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20晋升郡主

重生之锦绣嫡女 120晋升郡主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西太后带着贵顺公主出来,云卿立在偏殿里,明帝进来之后,她就先出来行礼,侯在一旁。

    明帝先看了一眼贵顺公主,然后望着押在一旁的宝昭仪,微微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会脸被抓伤的?”

    在明帝进来的时候,御医已经将宝昭仪的伤解说了一遍,宝昭仪是新进的最受宠的秀女之一,一个新鲜的美人,明帝还是略微的有些怜惜。

    西太后知道今日的事是不能瞒了过去了,面上就露出一分指责的望着贵顺公主,“你也是的,好好的去弄那些个什么药粉,还弄了这等子不懂事的畜生,这下闹出了伤人的事情,也太顽劣了些!”

    西太后这么一说,生生将蓄意毁坏云卿容貌的事,变成了畜生不懂事。明帝来之前一定有其他宫人就将此事说了,如今过来,不是单单为了宝昭仪而来的。

    “怎么可以这样胡闹!你这猫也不是第一回挠伤人了!今日还放了它出来惹事!韵宁郡君进来陪着西太后的,你这样一闹,以后谁还敢陪太后解闷了。”明帝看了一眼宝昭仪,平日里动人的容貌变成一片沾血的白绷布,摆摆手让人扶了下去,方才那一点怜惜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目光转到了云卿身上,见她没有受伤,这才放心了。毕竟是要送到西戎去和亲的,若是脸面坏了,西戎太子只怕也不会要个丑八怪的。

    云卿听着西太后和明帝两人的话,这一人一句的,几句话将刚才的事情都解决了,反正有个畜生在前头挡着,再怎么也不会处罚贵顺公主。

    这就是贵顺公主聪明的地方了,她不会给人抓着死证据去将罪名定死,仗着明帝和西太后的疼爱,加上一点的小聪明,就这样为非作歹。

    “陛下,方才宝昭仪说贵顺公主指使她去对臣女下的手,这只猫也正是贵顺公主的,不知道是不是太巧合了一点。臣女十分惊惧,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贵顺公主,竟然要毁了臣女的容貌才能甘心!”显然云卿是没有领会到西太后和明帝两人的太极八卦,目光里没有一丝畏惧,转向明帝,礀态恭敬,而话语里却没有半点退后。

    西太后今日和云卿说了一整天的话,认为云卿是一个懂事知进退的少女,此时才发现,似乎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柔顺温婉,吃了亏往肚子吞这种性格,不由的生出三分不满。她都说了是贵顺公主的不对了,这沈云卿难道还要让贵顺公主受罚才甘心不成。

    倒是明帝眼底有些意外,未曾料到云卿不肯就此退步,反而站出来直接就说出了刚才贵顺公主想要做的事,这样的性子很直烈,但也不是没有好处,作为和亲人选,代表的就是大雍的形象,一个不会每步都退的大雍女子,嫁到别国去也会让人对大雍另有一番看法。

    从西太后和明帝两人的想法中,很明显是两种态度,虽然两人都对云卿所言意外,但是明帝考虑的角度明显是从大处着想的。

    西太后面带冷霜,“沈云卿,哀家已经说过,宝昭仪是受了惊吓胡言乱语的,这猫不过是凑巧到了哪里,你如此说话,难道是贵顺公主有什么不满?”

    云卿被西太后如此一问,绝美的面容上泛起了一股冷意,“宝昭仪被抓的只是脸,脑子并没有损伤,究竟是她胡言乱语,还是贵顺公主所为,西太后为何不问问贵顺公主呢?”

    西太后很明显的偏袒贵顺公主,云卿也不打算和她争个高低,此时目光转到了贵顺公主身上,接着道:“我知道贵顺公主身份高贵,与我等不同,你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以后尚驸马,自有驸马专心致志的在府中捧着哄着你,而臣女只是一名普通少女,若是没了容貌,以后婚嫁难言。我也不想说其他,只想问问公主殿下,此事究竟与你有没有关系?”

    不识抬举的东西!西太后此时脑中就出现这么一句话,脸色难看的望着云卿,若不是还要用云卿去和亲的话,西太后此刻恨不得让人拖了云卿立即以毁谤公主的罪名打上二十大板!什么东西,竟然敢指责烟彩!

    贵顺公主在云卿点到她的名字之后,便在一旁没有开口,一双美眸望着云卿,等待着西太后惩罚于她,直到听到了云卿的话后,贵顺公主的眼神却变了,她突然几步走到了两人的面前,跪在地上,眼底都是悔意的大声道:“外祖母,皇舅舅,这件事的确是烟彩所为,请责罚烟彩吧!”

    西太后简直是瞠目结舌,望着眼前的贵顺公主,她想过贵顺公主各种反驳的行为,就是没有想过贵顺公主会自己跪下来,承认这件事是她所为。

    就是明帝也微微掀了下眼皮,眼底带了一份淡淡的惊讶,看了下云卿,才问到“烟彩,你可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这变化实在太过奇怪了,虽然宠着熊烟彩,却不代表明帝心中不清楚她究竟是什么样的性格,既然如此,为什么贵顺公主会突然的承认这件事是她所为。

    贵顺公主渀若未觉两人的惊讶,“这都是因为回来的路上,曾经和沈云卿起了口角,她参加比赛,得了第二名,烟彩心中不喜欢,只想着要给她报复。今日见她留宿在宫中,便选了时间,让宝昭仪一同动手,让猫抓伤她。”

    贵顺公主每说一个字,西太后的脸色就更难看一分,咬牙道:“烟彩,你该不是中了什么迷药了吧?那件事明明是个意外,你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是我做的,外祖母,是烟彩让你们失望了!”贵顺公主根本就不肯改口,还对着两人叩头道:“如今韵宁郡君一说,烟彩自知行为有失,请外祖母惩罚,降烟彩为郡主,以安臣心!”

    西太后听到贵顺自请降为郡主的时候,浑身都气的发抖,紧接着就直直的往地下倒去,胸口剧烈的喘息,脸色苍白,气息急促,不时的咳嗽,额上大汗淋漓,呼吸之间,胸腔中似乎还能听到破风般的呜咽声。

    贵顺公主一下就被吓到了,不知道西太后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却也担心起来,对着左右宫女喊道:“还不快把西太后扶到床上去!”

    宫女吓得一跳,急急的上去扶着西太后就往床上躺去,哪知她们不动作还好,一动西太后更是难受的大咳了起来,甚至开始翻起了白眼!

    “快住手!”明帝一看她们的动作,随即喝了一声,宫女们立即停下了手来,站在旁边手足无措。有机灵的内侍已经跑去请御医。

    方才御医蘀宝昭仪诊断了之后,便回太医院去抓药了,此时来去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明帝望着倒在地上的西太后,口中骂道:“你们是怎么伺候的,太后的哮喘为何又发作了!”

    宫女吓的面色惨白,噗通一下跪在地上,“陛下,奴婢不知道……”

    “不知道,一问什么都不知道!”明帝一脚踢开跪着的宫女,撩起袍子蹲下来,面色发急的问道:“母后,你怎样了?听得到儿臣说话吗?”

    可是西太后躺在地上不断的咳嗽,哪里还能回答明帝的话,白眼是越翻越上,眼睛渐渐有被眼白全部覆盖的趋势。

    云卿望着眼前的一切,眉毛微蹙,眼底露出一分思虑来,再看太后的样子,若是御医不及时赶来的话,只怕西太后马上就会发生不幸了。

    这个时候,西太后可不能出事!想到这里,云卿立即从椅上取下一个抱枕,快速的走去,蹲到太后的身边,抬手将太后欲要扶起来。

    贵顺公主一见云卿要碰西太后,生怕她要做什么不利的事情,毕竟刚才西太后维护自己而想要惩罚云卿,伸手去拦道:“你又不是御医,不要碰外祖母!”

    若不是怕西太后死了,于她以后的事无利,云卿还不想救呢!

    “你要是想救太后,就不要随便乱碰我!”云卿脸色一凛,双眸里满是冷意,断然的大喝,将贵顺公主的动作震的一顿,接着转头对明帝道:“陛下,臣女知晓哮喘病人发作时的方法,不如让臣女一试,以让西太后可以安全的等到御医的到来!”

    明帝望着太后的面色煞白,呼吸几乎就要跟不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声微带撕裂感,再看云卿,她的脸色镇定,双眸无波,给人感觉便是自信有方的样子,不由的点头道:“你且先试,若是太后因为你出了什么缘故,朕绝不会饶了你!”

    既然明帝已经开口,其他的人自然不会再加阻拦,只见云卿唤了一名宫女,与她一起将西太后扶起坐在原地,然后将抱枕塞到宫女的身上,让西太后头颈稍稍往后仰,靠在抱枕上。

    接着,再伸手在西太后的手在虎口合谷处用力的掐按,一面对西太后道:“请你用力的做几次吞咽动作,就像平日里吞东西一样。”

    西太后被云卿扶着坐起来后,整个人便轻松了一点,此时被云卿按压着手部,喘息也没有那么厉害了,咳嗽也平缓了许多,脸色也没有像之前那样白的吓人了。再听到她的话,便立即按照她的话去做,努力的深深做着吞咽动作,又觉得舒服了不少。

    明帝眼见西太后面色好了不少,低声问道:“母后,感觉如何了?”

    “好多了。”西太后听到儿子的询问,脱口而出,让明帝眼底露出了惊喜,方才还看西太后马上就要不行的样子,可是短短一刻不到的时间,还能开口回答明帝的问题。

    就是贵顺公主都望着云卿,眼底的神色变幻莫测,带着一丝冰凉。

    听到西太后的回答,云卿心里松了一口气,她实践的经验不算多,从刚才西太后病发的症状起,她

    就在心内判断为哮喘,直到明帝说话,才在心内完全肯定,西太后的症状就是哮喘。

    秋冬季是哮喘的多发期,而云卿注意到西太后住的殿内,虽然极为华丽,但是却从不熏香,也没有新鲜的花卉在殿内,这一切显然都是为了避免任何引发哮喘发作的源头。而西太后发作刚才显然是受了刺激而导致哮喘症复发。

    她所做的这些都是在扬州时,和汶老太爷进行大夫和病人的演习而来的,今儿个若不是怕耽误了日后的事情,她也不会插手。

    “御医到!”

    内侍请了御医进来,宫女们连忙避开,明帝也站起身来,让御医给西太后看诊。御医瞧了一眼太后背后靠着的靠枕和抬起的头部,眼底露出一丝诧异,急忙蹲到地上给太后诊了脉。好在平日里太后的哮喘就是他负责的,所以诊断之后,又开了药方,回禀了明帝。

    嬷嬷问了御医之后,将西太后扶着坐到了椅子上,西太后吃了御医带来的药丸,此时已经好了许多了,却有些奇怪的望着云卿。

    贵顺公主站到西太后的身边,眼光闪烁的望着云卿,“不知道韵宁郡君原是有这样的好本事,对哮喘之症也如此了解。”

    云卿看了她一眼,凤眸里掠过一抹笑意,转头却对着明帝道:“臣女在扬州时,家中有人也有哮喘之症,所以懂得一二急处理的法子。”汶老太爷曾经说过,没有得到他正式说出师之前,是不可以对外称是他的弟子,所以云卿并不打算说出自己学医,也算是隐藏部分实力。

    明帝闻言后,眉目却是微微一凛,对着贵顺公主道:“你跟随在西太后身边许久,却未见你去了解治理哮喘的法子,此时还要出言不逊,不是皇家所为。”

    他说完之后,却看贵顺公主一副百依百顺的样子,再次点头道:“是烟彩不懂事,自觉不配公主身份,请陛下降烟彩为郡主。”

    此次西太后再到一旁听到这句话,望着贵顺公主鉴定不变的侧脸,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目光微闪之间,没有再次生气,反而道:“你这次作为,实在是不妥。倒是让云卿进宫受苦了,差点被你一时任性毁了容颜,现在还不带任何怨恨,救了哀家,皇帝,哀家觉得,一定要好好的重赏云卿才是。”

    明帝闻言面色如沐春风,望着云卿点头,吩咐道:“传朕口谕,韵宁郡君救朕于先,治太后于后,仁孝皆俱,特封韵宁郡主。”

    一句话,满殿的宫人,以及太医都怔了,从三品的郡君到一品的郡主,以一个商人之女的身份,做到这一点,可以说大雍开国之后,几乎没有这样的事情了。

    云卿闻言,脸上依旧带着浅浅的微笑,跪下谢恩,“臣女多谢陛下太后封赏。”

    明帝点头让她起来,然后对着贵顺公主道:“你今日所为,致宝昭仪毁容,又惹怒太后,差点危及生命,此乃朕对你太过纵容,今,降你为贵顺郡主,希望以后能改正,不许再犯!”

    贵顺郡主被贬下一级,却丝毫没有难过的神色,一双眸子里的光芒亮闪闪的,几乎比云卿封赏要开心数十倍,跪下道:“烟彩一定谨遵教诲!”

    明帝很满意的看着贵顺郡主乖巧的谢恩,深幽的眼眸里闪过一丝锐光,转头望着云卿,“今日就在太后这里歇着,明日朕让人送你回府。”

    “多谢陛下。”云卿十分柔顺的谢恩,明帝点点头,嘱咐西太后要好好休息,大步走出了殿外。

    “今日烟彩的确胡闹了些,方才皇帝已经处罚了她,你不要再见怪。来,烟彩,给韵宁郡主道歉。”西太后脸色很虚弱,可心机并不虚弱,拉着贵顺郡主对云卿道歉,话里却强调了云卿现在的封位——韵宁郡主,意思很明显:刚才我儿子都给你晋升了两级,烟彩再给你道歉,只怕你受不了。

    岂料云卿根本就不气,一身妃红色的长裙顺着门沿吹来的风,带起一抹微凉的触感,从皮肤上擦过,双眸定定的望着贵顺郡主。

    西太后原以为她会气的,谁知道云卿不说话,就等着贵顺郡主的道歉。心内一阵气堵,发现眼前这个少女真正是半点亏都不肯吃的,可刚才自己话也说了,难道还食言不成,只能推了推一脸不情愿的贵顺郡主,“烟彩,还不道歉。”

    “我凭什么给她道歉!她有什么资格!”贵顺郡主不屑的看了一眼云卿,别扭的扭了一下肩膀。

    云卿微微一笑,目光倒影着烛光,渀若有烈火在眸底燃烧,“因为你犯错了,西太后才会让你给我道歉。”

    她的语气轻柔无比,表情看上去却让人觉得有一种浓浓的嘲讽,贵顺郡主瞧了便觉得不顺眼,杏眸微微一眯,带着凌厉道:“你什么身份,让我给你道歉!”

    看来这位曾经的公主还未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好在自己是个极有耐心的人,云卿不慌不忙道:“论身份,如今你我二人,都是郡主,论道理,也是贵顺郡主你自己承认做错了事情,才让陛下降你等级的,难道刚才我听错了?”

    西太后坐在椅子上,刚才褪去的火气却又有些上升,无奈想着明帝封沈云卿为郡主的目的,只当这个商女占了这点便宜,对着贵顺郡主道:“烟彩,快道歉!”

    再次被西太后一吼,贵顺郡主面上先是一怒,然后突然就笑了起来,脸颊的粉色让她格外的纯真,除却眼角那故意渀造的眉黛之色,一手将抱在宫女身边的猫抓了过来,笑道:“这只白猫冲撞了韵宁郡主,让我十分不开心,现在就让它给韵宁郡主道歉!”

    说罢,一手咔嚓的扭断猫头,白猫死前的惨叫渗人无比,吓得周围宫女汗毛都竖起来,贵顺郡主反而乐不可支,满脸兴奋之色的将头耷拉眼圆睁的死猫一把丢到地上,转头出了慈宁宫。

    西太后看着那躺在地上的死猫,眉头都皱了起来。宫女忍着毛骨悚然的感觉,将猫夹了出去,她才好了一些,眉眼间的疲倦涌了上来,摆手道:“哀家累了,先去休息了。”今日唤沈云卿进来的目的总算达到了,虽然和预料中的方法有所偏差,但是到底名正言顺让沈云卿升了郡主,只待盛宴上西戎使者求亲,便可以立即指婚。

    “臣女恭送西太后。”云卿恭敬行礼,然后在宫女的带领下,睡到了临时安排的,慈宁宫的一个偏间里。

    “郡主真是好福气,陛下和西太后都很看重你。”铺床的宫女眼带羡慕,嘴巴不停的说着讨好的话语。

    云卿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是啊,我好福气。”

    云卿待人一直温和有礼,那宫女也觉得她是个好说话的人,也想着讨好她的意思,将被子铺好之后,转过身来又给茶杯里添满了茶,“平日里,贵顺公……郡主若是犯错了,西太后和陛下都不会怪罪的呢。不过,郡主你也很厉害,还懂得救人之法。”

    她脸上笑眯眯的,看起来很天真的模样,云卿微笑道:“一分付出一分收获,你若是努力,也许有天也可以的。”

    这话听起来就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了,宫女抬眼看了一眼云卿,她的脸色依旧是清清淡淡的,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可不知怎么,宫女觉得心里头有些别扭,便闭了嘴,自己退了下去。

    待宫女退下之后,云卿走到了窗子旁,将窗子推开,抬头看着已经被不知哪里飘来的黑云遮盖了一半的月色,双眸里泛出幽幽的光芒,唇角微微一勾,享受着夜凉的风吹在脸上那冰冷的触觉。

    这宫女还算会看脸色的,知趣的离开了。西太后真是好笑,不停的让人在身边说这些话,是要自己牢牢记住这份封赏。

    升为郡主,在别人看来,是了不得的荣誉,是普通女子难以得到的殊荣,用一句很粗俗的话来说,有点‘祖坟上冒了青烟’的意思。

    但是云卿很清楚,此举为了什么。

    七夕当日,那名台主的出现,还让人觉得没什么奇怪的。直到菊花会上,她再一次的出现,带着两个价值不菲的东西,一心想要送出去的时候,云卿便起了疑心。

    这世上的人不说个个视财如命,但也不是每个人都洒金如土。不管是千年沉水雕,还是那盏‘冰玉蓝蝶灯’,每一个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品。便是沈茂经常收集一些珍贵的名品,也难得见到如此上好的货色。

    可见台主的出手不凡,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人。她一次送不出去,还要进行第二次。这样的人,不是脑袋有问题,就有别的图谋。能出出那样不简单题目的人,绝对不是脑子有问题的人,那么就是第二种情况。

    加上平南王府沐岚郡主此时出现在京城,她所代表的是大雍武将世家沐家。到来的时间与这次菊花会上猜谜的又一次重叠,不得不让人想到有其他事情发生。

    大雍国库空虚,虽然没有明白的说出来,但是北方旱灾时,明帝需要大量银两,导致沈茂拆了银子祠堂,联合江南富商一起为国捐款的举动,已经现出三分的端倪。

    再者,秦氏父亲一案所丢失的巨额银两,便是当时相当于国库一半的银两,所以才导致明帝雷霆大怒,兹事体大牵连数家,连求情之人都一同并入牢狱。

    种种联合到一起,云卿已经百分之百肯定,近期一定有使团要进京城,而这个使团,十有就是和大雍一直不断的开战,直到今年年初被御凤檀重创的西戎!

    因为——大雍国库空虚,西戎受到重创,两国都想偃旗息鼓,恢复生机!

    这也很好的说明了,那位台主两次出题的目的,都是考人的智力和反应,而且每次针对的都是女子,而且舀出来的奖品,都是一等一的好货,能更好的吸引平日里已经见惯了各种珍玩的千金闺秀们。因为西戎和亲的对象,肯定不是一般的女子,最少都必须是朝中有地位的官员之女,如此一来,七夕宴会的东大街广场和菊花会便是绝好的地点!

    西戎国的人在用这种方法选择自己所需要的——身份相当,样貌不凡,又聪敏的和亲人选。

    今日明帝给她连升两级,封了郡主之位。很快的,皇家人就要将她以和亲之名,卖到西戎去,而嫁给西戎太子的,不能只是一个郡君,起码都得是郡主之位,才够的上分量。

    抹平一切,做戏,将这场戏做的漂漂亮亮的,先给她封了郡主,接下来,就会要将她送给了西戎。而贵顺公主,明帝和西太后在为她嫁给御凤檀铺路,因为新出来的驸马条例,规定了尚公主不可以再做朝官,而御凤檀带兵打仗的能力,明帝又舍不得放弃,瑾王也绝对不会同意自己的世子变成无所为的驸马,终日逢迎讨好妻子,所以顺水推舟,将贵顺公主降为贵顺郡主。不仅日后好给熊烟彩和御凤檀赐婚,还能在云卿面前卖个天大的人情。

    你看,明帝为了你,都把最疼爱的公主降为了郡主,你还有什么不感动,不能为君做的呢?!

    好大一个算盘,好大一个圈子!

    只可惜,棋没走到最后,赢得是谁,谁也无法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