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85 惊异身世

重生之锦绣嫡女 085 惊异身世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对于耿大人方才所说的一切,除去当初母亲和张阁老认亲的时间外,都是事实。”

    非常让人意外的,韦沉渊并没有争辩,更没有痛诉,只是很平静的说出这么一句话,就连明帝都觉得有些意外,他认为这个年青人坐在那一语不发,是等着最后猛烈的一击,谁知竟是这么一句话,微倾了身子道:“你没有其他要说的吗?”

    韦沉渊回了一礼,脸上带着清浅的笑容,“不,陛下,这件事微臣无论说什么,都会牵扯不清,因为认亲的时间,没有谁可以证明,而批阅试卷时,虽然同样有其他考官,但曹大人的确是主考,主要是由他来定夺,这种事情,不是臣说没有,或者有,就可以解释的清楚。”

    的确是这样,因为这种问题,是拿不出证据来解释的,也正因为如此,耿佑臣才敢在这大殿之中将此事提了出来,他望着耿佑臣,心底微微得意。

    而就在这个时候,韦沉渊回头望了他一眼,墨黑的眸子里噙着一抹笑意,转而对着陛下道:“但是,微臣却知道,为何耿大人今日会在殿上,提出这个问题。”

    这位状元说话突然转折,令所有人都在暗自猜度,这个年轻人是要说什么,难道他是打算说出曹大人和左都御史这个位置之间的关系吗?在这个时候说这种,有什么用,就算大家心里都明白,说出来对于他的成绩也没有作用,何况这种事情是不能放在明面上来说的。

    官场都有他的潜规则,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都有自己一套路子,若是韦沉渊公然的说出这个,那么证明这个年轻人不适合在诡谲莫辩的官场中生存了。

    一时之间,众人心中流淌过数个念头,而四皇子看看韦沉渊,想到当初这个被云卿支助的寒门书生,如今站在这大殿之上,成为了新状元郎,被他用来扳倒曹昌盛的棋子,一双冷睿的双眸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云卿,正巧望见云卿素手执茶,微微一抿,姿态优雅,凤眸里有着的是淡定和从容,正认真的看着韦沉渊。

    不知怎么,他心里就生出一种念头,今日这事也许会有意外发生。

    果然,明帝听到韦沉渊的话后,立即接上道:“那你对朕说说,究竟是为何?”

    韦沉渊低头应是,然后抬起头,环视了众人一圈,幽黑的双眸里有着一股光芒在暗闪,对着明帝振声道:“微臣母亲为待罪之身,贬为官奴,到官家任婢女,因怀子而避于乡下,据母亲言,在下的生身之父,正是永毅侯耿浩!”

    他的声音在大殿中回荡,明明已经落下,然众人依旧觉得回音袅袅而不绝,一时都睁大眸子望着韦沉渊,其间一个老妇人竟然失态的从座上站了起来,面色惊诧,语气激动道:“你母亲可是银环?”

    这位老妇人,正是永毅侯府上的李老太君,是老永毅侯的妻子,一品诰命夫人,此时都不顾仪态的站了起来,更是让众人觉得惊讶,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李老太君和韦沉渊的身上,燃烧起熊熊的八卦之火。

    永毅侯府自从老永毅侯死后,李老太君膝下无子,便将庶长子耿浩记在了名下,承了爵位,然后庶长子耿浩没多久之后,便得了病死去,其妻也随后死去,膝下无子,一时爵位落空,陛下感念当初老永毅侯的功劳,并没有收回爵位,而是一直悬而不决。(具体请看前面,有仔细介绍的,这里就不在累赘复述。)

    在众多的庶子里面,耿佑臣是其中最出类拔萃的,已有风声传出,李老太君准备递折子,将爵位传给这位最为年幼的庶子。

    然后眼下来看,事情似乎突然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转,所有人都记得当初耿浩只有一个嫡妻,并没有妻妾的,如何韦沉渊却说是耿浩之子,而李老太君,如此失态的问话,里面必有隐情。

    显然明帝和大家的想法也一样,并没有出言阻止,但是皇后却有些按捺不住了,她知道,韦沉渊别的都不用说,单单只要将他是永毅侯耿浩儿子的身份一亮,今日耿佑臣所说的一切,全部都会由科举舞弊一事变成为了爵位之争,而为了爵位之争,直指状元罪名,绝对会让明帝生怒。

    她眼里带着微微的急切,面上还是很端容的开口道:“韦状元,今日是说科举舞弊一案,你在殿上说出这所谓的身世,是想大家转移视线吗?”

    韦沉渊淡淡的一笑,转过头来,抬起清隽的面容,双眼清澈,“皇后娘娘,微臣说出身世,就是告诉大家为何耿大人会没有实际证据,却依旧在殿上对微臣咄咄逼迫,想要证明微臣的状元之位是舞弊而来的,因为他知道,微臣的出现,将对他未来造成威胁。”

    “我没有!”耿佑臣从刚才听到这个消息的呆愣中已经回过神来了,他简直难以消化这个信息,喉咙如同梗了一块骨头一般,上不了,下不去,只觉得吐气都难,“韦沉渊,据我所知,大哥只有大嫂一个妻子,你这样伪造身份,究竟是什么目的?”

    耿佑臣一番话的确是有理,众人也知道耿浩没有小妾通房,可是李老太君接下来却又紧跟着插了一句话,她一双青筋突出,老年斑遍满的手紧紧的抓着搀扶着她丫鬟的手,微微抖动的手,泄露了她激动的心情,“韦状元,你说,你母亲是不是银环?”

    再次追问之下,韦沉渊侧过身来,看着李老太君的眼却是没有太过感情,冷声道:“是的,我母亲就是当年被你送走的侯爷的大丫鬟,银环。”

    李老太君双眼虽然浑浊,视力却不是太差,她向前倾着身子,去看韦沉渊的模样,两眼不停的在韦沉渊的眼睛,鼻子,眉毛,额头,下巴搜寻,双眸里渐渐露出了激动的神色,“是,是,你这鼻子和嘴巴,像足了浩哥儿,像啊。”

    一些老臣在李老太君如此说话之下,也细心的端详着韦沉渊,就连张阁老也在查看,他自看到韦沉渊时,就觉得有点面善,可这种面善,他认为是韦沉渊像女儿的缘故,毕竟韦沉渊是女儿的儿子,其他的倒也没多想,如今听李老太君这么说,才发现,韦沉渊的面容,的确和永毅侯耿浩有着四分相似。

    难怪当初他找不到女儿,原来女儿进了永毅侯府,而且还改了名字,又是跟在很少走动的永毅侯耿浩身边,更是难得一见了,想到这里,心里又诸多感慨。

    “就是长得像一点,也证明不了什么。”李老太君的话,等于在承认韦沉渊的身份,耿佑臣情知此时绝不能让人就这么确认,赶紧出来反驳道。

    “我也不打算用相貌来证明什么,世间相貌会相似的人总会有一二。”韦沉渊早有准备,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走到李老太君的面前,“李老太君,你请看这个。”

    旁边的丫鬟帮着接过那个巴掌大的小荷包,从里面拿出来一块红黄色的鸡血石方章来,翻过来之后,可以看到上面刻着“环浩”两个字篆书。

    李老太君接过来,好好的看了一番,在方章上面雕刻的芍药花瓣上,发现了一条裂缝,那裂缝是用胶沾上去的,虽然补的很好,但是还是看得出一点痕迹。

    她手指在那方章上摩挲了一下,点头道:“是的,这就是浩哥儿当初刻给银环的东西。”

    永毅侯耿浩不好赌,不好嫖,也不爱酒,就是喜欢鸡血石和雕刻,这个鸡血石方章正是他亲自挑选,然后亲手刻好,送给当时叫做‘银环’的秦氏,下面也是刻着两人的名字,算是一个定情的东西。

    耿浩话不多,人也老实,当时在那样的争斗中,也并不出手去陷害其他人,李老太君正是看中他这点,才将他过继到自己名下,给耿浩说了一门亲事,却发现耿浩和房里的丫鬟银环有了首尾,银环肚子里还怀了孩子,这在大家族是绝对不允许的,通房在正室没进门之前,就怀孕生子,简直是打正室的脸,所以,李老太君表示,若是银环要留下来,就必须要将肚子里的胎儿打掉。

    耿浩生性又不是强硬的人,不敢违抗李老太君,要去给银环灌打胎药的时候,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子的泪光,又下不了手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打掉,最后,银环苦苦哀求他,不要将孩子打掉,耿浩为难之下,想了个折中的方子,对李老太君假称已经打了银环的胎,然后让银环送出去,找个院子安置下来,到时候时机成熟再将她接回来。

    只可惜老夫人容不得银环还在天越,耿浩对银环的感情太深,未免以后发生什么,便差了人让银环送的远远的,不让耿浩知道银环究竟去了哪里。当然,她那时也真以为银环的胎已经打掉了,否则也不会有今日的韦沉渊。

    而这个方章,正是她发现耿浩和银环的事时,一怒之下丢到地上,将鸡血石方章砸烂了,而之后她就再也没看到这个方章了,今日看到这个东西,很显然,银环当初走的时候,把这个章子也一起带走了。

    如今再看到这个章,李老太君的心情很复杂,这些年,因为内斗,永毅侯府是一年不如一年,在朝廷里的地位简直是可有可无,直到最小的庶子耿佑臣出息了,才给永毅侯府争了些面子,如今韦沉渊的出现,让她心里陷入了争斗。

    而李老太君的话,却让耿佑臣面色铁青,带着一种深深的震怒,他看的出李老太君眼底的犹豫,也知道有了李老太君的确认,基本上已经是定了韦沉渊的身份。

    且,韦沉渊若不是十足十的有把握,就不敢在天子面前,说出如此斩钉截铁的话,他的身份是不用质疑了。

    耿佑臣抬头去看四皇子,看到那双冰冷的双眸里隐含的怒意,心底隐隐发寒,他知道,这个身份的确认,会将他所说的一切,都归于为他一己之私,这是明帝最不喜欢的行为,而且今天这件事带上了其他两名重臣,不是轻易可以了了的。

    耿佑臣脑中飞快的转着,赶紧行礼道:“陛下,微臣只是就事论事,只为说清楚科举成绩真实一事,至于其他,微臣也和陛下与其他大人一样,刚刚知晓韦沉渊是大伯通房所生之子。”

    韦沉渊看李老太君已经确认了,将鸡血石方章接过,收到怀中,这才转过头来,对着耿佑臣冷笑道:“耿大人此时又说不清楚了,连在下母亲乃张阁老数十年前过继给秦卿的事情,都可以调查得清清楚楚,此时说不知道在下的身份,这消息时灵时不灵的,只怕是说不过去吧。”

    方才耿佑臣如何有理有据的问张阁老,那时多理直气壮,如今就有多心虚,关于张阁老的事,他是费劲了心力去调查的,就是为了今日能让韦沉渊,曹昌盛蒙罪,谁曾想在这样百口莫辩的理由之下,却突然出了这么一桩事情,他说自己不知道,只怕是没有人相信了。

    人心都是自私的,所以在揣测别人的时候,也会从自私的角度来想,耿佑臣今日的行为,是在知晓了韦沉渊乃永毅侯耿浩的庶子之后,想抢在众人面前,将韦沉渊名声扳倒,然后自己承爵位,如此前后一想,是十分合情合理的。

    毕竟永毅侯这个位置,很是值得让人去拼一拼。

    四皇子坐在位置上,端着一杯茶,半垂着眼眸,冷峻的脸庞越发的冷厉,似是不想再看殿中的一切,全身散发着淡淡的戾气。

    而皇后眼带忧虑,仔细想着此时自己究竟要说什么,才能让情势改变,她自然知道今日这个局是儿子布下的,只是世事多变,并不是全部在人的一手掌握之中,谁曾想韦沉渊的身份如此复杂,在揭开了是张阁老外孙之外,还隐藏着另外一个秘密。

    云卿将这一幕都看在眼底,韦沉渊的确是有备而来,每一步都按照韦沉渊所计划的在走,今日这个提出的人,若不是耿佑臣,那么韦沉渊拿出这个证据来,就不能如此有效果了。

    但是韦沉渊也预料到,在永毅侯爵位要决定的时候,耿佑臣作为四皇子的得力助手之一,他将此事提出,对于争夺爵位是有益处的,所以一定会是耿佑臣在殿上提出,而且他的职位,是户部,不涉及科举的一应事宜,绝对是最适合的人选。

    可惜,人有千虑,而世事也有千变,变化只在一霎那。

    明帝是个多疑且深思的人,他多疑,自然将其他人所有的行为也一样判断,正如今天,他不会认为耿佑臣仅仅是为了查清楚中举一事而发言,当韦沉渊说出自己身份的时候,明帝会觉得,这个才是耿佑臣的真正目的,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耿佑臣是最有希望继任爵位的人,但是有了永毅侯耿浩的子嗣出现后,这一切就变得难说了。

    按照惯例来说,韦沉渊一旦确认身份,便是永毅侯的儿子,虽然是庶子,但是永毅侯膝下无子,庶子和嫡子就没有区别,那么照此,韦沉渊才是永毅侯爵位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此时明帝的表情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皇后已经能察觉到,他的心情显然是不好了,语气也由平和转为了厉声,嘴角挂着冷笑道:“耿佑臣,你今日大费周章的在状元宴上折腾一番,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耿佑臣哪里听不出这话语里的恼怒,跪下辩道:“陛下,微臣绝不是因为这个才指证韦沉渊的,微臣没有私心!”

    他的大声争辩,换来云卿的一笑,虽然对明帝不是那么熟悉,但是云卿知道,这个皇帝,因为经历了激烈的兄弟夺位,心中多疑,而且一旦自己认定了的事情,就不会随便被人左右,任何想随便左右他的人,都是想有阴谋的人,想要改变一些事情的人,这是当初惨烈争夺帝位的后遗症。

    所以耿佑臣此时大声的辩解,实则让明帝已经更加发怒,脸上露出了厉色,望着耿佑臣双眸如同暴风袭来。

    就在这时,四皇子却是对着耿佑臣猛的砸去一个茶杯,声音阴戾道:“你在这里狡辩什么,所有人都看到你的所为,还不快跟陛下认罪!”

    茶杯砸到耿佑臣的肩上,隔着衣物并不是太过疼痛,但是却让耿佑臣明白过来,如今陛下已经是这么想了,他再狡辩,也没有作用,四皇子此举是在提醒他,于是他立即诚惶诚恐道:“陛下,臣知罪,微臣虽为庶子,一直奋力向上,好不容易能等到得到祖母承认,眼看爵位,突然有人出来,说是大哥的儿子,臣心内不服,一时冲动犯下这个错误,是臣不该被爵位蒙了眼,蒙了心,还请陛下责罚。”

    云卿听着耿佑臣的话,就明白接下来明帝给的处罚一定不会太重了,因为耿佑臣所说的每句,都戳中了上面那位的心思。

    当年明帝也是先帝众多子嗣中,毫不起眼的那位,母亲出身卑微,对他也有非常大的影响,明帝奋发向上,好不容易才得到先帝的注意,这一切,就和如今的耿佑臣处境一样。

    眼看爵位就要到手,一个出身比自己好的人出现,挡在前面,那种不甘心,明帝很了解。

    果然,明帝方才隐怒的面容微微的一松,皇后坐在他身边,多年的夫妻,也知道明帝没有刚才那么恼怒了,而就在这时,专心品酒的御凤檀撩了下袍子,修长的手指拍拍那雪白衣袍上不存在的灰尘,笑道:“耿大人说的没错啊,若是有什么人挡在前面,就想办法给他除掉,不让他挡路,这样子力争上游,才能坐到自己想要位置啊,实在是有干劲!”

    一句看似表扬的话,立即让素来冷静的四皇子都侧过头来,冷酷的面容上一双眸子紧紧盯着御凤檀,眼底隐隐有着一丝阴霾怒色,御凤檀究竟是什么意思,突然加上这么一句话,这是暗指什么,是指前面有什么阻拦的,就可以杀了了事,这不是提醒明帝,当初四王叛乱时,那些兄弟是怎么对待阻路的明帝吗?

    这件事,是明帝心中最痛恨的。

    御凤檀笑的明媚如花,对着四皇子端起酒杯,微微一抿,狭眸里幽光暗闪,谁让耿佑臣每次都色迷迷的看着他家卿卿,他不喜欢,当然就要给他下点绊子咯,让你还打卿卿的主意!

    而耿佑臣闻言,浑身一颤,满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面上带笑的御凤檀,只觉得他那双华秀的狭眸中透着极为冷寒的光芒,就像他刚才感受到的那两道视线一般,让他心内发慌。

    心头不由的一紧,刚才他的话中便是想用自己的身世博取明帝的共鸣,但是被御凤檀这么一说,再无效果了。

    但是,四皇子此时是不会站出来帮他说话的,因为事情到了这一步,四皇子绝对不能开口,便是皇后此时,都知道不再多话,以免惹祸上身。

    仅仅一句话,在场的人都可以感觉明帝额头上青筋叠起,双眸射出两道利光,一手拍在龙椅扶手上,振声道:“耿佑臣,你大闹状元宴,只为一己私欲,并污告张阁老,曹右副都御史,韦状元朝廷大臣,此举行为恶劣,朕立即降你为户部郎中!”

    一句话,便将耿佑臣正三品的户部侍郎,降为了正五品的户部郎中,连降四级,可见此事让明帝多为不喜。

    一时场内人人唏嘘,本来好好的大好前程,偏偏在此时犯下如此大错,没有扳倒任何人,反而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眼底幸灾乐祸有,同情有,讥笑也有。

    耿佑臣脸色苍白,双眸里是不甘,是不愤,但是却不能说出来,只能忍下一切,对着明帝谢恩,心内之沮丧无法用言语表达,再看四皇子的神色,对他显然也是极为不满,顿时脚步如同千斤之重,坐到一处暗自喝着闷酒。

    虽然有耿佑臣这么一个插曲,闹得不愉快,但是今日的主角并不是他,而是韦沉渊,在韦沉渊与张阁老,与永毅侯的关系爆发出来之后,韦沉渊成了此时万众瞩目之焦点。

    明帝经过刚才那么一番,兴趣有些缺乏,自己先行离开了,让大臣自己娱乐,西太后年纪大了,也经不得这一番折腾,自然而然的也退下,皇后扶着西太后下去,这三个巨头走后,群臣更为放松,一时把酒言欢,将韦沉渊包了个严严实实。

    而女眷和男眷此时也不方便再坐在一殿之中,则在宫人的引导下,带到另外一个大殿中用膳。

    云卿选了一个相对安静的位置坐下,静静的在一旁吃着东西,进宫这么久,的确肚子是有点饿了,加上刚才看到韦沉渊漂亮的赢了一局,心情好,食欲也好。

    可是,有人就偏偏见不得她心情好,韦凝紫走过来,对着云卿脸上没有之前那般虚假的笑容,直接道:“沈云卿,你真的是好心机,我就说你怎么那么好心的帮韦沉渊,原来是早就知道人家的身世,想要靠上他这棵大树吧。”

    云卿放下筷子,擦了擦嘴,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转头对着站在身后的流翠道:“流翠,你有没有闻到空气里一股好大的酸味?”

    流翠跟着云卿这么多年,哪能不懂她的意思,知道小姐这是要讽刺人,立即配合道:“小姐,奴婢闻着,也是有一股酸味,就是不知道皇宫大殿,哪里会有这么大的酸味?”

    流翠睁大了眼睛,圆溜溜的眼就显得更圆,夸张的表情惹得云卿都忍俊不禁,暗道这丫头越来越鬼了,面上却仍旧是好奇的望着韦凝紫,“韦小姐,不知道你有没有闻到这股浓浓的酸味呢?”

    韦凝紫心知她是讽刺自己嫉妒,看着云卿脸上漫不经心的笑意,手指紧紧扣住手帕,咬牙道:“你装傻也没用,你这个人,做什么事都是有目的的,帮助韦沉渊也是如此。”

    “呵……”云卿一笑,眨了一下眼,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抬起眼望着站在面前的韦凝紫,望着她嫉妒的眼眸,道:“是啊,我就是未卜先知,知道韦沉渊的身份,才出手帮了他,你是不是心里很失望,失望自己当初怎么就没发现韦沉渊的身份呢?”

    说这些话,云卿绝没有一点心理负担,上一世,伸出手来援助韦沉渊的人本来就是她,是韦凝紫厚颜无耻的用她的银子做好事,而这一世,云卿是抱着不让韦凝紫有助手的想法去的,但是对于韦沉渊来说,她的确是恩人,没有她出手相援,也没有如今的秦氏,和韦沉渊的成绩,更不要谈什么身份相认了。

    再说,这将近两年的相处,云卿和韦沉渊之间,关系早就不同了,韦凝紫怎么看,云卿根本就不在乎。

    被云卿这么直白承认,韦凝紫反而觉得自己的指责有些苍白无力,就算云卿是事先知道的又怎样,到底还是她帮助了韦沉渊,自己当初怎么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也能碰到个身世如此强大的落魄子弟。

    韦凝紫如此想着,从没意识到,按照她的性格,就算遇见了这样的落魄子弟,她也是不会出手相助的。

    像是为了凑热闹似的,安玉莹也从另外一张席上走了过来,坐到了云卿的旁边,笑盈盈的问道:“怎么,你们在聊什么?”

    她的言语极为亲切,一点也听不出她之前曾和云卿发生过暗斗。

    安玉莹和云卿之间的发生的一切,韦凝紫都是知道的,此时看安玉莹好似没有任何芥蒂的坐过来,眼中就有了一层深思,打量着安玉莹的神色,也换上笑容回道:“和韵宁郡君叙叙旧罢了。”

    “噢,这么说,也是,当初你们在扬州,也是一起的,不过……发生了点意外,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以后到了京城,大家都还是朋友。”安玉莹非常好心的在韦凝紫和云卿之间打着圆场,这般的行为,让云卿眼底浮起了淡淡的笑意,看着她的举动,眸底神色更是深邃。

    安玉莹说着,招了招手,宫人立即走过来,安玉莹从他手中的盘子里拿了一瓶果汁下来,她身后的丫鬟青罗立即接了过去,在三个杯子里面倒上浅黄色的果汁。

    云卿望着那散发出清香果味的果汁,嘴角的弧度分毫不变,而韦凝紫也同样望着那果汁,眼底有些光芒暗暗流动。

    安玉莹将三杯果汁放在桌上,随手拿起一杯,对着云卿和韦凝紫道:“来,我们不能随意喝酒,那就喝果汁代酒,喝下这一杯后,以前有什么误会,就让它过去了。”

    她说的很真诚,看着云卿的双眸里都是期盼,里面有着暗暗的内疚和着急,似乎云卿不举起杯子,就是不够大度,还要斤斤计较以前那些事情一般。

    而韦凝紫闻言,也坐到一旁,从盘子中拿起一杯果汁,举了起来,“安小姐说的事,只盼喝了这杯果汁,可以一切都当没发生过。”

    没发生过?那是不可能的。

    云卿暗道,面上却是一片为难的神色,但是看两人都举着手中的杯子,望着自己,而其他的夫人和小姐也将视线投了过来,有些勉强的,僵硬的开口道:“既然你们要喝果汁,那就陪你们喝吧。”

    就在这时,流翠忽然轻叫了一声,将几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去。

    安玉莹微微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

    流翠满脸痛苦道:“安小姐,你的凳子压到奴婢的脚了。”

    安玉莹放下手中的果汁,连忙弯腰去看,她的凳脚果然压到了流翠鞋子的侧边,赶紧站了起来,而青罗将凳子搬开一点,流翠才将脚抽了出来。

    结果流翠脚疼的一抽,一下没站好,嘭的朝着韦凝紫的方向撞了一下,将韦凝紫撞得差点从凳子上掉了下来,幸好旁边的丫鬟粉玉扶着她,才不至于狼狈跌倒。

    云卿看到流翠如此鲁莽,斥道:“流翠,你怎么搞得,站都站不好了吗?”

    流翠低头道:“小姐,实在是脚被压得太痛了,韦小姐,对不起。”

    如今在大庭广众面前,韦凝紫被撞的肩膀发疼,差点扑到在地上,心内窝火,却也不能发脾气,她装作微微带笑道:“无事,你也是被安小姐压到脚了,才会如此。”

    眼看韦凝紫表现宽宏大度,流翠表面说谢谢,心内却是不信的,当初在沈府的时候,紫霞那些丫鬟可是很怕韦凝紫的,不过如今看她身边跟着的却不是紫霞她们了,只怕到天越之后,也将那些丫鬟给卖了吧。

    安玉莹看韦凝紫没事,心内惦记着果汁的事情,又笑着将话转过来,道:“一点小事而已,来,我们还没干杯的呢。”结果转头一看,桌子上的那三杯果汁已经翻倒在桌上,滚碌碌的翻倒在桌上,只怕是刚才流翠推到韦凝紫的时候,扯到了桌布,而弄翻了果汁。

    云卿则目带遗憾,叹道:“这都倒了,果汁是喝不了了。”

    安玉莹挥挥手,不在意道:“没事,来,青罗,再拿瓶果汁过来,给我们满上。”

    青罗将三人面前的杯子扶了起来,然后又拿了一瓶给三人满上。

    云卿见她如此坚持,也不再推,端起酒杯痛快的喝了下去,而安玉莹望着她喝下那果汁,嘴角的笑容带着一丝诡异。

    女宾这边热闹非凡,男宾那边也是同样热闹,只不过这样的热闹,落到了耿佑臣的眼底,却是一个大大的讽刺,他坐在角落,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闷酒,只叹今日怎么如此之倒霉。

    不仅让原有的三品侍郎职位没了,原本马上就可以到手的永毅侯爵位,也变得岌岌可危了起来,望着那被众人包围,正被人满口恭维的韦沉渊,耿佑臣胸口就如同大石压积,酒是越喝越快,脑海里一片模糊。

    直到一声破屋的尖叫传来时,才将他的意识从模糊中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