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05 世子上奏

重生之锦绣嫡女 105 世子上奏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七月初八,这一天,耿佑臣早早起床,穿好朝服,发冠高束,整个人呈现一种长久以来未曾看到过的精神奕奕,连带永毅侯府中的下人,都觉得有些奇怪,天上到底掉下了什么馅饼,将八少爷喜成这样,比起做新郎官的,还要得意。

    耿佑臣嘴角的弧度很高,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得意,不要让其他人觉得太过了,灰蒙蒙的天色下,那朱红宫墙,似乎也在向他庆祝。

    昨夜和二公主一番云翻雨覆之后,二公主趴在他的胸口,柔情蜜语的说了,今儿个一回宫就去跟皇后求赐婚,虽然皇后听到这件事后,会有点生气,但终究还是会原谅自己亲生女儿的,届时他尚了公主,做了驸马爷,四皇子对他的疑心也会随之消失,再和以前一样重新用他,那他的前途岂不是妙不可言。

    “耿郎中,看你今日精神不错啊!”

    耿佑臣抬头,便看到一张眉目如画的绝秀面容,御凤檀正和他打着招呼,这平日里甚少和他打交道的瑾王世子,也主动和他打起了招呼,他抬头望了一眼日出渐明的天色,只感觉果然是要翻身了,也非常矜持的和御凤檀拱手道:“世子精神看起来也不错。”

    御凤檀望着耿佑臣,嘴角的笑意味深长,他当然很不错啊,昨夜可是和卿卿定情了。

    早朝时间到,文武官员按照各自的品级,分别列为两列,站在最前面的是超品的公爵贵胄,为首的一人,是皇后的父亲,薛国公。

    明帝坐下之后,将昨日处理的事情结果宣布之后,又听众臣禀报昨夜七夕夜晚突然而来的杀手袭击。

    京兆尹高升出列道:“陛下,昨夜的刺客,据查一共为四十二人,当场死亡二十人,逃窜十一人,抓获十一人。”

    明帝手中握着明黄绸封的折子,深邃的双眸在折子上扫过,抬起眼皮问道:“那问出什么结果了吗?”

    京兆尹高升往刑部尚书吕双木处望了一眼,吕双木低头想了想,也站了出来,对着明帝道:“启禀陛下,此次在七夕夜上出现的黑衣人武功高强,早有准备而来,在被兵士抓获之后,押送到刑部大牢的路途中,咬破牙中的毒囊自尽。”

    “这就是你们给朕的答案?”明帝双眸在刑部尚书,京兆府面上扫过,语气略微冷淡的问着。

    昨夜的事情,朝官里无人不知,今日上朝便做好了将此事大议一番的准备,此时听到刑部尚书说抓获的黑衣人全部都服毒自尽,面上的表情比起刚才来要精彩了许多。

    在黑衣人出现在东大街之后,暗卫出现的快,而四皇子,五皇子等都尽力出手相援,所以死亡并没有,但是受伤的绝对不少。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天子脚下,这些黑衣人竟然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了,大刺刺的闹了一回,然后又走了。

    此等行为等同在挑战帝王的权威,所以明帝才会有如此一问。

    刑部尚书和京兆府两人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此时明帝一发话,便相互对视了一眼,刑部尚书低头回道:“陛下,虽然黑衣人早有准备,服毒自尽,但是微臣还是发现,昨夜的这些黑衣人来的十分的蹊跷。”

    “蹊跷?吕大人,黑衣人如何蹊跷?”禁军统领也在朝上,初听刑部尚书一话,便开口先行问道,虽然刑部未曾审问出黑衣人的来源,可是作为京城的御林军,他们昨天的确也有责任,这京城的治安全部都归于他们旗下管理,这么多黑衣人突然出现,也有他们巡逻不力的指责,所以他先开口询问,以表示自己对这桩案子的关心。

    刑部尚书吕双林在他问了之后,接着道:“根据昨日京卫军和黑衣人交手的情况来看,这些黑衣人身手都属上等,东大街上昨日因为七夕缘故,人员遍布,黑衣人却没有真正对其中的人下手,而是拼打厮杀,伤人多,而死无一人,这等行为,若说他们是有意来刺杀,有些说不过去。”

    “按吕大人的意思,那那些黑衣人来搅合这么一出,究竟是为了什么,那么多人受伤,几乎命丧刀下,难道只是为了小打小闹一番?”薛国公在那冷笑几声,望着刑部尚书的眼里都是寒意,安玉莹昨夜受伤,一身狼狈他已经耳闻,这个最喜欢外孙女受了这样的伤,他怎么能轻易罢了。

    刑部尚书却不被薛国公的气势吓倒,望着薛国公道:“薛国公你且让我将话说完。”

    然后仍旧是不急不缓的朝着明帝将他所查到的事情说出,“再者,微臣又让人在黑衣人他们身上仔细的巡查过,他们身上的衣裳是普通布料,全国皆有流通,而手中所执的兵器,也是一般的铁匠铺中所有,并无任何特殊之处,所以,臣觉得,这次的刺杀,目的只是想将我们的注意力转开。”

    明帝在上面听着刑部尚书的话,手指在奏折上点了点,平静的双眸里没有任何的情绪,让人不知道他此刻究竟是在想什么,略微沉吟了一会,明帝将手中奏折丢在面前的案桌上,目光扫过在大殿而立的臣子们,“众卿对此事的看法,有没有其他的意见?”

    见此状况,站在下列的众臣们,余光皆在其他人身上转上一圈,沉默寡言,而御凤檀含着笑意的双眸则在在场的人身上都扫了一眼,看着站在对面的三皇子,四皇子和五皇子,眼底的笑容越发的深重。

    三皇子一直低头在想着什么,最后抬起头来,转而望着刑部尚书问道:“若是这群黑衣人是为了引开我们的注意力,那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没有目的的事情,谁会去做,而且还让这么多的黑衣人出现,又不导致实质性的威胁。

    “三皇子,此事刑部还在调查中,具体的……”

    “调查,调查些什么,不说你们刑部如何了,便是京城的巡逻也实在是令人觉得不安,幸亏本皇子已经是有了妻室之人,否则昨日到东大街上,岂不是也要被那些黑衣人袭击。”三皇子脸上带着一丝高高在上的表情,打断了刑部尚书的话,言辞里的指责非常犀利。

    说实话,虽然昨日没有人受伤,但是上街的无不是闺中的千金,娇养的公子,被吓的腿软晕过去的,被扎上几刀的,也不是没有,回来之后哭的满脸糊涂,发高烧的都有不少,大臣们心里都是有害怕的,不管黑衣人究竟杀没杀人,在他们心里都是觉得十分危险,就如同三皇子所说,这样的治安,谁能放的下心来,随时上街可能就有人拿刀窜了出来。

    但是这话,也有人不喜欢听,禁卫军统领便第一个站了出来,一双铜铃大眼紧紧的盯住三皇子,呼道:“殿下此话可是对京卫兵的能力不信任了?”

    三皇子哼了一声,“统领大人,不是本皇子对京城治安不信任,而是你要知道,这天子脚下,来的都是世家贵胄,且不说个个都是重臣,是大雍的社稷之臣,万一哪日父皇上街游巡,又发生这样的事,那父皇的安危又谁来负责?”

    这可是将明帝的安危弄了出来,气的禁卫军统领振声道:“微臣任禁卫军统领一职也有五年,其间可有出现什么大事,昨夜黑衣人之事,微臣的确有失职之处,但绝不会像殿下你所说,京卫兵一直都勤勤恳恳。”

    “平日里无事自然没事,一发生事情你们便控制不了了!昨夜事情发生多久你们才出现,受伤的岂是几人?若不是有四弟,五弟他们在,如今伤者肯定更重!”三皇子冷声斥道,“到时候真的发生了什么,你们便是一死都不能谢罪了!”

    禁卫军统领是名武官,口齿本来就不伶俐,平日里一句话不说的人,从刚才起就有些语无伦次,此时再被三皇子如此指责,只是吭哧吭哧的出着气。

    而三皇子将他的表情收在眼底,转头对着明帝道:“父皇,且不论刑部未查出那批黑衣人的来历,如今还有部分黑衣人逃脱,若是他们再卷土重来,那又会发生,难以预料,儿臣恳请父皇更换禁卫军统领一职,以保京城平安。”

    三皇子说完后,安顺侯也同样附议,“昨夜之事的确对百姓天越的治安有质疑,还请陛下深思。”

    陆续又有官员站出来附议,支持三皇子所言。

    御凤檀望着这朝上的一幕幕,朱唇浅笑,眸中光芒暗暗闪烁。

    禁卫军统领是个背景空白的武官,他油盐不进,在京中是有名的铁面阎王,历来夜晚都有宵禁,但是京城高府里都知道,宵禁不过是针对普通百姓,真正的世家子弟哪里会当作一回事,只要是不闹的过分,连明帝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他不同,有时自己还会带兵去查,查到官家子嗣,也不会轻易饶过,必定要按照律法来上这么一出,所以让很多人都头疼不已。所以在职几年,不管哪派的官员他都得罪了,而且因为他性格过于坚硬,导致禁卫军这几年来,里里外外都讨不了好,各色上诉的折子也不少,但是明帝却一直压而不发。

    而昨晚的这一出,经过此时这么一番热议,倒显出眉目来了,有人上演一出黑衣人暗袭,表面上是看是袭击,其实真正的目的,是想要找寻借口,将禁卫军统领换下来。

    做官其实是个技术活,皇帝喜欢是必须的,但是与臣子的关系,有时候也很重要,明帝即便觉得他还不错,但是此时也不得不考虑一下。

    而各派的人支持这个举动的原因是,禁卫军统领掌握着天越城的安危,若是能将现任的禁卫军统领拉下去,放进自己的人,绝对是再好不过。

    明帝当然也会思忖这等事情,不过此时他的面上什么都没表现出来,而是极为冷静的将每个大臣脸上的表情都看在眼底,目光里的光芒带着意味深长,眸底却有着点点阴沉,“此昨夜之事,禁卫军确实有失职之处,禁卫军统领做为统帅,自当有过,就降为东门卫卫长吧。”他说完,转头看着吏部尚书,“吏部将合适此职人员的名单三日内列出,递交朕一份。”

    本来听到明帝说前面一句的时候,不少人都蠢蠢欲动,打算直接上前推荐人员,而在明帝说出后一句的时候,心底却有了别的想法,看来明帝今日并不想听谁适合此职了,在朝堂混了这么久,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于是闭口不谈此事。

    接着有其他官员说了各省报上来的大事之后,明帝商议完后,魏宁便问是否还有事情上报。

    御凤檀身穿紫色的世子服,走出队列,对着明帝道:“臣有事要奏。”

    他一开口说话,便迎来了众人的目光,御凤檀虽然带着官职每日上朝,但是极少开口,除非明帝偶尔去问他的意见,或者他自己特别有兴趣的事,才会说上那么几句,难得看到他还主动有事要上奏的,所以大殿之内的众臣都纷纷的听着他究竟要说什么。

    而明帝也和众臣一样的好奇起来,自己这个侄儿,基本是不来参与这些事情的,他这次要奏的,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呢?

    “有写奏折吗?”看来从不发表言论,明帝还特意问御凤檀是否有奏折呈上。

    “有。”御凤檀从袖口抽出一封奏折,递给内侍,呈交给明帝。

    明帝将奏折接过,打开,视线在上面的内容上浏览了一遍,随着视线停住的时间越长,他的脸色也越来越差,而站在明帝身后的魏宁,余光瞟了几眼奏折上的内容,脸色也略微的变了变,将自己的视线赶紧收回。

    “凤檀,将你在折子上的东西,再口述一遍。”明帝将折子往桌上一丢,啪的一下,声音并不算大,在大殿里却又格外的清晰,在众位臣子的心上敲了一响。

    大臣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奏折里面写了什么东西,明帝看完后,不让内侍念,却要让御凤檀再口述一遍,这奏折里面到底写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