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91 请求赐婚

重生之锦绣嫡女 091 请求赐婚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啊啊啊啊……”接着众人便只听一连串的叫声,用力过猛的二公主踩到湿润光滑的鹅卵石上,噗通一声,掉到了湖里,拼命的划着手脚。

    本来所有人都以为韵宁郡君会被二公主辣手摧花,结果戏剧性的大逆转,二公主自己打人不成,反而跌到了水中。

    两名宫女反应过来,花容失色的在湖边乱转,她们想跳下去救二公主,但是自己又不会游水……

    而靠的最近的韦沉渊,看到二公主落水之后,第一反应就是下水去救人,他从小生活在乡下,那里的男娃在河边湖里游水是常事。

    就在他提起脚步,冲到湖边的时候,却发现抬步有些阻力,低头一看,一双米白色的绣花鞋正踩在他的长衫上,顺着鞋尖看上去,便是云卿含笑的面容,正对着他轻轻摇头。

    在韦沉渊心里,云卿虽然颇为聪慧,对付人也不会大发善心,但是心地不坏,二公主刚才只是骂了她,云卿也不至于让她丢了性命才甘心,正疑惑着,就见一道大红色的身影从他身后窜了出去,一跃跳到了水中。

    二公主在春日还带着冰凉的湖水里面扑腾,水花溅到了她的眼睛里,她心内的恐惧越来越大,华丽的衣裳和闪耀的装饰此时都成为她的负赘,拉着她不断的往水中沉去。

    她心里越来越恐慌,又怕又怒,怎么还没有人来救她,她会不会就这么淹死了……

    其实不过短短的一瞬间,在生死挣扎中,便变得格外的漫长,惊惶失措的心,盼望着有人能来救到她,便在她就要沉入湖底的时候,一道大红色的身影在模糊的,隔着水的眼中一下出现在她的面前,一只手臂捞了过来,一把拉住她的头发,用尽全力的拖着她往湖边游去。

    待到了湖边,人群一下子拥了过来,大红色身影将二公主一把从水中捞起,一手穿膝,一手从肋下将她搂在胸前。

    发间水滴在不断的下坠,顺着脸颊流到脖颈后,再落到男子的手臂上,二公主还留着惊吓的眼眸,掀起眼皮,看到这个刚才勇猛跳下,救了自己的男子。

    他脸庞稍方,五官中庸而柔和,虽然没有四弟御宸轩那样凛冽冷峻,也没有堂弟御凤檀那般邪魅惑人,但是组合起来,有一种让人安心的温柔,二公主只觉得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连从他下巴掉下来的水滴,滴到她的脸上,都透出一种浓烈的温柔味道。

    四皇子脸色阴郁的从男子手中将二公主接过来,看着二公主明明应该被凉水浸得发白的脸庞却透出晕染的红云,两眼里冒着浓浓的痴恋,紧紧抿着唇将二公主送到了那两个宫女手中。

    二公主抓着四皇子的手,目光停在身着大红色喜服的男子身上,“四弟,刚才救我的那个男子是谁?”

    四皇子额头青筋崩裂,脸皮崩的紧紧的,好似再用一份力,脸皮就要崩开了一般,咬牙切齿道:“那就是今天的新郎官,耿佑臣!”

    耿佑臣是他的人,二公主和他见面没有一百次,十几次绝对有的,竟然抓着他的手,去问耿佑臣是谁,这个胞姐,平日里就让他头疼欲裂,今日在人家的婚礼上,挑衅沈云卿也就罢了,竟然还落水,让新郎官救了她,如今还腆着脸皮问,新郎官是谁!

    二公主仿佛没有听到四皇子说的前一句话,只听到耿佑臣几个字,眼底的痴迷中加上了微微疑惑,“是他啊,平日里看他,怎么没觉得有这么帅,这么迷人呢!”

    她任宫女拿了披风给她包上,喃喃自语,“他救了我,我们有了肌肤之亲,我要让母后赐婚……”

    四皇子冷冽的眼底几乎可以射出冰剑,耿佑臣是他的心腹,今日是耿佑臣迎娶威武将军义女的日子,如果二公主现在跑去,说要让皇后赐婚,将她嫁给耿佑臣,只怕威武将军他还没拉过来,就已经结仇了!

    不能帮他也就罢了,还要拖他的后腿,这个愚笨的二姐!

    望着二姐那狼狈的样子,却还带着花痴的面容,四皇子觉得,如果可以,他真想两巴掌打在这个胞姐脸上,但是他不能,只能忍住一肚子的火气,压抑着怒焰,对着两名宫女,用异常冷冽的嗓音命令道:“还不赶快将二公主带进去换衣物,你们好好看着二公主,在回宫之前,不许她出来,免得她着凉了!若是给我知道二公主跑出来了,哼!”

    他没有将后果说出来,两名宫女却如同芒刺在背,低着头,全身颤抖,四皇子冷酷狠戾,对待宫人绝不手软,连忙应是,两人一左一右的夹着二公主往后院去。

    四皇子看着二公主还屡屡回头,觉得不放心,又喊了自己的贴身侍卫陈乙跟在她们后面,以防再出什么意外。

    耿佑臣将二公主救了上来,就被人包围住了,徐国公府的嫡孙徐砚奇喝得醉醺醺的,半醉半醒的冲过去,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酒杯,指着耿佑臣,满脸揶揄道:“好你个耿佑臣,你还说你喝醉了,看你方才的样子,有人落水,你是健步如飞,跳进去救人没一点问题,你装醉,装醉是吧,现在被我发现了,喝,罚你再喝三杯!”

    他举起酒壶,就开始往酒杯里倒酒,东倒西歪的,倒得满手都是,终于倒满了一杯,塞到耿佑臣的面前。

    耿佑臣一身喜袍已经是湿漉漉的粘在身上,头冠也有些歪,他从开席起,就被一帮纨绔子弟包围了起来,拼命的灌酒,就算跳到了湖中,整个人还是没清醒过来,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做了什么,看到杯子就直接接了过来,往口中倒。

    如此豪迈的行为自然让旁边的人大声起哄,“噢,再来一杯!”

    年轻人在一起玩闹,又都喝了一些酒,看到二公主有人管,就不去操心了,云卿和韦沉渊站在原地没有动,但是却将四皇子和二公主两人之间的互动看了个清清楚楚。

    韦沉渊面上带着几分惊讶,他刚才可是听到二公主说的话,什么救了她,有了肌肤之亲,要让皇后赐婚……

    这,耿佑臣可是今天的新郎官,二公主因为别人救了她,就要去赐婚。

    要知道,大雍朝虽然规矩多,但是男女之间大防也不至于那么严密,男女见面说话,只要没有越矩的行为,也不会有难听的话,而掉下河中,只要不是男女**接触,其实这也只不过是算是一个救命,一个承恩这么简单。

    如今春日,衣服不用说,起码都是二层,耿佑臣救了二公主顶多算是个援手之恩,连救命都谈不上,因为耿佑臣不出手的话,这里青年才俊中会游水的人不少。

    “二公主未免倾心也太快了一点。”韦沉渊惊讶之余,又叹了口气。

    云卿望着他清隽的面容上,星眸里带着的心有余悸,掩嘴一笑,凤眸里光彩流溢,如繁星缀在夜空之中。

    二公主当然会倾心了。

    韦沉渊可是不知道,上一世里面,二公主也是在一个宴会上,不小心跌入了湖中,当时便是韦沉渊第一个去救了她,于是跟随而来的,便是二公主无尽的骚扰和纠缠,她记得自己死的时候,韦沉渊还没能娶妻,朝中哪一个官员,敢把自己女儿嫁给他啊,二公主那时候可是做了皇帝的四皇子的姐姐,嫡长公主了,和皇帝的姐姐抢男人,那是不要活了吗?

    而耿佑臣,在做她妻子的半年时间里,云卿知道他有一个习惯,他喝醉酒之后,表面上看起来和平常人差不多,但是一旦听到有东西落水,就会飞奔过去捞上来,速度和反应根本就看不出是一个醉酒人所为。

    这个习惯是他小的时候救过一个人,李老太君也应此注意到众多庶子里面的耿佑臣,才对他开始注重培养,为他今日踏入朝政打下了良好的学识基础,所以在耿佑臣的心里,下水救人大概和权利成就是一体的,醉了之后,这就成了一个奇特的嗜好。

    当然,这个习惯知道的人很少,耿佑臣很少喝醉,但今天是他的婚礼,他当然是要敬酒,而且很难推迟。当他被人拥着进了花园时,云卿便就注意到了他眼中那微醉的神态。

    再加上鹅卵石这么滑,二公主激动之下,冲过来打她的话,十有**会滑到水中。

    机缘巧合,就让看戏曲看的太多,有英雄救美情节的二公主滑下去,遇到了令她砰然心动的耿佑臣了。

    “女子总是有点英雄情结的嘛。”云卿对韦沉渊一笑,语气里听不出是揶揄,还是感叹。

    韦沉渊虽不知云卿脑中在想什么,但在心内也庆幸刚才云卿踩住了自己的长衫,不然刚才他比耿佑臣的动作快,救了二公主就是他,被二公主看中的就会被换成他……

    从之前看到二公主的那刁蛮到野蛮的举动来说,韦沉渊真是觉得,这位高傲的二公主,只怕他是吃不消了。

    然,从云卿刚才的举动来看,她似乎一早就知道二公主会爱上救她的人,也知道耿佑臣会跳下去。

    如星的眸中不禁的带上了深思,她的再次未卜先知,让韦沉渊心内对云卿的看法又高了一个层次,只叹她幸好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他扬起唇角,轻松的一笑,“这么说,你也有了?”

    云卿点头,“有的。”

    是女子,总会有一点英雄情结,幻想有一天,自己在危难之中,会有一个俊美的男子,骑着白马,威风八面的出现,将自己从水深火热之中救出来……

    上一世的她,不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情节,在失贞的水深火热之中,遇见了温文尔雅的耿佑臣,便栽了下去,结果送了卿卿性命。

    不过,也有些奇怪,上一世的耿佑臣对她是一见倾心,再也不能自拔,虽然是冲着家中的财产,这一世,她自问容貌更加焕发,家业也更加大了,可耿佑臣对她,似乎只是有兴趣,而没有什么太过倾心的意思。

    莫非,前世的他,不是出于自己的本意来娶她的?

    想起耿佑臣和四皇子的关系,还有四皇子派人来自己家中翻寻的东西,云卿弯了弯美丽的唇角,眼眸微垂,大概,耿佑臣娶她,也是为了那样东西吧,只是上一世到死,她都不知道那东西究竟是什么,要如何才能寻到这样东西呢?

    “原来你也有啊,难怪英雄美人总是戏台子上最受欢迎的曲目。”韦沉渊带着些微的取笑,眼角弯起,如同一缕清风。

    “是啊,听你语气,似乎对刚才没救到二公主遗憾嘛。”云卿斜觑着他,满脸促狭的笑,“要不要下次创造点机会给你再表现下?”

    “郡君还是不要拿着小生打趣了。”韦沉渊瞳眸微瞠,做出惊吓的神色,对着云卿拱手讨饶。

    这般模样惹得云卿笑靥更盛,便是已经看了两年她美貌,自认已经没有感觉的韦沉渊都失神了片刻,心中喟叹,如云卿这等生在富贵家中的少女,又这样炫目,以后,不知道会嫁到谁家为妇呢。

    婚宴结束后,皇后,二公主,四皇子回到了储秀宫中,一直被四皇子冷眼警告,不敢开口的二公主,此时终于一脸不平的冲到皇后面前,满脸委屈的喊道:“母后,你可要为儿臣做主啊!”

    皇后在宴会上已经听到宫人回报,发生了什么事,此时扭头便望着二公主,美眸中有着冷光,“你有什么要我做主的?”

    二公主并不是个聪明的人,她也没有察觉到皇后眉梢那点冷意,只顾着倾述自己的那点心思,抓着皇后的手,撒娇道:“母后,方才在永毅侯府花园中,儿臣掉落到了水中,是耿佑臣他救了儿臣,儿臣和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了肌肤之亲,求母后给我们赐婚。”

    她一口气将心中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皇后的脸色却是随着她的话语越来越沉,“你堂堂一个公主,说什么肌肤之亲,说什么给你们赐婚,你知道不知道耿佑臣是今日的新郎,他刚娶了威武将军的义女,我给你们赐婚,你过去是什么,做妾,你做不做?!”

    “做妾?”二公主显然没想到皇后会说出这两个字来,尖声喊道,两只眼睛里带着惊讶,“母后,儿臣堂堂一个公主,去做妾,怎么可能,她韦凝紫也没这个福分可以承受得起!”

    “那你还要嫁过去?”

    “让那个韦凝紫做妾,儿臣做正室,这不就可以了吗?”二公主站在皇后身边,想起那从天而降的红衣男子,宛如天上派来的救星一般,“儿臣和耿佑臣是有缘分的,他今天做新郎官,那么多人都在花园里围着他,为什么别人没来救儿臣,就是他来了,儿臣觉得,他就是儿臣命定的那个夫君!”

    二公主今年已经二十,她曾经有一门亲事,但是就在快要举办婚礼的时候,男方得病去世了,二公主得知后,也没怎么伤心,在那门亲事之后,皇后又要给她说亲,她都不肯,说没感觉,这不好那不好,陛下曾经逼迫她嫁人,她竟然以死相逼,硬是的三天三夜不吃饭,不喝水,将皇后心疼的去求明帝,明帝一气之下,再也不管她的婚事了。

    如今在朝中,是有名的大龄公主。但是二公主不在乎,她一直在等着她命定的那个人出现,直到今天,他终于出现了。

    二公主出生之前,本来是有一个公主的,但是身体不好,没足月就夭折了,所以二公主其实是明帝的第一个女儿,明帝颇为疼爱她,经过以死相逼不嫁人事件之后,明帝对这个女儿,明显就没那么喜爱了,更别说二公主的智慧和她的骄纵,完全是成反比。

    本来她今日看上哪个青年俊杰,对皇后来说是好事,可偏偏是在人家的婚礼上看中了新郎,这比不嫁人,还让皇后恼怒。

    “你难道不知道,那个韦凝紫是你四弟要拉拢的人吗?”皇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若是早那么一个月,看上耿佑臣也就罢了,反正他是四皇子的心腹,让他娶了二公主,也算是进一步的拉拢,现在再说,那都迟了。

    二公主一愕,随即道:“拉拢她做什么,她一个女的拉拢了又有什么用!”

    “你!”皇后现在是真的后悔一直娇惯着这个女儿,她想着女儿家娇养,一直对二公主是要什么就给什么,如今看出来,这个女儿不是用没头脑形容,简直可以直接说蠢了!

    “你不用想了,今日他救你,不算什么肌肤之亲,那只是援手相助而已,你若是以后还想嫁,还是好好想想,今日在场,有多少人看到你骄阳跋扈的要打沈云卿,怎么挽回脸面吧!”一直坐在一旁,抿紧深红色嘴唇,满脸阴戾的四皇子,冰冷的声音插入了两个女子的对话之中。

    皇后却不知道前面这桩事,听到四皇子的话后,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但更多的却是听到沈云卿的名字后,心头不由自主一股不舒服的感觉,“你怎么要去打她?”

    “她对四弟不敬,我当然要去警告她了!”二公主满脸的不忿,想起云卿,眼底就流出了鄙视,“对啊,今天就是因为去打她,儿臣才掉到湖中去的,对了,搞不好是她故意陷害儿臣!”

    四皇子微掀眼皮,睨了二公主一眼,双眸如同寒冰一般直直射向她,哼道:“她没对我不敬,是你突然冲出来要去打她,自己脚下生滑,才跌进去的,莫要将责任往其他人身上推卸!”

    四皇子心中很不喜欢二公主的做法,当时他和云卿在说话,就是因为她突然出现,便打断了,但是后来,二公主滑到湖中一事,他本能的觉得,沈云卿也是故意走那条鹅卵石铺的小路,当时她就在防范二公主的扑打了。

    听到四皇子的话,皇后美眸微眯,眸中透出思量的光芒,在四皇子身上打量,自己的儿子她还是了解几分,甚少为朝政以外的人和事说话,今日却是破例为沈云卿辩解了。

    她仔细的盯着四皇子的表情,但见他容色冰冷,双眸也如同往日一般,并没有特殊的情状在里面,没有异常,却不等于真正没有什么,她这个儿子,自幼便是一副冰冷到底,生人勿近的模样,就是她这个生母,也不大清楚他的想法,除了一些朝政上的事外,其他的,她和这个儿子并不亲近。

    想起在沈云卿的容貌,皇后心中微微恍惚,莫名的有一种危险的感觉。

    “母后,我不管,你要替儿臣做主,儿臣一定要嫁给耿佑臣!”二公主见皇后陷入了沉思中,不甘心自己的姻缘被这样忽视,摇着皇后的手,耍赖道。

    “不要再说了,你和耿佑臣是没有可能的!”皇后拧眉喝斥道,心里打算物色个合适的人,尽快将二公主嫁出去才好,想起四皇子方才说二公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打韵宁郡君,只怕朝中关于二公主倨傲跋扈的流言会更盛,还是要肃清这等流言比较合适,她想了下,抬头道:“六日后,让耿佑臣夫妇和韵宁郡君进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