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锦绣嫡女最新章节 - 073 新的敌人

重生之锦绣嫡女 073 新的敌人

作者:醉疯魔书名:重生之锦绣嫡女类别:都市言情小说
    云卿目光微微一顿,这个少女容貌极为秀丽,一身打扮也在众人之中,显得格外的突出,只见她乌黑的秀发堆叠成蝴蝶髻,上面插着数只雕成海棠的红玉金簪,再用指甲大小的绒花在发髻边上围了半圈,一直延伸到额前,莹白的耳上戴着一对赤金的蝴蝶耳环,一双眼眸盈盈如水,此时透着无限的情意,更显得如同出水芙蓉一般,千娇百媚。

    这个人她认识,曾经在扬州有过一面之缘,安雪莹的堂姐,安玉莹。

    一年多未见,安玉莹身形长高了不少,面貌也越发的精致,前世在京城扬名的才貌双全之态,已经完全显示了出来。

    云卿见她注意力一直都在御凤檀那边,眼眸里绽放的情意,几乎要将其他人忽略掉,嘴角若有若无的勾了勾。

    是她误会了,她还真以为御凤檀是来接她的,原来人家是佳人有约,自己刚才那一点微小的期盼,似乎就这么破灭了。

    好在还未付出什么,刚迈出这么一小步,就能看到前面的深渊,她还可以收回脚来的。

    云卿完全没有意识到,她这一瞬间产生的小小失落究竟是什么原因,她只是觉得,原来这是个误会,既然误会解开了那就好了,当初她就没有抱有希望,如今即便是看到了什么,也不会有失望的落差出现。

    码头上人头汹涌,突然一户人家的东西好似是没有拿好,提着箱子的小厮一下子扭了脚,整个人往流翠身上扑过来。

    流翠反应疾快,看他要过来,会碰到自己,必然会推到云卿,说不定会让云卿滑倒,她立即抬腿,对着那小厮一拦,那小厮的身势被这么一拦,的确缓和了不少,可是手中的箱子却没能停住,继续往前滑,一下子就碰到了云卿的脚上。

    “嘶……”脚上传来的痛感让云卿不由的弯下了腰,青莲将箱子拖开,连忙蹲下来查看云卿的脚,“小姐,你怎样了?”

    大庭广众之下,云卿不能脱鞋子,只由青莲在被压到的部分按了几下缓和下疼痛。

    那个小厮连忙跑过来,看云卿一身富贵的打扮,猜到肯定是哪家的千金小姐,连忙道歉道:“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岸边有雪结了冰,我没走好,踩到上面就滑了一下,对不起,对不起!”

    流翠见云卿所穿的熊皮靴子前砸出一个瘪瘪的印子,又看云卿抬着脚,脚尖都不敢着地,肯定是疼得紧了,皱起眉斥道:“大家都看到这里有冰了,你怎么也不注意点呢,砸到我家小姐的脚!”

    小厮连忙点头,小脸上似乎都是吓的要哭了一般,云卿看他才七八岁的样子,提着那么大的箱子,差点摔倒,又看到箱子撞到她,就急的要哭了,半弯着腰,唤道:“流翠,我没事了,也不是很疼,这码头人多,他不小心也是可能的,别说他了。”

    流翠看那小厮脸上吹的红红的,已经流了泪,气鼓鼓道:“好了好了,你别哭了,把那箱子提走吧,我家小姐心好,不怪你了,那箱子那么重,你一个人提不起就让人帮忙嘛。”

    小厮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放过了,他平日要是碰到自家小姐的衣角,都会被踢上两脚,这是谁家的小姐,实在是太好了,连忙作揖道:“多谢小姐,多谢小姐。”

    小厮提着箱子快步往前走,一个披着红色大氅的公子站在前头望着他,“你可去的真久?”

    “公子,你这箱子太重了,我提了好久才走过来。”小厮笑盈盈道。

    “你是提了好久,还是在路上偷懒啊?”

    “公子不相信我,就是因为你这箱子太重了,我还差点摔倒,把箱子砸到了一位小姐的脚上呢。”小厮连忙辩解道。

    “噢,那小姐被你砸了,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了?”公子显然是不相信他的说法,这京中的小姐个个都是娇生惯养的,被这么大的箱子砸到脚,起码要闹上一阵子才行,他刚才可没看到哪里有骚乱发生。

    “说起来我也觉得奇怪,那小姐被箱子砸到脚后,明明痛的都弯腰了,她家的丫鬟都骂我了,她反而说没关系,一句话都没说我呢。”小厮很得意今天碰了个好小姐,小脸上也露出得意的神情。

    “真的吗?你倒是给我看看那小姐在哪啊?”公子认为他是在撒谎,他在京中可没看到几个这么大方的小姐。

    小厮听到公子说他撒谎,立即转过头,指着那边说道:“是一个长得非常好看,披着白色斗篷的小姐……”

    那小厮举目一看,方才站的那里已经没有人了,接着他的头上就挨了一下,“让你提东西,你去玩就好了,还对本公子撒谎……”

    “公子,我没撒谎,真的真的!”那小厮摸着头,面上发急,心内暗道,那小姐脚受伤了,还跑这么快,真是奇怪了……

    ……

    流翠看着小厮走了,转过身道:“小姐,你还能走路不?”

    “可以走,你扶着我就好了。”云卿动了动脚趾,虽然还痛,但是走路问题应该不大。这里人多,她不想再呆在此处,说不定又有人挤来挤去的,碰到磕到什么。

    青莲站起来,将云卿的斗篷戴好,流翠在一旁搀扶着云卿往前面走,看着前方的谢氏和老夫人,更加小心翼翼的隔绝开其他人,带着云卿跟了上去。

    云卿伸手拉了下斗篷,透过兔毛斗篷的毛边余光瞟到左方码头处,御凤檀已经被人包围住了,其中一个背对着云卿的纤瘦背影,看那淡紫色的披风,就知道是安玉莹了。

    不知道御凤檀说了举什么,安玉莹似乎娇羞的低下了头,两人之间的气氛十分的美好,站在一起,也显得十分的合衬,俊男美女,苍白的雪地里深情相对,真是一副美景。

    宁国公的嫡女配瑾王世子,也算是门当户对了。

    云卿收回目光,眼眸微不可见的沉了沉,她一瞬间的变化,一直在注意她表情的流翠也注意到了,顺着刚才她的角度往别处看去,也看到那个被群芳簇拥着的瑾王世子。

    诶,瑾王世子不是说过要来接小姐的吗,怎么去接另外一个女的去了,真是的,实在是太过分了,难怪小姐刚才表情有点不好,换做是她,她也不高兴啊。

    哼!

    流翠在心内道,幸好小姐没信你的鬼话,不然可要伤心了。

    码头左边。

    御凤檀站在枣红色的大马旁边,眼眸不停的在人群里搜寻,根据他收到的消息,沈府的船只应该是今天到的,怎么还没看到云卿呢,难道她所乘坐的船只延迟了,还是路上有什么事发生了耽搁时间了?

    安玉莹清丽无双的眸子望着御凤檀,视线在他灿如春光的面容上流淌过去,仿若含着千言万语,又无从说起。

    过年后,她便去走亲,回来之前,曾让人通知瑾王世子,她会在今日坐船抵达天越运河港口,本来只是一个试探的,没想到下船之后,真的看到了御凤檀在码头上。

    这么多年,她喜欢他,一直得不到他半点回应,她一直以为,他对她一点意思也没有,没想到,他其实心里也是有她的。

    安玉莹低头,又抬起头,等着御凤檀开口说什么,却一直没听到他说话,只得自己开口道:“我没想到,你今天会到码头来。”

    她娇羞的一低头,脸上带着少女的矜持和情意,那如百合一般的面容一下子添上了光彩,显得更加的美丽动人。

    只可惜御凤檀的心思一直在其他地方,没有注意到她这极为动人的一面,闻言,好似才知道她在这里,这才收回视线,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安玉莹,笑道:“嗯,我也没想到,你今天也坐船到了码头。”

    安玉莹一听这话,眼眸微微一凝,这话听起来,好似有些奇怪,她之前让人跟他说了的,他还说没想到,是要做巧遇的样子吗?怕其他人看到对她有误会?

    安玉莹心内觉得有些奇怪,便开口再道:“我也没想到你真的会来这里接我……”

    “诶,你说什么?”御凤檀的心思根本就没有在安玉莹这里,他挺直了腰背,一直在四处查看有没有和云卿身形类似的女子,这冻人的天气,女子大都披着披风,穿着斗篷,要认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又生怕一错眼,就会错过云卿,将码头上和云卿差不多年纪的人影都看了一遍。

    这个太胖了……我家卿卿身材可曼妙了,不是她!

    这个太矮了……还不到我肩膀,卿卿可到我下巴了,不是她!

    这个头发太不柔顺了,我家卿卿发如青丝,不是她!

    ……

    御凤檀看了一圈,才想到,也许卿卿早就出去了,他刚才没看到呢,于是将目光转到出口处,就在出口转弯的地方,看到一袭白色的身影正袅袅而过,她的脸面都被斗篷盖住,虽然看不太清楚,可是他的心却莫名的跳了一跳。

    应该就是那一个了!

    安玉莹察觉到御凤檀心不在焉,发现他一直都是抬着头,眼眸有目地的在人群里查看着,那样子,十足十的是在寻人。

    难道他今日来,不是来接自己的?

    安玉莹心内一紧,强笑道:“瑾王世子,你是不是在找人,若是可以,告诉玉莹你在找谁,我可以让人帮你找找?”

    御凤檀转头一笑,红唇咧开一抹弧度,拒绝道:“不用了,我找到了。”然后跳上马背,两腿一夹,御马朝着码头出口而去。

    “咦,瑾王世子不是来接小姐的吗?他怎么又走了?”安玉莹身边的丫鬟青罗看到御凤檀走了,再看自家小姐的神色,试探的开口道。

    她的话音一落,安玉莹便转头瞪了她一眼,刚才含情脉脉的眼眸里,寒光闪烁,看的青罗胆颤心惊,一缩肩膀后,垂下头来,再不敢开口。

    安玉莹看着御凤檀骑在马上的颀长身影,挺拔又急切的朝着前方一个少女的背影奔去!

    她刚才看的清清楚楚,御凤檀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不仅是笑了,那一对狭长的凤眸里带着笑意,是期盼了很久的人出现在眼前,才会有的眸光。

    她望着那消失在拐弯处的背影,沉眸思考。

    虽然刚才她看的不够清楚,但是那很明显是个女子的背影,而且根据御凤檀来码头的情况,显然也是今年才从船上下来,到达天越。

    她虽然想知道那个女子是谁,但是也不用心急,每日进出天越港口的人,在港口管理处都会有登记,船只都会记录下来,船上有什么人来。

    看那少女斗篷的质量,很明显家中非富即贵。

    这京中的大家闺秀,她不认识的少,方才那背影又有些陌生,可能是新进才来天越的官宦人家千金。

    她相信,不用多长时间,就可以查的出来的。

    而云卿出了码头,看到外面有一排的马车正在候着,马车的前面两角,用朱红色的木牌子挂了一个‘沈’字,因为时间来的匆忙,沈家的马车需要重新购买,现在乘坐的这些马车,显然都是租来的。

    沈茂先将老夫人扶上马车坐好,然后再过来,给谢氏和云卿安排了一辆马车,当知道云卿的脚被箱子压了之后,又另外给她独自安排了一辆,然后给秋姨娘指了一辆马车后,自己才上了最前面的一辆,吩咐车夫可以朝着‘抚安伯’府去了。

    御凤檀骑着骏马,好不容易从码头那些七拐八弯的路上追来,看到前面那些马车上挂的牌子,不禁的想给自己捶一下。

    明明知道云卿他们家迁来京中,肯定要到这里来坐马车走的,自己偏偏为了早一点看到云卿,结果差点没接到她,自己那时押送赈灾款上京的时候,就说到时候一定来接云卿的。

    刚才若不是反应快,错过了接云卿,指不定云卿就以为他是个信不过的男子了呢。

    御凤檀一边懊恼,一边驱马追了上去,喊道:“这可是沈家老爷的马车?”