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23 郡主争霸

重生之锦绣嫡女 123 郡主争霸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重生之锦绣嫡女,123郡主争霸

    章节名:123郡主争霸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带着浓烈反对声音传来,“韵宁郡主不能和亲!”

    谁都听得出明帝刚才那番话已经是下了决心,要让韵宁郡主送去和亲的,不然为什么单单就点了抚安伯的名。唛鎷灞癹晓而抚安伯面上的不舍,更是清晰明白,但是这样的不舍,根本就没有作用。为了两国的友好盟约,送出一个臣子的女儿,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大事,臣子只有接受,就算到时候女儿客死他乡,也算是为国家奉献了力量。若是反抗的话,惹来的就是抗旨不尊,牵连下来,只怕到时候女儿也要嫁,家中还有多出是非来。

    没想到这个时候,有人站了出来,所有人的都屏住呼吸,去看是哪一个人,胆敢在此时站出来。

    然而,所有人心内的猜测,都和面前站出来的这个人对不上号。

    因为,出声反对的是西戎太子赫连安素。

    但见他放下酒杯,镶着轻裘的袍子随着他的动作,每一步都如同被高高掀起的布帘,然后被重重放下,步足间带着一股蕴含的怒意,走到了大殿之中。

    明帝显然也很意外,当初西戎时辰呈上的请求和亲书中,表明了想要的便是熊烟彩和沈云卿其中一人,如今他名正言顺的要保媒赐婚了,这位西戎太子却说韵宁郡君不能和亲,实在是和意料中的情况不相同。虽然明帝心中思绪转了几圈,但面上仍然带着微笑,只双眉微挑,显示出一分惊讶来,“西戎太子何出此言,韵宁郡主聪慧敏捷,与太子彪悍勇猛正是相配,有何不可?”

    他倒不怕西戎太子再看上其他的女子,左不过就是将其他人的女儿再赐婚过去便行了,可看这位西戎太子的样子,显然不是看上了谁,反而像是憎恶了谁一般,双眉紧锁,视线转到了御凤檀身上。

    此时御凤檀嘴唇含笑,看起来依旧是慵懒的模样,但是手指却在玉杯上一下一下的轻敲,这是人内心思考或者焦虑的时候会出现的动作。赫连安元望到这个动作的时候,视线便凝住了一瞬,然后眼底便泛上了一股淡笑,对着明帝道:“来大雍之后,我在街上遇见一个女子,她的容貌美丽,气质独特让我一见倾心,今日在宴会上,再次看到她,虽然陛下所说的韵宁郡主也很不错,但是,我更希望陛下能将那个让我日思夜想的女子赐给我。”

    明帝脸上露出了吃惊的神色,他倒没想过,赫连安元又看上了其他女子,还气质独特的能超过沈云卿,这倒是让人意外,当即问道:“你可知那女子的名字?”

    赫连安元一双眼眸飞快的定格到了一处,躬身道:“她就是坐在西太后身边的,贵顺郡主!”

    西戎太子的话宛若一块巨大的石头砸到了寂静的湖面上,却连一声水花都没溅起,所有一切都被冰封起来,反而显得更加幽静。

    西太后听到西戎太子的话后,第一个反应就是看着明帝,明帝当时明明说过,西戎那边的意思是在两名候选女子中任意选一人就可以了。刚才明帝已经指了韵宁郡主,为何西戎太子却硬要扯到烟彩身上来。

    莫说西太后不清楚,便是明帝也不知道这一瞬间的变故是怎么来的,他锐利的目光在殿下的西戎使臣身上望去,西戎使臣脸上一片苦笑,他也不明白,为何太子突然改口,当时已经和明帝通好信,指韵宁郡主为和亲对象的,如今太子却自己跑了出来,指了另外一个。

    当然,西戎使臣只不过觉得面子上有点过不去,在他的心理,太子指了谁,当然就是谁,一开始的时候本来说的就是两人中选一人,如今也不过是换了一个,并没有什么大的不同。

    然,在西太后和明帝眼中,选斌顺郡主还是韵宁郡主,区别非常大!一个是捧在手心里养大的郡主,一个是刚刚从商人变成郡主的不相干的人,他们当然不愿意贵顺郡主和亲。

    莹妃眼看云卿就要被指婚出去,如今形式扭转,西戎太子要求和亲的对象是贵顺郡主,这和她希望的有所不同。但是此时,也并不是她可以开口插话的时候,西戎太子提出要求,她来问话,必然是没了规矩的。只得将目光投向薛国公。

    薛国公接收到莹妃的视线,当然明了她的意思,他皱了皱眉,抬头去观察明帝的脸色,发现明帝脸色虽然平和,但是眼底隐隐有着不悦之色,料想他也是不想把贵顺公主嫁出去的,便开口道:“西戎太子,贵顺郡主刚刚从云南府回来,今日是第一次在殿上出现,你是否一时没有认清楚人的样子,既然两国和亲,太子要寻找心仪之人,可到众位千金面前仔细一看,以

    大家可以到

    重生之锦绣嫡女,123郡主争霸,第2页

    免错失真爱。”

    他这么一说,自然是想要西戎太子去将女宾们的容貌仔仔细细的看上一遍,沈云卿的容貌绝色倾城,只怕这个西戎太子还没看清楚,只要隔得近了,自然看的清晰,男人谁不爱美色,两个都是郡主,娶更美的那个就最好了。

    赫连安元一听此话,眉眼似乎动了动,很有兴趣的样子,笑道:“这也不失个好办法。”

    明帝看到他同意了,哪有不允的,挥手道:“太子请仔细的看,切莫错过了。”他当然也和薛国公一样,希望这西戎太子能看上别的小姐。

    那些方才还在侥幸没有被明帝拉去和亲的小姐们,此时听到薛国公的话,都垂下了头,哪里愿意让这西戎太子看清楚。只有这一瞬间,她们希望自己能姿色普通点,尽量不引起人的注意力就好了。

    赫连安元走到女宾席这边,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一个个的看过去,当走到云卿身边的时候,谢氏的手一下子握的紧紧的,恨不得能用手出来遮住女儿的容颜。

    云卿却抬起头来,望着赫连安元一笑,那艳丽的姿容陡时让赫连安元心中微微一动,确实是好看,可惜……赫连安元抬眸看向御凤檀,但见他在上席,视线却一直跟随着赫连安元,在看到他停留到了韵宁郡主面前的时候,狭长的凤眸里透露出兴奋的色彩,强压在一片潋滟之下,笑道:“看太子站在韵宁郡主面前,一定是对韵宁郡主很满意了,这么多美人中间,太子独具慧眼,真是可喜可贺。”

    他这一番话还没说完,赫连安元冷笑一声,眸中流露出了一丝轻蔑,“世子还是莫要胡乱替本太子做选择,我只不过是发现这些女子全部都不是心仪的那个!罢才我看得清清楚楚,贵顺公主就是我中意的女子!”

    他话一说完,御凤檀的脸色顿时变了微沉,狭眸里透出一股凌厉,雪白的袍子将他握紧酒杯手指指节显得越发的青白,可以想象他心中的怒意。

    赫连安元越发的得意,赶紧走到殿中躬身道:“我对贵顺郡主一片心意,希望陛下能成全。”

    明帝没想到,赫连安元怎么就认定了贵顺郡主,看这样子态度还很坚决。难道赫连安元一开始看中的就是烟彩,沈云卿不过是用来做陪衬的,若是如此,那使臣为何说好,难道他和西戎太子之间没有沟通好?明帝左思右想,今日众人在场,西戎太子提出要求,若是冒然驳回岂非对两国结盟不利……

    贵顺郡主看明帝在犹豫,虽然心底满满的沉郁,恨不得发泄出来,大声的咒骂那个该死的西戎太子,她和他根本就没见过面,什么心仪,这都什么鬼话!可此时,在场的不仅仅是有群臣,还有西戎之人,若她不顾礼仪的大闹,只会让明帝下不了台,反而对她生出厌恶,这样做简直是得不偿失。

    贵顺郡主想到这里,便推了推西太后的手臂,小脸上露出苦兮兮的神色,双眸中含着泪珠,一副委屈到了极点的样子。

    西太后见了这模样,又想起女儿当初不愿意嫁到熊家时候,那张脸几乎和贵顺郡主的要重合到了一起,不由的一股心酸浮上,握住斌顺郡主的手拍了拍,对着明帝低声道:“皇帝,若是一个美人不行,便给他两个,莫要让烟彩去受苦啊。”

    明帝皱了皱眉,面色有些为难,语气里带了一抹思量,“太子殿下,你若是喜欢大雍女子的话,可以在在场的其他女子中挑两名,朕一并给你指婚。”

    闻言,云卿的唇畔浮上一抹浅淡的笑容,熊烟彩真不愧是明帝和西太后最疼爱的公主啊,为了她,明帝可以赐上两名在场辟员的嫡女。

    要知道,能来参加盛宴的,起码都是大雍三品以上的官员家属和子女,许多都是朝中要职官位,明帝为了不让熊烟彩嫁出去,就另外送别人的女儿去嫁,以两个换一个,多划得来啊。就是不知道人家赫连安元究竟干不干呢?!

    贵顺郡主得到了想要的效果后,抬头去看御凤檀,他斜斜的靠在椅上,恰好也转头在看着她,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远,贵顺郡主不能看清楚他眼中的具体神色,目光却不肯移开。

    她要嫁的是御凤檀,自小时候看到这个进京的瑾王世子后,她就喜欢他了,那时候在宫中,她不是真正的公主,和其他的公主在一起,经常被嫉妒,而且那些公主还偷偷的背着人讲她的坏话,她过去打了那些公主后,人家更加不愿意和她一起玩了。只有刚进京的时候,御凤檀却整日里笑眯眯的,看到谁都是一副笑的云淡风轻的样子,那绝丽的外貌让他如同天边最绚丽的晚霞,让人沉迷。熊烟彩越来越想占有这个笑容,只让御凤檀对

    大家可以到

    重生之锦绣嫡女,123郡主争霸,第3页

    她一个人笑,直到御凤檀越长越大,也越来越受到人的关注。

    宫里的宫女见到御凤檀,个个都是眼中带着绵绵情意,有大胆的还对着他投怀送抱,虽然御凤檀当即就推开了,但是她却在当晚就将那个胆大的宫女活活勒死。每一个敢觊觎御凤檀的女人,都是该死的!

    但是也就是从这时开始,御凤檀和她就开始疏离,连笑都懒得对她笑一个,却在这种对她的冷漠中,越来越出众。

    他只能是她的,只应该围着她一个笑,为她一个人而生!

    贵顺郡主的眼眸里有着浓得化不开的情丝,痴痴的看着御凤檀,未曾察觉到赫连安元将一切都收于了眼底。

    他收回眼眸,以不容反驳,笃定非常的语气道:“不,陛下,我只为贵顺郡主倾心。”他一手遥遥指着殿上的贵顺郡主,目光望着明帝道:“一开始,陛下便想给我指婚的是韵宁郡主,而我只喜欢贵顺郡主,同样是郡主,一个是我所喜的,为何陛下不将贵顺郡主赐给我。陛下,两国原是为了结为友好关系,若是贵顺郡主嫁给我,我又属于她,如此一来,便对两国之间的关系更好更稳定。”若是不赐给贵顺郡主的话,另外的人嫁去,赫连安元不喜欢,那就等同于没有!

    这句话,赫连安元没有说出来,可是明帝却听了出来。

    他不知道为何赫连安元如此笃定,但是如今大雍边境十分不安定,时至秋冬,正是边境小柄和部落进行掠夺的高峰期,虽说战役规模不大,但是军饷粮草一样都不能缺,每天白花花的银子就流在了战役之上。若是西戎再来一次,只怕大雍就会因为粮草问题,而落败!再好的将领,再猛的士兵,也敌不过无衣无食的日子。

    而西戎太子肯定也了解到了这一点,否则的话,不会派人前来和大雍谈和。

    赫连安元看明帝还是如此犹豫,心内的猜测果真是对上了十足十的。方才他在亭子那的时候,就有注意御凤檀的动作,贵顺郡主第一时间走到了御凤檀的身边,动作很亲昵,眼底都是爱慕。这里的时候,他还看的不大明显。

    直到水榭上面的琉璃风铃突然掉下来的时候,御凤檀那几乎出自本能的去救贵顺郡主,一点儿也不害怕自己被砸伤,当时在场的还要四皇子,五皇子,按理来说,这些皇子的命更尊贵,御凤檀为何不先将他们拉开。

    紧接着,当贵顺郡主和御凤檀说话的时候,御凤檀本来是很激动的神情,在察觉到自己打量的视线后,马上就收了起来,转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当赫连安元问到关于贵顺公主为什么降为贵顺郡主的时候,御凤檀又闪烁其词,将话题拉开。这一切都让赫连安元起了疑心,于是他故意找了来看伤的御医和宫人问话,结果这些人都有说,贵顺郡主和御凤檀是朝内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一对璧人。

    这次贵顺公主降为贵顺郡主,也正是为他们两人日后的赐婚铺垫,因为赫连安素说了,大雍新出台的驸马条例,公主一旦尚了驸马,驸马就不能任职了,御凤檀作为一个能征善战的将军,皇帝当然舍不得,便只有灵活的变动,找个借口将贵顺公主降为郡主,反正这位贵顺公主也不是皇帝的亲女儿。

    此时看明帝那犹犹豫豫的样子,赫连安元越发的肯定自己的猜测,明帝一开始便是要将贵顺郡主和御凤檀赐婚的,给他的不过是个商人的女儿而已。

    御凤檀天性狡猾,打战的时候虚虚实实,让人很难摸透,越是他想去的地方,他就越表现的不想去,赫连安元为此在御凤檀手中吃了大亏。

    刚才赫连安元还故意试探了御凤檀,当他说到要娶贵顺郡主的时候,御凤檀虽然脸上是风轻云淡的,但是手指却泄露了他的心情。因为御凤檀真正喜欢的是贵顺郡主,所以他才会一个劲儿的推销韵宁郡主,不想让自己心爱的人就这么嫁出去!表面上却故意装作不喜欢贵顺郡主,还好自己看穿了他的诡计!

    虽然两国要订立友好盟约,但是西戎和大雍之间多年不和,这种敌对心里是没有办法消除的!特别是御凤檀!

    赫连安元只要一想到在战场上,两次被这个兵出奇招的世子弄的丢盔弃甲,狼狈不堪,他心头的怒火就飚升了起来。

    现在两国不能开战,那么他就抢了御凤檀的女人。让他不痛快,也算是报了一点仇了!

    御凤檀脸上还蕴着一层冷意,像是三月的桃花上沾染的冷露,似乎被赫连安元气得都藏不住心情,他冷冷道:“太子就是想娶个郡主而已,这里除了

    大家可以到

    重生之锦绣嫡女,123郡主争霸,第4页

    韵宁郡主,贵顺郡主,还有一个沐岚郡主,你为何不考虑一下!”

    沐岚郡主一直坐在下首,她一直置身事外的喝酒吃菜,偶尔隔空调戏一下方宝玉,谁知御凤檀一下将话题拉到她的身上,抬头望着赫连安元挑眉一笑,眼底有着戏谑道:“太子,不如考虑一下我?”

    赫连安元既然来大雍和亲,自然对这些主要的人都有一定的了解的,眼前这个身穿男装,面容稍带英气却隐隐有着睿智之气,说话带着一股利落的就是平南王爷的独女沐岚郡主。

    平南王府处于云南府,手中有沐家军十五万,个个都是精英,在战场上以一敌十不是神话,而且沐岚郡主自幼就跟随平南王操军,上战场,熟悉兵法,武艺超群,若是真能娶回去,比起能气死御凤檀的贵顺公主,更上一层楼。

    当即,赫连安元脸上便露出非常惊喜的神色,拱手道:“久闻沐岚郡主名声,今日得而一见,既然郡主开出金口要我考虑一下,我一定不能驳回好意,就请陛下在沐岚郡主和贵顺郡主之间,选一人做我的太子妃!”

    明帝虽然喜欢熊烟彩,但这是在平日里,一旦有利益,而且是关乎大雍朝的利益之时,熊烟彩也不过只是一个女子而已。

    比起熊烟彩这个有名无实的郡主,沐岚郡主是下一代平南王府的继承人,也是十五万沐家军的下一代统领,若是沐岚郡主嫁过去,这十五万沐家军该如何处置。

    沐家军只认沐家令,其他人一律不尊从。要让他们跟随沐岚郡主到西戎去,明帝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可若是让沐家军全部解散,明帝更觉心痛。云南一直民乱事杂,在平南王的治理下,如今事事平安。若是冒然让平南王府出什么意外,一来违背了祖训,二来云南要是起暴乱,则是烦上添烦。

    明帝脑中左右对比了一下,叹了口气,如今赫连安元笃定了要贵顺郡主,那就赐婚吧。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赫连安元外表英俊,出身不凡,在西戎国拥有实权,并不是个草包人物,若是贵顺郡主能讨得赫连安元的欢心,到时候赫连安元登上西戎王的位置,她的荣华富贵也无限在眼前。贵顺郡主不是沈云卿,她嫁出去后,还有明帝和西太后在后面撑腰,西戎国若是想要两国友好的关系存在的话,就必然要对贵顺郡主好。

    这么一想,明帝心里就自然多了,随即脸色也变得更加和善,望着西戎太子道:“难得太子你如此痴情,朕几次三番的试探与你,你都不改心意。贵顺郡主可是朕的外甥女,嫁给你也合适。朕也愿意****之美,给你们两人赐婚。”

    赫连安元其实心内觉得沐岚郡主更好一些,但是也知道明帝只要不是是个绝顶的昏君,绝对做不出如此的行为,但到底也达成了自己的目的,于是谢道:“皇帝圣明。”

    音落之时,面容带着一分得意和挑衅,看御凤檀脸色雪白,双眸目光闪烁不停,显然气坏了的样子,浓眉更是骄傲的飞起。

    这等计谋,也想在他眼中展现,如今心爱的女子被娶走了,痛苦了吧。

    赫连安元阔步走到位置上坐下来,端起宫人满起的酒杯,一口饮下,转头对着赫连安素道:“六弟,你这挑太子妃的法子还真不错。”他伸手在赫连安素的肩膀上拍了拍,嘴角的笑都要堆起来了,一挑就挑到了御凤檀喜欢的女人,哈哈。

    贵顺郡主不敢置信的看着明帝,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而西太后则是一脸担心,却又不好说儿子,毕竟刚才赫连安源一脸认定的模样,她也看到眼里的,儿子的帝位比起烟彩的前途来,自然是要重要一些。

    但西太后显然也没忘记贵顺郡主是什么性格,一只手紧紧的抓住斌顺郡主,安慰道:“烟彩,哀家觉得那西戎太子对你也是真心的。”

    云卿听着明帝的赐婚,心中暗暗发笑,目光在御凤檀仍旧绷紧的面孔和赫连安元带着一股得意谢恩的模样上转了一圈,若不是此时笑出来,实在是不太妥当,她真的想要给御凤檀掐一下。

    这个家伙实在是太会演戏了!

    御凤檀和她一样,在沐岚郡主出现的时候,连同那个台主的出现,发现有怪异的地方,经过御凤檀的一番查探,果真和他们想的一样,西戎国派出了人来和亲。但是这个时候,西戎使臣已经将熊烟彩和沈云卿两人的名字交了上去。根据明帝的性格,云卿一定会成为和亲的人选,随后太后的召唤进宫,又证实了这一点。

    但是御凤檀对这位曾经在战场上交手过的赫连安元十分了解

    大家可以到

    重生之锦绣嫡女,123郡主争霸,第5页

    ,他从生下来到现在,一直都是追捧多,而打击少,自以为聪明无比,可以说是有些好大喜功,虽然有脑子,但很容易被自己的想法自我折服,总认为自己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

    可偏偏在西戎的战役上,他遭到了御凤檀的打击,只觉得平生受到最严重的侮辱,一直想要扳回来。

    御凤檀就是利用他的这种心理,在他面前上演了一幕琉璃风铃突然碎裂,世子舍身救郡主,神情闪闪躲躲,意味不明,至于御医和宫女以及其他人,根本就不需要御凤檀再动什么手脚,在贵顺公主降为贵顺郡主之后,基本大家都知道了明帝的意思,自然就会说他们两人等着赐婚了。

    然后宴会上,御凤檀再适时的握紧一下杯子,脸色绷紧一会,落到了赫连安元的眼底,那就是生气,就是愤怒啊。

    最后在加上沐岚郡主在场的身份这么推波助澜,明帝就是不想允许,也要允许了。

    开始赫连安元只认准贵顺郡主,明帝可以说再看看其他的。如今赫连安元的确看中了其他的,他说在沐岚郡主和贵顺郡主之中随意指一个都行了。明帝可以拒绝一次,但是不能一再的拒绝。那西戎来和亲,人家的太子指一个,你不允许一个,明显没诚意。

    在左右衡量之下,明帝肯定会选择利益较轻的那个,也就是贵顺郡主。

    她想起御凤檀那天才般的演技,不由的嘴角翘了翘,视线转向他那边,看他是不是还绷着脸在装,正好发现御凤檀还是紧绷绷的样子,只是发现云卿在看他的时候,俏皮的眨了下眼睛,狭长的眸子里也浸着笑意,似乎在说着“你看吧,我说赫连安元很好骗”的意思。

    云卿一下就被逗笑了,低着头稍微掩饰了一下,然后抬头去看贵顺郡主的反应,这位高高在上的郡主一定没想到,今晚最后被赐婚的人会是她吧。

    熊烟彩肯定一心想要自己早点滚出去和亲,只是事实总是和想象有点难对的上号的。

    可是当云卿目光落到台上的时候,她以为贵顺公主会有愤怒,有发泄,甚至反抗的样子,但是却只看贵顺公主和平日里一样,无比纯真的对着西太后一笑,“没事的,外祖母,我知道,我都懂的,陛下也是为了两国的关系才答应下来的。”

    她这么说,自然赢得西太后一阵感动,直呼懂事的好孩子,就是明帝心内也有点愧疚,想着出嫁的时候,一定要多给她添妆奁,让贵顺郡主嫁的风风光光。

    只是云卿却不太相信这位贵顺郡主,能将林真打得两年后看到她还浑身发冷的人,竟然在被赐婚和亲的时候,还这么从容温和,这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了。若不是之前看过她挥剑杀人的那股狠劲,单看贵顺郡主如今的模样,还真正是贤良温婉,十足的乖顺模样。

    可是云卿总觉得,贵顺郡主平日里那样的狠毒,到了如今婚姻大事的时候如此平静,倒让人觉得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听到赐婚的对象终于确定是贵顺郡主,谢氏绷紧了的全身终于可以放松了,手指还不由的有些微凉,抓住云卿的手还没有松开。

    云卿察觉到手心里的冷湿,转过头来看谢氏,却能看到她不薄的三品淑人服领口有微微的湿痕,显然是刚才紧张过度,不由的眸中变得软软的,“娘,你看你手上都是汗。”

    身上的衣物湿了,在明帝没有宣布退席的时候也只能坚持的穿着,不过殿内很暖和,没有大碍,但是比起这个来,谢氏更高兴的是女儿还留在身边,不要到陌生的地方去。

    做父母的便是如此,他们不需要儿女嫁的多好,只要儿女能留在身边,想念的时候能看到,看着儿女的面容就很开心了。

    “没事了。”云卿笑道,眸子在在场的熟识的人面容上掠过,安雪莹也是松了一口大气,对着云卿长呼了一口气。

    耿沉渊则是举了杯子和云卿对饮一杯,安初阳还是冷冰冰的,只是脸色明显没有开始那样担心了。

    赐婚了以后,宴会自然就欢乐了起来,绝大多数人都为自己或自己的女儿逃过和亲一劫而心情格外的好,觥筹交错之间,映得某人的面色越发的难看。

    二公主端着酒杯,走到贵顺郡主的身边,笑道:“恭喜妹妹就要去和亲了,西戎太子英武不凡,妹妹嫁给他一定会幸福的。”

    贵顺郡主已经从殿上走了下来,不想呆在这个地方,此时听到二公主充满了嘲讽意味的话,不由冷笑一声,“怎么,二公

    大家可以到

    重生之锦绣嫡女,123郡主争霸,第6页

    主你有什么好讽刺我的,我是去和亲,嫁的还是个太子,你呢,嫁人两天就将夫君抽得差点死了,如今陛下根本就不见你,若不是母后让你进来参加盛宴,只怕你现在都进不来!”

    虽然两人以前都是公主,但是二公主才是明帝真正的女儿,但是比起熊烟彩来,二公主也要排在后面,最好的东西西太后和明帝都会优先给熊烟彩选择,一个真公主,一个是越级封的公主,可想而知,这样的区别对待,会给人造成什么样的心理。

    也许别的公主知道熊烟彩的身世后,会觉得让一下也无妨,但是二公主不会,她才是血统最高贵的公主,凭什么要让一个外来的假公主,于是从小两人便对盘,打闹吵架根本就不新鲜,二公主还带领其他人不跟熊烟彩玩,说熊烟彩是没爹没娘的孩子,直到有一次熊烟彩直接将一个骂她的臣子女儿推到湖中差一点就淹死之后,就再也没人敢当面说了。

    但是二公主和熊烟彩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不对盘。大约是属于你有我也要有,不争到底没有输赢就不甘心的这种。

    奇妙的是,两人在欣赏男人方面没有达成统一。也算是耿佑臣之大幸了。

    二公主被贵顺公主嘲讽,额头上顿时又出现细纹,恼怒道:“父皇没有不理我,他是太忙了!你休要胡说!”

    贵顺郡主看到她一惹就怒的模样,从鼻子里轻视的一哼,冷笑道:“陛下哪里忙了,他到底多忙,他现在不还是在和那些大臣喝酒吗?怎么也没跟你这个女儿说上一句话呢?你个蠢货,新婚第二天就把自己的驸马打伤,让那些御史的折子飞一样的传到了陛下那,说他教女无方,二公主残暴不仁,气的要死了,难道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皇后就是为了教出你这样的女儿,而在储秀宫中一直反省吗?你若不是皇后的亲女儿,哼……”

    贵顺郡主哼了一声,懒得说后面的话,因为二公主的脸已经被气得涨红了起来,她最近是一直受到排斥,递帖子进宫,父皇不见她,母后也一直不见她,就连四弟也不见她,她完全被孤立了起来,走到哪里去都有人指指点点。

    二公主想要对人动手,但是发现别人根本就不怕她,没有了明帝和皇后的庇护,公主其实和普通的平民没有区别,她整日里在屋中,听嬷嬷的话尽量的规矩一些,等外面的闲言闲语消散了一些,母后就会见她了。

    正因为如此,耿佑臣也越发的有了脾气,这几晚都不去她的屋中,她脾气一上来,就要去骂人,谁知道耿佑臣竟然还打了她一巴掌。

    脾气上了头,二公主也不管什么御史了,和耿佑臣扭打到了一起。虽然没吃什么亏,但是这是她新婚以后第一次受到被打的待遇,耿佑臣下手很狠,扇了她几个耳光,还骂她是个泼妇。

    要是唤作以前,耿佑臣敢这么做吗?他只能来讨好她,哪里还敢动手!

    二公主不由的怒意冲头,对着贵顺郡主想要动手,猛然意识到这里是宴会,将要抬起的手收了回去,低吼道:“你说我,你以为你自己呢,喜欢御凤檀那么久,还不是要被送出去和亲,假的就是假的,你就算是封了公主,可实质上就是郡主,还能像真的公主一样吗?我虽然不受喜欢,可我嫁的是我喜欢的人,每天和他在一起。你能吗?你要跟着这不知道什么西戎太子,到那沙漠的地方去,以后不要说看御凤檀了,你连能不能回国都是一个问题!”

    二公主的话十分狠毒,每一句都是说中了贵顺郡主的心事,是啊,她喜欢的是御凤檀,那么早就喜欢了,可是到现在,她没有嫁给他,反而要嫁给一个劳什子的太子,远在千里之外,她顿时眼底蒙上了一层阴霾。

    看她这幅样子,二公主很是开心,敢骂她,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哼,她也学着刚才贵顺郡主冷笑的样子,“我要是你,当场就跳出来大闹,死活不嫁给那西戎太子,皇祖母和父皇那么喜欢你,你这样大闹,他们肯定不会强迫你嫁出去的!”二公主当时在那看着,就觉得贵顺郡主太不会利用资源了,要是她,早就大吵大闹,让这个赐婚没法进行去了!

    笨蛋,白痴!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吗?贵顺郡主白了二公主一眼,这个蠢公主到现在还没发现自己被明帝和皇后嫌弃的地方是什么?蠢成这样,幸亏是生活在皇家。当时那样的情况,她要是跳出来大闹,那才是真正和猪没有区别。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大吵大闹,惹得全部的人都对生厌才吗!”贵顺郡主实在受不了二公主那白痴的样子,转开目光。

    正好看见云卿和林真,安雪莹在开心的笑着,那笑容如同雪夜里的红梅一般耀眼,

    大家可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