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89 无尽痛苦(求票)

重生之锦绣嫡女 089 无尽痛苦(求票)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谢氏听到翡翠说秋姨娘来了,以为她是来请安的,便走到了正厅里。

    秋姨娘一看到谢氏,首先行了礼,然后便不说话,站在一旁。

    她的举动引得谢氏侧目,谢氏并不是个喜欢靠规矩来摆主母架子的人,家中姨娘请安后,便可以走了,她不需要姨娘在一旁伺候,秋姨娘也不是府中新人,这等规矩她也知道,今日这么站着,定是有其他的话要说。

    谢氏也不匆忙,端着丫环送来的燕窝粥,不慢不快的喝了一口,静静等着秋姨娘开口。

    秋姨娘闻着满室的粥香,肚中虽然有些饿,却丝毫没有食欲,她不是在等谢氏先说话,而是在想,如何说,才会更好。

    “夫人,婢妾想求你个事情。”秋姨娘小声的说着,面色上显出几分真挚的恐慌,她不知道,昨日云卿对她说的那些话,谢氏是不是也是知情的,若谢氏知道,那么眼下她出言相求,怎么也显得底气不足。

    谢氏睨了眼秋姨娘的脸色,心中微存了疑惑,这些年秋姨娘衣食不缺,能让秋姨娘开口相求的事情,实在不多,她放下手中的燕窝粥,“什么事,你先说出来。”

    秋姨娘见谢氏脸色如常,并没有对她露出不满或者其他的神色来,心下稍松,道:“夫人,年前在扬州时,婢妾母亲曾将婢妾的妹妹送来府上,也就是如今在婢妾身边的秋水,她年岁不小,婢妾的母亲想给她找门好点的亲事,才让婢妾将她带在身边,之前婢妾便想求夫人做个主,只是府中刚迁来京城,万事皆忙,如今现下府里在京城也安定了下来,婢妾便想让夫人相看,可有合适的人家,能让秋水嫁过去。”

    谢氏静静的听着她说完,柔和的双眸里始终带着温和的光,秋水跟在秋姨娘身边的目的是什么,谢氏一直是清楚的,对于秋水那等小姐作风,她也早听李嬷嬷说过了,心里多少也有些想法,毕竟一家有一家的规矩,既然说是做下人留在府中,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到的。

    今日秋姨娘求到她面前,她还是有些讶异,看秋姨娘之前的情状,是打算给妹妹寻个稍微高点的人家,如今求到她面前来,难道是已经有看好的人家,需要她出面去说亲了吗?

    “如今来京城,我认识的人也不多,若是秋姨娘你有看好的人,提出来便是,若是合适的话,我倒也乐意成其好事。”

    谢氏的一番话,秋姨娘知道她一定是误会自己的意思,连忙道:“不,夫人,婢妾并没有看好的,想来自己看到的人总有限,邀夫人给挑选一个,秋水本来就是一介草民,只要对方人好,家世尚可,便行了。”

    谢氏听她的话,知道秋姨娘的意思,也就是寻个普通殷实的人家,主要是做个正头娘子,不是妾室就好了。其实这事情说难也不难,扬州这种人家多的是,只是如今到了京城,合适的人选相对就少了。但是秋姨娘求到她这里来,打得是什么主意,谢氏还是要多思量下。

    “秋姨娘自己也可以多相看,若是有合适的,我再帮你出面,会更好一些。”

    谢氏还是委婉的拒绝了,若是她去挑,挑了好也就罢了,日后若是出了什么漏子,少不得要怨到她身上,她犯不着为了一个秋水,让秋姨娘对自己带上怨恨。

    但是秋姨娘也听得出,谢氏除了委婉的拒绝,也给足了她面子,若是看中了人家,谢氏可以出面去说说,抚安伯夫人的名头出面,总是比她一个姨娘要好得多,这样秋水以后嫁到婆家去也有面子。

    她今次来,也不抱着十足十能成功的想法,得到这句话很满足,于是谢恩出去。

    昨日自云卿跟她说了那些话后,她想了一夜,以前也不是不知道秋水品行甚差,但是怎么想,到底还是当作不懂事的少女纯真无邪罢了,可是当知道茶饼里面含了让人假孕的药,而且秋水一直往外面跑,接触的那个丫鬟就是韦凝紫身边丫鬟的时候,她就知道,韦凝紫还没有对沈家死心。

    想利用她,来挑起沈家的内乱,而她一直都是安分守已,唯一的做法,就只有让她以为自己肚子里有孩子,女人,一旦做了母亲,很可能为了孩子,做出很多平时做不到,做不出的事情。

    再加上秋水一直在旁边说些风凉话,挑唆话,虽然她没有立即就动心,但是慢慢的,这些话也会入了她的心,然后……也许她一冲动,就会对墨哥儿,轩哥儿下手,就算到时候查出来,死的也是她,和韦凝紫完全没有关系。

    想到这里,秋姨娘心里打了一个寒颤,内心对韦凝紫也生出一股寒意来,秋水若不是受了她的挑拨,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到了院子里后,秋水就跑了过来,对着秋姨娘不客气道:“你找个理由让我出去吧,在家里闷死了!”

    “你昨天上午已经出去过了,又要出去做什么!”秋姨娘看着她,眉头微蹙道,“是不是又要去见你那个什么认识的朋友?”

    秋水心里惊讶秋姨娘怎么知道,但是也没太放心上,抬起手摆了摆,“别说她了,昨天我出去到约定的地方,她就没在了,竟然骗我,害我出去等了她好久,真是,骗我,下次见到她,一定让她好看……”

    秋水嘀哩咕噜的话,让秋姨娘知道,云卿只怕已经揭穿了韦凝紫的这个阴谋,韦凝紫见没利可图了,自然不会让丫鬟再来见秋水。

    不过,秋姨娘看秋水举手投足之间,透出一股妩媚,无名指和尾指说话间开始微微翘起,说话虽然还是那么中气十足,但是尾腔已经拖长,美眸中带着考量的目光,对着秋水拧眉道:“好好的,手翘得和个孔雀一样做什么!”

    秋水一看自己的手,特意捏了个翘指,在秋姨娘眼前晃了晃,笑道:“我看姐姐就是这么做的,看起来挺漂亮的,就学学罗。”

    秋姨娘心内一惊,自己在沈府做姨娘,自然一举一动,都是姨娘的做派,可是秋水,她不打算让她也去做妾室的,自然不能学姨娘一样,眸中带媚,手指翻翘,腰如蛇摆,这样的作态,就算到一般人家家里,给公婆姑嫂看到都要嫌的。

    想到这里,她的语气自然凝重起来,“秋水,你以后不要学这些动作了,如果非要学,就学大小姐那样,端庄大方,举止幽雅。”

    秋水听着秋姨娘说话,想起云卿端坐在椅上,嘴角含笑,双眸盈然的样子,远觉得没有侧坐扭腰,侧睨着的眼神醉人,嘴里随便的应道,“好了,知道了知道了。”

    秋姨娘看她一脸敷衍的样子,知道她虽然嘴上应着,其实什么都没听进去,皱了皱眉,心道,加快开始的决定,要在这一两个月里,赶紧给秋水找一个合适的人家嫁出去,以免到时候秋水满身都沾染着不好的气息。

    ……

    韦夫人从抚安伯府出来后,想起她之前和韦凝紫问话,韦凝紫还是一句实话都没说,甚至连韵宁郡君所说的事情,她提都没提过,脸色不由的沉了下来。

    进了韦凝紫的房间,看到她正埋头绣着枕帕,脸色稍缓,让其他的丫鬟全部都出去,屋中只剩下她们两人。

    韦凝紫不知道韦夫人出府是去了哪里,看到她过来,停下线来,含笑道:“义母,有什么事吗?”若是无事,是不会将她屋中的丫鬟都赶出去的。

    韦夫人并没有好脸色,直接坐到了另一边,望着她的脸,声音冷漠道:“你告诉我,当初你母亲和你在扬州沈府的时候,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让人家再也不原谅你们了。”

    韦凝紫眼眸微凝,思忖着韦夫人所说的话,‘让人家再也不原谅你们了’,这个人家是指的沈云卿一家吗?那今日韦夫人出门,是上沈府去道歉了?而且听这语气,沈家人并没有接受韦夫人的求和。

    她心中对韦夫人这种行为恼怒,去和沈云卿求和做什么,她才不要跟那种人低头,她凭什么需要跟沈云卿低头。

    她这一次的情绪积得太多,就算掩饰了,也散发一丝出来让韦夫人察觉到了,便问:“你在想什么?”

    韦凝紫知道自己刚才肯定让韦夫人察觉到什么,韦夫人是个心直之人,既然已经对她起了疑,她倒不如将事情说出来,反正在所有人眼里,这一切也都是归于谢素玲的身上而已。

    而对于这个母亲,韦凝紫自从在沈府听到谢氏和沈茂所说,关于当年求婚事情真相之后,对她没有一丝儿感情,有的只是憎恨。

    若是没有谢素玲一时的贪心,她如今何苦做一个寄人篱下的人,她才应该是沈茂的女儿,是抚安伯府的女儿,是韵宁郡君才对,有着这样的身份,再凭借她的外貌和智慧,嫁给皇子也不是难事,而不是如今委委屈屈做个五品小辟的妻子。

    而沈云卿才是那个死了爹没了娘的孤儿,才是需要处处时时都查看着别人眼色活着的人!

    韦凝紫放下手中的枕帕,下了塌上,直接对着韦夫人跪了下来,满脸委屈,眼泪簌簌的往下掉,“义母,凝紫知道,你今天一定是去沈府为凝紫说好话了,但是,沈府是不可能会原谅凝紫的,她们已经恨死了母亲,也连带讨厌凝紫。”

    韦夫人看韦凝紫跪了下来,并没有出手扶她站起来,仔细的查看着她的脸色,“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人家说你们杀害沈家的祖母了?”她不奇怪这个义女可以猜到她去过沈府了,毕竟刚才说话的时候,她也没有可以遮掩,但是她必须要知道,韵宁郡君口中所说的杀害祖母究竟是怎么回事!

    韦凝紫心里早就有了准备,她们和沈家最大的冲突点也是这里,沈茂和谢氏不可原谅她们母女也正是因为这件事。

    当韦夫人问出这个问题之后,她便将当日的事情娓娓述来,当然她所说的都是有利于她自己的,从老太太被掐之后,到谢素玲的惊惶,然后再到她发现谢素玲畏罪自杀,整个事情说下来,她都是一个受害者,有的只是对谢素玲做出此事的羞耻感和心里的悲痛。

    “义母,这样的事情,你让凝紫怎么和你说,又如何说的出口,如果你知道这件事,也许就不会要收留凝紫了,凝紫如今父亲没有,母亲又躺在床上,不知人事,若是没有你们在身边,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模样啊!”

    韦凝紫哭的几乎是哽咽的接不上气来,声音从开始的声情并茂,渐渐有些失控,韦夫人见她这幅模样,心底已经是信了开始她所说的话。

    若是谢素玲真的做过这样的事情,沈府不接受求和,是理所应当的,可是她还是有疑问,“为什么你娘要去杀沈家老夫人?”按理来说,沈家老夫人对她们应该不会差,否则也不会和她们同路到扬州去了。

    韦凝紫心内厌烦韦夫人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为了一个沈家,韦夫人这已经是第二次来责问她了,暗暗咬紧牙,脑中则是飞快的想着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一个谎话说出来,必然要有无数个谎话去圆。

    说谎也的确是个累人的活。

    韦凝紫不能说出当日是她假装打劫的事情,但是想着日后若要一直对付这种问题,反正谢素玲已经是个‘活死人’了,不如一干问题全部推到她身上。

    “听说,是因为当初母亲与山贼勾搭,假装打劫老夫人,借着救命恩情才能顺利住进沈府这件事被发现了。”

    韦凝紫说着,抬头望了一眼韦夫人,透过泪眼可以看到韦夫人面上仍然带着疑虑,皱眉望着她的眼里,明显有了考量,于是她顿了一下,又道:“当初娘就是被族人逼得没办法,又不知道这个嫡姐究竟能不能接纳她,一时情急就用了这个方法,虽然这个方法是不好,但是,但是她的出发点,也是怕凝紫跟着她在外飘零……”

    韦夫人听着韦凝紫的话,处处都没有破绽,可不知怎么,经过这两次,韦夫人对她总有些失望,若是真的如此对她和夫君相信,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她,就是这样重要的事情,也不曾和她说。

    但是韦凝紫后面说的话,又让她心里微动,作为女人,她当然知道一个寡妇带着一个妙龄的女儿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出于母亲的心态,做出一个偏激的事情来,也不是不可以的。

    看着这个义女,韦夫人心里很复杂,不过还是弯下腰去,拉着韦凝紫起来,“你这些事情,早点告诉我就好了,今日我本想着去帮你和韵宁郡君讲和的,你外祖家姊妹不多,也就她一个表妹,你又没有兄弟,以后也好帮衬着,谁知,竟还有这么一桩事,真让我汗颜,这是去谁家说和,也不可能的事了。”

    “都是母亲和凝紫犯的错,让义母你劳心了。”韦凝紫站起来,半坐在榻上,低下头,掩饰着眸中的厌恶。

    她和沈云卿两个人是绝对没有和好的可能,不管是那八十大板差点将她活活打死,还是这次害她不得不嫁给耿佑臣,她和她是不共戴天之仇!她一定要打到沈云卿,这辈子才能放心,才能安心!

    韦夫人不知道韦凝紫此时心里在想着什么,但是心里对她已经没有了以前的热络,“以前的事,也就过去了,不管你和谢素玲以前做了什么,义母都不会放在心里,你马上就要嫁人了,嫁人以后,做个好妻子,这样,义母和义父不会不管你,你也不用有寄人篱下的想法,我们没有把你当作客人看,我们只希望你以后能过的好,有时候,有些东西,不要想的太多了。”

    韦夫人语重心长的说着,并在韦凝紫的手背上拍了拍,韦凝紫低垂的脸,眸色微变,她知道有些事情,韦夫人心中已经知道了,就算不知道,有心去查,也不是问不到的。

    “多谢义母。”

    韦夫人刚才说的话,是隐隐的告诫,也是一番承诺,只要韦凝紫不要再去故意生事,威武将军府就等同于她的娘家,但是韦凝紫这样没有半丝回应的话,让韦夫人又冷了几分心,丧失了说话的兴趣。

    “你不要太累了,光线不好就不要绣了,免得熬坏了眼睛。”

    “凝紫会注意的。”

    韦夫人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回头看了下还是埋着头的韦凝紫,漠然的出了门。

    韦凝紫低垂着头,思绪却一直在想,沈云卿,你没出现之前,义母对我一直都贴心贴肺,不带半点成见,可是你们沈府一来京城之后,义母就变了。

    你究竟有什么魔力,可以让对你才见过两面的人,就帮着你说话!

    韦凝紫和耿佑臣的婚礼在明帝一个月时间的限期内,如期举行,抚安伯府也收到了请帖,邀请参加婚礼。

    若是单单为了韦凝紫,府中自然没有人参加,但是这请帖是永毅侯府和威武将军府的名义送来的,这两家的面子自然是要给的。

    沈茂拿着帖子去给云卿,这张帖子上不仅写了抚安伯府全家,而且还特别指出,诚请韵宁郡君也一同参加。

    云卿不禁的想起,韦夫人上门来为韦凝紫求和的事情,不知道韦夫人是如何问的,然后韦凝紫……的样子,她倒是能想得出,肯定是声泪俱下,将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她微微一笑,将帖子收下来,威武将军府也就无所谓了,永毅侯府的面子,她还是要给的。

    沈茂对于女儿会接下这张帖子一点也不意外,望着女儿越来越美丽的脸庞,笑道:“如今韦沉渊可是水涨船高,在京中势头很盛。”

    “当然了,新出炉的状元郎,张阁老的外孙,还有永毅侯的庶子,这样的身份叠加在一起,就是谁都不敢轻看了。”云卿笑着道,父亲今日不用上朝,所以来找她聊天,父女两坐在一起,冲杯热茶,气氛很是宁和。

    “相比来说,永毅侯府那边就显得热闹了,本来一群庶子争夺爵位,眼看着耿佑臣就要夺去了,结果半路出来一人……”沈茂摇了摇头,没有说下去。

    结果半路出来一人,将耿佑臣看着有希望到手的爵位,就这么夺了去,其实是很熬人的,也让那些没希望的庶子,幸灾乐祸的不行。

    “不管是不是半路出来的,如今的永毅侯府本来只有耿佑臣一支独秀,如今出来个韦沉渊状元郎,受到陛下的垂青,这样比起来,两人就是各有优势了,也不知道李老太君会如何想了。”云卿抿了一口热茶,茶水的热度顺着细瓷的杯壁传到手指,她微眯了眯眼。

    其实说起来,韦沉渊不管是亮出了身份,还是没亮出来,那都是在名利场上奋力角逐的对象,只不过如今看起来,声势浩大了一些。

    然,张阁老的外孙,这个名字,摆出来好听,实则没有太多的作用,因为秦卿的案件在前,既然秦氏已经过继到了秦卿名下,那就是罪臣之女,所以,张阁老不可能过分的插一入到这些事情之中去,以免给政敌拿了做文章。

    而永毅侯府,就是个深坑,跳进去,也是一潭浑水搅个不停。

    李老太君如今想要韦沉渊入族谱,若是以前身份不明也就罢了,如今既然在殿上将身份都说了出来,在这个时代,不如族谱,那就是大逆不道的行为,不管做什么,都会被人拿来说事。

    这一切,还是要看韦沉渊怎么做,这些日子他刚入翰林院,也非常忙,加上其他的事情,基本没时间见面,这次韦凝紫的婚宴上,应该可以看到他的。

    到了婚宴这一日,沈茂,谢氏和云卿一家乘坐了马车,朝着举办婚宴的永毅侯府去了。

    这一次婚宴,谁人也想不到,有一个人会出现,而这个人,会是耿佑臣和韦凝紫两人无尽痛苦生活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