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14 枉死刀下(求月票)

重生之锦绣嫡女 114 枉死刀下(求月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母女两又说了几句话,云卿便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路过一处假山时,忽然一个人走了出来,身形如风,随着她悄无声息进了院子。

    云卿进了院子后,直接进了内屋,此时正是一天最闲的时刻,其他的丫鬟也就三三两两的坐在院子里,手里打络子的,吃着瓜子的,低声说笑。

    “小姐,要不要午睡一会?”流翠见云卿上午站了许久,中午用膳又比平日里多,便提议道。

    “刚吃了那么多,哪里睡的着。”云卿淡淡一笑,虽然胃口好,吃的不少,但是肠胃毕竟只有那么多的空间,现在有一种饱腹感。

    “也是,吃了就睡,也容易积食。”流翠站在一旁,点头道。

    “你把针线筐拿出来,我绣一会东西,等会再去歇息,你不必在这里守着了。”云卿吩咐道,如今光线正好,秋阳高照,室内一地的明媚,人吃饱了,心情也好,整个人懒洋洋的靠在轩窗边,一针一线的绣着手中的东西。

    “卿卿。”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并没有将云卿吓到,但见那人霜衣如雪,华光无双,衣襟处的紫色条龙兽纹映衬的人更是无比绝丽,一双狭长的眸中浸润着霞光水色,让人一看便难以将目光收回。

    “你怎么在这里?没回王府吗?”云卿看了看外头的天色,低声问道。

    流翠已经习惯御凤檀的出现,所以面色没有一丁点惊讶,只是悄悄的退后了几步,然后转身出了内室,将空间留给两个人,守在门口不让人闯了进去。

    她一直觉得瑾王世子人生的好,对小姐也好,如今看小姐对他也不排斥的样子,心内也是欢喜的。

    “你在这里,我当然也在这里了。”御凤檀慵懒的声音在秋日的午后带着一种低沉的磁性,走到云卿身边,很自然的就坐在她的身边,虽然没有紧贴着坐下,但距离实在和没有也差不多,云卿一下就觉得身旁有了一股不同于自己的温度,淡淡的清浅檀香环绕在了周围,方才那种宁静的气氛中,有一些不同的东西掺了进来,但是却感觉很好。

    “又在绣什么?”御凤檀望着她的侧面,目光里的光线夹在在明亮的日光中,却比日光更为柔和。

    说到手中在绣的东西,云卿唇角轻勾,眼底带着浓浓的春意,“墨哥儿,轩哥儿都在学着自己握勺子,每次吃得满身都是,我给他们做几个漂亮点的围兜呢,你看墨哥儿的这上面给他绣一只小白兔,轩哥儿的绣一朵玉兰花……”

    御凤檀望着她说话的样子,眼睛亮晶晶的,水润润的,清澈的好像河边刚被刷洗过的黑石子,嘴角翘得很自然,弧度虽然不大,可一看便知道是很真心的笑容,拿着那两件围兜的的样子柔和如润玉,仿若流水从心头流过,很软和。

    可是听云卿说到围兜上的绣图时,不由的好奇道:“怎么一个绣动物,一个绣朵花,双胞胎不应该穿一样的吗?”

    云卿伸出青葱玉指在围兜上的小白兔上一点,“墨哥儿调皮,又爱闹,所以给他绣个兔子,蹦蹦跳跳的。”

    “轩哥儿斯文,所以你就绣朵玉兰花。”御凤檀修长如玉的手指在另外一件围兜上半成型的图案上一划,身子向前倾靠在云卿的肩头,轻声道:“上回来见你给祖母做抹额,今儿个来又看你给双胞胎做围兜,什么时候卿卿也给我做件衣裳?”

    方才还在说墨哥儿轩哥儿的事,御凤檀突然一下靠的极近,云卿本能的将身子往前避开,却又下意识的觉得如此不太好,不小心围兜上别着的针戳到了手指上,不由的蹙了眉尖,将手指收回。

    “疼吗?”御凤檀本是想要趁机讨个定情物品的,谁知会害得云卿被戳,顿时心疼的握住她的手,望着指尖一点殷红的血珠,将纤细的手指放到唇内,轻轻的吮着指尖。

    云卿被他这个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暗骂御凤檀这个登徒子。

    出一点血而已,拿着帕子抹了也就好了,他就非要含到……,真真是不守规矩的人,不过这大白天能爬到她房间里的,也不是什么规矩行为,只是手被他那么握着,一下就有些发软,那滚烫的温度从指尖传过来,像是被极致的烈火在烧着。

    偏偏那双旖旎的狭眸里还带着溺死人的柔意,外带着心疼,让人觉得他是故意占便宜,是一种亵渎。

    “好了。”云卿将手往外抽出来,声音又娇又嗔,“针戳到而已,不会很疼的,一会就好了。”她将手指收下袖子下,装作收拾围兜的样子,尽量掩饰着自己的慌乱。

    御凤檀哪里不知道她如今是在害羞,望着她连耳朵都羞得变成了粉红色,那细细的汗毛在阳光下可爱的就像狐狸的绒毛,顿时心里的柔情抑制不住的要溢出来,温柔的从后方将云卿环抱在怀里,“卿卿,你生我气了是不是?”

    他顿了一下,看云卿手中的动作慢了下来,但是还没回头,便接着道:“我知道,安玉莹今日的事情,都是因为我,若是没有我,就不会有这些危险了,今天让卿卿心里吃醋了,难怪你不理我了……”

    “这哪里是你的错。”云卿终于回过头来,瞟了御凤檀的一眼,望见他漂亮的眼尾挑着一抹淡淡的笑容,里面眸光流转,带着几分轻笑,就知道他方才那话是故意的,故意逗她跟他说话的。

    其实她哪里是生他的气,御凤檀刚才说话的时候,又是贴着她的脖子,鼻间的热气在脖子上掠过,一股一样的感觉让她浑身都觉得滚烫,她才没回头的。

    不过此时看到他的样子,云卿眸光里一抹清光转过,侧过身来推他,“谁吃你的醋了,你这脸皮可真够厚的,自恋的不行吧。”

    御凤檀手掌一动,将她拉的面向自己,半眯着眸子里透着笑意,语气里多了些不正经,“这哪里是自恋,明明就是有信心,难道卿卿你不喜欢我?”

    他的语气是笑着的,可是目光却很认真的望着云卿,看的她心头慌乱,哪里肯直接就说出喜欢御凤檀的话来,上回七夕是夜晚,又是月下,她都没有说的出口,如今这光天白日的,外头还那么多丫鬟,云卿更是说不出来,只嗔了他一眼,便垂下了眼睑。

    她这般,倒让御凤檀有些没信心起来,平日里在外头,云卿对他和对其他人基本是没有区别,只有私底下,他还有些信心,可是她也没承认喜欢过他,顿时那慵懒奢靡的嗓音便有着沮丧委屈起来,眼眸里的光暗淡了不少,嗫嚅道:“我就知道那天晚上你是被我逼的,其实你不情愿。”

    他那可怜兮兮的语调没惹来云卿的疼爱,倒让云卿横眉瞪着他,“御凤檀,你以为我是别人能逼着亲吻,逼着牵手的吗?!”

    她一双凤眸睁得大大的,被烧得亮亮的望着御凤檀,那样子是很不满,很生气,对御凤檀刚才所说言论的极度反对,一下子就将御凤檀的心弄的跟泡了蜜水一般,将她搂得更紧,“云卿,我就是觉得太美好了,你真的喜欢我,我不晓得怎么说,大概是今天看到你和安冰块笑了,却没和我说话,我心里有点酸酸的。”

    他将下巴靠在她的肩头,声音低低的,像是孩子抱着最心爱的东西,讲述着自己的不舍。

    “那时候,我就特别的不确定,虽然我对自己说,不管你喜欢谁,我都会把你抢过来,但是还是没有信心,如今你对我生气了,我就知道,你是真正的喜欢我了。”

    云卿七夕的时候便听到他说了一回类似的话,不过没想到他竟然这般没信心,大概是自己表现的太过清冷的,她重生这世,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挽救家人,所以所做的一切,也是朝着这个目的,御凤檀是最新加入的一个,她接受了他的心意,可不代表会将全部的重心都转移到御凤檀身上去。

    京城里行走不容易,每一步,每一次,都是如同在刀尖上行走一般,不可行差半点。

    但是御凤檀的心意,她也能感受的到,这份真心和真诚,做不得伪,只是偶尔还会觉得有些不真实,这个传说中出类拔萃的少年为何就和她一起了,她轻轻的一笑,反手抱着他的腰,目光在海棠花镂空三角香炉上停留住,“我的精力大都是其他的事情上了,也许看起来对你和别人差不多,可是是不一样的。”

    她说着,将他推开些,面对面道:“比如别的男子若是敢这么随便进我的房间,我就会让他知道什么是教训!”

    御凤檀知道云卿这句话是哄他开心,不过也有真实的成分在内,起码最初他进来的时候,云卿是很反感的,他掩饰不住眼眸里的笑意,暴露出此时格外欢愉的心情,“如今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今天薛国公和薛氏她们所做的事情,一定会让他们知道,有些人不是轻易能惹的。”

    他的语气很霸道,神色很专注,虽然说的很轻松,可是眼底流转的波光和眉宇间的冰冷在说明着他绝不是在说笑,而且他的行为也说明了他绝对不是说出来光为了讨好她而已。

    想起御凤檀今日拉弓射鹰的行为,那是非常坚决彻底的将他站到了四皇子和薛国公的对立面。他是瑾王的世子,实则是瑾王在京中的质子,一举一动都是在明帝的监视之下,如今三个皇子为夺嫡你争我夺,如同一个不断吸人性命的漩涡。

    依照御凤檀所处的位置,他完全可以保持中立,就算哪一个皇子继位,都不会影响到他的地位,可是因为她,这一世的御凤檀,站到了四皇子的对立面。

    她抬眸望着他,如水的凤眸中情绪复杂,眼内的波光水润轻颤,如同有一颗石子投在了清透的湖心,泛起了无限的涟漪。

    那抬着下巴,水唇嘟嘟的样子,让御凤檀情不自禁的捧着她的头,就轻吻了下去,两人唇齿缠绵,舌间追逐,只觉得比起七夕那夜的初吻来,还要显得痴缠。

    云卿只觉得空气都炙热了起来,从脸到脚几乎都要烧了起来,整个人软绵绵的,似蒸腾了起来,身子全部都靠在了御凤檀的肩上,喉中发出的嗓音不知道是拒绝还是因为欢一愉。

    “云卿,你就像有魔力一样吸引我。”御凤檀在唇齿相接时,模模糊糊的说着爱恋的话语,声音软软的,柔柔的,将慵懒化作了深深的魅惑,碾转在两片柔软甜美的唇瓣上,不愿意放开。

    云卿听着他的话,心里酥麻甜蜜,只能轻声的“嗯”着,落到了男子的耳中,却觉得是魔咒一样。御凤檀微微喘气,那檀香味在空气里散发的更浓,手掌便往着云卿的腰间细细的摩挲而去,灵巧的手指在腰间的宫绦上摩挲着,动作激动而又有些克制,反复在一处移动。

    云卿被他蹭的痒痒的,顿时就笑了起来,低呼道:“别摸那。”

    御凤檀手指正捏在宫绦的结上,只觉得浑身滚烫,血气下冲,却又觉得这种发乎于本能的感觉有些没法控制,被云卿这么一笑,顿时蒙了一下,脸上露出意犹未尽的表情,只觉得自己是本朝最君子的男子了,看着心爱的女子在面前,还要拼命克制。

    可如今名不正言不顺,他也不能强求。但,那处积压的却不得舒解,又舍不得和云卿这等美好旖旎的氛围,只得寻了个话题说下去转移注意力,在脑中翻找了一个话题,呼了口气,问道:“今儿个寿宴上那个慧空大师,你怎么知道他有问题的?”

    他的手放开,云卿腰间自然不痒了,略正了正身子,想着方才两人那样,微微轻咳了一声,不知他怎么突然将话题说到了寿宴上,听到那个慧空大师,她心里就暗笑,还是得亏了重生的福。

    慧空本是一座小庙里的和尚,那时候他没有什么法号,因为那庙小,没有名气,又不是处在什么灵山秀水之间,庙里的和尚并不像京城的护国寺那样养得白白胖胖,一天吃一顿也是经常有的事情,慧空便是饿得狠了,于是就偷跑下了山,他那时是小和尚,庙里也不正规,出去后等头发长起来,在这俗世间呆了数年,发现这世上的人对佛非常虔诚,而且相当信一些风水命程之类的东西,他头脑灵活,觉得这是一个商机,便又回了庙里进行剃度,这一回就打算做个真和尚了。

    慧空弄了一身极其光鲜的袈裟,取了‘慧空’寓意深远的法号,将自己的年龄往上报了十岁,接着便开始云游天下。

    他每到一处,先不在人前现身,而是装扮一番,带上假发和胡子,装成普通老百姓的样子,混在酒馆茶楼之中,先将城里的大事打听清清楚楚,然后再固定找出几家特别相信佛教之人,将他们门户内的事情旁敲侧击的弄清楚,一切准备好之后,再变成和尚,寻着那几家上门,说是要化缘,然后在恰当的时候,故意装作初来乍到的样子,知道人家娶了新媳妇就说“施主家门前红云集结,近日必然有喜事发生。”,知道两口子打架,就说“煞星上门”,靠着这一套,在人群之中,渐渐的有了名气,就算偶尔有说错的,人家也只当天机不可透露,一传十,十传百,从镇到城,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这位慧空大师。

    高门大户龌蹉事情多,少不得明争暗斗,借着‘慧空大师’的名气,暗地请他做了不少算命的事,这些人为了掩盖事实,让‘慧空大师’自然是一算一个准,从而不仅让他在百姓里有了名气,在名门世家中也同样受到尊重,一下登上了全国最有名气的大师,没有之一。

    当然,既然如此,其他人也是不会知道这种事的,但是在上一世云卿十九岁的时候,因为曾经请过‘慧空大师’的一家,与另外一家也请过的撞车了,当看到这位大师时,双方自然清楚是怎样的事情,于是相互揭穿对方的假面目,才将这个骗子大师揭露了出来。

    其实也是慧空大师运气到头了,他每一次都是调查过后才出手的,谁知道另外一家突然来了个亲戚,那个亲戚就是从别地过来的,请过‘慧空大师’的人,闹到最后他被两家人泄愤,在一天夜里被人打死在巷子里。

    其实抛开其他不说,这位慧空的确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世界上和尚那么多,能把骗术弄到帝王也相信的和尚倒是屈指可数。

    云卿当然不会这样原原本本的告诉御凤檀,她还不想被当作鬼怪给烧死,只对御凤檀说在扬州时曾经听人提起过,有和尚用这种法子骗人,“而且,那慧空大师来的也太巧了一点,所以我才生了疑心,结果,你一看,果然如我预料。”

    云卿微微一笑,目光里像是带着嘲笑,又像是什么都没有。

    御凤檀想起当时的情况,唇角微翘:“慧空大师用了障眼法让笔在沙盘上写下那一排签语,却让皇伯伯敬若神明,你说如果让他知道了真相,他会怎么对付这位大师呢!”这话就带着调侃的意味了,其中还夹杂了一些对明帝的不敬,不过在云卿听来,却没有什么意味,她心内对明帝也撑不上有多尊敬。

    “陛下不想知道真相,就没有人会来说出真相,而那些知道真相的人,也都做过亏心事,不危及切身利益,谁都不会干这种事情,而且这个慧空并不是没有一点能力的人,他不会算天命是真的,但是他肯定会窥人心,透过一个人的面貌,说话的语气,身上的装扮去猜测这个人的身份,年龄以及喜好,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获得现在这种地位。”

    御凤檀赞同的点头,“他今天的反应正是,知道在什么情况下说什么话才好,很是识时务,若不是识时务这个优点,他也不会一路混到了京城,竟然连薛国公都会找上他。”

    “名气不大,明帝不会相信的,举国上下便是这位高僧人气最旺,精通命程,擅长解签,这些年他在名气的熏陶下,慧空也的确有了大师的风范,佛语也能说上几句高深的,所以才能骗得到那么多人。”云卿也笑了,凤眸里浸润着水漾的光彩,“识时务是一个很大的优点,这也是今天我今天没有将他拉进来的原因。”

    “你呀,我就猜到你是有别的打算了。”

    “当然,眼前就有这么好的人能用,何必浪费人才,我的资源有限,能用到便用到一个,毕竟薛国公他们在朝中几十年,几句话,一下子就弄不倒的,只有叠加起来,才能让百年大树,崩于一瞬。”云卿抿着嘴笑,表情很柔和,眼底闪闪发亮。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御凤檀拇指摸了觉得不够,两只手将云卿的白皙手指一根根的玩着不亦乐乎,只觉得软乎乎的真舍不得放手。

    云卿也任他握着,“慧空今日本来是被薛国公买通了来对付我的,结果最后功亏一篑,反而让薛国公贴了一个女儿进去,按照薛国公盛气凌人的性格,又不能立即对我出手,慧空必然会成为他第一个泄恨的对象,若是这个时候,你去救了他,他肯定很感激你。”

    御凤檀挑了挑两道长眉,觉得有趣的转了一下眼珠,“不单单是要他感激我这么简单,你还想让我告诉他,今日我能救他,可是明日,后日呢?薛国公不杀了他,只怕也不会放心,所以我要给他指点一条明路,一条可以永远保着他性命的路。”

    “没错,”云卿笑了笑,很高兴御凤檀的思维和她在一个节奏,或者说,其实他早就想到了,不过是愿意听她说出来而已,“他被薛国公追杀,自然是恨死薛国公了,只要能有一条路保住他的命,以后他必定会报复回去的,这位大师,可不是心如海洋般宽广的高僧啊。”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对接,彼此都看到眼底的那一抹心意相通,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阳光从窗口斜照,洒在屋中红木桌案上,墙上的花卉图栩栩如生,香炉中青烟升腾,仿若香气从画中透出,带着几分朦胧的梦幻,屋内美人塌上的男子和女子手儿牵握,彼此相望,如同一副最美丽的画卷,定格在秋日午后的阳光下。

    御凤檀宠溺的一叹,望着云卿水亮的凤眸和唇角狡黠的笑意,“我经常在想,你满脑子就在盘算这些事情,到底什么时候有想过我啊。”

    说到最后一句,嘴唇微微一翘,竟然撒起娇来了,云卿好笑的白了他一眼,“你就在我面前,还想你做什么!”

    御凤檀双眼发亮,抓着云卿的小手,触手柔润细腻,拇指在手背上细细摩挲,黏糊道:“那你都什么时候想我的?”

    “嗯,这个啊,你要不在我面前后,我才知道哦……”云卿眯眼,慵懒如午后刚睡起的猫儿,眼角眉梢都是清淡的笑意,语气里却说不出的欢愉。

    一把将小猫搂在怀里,御凤檀红唇微勾,坏笑道:“狡猾的卿卿,你想哄我走,我不会上你的当的……”

    流翠站在门前,听着里面隐隐约约传出来的笑声,嘴角也不由自主的翘了起来,听小姐的笑声,是真的很开心,瑾王世子果然很适合小姐呢。

    日升月落,初十的夜里,月儿如同一张被人咬了一口的薄饼贴在墨蓝色的天空上,偶有几颗星子点缀在一望无垠的夜空。

    因为宵禁时间就要到了,大街上行人寥寥,偶有一道过去,也是匆匆忙忙的走向归家的路途,小巷中一个姿态悠然,脚步从容的身影在一步步的前行,在这寂寞的夜里,身影拉的很长,从脚跟一直延续到青墙上,显得高大又格外的脆弱。

    他一步步的往着里头走去,没有发觉身后有人在跟随着他,那光如镜面的头顶反射出月光清华,让人绝对不会看错目标。

    “是他吧?”一个黑影在阴暗处压低了嗓子问道,眼底透着阴冷的光线,在黑暗中如同一道冷光,让人望之不寒而栗。

    “没错,他就是慧空,今天我看到他了,再说这时候,京城里还会有其他和尚吗?”另外一人同样低声回道,目光在他身后跟随的两名侍卫上转了一圈。

    慧空是宁国公请去的客人,自然不会像其他人,在宴席散后便走,安老太君特意派人给他重新做了斋菜,下午的时候,又和他谈了佛法,吃了晚膳后,才刚从宁国公府回来,身后是宁国公府的侍卫送他回居所。

    他走在路上,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平日里显得高泊的脸上还留着余悸,脑海里浮现着白日里所生的一切。

    慧空在世间行走了这么长时间,从开始的小和尚到后来受人尊敬的大师,他所接触的人等级也越来越高,今日是他第一次接这么大的活,帮的是京城的薛国公,本来他是不太想接这笔生意的,因为薛国公的势力实在太大,但是同样的,开出的价钱也十分的诱人,整整五万两的黄金,这么多黄金,足够养活一个个小镇里面所有的居民丰衣足食一辈子了,慧空在这样的价钱下,动了心,他想接完这笔生意就直接离开京城,到没人认识的地方,锦衣玉食一辈子就可以了,谁知,竟然失败了,当时那位九五之尊的怒意,简直让他差点吓晕了过去,不同于其他人,明帝是真龙天子,是真正主宰一切的人,幸亏,幸亏那宁国公夫人自己承担的快,否则现在他在哪已经说不定了。

    果然大钱还是不好赚啊,既然京城不是这么好呆,他还是早日收拾了东西,离开此地。白日里所做的一起,就当作是白做了,说起来好歹也见过一回皇帝,长了见识,日后传出去,也能为他的声名更上一层楼。

    就在他沉思之际,只见他身后跟随的四名黑影双足点地,开始朝着三人迅速的逼近,腰间的长剑也唰的一下拔了出来。

    两名侍卫听闻兵器之声,立即转头,腰间的佩刀也随之拔出,和三名黑影战到了一起,但是很显然,实力的悬殊,让他们根本没有拼杀几十招就倒下。

    慧空转头望着那些黑影,神色惊骇,喊道:“你们是什么人?要干什么!”

    黑影冷笑道:“死秃驴,死前还那么多话,现在就送你上西天,去问你的佛祖吧!”剑光拨动,在黑夜中格外澄亮,如同冰一般沁到慧空的瞳仁里,他脚步磕磕绊绊的退后,眼瞳睁大,高呼道:“你们要杀我,为什么要杀我!我一个出家人,和你们无仇无冤的!”

    “你是不是出家人我不管,可惜有人认为你不够专业,坏了人家的好事,还让人家赔了一个女儿,所以只好让你以命相拼了!”黑影说完这一句,已然没有耐心,纵身跃去,举剑对着慧空杀去。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白色的身影从旁边掠出,翩然若惊鸿,从半空中落下,一手拍在黑影的背后,反手握住他的手腕,对着另外两个黑影横腕而出。

    夜色下,剑锋凛冽,只觉得寒光闪烁,再一眨眼,便看到那四名黑影齐齐倒下,而一名雪衣男子正拍着手,缓缓转身,轻软的雪袍随着他的动作在夜色下宛若一抹云雾,那人微微一笑,望着慧空惊骇,惧怕,诧异的面容,缓缓道:“大师,让你受惊了。”

    面前的人容色绝丽,狭眸邪魅,只要见过的人,绝对不会忘记。

    今日到宁国公府参宴的虽然很多,慧空还是记住了这个人,此时方回过神来,将面上的表情整理成平素高超淡然的模样,收拾了刚才慌乱到惊恐的心情,单手合十,道:“多谢瑾王世子出手相助,否则贫僧今夜可能要枉死刀下了。”

    御凤檀见他用极快的速度收敛了神色,虽然眼眸深处还有些余下的情绪,但是表面已经看不出什么,对这位慧空大师的表现更加的满意了,他举步向前,走到慧空面前三步之地,双眸望着慧空,在月空之下似乎印下了冷冷的光辉,笑意中的锋利让人无法忽视,道:“大师,是不是枉死,你心里肯定有数。”

    “瑾王世子的意思是?”慧空心头一跳,望着面前笑得高深莫测的青年男子,知道对方肯定得知了事情的一切,急促的问道。接着又有些后悔,自己这般说,岂不是露了底牌了?便补充道:“贫僧想,瑾王世子也不会刚好经过这里吧。”

    他的神色变化在月色下掩饰的并不算完美,御凤檀扬唇一笑,眨了一下魅惑的狭眸,抬头望天,叹道:“不,我就是刚好经过这里,但是大师已经会不会刚好还能遇到我这种热心的人,那就很难说了。”

    说到后一句的时候,御凤檀还特意收回目光,在地上六具尸体上略微一转。

    空气里的血腥味即便在空巷之中,还是挥散的很慢,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慧空,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慧空的面色先是一僵,这位瑾王世子,他也算是听了无数传言了,出身高贵,容貌倾城,但性格最是邪魅,做事随心所欲,今日在宴会上看他当着明帝的面亮出兵器这样大胆的举动,便可看出其性格的端倪,此时再听他说话,更是让人不知道如何回答,虽然真真假假,漫不经心,可一语切中了重点。

    从刚才刺客说的话里,慧空已经得知,这些人是谁派来的了,因为他今日所为失败,酬劳没有,反而树了一个权势滔天的敌人,他避得开今晚的追杀,那么明晚,后晚呢,就像御凤檀所说,没有那么‘刚好’遇到的人来救他了。

    而御凤檀的出现,很显然是一开始就算好了的,等到黑影真正要杀他的时候再出手,并且现在还站在他面前点出重点,他觉得,对方也是有所求的。

    “瑾王世子若是有什么需要贫僧帮忙的,只要世子能够让贫僧避开这次灾难,贫僧一定竭尽全力的报答世子。”慧空垂着头,单手合十,态度十分的恭谨和真诚。

    识时务。

    御凤檀轻笑,目光流转之间已然转过许多心思,能在短短时间内想通这些事情,也不自作聪明,很好。

    “大师的话实在是太高看我了,薛国公是皇后的父亲,是国舅爷,是手握雄兵的国公爷,他的权势可以说在京城是遮住半边天下,你这次让他最喜欢的小女儿受了钉刑,他肯定不会放过你,大师能不能活着出京城都很难说,这天下,没有薛国公不能去找的地方,只有他没有权利去找的地方,要是在那样的地方,就没有人能动得了大师你了。”

    “你是说……”慧空几乎是有些不确定,心中忐忑的不敢将那句话说出来,薛国公是皇后的父亲,自然有皇后罩着,这天下能压下皇后的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明帝!

    想到这里,慧空觉得心都在沸腾了,他是喜欢受人敬仰的感觉,否则的话也不会行走这么多年,还未收山,如果能在明帝身边,那简直是出家人最登峰造极的待遇。

    人年纪越大就越相信鬼神之说,何况大雍一直信奉佛教,帝王为了维护统治,也宣传佛教。当初先帝便很信佛,在宫中修了一座皇家寺庙,当时最有名的高僧智明大师被是被先帝请去,在寺庙里做主持,作为帝王的佛前替身,和帝王一样的尊贵,受到万民的敬仰。

    当然,如果不是薛国公这件事情,慧空是不会往这里想的,但是如今机缘巧合,他要避开薛国公的追杀,不要一辈子在逃亡和追捕中渡过的话,那么攀上明帝是一个很好的出路。且今日在寿宴上,慧空能察觉到明帝对他还是极为尊重和相信的,否则当时便不会为了他的佛签而对着宁国公夫人和安玉莹发怒了。

    虽然说伴君如伴虎,但是危机,危机,危险和机会一直都是并存的,他觉得如果都是一条死路的话,还不如搏一搏,也许未来更加美好,也是他的一个契机呢。

    只是,慧空考虑好一切,略带疑惑的开口道:“贫僧如何能进宫?”

    “这些你放心好了,明日自然会有机会的。”御凤檀知道慧空已经做好了选择,笑的越发的亲切,“大师只要按我说的做,保准你能进皇宫,只是能不能成为‘智明大师’一样德高望重的佛前替身,还就要看大师自身的佛性了。”

    话说到这里,慧空哪能不明白的,机会在身边,他只要抓住就好了,从此以后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于是眼底带着深深的渴望和期待,“瑾王世子今夜的救命和提点之情,慧空不会相忘。”

    不错,会说这句话,就代表慧空是个可以利用的人。

    如果慧空今晚始终都不提救命恩情,御凤檀会考虑杀了他,因为这种人,是一个小人到极点的人,这样的人,一旦登上了高位,就忘恩负义,不知天高地厚,搞不好就会反咬别人一口。

    慧空虽然也是个小人,但是还算是小人中的好人,知道御凤檀出手救他,提点他都不是白干的活。

    欲取之,必先予之。

    知道这句话的人,很多,但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人,不见得很多。

    “大师是个明白人,我也不客气了,今晚你安安稳稳的睡,等着明日被召进宫吧。”御凤檀微笑,语气非常亲切,让人如沐春风。

    慧空明白,御凤檀既然要让他做事,今夜就不会让他处于危险之中,双手合十,弯腰行礼道:“贫僧先在此谢谢世子。”

    御凤檀转身,声音宛若风般轻飘,“大师早点歇息吧,明早可有得你忙的。”他抬头望着前方的大街,灯光撒在青石大路上,宛若漂于石上黄布,在风的摇晃下,不停的移动,一个又一个的接着往远处的皇宫延伸。

    今夜,必定是个不平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