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97 温香软玉(二更)

重生之锦绣嫡女 097 温香软玉(二更)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惊惊乍乍的,有什么话好好说!”流翠望向冲进来的丫鬟,眉头拧紧,斥道。这院子里的丫鬟也不知道搞的,几天不说,就偷懒了,放了人到了屋里都不知道。

    云卿看向那丫鬟,微微凝了眉头,却发现她是秋姨娘院子里的枫儿,眸中闪过一丝深思,接着吩咐两个奶娘过来将墨哥儿,轩哥儿带走,这才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枫儿一口气跑来,借着刚才奶娘进来的时候喘了几口气,这才好了许多,见云卿脸色不见一丝慌乱,语气平和,双眸里的镇定仿佛带着能安定人心的力量,在那样的目光注视下,自己也没开始那么焦急了,不过听到云卿的问话之后,语速还是很快的要事说了出来,“大小姐,您去看看吧,秋水她要自杀!”

    自杀?

    闻言,云卿眼中飞快闪过一丝厌恶,她知道秋姨娘院子出事,十有**就和秋水脱不了关系,如今爹和娘都没在家中,若是出了人命案,可不是三言两语能说的清楚的,当即也不犹豫,站了起来朝着秋姨娘的院子走去,口中不浪费一点时间的道:“你把事情的经过在路上告诉我!”

    枫儿连忙点头,将事情的经过捡重要的复述了一遍,原来整个事情是这样的:

    秋姨娘一直自发现秋水在学姨娘的那些不正经东西后,便一直全身心的投入替秋水物色合适的夫君这件事上,经过她再三选择,看中了沈茂手下一个店铺的掌柜,是以前老掌柜的儿子,老掌柜退了以后,就由他儿子接手,那掌柜年纪二十,长得也端端正正,性格也不错。

    她跟谢氏提了之后,谢氏也觉得可以,毕竟二十岁能做到掌柜一职,证明这个男子的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将来也许还有大的前途。

    而那掌柜之前由于一心学技,耽搁了娶妻的时间,看见提亲的对象是东家姨娘的妹妹,想来也不会太差,便也答应相见一面看看。

    本来这事,秋姨娘打算完全定下来的时候,才去告诉秋水的,结果知情的人不小心走漏了风声,让秋水知道了。

    秋水一听到是要嫁给个商人,还是店铺的掌柜,给沈家做事的,当即就撅着嘴,回来跟秋姨娘说不肯嫁,秋姨娘眼看着秋水年纪也越来越大,再想起之前她的行为,铁了心要将她赶紧嫁出去。

    秋水哪里肯依,便赌气回房,一天一夜没吃东西,本是打算等着秋姨娘来求她吃饭,谁知道这次秋姨娘对她不闻不问,底下的丫鬟们都不派个来慰问下她,她自己忍不过了,从房子里又冲了出来,去找秋姨娘大闹。

    秋姨娘当然不理,只肯死说让她嫁给这个掌柜,结果秋水怒极操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对着说秋姨娘若是要把她嫁给那商人,她就直接干脆现在自绝性命算了。

    秋姨娘看到妹妹一根筋了,哪里还敢再强求,可让她答应不嫁,她也不想,自己做过姨娘的,知道做姨娘的苦楚,可是妹妹也是个倔强的,不答应就不放刀。

    而且,秋姨娘知道,哄了秋水这次,以后指不定还要闹出什么来,也不能答应她真的能许给耿佑臣做妾。

    于是两人就这么僵持着,最后想到了请夫人过来,结果今天谢氏出门了,只有云卿在家,丫鬟就直接去找云卿了。

    当枫儿在前面推开院门的时候,映在云卿眼底的,便是这么一幕——

    秋水一脸决然的举着水果刀对着自己的脖子,对面站着是想走又不敢向前,脸上露出犹豫,担心,纠结,后悔各种情绪的秋姨娘,而其他的丫鬟都站在秋姨娘的身后,看着秋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当云卿进来的时候,秋水转过头看了一眼,满脸不屑的收回目光,望着秋姨娘道:“你不要以为喊了她来就有什么改变,反正我是死活不会嫁给那个商人的!”

    秋姨娘已经劝说了很久,此时已经有些疲了,目光转向云卿,里面都是求助的光芒,她眼底那种对亲人的无可奈何让云卿对秋水愈发的讨厌。

    云卿姿态端方的走了进来,站到秋姨娘旁边的位置,她开口,不是为了帮助秋姨娘,而是为了秋水不要死在沈家,她看着头发披散,一脸撒泼的秋水,淡漠的问道:“你不嫁给商人,还想嫁给谁?”

    比起秋姨娘的各种慌乱,声嘶力竭,小心翼翼的劝慰,云卿这种冷静,冷淡到几乎如同一波湖水的神情和声音,让秋水觉得很意外,也觉得有一种危险感。

    “当然是嫁给耿大人啊,姐姐之前答应我的,是让我嫁给耿大人为妾的,她现在又这样反悔,想让我嫁给个臭商人,我才没那么傻呢!”秋水手里拿着水果刀,奋力的怒喊,两眼里都是红色的血丝,显然将她说给那个掌柜,她觉得是莫大的侮辱。

    流翠在一旁简直是有些看不懂秋水的行为,她一个姨娘的妹妹,出生低,品行也不好,说了个掌柜,年轻有为的,不知道为何要如此反抗,而且竟然听到最后秋水说要给耿大人做妾!

    先不说那个耿大人已经娶妻,单单是做妾两个字,已经是天雷滚滚了,真的是有人上赶着要做妾的啊!

    在云卿耳濡目染下,流翠觉得做妾除非是逼不得已,不然做个正头娘子,不是比那低人一截的妾室要好得多吗?

    而且还骂臭商人,要知道,云卿家里以前就是商人,现在也还是皇商,难道这个秋水没长脑子的吗?

    流翠抬眸看了下云卿,却见她脸色没有半点变化,这种谩骂云卿已经听的太多,若是为了这个和秋水去争辩,她简直是辱没了自己的身份。

    秋姨娘听到秋水的话,脸色是一阵青一阵白,莫说她自己嫁的就是个商人,就是给别人听到秋水一个未嫁的闺女说出这样的话来,她都觉得太丢人了,无奈又虚弱的喊道:“别说你和耿大人身份有差距,你为什么自甘下贱要去给人做妾!”

    秋水本来就一根筋的脑袋,此时听到秋姨娘骂她自甘下贱,双眸充血,脸色狰狞道:“我是自甘下贱,你又是什么,你还不是给人做了姨娘,我可比你好多了,你是二嫁的都上赶着爬人家伯爵的床,我还是黄花闺女为什么不能嫁!”

    这可真是口不择言,对着秋姨娘的胸口在捅刀子,方才面色变幻的秋姨娘,脸色一下变得雪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如花的容颜几乎变得一片雪白,看着秋水的双眸里都带上了怨愤,双唇微微抖着。

    秋姨娘以前的行为云卿不想评论,这两姐妹的事她也不想插手,但是秋水疯狂成这样,她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若是不给你做耿佑臣的妾室,你就要死吗?”云卿看着秋水,双眸里带着淡淡的冷意,没有一丝感情起伏,这样自甘下贱的人还真心不多,她又何苦珍惜。

    “是的,若是做不了他的妾室,我今天就死在这里!”为了验证自己的话,秋水将水果刀往脖子上进了进,立即出现了一条血痕在她的脖子里出现了,但是她却丝毫不见得有何胆颤,仍然满脸英勇的望着满院子的人,像是随时准备将刀子插到自己的喉咙中!

    很英勇啊,就跟捅别人的脖子一样,挺狠的,不知道和能弑母的韦凝紫比起,谁比较狠呢?

    云卿嘴角浮起了一丝讥讽的笑意,没有理会秋水,而是转头问着秋姨娘,双眸带着询问,“你是要一具尸体,还是做了姨娘的妹妹呢?”她有数十种方法可以将秋水拿下,可是云卿不想,她没必要让个隐藏的祸害一直留在府中。

    秋姨娘望着几近疯狂的秋水,双眸里透出无奈和疑惑,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秋水和耿佑臣就见过一面,怎么会为了仅仅见过一面的男人疯狂成这个样子。

    她当然不会知道,当初韦凝紫是计划让云卿嫁给耿佑臣的,暗地里让人使劲的挑唆秋水,在秋水面前说耿佑臣多么多么的优秀,多么多么的好,然后再带着她去看穷人家的女子是怎么过活的,就是为了让秋水以后给云卿添堵!

    秋水看到那些穷妇每天要自己洗衣服,做饭炒菜,身上穿着的是沾的油烟味,也没有漂亮的衣服和精致的首饰,那时候的心理就已经产生了质的变化,她心里已经完全笃定,绝不嫁给没钱没权人家,再加上秋姨娘当初为了敷衍她,答应让她做耿佑臣的姨娘,她就在心底将这个愿望固定了。

    现在陡然之间要将她嫁给商人,她当然剧烈的排斥了,甚至不惜做出这种过激的行为来。

    望着云卿深不可见底的眼眸,那锐利的凤眸正在等着她的答案,而秋水似乎因为等不到回答,而越发的将刀往脖子深处刻,她虽然不想妹妹做妾室,可更不想妹妹死掉,左思右想之后,为难道:“大小姐,你难道有办法让她嫁给耿大人?”

    也许做妻子,云卿不敢打包票,可是做妾嘛,那还不是容易的事情,云卿从容的点点头,她本来就对秋水没好感,当初若不是她发现的早,秋水就会引狼入室,害了全家人,既然她这样执念的要嫁给耿佑臣,那就让韦凝紫自己去尝尝,她培养出来的这个妾室,如何与她争宠吧。

    看到云卿点头,秋水眼底迸射出两道欢喜的光芒,握刀的手也松了下来,喊道:“你真的可以让我嫁给耿大人吗?”

    云卿不想再重复这样的话,倒是秋姨娘看秋水放下刀子了,连忙点头,冲上去将她手中的刀子夺了下来,“你放心好了,大小姐既然答应你了,一定会做到的。”

    秋水却不理秋姨娘的话,直接冲到云卿的面前,睁大双眸,重复确认的问道:“你说的是真话吧!不会骗我的吧!”虽然她知道面前这个少女是韵宁郡君,可是,毕竟比她还小,有那么厉害吗?

    云卿冷冷的睨了她一眼,看着她满是鲜血的脖子,眼底也被那红光照耀出一片嗜血的朱色,为了嫁给一个男人做妾,就要死要活的,太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若是自己不珍惜,别人替你珍惜也没用。

    她并不理睬秋水的问话,转身朝着院子外走,秋水追上去,准备拉着云卿,“你怎么不回答我问题呢?”

    “你什么,我什么!你一个奴婢,在大小姐面前怎么说话的!”流翠一把拦住秋水,鼓着眼睛教训她,她早就看不惯秋水这模样了,没少听小丫鬟说秋水脾气多烂,如今还敢对着小姐说话横冲直撞,流翠哪里肯依!

    秋水一心想冲上去问答案,哪里管得了流翠,手上的劲一上来,将流翠推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就在这时,只看一人扬起手,在秋水的脸上啪的甩下一个巴掌,惊得一院子人都停了下来。

    连云卿听到这样脆脆的巴掌声,都回过头来看,只看青莲小小的尖下巴抬着,手刚刚放下来,眼底还有着愤怒之色。

    秋水没想到打自己的人,竟然是这个很少说话的青莲,顿时眼鼓得和铜似的,怒斥道:“你个贱婢竟然敢打我?”一扬手,就要打回去。

    没想到自己的手被人抓住,马上右脸又继续被扇了一个巴掌,青莲脸色冷冷的,非常不客气的甩开秋水扬起的手,非常沉冷的开口,那稚嫩的声音里有着深深的警告,“这个巴掌你告诉你,你是奴婢,我也是奴婢,你没资格骂我!第一个巴掌,是教训你不尊小姐,小姐她是主子,又是朝廷封的郡君,无需对你承诺什么!你若是不相信,就尽避再去死啊!”

    秋水被青莲霎那之间放出来的气势吓到了,一时呆愣,而秋姨娘看着云卿冰冷的面色,和含着寒意的双眸,想起上回云卿警告她的那句话,也不顾自己站不站的住,冲上去将秋水拉了下去,让人给她包扎脖子上的伤痕,口中不断的道歉:“大小姐,对不起,婢妾会好好教训她的!”

    云卿看着满脸不服的秋水,教,要教的好,就不会几个月还是这个德行了,不过教不好正好,刚好将来到了耿家,刚好可以用来折磨韦凝紫。

    不过……

    云卿在秋水身上打量了几圈,眼底的笑越发的浓郁……

    倒是流翠被青莲刚才吓了一跳,不过她是欢喜的吓到,跟着云卿回到院子之后,便抓着青莲的手,赞叹道:“哇塞,青莲,看不出来,你刚才真的好……”流翠想了下,“好有小姐的风范啊!”

    问儿和来天越后便升为二等丫鬟的飞丹端了茶和点心过来,一听流翠的话,问儿便好奇的凑过去问道:“青莲怎么了?什么叫有小姐的风范?”

    流翠眉飞色舞将刚才的事说了一圈后,问儿也和流翠一样,满口的赞叹,只有飞丹知道,青莲当初刚从粗使丫鬟提拔到大小姐院子里面做丫鬟的时候,少不了受下面的丫鬟婆子欺辱,青莲一直都默不作声,有一次被人欺负的狠了,她抡起旁边的一根木棍,将那三个欺负她的丫鬟婆子打的到处乱跑。

    像青莲这种丫鬟,属于闷罐子型,一旦不出手,一出手就是一鸣惊人。

    飞丹边想,边观察了下云卿的神色,见她依然是浅浅笑着,眸底并没有任何的惊讶,便明白当初这些事大小姐肯定是知道的,那些被打的丫鬟婆子估摸来告状,被大小姐压了下去,而青莲也知道这个原因,所以越发的对大小姐死心塌地。

    飞丹想起自己当初的遭遇,若不是大小姐求情,她早就被卖到什么腌臜的地方去了,暗底更加佩服这个大小姐对人心的把握。

    被流翠和问儿说的都不好意思的青莲,终于开口,“你们别说我了,要不,下次我都不敢这样了。”

    “哪能不敢,就得这样,有些人,不能让,让了她还得寸进尺呢。”流翠说着,还转头望着云卿,笑眯眯道:“小姐,你说奴婢讲的对么?”

    这分明是云卿和她说过的话,流翠此时用来献宝,逗得云卿一笑,“没错,把握分寸就好。”

    **

    耿佑臣这段时间心情不好,今晚便独自一人,来到了丽春院里,为首的老鸨看到他,立即就扑了上去,包裹着大红衣裳的身躯讨好的扭着臀,“耿大人啊,你可有一段时间没来了,不是娶了新夫人,就忘了我们家燕燕吧!”

    “瞧张老鸨你这话说的,我再怎么也不会忘了燕燕,今天不是来看她了没,她在吗?”耿佑臣脸上挂着的标准的风月浪子的笑容,手掌还在老鸨肥厚的臀部一拍,惹得老鸨装模作样的惊叫了一声,涂满脂粉的脸蛋状若娇羞的嗔道:“耿大人你真是好坏,今儿个燕燕刚好没出台,在上面等着你呢!”

    说罢,转身对着楼上的小厮喊道:“给燕燕姑娘挂牌,耿大人来找她的了。”

    小厮利落的跑去通知燕燕,耿佑臣则熟门熟路的摸到一间门,推开里面的房间,便看到一个穿着浅绿色,身段妖娆,面若春花的红唇女子,正斜签着身子坐在桌前,斜睨着一双画得媚出水来的眸子,浅笑望着他。

    这一眼的风情,就让耿佑臣身子都麻了一半,乐悠悠的走到燕燕面前,一把将她抱住,“小**,这么久没看到爷,有没有想爷啊?!”

    “想什么想!你娶了妻子,忘了旧人,都快两个月没有来过我这里了!”燕燕站起来,一把推开耿佑臣,往前迈着步子,虽然在生气,可走起来的身姿,依旧是带着无限的诱一惑,冲击着男人的眼球。

    韦凝紫虽然是娇是美,但是比起见识过无数男人的青楼红牌来,对男人的掌握,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燕燕那是一举一动都透露出勾一引人的风一情。

    耿佑臣立即就扑了上去,抓住燕燕抱在怀里,“好亲亲,心肝宝贝儿,这不是刚娶亲,要是贸贸然出来的话,可不给那些御史抓了我去说!”

    燕燕被他双手在腰间一抱,顿时咯咯的娇笑了起来,拉着耿佑臣的手往外扯,“好了,好了,我原谅你了,你别把手放那,我怕痒!”

    耿佑臣这才把手放开,望着燕燕胸前被紧身的裹胸裙被她笑的不断抖动,脸上露出猥一亵的笑容,双眸里流露男人对女人的强烈肉一欲,在她脸上亲了一个,“看爷今晚不拉着你大一战个三百回合,让你求饶都喊不出来!”

    还三百回合,三十个回合只怕你都不行,燕燕内心鄙视的看着耿佑臣,手却拉着耿佑臣坐到桌前,娇软的嗓子透着无尽的媚意,“耿大人,你这样勇猛,三百个回合燕燕哪里受得了,可是这些天,燕燕一直思念你,这番相思之苦,你起码也要喝个三百杯来解解燕燕心头之气吧。”

    耿佑臣已经被燕燕逗得心猿意马,口干舌燥,只要能亲亲美人的芳香,有何不干的,接着燕燕递过来的酒杯,吃够了豆腐,一杯接一杯的喝下去。

    望着他开始朦胧的醉眼,燕燕眼底闪过一丝诡秘的笑意,继续柔声劝着耿佑臣,直到他喝趴下,倒在了桌子上,才对着窗外摇了摇灯烛。

    接着就有两个男的,进了燕燕的房里,将耿佑臣抬了出去,临走之前,将两张银票放在了桌上。

    过了一会,耿佑臣半醉半醒之中,只感觉一个温香的女一体撞在怀中,酒精上来,大头和小一头一起冲动,只记得自己在丽春院里,便拉着那女子,口中喃喃的喊着:“燕燕,来,来,陪爷大战三百回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