫连安元求娶贵顺郡主时,赫连安素看得出明帝的不舍,但是到最后还是选择了将贵顺郡主选为和亲对象,家国天下,对于一名皇帝来说,天下肯定比一个女人来的重要。

    不得不说,赫连安素在来大雍之前,的确做了很多准备,对两国的大局势和签订盟约的主要原因都进行了一番研究,但是,很显然,他了解的太少。

    云卿在收到想要的效果后,接着就笑了起来,笑声如同顽童在捉弄了人后,那种得意,配合她银铃般的声音,却让人心头有一种酥麻的难言韵味。

    “安素王,你既然知道我出身不高,如何不知道我父亲是谁?!如今大雍全国最大的布商就是沈家,店铺遍布全国上下,就连皇宫里御用的布料,都出自沈家。虽不说富可敌国,可你如果知道我是沈家唯一的女儿,你就

    大家可以到

    重生之锦绣嫡女,124谁威胁谁,第4页

    明白,当我父亲知道他女儿死在何人手中,又因为什么原因而死。他也许可以倾尽一切,资助军资呢?那时候,不知道西戎王和太子会怎么想你这位儿子和弟弟呢,明明是选为去和亲的人,最后却杀了对方国家的一位郡主,这样的举动究竟是求和,还是引敌呢?我想安素王应该清楚这其中的利弊,不用我说的再清楚一点了吧。”

    西戎的兵马在每年的战役中消耗不少,加上御凤檀那种绝灭似的追击,几乎损失了一大半的精兵。西戎虽然没有国库空虚,但是地广人稀,人员才是他们最大的财富,没有足够的精兵,再多的钱也堆不出活人去参与战役。正因为如此,西戎和大雍才会两国各退一步,现在签订盟约的情况出现。

    一旦大雍有了钱财资助,西戎面临的便是危险的局面。兵临城下,雄兵攻城。那时,西戎王和太子还会将他当作自己的儿子,亲爱的兄弟看吗?只怕不会,他们会想到交出这个破坏合约的人,也许能换来一时的平静。不,也许不用交出来,他只要一回去就会被父王责怪,到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他这半生的努力,也许就瞬间毁灭。

    赫连安素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此时的脸色一定很难看,他是不知道,也未曾想到这一点。在他看来,西戎的女子多柔弱,再多的才学也不过是吟诗作画,看起来美丽,实则如同瓷器花瓶一般,碰触即碎。若不是今日看出赐婚的端倪,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沈云卿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她根本就是看透了他,他来威胁她,甚至带上了一种自取其辱的意味。他望着她翘起的唇角,那里仿佛是有着无尽聪慧的话语,望着她绝美的面容,他不会再想到花瓶二字,而是国色芳华,表里如一。

    这一刻,他的心情很复杂,他很想将面前这个笑容里带着嘲笑的少女就这样掐死在面前,又觉得很庆幸,太好了,太子不需要这样的太子妃,若是有了这样的女子在身边,再想要扳倒赫连安元,必定要费上更多的心力和时间。

    他的计划已经筹谋了一半,不能因为任何不稳定的因素,而让之前的部署功亏一篑。

    想到这里,赫连安素心头的怒意,和脸色都强压了下去,换成了一种非常和气的神色,手指松了松,努力将刚才因为过分用力克制情绪的手指变得不那么僵硬,在几瞬间,就已经将取舍判定。然后举杯含笑道:“郡主风趣幽默,和你聊天感觉很轻松,希望以后还能和郡主多聊聊。”

    云卿今日和赫连安素说这些话,也不是为了树立一个新的敌人,她只是告诉赫连安素,怎样做对大家都好,不会横生麻烦,然,麻烦来了,她也不会害怕麻烦。她举起手中的果汁杯,同样微笑道:“欢迎来到大雍。”

    赫连安素与她虚敬一下,然后一饮而尽,他平日里甚少如此大口喝酒,今日却恨不得酒能将心口那火扑灭。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来威胁人,反而被一个女子步步紧逼,不得不落到和她说和的地步,纵观西戎,只怕没有一个女子能做到如此地步。

    在刚才的谈话里,她几乎调动了一切可以调动的资源,一寸一分,每一个可能她都说了出来,看起来在朝中如此不起眼的一个人,竟然有这样大的力量,不得不让赫连安素反思,以往他在国中的时候,是不是因为有他没有注意到的地方……

    云卿见赫连安素眼神微闪,沉思不定,暗中冷笑,和聪明人说话倒也不乏一个好处,虽然她有其他办法,无论如何,赫连安元也是不可能娶到她的,但是如此一来,倒是能让赫连安素安分不少,比起那个西戎太子来,这位皇子的心机明显要深沉的多。若是她没猜错的话,用智趣题来选择太子妃的方法,一定是赫连安素想出来的。

    宴会终有散时,宫中马车上百,依次按照顺序出去,云卿走到了马车旁,谢氏正要上车,却被云卿喊住:“娘,等等。”

    谢氏不知女儿为何开口喊住她,却停下了动作,问道:“怎么了?”

    云卿想到今日殿上贵顺郡主那恶鬼一般的眼神,心里便更谨慎一些,毕竟她不是个按常理的走的人,每一次出手都是相当的恶毒,不让人死,却要将别人最为骄傲的东西损害。毽子踢的好就要断腿,容颜美的便要抓烂,谁知道会不会在马车上动手脚。

    “你们先将马车车盘检查一番。”云卿抱着慎重的心理,开口吩咐道。

    “大小姐,马车出门之前,奴才都在府中检查过了。”车夫有些疑惑的说道。

    “你们刚才一直在马车旁吗?”云卿没有再说,而是转而问两名车夫,眼底露出的光芒让车夫不敢乱答。

    大家可以到

    重生之锦绣嫡女,124谁威胁谁,第5页

    “回大小姐的话,奴才两人中间曾经离开过一段时间。”毕竟参加宫宴的时间很长,车夫不可能一直站在马车旁边,也会溜到墙角一起聊下天,偷下懒,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罪,不过此时云卿问出来,车夫心里倒有点忐忑。

    云卿也不是来追究这些的,但她也不会跟车夫去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既然如此,就检查一下,以免出了什么问题。”

    车夫虽然不知道为何如此,但是秉着负责的态度,也躬身道:“是,小姐。”毕竟到时候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他们两人也逃不开关系,而且大小姐在府中下人里口碑一直都好,不会无缘无故的出这种责难。

    虽然有些麻烦,两名车夫还是就这样里里外外,将车子的每一个细节都检查,见云卿态度很严肃,他们将马儿的的脚掌也细细的检查了一次。

    谢氏在一旁望着,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又觉得这么做是必要的,今日在殿中的事情,实在是让她害怕。

    就这样,旁边的马车一辆辆的离开了,而这时,车夫终于检查了最后一个接合处,起身拍掉身上的浮土,“夫人,大小姐,已经检查好了,没有不妥当的地方。”

    云卿在一旁望着两人的动作,见没有异常,这才点头扶着谢氏上了马车,然后自己才跟着坐了进去。

    谢氏进了马车后,方问道:“你在殿中和那西戎的安素王在说什么?”当时她不是没看到安素王和云卿说话,但是看两人表情都没什么异常,也没有走过去了。女儿马上就要及笄,起码的交际是要懂得的。但是并不代表谢氏不担心,在做娘的心里,时时刻刻都为着儿女在操心。

    “他说恭喜我不用去和亲。”云卿看了一眼马车外的霞光,收回眼,对着谢氏道。

    谢氏明显不相信,“他是西戎的王爷,为何要这么说,难道他也觉得自己国家不好吗?”

    “他的原话是——女儿不用去和亲,他觉得很遗憾,但是在我看来,不就是恭喜了吗?”云卿一把保住谢氏的胳膊,抬起脸,两只眼睛闪亮亮的望着谢氏。

    “你啊,真是鬼机灵的,看来娘是白担心你了。”谢氏将女儿散了的头发往发髻上拢了拢,轻柔的指腹从头发上掠过,像挠痒一般的惬意,云卿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往谢氏身上又蹭了蹭,“你爹可真是过的惊心动魄了,刚出海回来,接着今儿个参加宫宴的时候,听到你要去和亲,那脸都吓白了,等下回去,肯定少不了要发下牢骚。”

    说起丈夫来,谢氏也笑的软和恬谧,方才丈夫为了不让女儿去和亲,脸色都急的发白了,心里一定和她一样着急的。

    云卿嘴角笑了笑,说起父亲,她就想到威胁赫连安素说的话,若是她出了事,父亲会为她倾尽家产复仇的,当时赫连安素大概也是因为在殿上的时候,看到沈茂不畏明帝说出拒绝的话来,才会那样相信的吧。

    有家人在身边的感觉真的很好,靠着谢氏软软的胳膊,云卿嘴角浮出幸福的微笑。

    从紫禁城到抚安伯府,大概半个时辰就到了,云卿扶着谢氏下了马车,刚走到垂花门前,便看到朱砂在门口,脸上带着不好的神色,“夫人,大小姐,老爷出事了……”

    大家可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