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84 手下败将

重生之锦绣嫡女 084 手下败将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顺着她所说的方向,其他夫人也都看了去,只见宫人身后,少女双手交错在胸前,面上表情淡淡的,羊脂玉一般柔玉晶莹的面容上,一对凤眸灿灿生辉,点缀着整张妩媚艳丽的容颜,却不显得轻浮,反而生出一股端庄的贵气,行步之间如同莲花盛开,步履袅袅,而身形蔓蔓,腰间织锦的香荷色宫绦上系着的压裙玉佩顺着顺滑的裙摆压下,纹丝不动。

    单从一个步姿来看,便是如画如莲,端端的贵族千金的优雅从容,待行到面前的时候,那宫人微弓了身子,恭敬道:“韵宁郡君,请。”

    此时,所有人的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原来这位就是刚才她们在议论的少女,她们看着少女对着宫人浅笑回礼,然后走向座位,一时心内的惊讶都溢于了言表。

    郡君是皇帝亲封的封号,所以在场的夫人,没有品级,或品级低于三品的皆要起身行礼,云卿笑着回礼,不管是回同级礼,还是给人行礼,动作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也不少上一分,便连笑容都如沐春风一般,让人觉得舒服惬意。

    世人看人,首先看衣着,而这些世家的夫人们,她们不仅看衣着,还看气质,一个人气质的好与坏,便决定了在她们心目中的印象,若是衣着再美,而人粗俗不堪,在她们心中,只会落得个泥人穿金的评价而已。然此时,显然云卿在她们心中这两样都打到了满分。

    “真是不看不知道啊,若不是知道她是商人之女,说什么我都不相信呢。”

    “是啊,那礼仪动作,真正是优美,像是打小就学起来的。”

    “这个我倒是听说了,沈家先祖,以前也是个贵族,听人说,沈家的规矩比起官家也小不得多少。”

    “啧啧,难怪,难怪了,还生的这样的好样貌……”

    安玉莹坐在一侧,听到那些夫人对云卿的评价,目光里带上一丝恨色,这个沈云卿,出来便夺得众人的赞叹,靠着外表就骗了这么多人,真是让人不气恨,就连御凤檀都被她这点表象给骗了,以为她真是什么好东西。

    宁国公夫人坐在女儿的旁边,也看到了云卿,那少女进来,便如同一朵牡丹绽放在众人之间,虽然花蕾半开,可那容光依旧能吸引人,最让人觉得难得的是,她明明艳丽到夺目,气质却偏偏温和婉约,但那两只凤眸,却是清浅如水,淡而无温,这样维和的三种感觉奇异的融合在她身上,让她整个人的魅力又上了一层。

    的确是个吸引人的女子,女儿说的话,倒没有假,虽然做母亲的偏爱自己儿女,但是内心也不得不承认,这个韵宁郡君比起自家女儿来,分毫不差,只是看起来,眉目间稍许有些熟悉,她心中微异,倒是没多想。

    她转头望着安玉莹,正好看到她愤恨的双眸,方才审视的目光便变得柔和,“玉莹,你不必如此,记得娘跟你说的吗,她和你没得比的。”

    听到母亲的声音,安玉莹这才收回目光,看着一脸慈爱的母亲,紧紧皱了眉头,语气里含着怨恨道:“你看她多会装,一来就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去,不过一个商人之女,也装成这千金小姐的模样。”

    宁国公夫人皱了皱眉头,不赞同的望着女儿,平日里秀丽温和的女儿,肯定不知道,自己此时脸上的表情虽然没有过分的表露内心的情绪,但是双眸中,却泄露了所有愤恨,她语气加重了一些,“她会装,那就是你不会了,所以你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去害她,反而让自己在瑾王世子面前丢了脸。”

    宁国公夫人是恨女儿太过鲁莽,那种小招数何苦要用出来,到底是少女心,一遇到御凤檀的事,就变得格外心急了。

    被母亲用这种略微带刺的语气一说,安玉莹略微收敛了一些,可是望着在人群中,被瞩目的云卿,心内仍旧很不舒服。

    但是她的不舒服,影响不了任何人,那些夫人还是愿意和云卿说上两句,不为那圣眷,也可以看看这位新晋得封的韵宁郡君人品谈吐如何,心中好有个初步的印象。

    一时有夫人想起之前威武将军夫人所说的话,都想起她之前说云卿的那些话语,可谓是字字阴毒,损坏形象,如今事实摆在面前,可笑她嘴碎,又庆幸自己没有跟着一通嚼嘴。

    就这样的气派,走出去,谁会知道之前是个商人之女,就算说是公主,只怕也没有人会怀疑,何况还生的那样的天姿国色,真是让人没得挑剔了。

    那夫人侧头看她,见她还在座上,故意道:“怎么还不过来行礼呢?”

    威武将军夫人乍一看到云卿,也有些惊讶,本来以为看到的会是一个披金戴银,绫罗绸缎挂满全身,或者是个畏畏缩缩,被宫殿气势震慑住的少女,谁料竟是这般得体大方,知道方才那番言论,肯定让这些夫人小姐在心头暗地发笑了,可是自己虽然是将军夫人,可到底不如郡君之封位,只是她怎么肯就这么站起来,便抬头望着云卿。

    云卿从那片夫人的反应中,便可以看出,这位小眼刻薄的夫人,方才一定是在这儿说了她什么,所以在她进来之后,这些夫人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之后,又都将目光听到这位夫人身上。

    此时这位夫人望着她,是想要她表示无需多礼,就这样不让她行礼吗?可惜,她并没有兴趣做一个圣母,于是脸颊带着笑容,同样以非常温和的笑容望着威武将军夫人。

    威武将军夫人看着众人的目光都停到了自己和云卿的身上,知道这礼,是不得不行了,满脸不情愿的站了起来,走过去行了一个礼。

    因为不情不愿,这礼自然行的也就非常讲究,礼部尚书夫人对她刚才那番言论十分不喜,此时便淡淡的笑了,“夫人这礼仪,似乎也不怎么到位嘛。”

    这话刚好映衬了之前她说云卿不懂礼仪,四处乱看,还想偷金银的话,这些夫人岂会听不懂的,个个都捂着嘴,偷偷的斜觑着威武将军夫人,暗暗发笑。

    云卿神情一点变化都没有,似乎不知道这些夫人在笑什么,这让站在不远处望着这边的四皇子犀锐的双眸中带着一丝考量的意味,沈云卿,可不是个简单的女子,早在扬州时,他就知道,她的性格里有着坚毅和拼搏,胆大心细,在父亲下落不明的时候,一手顶起整个沈家的担子,按理来说应该是个泼辣爽朗的女子,可是此时看去,只觉得一举一动,皆称温婉和秀,根本就看不出她曾经做过那样雷厉风行的事情。

    就在这时,斜里却出现了一个少女,在威武将军夫人脸色难堪的时候,袅袅婷婷的走到了众人面前。

    她的秀发如云雪堆积,上插着一支绿松石点翠簪子,坠下三条长短不一的琉璃水滴,娇美的面容上带着堪称完美的笑容,一身水蓝的长裙上罩着一件天蓝的短袄,俏丽中有着清新,也是千娇百媚的美人。

    只见她走过来后,便先行到威武将军夫人身边,声音柔和的唤道:“义母。”

    眼看又是一个眼生的少女,众人当下凝目看去,只见威武将军夫人将那少女的手肘轻轻握住,脸上露出骄傲的神情,眼睛却是望着云卿,语气里充满了自信道:“忘了跟各位介绍一下了,这是我和夫君收的义女,凝紫,跟各位夫人打下招呼。”

    韦凝紫盈盈玉立的走上前,一一与各位夫人行礼,那些夫人里倒是有些见过她的,不由的问道:“你不是韦家的女儿,韦凝紫……”

    说到一般,好似一愣,然后转头看着威武将军夫人,张着口睁大眼睛道:“你家夫君,也是姓韦,难道?”

    威武将军夫人微微一笑,细小的眼睛因为笑容显得更加小,几乎只剩下一条线那么大,“是啊,各位还不知道,我家夫君便是凝紫父亲的哥哥……”

    威武将军夫人在同各位夫人介绍,而韦凝紫则行完礼,走到站在一旁,并没有像其他人围着威武将军夫人的云卿。

    从一出来,她就看到云卿了,不管有多少人,她都很容易看到云卿,不光是云卿本身的夺目,还有的便是她对云卿存在那种浓厚的恨意,能让她在一群人中认出她来。

    韦凝紫走到云卿的面前,微微抬起下巴,笑容完美,“韵宁郡君,是不是很意外我还没死?”

    自她出来,云卿一双清透睿智的双眸中神色便没有一分的改变,依旧是那样笑意盈然,看着走向自己的韦凝紫,她轻笑了一声,笑声像是雪玉撞上冰面,清脆又悦耳,落在韦凝紫的耳中,却分明听出那笑声中所包含的轻视。

    韦凝紫微觉恼怒,但想云卿此时笑而不语,当即是心中有些慌乱,用笑来掩饰心内的想法,不由的又道:“怎么,你难道不意外?还是已经意外到话都说不出来了?”

    望着面前如花容颜上一双带着嫉妒光芒的眸子,云卿的笑容渐渐的淡了,换上来的是一种浓浓的嘲讽,就连眸中都是不屑和轻视。

    “韦凝紫,我需要意外什么?是意外刚刚因为军功被封为威武将军的,当初因为一时之气冲去军营当兵的叔叔,把你从扬州带到京城,收为了义女?还是意外你让人故意接近秋水,然后给秋姨娘下假孕药,想引起我家中内乱?或者是说,意外你今天会在状元宴上出现?”

    云卿的语调轻飘飘的,音色并不大,却让韦凝紫的双眸越睁越大,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叔叔的事情,京城的人知道的也不多,当初父亲曾和她提过,以前有一个兄弟,但是因为在家中和父母不和,一怒之气便离家出走,这些年都没有消息,结果在今年,却意外传来,他在军中立下军功,斩下敌人元帅的头颅,被升为了威武将军。

    因为当初闹的太凶,祖父不许任何人提及这位叔叔,所有京中的人知道的少,便是回来,也只以为是个韦姓的人罢了。

    这一切,云卿竟然全部知道,因为过分的震惊,韦凝紫说出来的话有些打结,“你,你如何知道?”

    云卿斜觑了她一眼,那一眼仿若在看一个永远的手下败将,那种轻视深入骨髓,“因为你自以为聪明,想要挑起我们沈家的内乱。”

    “你,秋水是你故意安排的?”韦凝紫本来也是极为有心计的人,思虑一番,自己被救之后,因为一身伤痛,一直都在家中静养,便是京中都无人知道她回来了,唯一暴露自己的机会,就是秋水那一个环节。

    她睁大眼眸,看着云卿,看着她唇角的笑意,明明那般的柔和,却让她浑身发冷,从骨子里发出一种寒意,“原来你早就知道我到了京城。”

    云卿默默的看着她笑,看着她在自以为得胜后,那种万般失措的样子,韦凝紫说的话是对的,但是只对了一半。

    当日韦凝紫丢出了沈府大门,其后她得知韦凝紫被人救走了,而且在扬州消失了,她是不知道究竟是何人出手,但是她却知道,韦凝紫对沈家一定恨之入骨,因为恨,所以会寻找一切机会来害沈家。

    而随着沈家搬迁到京城,云卿在心内分析过,韦凝紫若是被人救了,那么最可能就是被京城的人救,大部分可能在京城。

    而现今沈府里的人都被大洗牌,留下来的都是比较信得过的下人,对于韦凝紫的事情都心有余悸,韦凝紫想要找到能利用的人难以找到,而秋水的出现,正是给韦凝紫了这个机会。

    “你接近秋水,想从秋姨娘开始,挑起我沈家内乱,你自以为自己聪明无双,一切所为都无人知道,可你却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会在沈家出现你这么大背叛者后,还让秋水那样的人住进沈家,因为我想知道,你究竟隐藏在哪!”

    “而你,也不负我所期盼,在看到秋水这么一个大的漏洞时,就开始下手了,会在沈家一到京城就迫不及待的攻内部的人,不会是别人,只会是你,你,韦凝紫,在你认为自己还隐蔽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全都知道了,我不需要意外,一点都不需要。”

    云卿摇着头,语气从容,像是在看戏,最后说出一番总结的话语,对戏子的演技做着评论。

    韦凝紫顿时脸色煞白,她以为自己在暗,以为自己才是在背后操纵一切的人,却不知道,原来这只是一个引君入瓮的局,不知不觉她自己已经暴露在了明处。

    她抬头看着对面天姿绝色的云卿,心头又愤恨,又有一种不甘,难道她总是斗不过沈云卿吗?她不相信。

    韦凝紫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将刚才被打击得几乎崩溃的心再次重建了起来,虽面色惨白,却仍然展现出一番自信得意的神采来,像是要像云卿证明她没有输。

    “便是这样又如何,如今我是威武将军的义女,叔叔很疼爱我,比起你来,我也不差,你是不是很后悔,当日将我送官府去还了事些?”

    “送你去官府?不,留着多看看你的戏,似乎更有乐趣。”云卿随意的一笑,若不是当初家中刚升了抚安伯,为了避免传出一升官就苛待亲戚的话来,她早就送官府了,不过如今看来,当时送去,只怕这个什么威武将军叔叔,也会将她救出来的,还不若打个八十大板来的痛快。

    御凤檀靠在花园一边的亭子上,手中捻着一朵新开的桃花,放在鼻下轻轻一闻,香是香,可是没有卿卿身上的香味好闻啊。

    他唇角微微一勾,狭长的眸子里流光溢彩,透出一丝深藏的骄傲,方才韦凝紫和云卿的对话,他一个字都没漏的听到了耳中,轻叹了口气,韦凝紫,就你这样,怎么和卿卿斗呢。

    当初他陪着秋姨娘去找秋水的时候发现有人跟在身后,当他抓到那个人的时候,发现却是卿卿府上的一个车夫管事,询问下才知道,原来是大小姐一直让他跟紧秋水的,那时候,他就知道,小狐狸早就在下棋了。

    御凤檀将桃花又放在鼻子下闻闻,什么时候卿卿才可以把对这些人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他身上来啊,他拿着花,顺手一抛,转身看到隔着亭子不远处,四皇子正负手站在亭中,鹰隼般锐利的双眸里带着亮光,刀刻的五官凝肃,望着一个方向。

    而那个方向,正是云卿和韦凝紫站的方向。

    有宫人来请,状元宴开始的时间已经到了,云卿不理会韦凝紫的脸色究竟有多精彩,在宫人的引导下,朝着大殿走去。

    大殿宏伟壮观,可容得下数百人在其中,此时殿中铺着厚厚的大红镶金边的地毯,梁上挂着各色的彩绸,十二根圆形柱子上雕着龙腾虎跃,青鸟飞云图案,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一入大殿,便觉得一股暖气迎面而来,驱散了春寒的潮冷之气。

    大殿的正中央摆放着皇帝坐的龙椅,旁边两张略小一些的红色椅子,分别坐的是西太后,和皇后,下首的妃嫔按照各自的妃位,排列下去。

    从君位上来,便是臣子的座位,因为这是为状元特意而设的宴会,所以有一张椅子,摆放在稍微离圣座稍近的地方,显得对状元的格外看重。

    接着便是左右两边各自按照官员和夫人的品阶坐下,各家小姐便和母亲一起入座,谢氏并没有来参加宫中宴会,所以她是按照自身的品级,坐在了中间的位置,而韦凝紫和威武将军夫人则坐在靠下的地方。

    自和云卿说过话之后,韦凝紫的脸色便有些发白,虽然极力掩饰,还是显得有点心不在焉,而云卿则对她毫无兴趣,左右两边的夫人小姐,都在和她说话。

    而安玉莹的目光则停留在对面的御凤檀身上,但见他举杯喝酒,神情仿若游离在宴会之外,依旧是一副慵懒的模样,半垂着狭眸,修长的手指握着酒杯,如同一副美丽的浓彩墨画,偶尔流溢出来的光彩,不经意间让人心潮澎湃,只暗恨这光彩为何不是独独为她一人。

    四皇子则坐在上首的位置,表情冷峻,看着下方所有人,一语不发,浑身的冰冷气息,便是拒人于千里之外,散发着生人莫近的气息,只是偶尔抬起的眼眸,在众人身上划过,独独在耿佑臣身上的时候,停的稍微久一些。

    耿佑臣与四皇子对视一瞬,微不可查的点了点下颌,然后移开目光,这一切都没有逃过云卿的双眸,将这两人暗中进行的交流收于眼底。

    她微微一笑,状似无意的目光,耿佑臣却注意到了,可以说,从云卿进来之后,他就一直在注意对面这位绝色的郡君了,暗叹不管何时看到她,都只觉得明艳不可方物,见过这么多女子,始终觉得沈云卿是最经得起打量的,初看便是眉目华艳,再看便觉慧秀难言,然而一转身,又可见她双眸如云如雾,作为男人,这样的女人,始终值得娶回来,便是不爱,收藏在家,作为妻妾中的一员,也值得骄傲。

    他看的入神,却觉得侧面有两道冰冷的视线,宛如刀剑一般透着凉意,不由的收回目光,转头顺着视线的方向看去,却只看到瑾王世子勾起的红唇。

    随着各种珍馐美味流水般端了上来,状元宴开始了,明帝坐在上首,接过宫人递来的一杯美酒,望着韦沉渊,说着祝贺的词语。

    而韦沉渊则立即站起来,同样举起面前桌上的酒杯,对明帝谢恩。

    明帝喝了一口酒后,微笑道:“爱卿才学过人,得到状元之位,日后大雍江山的繁荣昌盛,和卿等离不开关系啊。”

    到底是做了多年的帝王,夸赞韦沉渊的时候,连带将台下所有臣子都带了进去。

    薛国公,张阁老,各部尚书都立即站起来,对着明帝表示自己的忠心,口中说着各种场面话。

    云卿看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各人的心思都隐藏在皮囊之下,表面上看起来和睦而宁静,但是在这种和睦和宁静之下,大部分的心中都在想,这场状元宴和那近日里传出来的流言,会在今日的宴会上造成什么样的效果。

    就在这片热闹喧嚣的氛围之中,突然一人的声音突兀而出,将所有声音都隐了下去。

    但见耿佑臣撩袍往前一迈,对着明帝道:“陛下,关于韦沉渊考试成绩真实程度,臣有事禀报。”

    在状元宴上,本来是庆祝的时候,突然来上这么一段,自然而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耿佑臣的身上,这个年轻的户部侍郎,也是明帝比较喜爱的臣子之一,此时他这么做,定然是有事情要禀报。

    然,明帝的面上却没有什么惊异的神色,幽深的眼眸里露出一丝精锐的光芒,很显然,这几日京中所传出的关于韦沉渊状元之位是有虚假成分在内的消息,这位皇帝已经有所耳闻。

    此时,他也只是望着耿佑臣,面色显得很威严,“耿爱卿,你可知自己所说的是什么?”

    大殿里,明帝的声音不高不低,却深沉辽阔,多年帝王生涯使其话语里有一种无形的威慑在其中,更何况韦沉渊的状元是陛下钦点,怀疑韦沉渊的成绩,自然有怀疑陛下眼光之嫌疑。

    耿佑臣顶住这样的压力,在众人瞩目的目光之中,走出席列,站到中央空地上来,微微垂头道:“陛下,今日既是状元宴,是为了状元庆祝,微臣若不是知道所言,必然不会冒然开口,诚韦沉渊状元乃陛下钦点,但其乡试,会试的成绩令人怀疑,特别是会试。”

    耿佑臣说到这里,特地停顿了下来,明帝眼眸微眯,正色道:“韦沉渊状元之名已经公布天下,为何当日他来殿试之前,你不早早禀明,而到此时才说出来?”

    显然,明帝对耿佑臣在状元宴上将此事说出,并不是多喜欢,语气里有着不愉快,但是既然这件事情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不管是韦沉渊成绩有虚假好,还是有人故意中伤,都必须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否则日后韦沉渊必然一直面对这个被人质疑的眼光,这对于他一个寒门学子来说,是万般不利的。

    耿佑臣显然也听出了明帝的意思,但是他这次是有了证据才赶如此说,若不是如此,他也不会就这样站出来的,于是他态度更为恭敬,声音里却饱含了厉色,“臣也是刚得知这件事情的始末,自知在此说出的确有冲动之嫌疑,但是科举乃我朝选取人才的重要途径,每一个学子都是寒窗苦读,经过一层层筛选才得已有这么一天,正因为如此,每一个人都是公平对待,容不得其中有人舞弊得到名次,这对其他学子不公平。”

    他一番话说下来,是站在普天下众多学子的角度,如此一来,倒让在座其他的官员心内也有了几分重视,看向韦沉渊的目光便多了几分怀疑。

    “那你且把证据拿出来,给朕看看。”明帝不慌不忙的开口,即便他欣赏韦沉渊,可舞弊这种做法,他也是不赞同的。

    耿佑臣抬起头,然后转身,却不是如大家所料的对着韦沉渊,而是对准了坐在上首,胡须发白,两颊干瘦的张阁老。

    “陛下,容臣问张阁老几个问题可否?”

    “若是与此次作弊事件有关的,你且问吧。”明帝看耿佑臣将目光转到了张阁老身上,心内也有几分惊奇,这事怎与张阁老扯上了关系。

    得到了陛下的首肯,耿佑臣开始提问,“张阁老,在下请问,二十年前,你与当时的任职任工部侍郎的秦大人曾经是同窗好友,对不对?”

    张阁老两眼微微耷拉,看起来似乎没有精神,声音却很响亮的答道:“耿大人,陛下方才说的话,你可是听清楚了,你所问的事情,必须和此次作弊事件有关,十八年前的事,和今日的有关吗?”

    明帝也望着耿佑臣,张阁老是朝中重臣,随便责问,会失了臣心,明帝自然不喜如此,耿佑臣却是非常肯定道:“既然陛下开口说了此话,微臣所问的问题,那便一定是与此事有关。”

    听他话语掷地有声,张阁老微微掀开眼皮看着耿佑臣平日温厚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厉色,嘴角微微一勾,“既然如此,耿大人,你就问吧,我知道的,自然会答。当初,我和秦卿自然是认识的,也是同窗好友。”

    耿佑臣见他回答,便又继续问下去:

    “那你夫人当日和秦夫人关系甚好,是吗?”

    “为了救你夫人,秦夫人不仅流产,而是失了再孕的机会,你便将自己的长女过继给他是吗?”

    ……

    他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问下来,张阁老都点头,而关于这些,有许多朝臣并不知情,年轻的只是听过当年巨银失踪案,并不晓得其中的始末,而年老的,却是知道这些,只是将近二十年前的事情,不知道耿佑臣为何拿出来问,当初这件案子,连累了不少人,难道还要牵扯出来吗?一时对耿佑臣这般咄咄逼人,心内不喜。

    而明帝在坐上,却是听出了其中的端倪了,拇指和食指捻着,目光里透出来几分认真。

    耿佑臣最后一个问题抛出来,“那你长女,是不是就是韦沉渊的母亲,也就是你曾经过继给秦大人的那个女儿,如今的罪臣之女,秦氏。”

    张阁老脑中想起那日见到女儿,那一脸风霜,满手粗糙的样子,便是心中早有准备,此时女儿的罪臣身份再次在这么多人面前亮出来,本来不知道的人也知道,会用什么样的眼光和心态看女儿了,如此一想,对着耿佑臣便多了几分厌恶,花白的眉毛皱起,语气也稍微有些怒意,“耿大人既然调查清楚了,那便一起说完,何苦在这殿上显露你的口才,陛下要的是事实,而不是绚丽的言语来显示什么。”

    张阁老在朝中数十年,先帝在时,虽没有如此显赫的位置,也是臣子之一,他是扶君之臣,所以在明帝上位之后,他便得了信任,官职一路恒通,为人圆滑且平稳,不会为小事动怒,如今这样的话说出来,可见是有些不喜了。

    耿佑臣在朝中数年,当然也知道这点,不过他要问的话,已经都问出来了,于是对着张阁老行礼道:“张阁老,在下问话,实为查清事实,若有冒犯,请不要怪罪在下。”

    张阁老微微一笑,笑意无限,“我怎么会怪罪你,耿大人年轻有为,如今又来查状元作弊之案,这一切会有陛下定夺,我只不过是配合而已。”

    不软不硬的话,但是很显然,张阁老并不是没生气,只不过为人深沉,不表露出来而已,他清楚的知道,单单耿佑臣一个人,是没有这种胆量和胆子,将他拉扯进来的。

    他的背后还有一个人,而他们要扳倒的也不仅仅是韦沉渊,还有一个人。

    明帝面色略沉,问道:“那这和韦沉渊作弊又有何关系?”

    耿佑臣立刻道:“陛下,韦沉渊参加的会试,其考官是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而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正是张阁老嫡长女女婿(秦氏没有入张家族谱,并不算嫡长女),按照我朝律法,有直系亲人在其中参加考试,其亲必须要避嫌,不参任主考,阅卷任何一职位,而这一次,张阁老在知道其女为秦氏,其外孙参加会试之时,却没有令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避嫌,这等作为,已经让韦沉渊的成绩,不可作真!”

    但见他的话音一落,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曹昌盛已经陡然的坐了起来,满脸震怒之色,对着耿佑臣道:“耿佑臣,本官任主考一职,对得起天地良心,关于韦状元乃张阁老外孙之事,本官并不知晓,即便是知晓,本官也不会任何徇私枉法的行为!你胡言乱语,指证本官,究竟是为的什么,只怕还是为了你自己一番官途!”

    眼看朝堂上一片几人对峙,御凤檀心中却将这一幕看的清晰却透彻。

    四皇子这一次指证韦沉渊会试成绩有虚假成分,拉下韦沉渊是一个目的,但是主要的目的,还是针对都察院左都御史这个职位而去的。

    现任的左都御史年岁已大,已经向陛下递上了告老还乡的折子,他走后,这个位置必然要有人上接,而在朝中,曹昌盛无论是业绩,还是家声上,都乃第一人选,便是左都御史推荐的人名上,也有他的名字。

    都察院主掌监察、弹劾及建议,对百官起监察作用,可以弹劾任何人,其所言,也会受到陛下的重视,所以对于这个职位,很多人在意。

    四皇子当然也在意,曹昌盛这个人,为官公证,又勤俭,本来也是一个寒门书生,靠着本事,硬是走到了如今这一步,他软硬不吃,从不偏私,在明帝面前也是有点分量的人。

    但是今日这个罪名一旦定了下来,作为一个监察机构的主管官员,自身若是存在了舞弊这等污点,那么可以非常肯定,左都御史这个位置,一定与曹昌盛无缘了。

    云卿这几个月不出门,除了躲避天越寒冷的冬日外,便是将朝廷中这些错综关系的复杂,整理清楚,这些东西对于她来说,是新鲜的,就是上世,她也没有太接触过,但是靠着几个月的整理和钻研,加之重生以来,她一直为了防止四皇子再对沈家下手,而一直对此方面下苦心,此时脑中也想到了这一点,不得不对朝中这些人的心思而感到佩服。

    耿佑臣在被曹昌盛指着鼻子怒骂后,面色阴晴不定,这心思谁都知道,可是没有人会在这里这么直接的说出来,也只有曹昌盛敢在明帝面前如此直言,他压下一口难堪之意,看到四皇子眼底露出危险的冷芒,知道今日这事,无论怎样,必然是要行进下去的,于是提高声音道:“曹大人,你又何苦如此急怒,在下只是在陛下面前将事情说出来,究竟是怎样,都要以陛下定夺!”

    曹昌盛闻言后,知道自己刚才一下的确失礼,实在是被人乱责,才会如此作为。转身对着明帝道:“陛下,方才臣在圣驾面前失态了,但是臣是一时激愤,若不是耿大人今日在殿上说出韦状元和张阁老的关系,微臣绝不知道,原还有如此一层。”

    而此时,张阁老也撑着桌子站了出来,皱纹横生的脸上有着肃色,声音恳切的对着明帝道:“韦状元母亲,的确是老臣过继给秦卿的女儿,不过过继后,秦卿发生了大事,已经多年失去联系,得以再次认出她,是韦状元殿试之后,老臣偶然知道她的身份,一切与曹右副都御史无关,请陛下明察。”

    “如何无关。”耿佑臣侧头对着张阁老,语气逼人道:“如今事情已发,张阁老便要将所有事情都揽在自身,既然身份早能验证,那么张阁老不定早就知道秦氏的身份,不过隐而不发,不过是因为亲生女儿如今穷困潦倒,你不能伸手相帮,便给外孙谋上一个好的前程,如此一来,比起金银,秦氏的一生才更为可靠。”

    他的这一番说辞,也得了不少人点头,虽然人人都知道曹昌盛为人如何,但是在亲情面前,很多事情都是不定性的,就像耿佑臣所说,为了受苦的女儿,张阁老也会让人如此去做。

    这本来就是一个很难定夺的事情,因为韦沉渊的确有才,否则也不会在殿试上得了陛下的青眼,但是同样的,会元与其后的几名相差并不会太大,若是阅卷或者主考的人有私心,那就不同了,微小的一点差距,有时候只看人心。

    这是可意会,就算言明也没有用的事实。

    官员们都在心中想,今日怕是很难扳回这一局了,曹大人和韦状元两人以后的名声必然是会受到阴影,这等阴影可不是细小之事,对他们的仕途将会有很大的影响。

    明帝看着下方站着的三位大臣,微微沉吟,似是对这件事细细思考。

    皇后见此,姿态高贵,缓缓开口道:“陛下,若真是与张阁老有关系,那曹大人的确是要避嫌的,会试成绩也要重新再计较了。”

    会试成绩要重新计较,那么韦沉渊连殿试的成绩也要一起计较了,不等同于间接承认了韦沉渊舞弊,在众人眼底,曹昌盛也是有了包庇的嫌疑。

    明帝看了一眼皇后带笑的面容,深沉的一眼看着皇后心头微微发慌,面上的笑容强自撑着。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殿上一直在喝酒出神的瑾王世子,抬起那双潋滟华丽的细长凤眸,对着殿上众人微微一笑,惊疑道:“怎么就听你们在说,韦状元怎么一声不出,难道是被这逼人的气势给吓呆了吗?”

    他的声音华靡中带着醉人的味道,在殿上严肃的气氛里,一下子将众人的神经弄的一驰,而众人被刚才一番激烈的问话而差点忘记,坐在下首一方,那个穿着从六品朝服的当事人,韦沉渊。

    云卿望着御凤檀,他刚才的话看似是嘲笑韦沉渊胆子小,不敢开口,其实是在说耿佑臣咄咄逼人,仗着官品,将一个新入官途的年轻人逼得没有半分开口的机会。

    果然,明帝意味深长的看了耿佑臣一眼,将目光移到了一直没开口的韦沉渊的身上,或者准确的来说,他一直都知道韦沉渊坐在那里,只不过故意将他当成透明的,是考验还是其他意思,帝心深似海,不可猜也。

    “韦沉渊,你可有话要说?”

    明帝开口询问,一直坐着看着场中人围绕着他做话题的清隽男子,终于站了起来,在众人的瞩目和注视下,平稳又淡定的站到了中央。

    所有人才看清楚,这个方才低调到让他们都忽略的状元,眉似远山,眼如明星,丰神俊朗,那一身的气质清隽如竹,似一缕竹枝立在场中,翠绿又清贵。

    而接下来,韦沉渊只说了一句话,仅仅一句话,便让耿佑臣血色尽失,全盘皆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