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03 夜半惊魂

重生之锦绣嫡女 103 夜半惊魂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嗯,这些问题对于四皇子,五皇子都不难,他们唯一要想的,就是怎么去买越多的东西,来占地。”御凤檀拿下一道题。

    纸面上写着——不问明白不罢休。打一种虫子。

    御凤檀淡淡的一笑,“知了。”

    旁边的统计官点头,“公子答对了。”

    两人于是继续朝前走,而四皇子和五皇子那组,也差不多的速度在往前移,云卿知道御凤檀猜这些问题是没有难度的,于是将心思停在思考那道题上来。

    第一名能拿到一两银子,第二名是一百铜钱,第三名五十铜钱。

    虽然说是根据名次来派发铜钱,其实差别根本就不大,而且这笔银钱的数目实在是太小,对于她们这些锦衣玉食的公子小姐来说,连喝个茶都不够。

    所以,这个应该是有玄机在里面的,占地最大的东西,可能只要费一点银子就可以拿到,而台主说出前三名银钱的区别,应该是用来误导他们的。

    云卿随着御凤檀的脚步往前走,眼角余光在观察对面两组,眼看他们开始加快速度,应该都是将答案想好了。

    夜空墨蓝如锻,星子颗颗缀点,周围是密密麻麻的人群,传来各种欢声笑语,而这边游戏台,在周遭欢乐的气氛中,显得格外的安静。

    很快的,五皇子和安雪莹那一组做完了最后一题,与此同时,四皇子也将最后一题的答案,解了出来,而云卿和御凤檀两人,则最后一个出来,到台主那领了五十铜板。

    “好,现在你们可以在东大街这一块的范围里,去买东西,要记住,一定要是东大街上的商品,两柱香的时间内,要回到游戏台上,超过这个时间的话,那就算你们输了。”

    安玉莹手中拿着那一百个铜钱,只觉得无趣的很,一百个铜钱能买到什么东西,就算是她贴身丫鬟看到这铜钱,只怕都不会放在心上,又撇着云卿拿了那五十个铜钱,正和御凤檀低声的交谈着什么,心里头早就怒火中烧,径直的望着云卿,嘴角含着一抹冷淡的笑容,“五十个铜钱,也不知道能买到什么东西,沈小姐你可要好好的计划计划,免得输了丢人。”

    四皇子听着安玉莹的话,眉头微微一皱,却没有开口阻拦,他想看看云卿在听到安玉莹的挑衅后,会不会将她计划购买的东西说出来。

    云卿却完全不为所动,抬头望着安玉莹藏不住嫉妒的眼眸,掸了掸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淡笑道:“安小姐也不过拿了一百个铜钱,何必笑我呢,若有这功夫,不如想想,你怎么帮四皇子买到合适的东西,赢出这场比赛吧。”

    一听到四皇子,安玉莹便显得身子一僵,与自己搭档的偏偏是冰山一样可怕的表兄,在他面前,她就是莫名的害怕,不甘的怒瞪着云卿,闭口不再说话。

    “四皇子,两柱香的时间,说长也不长,如果你的搭档还要继续叙旧的话,不如改个时间可好,五皇子可是已经去挑选东西了,我是不打算输给他的。”御凤檀淡浅的一笑,流光溢彩的凤眸如星光一般璀璨,惹得周围那些围观的小姐千金心头猛颤,只叹人间怎会有如此好看的男人。

    四皇子如今看到御凤檀,便想到他近段时间的举动,似乎有意无意的在掣肘他,所以御凤檀一开口说话,便已经做好了准备,此时听他说不打算输给五皇子,是因为安玉莹挑衅,暗讽他赢不了五皇子,故意让搭档来拖延时间。如此的嘲讽让四皇子本就冷峻的面色顿时更沉,锐利的双眸中带着危险的光芒,不豫的开口道:“就算是现在开始,对于本皇子来说,时间也已经足够了。”

    “四皇子是很自信,那你且慢慢开始,我和沈小姐要先去买东西了。”御凤檀狭窄的双眸微微一弯,透出一股无奈,似乎觉得和四皇子说话太浪费时间。

    云卿听着御凤檀说话,真是有一种很无奈的感觉,他每次在将人说的生气的时候,自己就开始无辜的退去,好似什么都不关他的事。

    四皇子脸色微微一动,目光却是在云卿的身上停留,深色的唇极轻的动,冷漠的话语却是很清晰的从喉咙中传出,“那盏灯,我会送给你的。”

    他的双眸极黑,好似暗夜里最幽深的一块,隐隐传出一种霸道和果断,似乎容不得人去拒绝他的话语。

    这种极为自信的性格,是皇家贵胄才能培养出来的气质。

    御凤檀在听到四皇子的话后,狭长的眸中笑意蔓延上一丝丝的冰意,朱唇的唇上笑容越发的利,浑身散发出一种极为邪暗的气息,比起四皇子那种天生龙子的霸道,不让丝毫。

    他刚要开口替云卿拒绝,却听云卿已经开口,“四皇子的好意云卿心领了,只是这盏灯,云卿自己一定会夺过来的。”

    软恬的声音平淡如水,除了有一种拒绝外,还有一种挑战,她不需要四皇子送给她,因为她自己可以夺到。

    那双流转着日月光华的凤眸里透出的琉璃光彩,炫目的让人心头震撼,四皇子沉冷的声音如他冰锐的双眸一般,带着一股凉寒之意,送入到云卿的耳中,“且看是送,是夺。”

    从他浑身散发的寒如冰锋气息,可以感觉出四皇子心头已经有怒意,这样的怒意之中,更多的是对一个女子态度的极为在意。

    “那便不要耽误时间了。”云卿唇畔的笑容如花儿绽放,菱唇如粉,映着白玉瓷器一般的脸庞,格外纯美,随即转身,朝着台下走去。

    御凤檀悠然一笑,望着四皇子的满脸冰霜,随着前面月白色的身影飘然而去。

    三个人交谈,没有人在意安玉莹的脸色有多难看,她和四皇子一组,是为了打败云卿夺巧,岂料四皇子却说,这灯便是夺来了,还是送给沈云卿,那她算什么?她的双眸如同淬了毒液的剑,恨不得化作万箭穿心,直射云卿。

    御凤檀走在云卿的身后,亦步亦趋的跟随着她,见她非常有目标的朝着一个地方走去,含笑问道:“你已经想好了买什么吗?”

    “嗯。”人流很多,云卿走在人群之中,并没有像其他人被推得往既定的方向而去,她知道背后那带着浅淡檀香味的身躯总是恰当的将她与其他人隔离开来,让她得以轻松的前进。

    她微微一笑,不知怎么,心有一种些微安定的感觉,变得很柔软,便是那稍嫌热闹的街道,此刻看起来,和方才也有些不同。

    “你想到这个?”御凤檀抬头望着云卿站定在一家店铺面前,眼眸里有这微微的惊奇,这和他想的,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云卿这个显然更完美,悠哉开口:“保管他们买什么,也肯定没我们买的占地大。”

    “你就这么有自信?”云卿将铜板递给老板,接过东西后,展颜一笑,随即回首,望着御凤檀问道。

    “因为我对你有自信。”他的眼眸极温柔,包裹在一团璀璨之中,是那如同划过湖面的柳枝般的温润柔和。

    云卿只觉脸色一热,略微慌张的收回眼眸,轻声道:“等会到台上看了再说,四皇子,五皇子想到的东西定然也不一般。”

    她的语速比之平时稍许要快一点点,若是常人听来,也许不在意,可是御凤檀离她站的很近,方才那一瞬,她眼眸里的转瞬既逝的华光没有漏过他的眼底,他唇角勾了勾,眉梢眼角里都是笑意,看来,努力也不是没成果的。

    两人就是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御凤檀望着她青丝如云上缀着一个步摇,上面的水滴珠子,随着云卿的步伐轻轻的摇摆着,一下又一下的,就好似自己的心,随着她的一切而跳跃。

    他目光落在她微垂的脖子上,夏日的薄衫将她美好纤细的脖子放了出来,白白的,嫩嫩的,还带着一点粉色,明明很纤细,却又有一种不会弯折的坚韧。

    御凤檀目光就这样停在那,一语不发的跟在后面,身侧一对情人儿掩嘴嬉笑的走过,那手和手搭在一起,男子脸上是说不出的快乐。

    他捏了捏手指,看着云卿垂落的小手,微微蜷缩,似握拳一般,又松松的露出个口子,好似在等着有人牵上去。

    他微微一笑,修长的手指往前伸出,就要扣上那只软腻的小手。

    此时光线尚暗,此处人头甚少,云卿想着自己方才那一瞬间脸红若烧,抿着唇,低头沉思,这是第几回看到御凤檀有这样的反应了?

    灯笼的光从背后投射过来,地上男子的影子斜射过来,和她的似并列在一起,莫名就觉得有点甜蜜。

    忽然看那影子的一部分动了动,然后往前伸来,云卿先是一愣,再者便看到那影子是朝着自己的手影来的,瞬间明白他的意思。

    心里却是有些紧张,有些激动,还有一些淡淡的期待,却偏偏没有讨厌,她僵硬着手,好似整支手臂都不会摆动了一般,看着影子越来越近,心跳也越来越快……

    “云卿。”安雪莹与五皇子并肩走了过来,望着她和御凤檀的脸色,心头觉得有些奇怪,怎么瑾王世子看起来脸上有些恼怒呢。

    而云卿脸上好似火一样的,遍布红霞,安雪莹伸出小手,覆在云卿的额头上,又用手试了试自己额头的温度,蹙眉道:“你是不是受了凉了?额头温度有些高。”

    云卿本来就火烫一样的脸颊,更红了,轻咳了一下嗓子,才定了定心神,正色道:“哪有,大概是刚才人太多了,一时挤得有些热了,对了,时间差不多了,你们的东西买好了吗?”

    她速度的将话题转移开来,刚才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明知道御凤檀要来拉她的手,竟然不是想着避开,而是就那样等待着。

    大概是气氛太美好,人多缺氧了吧。

    云卿不着痕迹的用手背摸了摸脸颊,安雪莹看她这么说,想着今日街上的人的确是不少,便信了她所说,“嗯,你们的也好了吧。”只是觉得瑾王世子和云卿之间的气氛,还是有点奇怪。

    五皇子眼眸在云卿和御凤檀神色各异的面上扫过,与御凤檀一同走在两位少女的身后,温和的面容上带着几分揶揄,“怎么,你喜欢的原是沈小姐?”

    御凤檀绝色的容颜在各色的灯光中显得斑斓若彩,在听到五皇子说起云卿的时候,眼眸里有着让人沉迷的绚丽,垂头一笑后,点头道:“是啊。”

    五皇子闻言,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抬头看着走在前面那月白的修长窈窕身影,转头望着御凤檀,笑出了声音,“韵宁郡君的确是容色逼人,聪慧可爱,我也觉得甚是不错。”

    “这一个,你不能抢。”御凤檀收回目光,望着五皇子的眼,话语慵懒中有着绝对的宣告权,“她是我的。”

    “你是认真的?”

    “非常认真。”

    五皇子微顿,转而一笑,笑意在灯光斑驳中显得格外的意味深长,将那张温和的面容,照出支离破碎的光影。

    台主和众人等三组人全部到达台上之时,开始了最后一局的判断。

    早就等着迫不及待的方小侯爷拉着嗓子喊:“快点开始,茶都没得喝,干等着着急啊。”

    他这么一喊,周围的人都跟着起哄,台主双手抬起,往下一压,示意安静,让每个人将自己的东西展现出来。

    首先是五皇子,他当初是获得第一名,从怀中掏出一包蜡烛,放在众人面前,“我用一两银子买了一包彩烛。”然后他将蜡烛一根根的点亮,展现道:“蜡烛发出的光亮,属于蜡烛的一部分,我点燃一根蜡烛,可以占据这一个游戏台的空间,现在我手上有十二根,就是十二根这样大的空间。”

    “好,不错!”

    五皇子一说完,立即有人在下面鼓掌,台主也点头,“这个点子的确是不错,根据蜡烛发出的光亮占据地面的面积,比起一般的东西来,要多多了。”

    “下一个。”

    安玉莹则站出来,然后指着她旁边的一桶水,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从远处的屋顶上,唰唰唰的跳出几十道黑影,如同鬼魅一样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他们的动作很迅速,一下便冲入在人群之中,手中执着的寒光刀剑在灯光中泛着血一般无情的光泽,让人望着便觉得寒意渗人。

    五皇子,四皇子,御凤檀在黑衣人出现之时,便转身往黑衣人的方向看去,他们的武功比起寻常人要好的多,对危险的接近反应也要灵敏的多。

    不知谁家小姐首先看到黑衣人,发出了惊声尖叫,然后整个东大街的广场开始乱了起来,那些平日里端庄的小姐们,在丫鬟的陪伴下开始胡乱逃窜,风度偏偏,举止斯文的公子哥也开始望着远处跑去。

    在四周负责警戒的官府士兵在听到尖叫声后,便开始指挥人员往里而去,而四皇子,五皇子,一些世家公子身边跟着的暗卫,也开始投入了与黑衣人的交战之中。

    那些黑衣人,并不像是没有目的的杀戮,他们不是见人就杀,而是直接朝着云卿他们所在的游戏台直奔而来。

    云卿一看到黑衣人的奔来的方向,意识到他们的目标很可能是自己这一方的人,立即转头去看站在五皇子身边的安雪莹。

    只见安雪莹两眼直直的望着奔来的黑衣人,以及已经和暗卫们开始交手的那些黑衣人,刀剑相交的声音在人员慌乱的逃喊声中有一种摄人的阴森冷意。

    剑光挥舞里,不时的夹着血色的光芒在暗夜在迸射而出。

    从两方交战的激烈程度来看,这些黑衣人个个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一些世家精挑细选的暗卫在他们的攻势下都屡屡受伤,步步逼退。

    黑衣人离游戏台这边是越来越近,那嗜血的气势中夹杂的杀气,让这些没有见识过腥风血雨的小姐公子吓得花容失色。

    云卿首先过去,扶着安雪莹那略微发软的身子,看着她那瞬间褪去血色的脸庞,连忙安慰:“雪莹,你别怕,别怕,深呼吸,不要激动,四皇子,五皇子都在这里,暗卫们不会让我们遭受危险的。”

    安雪莹的脸色已经是煞白一片,就是唇色都开始慢慢的失去,她的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眼底露出惊惶和惊惧,云卿一只手握在她的手腕上,感受到她脉搏的突然发力和不规律的跳动,眼眸微微一凝,再这么下去,雪莹的心悸可能就要发作了,她连忙一手拍了拍安雪莹的背,柔声道:“雪莹,你看着我的双眼,没事的,没事的。”

    安雪莹牢牢的抓着云卿的手,只觉得背上一股绵绵的热力传来,开始刺痛的心脏慢慢的褪了下去,而双眸在望到云卿那双带着丝毫不畏惧,坚定淡然的双眸时,蓦然有一股安定心神的力量从她的眼底传来,让她不至于那边的心慌,虚弱的点头道:“没事的,我没事的。”

    云卿收回拍在她后背的手,指尖夹着的一根银针迅速的放回腰间特质的针袋之中,眼角余光瞟着因为暗卫失利,已经加入战局中的四皇子,五皇子,御凤檀等人,眼底却越发的安和,含笑道:“雪莹,你先躲到这里。”

    她拉着安雪莹走下游戏台,目光迅速查看最近的地方哪里可有可躲人的场地,在查看到一处微微不同的地方后,马上将红色的地毯拉开,但见里面已经躲了三个女孩,其中一个她还认识,但是,认识不代表就是好事。

    耿心如今儿个出来到街上游玩,刚和两个闺中好友走到游戏台下,黑衣人就出现了,她们发现了这个空处,立即就躲了进来。

    此时看到云卿,娇俏的面容上就露出一丝怒意,她本来成为了待选的,如今应该进宫做了明帝的妃子,享受荣华富贵的,就是因为沈云卿这个名字,惹怒了皇后,才让她也连带着被人刷下来。

    她在心底对云卿未见面已经恨上了三分,此时相逢,眼底便带上了不怀好意的光芒,手臂伸出,挡住云卿和安雪莹,拒绝道:“你们别进来了,这里地方太小,已经容不下人。”

    云卿的视线在耿心如的神色里察觉到那种故意为难的气息,对于这个上一世的小泵子,云卿是知道的,表面上是温柔娇俏,其实心胸狭窄,好高骛远,因为养在李老太君的名下,总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忘记其实只是一个姨娘所生的子女,就是耿佑臣,她也有些看不起的。

    如今她眼底的不怀好意,云卿自然是了解,若是平时,她绝对不屑和她争辩,但是此时不同,危机在前,而雪莹的身体也容不得她跑动和再受刺激。

    而且耿心如倒也不算是无的放矢,这个地方的确不大,已经有三个人,剩余的不过是两足之地,挤一挤也最多只能容一个人栖身。

    安雪莹看了看地方,拉着云卿的手,目光里带着一丝拒绝,摇头道:“云卿,要不我们去找其他的地方?”她不想和云卿分开。

    耳边的刀剑撞击声已然接近,来不及了,云卿捏了捏她的手心,放缓了声音,望着其他两个小姐,声音真挚带着恳切道:“我不进来,你们挤一挤,让户部尚书家的安小姐一起躲一下,可以吗?”

    那两个小姐听到云卿的话后,眼底一亮,顿时往里面缩了缩,异口同声的点头道:“可以的,我们挤一挤还可以藏一个人。”

    耿心如转头望着自己两个好友,眼光似带着浓烈的询问望着她们,你们怎么让她们进来了!你们难道不知道我的待选名额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刷下来的吗?

    那两个小姐脸上露出一点尴尬的笑意,在耿心如带着强烈谴责意味的目光下,却没有改变自己的初衷,讨好似的拉着耿心如的手臂也往里靠,口中笑道:“心如,往里面一点嘛,让个位置出来又不会怎样。”

    云卿淡淡的一笑,将耿心如的询问看在眼底,这两个小姐当然知道耿心如是因为什么原因刷下来的。

    但是她们更加知道自己是哪个府上的人,一个是宁国公府下偏支的小姐,一个是新任户部侍郎的小妹,但凡只要不是愚笨的,听到云卿格外强调出安雪莹的身份,也知道怎么做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位置可以讨好上司和宁国公,傻瓜才不会不这么做!

    耿心如眯眼望着云卿,不知道云卿怎么一句话就让她的好友帮着说话了,转念一想,反正她不喜欢的也不是安雪莹,点点头,往里面靠了点,声音里带着不乐意,“那只能让安小姐进来,快点,别让人发现了。”

    得了这句话,云卿立即把安雪莹推到台底下,低声道:“你藏在这里,不要乱走,等会我来接你。”

    安雪莹听到这话,并没有松手,而是紧紧拉住云卿的手,问道:“那你呢,你不和我一起吗?”

    云卿看了一下台子的位置,那里空间并不大,若是她也躲进去,外面就能看得出突出的一块,到时候被黑衣人发现,躲在台下的五人都讨不得好,她身体无事,可以跑到远一点,安全的地方去躲躲,便点头道:“这边躲不了人,我去那边,你好生在这里,不要出来。”

    安雪莹望着她,虽然舍不得云卿离开,但是听着越来越近的厮杀声,也知道此时不能耽搁时间,松开手道:“那你赶快去,要注意安全。”

    “嗯。”云卿点头,疾快的退出来,将红色的地毯重新盖上,一抬头就看到,那些黑衣人已经杀到了游戏台的前部分来了,金属的撞击声几乎已经到了耳边,叮当交错之间,还有火花跳跃溅出。

    那些挂满了彩旗的长线已经被刀剑划过,掉落到了地上,五颜六色的灯笼也滚翻,桌案,凳子,椅子东倒西歪,一地的凌乱。

    安玉莹看到那些黑衣人出来后,吓的腿一软,本来想要跟着那些小姐朝外面跑去,目光却梭巡云卿所在的地方,发现她在台下之后,眼眸一闪,提着裙角跑了过来,“沈云卿,原来你在这里。”

    云卿睨了她一眼,如水的凤眸没有将她放在眼底,而是看黑衣人的举动和攻势。

    安玉莹转头一看,黑衣人越来越近,吓得四处一看,望见台下那微微飘动的地毯,眼底顿时迸射出两道光芒来,就要往那里钻。

    云卿一把拦在她的面前,冷声道:“你去别的地方,这里躲不下人了!”

    “我还能去哪,这里都被黑衣人包围了!”安玉莹双眸带火,指着周围,那些黑衣人已经渐渐的将游戏台这处全部都包围了起来,要想闯出去的确很难,“怎么雪莹可以进去,我就不能去!”

    “安玉莹,做人不要太自私!”云卿一双清冷的眸子里几乎要冷冻的结冰,语气里的冷意如同千年冰雪袭向安玉莹。

    难道安玉莹不知道雪莹有心悸,就算激烈一点的场面看了,引起情绪起伏就会有生命危险吗?她这个做姐姐的还要和雪莹抢地方躲下去,这种人,真的太自私了。

    安玉莹望着黑衣人越来越接近,急切的想要寻个地方躲避,云卿却不管那么多,拦在前面,始终都不让她迈过去,到雪莹躲避的方向而去。

    望着那黑衣人越来越近,眼看一个黑衣人朝着这边扑来,安玉莹一时心中生了恶意,若是沈云卿死了就好,刚才她受的那些屈辱和羞耻,都是因为沈云卿,若她死了,御凤檀就不会再将眼光停在她的身上,而会注意到自己。

    心里的想法就在一瞬间形成,安雪莹突然转了一下身子,双手一拉将云卿对着那黑衣人猛的送了过去。

    去死吧,沈云卿!

    反正这样死了,没有人知道,你是被我推过去的,只会认为你是死在这群黑衣人的刀下!

    在她心生歹意,动手的同时,云卿注意到她阴森的眸光,就在她动手的那一下,飞快的将手搭在了她的手腕之上。

    由于安玉莹这一次带着无限怨念的力量竟然十分惊人,云卿纵使抓住了安玉莹的手,将她拖到了战区以内,自己还是顺着那股力量,往黑衣人的方向倾斜过去……

    凤眸一眯,透出一股冷锐的森寒之意,云卿瞳仁里映出黑衣人手中剑刃的寒光,森然阴冷,几乎照出了她倒下的身影。

    她在倾倒的一瞬,手指在腕间一案,一道细小到肉眼都难以发现的光从蓝宝石手镯里瞬间发射了出去,直直的插到了黑衣人的脖子间。

    与此同时,一只手臂将云卿即将倒地的身形牢牢一挽,提了起来,一刀砍杀另外一个过来的黑衣人。

    而那名对着云卿过来的黑衣人,只听噗噗两声,从他背后同时透出两把刀刃到腹前,鲜红的血液顿时从他的口中喷薄而出,随着两把刀刃同时抽出,身躯直直的跌倒到了地上,露出了站在后面的四皇子和御凤檀。

    云卿一经站稳,再看原来将自己扶起的人,蓝衣如水,面容俊朗潇洒,对着她微微一笑,“沈小姐,不用太感谢我。”

    刚才扶她的人,却是薛一楠,他一手执着一把长剑,一手搂着云卿,避开后面凌厉的刀锋,与黑衣人凛冽交手。

    只是这个人,在第一次和她见面的时候,她便觉得是个很深不可测的人,是敌是友目前还不清楚,可是单凭他是薛国公的侄子这一点,云卿就会有戒备。

    他的步伐很稳,云卿可以从他身体的紧绷程度感觉得出,他对上黑衣人,并不十分吃力,就是左手搂着她,也不显得局促,游刃有余的对付着围上来的黑衣人。

    她淡淡一笑,双眸里带着揶揄的光彩,“我可没打算感谢你,你不救我,我也死不了。”

    薛一楠提着云卿转了个身,眉梢微挑,带着一股风流意蕴,点头赞同道:“沈小姐魅力无限,四皇子和瑾王世子都出手相救,当然用不到在下了,不过,若是在下不出手,沈小姐也许会摔到地上,也就略显狼狈了。”

    “狼狈?不会,那个才叫狼狈……”云卿唇畔的笑容绽放开来,一瞬间,绝丽的容颜宛若明珠,但是那瞳仁里却含着深深的讥诮。

    薛一楠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嘴角的笑容便越发的大,“果然狼狈。”

    在不远处那一方的地上,安玉莹坐在地上,她刚才陷害云卿的时候,也被云卿用力拉到了地上,如今正如狗一样的四肢着地,拼命在厮杀的黑衣人中寻找一块安全的地方。

    那梳的整齐的发髻已经散落了下来,掉下几缕到了额前,身上漂亮的衣服因为在地上爬行,而变得凌乱破烂。

    只见她四肢并行,在穿梭中一把刀刃划了下来,吓得她连声尖叫,趴在地上,如同虫子一样,贴着地拱形,可刀刃还是在她背上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痛的她厉声大呼:“救命啊,救命啊……”

    不远处的那些小姐早就蜷缩在一块,躲在各处的摊子下,她们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够惨了,此时看到安玉莹的样子,才知道什么是最惨,暗暗庆幸自己早早便朝着外围跑去。

    御凤檀将刀抽出后,看着同样来的迅速又快的四皇子,两人视线对在一处,迸射出极强烈的光芒,空气里隐隐有着势均力敌又互不相让的锋芒在厮杀!

    一张冷峻到了极点,一张绝丽到了极点,两双完全不同的眸子,透射出的是一样的光彩。

    “四皇子不理会自家表妹的死活,来这里插手,是不是有些太过薄情了?”御凤檀在听到安玉莹的尖叫声后,嘴角的笑意渐渐放冷,美到绝秀的面容有着一种迸发的明珠晕光。

    “安玉莹对瑾王世子一片痴心,世子你却漠然而看,不出手援助,岂不是太过无心?”四皇子冷峻的面容越发的冷沉,幽黑的眼眸紧紧看着御凤檀,连一丝转过去望着安玉莹的意图都没有,薄唇里的语句字字如冰。

    “若是喜欢我的女子都要去救,那本世子岂不是忙死了?但是四皇子你不同,你的表妹不多,死一个,就少一个。”

    朱红的唇吐出来的话语,绝情到了极点,可惜安玉莹根本没有办法听到,因为在她尖叫的时候,又有一个黑衣人对着她的肩膀刺下了一剑。

    凄惨的叫声在半夜不绝,安玉莹的脸上血迹和灰尘的黑印混合在一起,那张清丽的面容几乎被痛意所扭曲。

    四皇子冰冷的双眸中几乎是没有一丝感情,却在听到安玉莹绝望的呼声后,眉头顿时紧锁,想起薛国公对这个外孙女的疼爱,深黑的瞳仁猛然紧缩,手中长剑带着绝对的冷怒,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御凤檀朝着满身带着浓烈肃杀气息的四皇子望去,挑眉扫了一眼滚在地上的安玉莹,虽然是个阴险讨厌的女人,但是能把四皇子弄走,还算是有点作用。

    收回目光,御凤檀投向云卿所在的方向,视线停驻在薛一楠搂住云卿腰间的手上,狭眸里的光芒瞬间染上的了嗜血的杀意,浑身散发出一股肃冷的气息,只觉得那手碍眼之极,甚至比眼前这些突然出现的黑衣人还要讨厌。

    他视线在四周的黑衣人身上一扫,狭眸里划过一道深幽的光芒,手握长剑,白色的身形如同一道月光,落在黑衣人之中,顿时在四名黑衣人的手臂上划出一道血痕。

    “兄弟们,上!”

    那些黑衣人被他这个动作惹怒,原来在对付其他人的顿时齐齐举剑迎上,御凤檀狭眸里掠过一道狡猾的光,脚尖轻点,与那四名黑衣人且战且移,最后进入了薛一楠的包围圈,挑,拨,刺,杀之间,云卿见他剑光如虹,却渐渐的将四名黑衣人的对战转移到了薛一楠的手中。

    薛一楠本来对付两名黑衣人,丝毫不见窘迫,如今一下加入了四名,在护着云卿的同时,便有些急促了。

    云卿几次看到刀锋擦着薛一楠的肩膀而过,那冰冷的金属散发出来的温度,贴着她的青丝而过,不由呼道:“将我放下来,不然你会受伤的。”

    薛一楠在对招之余,连低头看她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听到她的话,却觉得有些舒服,自己同时应付六人,的确有些仓忙,这些黑衣人训练有素,六人在一起,威力比每个单独计算的人来,要大的多。

    若是再护着云卿,便会两人一起受伤,于是挽剑如花,将云卿往一处劈开的空隙处放开。

    他手刚刚一松开,御凤檀便将手臂一接,将云卿搂在自己的胸口,狭长的眸子里一瞬间掠过道暗暗的光线,薛一楠看到这一幕,哪能不明白,俊朗的面容上笑容依旧,只是那双眸里却有着决然不爽的光彩!

    御凤檀在设计他!

    这四个人若不是他引了过来,自己哪会这么仓忙,必须要放开沈云卿!

    他心头生出一股怒意,望着那刚才在自己怀中的纤细娇躯,想到那时候鼻尖飘荡的淡淡清香,眼中一利,剑势陡然便得更加锋利,与六名黑衣人交织成一幕光影。

    御凤檀眼角余光望着薛一楠被包围的身影,悠然自在的将面前的黑衣人杀死,姿态闲然,恍若不是在生死厮杀,而是如同在玩游戏一般,狭眸低垂,望着云卿,慵懒的嗓音好听的问道:“你有没有事?”

    云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很安全。

    “还是在我怀里,比较放心。”御凤檀微微一笑,眸中仿佛染上一层慵懒的醉意,似笑非笑的唇角,透着一股摄人心魄的魅力,纵使在刀光剑影之中,还是会让人迷惑。

    哪里看不出御凤檀刚才的举动,他将黑衣人引入薛一楠的战圈,逼得薛一楠不得不放手,否则就是他们两人都受伤,而他则轻松的将自己接了过去。

    望着他那双霞光潋滟的狭长凤眸,云卿目光里,跳跃出几个字,腹黑的妖孽!

    御凤檀微微挑眉,似乎很喜欢云卿这句话,反手将一个黑衣人的剑拨开,流云似的长袖在舞动中宛若风中飞起的花瓣,却暗藏凌厉招式,让黑衣人节节败退。

    说时慢,那时快,官府里的兵士已经赶到,那些黑衣人中,不少受伤和死去,此时再加入了官府士兵后,便显得节节退败了。

    御凤檀狭长绝丽的眸子微微一瞥,嘴角的笑意越深,搂着云卿便朝着破开的位置,脚尖轻点,身形蹁跹,如青鸟飞纵,无声无息的离开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