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125 终相见

重生之锦绣嫡女 125 终相见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看着眼前的白沫绫,慕擎厉的身体忍不住的颤抖。

    本以为这辈子他都不会再见到她,他也没想过再见到她的时候该用什么样的态度。不可否认,以前的他恨过白沫绫,若不是因为她的话,自己的儿子也不会变成一个活死人,家族也不会沦落到那般地步。

    但同样的,他的心里也清楚这一切都不是她愿意的。若不是她出手的话,现在自己的儿子已经是一个真正的死人!虽说是活死人,但至少给了自己一个念想。

    现在看到自己的儿媳,却让他想到了当初那惨烈的一幕。转过眸子看向了慕芷璃,白沫绫出现在这里那岂不是意味着芷璃已经去过了白家?

    “你去过白家了?”

    “去过了,前些日子我就在白家。”慕芷璃点头道,她知道慕擎厉现在在想些什么,当下也是出声解释道:“当初白家那么做也是迫于雷家的实力,这么多年来白家对我们一直都是持愧疚的态度。

    原先我也不知道这些,直到前些日子才知道。现在白家和雷家已经成为彻底的敌对仇敌了,娘亲想要回来向爷爷请罪,所以我就跟娘亲一起回来了。

    爷爷,你原谅娘吧。当初的一切都不是娘愿意的,您心里跟明镜似的肯定清楚。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希望我们可以一家团圆。”

    慕芷璃的眼中除了真挚之外还有浓浓的渴望,这么多年来她无时无刻不期望着他们一家人能够团聚。

    “一家团聚,你爹他有救?”慕擎厉的眼中涌现了一抹希翼之色,这些年他虽然从来不曾表现过,可是只有他自己清楚他多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醒过来。

    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会想到慕天靖小的时候,他们父子在一起的日子……

    “爹现在不能醒过来,但是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让我们一家人团圆的!”慕芷璃的面上浮现了一股浓烈的自信,看着她那自信的模样,慕擎厉也是被其给打动了。

    “爷爷相信你!”在慕芷璃的身上他已经看到了太多的奇迹,只要她说可以做到的事情就一定可以做到。

    见状,慕芷璃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浅浅的弧度。她必须要表现的这么自信,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慕擎厉相信自己,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的相信会让人幸福很多。

    慕天靖的视线再次落到了白沫绫的身上,此时白沫绫的眼中已经蓄满了泪水,她实在没有脸去见慕擎厉,可是她必须要来。

    她要来请罪,请求慕擎厉的原谅。她这个儿媳实在不孝,该做的没做到不说还给家族带来了这么大的灾难。她要用接下来的时间来赎罪,请求整个慕家的原谅。

    “咚”

    白沫绫直接跪在了慕擎厉的面前,对于慕芷璃的伸手毫不理会。

    “爹,儿媳回来请罪了。”白沫绫的声音之中带着浓浓的痛楚,那瘦弱的肩膀此时则是忍不住的颤抖。

    慕擎厉看着跪下的白沫绫,张了张口却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很多事情说起来简单,可想要彻底释怀却不是那么的容易。

    “我愧对天靖,愧对爹和璃儿,更愧对整个慕家。我来请罪了,不论爹让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有任何的反对,只求爹能够让我见天靖一面。”白沫绫此时已经泣不成声。

    慕天靖那浑浊的双眼此时也多了一抹湿润,他想起了当初自己儿子那风华正茂的模样。与白沫绫在一起当真是才子佳人,而现在却已经破败成了如今模样。

    在见到白沫绫的第一眼,他便是发现现在的白沫绫比起二十年前见到她的时候相差很多,那面上的愁容似乎已经持续了很多年。

    当下老泪纵横道:“罢了罢了,以前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了罢。当初的事情谁都不想,现在便不要再提了。”他会努力的释怀,为了自己的孙女也为了自己的儿子。

    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原谅白沫绫的话,芷璃也不会开心。他不想让芷璃放心不下,况且他相信白沫绫的诚意,不论发生什么始终都是自己人。

    比起白沫绫对他所造成的伤害,自己对芷璃所造成的伤害岂不是更深?她都能够原谅自己,难不成自己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还比不上一个孩子吗?

    听到慕擎厉的话,白沫绫整整的抬起头来,她原想过很多种自己即将面对的状况,也决定不论慕擎厉如何刁难她都受着,毕竟这些都是应该的。

    然而,她唯独没有想到的是慕擎厉竟然会这么轻易的原谅自己。原本沉在心头的石头陡然放了下来,然而心中对慕擎厉的愧疚却是愈发的深刻。

    “快起来吧!”慕擎厉缓缓出声道,若是天靖在的话见到这一幕想必会很高兴吧,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够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这把老骨头只希望在自己死之前能够再见他一面,听到他再喊自己一声爹,那就足够了……

    慕芷璃的面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忙将跪在地上的白沫绫给服了起来,笑嘻嘻的朝着慕擎厉道:“我就知道爷爷最宽宏大量了!”

    “哈哈!”慕擎厉被慕芷璃这句话给逗乐了:“你个贫丫头,只有这种时候才会说爷爷的好话。”

    “怎么会呢,我可一直都是这样的!”话锋一转,再度出声道:“爷爷,我跟娘先去看看我爹。”

    “去吧!”

    听到慕芷璃和慕擎厉的话,白沫绫的面上涌现了一抹强烈的激动之色,即便想要掩饰却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了。二十年了,她时时刻刻都在牵挂着他,想要再见到他,今日终于入场所愿了!

    白沫绫这二十年因为一直惆怅的原因身体并不好,平时走路也没有慕芷璃快,然而今日的她却是走在了慕芷璃的前头,眼中满满的都是激动,察觉不到丝毫的疲惫。

    慕芷璃当下也是加快了速度,她也许久不曾见到自己的爹了。在两人的全速前进之下,很快便是抵达了后山的密室之中。

    石门缓缓打开,白沫绫几乎是瞬间便见到了放在其中的冰棺。

    面上迅速的涌上了一抹红潮,当下便是直接奔向了那冰棺。当她见到冰棺中那熟悉的俊颜时,却突然的平静了下来。

    手在冰棺上描绘着慕天靖的轮廓,白沫绫的嘴角扬起了一丝幸福的笑意,二十年所有的事情都变了,唯独他没有变。

    他还是那么的英俊,跟自己记忆中的他一模一样。他看向自己的时候永远都是这副儒雅的模样,而就是这种如沐春风的笑容让她深深的被他吸引,愿意放下一切跟他在一起。

    一如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是她的劫。

    冰棺之中的他是那么的平静,那温和的样子让人觉得很是舒心。她犹记得在他死前的那一刻,看向自己的眼中依旧充满了宠溺,那时的他对她说了最后一句话——他不悔。

    这么多年来,她曾数度崩溃想要就这样死去,可是每每这个时候她就会想起当时他对她说的话,想起他那儒雅的笑容,所以她克制住了,为了只是能够在有生之年能够再见他一面。

    “天靖,我来看你了。”白沫绫痴痴的道,仿佛在她面前的不是沉睡着的慕天靖,而是一个活生生的慕天靖。

    “好久没见了,你可有想我?”白沫绫的嘴角勾起了幸福的弧度:“不用说我也知道,所以我来陪你了。以后我都不会再与你分开了。没有人能够再分开我们。”

    慕芷璃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副唯美感人的画面却是没有走上前去,生怕打扰了这一切。

    直到白沫绫恢复了常态之后她才走上前去,看着慕天靖她的面上也露出了笑意,轻声道:“爹,我把娘给带来了,现在你该高兴了吧!”

    “我知道你一定很想抱着娘,我会尽快您醒过来的,到时候我们一家都会很幸福。”

    ……

    慕芷璃在慕家并没有久留,因为她和白沫绫一样要去请罪!

    原本慕芷璃准备让白沫绫住在自己的院子里,这样一来最为方便,慕擎厉也是这么打算的,然而白沫绫却是要坚持住在后山的密室里,那样的她就能够天天更慕天靖在一起了。

    他们是夫妻,本就该住在一起。在她看来,慕天靖醒着还是睡着都不重要,因为在她的心中他一直都是活着的。

    比起以前苦苦的思念,现在能够看到他实在是她最大的幸福。她就在这里等着慕芷璃回来,等着她将慕天靖给就醒,待到那时慕天靖睁开眼第一时间便能够见到她。

    这就是她最幸福的事情。

    原本慕擎厉是不同意的,毕竟后山那里本就不适合人居住,更何况慕天靖是住在冰棺之中,里边的温度不用说也很冷,可是什么都很听话的白沫绫在这件事上却是坚决不同意。

    最后,慕擎厉见白沫绫这么固执之后也同意了。心中不免也多了几分感动,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儿子娶得媳妇还是不错的,光是这份感情已经比起旁人来强上了太多。

    出乎预料的,慕家人对白沫绫的态度并没有丝毫的怨恨。在他们看来慕芷璃所作的一切已经足以抵消当初的事情。

    这让慕芷璃放心了不少,她不希望自己的娘亲在慕家过的不快乐。倘若时常有人在背后嘀咕的话,自然是一件让人不爽的事情,现在看来到是自己想多了。

    在将白沫绫安顿了之后,慕芷璃、天儿以及慕逸晨三人便是踏上了前往韩家的道路。

    原本从白家离开的时候慕芷璃便是打算前往韩家,她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可是现在最为重要的便是前往韩家。对于韩家而言,她慕芷璃就是一个罪人。

    不论这是不是她愿意的,但是这结果都是她所造成的!如果不是因为她,烈不会离开,韩家也不会这般损失惨重。

    是她的错,既然是她的错她就要承担!不论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她都会勇敢的面对。

    一路上,慕芷璃的心情颇为沉重,那绝美的容颜上几乎没有其他任何表情。不苟言笑的她看上去多了一丝冷漠和残酷。

    绝美的她走在路上光是那股冷漠的生人勿近的气质便让人不敢上前说话,光是看着她便有一种敬畏的感觉。

    倘若韩颖儿等人在的话便是会发现慕芷璃现在的模样与当初释放大杀招时没有什么区别,那气势俨然是一模一样。

    天儿和慕逸晨也变得沉默了不少,两人没有像以往的斗嘴,在这种情况下谁都没有开玩笑的兴趣。他们都很担心芷璃,虽然他们能够确定芷璃不会干傻事,但是他们知道芷璃心里的苦。

    在这一点上,他们帮不上忙,所以他们选择静静的陪在她的身边。或许他们没有办法让她的痛苦简单几分,但至少他们可以不让芷璃觉得孤单。

    慕芷璃自然也是知道他们二人这么做的原因,心中充满了感动,可是现在的她真的开心不起来。笑的话不过是强颜欢笑,若真是那样的话,怕是他们二人看的更难受。

    在这种颇为沉默的氛围之下,三人也终是来到了韩家。

    慕芷璃站在韩家的门口,这不过是第二次来到韩家。没想到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差距竟是如此之大,当真是世事难料啊。

    深呼一口气,这才缓步走了进去。

    那看守之人自然也是认识慕芷璃,在见到慕芷璃的那一刻面上流露出了一丝错愕之色:“慕……慕姑娘。”

    “麻烦通传一声,说慕芷璃请罪来了。”

    此话一出,看守之人面上惊讶更甚,旋即便是露出了理解的情绪,心中对慕芷璃却是多了几分好感。

    之前因为少主出事的事情,家族中人对慕芷璃的意见颇大,就连他也有些反感。在他看来不论如何慕芷璃也是应该来他们韩家交代一番的,可是逐巅赛事之后她就没影了,心里自然不能痛快。

    现在听到慕芷璃的话,想来倒是自己之前的想法狭隘了。

    “慕姑娘稍等,我这就进去通传!”声落,那人便是快速的朝着家族赶去。这件事情很是重要,自己可绝对不能耽搁!

    待那人离开之后,天儿不由出声道:“芷璃,以韩家主的明智,想必一定会想清楚这件事的。”

    “姐,不要担心,我们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慕逸晨的手搭在了慕芷璃的肩膀上,传递着无形的力量。

    闻言,慕芷璃看着身边的两人面上露出了一丝柔意:“放心吧,我可以的。我可没有那么容易打垮,更何况对方是烈的爹,不论他怎么说怎么做我都不会有丝毫的意见。”

    自己让他的儿子生死未卜,作为父母谁能够接受的了?

    那通传之人很快便是赶了回来,气也来不及喘上一口便出声道:“慕姑娘,进去吧!家主在等你。”

    “多谢。”慕芷璃作揖之后便是快速的朝着韩家内部走去。

    当慕芷璃出现在韩家的时候,但凡是韩家的子弟视线全都落在了她的身上。这段时间里,不论是之前见过还是没见过慕芷璃的,对慕芷璃的印象都是极其深刻。

    而当他们见到慕芷璃的那一刹那,虽然没有任何说他们却能够认得出来此人必定就是慕芷璃无异。

    “哟,这不是少主夫人吗?现在少主都因为你不见了,你还好意思回来?”韩少谦的面上是毫不掩饰的不满。

    韩如烈一直都是他在家族中最为敬佩的人,也是他们整个家族的骄傲。虽然他与韩如烈之间的交流很少,但不可否认韩如烈就是他尊敬的大哥。

    现在韩如烈竟是因为一个女子而生死未卜,他的心里怎能舒服?因而在见到慕芷璃的时候便忍不住说话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芷璃又不是有意的!”天儿不由挡在了慕芷璃的面前,眼中涌现了一抹怒意。这人说话实在太难听了,简直是在芷璃的伤口上撒盐。

    “不是有意的就行了?她根本就是红颜祸水,如果不是他的话,少主怎么可能出事!”韩少谦丝毫不让,因为韩如烈的失踪,家族最近的士气低落了很多。

    不仅如此,家主也很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大家都知道现在最为难过的就是家主了。虽说是失踪,可大家心里都清楚这种情况下几乎百分十就是的可能就是死!

    “你……”就在天儿准备继续反驳的时候,慕芷璃却是将天儿给拉了回来,道:“你说的对,都是我的错。”她不想去争辩什么,现在韩家骂她什么都是正常的。

    听到慕芷璃的话,韩少谦的面上露出了一抹讽刺:“少在我面前装大度,不论如何我们都不会原谅你!宾出韩家!”

    韩家的其他子弟见到两者之间爆发的冲突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韩少谦的话说的很难听,但不可否认他也是因为难过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看着慕芷璃的模样他们于心不忍,想要劝阻却是开不了口……

    韩颖儿在听到了动静之后便是从房内走了出来,这一出来便是听到了韩少谦的话,当下怒声道:“韩少谦,你在瞎说些什么!住口!”

    当下快步走到了慕芷璃的身旁,道:“嫂子,你别跟他一般计较,他人就是这样特别容易冲动。”

    慕芷璃摇了摇头:“没事,他说的对。”

    “你看她自己都这么说了,韩颖儿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帮着一个外人啊!”

    “什么外人!她是我嫂子,是自家人!”韩颖儿的双手叉腰,那模样显然韩少谦在说话她便要动手了:“我告诉你,如果不是有嫂子在的话,我现在已经死在雷家人的手上!

    你这个人怎么就那么分不清楚状况呢?大哥不见了,嫂子是最难过的,你知道什么呀?我告诉你,你现在给我滚蛋,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韩颖儿,你过分了!什么嫂子不嫂子的,他们还没成婚呢!”韩少谦狠狠的瞪着韩颖儿:“如果不是因为她,你们怎么会跟雷家扯上过节。如果少主死了的话,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你这样对待嫂子,大哥就能回来吗?你明明知道大哥对嫂子的感情,你现在这么做大哥会高兴吗?况且,就算之前跟雷家没有过节,在最后夺取龙心的时候以雷家的性子事情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改变。

    你这个根本就不清楚状况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话!”韩颖儿身形一动便是准备冲过去跟韩少谦动手,简直是气死她了!

    她这些日子里都很担心慕芷璃的伤势,生怕她出事,好不容易见到她来了,竟然发生了这样的情况。

    慕芷璃将韩颖儿拉住了,道:“颖儿,算了。这件事本就因我而起,我这次来就是请罪的。”她不想推卸责任,也不希望韩颖儿因为自己而跟家族中人起矛盾。

    就在双方这般吵闹的情况下,突然传出了一道极具威严的声音:“都在干什么!”

    闻言,众人纷纷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见到来人之后所有人都是安静了下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韩家家主韩诚灏!

    韩诚灏那严肃的面容上隐隐露出了一丝怒气,使得在场的韩家子弟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家主的脾气可是极为恐怖的。

    “在家族中还想内斗不成!你们两个给我面壁思过去!”声音之中带着不可抗拒的味道,下一刻视线便是落到了慕芷璃的身上:“你跟我来!”

    声落,韩诚灏转身便是朝着家族深处走去。

    慕芷璃忙跟了上去,天儿和慕逸晨本打算跟慕芷璃一同前去,因为他们不清楚现在韩诚灏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态度。

    若是恨慕芷璃的话,那可就糟了。

    然而,慕芷璃却是朝两人使了眼色,让他们在原地等着便好。韩诚灏的意思很明显是有话要单独跟她说,不论要面对的是什么,她都坦然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