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98 渣女互掐

重生之锦绣嫡女 098 渣女互掐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他手指熟练的去脱那人的衣裳,感觉到半推半就,更是满脸yin一笑,喊道:“哎哟,现在还兴玩这种的嘛,好好好……”一把翻身压到女子的身上,粗鲁野蛮的将她衣裳拉开,找到蓬门便毫不留情的直接攻了进去。

    但听耳边有女子痛苦的低吟,身下的感觉也完全不同,可是此时的耿佑臣已经没办法去分辨,凭着本能动了起来,只觉得这一刻便是美好的天堂。

    永毅侯府里。

    李老太君派了人,让韦凝紫和耿佑臣过到她院子中,大概是商议耿心如的婚事,耿心如从秀女名单上刷下来的事情,如今李老太君也知道了,便打算早点将耿心如许出去,以免到时候又横生事端。

    韦凝紫等了一会,见天已经黑了,耿佑臣都没有回来,终于等不过去,韦凝紫唤了管家,让他去将耿佑臣找回来。

    永毅侯府的管家对耿佑臣晚上的业余活动,多少知道一点,便使了两个小厮,跟着他一起往丽春院去了,结果到了丽春院,老鸨说耿大人早就出来了,他便回来,禀报韦凝紫,说几个耿佑臣经常去的地方都没看到人。

    这么一说,韦凝紫心里便有些担心,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想起最近京中的局面,沉吟了一会,对着管家吩咐道:“母亲等夫君过去商议事情,也不知道他如今去了哪,你去准备马车,等会我与你一起去找找。”

    管家心道,这夫人倒是真关心八少爷(耿佑臣在永毅侯府排行第八),就今晚人回来的迟了些,就马上派人去找,说是关心也未免太急切了一点,倒像个妒妇,虽然心里腹诽,但是表面上,官家口中却是赶忙应下,退出去安排马车了。

    韦凝紫心里担心耿佑臣是一部分,但是她更担心耿佑臣在外面听到当初那个加名字事情的是她做的,当初耿佑臣脸色有多难看,她是知道的,如今她在耿家的地位还不稳,若是知道这事,难保有其他意外。

    管家很快的将马车准备好,韦凝紫带着粉蓝,粉玉坐上马车,吩咐车夫沿着路边仔细的查看,有没有耿佑臣的身影,她自己则坐在车中,掀开车帘,望着外面的一切,目光也在梭巡着。

    客栈中。

    红鸾被翻,浅一吟声声,耿佑臣只觉得今晚的燕燕格外的不同,让他有一种以前都未曾有过的感受。

    状态十分好的连续舒爽了两回之后,耿佑臣之前喝下的酒精,随着他热火朝天的动作而挥发,人也渐渐的清醒过来,脸上带着惬意和满足,伸手搂住旁边光一溜溜的女子,满足的赞道:“燕燕,这一个月你又学了什么功夫,紧得让爷都受不了啊。”

    说着,将头转过来,想要亲一下躺在床上的‘燕燕’,转过头来却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稍大的眼睛,点点朱唇微微红肿,眉目间带着一股刚刚经历过情一欲的妩媚,清秀的面上无一不透露出刚被狠狠蹂一躏过的色泽。

    耿佑臣看着这张陌生的脸,顿时如同电击一般弹跳得坐了起来,环视了一下左右干净简洁的四壁,桌子,凳子都以浅色的桌布盖住,家具简单大方,和脑子里丽春院大红大艳的房间完全不同,而他睡的也只有一张雕花木床,并不是燕燕房间里那种特制的,幔布垂飘的大床,屋子里也没有那种浓郁的脂粉香味。

    一切都告诉他,这绝不是丽春院。

    耿佑臣心里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转头望着床上女子,急急的问道:“这里不是丽春院吗?燕燕呢?”

    女子方才还透着欣喜的双眸顿时泪水如泉涌一般,喷薄而出,手拉被子,遮住春光无限的身子,脸上得屈辱,含羞,“公子你说什么,丽春院那种地方我怎么可能会去……”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耿佑臣用手握拳捶了一下自己的脑子,却发现一点儿也记不起在丽春院里喝酒的事情了,唯一的印象就是燕燕罚他灌酒,后来……后来就一片模糊,只有对着唯一知情的女子反问,希望她能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昨天我去买东西,结果不小心撞上了公子,谁知道公子一看到我,就一把抱住我,使劲的往客栈里面拖,结果,结果……”女子被他一问,脸色更是通红,虽然回答了他,可明显有些说不下去,埋下了头,声音越来越小。

    不用她说完,耿佑臣也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这点经验他还是有的,目光落在狼藉一片的床单上,眼前的女子绝对是个处,但是就算是处又怎样,他根本就不认识她,这究竟是什么跟什么啊!

    “我抱你,你难道就不会喊吗?”若是她喊上几句,他说不定就会醒过来。

    女子被他这么一说,抬起一双大大的眼睛,满脸羞红的摇头,声音如蚊:“我,我还没喊,公子就……堵,堵住我嘴巴,将我拉了进来了,公子力气比我大,我推了几次,都没有推开……”

    耿佑臣听到这里,估摸是自己当时喝醉了,到路上的时候,以为撞到怀中的人还是燕燕,就抱着她拖了进去,后面就发生了如今眼前的事,只是不知他当时怎么从丽春院走出来的。

    他望着眼前的女子,长得倒是不错,大眼睛,小脸,大胆又纯真,只是现在这种情形,他没那种心情去欣赏美人,便跳下床,去捡自己的衣服,“等会客栈的帐我会结的,你快点穿了衣服回去吧。”

    闻言,女子娇羞的面色一下褪尽,换上的都是惊讶,但是小脸上还是带着楚楚可怜,慌乱的喊道:“公子,你……你和我已经这样了,如今你一走了之,我,我还怎么活啊!”

    耿佑臣拿着裤子往里面套,转头望着女子的脸,一阵心烦意乱,“你快点穿上衣服再说吧!”

    女子一边拿着衣服,往身上套着,一边望着外面,口中却是哭腔的嗓音,“公子,你不能不要我,我如今已经是你的人了,若是你不要我,回家我也只有拉根绳子,上吊自杀了……”

    耿佑臣新婚才两个月,若是就要纳了这个女子,不仅会打了威武将军府的脸,也会让李老太君对他失望,虽然昨晚和这女子销一魂的滋味还在心中,但是前途远比这个重要。

    “你先不要哭了,莫要让其他人知道。”耿佑臣一边想着如何处理这件事,一边哄着女子,以免惊动了外面的人。

    可惜,有些事,不是他不想惊动,就不惊动的,只听外面有人急促促的脚步声传来,听起来,来的还不是一个两个。

    耿佑臣连忙将外衫套上,让那女子快点穿上衣服,那脚步声已经到了房门前,全都停了下来。

    “掌柜的,刚才你就是看到有人强拉着一个少女到这间房吗?”

    “是的!”

    只听掌柜的声音一落,便哐的几声震动过后,门便被撞开了,一个梳着流云髻,衣装精致的美貌妇人站在门口,面上带着焦急的神色,两只眼睛往里面一看,立即染上了怒焰,冲进来道:“耿大人,原来是你,我妹妹竟然是被你拐到店里来的!”

    这个妇人正是秋姨娘,此时的她,心里虽然早就有了准备,但是看到眼前这一幕,还是真的怒了,怒自己那不争气的妹妹,硬要去做妾,还要用这种见不了人的手段去做妾。

    可是也没办法,她怎么也不能让这个蠢妹妹真的自杀。

    耿佑臣见过秋姨娘两次,知道她是抚安伯的姨娘,一时有些发怔,难道自己错拉的这个少女,是秋姨娘的妹妹?

    眼看门口的掌柜和伙计眼底都写满了好奇望着自己,耿佑臣觉得十分难堪,劝道:“秋姨娘,你别急,此事慢慢商议……”

    “商议什么,我让秋水出来买盒胭脂的,结果去了大半天都没有回答,结果出来一找,有人发现在这里看到你拖了个少女进去,结果,我没想到,还真的是你啊!”秋姨娘气的双眸发红,指着耿佑臣一阵大吼。那模样落在他人眼底,就是姐姐为了妹妹的名誉而愤怒的样子。

    秋水听之前耿佑臣说的话,似乎是不打算纳她为妾,此时姐姐进来了,有了靠山,也干劲十足的满脸泪水,对着秋姨娘扑了过去,委屈的大哭:“姐姐啊,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出来买个胭脂就遭遇了这种事情,我打也打不过他,又被他强拖着进来,实在是没有办法……以后叫我怎么做人……”

    秋姨娘也是满脸泪水,“我苦命的妹妹啊,是姐姐的错,姐姐不该让你出来买胭脂的啊……”

    秋姨娘的话虽然是说自己的错,可是话里话外所有人都听得出,究竟错的是谁,而且门口的人越集越多,住店的客人都已经围了过来,开始对着里面指指点点的……

    韦凝紫的马车到了这里的时候,便听到周围的人在说,“那个客栈出了事了,听说是一个姓耿的男人,拉了一个黄花妹子去开房啊,人家姐姐都找上门去了……”

    “真的啊,怎么这样,这是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啊……”

    韦凝紫心头一紧,连忙喊车夫停车,粉蓝粉玉先下了车,扶着她,就往客栈里面去了,此时客栈里面已经有一部分人了,顺着人流过去,便可以看到二楼一间房门口围满了人,里面正传出姐妹二重哭调。

    听着这两人的声音,韦凝紫脚步不由的走快,粉蓝粉玉将人群拨开,让韦凝紫走到了门口,当看到里面的情况时,韦凝紫简直是怒上心头。

    凌乱不堪的床褥,衣衫不整的男子,和脖颈处都是红痕的女子……

    她走进去,一眼就看到正抱头和秋姨娘痛哭的秋水,硬蛮的伸出手,将她从秋姨娘的怀里拉出来,一个耳光就扇了过去,厉声骂道:“贱人!”

    韦凝紫一直都知道秋水觊觎耿佑臣,这其中也有她在后面推波助澜,可没想到秋水这么不要脸,直接就和耿佑臣滚了床单,还闹的人尽皆知,她才为新妇两个月,这个时候做丈夫的在外面偷人,这是活生生打她的脸啊!

    耿佑臣看到韦凝紫,脸上露出慌张的神色,可是看韦凝紫似乎没有看到他一般,直接冲过去抓着秋水就打,连忙喊道:“凝紫,别这么激动……”

    秋水不是那种甘心被欺辱的人,疯狂起来劲也大,被人扇了一巴掌后,立即抬头望着眼前的人,当听到耿佑臣说喊眼前这个‘凝紫’时,便知道是耿佑臣的妻子了,心里妒火焚烧,想着就是这个女人占了自己正妻的位置,哪里会任韦凝紫打,抡起胳膊对着韦凝紫也是一巴掌的还了过去。

    秋姨娘看到妹妹被打,冲上去就要帮忙,可是粉蓝粉玉哪里会容得了她去插手,立即拉住她,但是也因为这样,空不出手来帮助韦凝紫。

    韦凝紫娇生惯养,哪里比得过秋水的手劲,一巴掌被她扇得头昏眼花,发髻上的翠玉发簪都掉落在地上,摔成了几截。

    秋水看到她被打的没反应,心里是越发的得意,一把抓着韦凝紫,对着她一下又一下的揍了过去,口中骂道:“你说谁是贱人,有你这样的人吗?一进来骂人也就算了,竟然还动手就打人!”

    秋水不仅打人,还学会先发制人,反正在场的人,大多数是平民百姓,谁知道这个凝紫是谁,既然韦凝紫先动手打她,那她也不会客气。

    论起打架,秋水还是有一手的,一手抓着韦凝紫的头发,左一个巴掌,右一脚踢了过去,各种拳脚往她身上招呼,不放过每个可以欺负韦凝紫的机会。

    将打得韦凝紫脸皮发肿,脸颊烧痛,顾着拉头发,又顾不到脸,顾得到脸,又管不了肚子,浑身上下被秋水都揍得酸痛,一张娇美的脸几乎是要看不出原来的模样了。

    耿佑臣几次想要上前拉开秋水和韦凝紫,但是秋姨娘带来的枫儿总是横挡在前面,看起来好像在拉架,其实就是不让耿佑臣帮韦凝紫的忙。

    枫儿一边拦住雹佑臣,一边在心内喊:打,打得半死最好,想起以前韦凝紫对沈家做的坏事,枫儿时不时还要伸手在她身上掐两下,顺便也浑水摸鱼在秋水的身上掐上几下,以报平日里被她欺负的仇恨。

    这两人都没注意到枫儿的小动作,只晓得身上的痛,都是对方给的,韦凝紫开始还总是去避开,去挡秋水的动作,到后来发现,根本就没办法避开,干脆放弃保护自己,不顾其他,伸着手指往秋水身上招呼,虽然力气不大,但是长长的指甲杀伤力也很强,将秋水的手背上划出数十条血痕。

    旁边的人看着这一团女人为了一个男人混战,觉得滋滋有味,竟然没一个人伸出手去帮忙,他们虽然不知道这群人具体身份,但是从衣着和装扮上看,都不像是扑通人家,人心底对高于自己的阶层,有一种逆反心理,只想着她们怎么打得不更激烈一点,最好撕开衣服,满地打滚什么的最好了!

    “你们给我住手!”耿佑臣看到眼前这乱七八糟的一幕,眸中带着熊熊怒火,觉得今日自己的脸面实在是丢的没地方再丢了,为了自己的颜面着想,他厉声高吼。

    这一声极高,的确让六个女人都停下了手,不过秋水还是死死的拽住韦凝紫的头发,韦凝紫则扣着秋水的手,同时转头怒瞪着耿佑臣。

    “你们这像个什么样子!韦凝紫,你赶紧把手给放下来!”毕竟韦凝紫是他的妻子,耿佑臣首先还是喊她放开,一面过去将秋水的手扳开。

    秋水瞪了韦凝紫一眼,冷哼,怎么样,他还是让你放开手!

    秋水手指抓的紧紧的,就算耿佑臣用力扳开,手指缝里还是扯下了许多头发,她反应快,立即站到秋姨娘身边,将自己手上的头发展示给秋姨娘看,表示自己没有吃亏。

    秋姨娘往地上一看,只见刚才两人打架的地方,掉落了不少长发,看来秋水是像拔草一样的在拔韦凝紫的头发了,再一看韦凝紫的头皮后面,原本浓密的青丝,变得稀疏,乍看之下,好像秃了一块。

    韦凝紫头上的剧痛终于缓解了,可是头皮还是隐隐的发疼,用手一摸,还有血迹在手上,心知刚才肯定被秋水那个贱人一下扯了不少头发下来,否则也不会有血出来。

    这个贱人,要抢她的男人,既然还打她,真当她是好欺负的了。

    耿佑臣看了一眼秋水,收回眼望着一身凌乱的韦凝紫,不知道她出来添什么乱,一个结婚的人还一点都不稳重,竟然和人打架,可嘴里还是问道:“怎么样?”

    韦凝紫见耿佑臣问他,看今天这个局势,秋水只怕要赖上耿佑臣了,千万不能让耿佑臣娶了她,便将染了血的手,放在耿佑臣面前,双眸带着伤痛欲绝,嘶哑的嗓音,喊道:“夫君,你看看,这就是她刚才打我的,她一个未婚女子,不知羞耻的和你睡在一起,我骂她一句,她竟然如此欺辱于我,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其他夫人?!”

    她说着说着,泪水就开始流了出来,只是她不知道,平日里她这般流泪,显得是柔弱可怜,可是耿佑臣刚才看了她彪悍的一面,此时又披头散发,妆容全乱,只有一种难以入目的感受。

    而围观的人,此时才明白,原来这个后面进来的妇人,是原配正室啊,难怪那么泼辣,真正是厉害啊!不过这也让他们继续看下去的兴趣更浓了,就看今天究竟是谁更让这个男人欢喜啊!

    秋姨娘让枫儿给秋水整理妆容,听到韦凝紫的话后,一双眼眸里带着凌厉的光,冷笑道:“耿夫人说话可要注意些,不知道的事情就不要乱说,免得丢了面子还讨不了半点好!罢才你一进来,又不表明身份,对着秋水就打,我妹妹是人又不是畜生,难道就任你站在那打吗!”

    韦凝紫被秋姨娘一顿抢白,她从来倒不知道秋姨娘嘴有这么麻利,其实秋姨娘的前夫是掌柜,她帮着做生意,嘴巴当然厉害,不然也不会在沈家,讨得上下喜欢了。她望着秋水瑟瑟躲在秋姨娘背后的身躯,感觉到自己头皮的疼痛,还有肚子,腰上的痛楚,顿时胸口涨满了怒意,“打她又怎么,她偷了我的丈夫,难道不该打吗?”

    听到这句话,秋姨娘更是讽刺的笑了起来,望着外面的掌柜和伙计,对着韦凝紫道:“我妹妹偷了你的丈夫,我看耿夫人你还是弄清楚点,这家店铺的掌柜和伙计都亲眼看到你家夫君将我妹妹强行拖入店中,我妹妹一个清清白白的闺女,被你夫君侮辱了,你做夫人的不好好替你夫君道歉也就罢了,还对着无辜的少女下毒手!这就是你们永毅侯府的规矩吗?”

    韦凝紫听到秋姨娘的话,根本就不相信,若是以前她没见过秋水也就罢了,可惜她早就知道秋水是个什么人,一心想要嫁给耿佑臣做妾,说耿佑臣拖秋水进店,还不如说是秋水设计耿佑臣的!

    她满脸阴沉,却是转头望着在外面的掌柜和伙计,冷声道:“你们既然看到有人将女子拖进屋内,为什么不阻止?难道你们这店,就允许人做这等不光彩的事情吗?若是如此,你们这个店也就不用开下去了!”

    掌柜听到秋姨娘说永毅侯时,就知道面前站的人不是好惹的了,可是想着一切的后果都有人撑着,便放下点心,满脸愤慨道:“耿夫人,在下虽然是一名开客栈的掌柜,比不得你们位高权重,今日夜里天黑认不清人,我们只看到是你夫君将人拖入店内,但是后来,便看到女子没有说话,这种情况,以往有夫妻两人闹脾气的时候也会发生,难道我们每看到一对闹脾气的夫妻,就要上前查证他们的身份,要求他们出具官府的证明和寻亲友来证明吗?!若是要有这个要求,那便请耿夫人拿朝廷颁下的指令来,在下便可照做!若是没有,在下也不会畏惧强权!”

    这一番话简直是掷地有声,说起来条理清楚,既将客栈的责任抛开,指出夫妻间的事情,客栈不好插手,又说出了韦凝紫是仗着永毅侯府的势来欺负客栈,想要客栈隐瞒事实。

    一时引得旁边议论声纷纷,皆是对韦凝紫表示谴责。

    韦凝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双眸望着那个掌柜,知道今日是不能仗势欺人了,否则这么多人看到,传了出去,必然对耿佑臣的官途有影响,便转了话头,“那你也没看清楚,如何不知道是他们两人早就相互属意,私下里来偷情的呢?!”

    这个,掌柜的确是反驳不了,他已经说了自己只是看到拖入了店中。

    可是有人能说,秋姨娘则是冷笑的望着韦凝紫,满脸锐利,“耿夫人说的真好,刚开始的时候,说是我妹妹勾引你夫君,现在就成了你夫君和我妹妹有了私情,这满店的人都听得到,当时我妹妹和你夫君的对话,他们可以作证,究竟是谁不对,究竟是不是勾引!”

    秋姨娘的声音一落,就听到住在旁边的客人出来作证——

    “是啊,当时我听到这边女的在哭,男的安慰说别着急……”

    “对,我端早餐上来的时候,也听到了,那男的还问她是谁呢!”一个小二也跑出来作证。

    秋姨娘望着韦凝紫,看着她满眼的狼狈,心底冷笑,韦凝紫那时候竟然给她下假孕药,那东西寒凉之极,吃了以后对人的身体极为有害,上次大夫来给她看了之后,说她身体需要好好调养,否则以后很难怀孕了。

    她满心都是想要个孩子傍身,被韦凝紫欺骗,又毁了身子,心底都是恨意。

    若是单单想要秋水做妾,在韦凝紫说耿佑臣和秋水是偷情的时候其实就可以了,但是那样的话,秋水就算进门也是个贱妾,若是错在耿佑臣,那就可以给妹妹争取蚌贵妾的名称!

    虽然都是妾,贵妾到底是下了礼的,也不是随意就打发的那种,身份稍微高一点,秋水以后和韦凝紫斗的时候也能好一点!

    韦凝紫双眸里都是阴鸷的气息,反驳道:“他们作证也证明不了什么,也许一切都是有人故意设计的!”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耿佑臣哪里有那么巧,就刚好撞上了秋水!

    已经整理好妆容的秋水,听到这话,立即走出来,脸色从刚才的一脸怒火变成了委委屈屈,对着秋姨娘哭道:“姐姐,我知道,今日这冤屈,是没办法洗清了,不管我是多清白的一个人,耿夫人都会将脏水往我身上泼的,耿大人也许是喝醉了,本来这件事,其实不用弄的这么难看的,可是如今,如今,耿夫人不相信我,硬要冤枉我,妹妹也没脸回去了,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她虽然是对着秋姨娘说话,可是眼眸却一直望着耿佑臣,里面有着遗憾,有着委屈,还有女人对第一个男人的那种本能的眷念。

    耿佑臣被那秋波涟涟的眼望着,想起昨晚的一切,心里便有些发软,此时一看秋水转身就往墙上去撞,第一时间就跑上去拉着她。

    秋水哪里是要真撞,立即倒在耿佑臣的怀中,小声哭泣道:“其实和耿大人这一晚,我也不后悔,这是一个美丽的相遇,只是错了时间……”

    秋姨娘睨了一眼秋水,再看耿佑臣脸上的神色,便知道他已经动了怜香惜玉之心,转过头望着韦凝紫高高肿起的脸颊上愈发难看的脸色,再添一把火,也声音凄凄道:“妹妹,不要轻生,既然人家非要说这件事是咱们的错,就算你死了,也许还会被人指着尸骨唾骂,那不如豁出来,去争一争,也许还有一丝脸面,姐姐这就带着你回府,让老爷去上京兆府去投状子……我就不相信,这天子脚下,竟然没有地方讲理了……”

    说着,就转身去拉秋水,韦凝紫却是冷笑着看着秋姨娘的做派,心头冷怒,斥道:“你去啊,你有本事就去,你就告,看谁丢脸……”

    如果说韦凝紫脸上青紫交加,肿如猪头很难看了,那么此时,比她更难看的是耿佑臣的脸色,他几乎脸面发青,双眸里要喷出怒火一般的望着韦凝紫,他刚被降级,又被皇后怀疑,若是现在被人以强一奸民女告上京兆府,以沈茂抚安伯的身份去状告他,相信必然会引起全京城的轰动,到时候这个案子,不管是怎样的结果,他的名誉就彻彻底底的毁了!

    他双眸死死的瞪着韦凝紫,此时他怀里抱着的是秋水,秋水虽然手上有伤,但是脸面和头发干净整洁,脸上也没有受伤,脖子上的几道血痕,让她看起来更为可怜,让人心生爱惜,而韦凝紫虽然也受了伤,但是一张小脸已经没有任何美感,双目里透出的是浓浓的怒火,看着便让人觉得不舒服。

    而且这件事,若不是韦凝紫的出现,本来是可以很顺利的解决的!

    于是,耿佑臣对着韦凝紫厉声大吼道:“够了!你不要再说了,是我先看上秋水的,这事和她无关,你休要再欺负她,我选蚌时间就会抬她进门!”

    闻言,秋姨娘眼底划过一道喜色,暗道大小姐的办法果然是高,而且整个事情完全在她的预料之中,没有任何偏差,既然耿佑臣说了这句话,秋水这个贵妾,是做定了!

    而韦凝紫只觉得心头发冷,双眸一顺不移的看着耿佑臣,望着他护着秋水的样子,觉得实在是讽刺,秋水才刚跟他睡了一晚,他就这样护着,那她呢,他当着这么多人给过她一点面子吗?

    与此同时,另外一道深紫色的身影也沿着楼梯走了上来,冷冽的气息从全身散发出来,完全不需要他开口,那冷厉尊贵的气势便让众人不由自主的让开了路。

    四皇子路过此处,看到永毅侯府上的马车,又在楼下听到这上面有人说耿佑臣的事情,便走进来看看究竟是所为何事。

    只待他一脚踏入门内,目光冰冷的往里面人身上一扫,竟让屋内蔓延出一股寒意,生生让气温降了几度。

    而耿佑臣一看到四皇子,便要行礼,陈甲立即上前扶着他的手,很显然,四皇子并不想要其他人知道他的身份,耿佑臣也知机的没有行礼。

    韦凝紫和秋姨娘都是有眼色的人,看到陈甲的动作后,自然不会去行礼,丫鬟们跟着主子做事,主子不动,她们也不动,而秋水,是真的不认识四皇子,只觉得这个突然进来冷峻的男子,浑身上下散发的寒冷气息,让她不敢抬头直视。

    四皇子进客栈之前,已经听陈甲将事情说了一遍,此时进来之后,目光便落到了耿佑臣身上,眸底凝着一股寒冰之意,语气冰冷,如鹰隼般紧紧的盯着耿佑臣,一字一字的问道:“你心里早就属意她了?”

    听四皇子一开口问出这个问题,耿佑臣心里就如同被万年的冰山冻过,然后再被千年的烈火烧过一样,在冰火煎熬之中,瞬间开裂。

    之前名单上面莫名其妙出现沈云卿的名字,就已经让四皇子和皇后怀疑当初泄露了赐妾一事的人是他,但这还是怀疑,可如今四皇子问出这句话,基本已经是肯定下来了。

    因为秋水是抚安伯府秋姨娘的妹妹,而他说早就属意秋水了。

    如同千万石头往脑中砸下来,耿佑臣只觉得鲜血一下全部都往头上冒,四肢冰凉,唯有脑子里轰隆隆的炸着。

    他要怎么开口?

    他要说,没有,其实我没有属意秋水?可是他已经当着这么多人面说了是他看上秋水的,马上就要抬秋水做妾,现在反口,接下来的就是抚安伯的告状了,由此一来,他也没有争夺爵位继承权的资格了。

    他要说,有,那就是在告诉四皇子,他是帮着抚安伯府了,如今还要娶他府上的妾室,刚娶了妻子,还在新婚期间就要纳妾,可见他是多么的心急,多么的喜欢这个妾室……

    耿佑臣有时间想,可是四皇子并没有那般好意的慢慢等他想到一个合适的答案来回答自己,冷目瞥了耿佑臣一眼,便再也不多看他,在韦凝紫肿紫的脸上环视了一圈,冷冷开口道:“祝贺耿大人再添新人。”便甩袖,离开了客栈。

    陈甲和陈乙望了一眼耿佑臣,面无表情的跟在四皇子身后,随着一起离开。

    而耿佑臣站在原地,眼看着四皇子面色冰冷,眸带厌恶的离开,浑身说不透是什么滋味。

    四皇子彻底的不信任他了,他以后的官途,该怎么办?

    韦凝紫见耿佑臣这样,心头不是不恼,可也知道,如今四皇子都开口了,秋水一定是会进门了,望着外面那些在四皇子走后,又笑嘻嘻的人,直觉得脸面丢尽,美眸射出两道利光望着秋水,小贱人,等你过门,到了永毅侯府,我再好好收拾你。

    转身对着粉玉粉蓝吩咐道:“我们回府。”

    而秋姨娘也知道事情闹得差不多就得收了,也拉着秋水,让耿佑臣明日就上门商议婚期,以免夜长梦多,徒增烦恼。

    见主角们纷纷立场,周围围观的人群也散去了,而在客栈房间窗口对面的一家酒楼包间的窗户也关了起来。

    “小姐,这东西可真神奇,竟然可以看到屋子里发生了什么。”流翠手里拿着一个长圆形的东西,眯着左眼,放在右眼,在房间东西里瞄来瞄去。

    云卿望着她一脸兴奋的样子,点头道:“这东西叫‘千里眼’,能看到我们眼睛看不到的地方。”这是爹去年出海时给她带回的东西,她初初拿出来玩过一回,发现在这个长圆筒里面有凹凸不平的镜子,借助这个镜子的力量,人的眼睛可以看到平日里看不到的远处。

    虽然新奇,素日里也很少用得到,今天恰好没事,想来看看秋水和耿佑臣的事情,又不能离得太近,以免让人发觉她的参与,但是太远了又看不清楚,便想到这个,让流翠找了出来。

    方才那两女掐架,还真是精彩,可怜的韦凝紫,论打架根本就不是秋水的对手,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啧啧,真可怜。

    流翠看了一会,新鲜劲也过了,便也凑过来,望到云卿嘴角的笑容,显然心情很好的样子,给她添了杯茶,笑道:“这下那个韦凝紫可没安乐日子过了,她恨死了秋水,秋水也恨死了她,看到底谁厉害,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天天掐架呢!”

    青莲站在云卿身后,看着流翠述说情况,她没有看到过程,只在最后的时候,用‘千里眼’看了一下,便轻声问道:“四皇子出现的也真巧。”

    巧吗?

    云卿挑挑眉,其实一点都不巧,这家客栈可不是随便安排的,今日四皇子出城办事,回来的时候一定会经过这里,安排两个人等四皇子的马车经过门口时,再恰到好处的议论一番。

    耿佑臣目前暂时还算的上四皇子的心腹,他的事,四皇子自然会要看一下的。

    耿佑臣啊,不知道你在得不到四皇子信任之后,下一步是不是会按照我的计划走呢?

    想到这里,云卿眼中迸射出一道奇异的光芒,放下唇边的茶杯,站起来道:“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流翠和青莲赶紧走在前面,将门打开,让云卿出去后,再跟在后头。

    就在云卿走下酒楼,上到街上的时候,听到后面传来一人的声音:

    “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