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17 驾驭豺狼(求票)

重生之锦绣嫡女 117 驾驭豺狼(求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这位贵顺公主站在御凤檀的对面,一席白色的长袍丝光柔亮的披在身上,袖口绣着紫色的云纹,顺着秋风送过来的时候,云卿可以闻到夹着一股女子甜香味的檀香扑面而来。

    而御凤檀此时正是一件宽大的雪色长袍披在身上,衣襟和袖口是一贯的云龙纹,繁复而精致,高束起的发髻上,一根阴檀的簪子就这么横贯其上。

    两人的装束几乎一样,唯一不同的便是御凤檀的是男装,而对面的是女装。

    如此便可以解释,为什么贵顺公主杏眼的尾部用黛眉画出了长长的阴影,将双眼挑成了丹凤眼,因为御凤檀有一双狭长贵气的凤眸。

    贵顺公主在模仿御凤檀,白色的衣裳,挑起的凤眸,连那时时带笑的样子,都是在仿造御凤檀。

    难怪一看到她,云卿就有一种违和感,说不出的怪异,一切的原因显然就在这里了。

    御凤檀的装束,打扮和习惯,是他自身的一种魅力气质的展现,这样简单中透着奢华的风格,在他身上偏偏还透着一股华美,但是换一个人,就完全不同了。

    女儿家穿孝俏,但是大多数还是喜欢绚丽的东西,黄,绿,蓝,红,便是头钗,也爱各种手工精细,精致古朴的,而这位贵顺公主,她表面上和御凤檀一般简单,但是从她腰间佩剑上所镶嵌的宝石来看,绝不是真正素淡的人。

    果然闻名不如见面,这样去看,贵顺公主对御凤檀果然是情深如海啊。

    但是御凤檀显然是没有好脸色给这位千金公主看,他连应付一下的意思都没有,眸光在她的装束上掠过,眼眸里带上一抹烟雾,皱眉拒绝道:“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要回来,所以不是来接你的,你早点回宫,皇伯伯应该在等你。”

    “就算迟点回去他也不会怪我的。”贵顺公主对御凤檀笑着说完这一句,接着目光就飞快的转过来,望着站在一旁的云卿,安雪莹,以及低着头一语不发的林真。

    当看到林真轻微颤抖的右腿时,她的目光里含着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甜甜的一笑,“林真,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啊。”

    林真一看到贵顺公主,就想起那次被她死死的按住,架在石头上,踩断小腿的事情,那彻骨的疼痛使她心里留下了创伤,不由自主的回复到还断腿的状态,在凉爽的秋季,额上的冷汗一颗颗的冒出,低头道:“是的,今天是菊花会,我来看菊花的,没有别的意思,还请公主不要见怪。”

    颤抖的声音泄露了林真的害怕,却让贵顺公主心里觉得莫名的爽快,她不屑的笑了一声,“你发什么抖,我什么都没做,你做这样子,是想说我很凶吗?”

    她说话的时候目光已经从林真的身上移开,大概畏她如鼠的林真已经让她感觉没了兴趣,从耿心如身上看过去,直至到安雪莹和云卿身上时,眸光才迸射出一道暗光,最后停到了云卿的身上,目光在她的面上打量了一圈,如小女孩一般的声音越发的甜腻,“你是谁,为何我从来没见过你?”

    生的这样美丽的女子,她没有见过,难道是新出现的情敌?贵顺公主眸光在云卿和御凤檀之间的距离扫了一眼,确定两人距离够远之后,目光才微微的收敛,两道精细的眉皱起,等待云卿的回答。

    “她是抚安伯之女,韵宁郡君。”林真突然插了一句话,替云卿回答了,她知道贵顺公主是因为云卿过人的姿容而起了嫉妒之心,怕云卿谦虚的只说名字,赶紧将名号说了出来。

    安雪莹和云卿来京城都未和这位贵顺公主见面过,不会了解这位公主的恐怖的。

    听林真说完之后,那贵顺公主突然就笑了起来,银铃般的声音像是十分的开心,挑眉道:“我还以为是谁,原来就是那个女儿送命,父亲送钱,去巴结舅舅的商人,我还以为是个什么样子,还不是这花枝招展的狐狸精样子,怎么,打算在京城再找个权贵,再爬的高一点?”

    这话实在是难听到了极致,安雪莹隐隐的怒气在脸上浮现,站出来要开口,云卿却拉着她,然后望着贵顺公主似笑非笑,眼底波光流转宛若秋风万里,明媚华贵,“贵顺公主你给的建议不错,找个权贵的确是个好方法。”对付这样的人,口角里占便宜是没有用的,她的心理和平常人不一样。

    贵顺公主望着她明媚的笑颜,突然目光停在了她的脸上,她看到云卿的眼睛,那是一双如同黑玻璃一般漂亮的凤眸,如同凤翅镶嵌,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瑰丽,这样的眼眸,让她觉得很像御凤檀的眼睛。

    贵顺公主自己的杏眸是她最讨厌的地方,这是唯一没有办法改变的御凤檀一模一样的东西,可是面前的女子却偏偏有,她觉得很不顺眼,她往前走了两步,手臂又放到了腰间的佩剑上。

    “熊烟彩!你想死是吗?”背后一阵透凉的嗓音传来,沐岚郡主站在人群的后面,一手抓着方宝玉,另外一只手,却是放在腰间,双眸里透着幽然冷意。

    云卿可以感觉到贵顺公主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杀意,她根本就是想拔剑杀人,但是很快,她的手不着痕迹的从腰间移开,转头灿烂的一笑,“沐姑姑,你就不要吓我了,我很乖的。”

    但见她的手从腰间放开的时候,没有人看到御凤檀在宽袍下的手指,也轻轻的放开了。他朱红的唇微微勾起,狭长的眼眸里流淌出嗜血杀意。若是懂武功的人看到,会明白,他方才所起的这招一出,必是杀手,去而无返。

    御凤檀在一般情况下,是不喜欢惹麻烦的,可若是谁要对他的人出手,他不会容忍。贵顺公主虽然是明帝的宝贝,但是杀了她,再宝贝又如何,难道明帝还能将他杀了?质子的作用,是活的才能当人质,死的谁在乎,而这京城,想关住他,还真不容易。

    贵顺公主当然不知道自己曾经在生死门上走过,她知道今日有沐岚郡主在,自己的事情御凤檀瞬间爆发出的杀意,只有同样有武功的沐岚郡主感觉到了,她目光在他身上转了一圈,然后顺着目光看到了站在那里的云卿,在看到少女艳丽如牡丹的面容时,目光微凝,闪过一抹深思,然后喊道:“烟彩,到我这里来。”

    方宝玉被沐岚郡主抓了蹂躏了好久,两边脸蛋都捏的红红的,眼睛到处乱转,最后到了一处时,突然大喊道:“你看那边,好像聚集了好多人!”

    方宝玉最爱热闹,平日里哪里热闹就爱往哪去,今天更是不会错过,一双眼睛闪闪亮,将漂亮的容颜衬得更好看,沐岚郡主又是一掐,在他尖叫之前道:“你要是再喊,就不让你过去了。”

    “女霸王!”方宝玉嘀咕了一声,到底没喊出来,沐岚郡主被他逗得一笑,转眸望着不情不愿走到她身边的贵顺公主,“你也一起去。”

    方宝玉说她是女霸王,可比起这个女魔来,沐岚郡主觉得本质上还是差远了,在送回京城之前,明帝都会将贵顺公主发生的一切归于她身上,所以现在她还得看着贵顺公主,这么个不讨喜的公主,真是让人憎厌,也不知道明帝怎么想的。

    贵顺公主自然是不会拒绝沐岚郡主的要求,不过她眨着眼睛,对着御凤檀道:“我今天刚回来,你也陪我一起去看看吧。”

    她的目光里带着一种恳求,闪烁着少女的爱慕,只要不是瞎子,谁都看的明白,偏偏御凤檀是没兴趣,刚要拒绝,沐岚郡主却看方宝玉挣扎的要去,又看贵顺公主那样子,若是御凤檀不去,又要惹麻烦,便喊道:“凤檀,陪我一起过去吧。”

    既然沐岚郡主这个长辈发话了,这点面子御凤檀还是要给的,“那就陪沐姑姑一起去看看,也算是当作第一天来天越,给你接风了。”

    御凤檀笑起来的时候,容颜便如春晓之花,耀眼夺目,逼的人目光都没办法转开,沐兰郡主看了看御凤檀,难怪贵顺如此迷恋,不是没道理的。

    贵顺公主离开了这里数米之远后,才见林真恢复了几分正常,但是可以看出她脸色雪白,整个人如同脱力了一般,全靠身后的丫鬟支撑住,云卿暗叹了一声,然后道:“林小姐,你看起来不大好的样子,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林真点点头,便由着丫鬟扶着她往园外走去,耿心如看着她走远,一个人便有些无趣,但又不想这么早回去,便问安雪莹,“你们现在要去哪?”

    安雪莹脸色并不好看,刚才的事情让人很不愉快,但是她的水眸却望着一处,没有移动。

    云卿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凤眸轻眯,嘴角微勾,笑道:“那不是七夕那晚的的‘冰蝶蓝玉灯-吗?”

    方宝玉所说的热闹之处,正是那里,赏菊的千金们已经有很多已经过去了,大多数应该都是看到那盏与众不同又精美异常的灯。

    七夕当晚本来已经进入了第三轮决赛阶段,但是偏偏突然出现了黑衣人,将广场上搅合得一团乱,没有人再去想‘冰蝶蓝玉灯’,直至安全了之后,才有些可惜的说台主不在了。如今这灯又出现在这里,自然是让人觉得惊喜。

    安雪莹本来就对这灯格外的喜欢,此时看到了自然就露出了渴望的神色,但又很明显对贵顺公主有所顾忌,有些欲说又犹豫的样子。

    她这番表情落在云卿的眼底,哪有不明白的,唇略弯,道:“若是想去,就去看看,估摸那台主当日没送出去,今日又想了题目来做彩头。”

    “可是……”安雪莹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刚才贵顺公主那样的姿态,的确是让她觉得害怕,从没看过这样嚣张跋扈的,是人命如草芥。

    “你以后都在京城的,难道时时刻刻都避着她吗?我们不去惹她就是。”以前云卿也觉得避开是好的,可是有些人和事,避得了一时,避不了一世,难道以后参加宫中的宴会,都要躲到角落里,不见光才对吗?

    安雪莹本来对那灯就格外喜欢,若不是贵顺公主的事在前面,只怕早拉着云卿走过去了,所以此时听了云卿的话后,也觉得有理。贵顺公主不喜欢和瑾王世子有接触,她就不接触便是,她总不可能随便看到一个人不舒服就杀了,明帝至少没将她宠到这个程度。

    于是雪花般白皙的面容上就露出了高兴的神采,点头道:“那便一起过去看看。”

    “我也和你们一起吧。”耿心如看了云卿一眼,目光在远处聚集的人群上兴味的一转,很有兴趣的站到了安雪莹的身边,亲切的勾着安雪莹的手。

    安雪莹性子虽然和软,但是不代表和谁都亲近,何况耿心如刚才和云卿一副很不对盘的样子,她这样的亲热让安雪莹有些不适,水眸轻弯,依旧很有大家闺秀的风度,淡笑道:“既然耿小姐有兴趣的话,那就一起吧。”手臂不着痕迹的从耿心如的手中抽了出来。

    耿心如装作不知道安雪莹回避的动作,无所谓的一笑,云卿望着她的面色,微微一笑,和安雪莹牵着手,朝着人群密集的地方走去。

    还是那个性子爽朗的中年女子台主,这次她没有摆设那样大的游戏台,而是一张蒙了红色毛绒布的长台,然后她身后拜访了两样东西,最前面的便是那‘冰蝶蓝玉灯’。

    眼看人是越来越多,那台主看声势也造得差不多了,然后才开口道:“上次七夕夜里,本人开的彩头由于意外,没有送出去,趁着今儿个是菊花会,众多小姐都在此处,我又来出了个智趣题。”

    她说着,目光往人群里一扫,望见云卿和安雪莹的时候,高声道:“这两位小姐,我可记得,正是当日的三强之一,今儿个你们又在,真正是有缘,希望你们能夺得彩头。”

    她声音高昂,说话利落爽朗,当说到云卿和安雪莹的时候,便将其他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首当其冲的便是贵顺公主。

    耿心如站在一旁,脸颊带笑,对着台主道:“可不是,当日那三对人中,可有一对都在这呢,台主,你看和这位小姐一起的公子也在呢。”

    顺着她的目光,贵顺公主很快就看到是御凤檀,一听耿心如的话,目光里就带上了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一对。

    御凤檀和沈云卿是一对。

    这其中很多的小姐都到七夕广场上见过,此时看到御凤檀,便是人人都露出爱慕的眼神,但看到贵顺公主后,眼底的爱慕就转换为了惧怕,哪里还顾着上眉目传情,先保住自己的眼睛才最重要。

    只是心底对韵宁郡君有了一丝同情,被听到这样的话,还不知道会被贵顺公主怎么折磨。

    所有人的目光落到云卿的身上,各种各样的交织在一起,等待着她的反应。

    却看云卿侧过头来,绝色容颜展露在梧桐树下斑驳的光点之中,目光中是淡然和温婉,不见一丝惧怕,对着耿心如微微一笑道:“难得耿小姐还记得如此之清楚,可见当日你没能拔得前三,和瑾王世子站在一起参加比赛,一定心内十分遗憾,好在如今还有机会,而瑾王世子依旧在此,你今日尽力便是,也能让世子眼前一亮,刮目相看。”

    话语音落,耿心如便察觉到,贵顺公主画着眉黛的眼眸视线转移到了她的身上,涂了朱红口脂的唇亮亮的,笑的格外的开心,却让她感受到鲜红如血的杀意,那目光如钢刀一般,从她的肌肤上刮过,凭空生出一股空无的痛感。

    “没有,贵顺公主,我没有,你不要听她胡说。”耿心如顿时慌乱了起来,面色煞白,否认道。对于贵顺公主的残忍,她是亲眼见过的,绝对不想惹上这么一个人。

    贵顺公主是毒辣,可她不同于二公主那种没脑子的人,耿心如的挑拨她当然听的出来,特别是在云卿强调了瑾王世子后,她心内很不痛快,因为有人想拿着她做靶子用。

    敢拿她熊烟彩做靶子的人,不多,但是每一个最后的下场绝对不好。此时的贵顺公主完全没有意识到,她此时对耿心如生出来的恨意,又是怎么来的呢。

    就在众人以为她会做出什么举动的时候,贵顺公主天真的一笑,望着耿心如道:“你喜欢表哥很正常啊,像表哥这样的男子,值得你追求的。”似乎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的意思,然后转过头对着台主道:“有什么题就快出吧,不要磨蹭了。”

    不明的人以为贵顺公主去了一趟云南府后收敛了脾气,竟然没有任何动作,但耿心如,云卿却知道,因为沐岚郡主就站在旁边,贵顺公主是个会演戏的人,她现在不出手,是害舕uo遽翱ぶ鳌

    但是沐岚郡主迟早都要回云南府的,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守着贵顺公主,她有的是机会下手,而这种没有预知的惊惧让耿心如手脚开始发抖,全身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凉意,恨不得时光从头再来,她再也不开口说那等挑拨的话语。

    刚才贵顺公主显然已经将她列为了喜欢谨王世子的人群之中,被划分到这个人群之中的女子,会得到什么下场,耿心如脑中纷乱如麻,脚步慢慢的,慢慢的往后移去,然后出了人群,拼命的往马车里走去。

    她要离开这里,远离贵顺公主,再也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

    不,不,她干脆躲在家中,一直等,等到贵顺公主嫁人了再说,对,对,就是这样。

    云卿没有管耿心如的去向和害怕,这是她自找的。耿心如当时对着安雪莹示好的时候,就是打着来挑拨的想法,可惜以她的能力想要去挑拨贵顺公主这样一只豺狼,手段显然是不够。

    随着贵顺公主的催促,台主也开始讲出这次所出之题,她指着摆在桌面上一个方块长型的怪石,然后道:“这石头中间有一个孔,但是这孔弯弯曲曲,忽大忽小,你们用什么方法可以将绳子从石头的这边穿到另外一边?从现在开始,在场的千金可以观摩这块石头,若是想出了办法,就上来小声的告诉我。解答时间,为一炷香。”

    她的话音一落,同时在旁边的香炉上插上了一根檀香,偌大的梧桐树下,众多小姐千金开始沸腾了,然,皆不敢往前去看,因为贵顺公主已经站在最前面,仔细的观察其石头的孔了。

    安雪莹则满眼遗憾的站到一旁,低声道:“弯弯曲曲的孔,还忽大忽小,要穿过去真不简单。”

    “若是简单,就不会出题,还给那么大的彩头了。”云卿脑中飞快的想着,目光在台主和她身后的彩头探去,眼眸微微一凝,唇角的笑意更浓了一些。

    转眸望着御凤檀,他正和沐岚郡主在说着什么,时不时方宝玉插了一下话,三个人关系很好的样子。而贵顺公主则一番端详之后,开始低头酷思了起来,此时的她看起来就和普通的千金一般,看不出竟是那般的戾气十足。

    “云卿,你想出来了没?”安雪莹皱了皱眉,一脸为难道,“这个用线穿,肯定会卡在里头,若是用棍子带着线,也会过不去,到底有什么法子好?”

    云卿收回目光,淡然一笑,“没事,我刚才已经想到了一个法子了。”

    “什么法子,这么快?”安雪莹眼睛一亮,低声问道。

    云卿附在她耳朵边,轻声的说了,安雪莹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笑容,“云卿,你好聪明,怎么想到这个的?”

    “你看。”云卿用手指了不远处的一棵树,那树不知怎么出了一条伤痕,泌出了汁液,有许多的蚂蚁正往树上爬去。

    “那咱们赶紧去跟台主说?”安雪莹眼巴巴的瞧着‘冰玉蓝蝶灯’,语气里带上了些微的急切。

    云卿却摇了摇头,望着一竿子苦思冥想的千金们,阻止道:“不用急。稍微等一下。”安雪莹不知道为何云卿要这么做,却也觉得这法子是云卿想出来的,得云卿做主,只得暗暗有些遗憾的看着那盏灯。

    安雪莹眼底的神色落到云卿眼底,让她好笑了起来,拉着她手道:“你放心,那盏灯我会帮你得到的。”

    对于云卿说的话,安雪莹就是觉得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心里头也稍微放松了些。

    “我知道了!”贵顺公主在人群里第一个喊了出来,然后走到台主面前,将自己的答案飞快的说了一遍,便听那台主道:“贵顺公主聪慧无双,她是今天第一个答出来的人。”

    贵顺公主很骄傲的望了一眼御凤檀,却见他根本就没有抬头的意思,一点儿也没有赞美她,不由的有些怒气,却又不敢对御凤檀发。

    这么多年,她对御凤檀穷追猛打,什么法子都用过,威胁,生气,撒娇,虽然每一样都是失败的,但是她却知道,若是自己越爱发脾气,越耍狠,御凤檀对她就越冷,只好将一肚子的气收了起来,一丁点也不敢在御凤檀面前露出来。当然,这并不妨碍这位高贵的公主将怒意发泄到其他人的身上,私下里,她做过的事情,比二公主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在贵顺公主被宣布是第一个答出来的人之后,云卿才走过去,对着台主说出自己的答案,然后台主很快的宣布,“沈小姐是今日第二个答出来之人。”

    她说完之后,然后对着众人道:“时间已经到了,今日的两名胜出者已经出现,分别是这位贵顺公主和沈小姐。下面,将彩头分别给两人。”

    安雪莹听着台主宣布了第一名和第二名,略微有些失望在心中想,倒是自己疏忽了,这位贵顺公主在此,云卿若是抢在她的前面,只怕会招来祸事,她一心喜欢那盏灯,反而没想到这点,还好云卿想到了,一盏灯和云卿比,安雪莹自然是愿意要云卿。

    谁知,台主拿出一个木雕来,对着贵顺公主道:“这个千年沉水雕水车,经过工匠的雕琢,水车无风自转,将沉水香的香味送出数米之远,此乃两百年前的雕塑大师无为子所雕,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绝品,希望公主你喜欢。”

    那个木雕做工精致,鬼斧神工,大概只有人的两个手掌大,却见有山有人,有田有树,处处都雕的极为精致,特别是那个水车,时时都在转动,站在周围的人都能闻到着沁人心肺的香味,经过两百年还能如此,可见绝对称得上价值不菲。

    贵顺公主显然对独一无二的东西格外欢喜,见过无数宝贝的她,也露出了笑容,拿着那个雕刻看个不停。

    而云卿,则得到了那一盏‘冰玉蓝蝶灯’,台主望着她点头道:“小姐观察敏锐,希望你喜欢得到的这盏灯。”

    “谢谢。”云卿望着台主笑着道谢,对贵顺公主盈盈一笑,“公主果然不同凡响。”

    贵顺公主在御凤檀面前露了一回脸,笑睨云卿一眼后,便走到御凤檀的面前,将手中的木雕献宝似的拿出来,笑容娇俏,撒娇道:“你看,我很厉害吧,刚才第一个想到答案的人就说我。比起你之前七夕的那个搭档沈云卿还要快,下回我们一起搭档吧。”

    御凤檀目光在她手上的千年沉水香木雕上一转,再转头看云卿手中提着的‘冰玉蓝蝶灯’,心里笑的格外的开心。

    和我家卿卿斗,就算你是公主也还差的远呢,真是被耍了还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呢。骄傲之余,那狭长的凤眸又微微一凝,目光中露出一种一切在握的神色,恍然间露出傲然霸气。

    一切都按照计划在进行。只有能将所有的阻碍除掉,才能顺利的娶到云卿。

    周围的小姐们都对两人露出了羡慕的神色,只可恨自己说不出那问题的答案,纷纷有些遗憾的窃窃私语。

    云卿提着灯走到了安雪莹的面前,“你一直都很想要这盏灯,如今我拿到了,送给你。”

    安雪莹也没有讲太多的客气,因为实在是很喜欢这盏灯,双手将灯接过来,高举到了面前,望着那发出冰蓝色色泽的灯体,又惊又喜道:“云卿,这灯怎么是你的了?”

    而云卿先是在那台主收拾的身影上掠过,暗暗皱了皱眉,然后才和安雪莹并肩往园外走去,笑着解释道:“因为你一进去就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这盏灯上,而我进去之后,则观察了放在后面的两件奖品,相比这盏灯来说,那个千年沉水木雕虽然色泽不如这个鲜亮,但是价值远远超过于这盏灯,所以我猜,第一名的应该是那一个沉水雕,第二名才是这盏灯。”

    “所以当时你就算早想出答案了,也在等着第一个人先说出答案来,然后你再去说,对不对?”安雪莹提着灯,整个人都很兴奋,脸颊透出一点粉色,看起来很像美丽的娃娃。

    那个贵顺公主还以为自己是最聪明的,殊不知云卿是为了要这盏灯,而故意不要第一的。

    云卿看着她的表情,眼底也蓄满了笑意,点头道:“没错,只要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是不是第一有什么关系。”并不是争到最前面,就是最优秀的。

    跟在两人后面的丫鬟都暗暗咋舌,流翠已经对云卿的聪明有了免疫能力,早就赞叹了好多回,已经不会再大惊小敝了。而小寒却不是如流翠这般了解,只在心内赞叹,如此心细如发,又聪慧美丽的沈小姐,难怪自家小姐总是念叨着她。沈小姐对自家确实是真心实意的好。

    “云卿,你对我真好。”安雪莹到了园外,提着那盏灯,对着云卿满脸感动。

    “你喜欢就好了。”云卿点头,前世今生,安雪莹都是真心对待她的人,不对安雪莹好,她还对谁好。

    送安雪莹上了马车后,云卿面上的笑容却渐渐的淡了下来,凤眸中带上了凝思。

    方才她在园中时,便觉得有点奇怪,此时坐到马车里面,车厢隔绝了外面的干扰,细细的将方才所发生的一切,再在脑中整理了一遍,却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而那位摆下题台的台主,收拾好东西之后,便与众位小姐告别,然后出了园子,到了方才摆设台面的另外一面林子中。

    密林之中此处,停放着一辆马车,一个男子的声音正从里面传出来,“你做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