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19 西戎和亲

重生之锦绣嫡女 119 西戎和亲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119西戎和亲——

    四皇子直想着方才到养心殿时,红衣女子那绝艳的风采和傲慢的语言,目光灼灼的望着明帝,“儿臣想纳抚安伯嫡女,韵宁郡君为侧妃。风云小说网”

    明帝在四皇子说到韵宁郡君几个字后,脸上便出现了一种古怪的表情,他的双眸里似乎带着一种沉思,更多的是一种回忆,脑海里出现的便是那日在烟楼之上,少女扑在他前方挡箭的情形,那张犹带稚气的脸和记忆中的一个人好似有几分重叠起来,却如何也不会成为一个影子。

    有些东西,一旦逝去了,就永远都回不来了。

    明帝那双暗藏睿利的眼眸中露出些微的恍惚,却仍然没有对眼前事务疏忽,视线望着案下跪求的儿子,声音微带疑惑道:“你是说要纳沈云卿为侧妃?”

    犹如需要再确认一次的语气,让四皇子微生诧异,难道父皇在心内对沈云卿已经有了安排?可朝中上下没有透出哪家上抚安伯府求亲的风声,他这两日让人好好的查过,今日才趁着时机提出来的。

    “是的,父皇。”四皇子再次肯定道。

    明帝身子微微往后一倾,面上却带上了一分笑容,靠在黑色的沉木大椅上,明黄的龙袍在烛光下闪出金色的光芒。他伸手在案台上的一份奏折上轻轻一点,语调中颇为趣味道:“老四,你起来,看看这个。”

    四皇子没有等到预料中的答应或者拒绝,目带疑惑的撩袍站了起来,在明帝略带深意的目光下,将桌上的那封奏折拿了起来。

    当他在奏折上飞快的掠过其中的内容后,一双冰冷的眸子中换上的是微微的讶异,甚至有一丝惊惧夹杂在里面。然,脸色除了微有一抹惊讶外,看不出太多的变化。

    “看到了吗?”明帝双手交握在上腹,望着四皇子将奏折放下来,然后抬头问道:“这是西戎要求和亲的折子?”

    “嗯。”

    “这上面怎么会要求是烟彩和沈云卿之中选择一个?”四皇子看到这份奏折,心里想到的不单单的是惊讶。

    这份奏折上的日期,是昨日递上来的,而且是由西戎的使臣口吻书写的内容,其中提到西戎太子和西戎安素王为了达成西戎和大雍停战之事,前来出使大雍,意欲在大雍挑选一位聪明美丽的太子妃回去,意思也就是两国交好,以和亲的方式使这份盟约得到更一步的巩固。

    而西戎太子和安素王显然在昨天之前已经达到了天越城,他们称在街上目睹了贵顺公主和韵宁郡君的风采,希望能从其中娶一位做他们高贵的太子妃。

    且不论为什么西戎太子会看上贵顺公主和韵宁郡君两人,四皇子恍然的是,西戎和大雍达成这份协议,必然不是一会儿的事情,但是他始终都没有听到一丁点的消息,直到明帝将这份奏折摆到面前,他才知道这回事。

    这说明了什么?关于停战此事,明帝没有让他去处理,甚至连一点消息也没有漏给他知道。这样一件重要的事情,不给他知道是什么,是对他不够放心。怕他利用和西戎洽谈的机会,做下其他的勾当,从而达成对他升为储君的路途上,多上一些助力?

    四皇子只觉得背部一阵阵发寒,那个坐在椅上,明明已经出了老态的帝王,深沉的目光和敏锐头脑却没有随着他的年纪而变得昏庸,反而越发的明睿。

    他知道最近明帝对他身周人所发现的一切都不满,从耿佑臣,到二公主,从安玉莹,到薛国公,这些事情在明帝心中已经留下了种子,而目前,这颗种子,正在明帝的内心里渐渐的生长,待到一个时机,也许会被像野草一样的拔去。

    仅仅一个奏折上所书的一切,便让四皇子的脑中转过好几千个念头,嘴角紧抿的弧度让人知道他此刻十分慎重的在思考着。

    明帝将四皇子的变化放在眼底,明白方才让他看奏折的举动,已经让这个儿子明白了心思。最近四皇子身边所发生的事情的确频繁了一些,明帝不会排除有其他人参与在其中动手脚的可能,除了四皇子,另外还有两个成年的儿子,明帝也记得的。但是薛国公那日求情的时候,朝中跟着大拉拉的跪了一半的那一幕,的确让明帝很不舒服。

    薛国公一家的权势,尊贵,足以称得上是权倾朝野了。一个朝臣有影响力,在有些时候对帝王来说是好事,但是更多的时候,会让帝王忌惮。

    再加上安玉莹身上所带的煞气,以及那夜梦境中安玉莹和薛国公的一举一动,明帝更是疑心重重。虽然安玉莹嫁给四皇子后,煞气会被掩盖,但是对于这个本身就冷酷的儿子来说,必要的打压是不能少的。

    在达到目的之后,明帝的面色稍有放松,深幽的双眸似乎很有兴趣的停在奏折上,“西戎太子赫连安元说,他让人在大雍千金聚集之地,设了选取太子妃的考题,最快答出来的便是烟彩和沈云卿,他表示对两人的才情,样貌皆很满意,到时候盛宴上,他自会求婚,请朕赐一个给他。”

    养心殿内安神香在慢慢的燃烧着,四皇子的眼神却没有半点安宁,他的瞳仁紧缩,因为他听清楚了明帝话语里的意思。

    明帝对熊烟彩是怎样的爱护,全京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就连她喜欢御凤檀,胡闹的那些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西戎和大雍一直以来关系就不融洽,从先帝开始,西戎和大雍之间在边境大大小小的战役发生不下于三十起,去年爆发的则是最大的一次,直至御凤檀带兵将西戎兵马杀尽一半,使西戎元气大伤,才使得两国终于达成了这等休战的协议。然,协议这份东西,保障的只是双方实力相当时的安稳,一旦一方强,另一方弱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再次爆发战争。届时,作为和亲的人选,一定是最先遭受这种两面夹击的尴尬境地。

    这样的情况,明帝又如何会让贵顺公主去承受,所以明帝在心中,早已经定好了和亲的人选,那便是沈云卿。

    正因为如此,在四皇子提出要娶沈云卿为侧妃的时候,明帝没有回答,而是给他看了那封奏折。

    这一刻,四皇子觉得心内有些难受,他很难说出这种感觉,明明在花园中看到沈云卿,听她说那些傲气冷漠的话语时,他的心里很气愤,很想将她这样的骄傲折损了下来,所以他想到要将云卿关在后院虚度一生。但是此时知道云卿成为内定的和亲人选时,想着她就这样随着他国的人,到西北的寒漠之地,他便觉得不舒服。

    明明送她到西戎去,不是更好的折磨吗?嫁到千里之外的生疏之地,面对陌生的人和事,身边没有朋友,没有家人,做任何事情都要一虑再虑,不是比在后院更难受吗?!可他就是不想她去。

    但是四皇子更清楚的是,明帝选择的绝对是沈云卿,而不会是熊烟彩,不管沈云卿是不是舍身曾经救过帝王的命,一国的利益远远高于一个人的一生。

    四皇子想说有没有人可以替代沈云卿,当他带着这种想法抬头的时候,正好迎上的是明帝两道褶褶生辉的目光,似乎在等待着他开口。

    此时开口,便等同于犯错,明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这次的和亲,是必须的,能让西戎太子满意的人,又是一个无关重要的人,没有更换的必要。

    这时候,四皇子才想起,他刚才奇怪是西太后怎么会对沈云卿刮目想看,甚至留在宫中陪宿,因为在这一份荣宠之后,就要跟随远嫁千里的旨意了。

    此时被四皇子想念着的云卿,被他打搅了赏花的雅兴之后,纵使他走后,也没了那份心情,便带着宫女往回走。

    “这不是韵宁郡君吗?真是好巧啊。”夜色下的花影中,宝昭仪款款而出,脸色带着惊喜,一双剪水双眸在月下闪烁着,如同猫瞳一般光亮。

    云卿望着她,淡淡一笑,“今儿个夜色真不错,看来宝昭仪也在这儿赏月了。”

    “可不是,没想到又刚巧遇上了韵宁郡君,看来太后很是喜欢郡君,才让郡君宿在宫中陪伴。”宝昭仪的容貌的确很美,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让人觉得她的笑靥是最纯真美丽的东西。

    云卿的眼底露出了笑意,脑中在沉思,这个宝昭仪白日里出现已经是很不寻常了,夜晚也这么‘凑巧’的出现,到底是要做什么呢?她不觉得自己应该跟一个宫妃有什么特别的缘分。

    “郡君是第一次在宫中吧,这花园里的风景和白日里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在月色下,却别有一番清清凌凌的韵味,让人时常会想起‘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这样的美丽诗句。”宝昭仪是个很健谈的人,说话的时候眉眼里就带着笑意,自然而然的走到云卿的身边,声音在花园里,显得很飘渺,配合她所说的诗句,让人觉得很愉快。

    云卿微弯了嘴角,听着她一句句的说话,目光在她手中留意,发现她没有拿着白日里的团扇,很不经意的问道:“上午的时候看宝昭仪你的扇子很漂亮,我记得上面的图是用月光丝绣的,在夜里应该更漂亮的。”

    似乎没想到云卿有留意到自己白日里拿的扇子,宝昭仪笑容微敛,拉了拉袖子道:“夜里一人出来散步,也就没带扇子了,难得郡君注意到了。”

    “因为家父是做布料生意的,关于这些方面的,我自然是懂一些。”云卿点点头,很是随意的解释着。半点也没有为自己是商人之女而顾忌,避讳的意思,惹来宝昭仪夸赞道:“郡君性子直率,倒是很符我的性格。”

    宝昭仪跟着云卿走,每次在路口的时候,则会微微偏了身子,用身体的姿势来使云卿选择路口,云卿恍若不知,随着她的引路往前。

    宝昭仪的出现一定有问题,但是身后跟着的两名宫女,并没有开口阻止她行路。这两名宫女是太后特别指给了云卿的,今日若是出了问题,太后留宿臣女绝对也逃不开责任,所以只能说宝昭仪所带的路,应该是另外一条通向慈宁宫的路,这样宫女没有开口阻止才能说得通。

    可是宝昭仪带着走另外一条路的原因是什么呢?

    花园里有松树剪造而成的长廊,高大的松柏翠绿成荫,即便圆月如银,也洒不进来,夜色静悄悄的,偶尔有几片花瓣从面前飘落,带着一种沉沉的香味。

    “这里倒是很适合夏日的时候来散步。”云卿望着这长长的松柏回廊,温柔的说道,转头看着宝昭仪,阴影之中,她的眉目不是很清晰,却仍旧能看出姣好的轮廓。

    “是啊,到了夏日的时候,很多嫔妃最爱便是来这里散心了,烈日透不进来,此处又有清凉的风送来太极池的水意,极舒爽的。”宝昭仪声音轻轻浅浅的,在此处听起来,便有一种空洞洞的感觉,配合着黑幽幽的松柏路,少了几分灵气。

    云卿挑眉一笑,浸在黑夜里的表情带出了一股冷意,两人并肩而行,不说话时,寂静无声,只有地面摩挲的轻轻衣裙摇曳声,分外清晰。

    走过一处拐角时,大约是为了好看,拐角处是种的二尺高美人蕉,绿油油的大叶挡不住缝隙里透出来的月光。

    宝昭仪似乎觉得有些冷,手往袖子中缩了一缩,指着另外一旁的花圃道:“郡君,你瞧,那儿便是园中有名的相思树了,传说是乾帝和坤帝一起种下来的,如今已经有两百年的历史了。”

    相思树本不是相思树种,不过是因为乾坤双帝的爱情太让人向往,使这棵树也换上了一个缠绵悱恻的名字。

    云卿点点头,却没有转过头去看,而是将宝昭仪的手握起来喊道:“你和我一起过去看看……咦,宝昭仪,你手中握的是什么意思?”

    宝昭仪一惊,随即一道亮光射到她的脸上,随着一声长骄的猫叫,一团白色的东西猛的扑了过来,对着宝昭仪的脸上挠去。

    紧接着宝昭仪就开始尖叫,“我的脸,快来人,我的脸啊……”

    云卿唇角的笑在阴影中绽放,随即放开了手,跟随她的嗓音,慌乱的喊道:“宝昭仪,你怎么了!来人,快将宝昭仪扶到慈宁宫去!”

    滢滢的鲜血从宝昭仪捂着脸的手指缝中流了出来,云卿惊惶的表情下,双眸却是冷的像是千年冰山下的浮冰,终古不化。

    慈宁宫里。

    西太后端坐在正首,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望着在偏殿里进出的宫女手中端着的盆子,眼眸里都是怒意,云卿坐在下首,脸色微微发白,看起来似乎受了惊吓,手指紧紧的握着茶杯,垂首思量。

    过了两刻钟,西太后似乎坐不住的站了起来,站起来走到偏殿中,而云卿也随着西太后一起,走到了里面。

    屋内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夹杂在药味之中,宫女蹲在榻前,将最后一盆污水端了出去。

    宝昭仪躺在塌上,脸上被包了重重的白色纱布,洁白的手指正紧紧的抓着御医的衣袖,喃喃问道:“御医,我的脸怎样了,会不会好?会不会留疤?”

    她的声音里透出一股深深的恐惧,甚至不顾仪态的抓住御医的衣袖,而御医一拉竟然没拉出来,转头看到西太后走进来,一双眼眸正阴森的望着他的手,吓得猛力一扯,连忙退后两步,再转过身来,对着西太后跪下道:“微臣参见西太后。”他的声音里微微发颤,头重重的低着。宝昭仪是明帝的妃子,平日里就算诊断,也要尽力避免肌肤接触,方才宝昭仪竟然抓着他的袖子,又被西太后望见,这让他后背透出一股汗意,只盼着不要让自己这条老命搭上了才好。

    西太后目光冷冷的在御医的头上转了一圈,显然对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不满,但并未开口追究此事,“御医,宝昭仪的伤如何了?”

    宝昭仪心系脸上的伤,却在看到西太后后,将伸出的手收了回来,急切的等待着御医的回答。

    御医见逃过一劫,这才直起身子答话,“回太后,宝昭仪脸上的伤是猫爪所划,已经止血了,不过……”

    御医似乎很犹豫的样子,宝昭仪急切的问道:“不过什么?你说啊!”

    御医抬头,见西太后眼中也有催促之意,便一气说完,“不过宝昭仪的脸上除了抓伤外,另外在宝昭仪的伤口里发现有‘红尘尽’的成分。”

    “红尘尽?那是什么?”西太后问道。

    御医道:“是一种药物,一般情况下接触没有问题,但若接触到伤口,伤口便会溃烂不止,极难愈合,就算愈合之后,也会有显而易见的疤痕。”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的?!”西太后面色一变,厉声问道。

    “应该是猫爪上带有红尘尽,才会抓伤人的同时,药粉也进入伤口。”

    御医一说完,便听到宝昭仪失态的叫声,“不,不会的,只是猫抓了而已,怎么会有疤,御医,你一定要治好我的脸,我的脸!”

    御医十分的为难的转过头,低声道:“宝昭仪,并不是微臣不给医治,实在是因为此药能治,但一定会留下疤痕。”

    作为一个宫里的美人来说,容颜就是她们赖以生存的东西,她们可以不是国色天香,可以不是倾国倾城,但是最起码,得算的上美丽,一张有了瑕疵的面容,在后宫里面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皇帝的女人,就算皇帝不要了,皇帝死了,她始终都是皇帝的女儿,不可能像寻常妇人,在被休,和离之后,还有可能再找到另外一份感情。

    在不被帝王宠爱之后,等待的将是冰冷的宫墙和无尽的黑夜,在这深宫之中,因寂寞而自杀,因冷落而受到侮辱,因不堪而导致疯狂的女子,从来不是少数。

    云卿站在身后,却是淡淡的一笑,望着宝昭仪被绷带包裹的脸,仅仅露出来的一双眼眸还是那样的美丽,可此时充满了惊惧和惶恐,挣扎着从榻上起来,“不,贵顺公主不是这么说的,她说的是用猫抓了韵宁郡君的脸,她没有说过会有‘红尘尽’在上面的,她没有跟我说,没有跟我说……”

    宝昭仪几乎是半爬半滚的挣扎下来,对着西太后喊道:“西太后,您救救臣妾,救救臣妾的脸吧,臣妾没了这张脸,和死了没有区别啊!”

    她的喊叫声惹得西太后面色一寒,“宝昭仪,你胡说什么!”

    宝昭仪此时已经顾不得其他,她的脸没了,以后在宫里生活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有了,“臣妾没有胡说,是贵顺公主让臣妾带着韵宁郡君路过松柏路的,她说要给韵宁郡君一点教训,西太后,这宫中只有贵顺公主有一只白猫,只有她的猫最爱扑亮光玩了,你不相信现在就去那儿看……”

    “还不让人把她的嘴给哀家堵起来!”西太后看着宝昭仪满头白纱,听着她的哭诉,心里没有生出半点怜意,对着周围的人大声的喊道,随后将眼眸停到了云卿的身上,似乎要从她的身上看出什么来。

    就在此时,外面突然有人高喊道:“贵顺公主到。”

    在场的人皆是一愣,只有宝昭仪如同沙漠里的路人遇到了明星指引一般,挣开两个宫女的钳制,朝着贵顺公主跑了过去,“公主,赶快救救我,那‘红尘尽’的解药,你有的对不对?”

    贵顺公主一进来,在看到宝昭仪扑过来的脸上包着的白色纱布时,就露出了意外的神色,一把踢开宝昭仪,直接走到云卿的面前,“为什么你没事?!”

    云卿脸上露出一点微怔,眸子中带着天真的神色看着贵顺公主意外的表情,“怎么,贵顺公主这么希望出事的人是我吗?”

    贵顺公主的手中抱着一只白色的长毛猫,两只眼睛绿油油的四处看着,云卿望着这只白猫,心内冷笑不已。这个跋扈的公主,早在菊花会上就想对她下手了,如今因为沐岚郡主的存在,而不能直接对她下手,竟然就让让其他人来下手,想让这只白猫来抓烂她的脸,还在其中下了毁容的‘红尘尽’。

    难道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要配合着她吗?就因为她的容貌生的好,就要毁她的吗?!这世上没有谁是永恒的明星,就算是帝王,也有不服他的文人学士直言谩骂,她一个公主以为能控制万物吗?!怎么这皇家的人一个个都生的这样让人厌恶,个个都高高在上,自以为能掌控一切!

    这一刻,云卿心里对皇家有一种深深的厌恶,厌恶这个地方,厌恶这里的人!

    西太后看着云卿,眼中似乎有一种怪异的东西流过,此时云卿站在偏殿之中,脸色带着隐隐的寒色,望着贵顺公主,在等待着她的回答。

    若不是傻子,谁都知道宝昭仪刚才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而且贵顺公主刚才进来,所表现的一切都证明了这次的举动是贵顺公主策划的,只是最后的结果因为意外,而让宝昭仪承受了。

    西太后看着贵顺公主,转眸对着宫人厉声道:“你们还不把宝昭仪扶起来,她受惊吓过度了,不知体统,难道你们也不知道了吗?”

    一句话,就将刚才宝昭仪所说的话,划为了惊吓过后的乱语,话语之流利,中间连停顿都没有。

    宝昭仪未曾想到自己帮贵顺公主做事,本意是想要讨好西太后和明帝的,谁知道结果让猫抓伤了自己的脸,从此以后顶着一张残颜,还被贵顺公主毫不犹豫的踢开,两只眼里射出恶毒的光芒,恨不得能上去挠伤贵顺公主那种娇美动人的脸才好。

    可宝昭仪来不及动作,就被听出西太后话语里警告的宫人一脚踩到背上,两手紧紧的被缚住,嘴里也塞得紧紧的。

    云卿一脸凉薄的看着宝昭仪奋力的挣扎,被压制的更狠,脸上的伤因为用力而崩裂开,血水沁到了纱布外,整个人血腥又狼藉。

    若不是宝昭仪自己起了坏心,今日也不会被猫挠伤了脸,更不会中了毁容的‘红尘尽’。说什么不知道,讲什么无辜,有因才有果。若不是云卿反应快,注意到宝昭仪那把云南特产的月光丝绣扇子,联想到贵顺公主,从而提高了警惕心,只怕此时毁容的就换做是她了。

    西太后却看都没看上宝昭仪一眼,一个宫妃而已,如今还破了相,还要对贵顺公主攀咬不停,这种人在她心里得不到半点怜悯,冷冷的转过头来,喊道:“烟彩,你跟我进来!”

    贵顺公主望着云卿,双眸里流露出的戾气和杀意在这么多人的场合没有一丝的收敛,她也不需要收敛,一个郡君而已,她怕什么!

    “沈云卿,你等着,等下我再找你算账!”贵顺公主望着云卿,嘴角带着残忍的笑意,直到西太后的声音变得更加尖锐,“烟彩!你还不进来!”,她才紧跟着西太后进了内殿。

    “外祖母,你叫我进来干什么!”贵顺公主脸上带着不服,但是和西太后说话的时候,明显语气要软和了许多,娇娇的少女声音让人听了就心软了几分。

    西太后满腔怒意的走到内殿中,转过头来,看着她,望着这张和死去女儿极为相似的脸孔,心里头的怒意又不由的化作几分无奈,但依旧道:“你让宝昭仪帮你做了什么?”

    贵顺公主浑不在意的摸了摸抱在怀中的猫儿,撇了一下唇,“外祖母,我不喜欢沈云卿那张脸,生的那样漂亮,和狐狸精一样的,看了就不顺眼。”

    这一句话,将西太后气得咳了起来,嬷嬷连忙上来给西太后抚背。

    西太后知道这个外孙女性格不好,但是因为她娘的事情,对这个外孙女,她是极为宠爱的,但是眼下听到她这么说话,还是胸口有些发堵,眉宇里微微含了一抹冷意,待咳停了之后,望着坐在椅子上,一脸浑不在意的贵顺公主训斥道:“你胡闹!”

    “我哪里胡闹了,你看她那模样,眼神一看就是个勾人的,要是表哥给她勾过去怎么办,我这是防范于未然,外祖母,你怎么说烟彩的不是来了!”贵顺公主不满的望着西太后,嘟着唇反驳道。

    西太后又是气的咳了起来,不知道自己这个外孙女怎么如此不讲理了。她仿佛完全没有意识到,贵顺公主的脾气是在她的纵容下,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以往要是谁家千金敢露出一丁点风声喜欢御凤檀的,就要被贵顺公主找了办法去收拾了。唯一一个幸存者只有安玉莹,这还是因为安玉莹的母亲是皇后的亲妹妹,又是薛国公最疼爱的女儿的缘故,若不然,安玉莹只怕早就没办法存在在这世上了。

    “你听外祖母的话,沈云卿,你不可以再去想陷害她,毁她的容了!”西太后的声音因为咳嗽变得有些急,说话大声时候变得有些破音,在内殿中十分的尖锐。

    “为什么?难道外祖母你喜欢她多过我吗?”贵顺公主猛地抬起头来,杏眸里蓄满了泪水,望着西太后,声音里带着害怕。

    贵顺公主这时候的样子,脱去了娇蛮和戾气,是最像她娘的样子,西太后看着她如此情态,便想到当初女儿在夫家受了气,自己却无处可帮忙的样子,语气不知不觉的就软了下来,“烟彩,你才是哀家的外孙女,唯一的外孙女,哀家怎么会去喜欢其他人,而不喜欢你呢,只是这沈云卿你不能动,若是她没了,倒霉的就是你。”

    贵顺公主听西太后说了话后,知道刚才自己的样子让西太后想到了娘亲,每次只要她这样,西太后就会软了下来,真是百试不爽。

    只是……她突然想到今天西太后突然留了云卿宿在宫中,这事非同寻常,绝不是随便发生的,细想之后,挑眉问道:“外祖母,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今晚你留着她在宫中,不会是真喜欢她陪着你吧。你就告诉我吧,她要是毁容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西太后接过嬷嬷端来的水,喝了一口后,胸口平复了许多,叹了口气道:“可不就是为了你,西戎太子前来提亲,说是要在你和贵顺公主中间娶一个去做太子妃!要是你把她的脸毁了,到时候要过去和亲的人就是你了!”

    “西戎人来提亲?他们凭什么要娶我?!”贵顺公主第一个反应便是觉得西戎人配不上自己,杏眸里透着浓浓的不屑。

    西太后道:“他们是觉得你貌美如花,又聪慧过人,才提出这个要求的。”

    “那为什么又要沈云卿呢?她和我能相提并论吗?”贵顺公主很不喜欢云卿,因为她那双漂亮的凤眸,而且她的身份又那么低贱,是商人之女,凭什么和她这个高贵的公主相提并论。

    西太后安慰道:“不管怎样,他们提了沈云卿,嫁过去的人就不会是你了,有个人能替你嫁到那寒漠里面去,难道不好吗?”

    贵顺公主终于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她不是二公主那等莽撞之人,骄横也是看着脸色而来,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骄纵,什么时候要服软撒娇,什么时候又要扮作乖巧,此时便拍着手掌笑道:“好啊,给她嫁到西戎去,滚的远远的,这样就算再好看,也不能表哥了。”若是在路途中,再派人去将她的脸毁了,让沈云卿变成丑八怪嫁到西戎,被西戎的人耻笑怒骂,折磨致死,那才是更好。

    西太后看着她天真的样子,笑起来的时候,漂亮的脸蛋颊生红润,浑身上下透着皇家的矜贵和骄傲,只觉得活泼又可爱,这才一个真正公主所拥有的生活。

    在她看来,丝毫没有觉得贵顺公主如此说话有什么不对,贵顺公主所要求的,都是好的,身为皇家公主,该给的,能给的,就要尽量满足,这样才称之为天之娇女。

    她从未想过,御凤檀始终没说过要娶贵顺公主,对贵顺公主的态度也一直是避而远之,见面更是没有一分好脸色看。甚至在西太后的明说暗示下,都是一再表示对贵顺公主完全没有兴趣。

    西太后不从中劝阻贵顺公主,反而任她胡作非为,不知道这不是爱护,而是一种变相的伤害。

    就在贵顺公主想着沈云卿要和亲,要滚的远远的,离开天越了,她这段时间就暂时不下手毁掉沈云卿容颜的时候,只看外面走进来一名女官,禀报:“太后娘娘,陛下过来了。”

    西太后倒没多意外,宝昭仪脸容受伤,还请了太医,要瞒过明帝是不可能的。不过猫抓人这件事,倒是给了她一个好机会,沈云卿的事刚好可以今日一并解决了。

    ------题外话------

    这里是一个非常大的套子,将解决一系列的事情,醉比较习惯于前面铺垫,后面一举数得的这种阴谋。也许不会让你每章爽翻天,但是看下来,你会觉得环环相扣,不容错过。

    有亲给《浴火王妃》的男女主,男配画了q版图,醉发到了新浪微博上,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也有云卿形象草图。搜:潇湘醉疯魔,就ok了。

    最后求点保底月票,掉到十八名了,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