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07 生不如死

重生之锦绣嫡女 107 生不如死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耿驸马,恭喜恭喜啊……”

    新赐的驸马府中张灯结彩,红绸高挂,偶尔有客人进来,对着穿着大红喜服的新郎官拱手祝贺,他们口中说着庆贺的话,眼底却藏不住那幸灾乐祸和讥讽嘲笑。

    耿佑臣在金銮殿上,被冒失冲进去的二公主抖出了两人早有苟且之事,明帝雷霆大怒,刚要处罚之时,西太后和皇后赶到,连忙将此事说成是两情相悦,早有所属,若不是韦凝紫在宫中众人面前发生了那等丑事,本来耿佑臣是要娶二公主的,但公主情深意切,无法抛弃所爱,所以才大胆做出此等行为。

    在西太后的一力掩盖下,这件事就便披了一层郎情妾意的美妙皮相,明帝虽然知道真相如何,但是为了保留皇家人的颜面,终于默认了这个说法。

    紧接着,皇后下了一道懿旨,韦凝紫婚前失贞,不配为妻,又当街大闹,婚后失德,不堪为妻,贬为妾室。所有人都知道这道懿旨是为了二公主铺路。

    耿佑臣接着就尚公主,成为驸马条例通过后,第一个勇敢,大无畏的大雍驸马。

    而威武将军在听到自己义女贬为妾室之后,义愤填膺,立即要求直上天庭,要求皇后收回懿旨,在被韦夫人拉着到房中长谈了两个时辰后,最后依然是面圣,当威武将军韦刚城从御书房出来后不久,他便被任命为新的京城禁卫军统领。

    大雍有史一来最富有传奇性的故事就这么出来了。

    在种种不屑,嘲笑的眼光下,耿佑臣过了一天,只觉得第二次穿这身新郎服,竟然比第一次还要来的郁闷。硬着头皮送走了各方的宾客,才郁郁的回到了驸马府内布置的红彤彤的新房内。

    一进门,便看到床上坐着穿新娘服的女子,头上戴着大红盖头,上面绣着一对金线绣的龙凤呈祥,燃烧的火光反射到上面,刺眼的光彩似在嘲笑他的今日。

    他双目紧紧盯着那图案,宫廷的绣娘手再巧,图案再美,也阻拦不了他想将目光直接化为利箭,戳死掩盖在盖头下面那个女人的想法。

    这个蠢笨如猪的二公主,若不是她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金銮殿上,在众目睽睽之下曝出两人之间的关系,他何至于走到这一步?陛下也不会当即就拍板,直接通过驸马条例,即刻施行!

    若不是她突然出现,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事情也不会变成如今这番景象,他现在算什么,高级男宠吗?难道他以后一辈子都要守在二公主的身边,不可以再上朝,不可以再去参与朝政,不可以再和那些当朝的官员谈笑风生,议论国事。

    他想要的生活,不是这样的,他想要在金銮殿上大展宏图,做一个被敬仰的人,而不是变成女人的附属品,每日就在府中虚度光阴,消磨时间。

    二公主拜完天地后,便由喜娘扶着坐在了新房里,一直等待着耿佑臣回来,直到听见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心就莫名的紧张起来,两只手在喜袍大大的袖子下紧紧的抓在一起,等待着耿佑臣来掀开她的喜帕……

    可那脚步声却在门被关上后,就停了下来,然后就一直一直的停在了那里。

    二公主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她的娇羞和期待,很快的就消磨尽了,于是抬手一把掀开自己的喜帕,正看到那个面貌温和的男子站在她的前方,一瞬间,她对上他的目光,里面的眸光让她全身发了抖。

    那是一种透着浓烈的厌恶和嫌弃的目光,似乎还有着浓浓的杀意,恨不得马上过来掐死她一般。

    她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再看时,男子眼底有的只是平日里那种温柔的眸光,正对着她走过来,笑道:“怎么这么等不及?”再抱怨也没有用了,现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他耿佑臣是二驸马,人人都在嘲笑他。

    二公主被那样柔情的眼神所望着,也觉得开始那种眸光是自己的错觉,略微害羞道:“我看你很久没过来,以为你没在了。”

    昏黄的烛光照的二公主的面目也透出一种柔和的光,耿佑臣看她此时温柔和顺的样子,再配着此情此景,便也有了两分的**,和二公主一起喝了合卺酒。

    初尝了情一欲滋味的二公主早就有几分耐不住,此时喝了这加了些许配料的合卺酒,双眸如春水,盈盈顾盼间,带着无限的催促,拉着耿佑臣便往床上去。

    耿佑臣和二公主也不是第一回行这事,可第一回那是壮志凌云,睡了二公主等于是睡了一个爵位和锦绣前程回来,干起事来只怕比起吃春一药还要有效果。

    而现在,被二公主手拉着到了床上,耿佑臣却有点提不起劲来。

    权利是男人最好的春一药,这一句话到了耿佑臣身上是没有一点错儿,任二公主多激情,他配合着在那身躯上折腾,可眼眸里都是清清明明的得不上一点劲。

    二公主又不是雏了,加上出嫁前,宫里的老嬷嬷跟她说了不少春宫事,她又腆着脸皮问了不少,此时感觉到那处软绵绵的,脸就往下垮了一点,眼睛盯着耿佑臣,问道:“你怎么了,难道是不乐意娶我?”

    她冲动是冲动,但又不是傻的没一点脑子,驸马条例出来的时候,她便心里一跳,当初自己死活要嫁给耿佑臣的时候,还说过凭借她的身份来帮耿佑臣步步高升,结果到现在,不仅帮不到,还让耿佑臣的前途彻底如断桥,再也走不下去。

    若是平常女子,说不定还有点心虚,少不了要温柔婉约一会,可是二公主不会,她想到的只是,她是公主,高贵的公主,耿佑臣娶了她,难道还有什么不乐意的吗?

    耿佑臣一怔,旋即反应过来,笑道:“怎么会呢,我对你的心,难道你还不知道吗?”他握着二公主的手,小意安慰着,心底却暗道,他当然不愿意,如今娶了个二公主回来,他什么都没了,就是顶着一个驸马都尉的虚衔而已。

    以前还觉得五品的户部郎中品级太低,如今想来,他才二十岁,就算现在是五品户部郎中,在朝中也算是出类拔萃的了。

    人心都是不满足的,当拥有那样的东西的时候,并不会觉得珍贵,失去的时候才常常后悔。

    “那你怎么对我没什么兴趣?”二公主有些不满,她听说一个男人要是喜欢女人,可是如狼似虎的,迫不及待,绝不会像眼前耿佑臣的样子,软软绵绵,一点男人味都没有。这一次没有被他那么糊弄过去,继续道:“娶了我之后就不能当官了,你不后悔吗?”

    后悔,当然后悔。

    耿佑臣被二公主那审问犯人一般的口气弄得是极为没趣,语气里的敷衍也就多了几分,实在是接待了一天的客人,也满心的郁闷,让他再如何打起十二分精神,面对居高临下的二公主,他都有些不耐了,“二公主,如今我已经娶了你回来,自然是不后悔的,你还怀疑什么!”

    二公主哪里容得了他这么和自己说话,之前和她一起温柔的好像都把她捧到天上去,这才娶进来第一夜就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一把将耿佑臣从身上推开,尖叫道:“你还说不后悔,你当初骗我就是因为我能帮你升官吧,现在没了希望,就把我当破烂了是不,我告诉你,耿佑臣,这不可能,就算父皇不喜欢我,母后还在那呢,我现在就告诉母后去!”

    音落,就要站起,提着裙摆往外冲。

    “我的姑奶奶啊!你这是闹什么,我这不是今天在外面忙了一天有些累了吗?”耿佑臣一听到她要去告诉皇后,哪里肯,身形迅速一动,从床上起来抱住二公主就往后拖,口中不断的劝道:“你这要是闹出去,让人看咱们的笑话吗?!”

    “笑话,谁有胆子敢笑话我!”二公主被耿佑臣抱着,眼底都是厉害的光,依旧大声尖叫,挣扎。

    耿佑臣实在是受不了,这旁边的喜娘什么还在,干脆将二公主推到了床上,用嘴堵住她的尖叫,这方面耿佑臣还是个老手,手法熟练,二公主哪里经得起他的撩拨,身子渐渐的软了,哪还记得方才要告状的事。

    耿佑臣一面亲着,感觉到腹一下有一点燥热的感觉了。

    还好,这合卺酒里加了催一情的东西,现在总算是可以派得上用场了。

    就着这药劲,耿佑臣将两盏灯烛吹灭,和二公主拉下帐幔,开始了非常特别的洞房花烛之夜。

    次日,耿佑臣只觉得浑身都疼的厉害,身上好似被碾过了一般,胸口,脖子上都隐隐有着刺痛,朦胧醒来才想起昨夜和二公主洞房花烛夜了。

    抬眼就看到二公主精神奕奕的望着他,脸上都是吃饱喝足的表情,趴在他身上,双眸含羞带怯的望着耿佑臣,“驸马你可真厉害,昨天你累了,一回便罢了,今天你可不许偷懒哦!”说罢,还伸出手在他胸口揪了一下,然后起床让人服侍穿衣。

    耿佑臣疼的嘴角一抽,连忙捂住胸口,想起昨夜二公主骑在他身上又咬又掐,那疯狂劲儿,简直比狼狗还要凶猛,再听今晚还要如此来个三回,不由的浑身打了个冷颤。

    过了一会,耿佑臣也从床上起来,由着丫鬟伺候穿上了衣裳,去洗簌后,便要回永毅侯府先给祖先上香。

    因为几个月前到祠堂上过香,此时又来,耿佑臣的心情却没有更好。

    李老太君端坐在祠堂中,看着耿佑臣,看着这个曾经最有希望,她也将希望放在他身上的庶子,眼底那光是说不出的失望,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整个天越城如今都是传着他的笑话。

    闹到如今这地步,不用李老太君再说什么,就是耿佑臣知道自己想承爵,只怕是永毅侯府的子孙死光了才轮得到他。

    耿佑臣低着头,自己都觉得愧对列祖列宗,却又憎恨着这些祖先,为什么不保佑他?为什么让他节节失利!难道祖宗也偏心,觉得耿沉渊比自己更好?

    二公主本来就没这个耐心去上香,随意的拜了几下,就将香丢了,自己走了,她一个公主给臣子行礼,也要看他们受不受得了。

    李老太君一句话都没说,看着二公主走了,也没说媳妇茶的事,要不是看在皇后的面子上,她连这拜祖都不想来了,简直丢光了祖宗的脸,娶了个这样不要脸的媳妇回来。

    如今刚好耿佑臣尚了公主,住出去是最好不过了,永毅侯府以后也和他们没啥关系了。

    二公主转了一圈,回到公主府,便坐到了大厅里,等着耿佑臣原先的妾室来给她见礼了。

    驸马条例中有说过,若是在条例颁布之前所纳妾室,就不追究了,在条例公布之后,若有敢纳妾者,就按违抗圣旨罪算。

    而耿佑臣原本的妻子被皇后特别下懿旨贬为妾,原本是要休掉的,可耿佑臣说虽然韦凝紫德行有缺,但是到底嫁给他不久,肚中又有耿家的骨肉,休掉以后,母子便没有了倚靠,他实在不忍。皇后考虑到威武将军府和永毅侯府的脸面,这才改成降为妾。

    二公主知道耿佑臣曾经为韦凝紫求情,对这个原本坐在耿佑臣位置上的女人就有些不满,又听说她长得格外娇美,也让宫女给她特意装扮了一番。

    这四个随身的宫女和一个嬷嬷是皇后特意挑选出来的,以前二公主身边的那些,被皇后都迁怒拖出去打死了。

    宫女按照二公主的要求,给她挽了个富贵牡丹髻,然后在上面插着烧蓝凤形红珊瑚的花冠,然后沿着牡丹髻上分别点缀上红色宝石的小插梳,再从箱里拿出公主制式的缕金凤纹瑶光锻的长裙,外面套着樱草色透丝雪蝉衫。

    二公主站在一人高的水银镜前,反复看着自己的装束,后边的宫女连声夸赞:“二公主本就生的风华绝代,再这么一打扮,就跟月里嫦娥似的,让奴婢看的目不转睛呢。”

    望着镜子里面的人儿,二公主骄傲的笑了笑,伸开双手左右看了看,“本宫自己也这么觉得,算你说了句实话,赏。”

    这一番话,可没将刚到二公主跟前伺候的四个宫女呛到,二公主原来这么自恋的。好在她们定力不错,生生忍住了,扶着二公主便去了前厅。

    秋水和韦凝紫早就站在了前厅候着,耐不得她们不来,耿佑臣早早就派人来催她们,特别是韦凝紫,简直是在监视下,看着她起床,梳洗,然后便押到了这里。

    秋水一看到韦凝紫,脸上的笑就是明明白白的幸灾乐祸,“这不是紫姨娘吗,今儿个来的也挺早的,是给新夫人请安啊。”

    自不小心推倒韦凝紫肚子里的孩子后,秋水被关到前些日子才放了出来,韦凝紫仗着肚子,没少给她气受,结果后来听到耿佑臣要娶公主,把韦凝紫贬为了妾,秋水在屋内笑了整整一天,差点把下巴都笑脱了。

    现在看到韦凝紫就要说上几句刺耳的话,心里才觉得舒坦,有肚子又怎样,有肚子还不是被人贬为了妾,从妻变妾,还不如她呢。

    韦凝紫当然是受不了这口气的,新婚期间先是纳妾,闹得整个京城都笑话她,接着耿佑臣又来这么一出,让她成为了第一个从妻到妾的女子。她起初也反抗过,先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每一招都使出来了,可李老太君大概对她也没多大的好感,先头还拉着耿佑臣去训斥,可是事已至此,也只好劝韦凝紫,见劝不了,就派了两个婆子,日夜守着韦凝紫,不让她寻死。

    韦凝紫见永毅侯府是没有办法了,又写信给韦夫人,谁知道韦夫人只说皇后懿旨上说的一切都是事实,便是上到哪,那都是实实在在韦凝紫曾经犯过的错误,没有法子辩解的。

    韦凝紫当然不知道,云卿私底下派人,将谢素玲当年中毒发生的事,隐隐约约的透露给了韦夫人,知道韦凝紫下手谋害自己的亲娘,韦夫人吓了一大跳,开始觉得不可思议,可后来有丫鬟说韦凝紫在府中时,对着谢素玲神神叨叨的,那样子绝不是女儿对母亲的悲痛,虽然没有证据说这一切,可是韦夫人还是有些害怕,对自己的母亲能如此,那她这个义母,岂不是更下得了手,也正因为如此,威武将军府并不愿意出多大的力去帮韦凝紫。

    而且因为明帝觉得亏欠威武将军的,将他职位平移,从一个不出征就没有兵权的将军,变成了京城二十万禁卫军的统领来作为补偿,怎么看,韦夫人都觉得不帮韦凝紫是明智的。

    哪方求告都无门,韦凝紫气的几天都睡不着,若不是为了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她一口饭都吃不下。

    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却隐隐知道,自己现在是不被义父义母所喜欢了,渐渐的又要变成一个人。

    秋水说完之后,在一旁等了半天,都没等到韦凝紫说话,不由的眨了眨眼睛,难道是韦凝紫已经气傻了吗?余光瞥见二公主的身影过来,眼睛陡然一亮,挂着惊异的表情,声音夸张又带着委屈道:“紫姨娘,我和你说话,你怎么不理我?大家都是姨娘,身份都一样,你摆着那高高在上的身份,还以为自己是耿夫人吗?咱们现在的主母可是公主殿下了呢!”

    二公主堪堪走过来,这声音便顺着飘到了她的耳中,顿时两道眉毛竖了起来,望着腹部微凸的韦凝紫就要发作。

    旁边的嬷嬷瞧着不好,赶紧拉住她,“二公主,今儿个是头回敬茶,有什么等会说。”她是宫里出来的老嬷嬷,哪里不知道秋水那挑拨之意,生怕二公主没喝茶先闹了事出来,虽然身份高贵,可传出去也太不像话了,少不得又要害皇后被骂。

    二公主这才重新记起今日自己的地位,抬起下巴,走到正厅中坐下来,而耿佑臣则坐在她身边的位置。

    秋水生性好动,穿着也偏向明朗的颜色,上身着了橙黄色的蝶恋花暗花对襟短袄,下面系着浅青色的百褶裙,整个人十分的明媚,一双大眼睛咕噜噜的转不停,看起来便知道是个不安分的,头上簪着两只金包银缕空菊花簪。

    看到二公主进来后,并没有发作韦凝紫,还有些奇怪,听说二公主性格最冲动了,怎么今儿个这么沉稳,不过她还是笑嘻嘻的过去给二公主行了一个大礼,端着茶道:“二公主,请喝茶。”

    若是平常人家中,娶了媳妇,妾室都要称‘夫人’,可驸马条例一出后,虽然不说驸马和家人见到公主就行礼,自称微臣什么,可是公主是再不跟着夫君称什么夫人,而是驸马跟着公主的排行来称呼。

    耿佑臣听了便觉得有点膈应,手指握着茶盏的时候微微用力,却又无可奈何的松开,抿了一口杯中的茶,却再没往日那种清香。

    二公主是知道秋水的,也晓得她的身份,抚安伯府姨娘的妹妹,一个平民而已,身份低微,就算是怎么也起不了什么风雨。

    再加上刚才听秋水说话,好似很维护她的地位,便也没过多的为难,端起茶喝了一口,用帕子擦了擦嘴,让嬷嬷在托盘上放了一个红包道:“行了,你就在一旁站着去吧。”

    这口气,完全就没把秋水当妾室看,一副使唤丫头的口气,秋水的脸色不大好看,但还是没说什么。在她的心底,公主还是很牛的,是皇帝的女儿,轻易得罪不得,不然就要被拉出去砍头,不得不说,有时候这种平民意识对秋水还起了点保护作用。

    二公主并不是没看到秋水的脸色,只是她此时的注意力,都在韦凝紫的身上了。

    她一双眼睛带着点斜视,就这么乜着韦凝紫,见她一身烟柳色的银错金海棠花色的长辈子,下身穿着浅碧色轻柳软枝的长裙,头上挽着朝月髻,上面簪着了两只白玉镶缕空银花的长钗,整个人看起来清新中又不失郑重,瞧着就透着一股娇媚,好似一朵桃花正挂在枝头绽放着,只是脸色稍微差了点,就算用粉遮盖着,眼下也有些透着青。

    韦凝紫,二公主可是清楚得不得了,亲身父亲死了之后就投奔扬州的姨妈家,结果因为巫术一事,被抚安伯府赶了出来,差点死了,又被威武将军救了回来,收做了义女,后来因为状元宴上和耿佑臣发生了丑事,才被耿佑臣娶了回来。

    这些事情,二公主在和耿佑臣有了勾搭之后,就让人查的清清楚楚,她不止一次嗤笑过韦凝紫的身份,说到底都是个孤女,凭什么和她斗。

    今儿个一看,的确是生的水灵灵的很勾人,难怪耿佑臣还求着母后说不要休她,这狐媚子脸,看了就来气。

    这时二公主已经完全忽略韦凝紫肚子里还有个孩子的因素,觉得一切都是因为韦凝紫长得漂亮,才让耿佑臣狠不下心休了,宁愿收着做小妾。

    韦凝紫肚子里怀着孩子,从耿佑臣出来之后,便用如水的杏眸恳求的望着他,希望不要跪下来敬茶,耿佑臣倒是被那眼眸打动,可是无论如何都晓得不能开这口,要是不敬茶,估摸韦凝紫会被二公主找理由立即折磨死,便移开了目光不去看她。

    韦凝紫知道这个男人是没多少靠头,能让她从妻变妾,这样狠得下心的男人,还有什么求的呢。

    她只希望肚子里的孩子能争气,到时候不管怎样,她还有个孩子傍身,若是个儿子的话,说不定还能让她以后摆脱这种日子。

    想到这里,韦凝紫端起粉蓝递过来的茶水,小心翼翼的跪在地上,姿态恭敬的将茶盘举高,对着二公主道:“二公主,请喝茶。”

    二公主看着韦凝紫那小心的动作,好像动作一大就要折断了腰似的,让她想起宫里那些个和皇后争宠的美人,再加上韦凝紫以前那特殊的身份,便冷笑一声,眼睛向上挑,露出的短额头上便有着密密麻麻的皱纹,“你的茶,本宫可不敢喝。”

    韦凝紫一怔,抬起头就望着二公主,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心里本来有点惴惴不安的,如今倒化作了事实,看来这二公主肯定要找她的麻烦。

    “二公主,可是茶的温度太高?婢妾再举一会,凉了后你再喝。”韦凝紫深深的呼吸了一次,脸上带着笑,温柔的说道。

    二公主倒没想到韦凝紫被她这么说,还挺沉得住气的,看来还不是个好对付的,当然,在二公主心底,她觉得别人都应该是沉不住气的人。

    “不是茶温高不高的问题,据本宫所知,你先是死了爹,后来你娘又半死,现在还躺在床上起不来,想来想去,本宫觉得你这样的,大概就是别人说的克死爹娘的命,如今你爹娘都没搞头了,如今本宫做了你主母,也有个‘母’字,实在是怕你这克星端上来的茶,直接将本宫也克死了!”二公主表情越发的刻薄,口里吐出来的话也非常难听,直将耿佑臣听得眉头直皱,用力的咳了两声。

    身后的嬷嬷也觉得不妥,哪有新婚第二日喝主母茶的时候,就这么左一句死,右一句死的,所以低声的提醒道:“公主,大喜之日,不吉利。”

    “你看,连嬷嬷这么懂规矩的人,都觉得你是个不吉利的。”二公主完全没听懂嬷嬷的意思,觉得自己这番做法,很是不错。

    韦凝紫听着她这一番指责,脑袋都是痛的,再怎么说,她父亲是她十多岁才死的,这怎么能说是她克死的,再者要继续克的话,也是韦将军韦夫人,怎么也没听说是克主母的吧。

    她忍着这些侮辱,强自冷静道:“二公主洪福齐天,岂非寻常人可比的。”

    “那可说不定,命硬的那种,克死了本宫,驸马,还有其他人,等大家死光了,最后只会剩下她一个人的,还不晓得这样的命硬,生下来的是不是也是个小克星!”二公主没有半点饶人的语气,望着韦凝紫一副受气的样子,心底觉得痛快了许多。

    “二公主,喝茶吧。”耿佑臣看二公主说话越来越不着边际,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一个公主,怎么会是这幅德行,他觉得自己真是捡到了大雍朝开朝以来最奇葩的公主回来了。

    二公主一听耿佑臣开口说话,话里似乎很是疼惜韦凝紫的样子,就更是有气,就晓得这个狐媚子在他心底是个宝,她说几句他就心疼了。

    “女子的事情,你一个男人就不要过问了!”

    二公主对着耿佑臣毫不客气的反驳回去,不管耿佑臣被这话说的面皮一阵白一阵青,然后瞪了一眼低着头的韦凝紫,心里的醋海翻波,直接伸手将茶端起来,对着韦凝紫的头上倒下。

    这可真是赤果果的动作,连一点假装都没有,就这么扣了上去,将秋水和一干丫鬟婆子看的是目瞪口呆。

    别的人至少要做点假动作,说点客气话什么的,而二公主倒完后,将杯子对着盘子里一扔,接过宫女递来的帕子擦手道:“这茶不好喝,本宫不喝了。”

    “茶喝过了,你得让人站起来吧。”耿佑臣望着韦凝紫头上湿漉漉的样子,看着那娇媚的脸一下变得狼狈,到底韦凝紫原来还是她的正妻,如今好端端的做了妾室,就已经委屈了,还要面对如此刻薄的二公主,被倒扣上那样滚烫的茶水,便有点心疼,再看她手还护着腹部,想到那里是自己的儿子,开口道。

    “站什么?让她跪着,连茶都端不好的,怎么做奴婢的!”二公主擦了手,将帕子往一旁一丢,眼眸看到耿佑臣那心疼的眼神,心里更为不爽,冷叱道。

    “公主怎么对婢妾没有关系,可是婢妾的肚子里怀的是夫君的骨肉,若是长跪下去,只怕肚子孩子受不了,还请公主绕过婢妾这次,婢妾日后一定多多训练,将茶端的让公主满意。”韦凝紫经过刚才那一遭,知道耿佑臣在公主面前不能替她说话,越说公主越生气,不如自己开口相求还比较好。虽然被倒了茶水到头上,可韦凝紫知道自己和二公主比起来那身份上的区别,二公主不是秋水,不是硬碰硬的时候。

    二公主看了眼她护着肚子的模样,想到她是因为跟耿佑臣滚了床单才有的孩子,脸色就更难看了,整个人就是一瓶打翻的千年陈醋,整张脸上一丝儿同情的样子都没有,嗤的一下站起来,语气酸中带狠,道:“这里是公主府,在这府里只有本宫肚子里的孩子,才算是驸马的孩子,你那肚子里的,谁知道是哪儿来的野种,就算不是的,那也不是本宫的什么人,你就老老实实跪在这里,什么时候本宫说可以起来,你再起来!”她就不相信,跪个一天,这肚子里的贱种还跪不下来,若是如此,她还有别的招,她才不会在府里养别人的孩子!

    韦凝紫何曾听过这等荒谬的言语,只抬起眼,不知所措的望着耿佑臣,楚楚可怜的相求。

    她说这话,可是一丁点都没顾忌耿佑臣的脸面了,耿佑臣脸色如果刚才是青白不定,如今就是猛的涨红,一把站起来道:“二公主,虽然我是你的驸马,可她也是我的妾室,肚子里怀的是我的孩子,不是什么野种,你怎么可以让她就这么一直跪着,她一个孕妇跪这么久,哪里受得住!”

    本来嬷嬷听到二公主的话,想等会回去的时候劝慰几句,让韦凝紫早点站起来的,她倒不是可怜韦凝紫,只是想着要维护皇后的名声。

    可如今耿佑臣这么一说,二公主完全是爆发了,她咻地一下转过身来,望着耿佑臣,骂道:“我就知道你心里恋着的是这个狐媚子,你娶我不过是想要为了你的前程是吧,让她跪几下你就舍不得了,我为了你还到金銮殿上去求父皇,怎么没看到你心疼一下我,耿佑臣,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如今见我对你没用了,阻碍你升官了,为你谋不到东西了,你就对我这般无情无义!我告诉你,你越是舍不得她,我就越要折磨她,你越舍不得那个小贱种,我现在就要把那孩子打没!”

    二公主吼完转身便对着韦凝紫踢了下去,韦凝紫早在她狂化的时候就做了准备,此时侧身一避,那一脚没踢到肚子,却也踹到了胸口,顿时就疼的倒了下去。

    耿佑臣听二公主那尖利的叫声,那句句指责,都戳中他的痛楚,只觉得脑子发疼,目光见二公主这么蛮不讲理,直接就要踢自己的儿子,便冲了上去,要拦住二公主的动作,救下儿子。

    可二公主只看到他对着自己冲过来,脸色狰狞,眼眸凶狠,看起来好像要打她的样子,顿时怒上胸口,拉着耿佑臣就厮打了起来。

    二公主在宫中也有女官教了些拳脚功夫,不是全然的弱质女流,发起疯来,很是恐怖,抓着耿佑臣的头发,拼命的揪啊,拉啊,使劲的咬!

    而耿佑臣功夫不错,虽然看到二公主的行径实在是忍无可忍,可到底也不敢对她出手,只是用力的握着她的手,不让她太过大力,免得整个头皮都被扯了去!

    “嬷嬷啊,你们还不来帮忙,我要被他打死了!”二公主被男子的大掌钳住动弹不得,就发挥尖叫功夫,大声尖叫。

    那四名宫女里有两名是有武功的,此时听到二公主尖叫,立即上去扣住雹佑臣的手腕,用力的一扳,将他的肩膀卸了下来,耿佑臣立即失力。

    二公主手上的劲一被放松,那股怒冲大脑,完全失去理智的一面就出来了,直接在桌上拿着那拖茶的拖盘对着耿佑臣扑头盖脸的砸下去。

    “竟然敢对本宫对手!你丫的胆子也太大了!”

    “不打你,你就不知道本公主的厉害!”

    那托盘砰砰砰的打在耿佑臣的身上,直打得他缩又缩不得,手又动不得,整个人就只有用腿抵挡,二公主看他还敢挡,直接就一下坐到了耿佑臣的身上,压着他的推,更加用力的砸!

    如果要用个词语来形容耿佑臣的想法,那就是——生不如死!

    大公主过往的十几年来,一直都在明帝和皇后的庇护下,无论是宫里宫外都没有人敢轻易的惹她,那些惹她的如今都差不多是一具死尸了。

    现在她嫁人了,也完全没有嫁为人妇的自觉,在她看来,驸马是什么,驸马就是名正言顺娶了她的男宠啊,和外边那些小倌其实是没啥区别的,不过一个光鲜漂亮点罢了,本质上都应该是要奉承她,讨好她,将她在床上床下都伺候得舒舒服服才对。

    自己家这个,敢为了一个狐媚子跟她顶嘴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对她动手,难道不想活了吗?!

    二公主狠狠的将耿佑臣打得眼冒金星,头昏眼花,眼睛肿起,鼻孔流血,再也没力气动了,被二公主如此暴力行为吓得呆了的嬷嬷才回过神来,也不敢上前劝,生怕二公主等会还没打够,又拿着自己去砸,只离得有点距离的喊道:“二公主,好了,驸马知错了。”

    “哼!”二公主望着躺在地上和死鱼一样的耿佑臣,冷哼一声,将托盘往旁边一丢,站了起来,不屑道:“才打这么几下就装死!既然你要躺,今晚之前,你们谁也不许扶他起来,让他在这里躺个够!”要不是晚上她还等着他服侍,干脆就让他在这里睡一天算了!

    宫女和丫鬟面面相觑,不禁对躺在地上的驸马爷有点同情了,明眼人都看得出啊,驸马哪里是愿意躺,他两个胳膊被卸了,又被二公主那么铺头盖面的一顿猛砸,是个人都站不起来啊。

    但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一句话,每个人都缩着脖子,尽量让自己的存在感弱一点,秋水更是慢慢的弓了身子,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个小棉球,别让面前这个彪悍的公主发现了才好。

    二公主打完了耿佑臣,余光瞟到一旁被吓几呆的韦凝紫,看她那小脸惨白,娇娇柔柔的样子就来气。就是这个狐媚子,才让她新婚第二日就和驸马爷闹起来,婚前的时候,耿佑臣可是温柔小意,对她很好,肯定是韦凝紫不服自己占了她原本的位置,在驸马面前挑唆的,不然驸马不会变成这样。

    二公主虽然打了耿佑臣,但是心里其实对耿佑臣还是喜欢的,如今看到韦凝紫,就和天下大部分的女人一样,觉得自个儿的男人变坏,那都是另外一个女人的错。

    “来人啊,紫姨娘不尊主母,挑唆驸马动手殴打公主,给我将她吊在院子里那棵大树上,三天后再放下来!”

    此命令一出,韦凝紫吓得浑身发抖,这个二公主完全就不按理出牌啊,她什么阴招都不来,完全是不要脸不要皮的一通乱来,自己要是给吊个三天,莫说肚子里孩子撑不撑得下去,就是自己也只怕只有出的气了!

    她快速的转头,看着场中唯一一个嬷嬷,从刚才嬷嬷的行为来看,她还是懂的一点礼法的,眼里带着期望道:“婢妾没有冒犯公主,也没有挑唆过驸马,这里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是驸马自己过去的,婢妾什么都没有做啊。”

    不得不说,韦凝紫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她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尽力分析出每个人的作用,可是她实在是太不了解二公主了。

    二公主走到韦凝紫的面前,对着她就是一脚踢过去,冷笑道:“这里是公主府,所有的人都是本宫的人,谁敢帮你说一句话,本宫现在就拖他出去杖毙喂狗,她们没有这个胆子!本宫是公主,你是平民,本宫是主母,你是妾,本宫说你冒犯了就冒犯了,来人,把她倒吊在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